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39 满地伤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有些人,你以为她是一本正经的总裁,其实她只是一个恋爱正酣的姑娘。

  其实所有的高冷严肃,其实都不是真的。

  只是对外的一个面而已,画皮为什么是女人,因为她们有很多面。

  早上一身正装出门的凌晨,回来就是个沙雕。

  其实吴烨更喜欢她穿正装的样子制服有气质。

  自从凌晨把误会解开,没有了田甜这个因素以后,吴烨和凌晨的朋友圈狗粮乱飞,各种搞怪的,安静的,开心的,气呼呼的照片,迅速占了那些链接。

  吴太太当然是喜悦超级加倍,不过凌宇就是悲伤乘二的状态了。

  狗粮这种东西,谈恋爱的人,自己是根本控制不住的,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和某某在一起了,从而通过让人家知道,来得到心理上的喜悦和愉悦。

  当然这种恋爱的喧嚣,极其容易吵到单身狗。

  洛白和黄原,宁渠已经在警告无效以后,集体把吴烨的朋友圈屏蔽了,主要是卖衣服化妆品的微商,都没他发朋友圈多。

  网址p://m.63.

  你不就是有个凌晨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个七仙女呢。

  吴烨他们想分享的喜悦有很多,但是人家并不爱看,谁也受不了狗粮一碗一碗的干。

  傍晚时分,阳光开始温和起来。

  橘红色的阳光照在游泳池里,倒映出一个扭曲的太阳,恒温游泳池里,凌晨从游泳池里冒出来,往后仰的同时,甩了一下自己的长头发,头发因为力而形成一个圆弧,脱离头发的水珠,飞舞出去。

  那一瞬间,

  咔嚓,吴烨精准的卡着时间按下手机,把这一刻拍下来。

  美滴很。

  凌晨揉了揉脖子,看了看吴烨,才把搭在脸上的湿头发拿开:“脖子都酸了,不拍了,为了一张照片也太受罪了。

  突发奇想的,为了拍这个照片,凌晨已经拍了五六次了都没拍好,人累的不轻,结果照片还没有拍出来。

  把照片递给她看了看:“已经拍出来了,不过这个照片别发朋友圈了,我自己留着。”

  这种最好的照片,就自己留着。

  凌晨:?

  看了看游泳衣,已经很是传统了,又不是那种吸引lsp的照片,她搞不懂为什么不能发。

  “为什么?”凌晨手撑着泳池边缘问他。

  吴烨把手机收起来。

  看了看她瘪嘴的可爱样子,吴烨忍不住笑着回答:“那天吃不饱的时候,发现家里还有速食食品,和饿了的时候,发现家里空空如也,你选哪个?”

  “亲爱的,你也不想我饿了,还到外面吃东西吧?”

  凌晨:“”

  嗔怪的看了吴烨一眼,凌晨撇撇嘴,给丑陋的猥琐,加上一个光明正大的外壳,也就吴烨熟练的很。

  她身边没有这种朋友,能把yy说的如此自然,清新脱俗。

  “你想那么多干啥?还在冬眠,就算是不冬眠了,你的学分也没有修够。”凌晨说道:“在说了,危害很大的。”

  凌晨最近查了很多资料,为最后的考试做准备,为了不被吴烨蒙在鼓里,她了解了不少的资料,还冒充男生问了医生很多问题。

  总之,凌晨准备的很充分。

  吴烨恍然大悟的举起右手:“你是说这个。”

  尴尬的凌晨,有些脸红的点点头,就是这个女朋友。

  喝酒抽烟才伤身体,这叫祖传手艺。

  摇摇头,吴烨回答:“那也要为春天的到来做准备,万物复苏,又是食物匮乏的时候,万一到时候饿着多不好啊。”

