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44 情趣外衣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阳光明媚,芙蓉帐暖。

  透过落地窗,从窗帘缝隙里照进来的阳光,延伸到地毯边,吴烨睡得正香,凌晨也没有醒过来。

  整个房间显得安安静静的,隔音舒适,光线柔和。

  凌晨还蜷缩在吴烨超级有安全感的怀抱里,女生似乎特别迷恋被拥抱,凌晨也不例外。

  凌晨脖子下,还枕着吴烨的胳膊,头就靠在他脖子边上。

  大约是习惯了每天抱着她入眠,吴烨另一只手放在被子外,揽着她,潜意识里,还生怕她踢被子。

  凌晨则是一只脚压着吴烨,另一只手放在他胸膛上,手掌就放在吴烨脸上。

  女生的一些睡姿,就像是全国统一的一样,大家的女朋友都是一样的神同步。

  看电视可能觉得浪漫,但是自己有个女朋友,每天睡觉被压手,被压脚,再过分还得当牛做马,就知道那个难熬了。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不恋爱不知大山压顶重。

  凌晨比吴烨先醒过来,是因为吴烨翻身把她吵醒了,最开始眼睛还是迷迷糊糊的,缓了好一会儿她才清醒过来。

  转头看了看窗外,今天又是夏天的大太阳,这个夏天,下雨很少,又是好多天没有下雨了。

  别人的夏天是沙滩海洋冰淇淋,她的夏天,是加班回家被窝里。

  凌晨又回过头看着吴烨,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的笑起来。

  睡得正香的吴烨,安静睡着只是微微打鼾,没有那种剧烈的鼾声。

  才二十二的小奶狗,没有油腻,只有恬静,俊脸轮廓分明,线条阳刚,很有男子气概。

  偏偏性格好,而且平时还温柔,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吹得起牛比,打得过流氓。

  “这小子真帅。”凌晨喃喃自语。

  或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一起久了,凌晨越发觉得自己男朋友很帅。

  做为一个有对象分女生,最美好的事情,应该就是每天早上,是在对象怀抱里醒过来。

  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就能看到自己的帅气的男朋友,这种情况下,早上起来的时候,整个人心情都更好了。

  幸福就是,有人关心有人爱,有人盖被有人管,有人陪伴有人抱。

  最重要的两点,得是个人,得是一个人。

  “咦?啥东西?”

  凌晨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根据神经反馈的情况来判断,自己好像拿了什么东西似的。

  梦游了?

  凌晨疑惑的揭开被子一角,本来就因为踢被子盖的不多,她一直是热了就踢被子,冷了就找吴烨。

  被子揭开,凌晨就愣着了,人牛对视的时候,多少因为孤陋寡闻,见识不多而落入下风。

  牛啊!

  真牛啊。

  第一次撇开想象力,见到真实的情况,有一种又来如此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啊!

  没有一点可爱就算了,还凶巴巴的,这么凶,这是夔牛吧?

  有点目不转睛的凌晨,脸红的有些厉害,如此突然的相见,着实意想不到,意料之外。

  和想象中的你好牛牛不一样,现在是:没见过牛啊?

  确实是初次见面,以后多多关照。

  凌晨深深的吸了两口气,然后把心里的小鹿安抚一下,它要跳出来似的乱撞。

  针神奇。

  她都不知道一大早起来,就回面对这个情况,一不注意,自己还做了个小偷。

  居然偷了大圣的兵器,就就有点离离原上普了,怎么会在这样呢?

  昨天睡觉之前好好的,睡着的时候也是好好的,睡醒了以后,就是这样了。

  没玩过吃鸡游戏的她,竟然天赋卓绝学会了压枪。

  贤淑的她有点懵,这可如何是好?

  “昨天吴烨才偷袭了鹦鹉洲,今天她就拿了人家的兵器。”凌晨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情绪。

  好奇,理解,原来如此,居然是这样,这些念头在脑子里闪烁着。

  主要是,凌晨没学过手动挡,根本不会开手动挡的车啊!

