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40 十万富豪白菜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某用社银行门口,

  ATM取款机钱前,洛白把卡插好,看着读取特别慢的ATM机,有些牙疼,和其他的银行比起来,这个系统就像是老人机一样。

  洛白准备取钱给旁边的白菜,因为要取几万块钱,洛白在取钱的时候,白菜就在左顾右盼,时不时的看看取款机外的人,生怕人家冲进来,拿出刀子,她警惕的如同出来觅食的田鼠一样。

  甚至她都已经想好了一百零八种应付紧急情况的办法,也就是单个的隔间,她才没有更警惕。那些押运几百万的押运员,都不一定有她这个警惕心。

  白菜是那种:你可以骗我感情,但是你不能骗我钱的人。

  听到哗啦啦的出钞声音,白菜还会转头看一眼,用半个身子把洛白挡住,发现自己这样的话,好像太警惕了,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又微微的,刻意装做放松的样子,一脸我们只是取几十块钱的模样,在洛白看来特别的可爱。

  机器停止吐钞,取完钱以后,洛白把钱拿在手里,递给她:“咯,你把卡拿出来,再来存一遍。”

  这是白菜的广告费分红,两人现在接的广告越发的多起来,什么游戏广告,化妆品,日用品,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见钱眼开的白菜,嗷嗷叫着赚钱,要不是洛白说不能什么广告都接,她都敢接灰机杯的广告。

  她只要能赚钱,苦活累活都愿意做,更不用说只是尴尬的台词了,那有啥问题?

  就是每次听到洛白拒绝那些广告商的时候,白菜都感觉心在滴血,要不是洛白说的都是对的,她很想捞一笔大的,回家养牛。

  一个就是好几万呢,她可以不要形象的,就是那种败坏形象的广告,给的钱才多啊。

  可惜洛白死活不同意。

  虽然去掉了那一部分,不过也不少赚,从几千块钱,到现在的几万块钱,白菜居然开始有了一种赚钱嘛,好像真的很容易的那种感觉。

  她一直告诫自己不要膨胀,不能应为一个月能赚几万而骄傲。

  但是....她根本忍不住,慢慢就开始膨胀了啊。

  一个月赚几个大不溜,以前做梦都不敢考虑,现在就这样梦幻的达成了。

  每每想到表妹那个羡慕的眼神,白菜就忍不住乐,出来的时候,爸妈还说,一个月稳稳当当的,不要对五位数好高骛远。

  现在,她了六位数的密码,都快能保护六位数的钱了。

  “你又发什么呆呢?傻了?”洛白看她一直盯着现金,提醒了她一下。

  白菜被他提醒了一下,才恍然大悟反应过来。

  呲溜。

  辣么后的一叠,太喜欢这种红色了。

  “洛哥,我们真的没有犯法?我是老实人,你可不要把我卖了,我指定会帮你数钱的。”看着厚厚的一叠钱,她感觉来钱太快了。

  我的天啦,那么厚的钱类,这可咋花啊?

  比抢钱来的都快,不敢相信她自己能赚这么多,她哪有那种能力啊。

  当时洛白也没有说价格,她还以为只是几千块钱,每次洛白都不会告诉她价格,取钱的时候她才知道是多少钱,这种惊喜的感觉,就是洛白故意造成的。

  不过取完钱以后,洛白会给他看合同,还有转账记录等等。在这个事情上,洛白没有想过骗她什么。

  白菜也放心他,就算是有,她肯定也当不知道,洛白是洛白吗?那是财神爷。

  也就是不能供着。

  “你好歹也个大学生啊,我们赚钱怎么赚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工作这么久你都学啥了?”洛白把她手拿出来,把钱砸在她手里。

  啪一声的响。

  可轻点,啧啧,洛哥拿钱砸人的养,简直酷毙了,帅呆了。

  能排在白菜记忆深刻的几个镜头里了。

  “学啥?拍视频就想着接广告,拍广告就想着广告多少钱,拿到钱了就睡不着觉,你都不知道我多焦虑。”白菜叹气:“我大学学的是机床啊,谁知道来做自媒体呢。”

  也是造化弄人,工作不好找,只能找专业的,结果没有成功,好不容易特长进了拳馆,结果遇到洛白了,钱就和雨点般的打向她,挡都挡不足这个财运,简直是滚滚而来。

  从哪个粉红色的旧钱包里,拿出一张新卡片,也是某用银行的卡,看了看有没有人路过,确认好没问题以后,白菜开始存钱。

  “洛哥,你挡住我点。”白菜拉了一下他的衣服。

  如果洛白站在她旁边的话,会多一些安全感。

  会武术,并不能增加她取钱存钱时候的安全感,反而是洛白在她旁边就可以,总觉得有个人可以遮风挡雨,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是却是实话。

  洛白点点头,一只手撑着ATM取款机,来了个壁咚,他这个动作,整的白菜脸红心跳的,开始输入密码的时候,她还看了看洛白。

  意思很明显,就是洛白不要看她输入密码。

  洛白:“......”

