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41 龙爪手,rua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推,推你爹呢,你再动他一下试试。”

  从电梯里冲出来的吴烨,看到对方还准备推一把宁渠,几米的距离,一个助跑,一脚踹在对方身上。

  围着宁渠的几个人,就眼睁睁的来不及阻止,看着他被吴烨一脚踹飞出去几米远,在光滑的瓷砖地板上滑行了一米多,才停下来。

  他只感觉吴烨那一脚,让他突然之间失重了一样,接着就是磕的背疼,然后才感觉肚子疼。

  宁渠和颜潸潸都震惊了。

  宁渠是震惊吴烨为什么会出现,心里的安全感立马就起来了,颜潸潸则是没想到温文尔雅的吴烨真的动手完全是另一个样子,特别的暴躁,

  以前宁渠和她说吴烨喜欢以德服人,那时候她还不相信,觉得吴烨不是那种人,现在她相信了。

  身后的凌晨看着被他一脚踹出去的人,观察了对方的情况,凌晨才松了一口去,幸好是踹的,受力面够大。

  要是踢的问题就大了。

  站在宁渠身前,吴烨一把推开距离宁渠最近的男人,刚才咄咄逼人的男人被他推了一把,直接被一把推倒在地上。

  两个倒在地上,其他的几个人立马就围上来了,都是他们狠别人,哪里遇到过别人狠他们的,而且是两个人。

  六七个收拾两个人,再怎么样都是绰绰有余的。

  凌晨揉了揉手,有点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七个人,吴烨两个,她五个,收拾完就回家,简单。

  看了看几个想动手的人,吴烨丝毫不怵:“想动手?来,不来是孙子。”

  很久没有活动筋骨的吴烨,现在有点特别想揍人的想法。

  在凌晨面前他装菜鸡,但是真正遇到这种情况下,他可不是什么菜鸡。

  宁渠一听到这个话,就知道吴烨是什么想法了,以前他就是这样,故意说这种话,然后逮着人家揍。

  拉着颜潸潸默默地退后几步,颜潸潸把凌晨拉到身边:“不用担心,宁渠说你老公特别能打。”

  我也特别能打,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我也想过过瘾啊。

  “凌晨,你就别去添乱了,看着就行,免得受伤了,他生气把握不住力度。”宁渠说道。

  他怕凌晨冲动,反而被人家打了,到时候吴烨整出几个重伤,更麻烦。

  颜潸潸听到宁渠这样说,把凌晨手臂抓的更死了,生怕她跑过去了。

  这几个菜鸡而已,她自己都可以搞定,她反而担心吴烨搞不定,吴烨平时和她练拳,都没有展现什么特别强的战斗力。

  “屮,揍他。”被推在地上的男人一骨碌爬起来,第一时间就是想捶吴烨。

  让你特么当出头鸟,几个人还收拾不了你了?

  他说完以后,几人就就动手了。

  旁边的大汉,握着拳头,狠狠的往吴烨脸上招呼,因为长得丑,他最看不惯的就是小白脸。

  后撤一步,早就等着他的吴烨,一个错身,结结实实一拳捶在他小腹,然后又给了他好几拳,松开他的时候,他就只能蜷缩在地上了。

  刚好跟上来的第二个,好几个王八拳被吴烨灵活躲开,凑着机会,一拳解决了。

  第三个还在迟疑的时候,被吴烨一拳砸在脸上,带着血丝的牙齿飞出来好几颗。

  一只脚踹过来,吴烨抓着对方的脚踝,往上一抬,趁着他失去平衡,一脚踢在他另一只脚上,啪,人砸在地上。

  最后一个也蜷缩在地上的时候,吴烨才拍了拍手,吐了一口气。

  长期锻炼的身手让他应付这种事情的时候,显得游刃有余,没花费多少工夫,就把几个人解决了。

  凌晨还是第一次见到吴烨这么暴力,熟练的手法和动作,和跟自己对练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凌晨感觉自己被演了。

  宁渠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没感觉错的话,吴烨比以前动作还要迅速。

  颜潸潸看了看凌晨:“有没有感觉很有安全感?”