  没学过这个什么都不会,所以一时之间,凌晨愣在当场。

  卧牛真人,凌晨。

  “怎么办呢?放手?”凌晨小声的哔哔,又就和分手一样,就是有些舍不得,舍不得放手。

  难得当个放牛娃。

  凌晨再考虑自己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做梦就算了,梦也当不得真,这种实际行动,就有点让她不知所措了,自作主张的手,现在让她进退两难。

  进一步不敢动弹,退一步不想放开。

  凌晨警惕的抬头看了看吴烨,确定他不是装的睡着,凌晨才放心了不少。

  吴烨,很狗的,会装睡。

  小声的喊了他一下,然后又在他眼睛前挥挥手。

  确定吴烨没有醒过来,凌晨又揭开被子瞄了一眼,远观究是迷,近看才知针。

  和她估计的情况,大体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铁牛,就是没想到,绿化覆盖率有点高。

  凌晨又脸红心跳的盖上被子。

  她是内心里,是在严厉呵斥自己放手的,但是手却很不听话,它根本不同意。

  没有谈的余地。

  手:好不容易到手了,你说放手就放手?你懂不懂什么叫珍惜?

  叛逆的很,你都把握不住,还这么固执干啥?

  握不住的沙,就直接扬了它,握不住的牛,就直接放了它。

  凌晨下意识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凌晨试玩了一下很久没有没有玩的游戏:lal。

  因为她,吴烨的表情很奇怪,凌晨怕他醒过来了,在巨大的毅力下,还是把手收回来了。

  收手吧。

  没有了热牛之后,凌晨呼了呼气把吴烨的手拿开,蹑手蹑脚的挪了一下位置。

  有些愧疚,有些不好意思,还有些遗憾。悄悄地嗅了一下手,凌晨皱眉,感觉有些奇怪。

  说不上来。

  以前没有机会,哪知道是什么情况,以前都是虚拟的,现在才是动真格。

  “呼~,真特么刺激。”凌晨小声哔哔。

  大早上的,赚大发了。

  确定吴烨还没有醒过来,凌晨在他旁边看着他:“你牛丢了!快起来找找。”

  凌晨说话很小声,吴烨没有醒过来。她拿着头发挠挠吴烨鼻子,吴烨翻身继续睡。

  凌晨自讨没趣,还不如研究一下牛呢,真是的。

  吴烨睡懒觉不起来,凌晨又睡不着,就悄悄的下楼了,不过她刚关上门,吴烨就睁开眼睛了。

  没有转身,继续睡。

  凌晨站在门口疑惑的看了看他:“真没起来啊!”

  她看了看一动没动的吴烨,才开门离开卧室。

  吴烨呼了一口气:“好险!还好没听到脚步声。”

  刚才吴烨就已经醒过来了,只是一种没有打扰凌晨,新的事物,总是要让她有个习惯的过程。

  办事情也好,打架也好,不能操之过急。

  吴烨听到她关上门以后,才坐起来,揉了揉脸,又扭了扭咔咔响的脖子,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肩膀被凌晨压了一晚上,现在都有点酸了。

  从被子里出来,走到窗户边,吴烨拉开窗帘,看和外面的太阳:“屮,什么时候才能下个雨?”

  太阳多了,就开始期待下雨了。

  吴烨伸了个懒腰,才穿着拖鞋下楼,凌晨在给狗子上狗绳,看着吴烨下来,有点疑惑的问他:“醒的这么快?”

  前脚走后脚醒,凌晨不确定他是啥牌子的塑料袋,只感觉他可能很能装。

  “刚才感觉旁边没人了,就醒过来了,你这是准备带它去遛弯?”吴烨若无其事的回答。

  演的和真的似的。

做贼心虚的凌晨,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才点点头  “准备今天带星星出去跑步,又是好久没有溜它了。”凌晨把狗绳系好。

  不过星星有些抗拒,上次就累得它几天没有缓过来,这次又去跑步,它不想去。

  它不听话,凌晨训了它半天。

  “去跑步,你去不去?”训完狗,凌晨转头问他。

  吴烨点点头。

  去,怎么不去?

  换了一身衣服以后,和凌晨一起出门,狗子被凌晨拉着,不听话,吴烨好好的劝了它一下。

  没办法,只好跟着跑起来。

  别墅区这边的跑道,是环绕别墅区修建的,一圈差不多两三公里,他们跑了两三圈。

  跑完步的时候,狗子已经累得不想走路了,吴烨对它笑了笑,鼓励它,狗子哀伤。

  只好跟着他们,慢悠悠的往回走,连旁边的小母狗,它都不看了。

  早上遛狗的人也不少,凌晨和吴烨的颜值,让不少人窃窃私语。刚搬过来的生面孔,总是引人注目的,何况还是俊男靓女。

  收获了不少陌生人的好奇目光。

  “姐姐,我昨天做了个梦,梦到有人抓着我弱点了。”吴烨认真的道:“你说好不好笑,我让放手,对方居然不放。”

  凌晨立马就脸红了,然后强装镇定,她很清楚,吴烨这个不是梦,而是真的东西。

  她有点不确定吴烨是不是知道,刚才就在故意的装睡,他有前科的。

  就是说,有没有可能是他故意钓鱼?

