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43 劳资信了你的邪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凌晨的大别墅里。

  吴烨躺在沙发上,退出大老师的教育课,看了看时间。

  “嘶,大老师的课,果然容易让人忘记时间。”吴烨把手机丢开。

  专业的老师,往往能让人学习到更多的只是。

  看了看落地窗外已经开始暗淡的天气,吴烨把灯全部打开,让后才打开冰箱看了看今天吃什么。

  “八爷!”吴烨喊了一声。

  鸟架子上的八爷正在梳理自己的乌黑羽毛,听到吴烨叫它,它偏头看了看吴烨:“爷爷在此。”

  吴烨:“....”

  养个嘴臭的八哥,真的是一件特别考验人忍耐心的事情,比如八爷时不时的说话就很让人想炖了它。

  吴烨从冰箱里拿出一只鹌鹑,举着晃了晃让八爷看到。

  “你刚才说什么?”吴烨问它。

  八爷看着干干净净的鹌鹑兄弟,仿佛看到了自己,它作为一只很怕死的鸟,八爷一只很会审时度势,很会谄媚。

  特别是吴烨举着鹌鹑晃动,它有种和吴烨看恐怖片似的感觉。

  你不要过来啊。

  “大哥,开玩笑,别当真。”八爷飞到他肩膀上。

  八爷很从心的。

  遇到不可抗力的时候,就很没有鸟格。

  吴烨转头看了看它,八爷也看了看他,不过八爷不会嘿嘿嘿,只会:“桀桀桀桀桀...”

  这是看动画片学的。

  还会说:原来你也怕蓝银缠绕。

  很无语,但是它总会学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吴烨把鹌鹑靠近它,八爷立马就飞起来,打呼:“雅蠛蝶。”

  属于是不是什么正经的好鸟。

  不过它学的很杂,看人说话会模仿,看动画片也会,再加上它很聪明,学了一身乱七八糟的本事。

  吴烨准备做个烤鹌鹑,想着八爷也是鸟,有些残忍了,吴烨就换了一个菜。

  厨房的灯光刚刚好,足够明亮,也不刺眼。

  八爷站在吴烨的肩膀上,开始了一场互相不理解,但是很和谐的对话。

  连夜搬进大别墅,感觉一言难尽。

  房子太大了,空空荡荡的,楼上黑漆漆的,吴烨都没有什么上楼的想法,地下室更不想去,想到地下室,就能想到各种恐怖片。

  其实就是怕。

  白天的时候还好,吴烨刚搬进来还没什么感觉,到了下午的时候,吴烨就把一楼客厅的灯全部打开了,然后把八爷喊过来聊天,星星也在他旁边。

  胆子小的人,就是这样,逊得一匹。吴烨老丈人就不怕,自己住大别墅半个月都没问题。

  “傻狗,沃德发。”八爷站在吴烨肩膀上,看着地上的狗子,骂它。

  星星听不懂,也没有理会它的挑衅。

  最开始它想把这个黑漆漆的鸟,一巴掌拍下来,不过吴烨和它友好交流了一下,它就不再搭理八爷了。

  人家有靠山。

  它家山,都被人家.....靠了。

  “傻狗,你外公在此。”八爷继续欺负它。

  吴烨拍了拍它。

  以后都不让他看大剧了,要是看了其他的,它还不知道会学些什么东西。

  八爷才转过身,尾巴把吴烨划了一下,偏着头看了看吴烨:“大哥,干啥,教育孩子呢。”

  教育个嘚。

  自己都缺教育,还教育人家狗子。

  “不要欺负星星。”吴烨说道。

  八爷似懂非懂:“桀桀桀....好。”

  吴烨叹气。

  这特么声音真的会有人跟着学,简直了。

  把菜切好,吴烨开始点火炒菜,八爷飞到旁边的冰箱上,它有些怕锅和火。

  看着青椒炒玉米,八爷一直盯着锅里,它有些好奇,炒菜的味道,一直都是吃生的,还没有吃过炒菜。

  “瞅啥呢?”