  能不能吃饱还是个未知数呢。

  “我现在是饥荒啊,吃不到肉,总要吃点草根什么的吧?”吴烨补充道。

  他和兔子似的,已经准备了很多的草根了。

  秘密相册。

  很无语,凌晨实在是无法想象,究竟要什么想象力,才能有吴烨说的效果,她很注意的,觉得完全不可能。

  换成她,还简单点。

  “等你分数够了再考虑这些吧。”凌晨又游开了。

  服务器放在水里可以降温,凌晨感觉那只是对机器才有效果。

  吴烨坐在椅子上,看着她游泳,吴烨其实游的不好,但是凌晨游的不会错,她说自己胖了半斤,要来游泳减减。

  “冬眠啥啊,现在还缺个地方冬眠呢,一直在流浪,连自己的巢穴都没有。”吴烨叹气。

  等着森林的馈赠。

  喝了一杯果汁,吴烨看着悬在天空的橘红色太阳,比划了一个弯弓搭箭的手势。

  说真的,还是后羿好。

  “帅哥你好,这里没人吧?”一个烈焰红唇的泳装女生拿着一杯果酒,指了指吴烨隔壁的椅子问道。

  这年头,布都这么贵了么?

  还是舍不得钱?老是喜欢买这种附和男生审美观的衣服,多不好。

  批判她。

  谴责她。

  吴烨刚才给凌晨挑选泳衣的时候,选的泳衣都已经不叫保守款式,而是传统款式。

  像对面小姐姐这种现代款,迷你款,想象款,吴烨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个点游泳池人虽然少,但是也不是没有人。

  自己家的肯定要管好。

  至于野生的,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以内,那是人家的自由啊,别说迷你,就是隐形的又怎么样?

  只是吴烨有点感慨,男生的想法,被研究的明明白白。

  “不好意思,这里已经有人了,您再找一个位置吧。”吴烨客气的回答:“那边有个位置。”

  吴烨指了指那边的猪哥。

  注意到吴烨的目光,他又移开在人家pg流连忘返的视线,坐在椅子上,盖着毯子看手机。

  不出意外,毯子掩盖着他的小秘密。

  有些人,还是有内在美的,就是笑容满面掩盖不了可能嘴黑。

  钻木取的谁知道是不是火呢。

  虽然吴烨拒绝的很干脆,不过她并没有离开,而是把手上的名片放在吴烨桌子上,放名片的时候,还刻意的弯腰:“晚上,有空可以打给我,我们家阳台可以看月亮哦,而且楼下也很热闹。”

  卧槽,居然开近光灯。

  大家都用远光啊,居然不讲道理的开近光灯。

  妖孽,快收了神通,晃眼滴很。

  她说的话,不是洛白才经常说的台词吗?这年头,到处都是鱼塘主啊。

  注意到她的眼神不是一次在自己手表上徘徊了,吴烨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对月亮过敏。”

  吴烨很干脆的拒绝事故的发生。

  近光灯都开了,意图很明显,阳台而已,过段时间自己就有了。

  烈焰红唇女生:“”

  切,烂借口。

  要不是看你表贵,老娘才不搭理你。

  吴烨对她的阳台不感兴趣,她就摇曳着离开了,吴烨看了一眼pg,立马拿着手机看了看,一边还说:“臭不要脸。”

  她这话,刚好落在凌晨的耳朵里,时间卡的刚刚好,

  凌晨在泳池边看着他笑了笑:“帅哥,我们家阳台也可以看月亮哦,要不要晚上打给我?”

  凌晨还给他抛了个媚眼。

  学的并不像,凌晨可没有那种百人将,千人将的气息,所以她学了个四不像。

  没有那种风尘仆仆的气质和丰富的人生阅历,是表现不出来那种马叉虫的。

  马叉虫分很多种,无疑刚那个是最低级的,还有那种个高级的,就是一颦一笑,一个动作眼神,一个音节。

  高级的那叫火种。

  低级的是暴路。

  凌晨都不是,而是自然而然的媚。

  吴烨回答:“好啊,我喝九十八号汽油,看月亮到天亮都没问题,不用喊帮我医生。”

  自信满满,努力到底。

  凌晨:“”

  她想到了一个查资料的时候,看到的:如果药效大于十二小时,请及时就医。

  没想到,吴烨居然都知道,他居然知道这么多,鬼知道他平时都去浏览什么奇怪的网页。

  “需要我提前准备消炎药吗?”吴烨挑眉。

  凌晨把脑子里的画面丢开,落荒而逃,她很讨厌这该死的秒懂,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抢救的机会。

  不过消炎药,不应该是消肿药吗?

