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42 打一针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酒店门口。

  凌晨刚接到吴烨,顺势挽着吴烨的胳膊,两人有说有笑的进到酒店里,然后上电梯去包间里。

  进包间的时候,凌晨帮他捋了一下衣服。

  “怎么样?”吴烨问她:“是不是不太合适这个场合?”

  听到这个话,凌晨立刻摇摇头:“怎么会,简直是帅的惊天动地。”

  逗得吴烨哈哈笑。

  凌晨推开包间门,拉着吴烨进去。

  几束目光打在吴烨身上,吴烨面带微笑,保持礼貌。

  给田甜妈妈介绍他的时候,凌晨都是挽着吴烨胳膊说的:“阿姨,这是我对象,吴烨。”

  注意到这个细节,田甜妈笑了笑,感觉自己想的有点多了,毕竟人家的事情,自然有人会管,如果没有人管,那事情更没有她说什么的余地了。

  心里默默的计较了一下,多少有点小小的优越感。

  在选女婿这种问题上,做父母的还是得上心才行啊,更容易选择一个门当户对的人。

  “你好小吴,赶紧坐吧,别那么拘束。”田甜妈笑着回答。

  她笑的很和蔼,也就只有最熟悉她的田甜可以看出来,她笑容里没有什么内容,有些空。

  凌晨落在吴烨旁边,张楚楠把水倒好放在吴烨面前。

  除了和田甜有点不对付,和田甜妈不太熟悉,吴烨和张楚楠勉强算是点头之交,不过有凌晨在身边,吴烨也不是来求人的,还算是放松。

  该聊天的时候聊天,该回答问题就回答问题。

  一直在注意凌晨的田甜妈,敏锐的发现凌晨对吴烨很护着,应该感情很好,她有点不太理解蓝总裁的想法。

  自己老公就.....现在又让孩子任性。

  “小吴看着面嫩,今年多大啊?”田甜妈喝了一口燕窝,然后问道。

  吴烨一愣。

  怎么就聊到这种秘密问题上了?

  “阿姨,我是老牛吃嫩草,吴烨比我还小两岁呢,我都一直叫他弟娃儿。”凌晨笑着回答。

  田甜妈:“......”

  老母鸡护小鸡仔都没有这么护的,凌晨这个表现,生怕自己欺负她似的,田甜妈只是好奇问几句而已。

  “那挺好的,年龄差不多,感情好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凌晨看着她笑了笑,还是觉得这话多少有些违心,要是她真的这样认为,就不会让田甜去相亲了。

  田甜才23快24呢,有的是时间。

  如果不是刚好和张楚楠情投意合,田甜现在可能还在相亲路上一路狂奔,什么时候能遇到满意的都不知道。

  “阿姨眼光才好呢,一次就帮田甜找了个好对象。”凌晨夸奖了一句。

  张楚楠和田甜默默的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什么话。

  不过田甜妈笑的开心,显然对于这个事情,她很满意。

  全国能有多少家庭达到千亿这个级别?本身数量就不多的情况下,很多还是家里的老二老三才是单身,毕竟大家都养得起,不少人家里兄弟姐妹很多。

  显然和张楚楠这种独子比起来,地位和重要性都要逊色太多了,她从不少人里选出来了张楚楠,事实证明她的运气很好。

  一次就给闺女安排的妥妥当当。

  “就是他们自己有缘分,阿楠是个挺好的孩子。”田甜妈说道。

  凌晨笑了笑:“我妈也是这样说吴烨。”

  田甜妈:“......”

  这话说的,她反正是不相信的,哪怕是凌晨这个牛吹得一本正经。

  坐在凌晨旁边的吴烨,默默的给凌晨夹菜,凌晨的行为吴烨一直看在眼里,被自己女朋友保护的感觉,是一种比软饭更高级的感觉。

  就是那种:原来我在她心里,那么重要。

  义无反顾,毫不犹豫,这种词用在感情的正面向的时候,通常都能证明感情确实是特别的好。

  “小吴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田甜妈换了个问题。

  凌晨看了看吴烨,意思是你不想说我就帮你说。

  吴烨简单回答道:“就是做点小生意而已。”

  几个千亿继承人面前,吴烨确实是做点小生意而已,几个亿的小生意。

  “文娱类的?”田甜妈问道。

  吴烨摇摇头,她可能以为自己还是做凌晨他们家公司的下游行业,这话背后的意思多少有点这种影子。

  “不是,他做餐饮行业。”凌晨补充了一句。

  她可不傻,在旁边专心的听呢。

  不过凌晨并不想聊这些东西,她不是因为有什么男朋友比不上人家男朋友的感觉才不想聊,而是不想让吴烨有这种想法。

  拿上一辈人的成绩去压一个年轻人,有什么意思?