  “大哥,给我来口。”八爷看和吴烨炒好的菜,又飞到他肩膀上,想吃一口炒玉米。

  忍不住笑了笑,吴烨看了看青椒烩玉米,让后摇摇头,用盘子盖起来保温。

  八爷嘴馋,吴烨没给它吃,它有些失望。

  顺开大冰箱,把玉米掰了两颗下来:“给,吃口这个。”

  八爷不吃这个,嫌弃的把他手推开,看了看吴烨手里的玉米跳开一点,看着盘子:“大哥,我是沙比不?”

  你可以是。

  养的鸟太聪明也不好,特别是这种会说话的动物,有点成精的感觉,反正朋友看到它的第一时间,都是觉得它像个小妖怪。

  离谱是离谱了点,不过养着挺有意思的,没敢给它吃炒的,吴烨给它整了一碟子面包虫,这是它最喜欢吃的东西之一。

  一口一只虫子,八爷幸福的桀桀桀笑。

  “哥,你喂我老婆有没有?”平时八爷最关心的几个事情之一,这个就是其中之一。

  已经开始孵蛋的八哥,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孵出小鸟,转眼之间,八爷都是鸟爹了。

  吴烨叹息。

  “你老婆倒是喂了,我老婆还没有喂呢,你别打扰我做饭。”吴烨说道。

  这个点,凌晨都要回来了。

  早点做好饭,吃完饭早点休息,吴烨发现自己手喜欢自作主张以后,就喜欢上了晚上。

  早上他是没希望了,只能晚上了,具体晚到什么程度,就看情况了,近期估计是没有希望了。

  早晚都是....咳咳,不怕。

  八爷好心的叼了一条面包虫,放在吴烨手上:“大哥,吃。”

  吴烨一哆嗦,锅铲都差点没有拿的住,差点被它整出心理阴影了。

  抖了一下,虫已经到锅里了,看着锅里的面包虫,吴烨很无语的看了看它,豆腐里的麻婆都想跳起来打它了。

  一道菜没了。

  “我想说我谢谢你了。”吴烨洗锅炒其他的菜。

  “客气了大哥。”

  它偶尔也会叼一点虫子什么的回来,和吴烨说很好吃,给他分享美食,不过吴烨无福消受,倒是给它买了很多吃的,比如蜂蛹,面包虫等等。

  养它,吴烨还是很认真的,没有敷衍到只给它吃米。

  “我不吃虫子,我是人,不是鸟,你才是鸟。”吴烨看了看它:“你自己吃吧。”

  动物也会表示自己的感情,星星会每天在门口等凌晨,八爷会往家里带虫子。

  开始炒菜了,八爷又飞到冰箱上:“么么哒。”

  还准备说什么,吴烨就发现汽车灯光亮起来,车开进院子里了,大概是感觉到了什么,扒拉不开门的星星,摇着尾巴在呜呜叫。

  一边扒拉门,一边呜呜的看着吴烨求助,这个风水门,不再是它可以随意扒拉开的门了,它有点焦急。

  听到熟悉的汽车声音,它就知道是凌晨回来了。

  没多久,门被打开了,凌晨刚开门就看到星星在门口摇尾巴,热情的欢迎它回家,弯腰揉了揉它狗头,凌晨换好鞋子,看着灯都被打开了,还放着音乐,凌晨绽放了一个奇怪的笑容。

  把钥匙和包包放好,凌晨踩着拖鞋,背着手,蹦蹦跶跶的到了饭厅,揭开盘子看了看,又偷偷地拿了一块肉,吃完还嗦了一下手指。

  可可爱爱的。

  看着吴烨系着卡通围裙,凌晨和那些下班看到妻子在做饭的老公一样,给了他一个拥抱。

  吴烨感觉被撞了一下,过分啊。

  “撞疼我了。”吴烨回答。

  凌晨:“.....”