  这是不放心吧?

  还悄悄的不想让他看见,转过头去,洛白不看她的密码,这些钱对于白菜来说,可能很多,但是,对他这个一个月赚七位数的人来说,确实不多。

  洛白光是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够白菜赚很长时间了,还不是按部就班的赚钱,如果一个月几千块钱....就没有算的必要了。

  白菜点了一下存款,看着机器闭合,把钱吞进去,听着刷刷刷的,数钞票的美妙声音,大眼睛里全是控制不住的喜悦,清秀的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声音能让人发自灵魂的愉悦,那么哪种声音,一定是数钱的声音,对于白菜来说的话,是这样的。

  最大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大概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牛羊多得满山跑,小麦金黄不见边。

  很多人只想要前两个,白菜是全都想要。

  看着三万多的数额,白菜弯腰,凑近机器,伸出手,开始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数了一下,数了两遍以后,才点了确认键。

  余额:101564。

  就是她的全部家当,还是加上刚存的几万块钱,前段时间,她就剩下几百块钱了,转眼之间,财富的增长,就像是吹气球一样。

  白菜认真的数了两遍,确定是十万多。

  啊,有种酣然入梦的感觉,这么多钱,开玩笑,根本花不完。

  花不完,对她来说不是段子,而是真的,她还是一样的饮食习惯,还是一样的不爱买衣服,还是住哪个房租费便宜的地方。

  再加上,她这种没想过买车,也没有想过买房的,感觉这个钱够她话好几年了。

  家里的麦子,一某地才一两千块钱呢,这样对比的话,他爹得种五十亩麦子,那显然不可能。

  真咧,这小妮儿,也太出息类。

  白菜突然有种想给爸妈打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出息了的冲动,想到更多的可能是把他们吓得不轻,白菜才打消这个念头。

  对于家里常年存款不超过三万的家庭来说,这钱太多了。

  “现在才不到六月底,还有七个月,到时候把你这十万,变成一百万。”洛白看着她笑的越来越奇怪,越来越复杂,忍不住说道。

  白菜的笑容戛然而止。

  一百万?妈耶,那是多少钱?白菜数了数手指头,那是七位数啊,咋敢想啊。

  富哥就是富哥,格局和她完全不一样,难怪人家干什么都赚大钱,她只能苦哈哈的赚几千块钱糊口。

  白菜感觉格局打开了一点点,虽然不敢期待一百万,但是她敢期待二十万了。

  二十万,够多了。

  “洛哥,不带吹牛的,要是能赚一百万,我把表妹桃子嫁给你。”白菜认真的回答。

  没错,洛白说的一百万,对她来说,就像是她现在说的这句话一样,完全是一个含义和效果,都是假大空。

  都是馅饼。

  洛白:“.....”

  表妹什么的,他是真的们有什么想法,他要是为了桃子表妹,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煞费苦心了,那需要花这么多功夫?

  不要桃子,他要白菜!表妹不是他的菜。

  白菜很务实,务实到有了十万,都不敢想二十万,只敢想十二万。

  “那你呢?我是说如果,你要嫁的话呢?是不是得几百万?表妹都要一百万了。”洛白问她。

  惯性思维,洛白觉得白菜更贵。

  情人眼里出西施,洛白也觉得白菜更好,不是表妹不好,而是他心里,白菜比谁都好。

  白菜诧异的摇摇头。

  还几百万,一箩筐白菜都值不了几百万,何况就她一个白菜而已。

  “我只是觉得,真的赚到那么多钱,我应该是无以为报,没有办法,只能让表妹以身相许了。”白菜开玩笑。

  一百万,那是还不起的巨大人情。

  白菜真不知道怎么办,反正她不认我自己,值得一百万。

  洛白:“.....”