  卧槽,伤啊。

  这个臭小子,居然想到那么深的地方去了。

  沉在水里半天,冒出水面,凌晨感觉脸还是发烫的,根本就没有降温的效果,效果极差。

  至于刚才和吴烨聊天的那个女生,她根本就没有当回事,一方面是自信,另一方面那只是个卡粉的一般货色。

  水都不敢下,无非就是怕妆花了,就这种拍照片都要p图才敢发朋友圈的人,拿什么和她比?

  而且她很相信吴烨,吴烨的胆子和本能,无非就是眼睛多盯两眼,其他的他根本不会考虑。

  游回另一头,凌晨坐在椅子上,吴烨把大毛巾递给她:“裹一下,擦擦水珠,下午有点冷。”

  刚才水池出来,冷风吹来的时候,会感觉凉飕飕的,他刚才就是这样。

  “体贴,给你加一分。”凌晨回答。

  吴烨默默的在手机备忘录里加上一,看着才二的分数,距离里打架还有一段距离,这是凌晨定的计划,要是满了一百,就任意球。

  她现在是守门员,吴烨是球员。

  凌晨可以因为任何事件给吴烨加分,分数取一到五的数字,根据实际情况加分,这是今天才商量好的条件,所以吴烨只有2分,

  “今天第几个找你了?”凌晨问他。

  来这里以后,不是一个女生找吴烨看月亮了,都是他那块表惹的祸,这年头的茶,都对这些东西研究很多。

  想说让他放家里,凌晨还是没有说,主要是他习惯戴手表,而且这块手表的新鲜期还没有过,他喜欢的很。

  看月亮,呸。

  老娘直接带他看太阳。

  “没注意,管她几个呢,弱水三千,我只要一瓢。”吴烨回答。

  他又没有什么想法,多少都无所谓,看看没问题,想法没有。

  唯一的想法大概就是,什么时候凌晨看开个近光灯晃晃他,短时间可能不太行。

  球员没问题,当观众看球就不行,这个想法就很奇怪,但是她就是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凌晨点点头:“你的积分保住了。”

  这个回答,凌晨很满意。

  没错,她还可以扣分,虽然为表诚意,只能扣一分,一天可以扣分两次,吴烨是乐得和她玩这个距离打架时间还有多远的游戏。

  吴烨其实有把握,连哄带骗的,可能就成功抵达彼岸了,熊大也有了栖息地。

  但是这样的话,多少有些遗憾,以后肯定会说他居然骗什么的,反正也在进步,就这样的速度也好。

  “等会儿,去楼下给你买几身衣服再回家,怎么样?”凌晨问他。

  她看了吴烨的衣柜,吴烨的衣服并不多,她觉得有点少了,男生也得多几身衣服可以换,吴烨现在好歹是个老板呢。

  没有什么意见的吴烨,答应下来:“都听你的。”

  他接管了凌晨的饮食业务,凌晨接管了他的穿着业务,其实吴烨的衣品还算好,不过没有凌晨那么好。

  这个游泳池,是天台游泳池,两人收拾好东西下楼。

  路过泳池旁边的时候,凌晨挽着吴烨的胳膊,看了看刚才那个茶姐。

  她正在和另一个戴水鬼的男生聊的火热,凌晨把名片放在茶几上:“不好意思啊,我老公晚上忙,没事和小姐姐你谈业务了,而且你们家有点远。”