  屁,那特么明明就没有骨头。

  凌晨用力箍了他一下:“创死你。”

  吴烨忍不住笑起来,撞得太过分了:“有本事你再撞我,你看我怕不怕。”

  退后两步,凌晨站在她旁边,背对着橱柜,两只手撑着大理石,给他一个搞怪的表情。

  女朋友太可爱,真的是拿她没办法。

  “乖乖汤好了。”凌晨温柔的说道。

  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乖乖,吴烨感觉浑身过了一遍电。

  太温柔了哇。

  真好听,就和用软软糯糯的普通话喊宝贝一样,就是那种磁性温柔的声音,拖着尾音喊宝贝。

  “再来一遍,刚才没有听清楚。”吴烨说道。

  还想听一下。

  笑着看了看他,凌晨凑到他耳边,用特别特别温柔的,特别特别磁性的御姐音说道:“嗯”

  偶买噶!

  这这这.....这也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吴烨愣愣的看着她,就感觉脑子有点宕机了。

  众所周知,男人对于单音节的语气词,毫不感冒,但是对于连在一起的语气词,又特么扛不住。

  这个尾音,就很灵性。

  “我们商量商量,你看看能不能再加个啊,哦,然后连贯一点,我看看效果怎么样。”吴烨说道。

  凌晨咬着嘴唇,摇摇头,她现在是最喜欢看吴烨这个表情了,觉得太有意思了。

  就不能忍这种挑衅。

  “哎哎哎.....你不要冲动啊,泥奏凯....wu...”

  两分钟以后,吴烨擦了擦嘴,看了看脸红跑开的凌晨。

  小样。

  就不能惯着,还敢撩他,一点代价都没有怎么可能?作为一个男子汉,自己对象,能惯着就惯着,不能惯的一定不要惯。

  也就是没到时候,要不然不吃饭了,也要打她一顿。

  把最后一个汤做好,嗯,有点超过时间了,吴烨把饭桌上的盘子揭开,看了看沙发上的凌晨,她立马就跑过来了。

  “拿筷子吃饭了。”吴烨说道。

  晚饭时间,两人坐在椅子上,吴烨坐在她对面,凌晨看了看开着的灯。

  “房子大了,是不是感觉有点空?不太习惯?”凌晨没有问他是不是连地下室都不敢去,也没有问他为什么都把灯打开了。

  人艰不拆嘛。

  对于这个情况,她是可以理解的。

  看吴烨连卫生间的灯都打开了,凌晨就知道他肯定是胆子小,吴烨那点小胆量,并不比他的酒量大多少。

  酒量和胆量都拿去喂牛了。

  “确实,两个人住的话,感觉住不出来人气,还是得家里人多的那种家庭,住别墅才好。”吴烨完全能感觉出来,就他们两个人,住起来空的厉害。

  如果有七八个人口的家庭,孩子楼上楼下乱跑,客厅有人聊天,就完全感觉不到空。

  但是他们只有两个人,住这种不加地下室,都是一千多个平方的房子,确实是大的太多了。

  凌晨笑嘻嘻的看着他:“隔壁那栋,就有十多个人。”

  吴烨:??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隔壁是空房子吧?哪里来的十几个人?

  “嘿嘿嘿,吃饭吃饭。”凌晨也不是说,只是笑了笑。

  啥意思?

  笑的这么阴间,吴烨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本来她回来以后,吴烨就不怕了,凌晨在,的时候吴烨真没怕过,他就像是那只在主人怀里的泰迪,放在地上就不敢叫了,抱着的话就敢狂吠。

  “这套房子也空了好长时间,以前后面花园那个位置,其实有两个坟来着......”凌晨胡编乱造。

  话还没有说完,看着吴烨默默的离开座位,走到她旁边坐下。

  凌晨忍不住哈哈笑,主要是他离得远了,凌晨故意说的:“逗你的,你一个大男人,搞不懂你为什么胆子那么小。”