  特别是遇到个街溜子什么的,有这种男朋友,简直放心的不行,宁渠虽然也很护着她,但是宁渠没有这种能力,她不是嫌弃,而是羡慕凌晨。

  凌晨只是微微笑了笑,安全感倒是有,不过是自己的安全感,就这么几个人,她出手也行啊。

  “刚才你们家宁渠可是一直护着你呢。”凌晨说道。

  在凌晨看来,宁渠的行为倒是很好,他一直都护着颜潸潸的。

  宁渠尬笑。

  从颜潸潸的眼神看来,今天回去要打架了。

  蹲在光头面前,吴烨啪啪拍了两巴掌他的大光头,揪着衣领问他:

  “能礼貌说话了不?能讲文明,讲礼貌了不?”

  “都特么二十一世纪了,你们刚放出来呢?还动手,你纹个九龙拉棺,你就是大哥啊?”

  一边说,吴烨一边拍他的光头。

  光头大哥:“.......”

  出门的时候没有看黄历,只想到对方是个女生,应该能“借点”钱花,本来都差点成功了,结果吴烨冲出来,就是不讲道理的一脚。

  他们有“理由”的,平时都能成功,结果今天没有成功。

  “武的你们是不行了,文的也可以,随时欢迎你们打官司,不过你们最好确认自己没问题,不然让你们弄个缝纫机乐队。”

  吴烨看着几人说道。

  拳头最大的作用,其实不是让你自己学会讲道理,而是让不讲道理的那种人,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和你讲道理。

  挨了一顿揍,几人就老老实实了。

  “说说,为什么堵人?”吴烨看着光头问道。

  “我爸没了。”光头指着颜潸潸说道:“都是因为他们医院。”

  吴烨看了看颜潸潸。

  宁渠看了看光头:“你特么要点脸吧,你爹?那特么是你不知道怎么弄来的干爹吧?都九十多岁了,手术风险告知书你没签字吗?”

  “话都不能说的晚期患者,你说是你亲爹都可以啊,人家警察都没说我们有责任,医生没告诉你只能尽力抢救吗?”

  “死缠烂打的,不就是想要赔偿吗?”

  “呸。”

  这种钱都赚?还是用这种办法?

  “你咋不买个保险呢?”吴烨问他。

  光头一愣,摇摇头,下意识的回答:“那不行。”

  尝试过了,那种办法行不通,就现在这个办法最好,已经成功了两次了。

  吴烨:“....”

  卧槽,还真想过。

  没白揍他们,这种人,挨揍不冤枉。

  明明不是医疗问题,死乞白赖的闹,息事宁人的情况肯定有,却不知道助长了这种扭曲的想法。

  颜潸潸这里,他们很不讲道理的把责任怪在医院,再加上颜潸潸又是负责人,就赖上她了,无非就是想敲诈一笔。

  吴烨也理解了,看了看几人:“想要钱啊?”

  光头哀嚎一声:“头疼,我可能脑震荡了。”

  吴烨啪啪给他两个大比兜。

  “震荡回来没有?”吴烨举着手问他。

  光头:“......”

  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换个人的话,已经怕了,他还敢打。

  “没有的话,在来几下,我有把握打的你哭爹喊娘,还验不出轻伤你信吗?”吴烨认真的说道。

  光头:“.......”

  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吴烨已经证明了,他不是他们能欺负的那种人。

  吴烨看了看凌晨,凌晨从包里拿了几叠现金给他,这是回来的时候取的,家里没有现金了,吴烨加油的时候,总喜欢用现金,不用跑到加油站里面去。

  就为了图个方便。

  “拿着啊,不是要钱吗?堵在家门口,还挨一顿揍,不就是要这个?”