  男生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下。

  那个女生还没有说的时候,吴烨和凌晨已经走了。

  吴烨在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生已经离开了,吴烨摇摇头,不劳而获就算了,还是收过路费,这就啧啧。

  和做销售的一样,全靠一张嘴啊。

  “行了,别看了,走吧。”凌晨挽着他胳膊,催他。

  点点头,吴烨答应一声。

  楼下就是一家大商场,吴烨是被她安排的,衣服挑好了,就让他去换,满意的就留下,继续换其他的。

  她选的衣服,都是那种小众且贵,质量好的品牌,还不让吴烨付钱,看着她一次次五万八万的刷出去,吴烨有种自己胃很差的感觉。

  这口饭,简直是太软了。

  不只是他自己有这种感觉,卖衣服的小姐姐隐晦的眼神里,也透露着这种信息,因为钱一直都是凌晨在给。

  年轻,漂亮,身材好,还有钱。这都不是富婆,完全是富姐的标准。

  姐姐财大,弟弟嘿嘿嘿。

  她表情变化被吴烨看到了,她立马收敛起来,开始跟着凌晨,专心的介绍衣服。

  富姐来了,能不能干一单就休息几个月,就看推荐出去多少衣服了,她介绍的越发认真了。

  “这件,这个款式喜欢吗?”凌晨拿着一件七八千的体恤问他。

  她觉得好看的,都会问一下吴烨。

  吴烨看了看衣服,色彩是他喜欢的,凌晨对于他喜欢那种款式,已经了解的门清了:“你选的我都喜欢,我相信你的眼光。”

  喜欢什么都很清楚,选的东西很少有吴烨不喜欢的,最多就是图案问题。

  凌晨把衣服递给售货员:“这件也要了。”

  什么叫花钱眼睛都不眨一下,说的就是凌晨这种,完全只考虑吴烨喜欢还是不喜欢,没考虑过价格。

  豪气干云,富婆姿态。

  “好的,您还要看看其他的么?”销售员问她。

  凌晨摇摇头,买的差不多,最后结完账,吴烨算了一下,凌晨给他买了五身衣服,花了几十万,平时只穿八九百衣服,很少买几千块钱衣服的吴烨,觉得真贵。

  凌晨说它值这个钱,吴烨倒是不觉得,感觉亏得慌。

  向来不是很在意衣服质量的吴烨,看着几个购物袋,就这么点东西,就已经几十万了。

  这个钱,放在偏远一点的地方,够很多人买房子了。什么叫鸿沟,吴烨第一次觉得看到了有钱和没钱的鸿沟。

  他和凌晨不一样,凌晨是一直有钱,只是很少大手大脚花钱,换个车明明轻而易举,非要说自己是穷鬼。

  吴烨是后来才有钱的,他能理解普通人的情况。

  “我现在是不是特别像一个败家娘们儿?”凌晨挽着他的手,吴烨提着一大堆购物袋,看的两边的店员两眼放光,一看就是花钱大户。

  可惜,他们径直的离开了,没有再买什么东西。

  “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家里又不缺这仨瓜俩枣的。”吴烨回答:“以前逛商场,都只能和洛白他们来,那时候我就想着,有女朋友帮忙挑衣服,一定很好,没想到这个梦想成真了。”

  他没有说假话,那时候就是这样的情况。

  凌晨嘻嘻笑。

  “男生的衣服要买贵的,质量好,换的不勤,能穿很久。”凌晨回答:“女生的话,可以便宜点,因为换的多。”

  吴烨看了看女装店:“走,去给你买几身。”

  给他买了这么多衣服,吴烨也想去给她买几件,不过凌晨就是不同意,还嚷嚷着自己有衣服穿。

  “我的衣服早就选好了,夏季款都送到家了,秋季款还没有出来,夏季款的新款式出来会通知我的。”