  “田叔叔还是那么忙啊?”凌晨说道。

  田甜妈:“.....”

  她可不是蓝总裁,一年有三百多天,都不一定能见到自己老公。

  凌晨这话说的也是扎心。

  吴烨默默的憋着笑,手在桌子底下碰了她一下,凌晨也碰了他一下,吴烨默默地收回手。

  “可不是,忙得很,一年到头没有好好休息过。”田甜妈叹气:“还是你们家,有一家人的样子。”

  当年,她和蓝总裁前后谈恋爱,那时候她还觉得男人就一个有事业心,一度觉得自己选的才是对的。

  现在,蓝总裁回家就有人做饭,聊天,按脚,陪着看电视。她就只能自己守着大别墅,还要担心那些狂蜂乱碟。

  “我妈和我想的都简单,感情选择大于事业选择。”凌晨回答道。

  轮到田甜妈不想聊这个话题了。

  张楚楠在旁边默默的听了半天,吴烨把原本的气氛打破以后,凌晨并没有丝毫的退让,一直在明里暗里护着自己男朋友。

  他突然有点羡慕吴烨,再看看自己对象....她都没有注意这些事情。

  “要吃这个吗?我给你夹。”田甜留意到张楚楠看自己,还以为他要吃肉丸子。

  张楚楠:“.....”

  好歹也是关心自己,他这样想到。

  田甜妈开始转移话题了,聊着其他的东西,也没有再问吴烨的情况,凌晨显然不想说那些,她也不想听凌晨说老田开什么会,那么忙。

  两人默契的不互相伤害。

  吃完东西,吴烨借故去卫生间,出去把账结了。谁也不差那点钱,她也没有明着说什么,那就是那张脸还在,还没有撕开。

  看了看账单,吴烨随手丢进垃圾桶里,没多少钱,吴烨去了卫生间。

  上厕所的时候,吴烨听到卫生间的响声,转扭过头看了一眼.....卧槽。

  看得出来,一个可怜的小姐姐,正跪在地上,求人家原谅。

  很诚恳的样子。

  吴烨知道是男士,是因为可以看到,站着的人穿的皮鞋,明显是男士的。

  吴烨啧啧称奇。

  拿着手机,吴烨拍了个照片,然后笑嘻嘻的离开,到了门口才反应过来,你特么还好意思笑。

  人家被咬了,你还在看戏,玛德,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影子呢。

  表情并不开心的吴烨出门就遇到了凌晨,凌晨一直在等他,看他一脸的不开心,还以为是刚才在包间的事情。

  “别听人家说什么,我们管好自己就行了,是不是委屈了?”凌晨问他。

  吴烨:??

  委屈....也不是因为田甜妈,而是....吴烨把手机递给她看了看。

  “确实是满腹的委屈。”吴烨回答。

  看着照片,凌晨脸红,听到吴烨这样说,凌晨拍了他一下。

  满腹的腥酸吧。

  她指了指卫生间,吴烨点点头:“你什么时候才能勇敢一点?”

  凌晨看了看他:“我否。”

  两人说着悄悄话,吴烨路过一个男服务员身边的时候,看了看他说道:“你们家卫生间的锁好像坏了,有人被困在里面了。”

  凌晨:“.....”

  弟娃儿啊,当个人吧!好好的人不做,当狗比当然人都在行。

  看着信以为真,已经去叫人的服务员,凌晨觉得如果不是吴烨和他说的有人被困,她都想吃瓜了。

  两人走的很慢,看着七八个服务员去卫生间,凌晨拍了拍他:“你太坏了。”

  吴烨笑了笑,指了指刚才结账就看到的一男一女的中年人,两人明显只是朋友,坐在休息区等好久了。

  有些时候,你不得不佩服,很多人的胆子就比你大,让你觉得不应该是人干的事情,起码人不应该。

  现实比很多东西都荒诞。

  站在门口看了看卫生间,发现一群服务员先出来,然后很久都没有人出来。

  估计是不好意思,推开包间门,吴烨和凌晨坐回位置上,他们出去了不少时间,田甜还问为什么这么久。

  凌晨没好意思说。

  吃也吃得差不多了,聊了几句以后,就离开包间了。

  柜台,准备结账的田甜妈看了看吴烨:“你这孩子,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吴烨笑着点点头,内心很清楚,已经没有以后了,估计没有机会再请她吃饭了。

  他们坐张楚楠的车,吴烨和凌晨一个车。

  不过吴烨刻意的开得很慢,然后看着凌晨说道:“去兜风不?”