  戳了戳她脑门,洛白都好奇她脑子里是什么回路。

  到现在为止,她的金钱观好像也没有扭转回来,洛白觉得是不是需要一个大单子来冲击一下才行,不破不立。

  她的算法,好像还是一亩麦子为单位。

  “你看啊,我有没有表妹能干活,还没有她贤惠,也没有她那么会持家,只会舞刀弄枪的,根本就不像个小妮儿。”白菜意有所指的回答:“其实我并不好。”

  洛白的意思,其实她很清楚的,只是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人家洛白带她赚钱,人品也好,又有能力,长得还帅,家庭条件肯定也很好,虽然他老说自己是渣男,但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以后,白菜根本不相信。

  怎么可能是渣男?他明明那么好。

  他要是渣男,自己就只能嫁给渣男好了,这都是渣男的话,她白菜,义不容辞,为了不让其他人受伤害,让她来。

  就是洛白太优秀了,优秀到她有点自卑,怎么看,都是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模板,她可不觉得现实是童话故事。

  他值得更好的姑娘,而不是自己这种不像小妮儿的小妮儿。

  白菜有点男生面对女神的感觉,第一时间不是谈谈恋爱,而是感觉自己配不上人家,她的自卑其实一直都掩盖在直率单纯之下。

  “我的问题是说你,你不要扯到桃子。”洛白问她。

  白菜:“......”

  怎么说嘛?

  她不知道怎么说,大家好好的当朋友不就好了吗?干什么非要处对象?把简单的事情弄得那么复杂。

  当朋友的话,她就不会考虑那么多,但是处对象不行啊,那是两回事。

  他就像是小矮人一样,和白雪不搭啊。

  “我啊,我可能就几万块钱就够了,我又没什么优点,又穷,又能吃,还没有女孩样,脾气还不好,说话又不过脑子,没什么见识,还粗鲁得很,满身缺点,我爸妈都愁我有没有人要。”

  白菜罗列了自己很多的缺点,看着洛白的时候,有点闪躲。

  洛白其实不考虑她这些缺点的,她的有点更多,她只是忽略了而已。

  他更多的而是有点心疼,心疼她这种小心翼翼的试探,她其实很好,不需要这样小心翼翼的试探什么。

  洛白认真的看了看她:“你知道那朵翡翠白菜吗?”

  白菜摇摇头。

  就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洛白找出照片给她看了看。

  “真漂亮,第一次知道白菜这么值钱。”她看着那一串零说道。

  她的关注点,大部分时候都是价格,买东西,吃饭,看某个物品,都这样。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白菜还有那么好的。”洛白认真的回答道:“比我遇到的,所有的,加起来都好,独一无二,万里挑一。”

  白菜:“.......”

  哎呀,老娘的小鹿啊。

  好了好了,不要撞了,扛不住了啊。

  脸红的白菜,都要变成红菜了,把手机还给洛白,她感觉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

  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万里挑一的那朵白菜,只感觉洛白撩人真的厉害,他好像总能找到收拾小鹿的办法。

  “咳咳,今天天气真好。”白菜实在是没有什么话说了。

  被洛白盯着,她感觉自己的心跳的越发快起来。

  只能找个蹩脚到让人无语的话,来把话题生硬的转移开。

  洛白只觉得她这个话,就像是超人一样,把他的火车头一把按在原地,然后扭过铁轨,让自己转弯。

  还是不行啊。

  那就再处处,总之,白菜他吃定了。

  “确实,今天39度,天气能不好嘛。”洛白看着外面公路上的热浪滚滚,无语的回答了一句。

  白菜:“.......”

  “哈,才发现,难怪脸都烫了,确实是很热啊。”

  忍不住笑了笑,洛白明知道她就是羞的,也不好再拆穿她,人艰不拆嘛,何况她还脸皮薄。

  打开门,洛白准备出去。

  也没有再多问其他的,洛白知道她想什么,他能感觉到,白菜对自己其实是有好感的,就是想法太多了。

  她也是为了钱,但是她和其他人不一样,她不完全是为了钱,钱不是结果,只是过程,其他人那里,钱是结果,过程可以没有。

  而且钱是她自己赚的,她可以光明正大的赚钱,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说自己喜欢钱,毕竟,钱,谁不喜欢呢?