  听到这个,吴烨感觉自己有多孤陋寡闻,气质和涵养,先让没有跟上财富的增长速度。吴烨其实穷的只剩下钱了,很多东西都是在慢慢学,不过,好在还有凌晨这个老师教他。

  “我就说,难怪你那个衣帽间那么大,一个季节换一次,多大也不够装。”吴烨记起来了,凌晨的衣帽间里,衣服很多的、

  “女生的衣柜里,永远缺一件新衣服。”凌晨回答。

  路过一家小衣服店的时候,凌晨拉着吴烨进去逛了一下,在吴烨尴尬的目光里,选了两套衣服离开。

  “你居然喜欢蕾丝啊!”凌晨嘻嘻笑。

  吴烨回答道:“黑的,白的都行,没有也无所谓。”

  凌晨挑眉,给他一个奇怪的表情。

  散着步,吴烨和凌晨往停车的地方走,走到夜市摊的时候,凌晨的脚步就越来越慢了,吴烨叹气,明明车就在前面不远了,又被夜市吸引了。

  目不转睛的看着一排排招牌,眼神写满了:我很想吃。

  “为了不让你太辛苦,我们要不在外面吃?”凌晨找了个理由:“而且,游泳消耗的,还没有补起来。”

  为了减肥才去游泳,走到楼下就小吃街,不得不说游泳馆老板很聪明,特别是凌晨这种,游完就来吃,能瘦的下来的话,那是奇怪了,好在凌晨不胖。

  “想吃就吃,不吃饱哪有力气减肥,吃完回家,刚好休息。”吴烨说道。

  他一直不凌晨减肥,反而觉得她胖一点好,多少一点点胖乎乎的,简直是没的说。

  凌晨就是突然想吃烧烤,有点馋。

  揉了揉她头,吴烨找了个位置,点了不少吃的,转头一看,才发现遇到熟人了,夜市摊这边,除了吃的,还有不少卖小商品的人,大部分都是开着车来的,吴烨就看到了熟悉的人影。

  一辆一看就知道起码是五手的面包车,车边上,堆了一大堆袜子,牌子上写着十块钱五双,年轻情侣在忙着给客人装东西,收钱。

  看这个样子生意还挺好的。

  像这种摆地摊,很难赚到大钱,但是赚点小钱不难,只要没有那么多同类商品竞争,赚钱的希望还是有的。

  “看什么呢?看的那么认真。”凌晨注意到他一直在偏头看不远处,好奇的问他。

  她自己也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美女。

  吴烨指了指不远处耳朵面包车:“咯。我看到了一个朋友。”

  属实是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里,吴烨看到第一眼还以为是自己认错人了。

  又偏头看了看,凌晨又点了不少吃的:“老板,打包送到哪里。”

  刚才已经点了,两个人吃还差不多,现在肯定是不够。

  看了看位置,老板答应一声,凌晨又在旁边的便利店里,买了包烟放在吴烨的口袋里:“过去聊聊天啊,那个女生都看我们了。”

  凌晨注意到了,她在犹豫要不要打招呼。

  这种情况,多少会有点犹豫的,自己又要做生意,还要招待朋友的话,肯定是分身乏术,总得放弃一个。

  吴烨拉着她,两人走到车子旁边,吴烨看着李兰笑了笑:“生意怎么样?”

  “还可以,别拿东西了,你看看谁来了。”李兰拍了拍正在转身收拾东西的杨玄感。

  他在搬货。

  听到她的声音,杨玄感疑惑的抬头看了看,才发现是吴烨:“小烨,你怎么来吃饭呢?等我收拾一下,我们一起吃个饭。”

  他还是一样诚恳,不带犹豫的,就准备收拾东西了。

  说他是老实人,真的没有问题,倒是旁边的李兰犹豫了一下,还在考虑有没有什么折中的办法。

  吴烨赶紧阻止他:“别,杨哥,我都点好了,等会送过来就行。”