  光头看着钱,有点不太敢接。

  “不要啊,不要就算了。”吴烨准备把钱收回来。

  他抓住另一边,死死的攥住,表现的很诚实。

  等到她把钱拿在手里的时候,吴烨拍了张照片,让后凌晨拿着手机,立马打电话报警,说自己被抢劫了几万块钱。

  几人傻眼了。

  也太特么不讲江湖规矩了,如同拿着烫手的山芋一样,光头直接把钱丢给吴烨。

  几人钱也不要了,直接跑了。

  看和离开的几人吴烨把钱放到凌晨的包包里,看了看宁渠和颜潸潸:“事情解决了,走吧,上楼回家了。”

  吴烨准备举报一波物业公司,安保太差了,人都跑到楼下来了,还没人出来阻止一下,业主的安全怎么保证?

  宁渠拉着颜潸潸:“本来都以为解决了,也没想到他们胆子那么大,都到堵到家门口了,我本来也想着这两天给他们弄点惊喜。”

  宁渠和吴烨几人都一样,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讲道理的时候就讲道理,不讲道理也有很多办法可以收拾人。

  这个事情,他就算是给钱了,那个钱也没有那么容易花,颜潸潸就在旁边呢,他能咽的下这口气才怪。

  “就这种人,你就不能和他们讲道理,不然他们就能讹诈你一大笔。”吴烨回答:“把他收拾怕了,他们就老实了。”

  生活里,总会遇到这种人,你越是怕他,他就越是得寸进尺,其实他很清楚你在恐惧,所以才肆无忌惮。

  至于宁渠后面怎么处理,吴烨没有问他,估计他不会这么简单就不管的。

  上楼以后,直接去了宁渠的住处,颜潸潸刚进屋,就准备去厨房宁吃的。

  “我们刚吃过。”吴烨说道。

  颜潸潸点点头:“那就当夜宵。”

  她系着围裙就去厨房了,凌晨也跟着进厨房给她帮忙。

  吴烨和宁渠对视一眼。

  “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

  凌晨没什么厨艺,颜潸潸的厨艺其实也就一般,并不是多好,她的新菜,每次吃的时候,宁渠都感觉自己和武大郎似的。

  偏偏颜潸潸就热衷于学新菜,宁渠这段时间苦不堪言。自家人知自家事,宁渠和吴烨都知道自己女朋友是什么水平。

  厨房里,颜潸潸渣着鸡翅,差不多了又加了可乐,弄得黑乎乎的。

  “凌晨,吴烨那种练武的,又特别能打,是不是.....很索德斯呢!”颜潸潸搞怪的挑眉问她。

  凌晨脸红。

  “我买了新的家电,朋友都问我功率怎么样,其实我还没有开箱,还没有开始用,所以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颜潸潸:“......”

  她算了算时间,有点疑惑的看了看凌晨:“我们当时弹了这么久,都是维也纳的会员了。”

  这话说的,人和人不一样啊。

  “我就好奇,你饭量那么大,是饿的?”凌晨问她。

  颜潸潸尴尬。

  “就是....你这样换算,你有十张以内的神仙体验卡,具体几张,就看情况而定。”颜潸潸回答。

  凌晨:哇哦。

  “那我可能不止。”凌晨若有所思。

  颜潸潸诧异的看着她。

  还不止?懂不懂神仙体验卡的含金量啊。

  “有那么离谱?”颜潸潸拿着木质的锅铲,调整了一个距离给凌晨看了一眼。

  凌晨摇摇头,接过锅铲,多调整了一段距离给她看。

  颜潸潸震惊,只感觉离离原上谱,不知道凌晨有没有吹牛啊。

  “不知道大牛好不好开。”凌晨叹气。

  没经验啊,也不知道那么好的车好不好开,颜潸潸这个表情来看,应该是驾驶体验很好了,不知道自己能拿到几张卡。

  神仙哎。

  颜潸潸:“.......”