  但是光明正大,不加一层掩饰的就很少了。

  她可以熬夜背剧本,可以拍视频一整天只吃一顿饭,可以赚钱了还是那几件衣服,还是住在老小区里。

  她和别人不一样,她直率,坦诚,不故作矜持,洛白很喜欢她这种性格,相处这段时间以后,他发现自己又得到了喜欢一个人的能力,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白菜跟着他从ATM机隔间出去,感受了一下辣的阳光。

  “走,洛哥,我请客,带你去挥霍去。”白菜说道。

  一千多块钱,还有零头,完全够吃饭了,每一次她赚到钱了,都会请洛白吃饭,从几十块到几百块不等,取决于赚钱的多少。

  看她又开始惯例了,洛白笑着点点头。

  “洛哥,你笑起来真好看,特别阳光。”白菜夸了一句。

  一瞬间,她发现洛白有点脸红,哎?

  确实是有点脸红,洛白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感觉突然之间,有点害羞,很屮。

  他可不是什么不禁夸的人,但是白菜突然来一句,给他整害羞了。

  “这种众所周知的事情,就不要说了,试问谁不知道我很帅?”洛白转移话题,拿着钥匙打开车子,车里烫的不行。

  打开空调等它恢复一下。

  “咦,自恋类很。”白菜吐出一句老家话。

  洛白看了看她:“咦,这个小妮儿,好看的很类!”

  白菜:“......”

  她都不知道,洛白说什么时候学会的,学的惟妙惟肖的。

  白菜跑了,去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两瓶凉水回来,洛白示意她上车,两人去找地方吃饭。

  开车出门很方便,就是停车的时候不太方便,最后也是找个地摊火锅,这个天气吃火锅,洛白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不过味道很好,白菜总能找到那些便宜实惠,味道还不错的馆子,在几个电风扇的吹佛下,洛白吃的很开心。

  时不时的来口冰水,感觉还真不错。

  “可惜,要开车,不然这个天气哈啤酒,美的很类。”白菜下意识的来了一句老家话。

  又被洛白带歪了。

  “嘿嘿嘿,哈啤酒。”洛白忍不住笑。

  白菜给他一个白眼。

  她可能自己不知道,其实她噘嘴白眼的样子,可可爱爱的。

  白菜大口的扒饭,和她处的久了,洛白也养成了和她一样的习惯,就是吃饭的时候,也喜欢大口的吃饭。

  有一种回到青春期的时候那种饭量和吃法。

  “哈哈,洛哥,你和那些饿了的小猪似的。”白菜伸手,把他鼻子上的米粒擦掉。

  她是下意识的动作,一直到擦完米粒,白菜才感觉有点不对劲,这种事情好像不是朋友之间应该做的事情。

  面对洛白目光灼灼的眼神,白菜有些闪躲和逃避。

  认真的看着她,洛白问道:“那种猪?是拱白菜那种吗?是的话,就算是猪我也认了。”

  白菜默默的扒饭,她面对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就会默默的不说话,一直到大家不聊这个话题。

  知道她是这个习惯,洛白也没有再逗她,而是和她一样,大口的吃饭,其实这样吃饭感觉很香的。

  聊着其他的话题,锅里的肉和菜开始越来越少。

  吃完饭以后,洛白看了看手机时间:“你不是一直想去看明珠塔吗?现在时间还早,下午又没有什么事情,今天带你去看怎么样?”

  第一次来魔都的白菜,很想去的地方有很多,和洛白说过一嘴,洛白就记下来了。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哪怕是男生,也会格外的细心,只是在恋爱以后,就会逐渐丧失这种无微不至和心细如发,偏偏女生总喜欢这个具有时效性的优点,一直保持住。

  笑死,根本不可能。

  所以,就有了那么多,你不爱我了了,你和谈恋爱的时候不一样了。

  能一样才有鬼。

  白菜期待了一下,又迟疑的问他:“方便吗?”

  洛白点点头,有什么不方便的,时间他一直都是大把大把的,只要白菜想去,就是回老家一趟他都有时间。

  白菜抢着结完账,然后两人又去看明珠塔,在车上的时候,白菜还一脸的憧憬,不过到了地方以后,看到门票那么贵,白菜又退缩了。

  真是心黑啊。

  它又不用吃喝,还敢收那么贵的门票,抢钱呢?