  凌晨:“......”

  她兜风都喜欢去野外,吴烨这个意思很明显了,凌晨估计,去的时候好好的,不一定能回来。

  或者,回来也是要丢东西以后才能回来。

  “兜个鸭儿风,回家。”凌晨说道。

  没的谈,吴烨只好点点头,回到家以后,凌晨回家喂狗去了,吴烨开门进屋的时候,虚掩着门,果然,没过多久,凌晨就来了。

  习惯一但形成,就是一个很难改变的东西,凌晨已经习惯吴烨这个大抱枕了。

  洗漱完以后,凌晨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发消息。

  是蓝总裁发的消息。

  此时此刻,她和凌晨一样,坐在沙发上,一只脚放在地毯上,一只脚踩在沙发边缘,一只手放在膝盖上,拿着手机和凌晨发消息。

  刚才她收到了田甜妈妈发的消息,说她见到了自己闺女的对象,言语之间还谈及吴烨的家庭情况。

  蓝总裁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她是什么意思,只是回答了一句她自己喜欢就好了,钱也陪不了一辈子,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没聊几句,田甜妈就没说话了。

  她们以前就是朋友,当时她就说过,找对象一定要找个什么样什么样的,凌宇那时候比吴烨可穷多了。

  凌晨这种情况,才是正在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她是问一下凌晨,是什么情况,自己都没见到她对象呢,倒是人家先见着了,还说一大堆阴阳怪气的话。

  对象这种东西,干嘛带出去人家见,又不是吃不起那口饭了。

  行了,就是问一下,其他没什么事情。蓝总裁结束聊天。

  看了看旁边的老公,蓝总裁看了看脚趾甲:“老公,帮我剪一下啊,我处理个文件,谢谢。”

  她继续拿着手机看公司文件。

  凌宇愣了一下:“你说啥子?谢谢?”

  “不闹,赶紧的。”

  “这还差不多。”凌宇从抽屉里分门别类的工具里,拿了指甲刀,开始给她剪趾甲。

  蓝总裁看了好一会儿文件,才偏过头看了看他,凌宇在认真的剪趾甲,全神贯注的,完全没有分心。

  “老公,你有没有想过,变成田老三那种人?商海沉浮,挥斥方遒。”蓝总裁问他。

  头也不抬的摇摇头。

  凌宇把剪掉的趾甲丢在垃圾桶里,说道:“我不是那块材料,不想那种离谱的事情,再说真的到了那种程度,未必开心,我起码知道我很开心。”

  “我从来都没想过做什么大人物,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物,没有你的天赋,也没有你的热爱,成不了事。”

  “我就想守着你,守着这个家,以后帮幺儿带带娃,打打麻将,陪你一起变老。”

  “丈母娘不是一直说我没出息嘛,确实也是,这辈子最大的出息,就是把你这个大老板娶回家了。”

  “不要觉得我有什么大抱负,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是我这辈子的追求。”

  凌宇认真的回答道。

  他才是那个胃不好的人,一口软饭吃了几十年,从还是学生开始,一直到现在,胃一直没有好过。

  蓝总裁虽然凶巴巴的,但是那只是嘴上而已,其实她性格没有那么暴躁的,凌宇受过很多丈母娘的气,唯独没有受蓝总裁的气。

  她总是小心翼翼的维护凌宇的自尊心,总是明目张胆的护着他,总是经常提醒他,自己多爱他。

  “田老三比我忙多了,一年到头都不回家几次,到处飞,我还是觉得现在的日子最好,天黑有灯,下雨有伞,有家有你。”这是她的选择,也是她觉得很庆幸的地方。

  老公是条咸鱼,你可能不会崇拜他,但是会让你更离不开他。

  钱嘛,家里的钱都花不完,排除掉这个因素以后,有个温暖幸福的家,才是最让人安心的选择。

  “各家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日子,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凌宇说道。

  作为一个很佛系的中年人,除了凌晨的事情,很多事情已经不能让他那么在意了,在意的就只有那么点。

  “要是闺女死乞白赖非要和他在一起,你就不反对了?”