  没有说话,吴烨招手把星星喊过来,让它趴在自己边上,听说黑狗可以辟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管它是不是能辟邪,吴烨觉得都让它在旁边比较好。

  注意到吴烨的这个行为,凌晨笑的更大声了。

  “我不是胆子小,我就是对未知保持谨小慎微,保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而已。”吴烨回答:“那不是胆小。”

  可能是没有,只是想象出来的,但是架不住会恐惧。其实是自己吓自己,不过胆子小的人,这个天赋简直是点满了,想象力特别的丰富。

  “死鸭子都没有你嘴硬。”凌晨忍不住吐槽,吴烨特别会嘴硬,胆子小就胆子小,还不承认。

  她都不知道,自己要是出差的话,吴烨怎么办?自己一个人可能都不在这里住,肯定要去其他地方休息。

  有个胆小鬼男朋友,除了能让她多点保护欲,还感觉吴挺可爱的。男生感受女生可爱,多半是动作和表情,女生觉得男生可爱,多半是性格。

  吃完饭。

  吴烨第一时间就把狗子喂了,这几天要和狗子打好关系,养狗千日,用狗一时。狗子有点受宠若惊的看着大鸡腿,第一次觉得吴烨不是个畜生。

  鸡腿,鸡胸肉,水果,蔬菜,脆骨,还有狗粮的豪华大餐,直接把狗子收买了。

  “好好吃,吃饱了晚上记得帮我守门。”吴烨说道。

  打的一手好算盘的吴烨,听到凌晨的笑声,转头看了看她,

  “我就笑笑,不说话。”凌晨回答。

  胆小就应该被鄙视吗?他只是胆小而已,又不是牛小。

  瞪了她一眼,凌晨完全没有当回事,而是自顾自的洗碗,吴烨擦着灶台,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收拾好厨房,凌晨就去楼上了。

沙发上的  跑哪里去了?

  假装淡定的等了半天,凌晨都没有下里下来,吴烨有点坐不住了。

  “星星,你去看看你主人在干啥!把她拖下来,算了,我和你一起去吧。”吴烨站起来,拉着星星的项圈,在它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拉着它上楼。

  白天看过以后,吴烨就没有再上过楼。

  楼梯间,凌晨刚下楼。

  “啊!卧槽。”吴烨刚上楼,就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给他吓了一跳。

  退后好几步,靠着楼梯的转角墙壁。

  敷着面膜的凌晨:“....”

  至于吗?

  “槽什么槽,是我。”凌晨伸开楼道的灯。

  才发现她是敷面膜,换了一身白色的睡衣,吴烨松了一口气。

  “大晚上的,能不能换个颜色的衣服?”吴烨看了看她:“这也太素了。”

  没搭理他,凌晨直接把衣服递给他。

  “愣着干啥,走,带你去蒸桑拿去。”凌晨回头说道。

  地下室的面积很大,凌晨直接弄了个休闲娱乐的地方,一直很少用,准备带吴烨体验一下,最下面一层地下室,还做了游戏房间。

  田甜给男朋友准备的,是鞋子,是手表,她给男朋友准备的是梦想。

  最高级的游戏设备,除了电脑,还有飞机的,汽车的模拟器,还有各种名义拆开的限量版乐高,游戏,K歌,看电影,桑拿。

  她特意没有让管家告诉吴烨,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吴烨被她带到地下室,看完了几个房间以后,吴烨确实是惊喜的给她一个大拥抱。

  太奈斯了。

  他不玩游戏,不妨碍他喜欢玩汽车模拟器,吴烨一直挺喜欢的。

  “喜欢吧,这是朕给你打下的江山。”凌晨挑眉。

  吴烨已经决定了,明天不去上班了,要玩物丧志一把。

  又去蒸了汗蒸。

  并不大的房间里,吴烨靠着椅子,因为汗蒸而一身汗,凌晨也是,不过她坐在吴烨对面,凌晨一身睡衣因为汗水贴着皮肤,头发也因为汗水贴着头皮。

  她直接扎了丸子头,因为汗蒸显得脸色红彤彤的,有些娇憨。

  “坐过来聊聊天啊。”吴烨说道。

  凌晨摇摇头:“不想,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吴烨准备过去,凌晨就躲开了。

  这一瞬间,吴烨有些羡慕杨广,抓到就可以嘿嘿嘿。

  “我都不怕,你怕啥,勇敢一点。”吴烨鼓励她:“你刚回家的勇敢劲儿去哪里了?”