  就是为了不耽搁他赚钱,凌晨才特意打包的,凌晨很细心,吴烨说是朋友,她就知道关系应该很不错。

  在外面,凌晨总能扮演好一个优秀女朋友的角色,让人挑不出来毛病。

  “在哪家点的,你俩坐着,我去把账结了。”杨玄感拿着手机,就准备去结账。

  风风火火的。

  “不用去了,杨哥,我们已经付过钱了,你就下次再说,我们交朋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对象,凌晨,这是杨哥,李兰,都是我朋友。”吴烨互相介绍了一下。

  李兰笑着和她打招呼,然后把凳子递给她,她是女生,而且一直比较细心,凌晨不光是漂亮,而且很有章法,大概也是很优秀的女生。

  过来也是一直站在吴烨身后,一副女朋友做主的样子。

  而且,她还发现,凌晨眼里确实是找不到那种嫌弃一类的意思,明明看打扮就知道和吴烨一样是有钱人。

  有些凭亿近人。

  “弟妹好,上次你还没说有对象呢,不过我们上次见面都好久了,怕你忙,我和小兰一直想请你吃个饭,没想到这里遇到你。”杨玄感说道:“本来就该我们请你吃饭的。”

  吴烨把烟打开,给他发了一支,自己手里拿了一支,他并没有点,吴烨本来就不抽烟,只是不拿着,他就不好点烟了。

  发现这个细节,杨玄感把烟点燃。

  “杨哥,缘分是你们俩有,我又不是月老,你们本来就是一类人,都是那种努力积极乐观的。”吴烨回答:“能在一起,处的好,这是你们的性格契合。”

  介绍的时候,吴烨就说清楚了,他没准备居功,而且能介绍成功,吴烨觉得挺好的,好事嘛。

  凌晨在旁边听着,也听明白了个大概,没想到吴烨还给别人介绍对象。

  李兰刚离开了一小会儿,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袋水果和饮料。

  “来,吃水果,饮料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都买了一点。”李兰刚把东西放好,又有客人来买东西,她又去招呼客人去了。

  凌晨也去给她帮忙,吴烨和杨玄感坐在椅子上,两人聊着天。

  看到凌晨和她聊的还不错,吴烨就专心和杨玄感聊天了,很久没有见到他,吴烨发现他变化还挺大的。

  胡子剃的干干净净,发型也年轻了很多,整个人看着特别的精神。

  “杨哥,生意怎么样?”吴烨问他:“看这个情况,应该是不错吧?”

  人逢喜事精神矍铄,很多东西可以看得出来的。

  杨玄感点点头:“加上上班,再加上这个,一个月能赞不少,不过这个都是赚小钱,一晚上有个几百块钱就不错了,再加上也得看天吃饭。”

  下雨天的时间,就没有多少人,出摊还得倒贴油钱。

  吴烨有点差异,他现在居然还身兼两职。

  “下班以后来啊?”

  杨玄感点点头:“对啊,下班以后来,十二点左右回去,小兰第二天也得上班,周末就去进货。”

  杨玄感一脸的幸福和知足,对于他来说,这种日子很好,有个懂事温柔的女友,还有工作,还有小生意可以做,一个月赚的不是很多,但是也不少了。

  和普罗大众一样,他们买菜砍价,买衣服砍价,买日用品都砍价,出租屋淘了很多家具,慢慢贴墙纸,改造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小窝。

  下班以后,开车来卖货,回家以后吃个夜宵,一起入睡,早上一起刷牙,各自坐地铁离开去上班。

  现在油价太贵,都只是偶尔开车出游,下雨天的时候,就在家里看电影,聊天,一起畅想未来。

  “身兼两职,这样很累吧?”吴烨问他。

  杨玄感摇摇头,开心的笑了笑:“不累,日子有奔头,都感觉很好,一点都不累,比起搬砖,这个很轻松了。”