  凌宇点点头:“遇到一份真爱,比签一份大合同的概率低多了,之所以觉得一样,是因为两个都难遇到。”

  只要是她自己想好了,凌宇不会阻止什么。

  一方面是他自己就是这样过来的,另一方面,他觉得感情才是基础,其他的都是地面建筑。

  夫妻俩聊着天,讨论着关于孩子婚姻大事的各种可能性。

  另一边的魔都。

  吴烨的公寓里,培训的满头大汗的吴烨,看着凌晨下楼,忍不住哈哈笑。

  凌晨回来以后,就义正言辞的让他好好休息,她不想总是跑卫生间。

  “纸没有了,记得明天补一下。”凌晨说道。

  掐指一算,吴烨记得是前几天才放的,结果5000抽这么不经用,他看了看凌晨,觉得以后家里要多买点纸才行。

  “我知道了,那就休息呗。”吴烨关上灯。

  黑暗里,凌晨数次把吴烨的手拍开,最终吴烨是停好了手。

  现在休息的时候,又多了个新的习惯,就是手上不能空着东西,起码一只手不能空着东西。

  习惯了以后,凌晨也就随他了。

  就是半夜的时候,凌晨突然醒了,不是其他原因,而是吴烨已经到了鹦鹉洲。

  啪,打了一下他的手。

  黑暗里看不到她脸红的脸庞,但是力气足以证明她不平静。

  吴烨是睡着的状态,别她一巴掌打醒了。

  “咋了?一惊一乍的。”吴烨迷迷糊糊的问她。

  他根本就没有搞清楚情况,还奇怪凌晨为什么打他。

  凌晨:“.....”

  “扣一分。”凌晨回答。

  听到这个话,吴烨立刻清醒不少:“啥啊,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吧?死也要死个明白啊。”

  无缘无故的被扣分了,吴烨很是郁闷。

  “睡觉,离我远点。”凌晨警告他。

  吴烨:“.....”

  一直听说女生就像是猫,时不时就可能会犯一次神经病,没由来你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吴烨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难道说它又自作主张了?

  嗅了嗅。

  吴烨:??

  这不对啊!不应该....卧槽。

  吴烨反应过来了,自己去旅游了都不说一声,他也好奇鹦鹉洲的风景啊。

  也可能是沙漠,总要的不是有没有植物,而是门。

  错亿。

  遗憾。

  吴烨郁郁寡欢的看着天花板,感觉遗憾的不行,比当年错过战力一亿的卡片还要遗憾。

  带着遗憾睡着。

  梦里,吴烨梦到了一片扭曲的藤蔓。

  早上的时候,因为没有和吴烨一样失眠,所以她比吴烨先醒过来。

  第一时间,还是感觉不对劲。

  啊啊啊,吴烨,你个混球,你分没了。

  揪着吴烨就是一顿暴揍,凌晨脸红的和颜色笔涂过一样。

  原因就是吴烨的手指头,第一节手指一半的样子,已经变成了白色,就是和脚在水里泡的太久一样的情况,皱皱皮了。

醒过来的  弄啥呢?

  大早上的,就开始揍人,吃饭时间打老公呢?

  吴烨坐在地板上,不解的看着她:“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真的要和你吵架了,起码吵架一天那种。”

  凌晨:“....”

  丢了一个枕头给他。

  “你还好意思,有脸和我吵架,你看看你手再说这种话。”凌晨气呼呼的。

  吴烨低头看了看。

  “你不要告诉我这是....”

  “不然呢?”凌晨看着他说道:“现在不是你要和我吵架,而是我要和你吵架。”

  何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中指事件,让吴烨突然之间感觉很复杂。

  如果可以的话,换成牛哥多好,那将是另外一个场面,绝对不会吵架。

  “我错了。”吴烨回答。

  熟练掌握了这个技能以后,吴烨还是第一次使用这个技能,谈女朋友以后的必备技能。

  凌晨哼了一声,收拾好就下楼了。

  吴烨:“....”

  完了,生气了。

  在一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吵架呢,吴烨有点麻爪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样哄凌晨。

  拿着手机查了一下,吴烨看了看答案,感觉有些淡疼。

  打一架。

  打一针。

  这答案显然不合适他现在的情况,吴烨收起手机,下楼。

  凌晨在刷牙,看了看他以后,并没有理他,而是自顾自的刷牙,吴烨尬笑站在她旁边。

  “我承认错误,而且保证不会再发生这种情况。”吴烨在她旁边说道:“保证!”