  “你总是喜欢做些奇怪的梦,怎么没梦到把你吃了?”凌晨回答了一句。

  都可以看到凌晨脸红的吴烨,悄悄的笑了笑,还假装转头看其他的地方,分散注意力。

  吴烨耸耸肩:“谁知道呢,可能是下不去口吧!”

  凌晨:“.....”

  一时之间,凌晨脑子里,小画面满天飞,结果就是更脸红了。

  “还是第一次做这种梦呢,以后不不知道会不会梦到哦!”

  梦到哦?

  呸,下流。

  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话,凌晨就不说话了,吴烨看她脸红,也没有再说什么话逗她。

  两人慢悠悠的往回走,吴烨回到家的时候,凌晨从门口拿了车钥匙,然后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盒子递给吴烨。

  吴烨一愣,还以为是帮她拿东西,结果凌晨让他打开看看。

  早上就给了一个惊喜,还要再给一个惊喜?这多不好啊!

  “这是什么?礼物吗?”吴烨好奇的问她。

  人有时候,就是喜欢明知故问,吴烨也不例外。

  凌晨点点头,指了指盒子:“快看看,喜不喜欢。”

  没想到凌晨会给他买礼物,吴烨还有点受宠若惊,好像一直都是凌晨在送东西给他,他还没有送过凌晨什么礼物。

  好像在这个事情上,做的有些不负责任了,吴烨默默的自责。

  “别顾着感动,看看啊!”凌晨见他发呆,提醒他。

  吴烨看了看她,她满脸雀跃。

  她大概也想不到,吴烨是在自责,感动有,但是自责更多。

  见她期待更多,吴烨收起想法,打开盒子看了看,眼睛看着盒子,有点呆住。

  鎏金剑格,檀木剑鞘,丝绸剑蕙,雕刻着花鸟鱼虫,大江大河,安静的躺在盒子里。

  原来是柄剑。

  要是说礼物的,这应该是送到心坎里的,他一直喜欢剑,不过没有买很多,是因为觉得一把就够用了。

  没想到凌晨会送他剑。

  吴烨碰了碰剑鞘,有点内心复杂和感动纠缠不清:“剑啊!”

  以前,老师也送过他一柄剑,他走了以后,剑被吴烨一直放在家里,没有再用过。

  那是传道受业之剑。

  凌晨这是拳拳心意,吴烨觉得复杂的是,她知道自己最喜欢的是什么,而自己好像不知道她最喜欢的是什么。

  这一点,自己不如她做得好。

  “对啊,剑。”凌晨笑嘻嘻的看了看他:“快拔出来试试看。”

  凌晨催他。

  吴烨笑了笑,把装剑的盒子递给她,把剑拿在手里,感受了一下重量,刚刚好。

  剑鞘材质也挺不错的,拿在手里感觉很称手,估计也不便宜。

  握着剑柄,吴烨把剑抽出来。

  剑身擦过剑鞘口的金属,发出一声轻响,把剑鞘放在一边以后,拿着长剑,吴烨弹了一下它,发出清脆的声音。

  秋水如霜,澄净光亮。

  吴烨又试了试弯曲程度,弹性很好,虽然没有开锋,但是确实是把好剑。

  迫不及待的,吴烨想试试看好不好用。

  “你等会儿啊,还有这个。”凌晨又从车里给他拿了一个盒子:“换上,再舞剑试试看。”

  吴烨看着白色的衣服:“.....”

  真当你男朋友是剑仙呢?

  不过,他看着凌晨期待的目光,又不忍心拒绝她,这种无理的小要求,以后自己可能也要她穿袜子。

  互相理解。

  “现在换?”吴烨问她。

  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凌晨期待的看着他,把他手里的剑拿到自己手里。

  一脸的你快去表情,无奈,吴烨去换了一身古装,让后才出来。

  刚才就在镜子里看了看,吴烨自己感觉的话,卖相还是不错的。

  很满意,出来看到凌晨的表情,吴烨就知道,她比自己更满意。

  看到吴烨出来,凌晨眼睛一亮。

  飘逸古装的吴烨,如果不是头发太短了点,真的就像是从古装片走出来的侠客一样。

  她猜的没错。

  我老公果然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啧啧,这扮相,老娘当个海棠也不是不行啊!