  凌晨尬笑。

  刚才就是突发奇想而已,想看看吴烨是什么表情,现在可不敢。

  其实吧,有时候她还希望吴烨勇敢一点,不过谁都是大姑娘上轿,都在互相试探。

  吴烨还希望她能当个骑士呢。

  “夫唱妇随,四舍五入我也是个胆小鬼。”凌晨破罐子破摔。

  吴烨无语了都。

  “你过来嘛,我就和你聊聊天。”吴烨说道。

  开始使用惯用的伎俩。

  这话,好像男生都已经铭刻在骨子里了一样,到了特定的场合,都不需要学习过,自然的就能说出来。

  “咦,劳资信了你的邪,你以为我是二十岁的小姑娘啊?”凌晨无语的看了看他:“你是不是还有一句,我就蹭蹭?”

  早就了解了很多东西的凌晨,看过的很多女生总结整理的情况以后,早就知道吴烨是什么想法。

  几千个女生的调查问卷显示,百分之七十的男生,都会说这句话。

  吴烨:“....”

  屮,怎么什么东西都能在网上查到?

  这种自己在第一层,对象在大气层的感觉,让人特别的郁闷。

  “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我和他们不一样的。”吴烨回答。

  这话,凌晨也知道。

  男生最常用的话之一,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不是那种想法。

  “你们男生吧,道歉就是我错了,哄人也是我错了,做错事情还是我错了。”凌晨侃侃而谈:“但是吧,这个事情呢,总能想到那么多办法和话术。”

  “由此就可以得出结论,哄不一定是好好哄,但是打架一定很认真。”

  “对吧?弟娃儿!”

  哎,不聊这个了,没意思了。

  “也就是我没有什么定力,要不然你信不信我能急死你。”吴烨说道。

  真要是有那个定力,吴烨觉得她能愁的不可开交。

  对,就是不可开交。

  凌晨:“....”

  这个假设,还能让自己找回自信心来了?

  开玩笑,就是吃你没有定力,就是知道你没有定力,不然的话都和颜潸潸咨询有没有合适的医生了。

  “我就吃定你没有定力啊。”凌晨挑眉。

  昂着头看了看天花板,吴烨才对她笑了笑:“行,到时候我帮你请半个月的假,你就好好在家待着吧。”

  打架只会迟来,绝对不会缺席,早就严阵以待了,只是等一个机会而已。

  “你就吹牛吧。”

  “我可不会,你才会。”吴烨回答。

  凌晨:“.....”

  这话,又让她想到了那天的时候,在卫生间跪求原谅的人。

  给他一个白眼,凌晨站起来:“差不多了,上楼休息了。”

  蒸一下,主要是放松,助眠的,一直蒸着聊天,就不是放松了,如果两个戏台上的老将军似的。

  凌晨把大毛巾递给他,吴烨扭了扭脖子:“听说桑拿会减少寿命,但是有效的寒冷可以增加健康。”

  凌晨倒是第一次听说,不知道吴烨在哪里听来的。

  “这样说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家搬到南极去?或者北极,你怕是不知道那边生活的人,因为食物缺乏和营养不良,只能活到50左右。”凌晨回答。

  吴烨笑了笑。

  拿着毛巾帮她擦了擦汗水:“倒不是怕没吃的,就是被子可能不够用。”

  凌晨:“......”

  她还认真的考虑了一秒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龙王。

  不过转瞬间脸红了,考虑这个干啥?