  哇,这个女人好凡尔赛啊。

  吴烨和宁渠在客厅泡茶,厨房门关着,他们也听不到两人在聊什么,两人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估计是不会多好吃。

  宁渠熟练的泡茶,他自从开始养生以后,就喜欢喝茶了,特别是晚上要赚钱,喝茶能提神,家里屯了很多茶叶。

  不过吴烨在家,就和老吴喝了不少茶,现在已经不想喝了,吴烨只接了一杯白开水,没有喝茶。

  “下次遇到这种事情,就给我打个电话,你又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情。”吴烨认真的说道。

  宁渠点点头,颜潸潸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以前都不是她处理,这次才是她第一回自己处理这种问题,刚才几人冲出来把他们围住的还好,她都准备报警了。

  要不是吴烨及时出来,这个事情可能还有很多麻烦,好在吴烨直接帮他们解决了,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也有应对的经验了。

  颜潸潸和凌晨花了不少时间才把夜宵做好,看着颜色各异的菜,吴烨拿着筷子有些犹豫,看了看宁渠,宁渠也看了看他。

  吃了一点东西以后,吴烨就借口吃的太饱了,结果宁渠非要互相伤害。

  “吃个麻辣可乐鸡翅。”宁渠给他夹菜。

  吴烨瞪了他一眼,反手给他夹菜:“你也吃个蜜汁酸甜鸡柳。”

  宁渠表情凝固:“你来个微波皮蛋。”

  “你来个油炸小黑鱼。”

  凌晨和颜潸潸对视一眼,看了看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吃。”

  吴烨:“.....”

  宁渠:“.....”

  两人默默的吃着夜宵,吴烨预计着自己晚上要上几次卫生间。

  造孽啊。

  有个厨艺不好的对象,真的一言难尽。

  各种味道的,并不好吃的夜宵,被他们艰难的吃完以后,吴烨都喝了几口茶,在宁渠家聊了半天,吴烨才带着凌晨回自己家。

  味道一言难尽,以后还是少去宁渠家,颜潸潸又是那种很热情的人,去了她就要招待,招待就要做饭,做饭就一言难尽。

  回到家以后,凌晨回去喂狗,换了个睡衣,然后才到吴烨家里。

  “你在干啥?”看着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吴烨,凌晨问他。

  吴烨收起肚子,又放下肚子。

  “在和胃沟通,今天晚上能不能让我少去几次卫生间。”吴烨看着她回答。

  凌晨吴烨。

  颜潸潸做的东西可能味道不好,也可以卖相不佳,但是她做的特别的卫生,还是戴着一次性手套在腌制鸡翅。

  她做饭的时候,和当医生似的,很谨慎和注意细节,菜单上是怎么教的,她就怎么学,最后还创新了一下,虽然味道更不好了。

  “洗洗睡了,时间不早了。”凌晨提醒他以后,他才去楼上换睡衣。

  一人拿着一个牙刷,在洗手台刷牙,简单的小事情,却也觉得浪漫的很,也有一种小确幸。

  洗漱好,吴烨就拉着她上楼休息了。

  不过晚上的时候,吴烨感觉自己一点都不困,反而特别的精神,也不知道是不是喝茶的缘故,就是没有睡意。

  都能感觉出来,大脑很活跃。

  凌晨也没有睡着,而是和吴烨一样看着天花板发呆,

  “你是不是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凌晨转头问他。

  他今天打人的过程,凌晨都看在眼里,没有真货是做不到的,换成她的话,解决几个人还是要花时间的。

  起码没有吴烨那么快,吴烨动作太迅速了,三下五除二就解决所有人。

  吴烨挠挠头,被她发现了。

  立马摇摇头:“我就是力气大而已,也可能是他们的钱都拿去帮助那些街边乞讨的小姐姐了,所以没有什么力气。”

  吴烨觉得这个事情没有炫耀的必要。

  不过他这个说辞,凌晨完全不相信,吴烨干净利落的出手,简单有效的打击,精准无误的反应,她能看得出来,很专业。

  不可能只是什么力气大,而是有真东西的。

  “骗子。”凌晨回答:“扣一分。”

  不是吧?