  “要不我们就在这下面看看就得了,这个门票太贵了。”白菜说道:“都够吃饭了。”

  其实也不是很贵,两个人还不到三百,一个人一百多块钱,旅游旺季,要贵一些,如果是淡季,其实几十块钱都可以的。

  而且还要看加不加餐厅的套票,如果加上很多东西,一张门票就很贵了。

  酒店很贵,吃的也不便宜,以前和吴烨他们来,玩过一次就不想来了,贵的一匹。

  拿着手机,洛白给她看了一下:“你请我吃饭,我请你玩,票都已经买好了,看就到上面去看,这下面啥都看不到。”

  看她刚才的表情,洛白就知道这个小财迷又在心疼钱,提前就把票订好了,免得她来一趟,就在塔底看看,就遗憾的离开了。

  花了两三包烟钱而已,其实也不是多少钱。

  只是看看风景而已,不吃不喝的话,人家也不好意思收那么多钱。

  “这么贵,退了得了,也不是一定要看,发现也没什么好看的。”白菜回答。

  她只配不要钱的景点,这种要钱的,她不配。

  几百块钱,对于洛白是烟钱,对于白菜可能就是半个月的生活费,够买很多面条了。

  二话没说,洛白拉着她的手就往里走,被拉住的一瞬间,原本白菜条件反射的想把手抽出来,但是她又把这种条件反射压下去。

  自己的力气,很容易把他弄伤了。

  呼克制,就是拉拉手而已。

  洛白没有回头,要是回头的话,他就可以看到,白菜脸红了。

  有点害羞的她,被洛白牵着,心里一直在砰砰砰跳,小鹿长大了,已经学会自己撞了。

  验票,等着进电梯,进电梯的时候,洛白让他她站在电梯里面,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很多风景。

  两只手放在玻璃电梯上,白菜看着节次鳞比的高楼大厦,有点发呆,突然感受到了来自大城市的震撼。

  那些反光的,熠熠生辉的大楼,是很多城市没有的数量。

  魔都最繁华的地段之一,白菜透过电梯玻璃,还可以看到对面标志性的建筑物,哪里是外滩。

  这个城市,在这里,只能看到繁华似锦,其实更远的地方,更多的都是眼前的苟且。

  生活总是分了很多级,白菜看着那些高楼,有些羡慕里面上班的人,他们应该就是电视里说的那种精英。

  洛白一直在她旁边,拉着她到了观景台,才放开她。

  白菜吹着凉风,脸上的好奇却一点没有减少,看着城市的高楼大厦,白菜拿出手机,拍了不少照片。

  又悄悄的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她的手机,屏幕已经碎了两个条缝,不过她一直在用,很多时候还会卡顿,死机。

  不过她一直没有说自己有换手机的想法,只是在人多的时候,她也会不好意思,也会因为卡顿的时候结账而尴尬,所以她经常都是带着现金。

  一方面是避免尴尬,另一方面就是节约花钱,只是数字的钱,她一直觉得不经花,真金白银拿在手里,就不会花的那么快。

  洛白站在她背后,拿着手机点开自拍:“来,笑一个。”

  察觉到洛白就挨着她,白菜绷着神经,有点不习惯这样的距离。

  让她有些害羞。

  听到洛白的话,白菜看了看手机屏幕,尬笑。

  就这样,笑的阳光的洛白,和笑的尴尬且脸红的白菜,就这样被拍到照片里,把这一幕定格下来。

  “洛哥,你喜欢大城市对吧?”白菜问他,

  面对他这个问题,洛白认真的想了想:“我一直没有说我喜欢大城市啊,我也可以喜欢农村,喜欢悠然见南山的生活,放牛种地,其实也是生活。”

  白菜摇摇头:“有钱的话,就是生活,没有钱的话,就是生存。”

  这话洛白并能听懂,但是不是完全理解,他所知道的苦难,其实大部分来自于见过,来自于艺术加工以后的影视,以及书本。

  看书,还是为了撩妹。

  他和白菜最大的不同,是白菜这个姑娘,从苦难里过来的,活的更深刻,而没有受苦受累的洛白,是理解不了的。

  “虽然很多东西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去尝试,比如耕地,播种,秋收,放牛,养鱼,除草,做饭。”洛白回答。

  白菜看了看他,把风吹乱的短发捋了一下。

  “那是顾此失彼,丢了西瓜捡芝麻。”白菜说道。

  她也不觉得那是什么好办法,更不觉得自己值得这样。

  “有时候,为了一朵白菜,你总得放弃很多水果,青菜,豆芽什么的。”洛白回答。

  白菜:“......”