  回到客厅,狗子在窝里看着他们上楼,鼻子嗅了嗅,总感觉吴烨和凌晨有什么不一样,狗子很是疑惑。

  吴烨准备关灯。

  “晚安星星,晚安八爷!”心情不错的吴烨还和它们打了个招呼。

  “大哥,走光了。”八爷提醒他。

  听着凌晨的笑声,吴烨关好灯,小跑上楼。

  回到主卧里,转身关上门,凌晨早就窝在被子里了,在拿着平板在看电影,她在看恐怖片。

  吴烨时不时的竖着耳朵听,然后又不敢一起看。

  注意到他的表情,凌晨拍了拍他:“别怕啊,来,我带你一起看,没事的一点都不吓人,假的要死。”

  凌晨试图把他骗过来。

  根本就不相信,吴烨戴着耳机,点开音乐播放器。

  他不来,凌晨就靠过去,在他旁边看,吴烨最终还是上了她温柔的大当,没看几分钟,吴烨就把平板关了,感觉好恐怖。

  凌晨则是面无表情看恐怖片,最吓人的时候,她反而会忍不住笑,感觉就像是看喜剧片似的,对人家导演一点尊重都没有。

  把平板放在一边,吴烨安静的看着她。

  “我还以为你今天回来,我还得哄哄你呢。”

  凌晨眨着大眼睛,才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就顾着回来能见到他了,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忘记了。

  “你以为,我这种女朋友,大度的很。”凌晨开始王婆卖瓜。

  点点头,吴烨被她蒙蔽了,他是真得以为凌晨很大度,很会理解人,也很好哄。

  “你说,以后我们结婚了,会不会因为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吴烨问她。

  这会儿,吴烨倒是心无杂念的,就想好好和她聊聊天,聊聊未来,聊聊以后,总感觉这样安静的聊天,也很好。

  他不知道,每一个谈恋爱的人,都有这种情况,也有这个时刻。

  不过人家通常都是....事后聊。

  而不是事前聊这些。

  “为什么要吵架?直接把鸡毛蒜皮解决不就好了。”凌晨不觉得大事情都能解决,会解决不了小事情。

  没什么事情是钱解决不了的,特别是两口子都有钱的情况下,去过解决不了就再花点时间和心思。

  “如果父母有矛盾呢!”

  “你傻啊,多生几个娃,让他们带,他们就没时间想其他的了,一切的问题,都来自于想法太多,没有时间有想法就好了。”凌晨回答。

  “如此浩大的工程,我觉得我们是不是现在努力比较好?”

  听到这个话,凌晨就没有打理她了。

  不过吴烨牛脾气上来了,凌晨都能感觉到。

  “大圣,能不能收了兵器,讲讲道理。”凌晨叹气。

  吴烨尬笑。

  这个还真不能做到如意,这是不如意的版本。

  “菩萨,你的五指山呢?你不要惯着它。”吴烨问她,

  凌晨:“......”

  这特么是什么话?

  “劳资不得五指山,而是你这是把我当妖怪了吧?”凌晨回答,理他远了一点。

  吴烨笑出声。

  转身躺平,看着窗外照进来的点点月光,吐了几口气以后,吴烨看着天花板。

  凌晨推了他一下:“弟娃儿,我是你的白月光还是朱砂痣。”

  “你是我的太阳,只有唯一一个。”吴烨想也不想的回答。

  笑嘻嘻的凌晨给他一个木马。

  “所以我当后羿的机会都没得。”吴烨补充。

  凌晨:“......”