  凌晨瞥了他一眼,然后把泡沫漱掉:“你就像是戏台上的老将军。”

  他也没有乱立旗子啊。

  凌晨去旁边洗脸,吴烨迅速刷牙,然后用她的毛巾洗脸,又哄了她几句,凌晨动不动来一句:哼。

  吴烨被她整无奈了。

  要是说没有哄好吧,又像是哄好了,要是说哄好了吧,又只会哼。

  难搞哦。

  我承认都是手指惹的祸,都是那鹦鹉洲太美丽太温柔....吴烨在楼上编者歪歌,凌晨在楼下呸呸呸。

  脸红的她,准备晚上在原谅吴烨,起码白天是不会的,穿着一身运动装,凌晨喝了口凉白开,平复了一下心情。

  “走吧,跑步,把狗子也带上,好久没有带它出去遛弯了。”吴烨说道。

  凌晨一直在欺骗狗子,每次都是下一次就去遛弯,要不是吴烨偶尔带它遛弯,它在家里可能都闷坏了。

  凌晨点点头,没有说话,拿着钥匙去开门,给星星戴上狗绳,把狗绳交给吴烨。

  拉着狗子下楼,进电梯的都少,生怕吴烨拉不住大狗,整的吴烨怪不好意思的,虽然解释了狗子不会咬人,人家还是不相信。

  一路到了楼下,吴烨都感觉出来,星星很激动。

  “还是得多带它出来遛弯,你听这呜呜的开心样子。”吴烨和凌晨说道。

  狗子的呜呜声,不是那种痛苦,而是开心的,天见可怜,它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下楼了,被人家的狗,每天都可以遛弯,它就只能被关在家里。

  并没有拆家想法的它,确实是有些无聊。特别是凌晨现在,回家就和任务一样,喂狗以后就跑到吴烨哪里去了。

  在运动场的时候,吴烨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跟在凌晨身边,吴烨旁边,是奔跑的开心的狗子,毛发飞扬,舌头摆动,狗脸写满了开心。

  然后它开心了一圈。

  开心了两圈,就开始累了,第三圈的的时候就已经累的更厉害了,几圈跑完之后狗子累的狗腿打颤。

  完全不像走的狗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怎么喊它都不走,带它出来遛了一次,一次性给星星遛怕了。

  最后还是不情愿的跟着他们一起离开了,因为吴烨教育了它一下,它不得不乖乖听话。

  “先去吃早餐呗,刚好让狗子也休息一下。”吴烨建议道。

  凌晨接受了这个建议,看着可怜兮兮的狗子,她有点于心不忍,毕竟从小狗就养的,养了这么多年。

  要不是它最近确实是精神不好,凌晨想着带它出来跑跑,看看效果怎么样,也不会让它累成狗。

  早餐店门口。

  吴烨和凌晨吃早餐的时候,星星它就趴在旁边的地上吐舌头,喘气很大声,看的吴烨忍不住笑,给它吃东西它都不爱吃,就顾着休息了。

  累狗呛。

  “这次遛它一次,半个月都不用再遛弯了。”凌晨吃着早餐,看着狗子的劳累模样。

  遛太狠了,它连路都不想走了。

  “以后就可以用这个办法,每次遛狠一点,让它遛弯管饱。”吴烨回答:“省时省力。”

  星星仿佛感觉到恶意,看着凌晨和吴烨两个人,又趴着继续恢复体力,它太累了。

  把狗子送回家,两人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凌晨离开不久,吴烨就在家里迎来了装修公司的人,他要准备把墙敲了再说,来的大概有四五个人。

  拿着图纸对了半天时间,抱着电脑的设计师听着吴烨的要求,迅速把第一版的设计图做出来。

  为了把两间房子的风格做到一样,吴烨提了少的要求,商量了半天,最后还是从改造变成了装修。

  吴烨给凌晨打了个电话,商量一下这个事情。

  看着好几次聊天谈合同雷厉风行的吴总,拿着手机和女朋友沟通情况,装修公司的负责人有些感慨:到底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那个直截了当的吴总,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阳台上,吴烨拿着手机和凌晨说着话:“设计图等会我发给你,就是要花一个星期改造,我们得先搬家,我那边还有套房子可以搬过去,就是简装的。”