  感受着砰砰砰跳动的心,白菜吹着风,看了看洛白的笑容,白菜感觉自己不光是头发乱了而已。

  晚上的时候。

  刚好快七点左右,吴烨在地库把车停下来。

  吴太太的念叨,终究还是人吴烨自己滚回家了,主要是吴太太那句:什么时候时候回来啊,妈妈想你了。

  让吴烨除了不知道说什么以外,还有点愧疚感,她总是这样,一句话就把吴烨拿捏的死死的。

  哪怕是明知道和凌晨一起回家的话,她肯定又是说自己这里不好,哪里不好的,但是吴烨还是回来了。

  她三令五申的,要吴烨带着凌晨一起回家,妈妈想你,但是妈妈应该更想儿媳妇儿,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吴太太早就说好了,如果凌晨都不一起回来,就让他不要回来了,虽然妈妈想你,但是还能克制克制。

  所以,吴烨的愧疚感就持续到了第三条语言。

  下车的时候,凌晨看着吴烨抱着的盒子,有点奇怪的问他:“弟娃儿,你确定就送这个给阿姨?”

  吴烨点点头,他很确定,除了大孙子,没有什么比猫猫更好了。

  这次凌晨并没有和上次一样大包小包的,只是带了简单的礼物,吴太太提前就说过了,不让带东西。

  凌晨最终还是没有完全听话,多少带了一些礼物,什么都不带的话,凌晨觉得不好,也不好意思。

  “放在我哪里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拿给她,当个礼物哄她开心。”吴烨一边走一边说。

  “没想到阿姨喜欢爱好这么特别。”凌晨说道。

  吴烨叹气:“以前,给她苦怕了,后来有钱了,就有这个爱好了。”

  那时候,老爷子和老吴现在一样倔强,偏偏老吴没有吴烨的运气,只能靠实力打拼。

  吴烨这种外挂选手,一路都是躺赢。

  吴太太当时,也是和老公站在一条破船上,吴烨奶奶给她钱,她都没有要,也是倔强的很,两人过了好一段时间的苦日子。

  后来,怀了吴烨,老吴才服软了,也是那时候,事业开始急剧飙升,就和有如神助一样,短短十几年,就把家业赚出来了。

  “我下次也给她买点金饰。”凌晨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口袋,里面都是化妆品和茶叶。

  两人进电梯上楼的时候,都没有遇到邻居,很快就到了家门口。

  到家以后,吴烨让她躲在一边,凌晨笑嘻嘻的点点头。

  刚才吴烨就说,看看他一个人回来的话,吴太太是什么反应,凌晨也想知道,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吴烨敲开门以后,开门的吴太太和站在她背后的老吴诧异的看了看吴烨,又看了看吴烨身后,空荡荡的,没有人。

  老吴今天,也没有问门卫大叔,他也不知道吴烨是不是一个人回来的,看这个情况的话,应该是。

  夫妻两默契的把热情洋溢的笑容收起来。

  吴太太问他:“晨晨呢?”

  “没来啊,她今天事情有点多,让我给您说句........”

  门关上。

  要不要这么离谱?吴烨就是试试看,没想到会这样,话都还没有说完呢,就拒之门外了?

  这也太区别对待了。

  吴烨不知道的是,屋子里,吴太太在猫眼旁边看着的,老吴就站在她旁边。

  “这样不好吧?万一真的就是他一个人呢?”老吴小声的说道。

  吴太太摇摇头。

  她很自信的回答道:“晨晨一定来了,她要是不来的话,他肯定会给我发消息的,那姑娘可不傻,面面俱到的。”

  老吴点点头,这一点他倒是承认,毕竟是家庭家庭摆在那里,不可能多差的,虽然了解不多,也可以看出来一些东西。

  门外。

  凌晨总吴烨身后的墙角出出来,一边忍不住笑,笑够了,凌晨才去敲了敲门:“阿姨。”

  门被打开。

  吴太太早就看到她了,

  “阿姨,吴烨闹着玩的,把我当惊喜了。”凌晨笑着回答。

  吴太太和老吴的笑容,又变成了热情洋溢的那种,立马喊她进屋:“那确实是惊喜了,还以为你没来呢,准备晾他一下。”

  凌晨笑着看了看吴烨。

  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吴太太,不免又被她唠叨了,让凌晨不要带东西的,连带的,吴烨还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不过就顾着和凌晨说话,嘘寒问暖的,也没有多说吴烨什么,无人问津的吴烨,默默地放好东西,然后坐在椅子上。