  感动早了。

  “睡瞌睡,劳资信了你的邪。”凌晨气呼呼转身睡觉。

  吴烨忍不住笑。

  不过睡觉之前,凌晨还是和吴烨讲了一下大道理,吴烨觉得道理是大道理,就是一次讲两个道理,有点消化不过来。

  睡觉之前,吴烨看了看时间,才十点不到,不知道为什么,睡觉的时间越来越早了。

  不过他们休息的时候。

  洛白带着白菜,刚进电影院。

  一路上,东张西望的白菜,好奇的看着环境。

  白菜是第一次来电影院看电影,以前都没有来过,觉得有点贵,现在是钱包胀了,赶来看看电影了。

  不过她是一路懵懵懂懂的跟着洛白,亦步亦趋的生怕把自己弄丢了,到了放映厅以后,洛白找到椅子,让她坐,她才坐下。

  捧着一桶不便宜的爆米花,坐在不知道是不是她的位置上,看着大屏幕上的广告。

  电影还没有开始,洛白把纸巾放好。

  他们看的催泪电影,洛白一直觉得,如果想知道一个女生有没有同情心,善良与否,是否对苦难有共情,就带她看催泪电影。

  “你太小看我了,我缝针不打麻药都没哭。”白菜说道。

  还没有来之前,洛白就说,看电影怕她哭,提前准备好纸巾。

  白菜却不觉得自己有那么逊。

  “看了才知道,真要是难过,我把肩膀借给你。”洛白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白菜摇摇头,才不傻呢。

  笑了笑,洛白拿着手机看了看老爹发来的消息,问他最近在干啥。

  在追一个很喜欢的姑娘,在看电影。洛白打字回答。

  好几秒以后,老洛才回消息。

  追???

  看着好几个问号,洛白有点无语。

  虽然他爹也知道他是个渣男,但是那不是练习嘛,现在遇到喜欢的,知识不就派上用场了,知识投入虽然花钱,但是只是换个方式陪伴你。

  真心的那种,不是开玩笑的,可以的话,就是结婚的那种。洛白回完消息,看了看吃爆米花的白菜,然后把她的照片给自己爹发了一张。

  又是间隔更久的好几秒。

  看照片就知道单纯,没想好就不要伤害别人,想好了就努努力,真谈了,带她回家吃个饭。老洛发消息。

  回了个表情包,洛白收起手机。

  “在看什么呢?”白菜问他:“有小姐姐找你?”

  听出她的试探性语气,洛白笑起来。

  “一个中年人,问我有没有女朋友,说什么要把闺女介绍给我,你帮我看看,这个女生怎么样!”洛白一边说,一边注意白菜的表情变化。

  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来,白菜的表情有变化,有些失落和难过,不过才一瞬间,就被她掩饰起来了。

  接过洛白的手机,白菜还没有看就先来了一句:“我帮你看看,挑个好媳妇儿。”

  低头一看消息,白菜就愣住了,让后迅速脸红起来。

  “怎么样?合适当媳妇儿吗?”洛白问她。

  白菜:“......”

  这可如何是好?

  才刚刚挖好坑的洛白,看着她跳到坑里。

  “电影开始了。”刚好开始的电影,让白菜找到了一个转移话题的好办法。

  把手机还给洛白,白菜若无其事的看着电影,要不是耳朵和脸都红得厉害,她倒显得正常,就耳朵红得太厉害,表示着她也不平静。

  这是洛白很直接的在她面前表露心迹,表露自己的想法。

  看她转移话题了,洛白也不再多问。

  而是开始看电影,像这种喜剧夹杂着悲剧,让人时哭时笑的的电影,白菜是看的津津有味的,辣么大的屏幕看电影,对她来说简直太棒了。

  特别是很搞笑的情节,白菜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看电影,简直奈斯。不过第一个悲剧场景开始的时候,白菜就没忍住。

  眼泪哗哗往下掉,撅着嘴唇,可怜兮兮,梨花带雨的,洛白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哭,一直以为她是女侠来的,结果......高估她了。

  “好可怜啊,洛哥你都不哭?你有没有良心?”发现洛白都不难受,白菜还批判了他一句没有良心。

  多感人啊。

  洛白:“......”