  吴烨都能从他的笑容里,看到那种希望的光芒,很热烈的光芒,就像是看到了未来的美好一样。

  还有他看李兰的时候,也是那种爱意满满的眼神,他总是时不时的关注一下李兰,就像是吴烨时不时关注凌晨一样。

  “对我来说,现在的日子,可能是地狱过后的天堂。”杨玄感笑着说。

  吴烨可以理解,当时一度想不开的他,现在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生活给他的重拳,现在变成了馈赠。

  至于那个借了他钱跑路的家伙,现在的日子可能就提心吊胆的了,毕竟那是牛魔王去了都得耕地,孙悟空去了都得演猴戏的地方。

  烧烤来了。

  凌晨看着忙碌的李兰,拿了两盒放在旁边,单独和她吃,客人走了,她们就聊天,吃东西,聊的还挺好的。

  小桌子边上,吴烨两人都没有喝酒,只是聊着生活和工作的话题,吴烨是看着他慢慢从绝望里爬起来的,到现在的幸福生活,这种感觉很好。

  “我们准备今年还完钱,明年在攒钱,在小兰他们老家县城买个房,让后计划着结婚。”杨玄感说道。

  吴烨觉得有些突然,才在一起没多久呢,就开始谈这个了,他和凌晨现在连结婚的影子都看不到。

  “那么快?她爸妈同意了?”

  杨玄感点点头:“已经同意了,今年去她们家过年。”

  他就是孤身一人,听到他的情况以后,李兰爸妈很开明的接受了他的身世,也挺喜欢他踏实的性格,再加上李兰的意思很明显,他们什么都没有多说,就同意了。

  就这样,终身大事就解决了一大半。

  说真得,吴烨有点羡慕。

  他不排除结婚,如果不是时间太短了,感情还得培养,他也可以结婚,早点结婚,还能早点当爹带娃。他没有杨玄感的经济压力,偏偏事情办的没有他快。

  吃完东西以后,吴烨和凌晨又待了一会儿,走的时候,杨玄感还说过几天请他们吃饭,李兰还送了不少凌晨喜欢的可爱袜子。

  他们离开了,两人又继续忙碌,一直到收摊回家,把车停在一个老小区,杨玄感跑了好几躺,把车上的箱子搬到二楼,洗了洗脸,吃了一块刚拿出来冰西瓜,又去厨房给李兰帮忙。

  “你歇着,我自己弄就行了,马上就好。”李兰把他推出不大的厨房,心灵手巧的她,做了一个香气扑鼻的鸡蛋面。

  小沙发,小茶几,蓝白色的墙面,还有一台电脑,阳台上养着好养活的绿植,饮水机都有可爱的贴纸。把面条放在茶几上,点上蚊香,打开新淘换来的电风扇,两人吃着夜宵。

  杨玄感看了看手机上的收款:“今天手机收了650,。”

  “现金还有230呢,买东西花了几十块钱,应该是八百,赚了五百左右、”李兰回答:“月底还一部分,再存一部分,留下进货的钱就行。”

  还的钱,是杨玄感欠的那部分,每个月还一些,其他的就是生活费,油费,进货的钱,交通等等。

  两人算着账,生活被他们计划的面面俱到,规划的井井有条。

  “兰兰,让你受苦了。”因为自己欠的钱不少,在这个事情上,杨玄感一直有些愧疚。

  李兰拿筷子打了他一下:“答应过我不再说这个了,我没感觉多苦,你踏实,我放心,欠的也没有多少钱了,不要老是说这个。”

  杨玄感点点头,心里默默地计划着,这个月的优秀员工一定要拿到,奖金都是不少钱了。

  “吃啊,吃完了我们早点休息。”李兰说道:“两点之前睡觉。”

  杨玄感:“”

  什么都好,就是这个,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

  哪怕是晚睡,也要把作业交了,也要把粮食收了。

  “一点半睡也可以。”

  杨玄感::“”