  衣服被身材支撑起来,显得精神又儒雅,不是每个人穿白衣服都好看,更不用说是古装。

  吴烨也只是勉强能稳得住,他没有那种书生意气,也没有那种感觉文人墨客的气质。

  大侠,其实都是穿布衣啊!好勇斗狠,谁傻才会穿这种衣服,都是短衣。

  不过凌晨就觉得这个好,真要换个段衣服,她就觉得没有意思了。

  “哎,姐姐,你悠着点,都流口水了。”吴烨看着她傻愣愣的样子,忍不住提醒她。

  凌晨伸手,擦了擦嘴角,什么都没有。

  吸溜。

  “来,耍两招给姐姐看看!”凌晨把位置给他让出来,又把剑给他。

  吴烨提着剑,看了看她,然后转身找个空位置。

  “我有一剑,可搬山,断海,摧……呸!看好了,细雨剑法。”吴烨提醒她一句。

  凌晨点点头。

  吴烨调整了一下呼吸,起手。

  这套细雨剑法,其实就是一个快字为核心,又快又有力,凌厉又飘逸。

  很让人赏心悦目的。

  其实舞剑很好看,不然古人也不会把这个活动,当做一个娱乐项目,要不然,项庄也没机会砍沛公。

  凌晨拿着手机记录。

  眼睛则是在吴烨身上,连绵不绝的剑招,有些惊若翩鸿的感觉。

  剑就像是吴烨手臂的延伸,各种动作在吴烨身上信手拈来,一点都没有生涩,流畅自然。

  偶尔白衣翩翩,真的很好看。

  迷死姐了。

  凌晨感觉,自己就像是有个大侠老公一样,除了写实一点,没有什么特效,其他的都挺好的。

  “原来舞剑这么帅。”凌晨喃喃自语。

  这是凌晨第一次见到吴烨认真舞剑,以前的老头剑法,有点很敷衍的感觉。

  这个才是剑法。

  吴烨收起剑的时候,凌晨立马拿着纸巾,伸手帮他擦了擦汗。

  这大概是吴烨曾经想过的无数的画面之一,有个女朋友喜欢看自己练剑,会喝彩,会帮自己擦汗。

  那时候还是单身狗,吴烨都是自己自备纸巾,现在,终于有女朋友帮忙擦汗了。

  “你确定给我买的是古装,不是情趣外衣?”吴烨看着她笑了笑:“总感觉你很吃这个啊!”

  擦个汗而已,又不是擦什么,凌晨还脸红了,吴烨都觉得奇怪。

  凌晨:“.....”

  小时候,她就挺喜欢大侠的,特别是那种白衣翩翩的帅哥,长大了还是喜欢。

  吴烨就像是契合了很多想象一样,凌晨还真有点顶不住。

  “不要乱说,不过你穿古装挺好看的,以后再给你多买几套。”凌晨说道。

  吴烨:“……”

  说这个的时候,凌晨还挺兴奋的。

  刑不刑啊!

  “你怕不是有什么不好的XP吧?”吴烨问她:“我测试一下。”

  凌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吴烨揽住了,跑都没来得及跑。

  贴贴。

  然后…凌晨就开始晕乎乎的,感觉自己好像变得奇怪了。

  不行了,不行了,玛德!这也太…要死!要死!

  凌晨一把推开他,直接跑了。

  “就这?”吴烨叹气。

  每次都是虎头蛇尾,你以为她很勇其实她根本不勇。

  吴烨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啧啧,果然有些奇怪的xp,不过可以接受!”

  回到家里,吴烨开始做早餐,凌晨则是把衣服洗了。

  吴烨和凌晨出门的时候,因为各自有事情,是开的两个车,从别墅区门口出去以后,一个左转一个右转,吴烨看着后视镜,一直到看不到凌晨的车子,才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

  “一想到又要分开十多个小时,就感觉难熬。”吴烨喃喃自语。

  矫情的样子,说好听点像极了离不开老婆的耙耳朵,可能是自己都发现自己有点过于太矫情,吴烨挠挠头,看着红绿灯。

  早高峰的时候,总是拥堵的,吴烨就被堵了十多分钟。

  最后才发现,有人把车停在马路上了,原本就只有两车道,最旁边还停了车,直接变成了单行道。

  吴烨路过的时候,狠狠的对着车子比划了一个中指,然后才一脚油门离开。

  太特么不讲规矩了,本来就堵车,还乱停车。

  铃铃铃.....