  这就过分了,就那么几分而已,还要扣,这样反反复复,什么时候才能顺利毕业?

  想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不是男生啊。

  “好吧,我很能打,平时都是在让着你,把一分加上去啊。”吴烨回答。

  其实每次对练的时候,吴烨都在让着她,情侣之间,没有一定要分个胜负的道理,特别是打架这个问题。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三十打不过,四十不敢打。

  现在能打有什么用?

  “你就是在扮猪吃老虎,你还骗我,你这个骗子。”凌捶了他几下:“不加分。”

  吴烨只感觉哦豁。

  早知道就收敛点,或者让凌晨帮忙,就能分散她的注意力了,吴烨承认,那一刻他有再凌晨面前装比的想法。

  后悔了啊。

  “大宝贝,你现在才二十多岁呢,还有十多年才是老虎呢,倒是离狼不远了。”吴烨回答道。

  凌晨:“.......”

  看,他又在转移话题了,总是把话题往他感兴趣和有目的的地方拉扯。

  并不吃他这套。

  带着认真的表情,凌晨问他:“老实说,你是不是还会其他的剑法?”

  那套慢吞吞的老人剑法,凌晨总感觉不是吴烨的真实水平,不过他平时练得都是那套剑法。

  凌晨有种奇特的预感就是,自己的男朋友可能是个剑法高手。

  白衣飘飘的剑客。

  吴烨点点头,回答道:“毕竟练剑这么多年,而且我还有名师指导,肯定会其他的剑法,你想看看?”

  老头剑法,只是其中一种,单论一套一套的剑法,吴烨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会的确实是不少。

  凌晨答应一声,她确实是很好奇,那种剑光凌厉,身姿矫健,白衣飘飘,风流倜傥,肯定很好看。

  其实她想差了,吴烨在她面前,一直都不是风流倜傥,而是下流胚子。

  嘎嘎嘎笑了一下,吴烨看了看她:

  “至宝有本性,精刚无与俦,湛然玉匣中,不能绕指柔,有客借一观,爱之不敢求。”

  “观剑法之妙,得先悟剑。”

  “你要不要捂一下。”

  凌晨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了,邦邦给他两拳。

  白瞎不知道哪里抄的诗句,结果用来聊这些,真的朽木不可雕也。

  吴烨笑嘻嘻的捂着肚子,虽然有点痛,不敢还好,凌晨只是害羞,不是生气。

  “聊起这个话题的是你,揍人的还是你,你这是自己可以放火,我就不能点灯。”吴烨问她:“真的,不骗你,我儿豁,宝剑啊,不看后悔一辈子。”

  连凌晨的家乡话都飚出来了。

  凌晨:“.....”

  看个锤子看,完全没有想法,谁爱看....算了,那不行。

  凌晨撇撇嘴,说道:“弟娃儿,你再说,劳资等哈不得让你睡床你信不信?”

  我信都不得信。

  这是在内心哔哔的,吴烨没有敢说出来。

  “好吗,睡瞌睡。”看着凌晨,吴烨靠她近一些,凌晨往边上挪了一下,吴烨也跟着挪了一下。

  一直到凌晨挪到床沿边上,再挪的话,就要掉下去了。

  妖孽,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一张两米的大床,我才睡半米,你睡一米七,你是有好霸道?给劳资滚过去。”凌晨推了他一把。

  吴烨滚了一圈,窝在被子里,看着她挑眉,凌晨无奈的叹气,顺着滚了两圈,滚到吴烨的怀里。

  这个臭小子,从一开始,就根本就没打算放过她。

  抱抱睡。

  吴烨以前就有睡觉抱个抱枕的习惯,后来只是把抱枕换成了对象,有一说一,多好的抱枕,也比不上有个实实在在的对象。

  可以聊天,可以打闹,还可以打架。

  默默的数着一二三.....凌晨就发现排扣没了,然后吴烨就停好手。

  吴师傅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以后,现在排扣他现在都是秒解。前段时间,他连排扣都不知道怎么解开。