  吴烨还有套婚房。

  他才上大学的时候,吴太太就给她买好了,也是简单装修过的,还没有住过,一直空置着,不缺那点租金,吴太太也没有租出去。

  阳光房那边不合适住那么久,不然的话也可以去那边住,不然就只能住酒店了。

  “不用,我还有套精装修的房子,你直接把东西搬过去,把房子交给装修公司就行,不过你要看着点,材料那些得注意。”凌晨说道。

  吴烨一愣。

  “合作很久的公司,这个倒不用担心,你还有套房子?”吴烨奇怪的问道。

  凌晨说自己买大G都没有钱,都放到理财里面了,但是又突然之间多套房子。

  “买了不少时间了,刚来的时候买的,一套别墅,我把房屋管家的电话给你,你和她联系就行。”凌晨说道:“我马上开会了,我还在生气,不想和你说话,你还没有哄好我。”

  万马奔腾而过的感觉,这都还要吵架?第一次谈恋爱的吴烨,在吵架这个事情上,直接懵了,他都以为没事了。

  叹息一声,吴烨又想到凌晨还有别墅,第一次体会到富家千金的威力,魔都的别墅啊,如果是位置好的那种,吊打汤臣一品那个网红楼盘。

  其实汤臣一品并没有传的那么厉害,不过也没有那么不好,反正都不是吴烨考虑的房子,他也准备以后,特别是结婚之前买一套别墅。

  结婚以后,孩子多了,还是得大房子才能住得下。

  “富姐,真是财大啊。”吴烨感慨。

  把设计图给凌晨发过去,吴烨收起手机,刚准备和装修公司的人说一下情况。

  叮咚。

  有人加他微信,吴烨点开看了看备注消息,感慨有钱人的日子无法想象,房子都有管家,这辈子还没想过住有管家的房子。

  管家是一个女生,给吴烨发了点位,电话号码,还发了一条语音,让她过去了以后,直接联系。

  凌晨也把装修意见发给吴烨了,不过能住许利亚风格的凌晨,并没有多少意见,她显然是那种不挑剔的女生,不然也不会在这边住那么久。

  凌晨的要求,就是多加实木,对于木头,凌晨好像一直没有放弃过,吴烨都想带她回老家砍柴。

  吴烨和负责人沟通了一下,把事情确定好以后,就开始准备箱子,准备搬家,风风火火的,吴烨就准备连夜搬进大别墅。

  倒是旁边,装修公司的经理,听到吴烨说的地址,羡慕的很,也说明公司的选择没有问题,大客户确实是不差钱。

  搬家就吴烨自己在弄,把小部分东西搬走,大部分不用动,并不是完全装修,更多的是改造,所以不需要那么麻烦。

  下午的时候。

花语别墅区  大G停在别墅区门口,早已等在门口的小姐姐看到后面的货车,以及大G的车牌,对比了一下手机上的照片,她又立马让保安打开闸门。

  “陈管家?”

  听到吴烨的喊声,她看了看吴烨,看着年轻的吴烨,她有点怕认错人了。如果认错人,就是个比较尴尬的事情了。

  “吴先生叫我小陈就行。”她客气的回答。

  确定没有问题,她才开口。

  认真对了两次凌晨发的车牌号,这个帅哥,无疑就是她口中的对象。

  吴烨笑了笑,这个小姐姐肯定比他大,他也没有那么不客气喊人家小陈,指了指车子:“上车把,麻烦你给我指路,我们先把东西放进去。”

  几个装修公司的人,今天来谈了个单子,顺便帮吴烨搬家了,当了不少时间的苦力。

  他们太积极了,吴烨自己都没有搬多少,都是他们在帮忙搬,最后吴烨把钥匙给他们以后,就带着货车离开了。

  算是等着改造完了,就可以搬回去,汽车往小区里开,道路宽敞,绿化众多。

  别墅区的003号独栋别墅,不是联排,不是拼叠,而是真正的独栋。

  大花园的绿色草皮面积,都是几百个平方那种,绿植鲜花相映成趣,厚重的自动大铁门打开以后,第一眼就能看到修剪整齐的花园。

  草皮,花朵,绿植,灌木,游泳池,应有尽有,停车位都是七八个。

  吴烨不吹牛的说,他真喜欢这种环境,以后带孩子踢足球,游泳,玩游戏都没有问题,门一关,蛇一抓,就可以放心不少,起码孩子跑不出去。

  “凌小姐的这套别墅,是三号别墅,花园面积六百平左右,别墅的建筑面积是1200平左右,五四三的递减,三层独栋,带两层地下室,停车位八个。”