  偏过头看了看手机,吴烨点开接通,深怕对方听不到,还对着支架上的手机咆哮:“干啥呀,爸爸在开车呢。”

  吴烨每次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那几个人,其他人开不了这种玩笑。

  不过也会尴尬。

  有一次吴烨也是这样说话,结果那边是开着免提的宁渠和宁渠爸爸,吴烨第二天就跑去找他爸爸道歉了。

  手机免提里传来声音:“也就是我,换我爸在旁边的话,你又得负荆请罪了。”

  吴烨:“.....”

  永远不要指望宁渠能保守秘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分秒几万,耽搁不起。”吴烨对着手机大声说道。

  提起糗事的时候,吴烨还感觉有些脸红,毕竟这个事情,就只有他遇到过,其他几人都没有遇到过。

  手机里传来黄原的声音:“就是无聊,打个电话聊几句。”

  黄原很诚恳,实话实说,就是这一分钟,他感觉无所事事,有些无聊,打个电话给吴烨,找他说说话。

  至于为什么不是找宁渠,找洛白,只是因为最近的通话记录就是吴烨而已,找谁都可以,吴烨最显眼。

  无语妈妈给无语开门,吴烨发现无语到家了。

  早上的就开始无聊,没有老板娘的日子有那么难过吗?

  没有修车的老板娘,还没有卖文具的老板娘吗?就算是没有卖文具的,就不能找卖渔具的老板娘?总之,没有老板的老板娘那个不行?

  这才特么八点多,就开始无聊了,晚上怎么睡得着?

  “行,你说,你想唠点啥。”吴烨问他。

  处于空窗期的黄原,既没有办法忘掉隔壁红头发的老板娘,又没有办法接受其他发色的老板娘,现在的位置走不出来,其他的位置还进不去。

  一直就卡在这个最难熬的位置,吴烨看着都揪心。

  时不时的,吴烨就会打个电话,问一下最新情况,然后和他聊聊天,说说话,黄原本来就话不多,经历了这个事情,话更少了。

  平时有些沉默的厉害,吴烨几人都很担心他,都准备凑钱买个公寓,把他整到身边看着一点。

  “我也不知道聊什么,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黄原反问。

  他都不知道说什么,没有话题,但是又想说说话,想聊聊天,一个人待着,没有个人和他聊天,他感觉更不得劲儿。

  自从和颜小鱼不知分道扬镳以后,他的日子就感觉没有规划了,一时之间,他既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就像是飘在海上的船,一直飘着不知道方向。

  想聊天又不知道聊什么?

  要是找女生聊天的时候,用这种方式的话,直接就得告吹了,这能找个嘚啊!别说老板娘,老板娘她妈妈都嫌弃。

  整到越来越内向了。

  “听你这半死不活的语气,还伤心呢?”吴烨问他。

  光是听语气,都能看到他颓废的画面了。

  黄原叹气,唉!

  他感觉自己很垃圾,这就扛不住了,最开始还以为自己能抗的住的。

  “聊其他的估计是不现实了,聊一下你什么想法吧,你只要有个想法,有困难我们想办法帮你摆平。”吴烨说道。

  最开始是宁渠,这样唉声叹气,然后是洛白这样唉声叹气,现在是黄原这样唉声叹气。

  感情这种东西,真的是让人不知道怎么说,吴烨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这样,他都没办法保证,更不敢吹牛。

  缓缓的,黄原说道:

  “其实最开始,我是感觉不到伤心的,甚至我还敢吹牛皮,大言不惭的说下一个更乖,再加上平时有工作,当时那几天,居然觉得还挺自由。”

  “但是慢慢的,我才发现,那些遗憾和后悔以及想念,已经在我心里生根发芽了,它们不知不觉之间,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看到某个物品,拿到某个零件,甚至喝某种饮料,这些事情就会不断的刺激我的神经,不断的告诉我,我有多遗憾,我应该有多后悔,想念就像是星火燎原,烧的越来越旺。”

  “不断的提醒我,我放走的不是一条普通的鱼,而是这辈子都会抱憾终身的鱼。”

  “你能不能理解那种感觉,就是某一刻,你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思念,那种剧烈的和白磷燃烧的情绪,就像是刀子。”

  “我一直和自己说,男人应该要扛得住,做过决定了,就不要后悔,然后我有转头求着自己,我都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后悔过,能不能就让我后悔一次!”