  城市另一头。

  某个高级小区里。

  黄原正在和父母吃饭,黄原爸妈,他们都是做汽车行业的,做零配件贸易,好几个大品牌的全国总代理,平时很忙,也没有时间管黄原。

  黄原则是一头扎进汽修厂里,也很少回家,他们有时间就去看看黄原,更多的是忙着自己的工作。

  今天回来,黄原妈特意准备了一桌子菜,她也是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黄原了。

  都是他最喜欢点吃的菜,不过黄原好像没有什么胃口,吃的很慢,也吃的很少,看的黄原妈都想带他去看看医生了。

  “儿子,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黄原妈问他。

  她能感觉到,黄原今天很不对劲,平时狼吞虎咽的,今天脸上笑容都见不到多少。

  除了遇到什么事情了,她想不到是什么原因,他们夫妻都在全国跑,并不是很了解情况。

  看了看她,黄原摇摇头,然后沉默了一下才回答:“挺好的,您不用担心我。”

  他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心里的问题。

  “是不是隔壁欺负你了?”她不放心的问道:“妈给你买块地,建个大点的修车厂怎么样?”

  孩子其实不是什么脾气特别好的人,只是因为一个女生,才一直脾气很好。

  他们都很清楚,但是他们确实不是多喜欢那个女生。

  爱屋及乌,恨屋及乌。

  旁边的老黄,一个笑起来好弥勒佛一样的中年人,胖胖的身形,很有三高的趋势,听到是个话以后,也点点头:“你妈妈这个提议我觉得很好,他和我们家不对付,刚好眼不见为净。”

  他和隔壁的老游,也有点属性相克似的,完全聊不到一个锅里,吵架倒是势均力敌,吵了不是一次两次了。

  黄原吃了口菜,说道:“以后再说吧。”

  吃完饭,他也没有说太多话,只是早早的回房间睡了。

  夫妻俩觉得疑问更多了。

  平时,他可不是这样的,还会和他们聊聊天,说会儿话再睡觉。

  黄原妈一边洗碗的时候,看了看旁边的老公:“你给汽修厂打个电话,问一下情况,我总感觉儿子有些不对劲。”

  虽然忙,但是他们并不是不关心黄原,只是关心少了很多,黄原的个性独立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老黄点点头,坐在厨房的凳子上,给汽修厂的经理打了个电话过去。

  “什么?闹矛盾了?”

  “差点出事故了?”

  “下午来的对吧?”

  “好,我知道了,就这样吧。”老黄挂了电话。

  一个电话聊了几分钟,这段时间的前因后果,就已经在他脑子里连成脉络。

  黄原妈擦了擦手:“唉声叹气干什么,儿子是什么情况?”

  她不关心其他的,就关心儿子的情况,不然怎么能放心?

  “闹掰了,然后今天小鱼差点出意外,老游找儿子了,聊了两个多小时,估计是因为小鱼的事情。”老黄回答。

  他在考虑这个事情怎么办,无怪黄原表情不对劲,还是因为那个闺女。

  说他没出息吧,喜欢也不是单方面的,说那个闺女有问题吧,人家孝顺也没错。

  事情到现在,他们其实并不是有什么门户之见,而是不想黄原受委屈,要不是他一直说让自己和老婆不要管,他们收拾老游的办法多得是。

  “哎,也是孽缘。”黄原妈叹气:“意思是老游服软了?”

  这个她倒是很震惊。

  “换成你儿子遇到这种意外,uu看书你也会服软。”老黄回答:“现在怎么办?和儿子说说这个事情?”

  黄原妈摇摇头:“顺其自然,能在一起就在一起,不能就算了,那就是没有缘分。”

  老黄迟疑的点点头。

  另一边。

  吴烨公寓里,凌晨凭借着撒娇,拿到了卫生间的使用权,吴烨不得不拿着凌晨的房门钥匙,去隔壁上厕所。

  最后,两人瘫倒在沙发上。

  烧烤有问题。

  “你还好吧?”吴烨问她。

  凌晨叹气:“我倒是还好,就是菊不好。”

  吴烨的情况和她差不多。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