  他是看这种电影看多了,没有那么容易哭而已,拿着纸巾,给白菜擦了擦眼泪,洛白默默的笑了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哭呢,以前都是见你笑。”

  平时的时候,很难见到白菜难过的,大部分时间,她都是乐观的,都是带着笑容的,有点乐天派的样子。

  因为在电影院里,洛白说话的时候,超级小声,又是在白菜耳朵边说的,白菜有点脸红,拿着湿纸巾擦了擦眼泪。

  白菜的伤心其实没有持续多久,看着屏幕上笑料百出的画面,白菜又没忍住笑起来,忍的很辛苦。

  特别想笑出声来。

  笑了没多久,又开始哭,哭了没多久,又开始笑,最后实在是没忍住,笑出声了,鼻涕泡都笑出来了。

  洛白目瞪口呆。

  白菜一脸呆滞。

  特意涂了点大宝的白菜,没想到自己会出这种糗,瞬间,白菜感觉自己涩死了。

  换个星球生活吧。

  眼泪花都还在,但是出戏的鼻涕泡却那么显眼,目瞪口呆的洛白,这次是真没忍住笑。

  哈哈哈。

  听到洛白的笑声,白菜脸红的和辣白菜似的,迅速拿过纸巾,白菜擦干净鼻涕泡,也不看他,感觉太不好意思了,这个场景,白菜尴尬到想抠出三室一厅躲进去。

  洛白没在看她,知道她感觉尴尬。

  一直到看完电影,两人看完电影以后,洛白拉着她的手,离开位置:“有点暗,我拉着你。”

  白菜:“......”

  她视力因为很少看手机,还保持在5.0,这种灯光下,怎么可能看不到?

  不过白菜没有反驳,而是任由他默默的拉着,可能是已经不是第一次拉拉手了,白菜多少有些习惯了,洛白一直出了电影院,也没有放手。

  白菜也一直没有说什么。

  出了电影院以后,白菜看了看手机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她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有点手足无措。

  “我送你回家。”洛白知道她要说什么。

  白菜点点头,越发觉得洛白会理解人。

  一直把白菜送到距离住处不远的地方,洛白才问她:“你觉得刚才那个姑娘怎么样?”

  白菜:“......”

  她认真的看了看洛白。

  “我家穷,远,我就是个粗鲁丫头,没有别人的秀外慧中,也没有别人的苗条身材,更没有多漂亮,一身的野蛮劲儿,一脑子的土气想法,我和这个城市格格不入,但是我不希望你是喜欢这种格格不入。”

  “我没有那么自信,对很多东西都是未知的,我只知道,门不当户不对,不一定能有个好结果。”

  “你应该更合适那种聪明,漂亮,身材好,家世好,知书达理,温柔大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贤内助,而不是我这个野丫头。”

  “我无非就是拼个竹篮打水,不是我觉得怎么样,而是你应该好好想一想,你要怎么样。”

  “想好了以后,和我说就是了,我是个直来直去的人,不懂那么多弯弯绕绕,我妈只教过我几个字:从一而终。”

  白菜说完话以后就下车了,想了想,又回头告诉他:“开车注意安全。”

  洛白点点头。

  目送她离开,直到她的背影,隐没在密集的老楼里。

  点上一支烟,洛白吐出烟雾,看着不远处的富力广场,哪里灯火通明,和这个黑暗的老楼显得格格不入。

  洛白想着白菜说的话,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哪怕是在感情选择上,白菜还是那么的不自信,甚至做好了以后会分手的准备在一起,和其他人一样,其他人是早就知道,互相的目的,白菜只是对未来不自信而已。

  大部分人都没办法确定,能和对方在一起多久。

  白菜也不例外,更多是对于家庭条件的不对等,产生的不自信。

抽完烟以后,洛白开着车往回走,心  前所未有的放松,其实他早就有了答案,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也不需要考虑那么久。

  “这辈子,都以为遇不到一个喜欢的人了。”洛白喃喃自语的开车进停车场。

  其实,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个人,在将来等你,只是你还没有遇到而已,洛白遇到了,只是他没想到是白菜,吴烨没想到会是凌晨,宁渠也没想到会是颜潸潸。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