  他会不会剑法凌晨不知道,但是武林绝学龙抓手,吴烨一定是已经练到炉火纯青了。

  凌晨叹气,大权旁落。

  吴烨停好手,倒是安静下来了,他全神贯注的,脑子里都是变形,没有考虑其他的。

  “大宝贝,我现在有多少分了?”吴烨分散一丝注意力问她。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要想的远一点,不能只想到眼前,出来面前的参天大树,还有一片森林。

  凌晨想了想:“三分,本来分的。”

  被扣了一分,每每想到这个就生气,这可比其他的几分珍贵多了。

  吴烨称之为:J分。

  “宝啊,商量商量啊,一分也很重要的。或者你看,能不能给一个临时的满分卡,明天就可以无效的。”吴烨问她。

  凌晨摇摇头。

  这是特么的什么无理的要求?除非她失智,不然她咋可能答应。

  破镜都不能重圆,何况是其他的。

  “不行,说好的积分,你这是准备半途而废?这才几天时间?”凌晨气呼呼的问他。

  吴烨叹气。

  这不是几天的问题,而是爬山总会带出很多其他的负面情绪。

  当山神以后,总想当海神嘛,神龙见首不见尾,都看到首了,再想看看尾,很合理,完全没毛病。

  “不是我想半途而废,而是想问一下凌老师,类似我这种情况,这个学科,什么时候才能入门?”

  这话说的,真有水平,就是问的一言难尽。

  凌晨觉得他去秋名山的话,应该能当几年冠军,别说送豆腐,就是送牛奶都没有问题。

  “理论知识你已经学会了,就等考试,就可以拿毕业证了。”凌晨回答了一句。

  吴烨不甘心。

  他现在,就像是草原,然后落下了一个大火球,又落下了一个大火球。

  嚓,失火了。

  火势越来越大,有无法控制的趋势。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提前毕业的,我可以送礼,能不能行个方便?”吴烨问她。

  现在这种情况,大概就是:快去请龙王。

  “不行,门要走的正当,不要总是考虑紧急逃生通道。”

  没得谈。

  把山承包出去,都已经不得已而为之了。

  “那这样,未来宝宝安全饮食课程,能不能安排一下?”吴烨退而求其次。

  凌晨没说话。

  果然,临渊羡鱼,还得退而结网。

  谈判的时候,提一个过分的要求,再提一个不太过分的要求,往往不太过分的要求就能成功谈妥。

  吴烨就成功了,内心大呼:幺儿,老汉先帮你把把关。

  不过没过一分钟,凌晨就跑掉了,滚出去老远。

  “不得行,遭不住。”凌晨跑下楼。

  吴烨听到这个话,忍不住哈哈笑。

  第二天的时候。

  吴烨和凌晨都睡懒觉没有起来,特别是吴烨,昨天熬夜很晚,太阳都晒道房间的时候,吴烨睁开眼睛,揉了揉有点酸的眼睛,看着熟睡的凌晨,吴烨笑了笑。

  好歹是一直在进步,最近能感觉出来,进步很明显,其他的都还好,就是苦了牛啊。

  懒了好一会儿,吴烨才起来,准备下楼做早餐,凌晨是被他吵醒的,吴烨抽手的时候她就醒了:“几点了?”

  拿过手机,吴烨看了看手机时间,已经七点多了:“你再睡会儿吧,我去做早餐,好了以后我再喊你。”

  凌晨点点头,继续睡。

  她感觉自己都没有睡饱,昨天培训吴烨培训的太晚了,要不然也不会生物钟都叫不醒,平时的话早就起来了。

  在楼下洗漱好,吴烨开始做早餐,弄好以后,又去楼上喊凌晨。

  打着哈欠的凌晨看了看他:“帮我把扣子扣好啊。”

  点点头,吴烨把扣子扣好,把她拉起来,等她收拾好了,两人才开始吃饭,吃饭的时候,吴烨敲了敲墙壁,看了看她:

  “我有个合理的建议,要不我们把墙壁打通怎么样?”