  凌晨很勤快,特别是来家里以后,表现得很勤快,吴太太越是夸她,她就越是勤快,盛饭,倒果汁,夹菜,还不忘和老吴他们聊天,全能极了。

  夸奖一小句,勤快两小时。

  表现得真好,要不是知道她平时什么样子,吴烨都觉得她很贤惠,其实在公寓那边的时候,凌晨就喜欢躺在沙发上瘫着,偶尔给吴烨帮忙。

  大部分时候,其实都是吴烨在忙活。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开始吃饭,吴烨看着凌晨给吴太太盛汤的认真样子,忍不住笑了一声。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好好吃你的饭,你还好意思笑,回来就和少爷似的,饭来张口。”吴太太瞪了她一眼。

  来自老妈的瞪眼,吴烨低头吃饭,凌晨在家的时候,他们总会通过打击自己,来提高和表达他们喜欢凌晨的想法。

  大约就是你那那不好,凌晨那那都好。

  哎,他们都不知道凌晨的狐狸尾巴和真面目,夸的太浮夸了啊,凌晨还一脸阿姨缪赞,没有那么好的模样。

  “阿姨,您吃这个。”凌晨把虾给她。

  吴太太含笑的点点头,又看了看吴烨:“你看看你。”

  吴烨:“.....”

  奇怪了,为什么自己和老丈人就没有这么和谐呢?

  “这不是有少奶奶帮老夫人嘛,我都只能看着,要怪就怪少奶奶太贤惠了。”凌晨把剥好的虾放到他碗里的时候,吴烨看着她问道:“对吧?”

  凌晨脸红,没有理他。

  换成平时,凌晨邦邦两拳,脑壳给你打歪。

  这个时候,要贤惠,要淑女,要知书达理。

  “晨晨,你自己吃,别管他,和自己没长手似的。”

  “好的阿姨。”

  吴烨:“......”

  很庆幸老妈不是北方的,换成北方老妈,就会直接说:咋滴,你这是高位截瘫了?自己夹不了菜是不是?还得别人伺候你。

  吴太太为了将就凌晨的饮食习惯,做的东西也是辣的,吴烨和凌晨倒是习惯了,老吴和吴太太其实还有些不习惯。

  老吴吃的很少,主要是吃的那一盘蒜泥青菜,其他的都是偶尔吃一口,凌晨发现了这个情况以后,她有点不好意思,就顾着将就自己了。

  “阿姨,吴烨说您做的本地菜也很好吃。”凌晨故意的问道。

  老吴默默的看了看菜,发现这个姑娘挺懂人情世故的,她说这个话,老吴就知道她接下来想说什么了。

  “那阿姨下次给你做,就是没有什么辣椒,怕你吃不惯。”吴太太回答。

  和老吴想的一样,吴太太的回答是这个。

  吴烨默默的看了看凌晨,没有说话,她一直很会照顾别人的想法,就像是田甜,虽然弄巧成拙了,本意也是照顾她的情绪。

  凌晨摇摇头:“怎么会呢,我也能吃不辣的,而且您做的饭菜,肯定都很好吃。”

  吴太太乐了。

  越发喜欢这个姑娘了,人总要互相理解和体谅的,真心换真心。她曾经和自己婆婆也是这样,大家互相理解,才避免了很多矛盾。

  “行,下次回来,就做清淡一点的。”吴太太答应下来,又看了看吴烨:“你啊,上辈子不知道积了多少德。”

  吴烨:“.......”

  你是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上辈子是什么情况,吴烨也不知道啊。

  吃完饭以后,凌晨和她去厨房了,她自告奋勇的,要帮忙收拾碗筷,表现得很积极,吴太太直夸她贤惠。

  还说什么蜀州的姑娘真温柔。

  吴烨没敢吐槽,和老吴喝了几杯茶,聊了一下工作,吴烨说自己现在还有个小店在装修,老吴再也不相信他了。

  还有一家都没有去看过呢。

  在家待了半天,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吴烨两人到一楼的时候,就看到了灰头土脸的宁渠,正在和几个  头大汉争执,颜潸潸就被他护着。

  “不给个交代,你们这辈子别想清净。”

  “对,别想走。”一边说,还一边推了一把宁渠。

  凌晨感觉手被吴烨放开了,然后吴烨把钥匙放在他手里,就冲出去了。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