  “小叶子,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吴烨把车停在路边,听着黄原的话,沉默了好长时间,他也突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想安慰他几句,但是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他不只是没有感同身受,更是因为语言很苍白。

  如果说几句话,黄原就能好了,吴烨可以哔哔一整天的。

  很多人都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但是感情就是抽刀断水水更流的事情,斩掉的是关系,斩不掉的是感情。

  人最遗憾的,就是因为某个外部因素,放弃自己的感情。

  感情越深的人,最开始越是感觉不到分开的痛苦,但是,越是前面轻松,最后痛苦就反扑的越发强烈,越发长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喜不自胜或痛苦不堪到扛不住。

  世间文字八千个,唯有情字最伤人。

  “那她这几天找你没有?”吴烨问他。

  没有话,找话也要说,总不能让他一直沉迷在伤心里。

  “每天都来,送饭给我。”黄原回答道:“她这种行为,大概是觉得自己错了吧,其实我还是喜欢她桀骜不驯的样子,她这样唯唯诺诺的,我会觉得很揪心。”

  桀骜不驯不是被你一下给人家打击没有了嘛!要真是桀骜不驯的话,还会给你送饭?送米田共给你洽饱。

  不知好歹。

  吴烨其实最开始挺讨厌游小鱼,她立场有些软弱,后来分开了,他和洛白都觉得做得对,因为黄原确实委屈。

  他们看不得那种委屈,只有宁渠劝他,让他再考虑考虑,感情总归是自己的东西,不是父母的。

  宁渠还把他们骂了一顿,说他们懂个吉尔,让他们不要乱劝人家黄原,最后伤心难过,问吴烨和洛白谁给他透不是。

  当时两人哑口无言的,不过黄原确实是自己也受不了气了,就坚定的决定了要分开,黄原确实是吹牛比说下一个更乖。

  事实证明,宁财神这个狗东西,预言家了。

  “那你在纠结什么?纠结她爸的问题?纠结她的问题?纠结你自己脆弱的自尊心?还是所谓的一言既出?人家是什么想法,你不会不知道吧?你总不能让人家跪下求你吧?”吴烨问他。

  黄原没有回答。

  寂静的等了几秒钟,黄原才回答:“其实我没纠结。”

  听语气就不坚定。

  还搁这儿吹牛比呢,谁稀罕看啊。

  “你没纠结,那你就去啊!你这意思不就是找她复合嘛,颜潸潸和财神几年都能复合,如胶似漆的,你怎么就不行?”

  “再说你这都没有什么阻碍了,特么感情就是你自己的,又不是人家的,既然知道要后悔,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后悔?”

  “你自己幸福就好了,管人家怎么想?他们能理解你感情多么割舍不掉?”

  “你怕?”

  吴烨一顿教育,外加一套激将法,直接一套组合拳打给黄原。

  都特么想的差不多了,还纠结那么多。

  比起来,宁渠就纠结很多,黄原和他差不多,就吴烨和洛白在感情上果决一些,洛白现在就在疯狂表白女侠呢。

  黄原语气一顿:“你以为我不敢?”

  来了。

  吴烨微微一笑。

  “哈哈,没错,你不敢,我赌我吉吉,我就觉你不敢,你证明啊!你拿什么证明?”

  听着吴烨溢出来的鄙视,黄原:“.......”

  卧槽,玩这么大?

  这不能忍啊。

  黄原把电话视频打开,看着吴烨说道:“九千岁,你等着,晚上给你送刀来。”

  他还特意打了个视频。

  吴烨看了看他的精神状态,确实是不怎么好,有些憔悴,还有黑眼圈,胡子拉渣的,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都开始视频了,那就该下一步了。

  无所谓的表情笑了笑,吴烨看着他回答:“去啊,我看你敢不敢去,你不敢去,晚上我给你送刀来。”

  黄原拿着手机,对着吴烨指指点点。

  “等着,打脸。”