  “喂狗的时候就方便了,而且空间还要大很多,住起来也感觉宽敞不少,而且你那边现在也住的少。”

  “还不如直接打通,连成一套房子,这样练拳什么的,都很方便。”

  吴烨罗列了很多的理由,就为了说服凌晨,如果不给她点合理的理由,凌晨可不一定会同意。

  吴烨早就想把这堵碍事的墙打掉,不过前面凌晨一直不同意,吴烨说开个门她都不肯,就是怕田甜知道了不好。

  现在没有田甜这个因素了。

  仔细的想了想,凌晨觉得没问题,犟也犟过了,现在倒是没有意见,打通也好,确实是要方便很多,就直接变成一套房子了。

  “吵架咋个办?”凌晨问他。

  两个人一直在一起住,总会闹矛盾的,凌晨第一时间考虑的是这个问题。

  吴烨笑了笑:“吵架我抽我自己,让后去哄你,让后带你吃好吃的,再培训培训。”

  凌晨:“.......”

  培训是真不行。

  遭不住。

  “你莫后悔哈,不要到时候又委屈巴巴的。”凌晨再一次提醒他。

  信誓旦旦的吴烨,根本不怕。

  已经在畅想要怎么样去布置家里,开始新生活了,他压根没有想到凌晨担心的这些问题。

  “那我这两天找人来把墙敲了。”吴烨迫不及待的就准备敲墙了。

  还准备给装修公司那边打个电话,才发现现在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还是等会儿再联系人家。

  最近好消息总是接二连三的,砸的吴烨有点晕乎乎的。

  “如果不装修,只是敲墙壁的话,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打通以后,面积也大不少。”凌晨回答:“星星能和八爷处的好吗?”

  吴烨点点头,这个事情它们没有考虑的余地,不是能不能,而是必须能,没有什么不能的,不能的话,就克服一下。

  再不行,就一个个教训,总能让它们友好和谐的变成好朋友。

  没有搞不定的宠物。

  “它们一定会相处的很愉快。”吴烨回答。

  忍不住笑出来,凌晨才发现吴烨很积极,又不能加分,不知道那么开心有什么用。

  大概知道他的想法,凌晨只是笑了笑,总是要过这个阶段的,生活里的鸡毛蒜皮,最是磨合人。

  很多人过不了这个关卡,因为习惯诧异太大,很多人过得很简单,因为性格互补,懂得互相体谅理解。

  她相信,这些东西拦不住她和吴烨,只会让感情更好,更稳定。

  “我这几天安排了。”吴烨寻思,这几天就去把这个事情办了,早点办好,早点考虑其他的。

  早就想把墙打通了,凌晨总算是同意了。

  墙都打通了,距离打通,通往心灵最近的捷径,也就是早晚的事情。

  “今天田甜要出院,我要去接她一下,晚上她妈妈可能要叫我们吃饭,你今天有没有时间?”凌晨问他。喊上吴烨,一起吃个饭,凌晨当时也答应了。

  这次出院,肯定是需要吃饭的,到时候她估计就要提起这个事情了。

  凌晨还以为吴烨不太想去,结果吴烨点点头,答应的很爽快,吃饭而已,完全没问题。

  “田甜她爸也在么?”吴烨问了一句。

  “你怕啊?”凌晨挑眉。

  田甜爸爸那种,确实是一身顶级大老板的气质,平时都不苟言笑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思考,决策。