  “房间数量有12间,二楼,三楼都有花园,房子整体是砖木玻璃结构,养护的很好,您这边立刻住进去都没问题。”

  她一边给吴烨介绍房子,一边下车,打开房屋大门,入户大门是风水门,进屋就是一个大大的鱼缸,看着干干净净的鱼缸,养着几条色彩鲜艳的大鱼。

  整个房子都是现代时尚简洁风格的装修,也就是黑白色的主体,搭配着其他的颜色,属于是大部分年轻人都喜欢的风格。

  点缀的不缺温暖,又显得很简单。

  “全屋智能,您进门可以直接唤醒智能。”管家小姐姐和吴烨说道:“主卧在二楼,我带您去看看,您带的东西不少,收纳的话我们有工作人员可以来做,需要给您安排吗?”

  吴烨点点头。

  “好的。”

  此时此刻,吴烨就只有一种感慨,凌晨,真有钱!

  高级装修材料,全屋名牌家具家电,二楼又是另一个装修风格,全是凌晨最喜欢的实木装修特别是主卧,一百来平的主卧,吴烨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卧室。

  简单来说,就是韦小宝都够用了。

  原木大床,衣柜,地板,桌子,吴烨简直无法吐槽,凌晨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喜欢木头,而且是原木。

  又去阳台看了看花园,吴烨把东西搬进屋,几个女生进来帮忙收纳东西,除了贵重物品,其他的都是她们弄好的。

  “那个车是什么情况?”吴烨指着刚开进来的车问道。

  “米面粮食,调料香料,蔬菜水果,鸡鸭鱼肉等等,因为您刚搬家,您自己准备的话,难以避免麻烦,我们就直接送过来了,您需要什么直接挑选就好。”陈管家说道。

  她把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吴烨什么都没有操心,这些事情,早在吴烨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考虑到了。

  专业。

  不愧是敢挂个管家的名头,现代的管家可不好做,需要掌握很多技能,基础的就是财务,金融,礼仪,厨艺等。

  一个管家,不只是能帮你管理行程,还能帮你赚钱,防止你破产。国外的管家学校出来的新人,都是很多富豪抢着的人才。

  安顿好了。

  客气的送走陈管家以后,吴烨就躺在大大的沙发上,看着简洁的吊灯,有些发呆。

  突然才发现,凌晨有钱的很,

  远处的漫客公司。

  凌晨听完收到的语言,悄悄的笑了笑,想来吴烨应该很吃惊。那栋别墅她虽然没有住过,但是花的钱不少。

  住富力那边,是因为距离公司不近,再加上大房子一个人住,感觉空空荡荡的,凌晨就没有回来住过几次。

  “那么大个床,看你还睡觉不规矩。”凌晨自言自语。

  又想到不知道今天晚上吴烨会做什么吃的,凌晨拿着还没有处理完的文件,默默的加快了效率。

  虽然还在吵架,虽然还没有原谅他,但是就是想回家了。

  冤家啊。

  “不弄了,明天在来处理,先下班回家。”凌晨关了电脑,开始收拾东西。

  锁好门,把东西交给秘书,凌晨就离开公司了。

  夏竹看着只有一半的文件,忍不住摇摇头叹气,凌总现在的效率,已经越来越低了,一起的时候,肯定是要把文件做完才会离开公司。

  现在每次到点就离开公司了。

  看了看隔壁的副总办公室,夏竹有些同情升职加薪的副总了,每天都加班到很晚,而且公司很多琐碎的事情,都是她在办。

  这是给老板分担工作啊!老板就去顾着谈恋爱去了,没有恋爱的时候,凌晨可没有这么积极的回家。

  看的夏竹都想谈恋爱了。

  吴烨和凌晨忙着搬家的时候,黄原在汽修厂里修车,隔壁的游小鱼拿着一个食盒,放在一边以后,就默默的离开了。

  黄原拿着工具的手停顿了一下,叹了叹气。

  他继续拿着工具修车,把最后一点点弄好的时候,才丢下工具洗了洗手,打开食盒看了看,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

一边吃东西,看着外面的夕阳,黄原有些迷茫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游小鱼,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对待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拦住了一样,让他很多东西说不出口。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