  摇摇头,吴烨笑了笑,怎么可能会怕,就是好奇大佬而已,这种身价的大佬,全国都找不出来几个人。

  就是好奇而已。

  “就她妈妈,她爸爸又回去忙工作去了,他成天脚不沾地的,这里一个会,那里一个会,总有忙不完的工作。”凌晨叹气。

  蓝总裁其实工作也差不多的,忙的时候占大多数时候,这个身价,总是有些身不由己的情况,哪怕是不考虑其他的,毕竟有那么多员工要生活,工作,也得咬咬牙继续努力。

  吃完饭,凌晨收拾好东西,吴烨送她到医院旁边,吴烨一脚油门就跑了,好像深怕她要拉着他去医院看田甜似的。

  凌晨到了病房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收拾东西了,田甜都把病号服换了,穿了一身平时的衣服,

  住院怎么久,田甜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是,剩下的就是定期检查,然后好好调理就行了,最严重的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小雪姐,你又给我买花了?”接过凌晨递给她的花,田甜笑的很开心。

  这是凌晨在楼下买的,田甜喜欢,她每次来的时候,都会给田甜带一束花,看她开心的样子,凌晨揉了揉她头发。

  住院这么久,元气满满的田甜又回来了。

  有张楚楠和她妈妈子在,她基本上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所以这段时间又胖了不少。

  “回去得减肥了。”凌晨笑着说道。

  田甜苦恼的看着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正愁自己得减肥呢。

  张楚楠倒是说不嫌弃她,觉得胖点好,田甜还是想减肥,最好是瘦多一点,这样的话起码不会担心张楚楠嫌弃她。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都说不嫌弃,转头又开始刷美女。

  “减一下也好,确实是胖了点,减下来好看,反正你减肥快。”凌晨笑着说道。

  她自己属于那种吃不胖的体质,完全不用担心减肥的问题,反正一直都是标准身材来的。

  田甜最羡慕的就是她这个体质了,要是她也有的话,可以想吃什么吃什么,完全不需要计算多少卡。

  “总算是可以回家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住在医院了。”看着东西收拾好了,田甜更开心了。

  田甜妈看了看她,悄悄地笑了笑,还是健康的姑娘最让人放心,把行李箱的拉链拉好。

  “行了,收拾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田甜妈说道。

  凌晨把她手里的行李箱接过来,拉着一个行李箱,张楚楠也拉着一个行李箱,就这两个箱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田甜则是在前面一蹦一跳的,到了停车场以后,张楚楠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放进去,然后田甜妈坐在副驾驶,田甜和凌晨坐在后排。

  直接回家了。

  早就找家政把家里收拾好了,田甜打开门回家的时候,家里还是干干净净的,其他的都好,可能唯一闹心的就就隔壁的吴烨。

  凌晨现在已经他和在一起了,田甜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说多了就很伤感情的。

  田甜妈倒是很不满意,不管是装修也好,面积也好,还是家具也好,他都不满意,一副闺女过的居然是这种穷日子。

  凌晨默默的想到,如果她去看看自己的装修,是不是眼泪毒都要出来?

  “我把隔壁买下了,面积弄打一点,装修也重新装一下,住起来也舒服很多。”财大气粗的田甜妈妈,巴不得给她弄个大平层。

  “阿姨,隔壁不会卖的。”凌晨回答。

  她不得不说说一句了,毕竟事关自己。

  “为什么?”田甜妈疑惑。

这年头还有不要钱的人?她肯  多给,不会少给。

  “隔壁是她男朋友,您就别想买人家房子了。”田甜回答了一句。

  田甜妈:‘......’

  “那你这段时间和晨晨住,给你把房子装修一下。”

  好想拒绝这个要求。

  好在田甜并没有答应,她觉得不用那麻烦,而且吴烨和凌晨正说热恋,她不想去当电灯泡和妨碍者。

  晚上的时候。

  一家大酒店的包间里。

  田甜在吃瓜子,张楚楠在看电视,田甜妈在刷短视频看。

  凌晨接到电话,就去接吴烨去了,就吴烨没有到。

  田甜妈问了田甜一句:“晨晨这个男朋友,家里是做什么的?”

  放下瓜子,田甜和她说了一下吴烨的情况,听完以后,田甜妈脸上的微笑,立马就没有了。

  ------题外话------

月底了,求一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