  说完,就起身去了隔壁的店里。

  吴烨撇撇嘴,恶毒的嘴脸,越发刺激黄原。

  因为开着摄像头,吴烨都能看到那些拿着工具的员工,他们诧异的表情很明显,大概是也很吃惊黄原会过来店里,能从表情里读到很多情绪。

  很显然,知道的也比较多,两个汽修厂,一堆吃瓜的。

  画面一直在移动,黄原一路走到里面,在门口没有进屋。

  见她停下来了,吴烨哈哈笑:“我就说,你还是得怂。”

  嘲讽烨上线。

  没有回答他,黄原只是微微的移动了一下摄像头。

  画面变化,吴烨就看着穿着工装的红头发女生,大步的向这个方向跑过来,眼睛里的泪水都可以看到。

  “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来了!”一个女声传来。

  然后画面就天旋地转,最终,吴烨就看到黄原被扑倒在地上,还可以看到黄原笑的和二傻子似的。

  啧啧。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有情人眷属,没钱的员工亲眼目睹。两个人思念翻涌的时候,同事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也就是感情够深,不然的话,大概最后还是没有希望的吧。

  明明自己都已经想好了,还非要一个借口和理由,来给自己下定决心,如果没有自己这个理由的话,是不是会错过,会遗憾?

  “总之还是好的,起码不会郁郁寡欢,不会半死不活。”吴烨喃喃自语。

  终究还是回到了原点,这个曲折其实也是好事,起码解决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以后怎么样谁知道呢?

  爱,就爱的勇敢一点,不要畏畏缩缩的。

“这里不能一直停车。”敲了敲吴烨的车窗,交警说道  挂了电话,吴烨立马点点头:“有点急事,马上就离开。”

  吴烨立马就溜了。

  本来今天是要开会的。

  通知开会的就是吴烨,最后因为黄原迟到的也是他,到了办公室的时候,被一群经理看着,吴烨都有点脸红。

  迟到这种事情,吴烨还是第一回。

  本来就说的好好的,今天要开会,让大家都不要迟到,结果他自己迟到了,像极了笑话人家的时候,发现自己是个笑话的那种尴尬。

  好在吴烨脸皮厚。

  “不好意思了各位,路上的时候,家里弟弟打电话,有点事情耽搁了。”吴烨坐在椅子上:“今天开会我们就长话短说。”

  都耽搁那么久了,只好长话短说了。

  “好的老板。”大家表面笑嘻嘻。

  吴烨年轻没错,但是他是老板,公司都是他的,工资也是他发,只是迟到而已,大家都没有计较,也没有人傻到挑事。

  吴烨或许不会管理,但是他会裁人。

  干的不好的,就是下一个更乖,每个重要的位置,他都准备了两个副经理。一个萝卜一个坑,前面的萝卜为了占着坑,就得卷。

  所以公司的中高层,一直都很卷。

  管理层,其实也没有太年轻的,最年轻的还是吴烨自己,整顿职场的情况,在公司里很少发生,都是服务员才有这种情况。

  提桶而来,携桶跑路。

  “今天主要是讨论新店的情况.....”吴烨开始拿着笔记本开会。

  做了一下新店的各项计划,抽调了不少人,又要开始招聘了,每次开店,就是一轮忙碌。

  现在的大唐餐饮,组建了不少部门,工作效率比以前高了不少,从一个新店的装修,采购,再到招聘,最后再到开业宣传,已经有自己的体系了。

  吴烨越来越轻松,也是因为很多工作已经有人帮他做了,不需要他再操心,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第四家店落实下来。

  离开会议室,吴烨回到办公室,给马东西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进度,低头在电脑上做工作计划,又完善了一下开店计划。

  “要是有个固定资产百亿,千亿的餐饮公司,不知道得多震撼?”吴烨突然觉得这个目标挺有意思的。

  如果没有梦想的话,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起码要几百家店,还得做连锁才行,这个事业挺浩大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得滚雪球,开店盈利,利润足够多的时候,就又能开店了,然后就滚雪球,只会越滚越快。

  “这样算的话,越是往后,开店的速度其实越快,五家店一年的盈利,就能支持一家新店.....玛德,大学白读了,居然算不出来。”吴烨把笔丢开。

  想了想,吴烨拿着手机,打了个荣阿姨的电话。

  荣阿姨,才是甚至的低调人物。

  这个特别华富贵的阿姨,其实还有很多的房子,吴烨上次和她聊过,

  她还说,要是吴烨还要买房子的的话,只要有钱,她就有房子,没有的话,买过来都卖给他。

  买过来都卖给他,就是这么豪气。

  和她聊天的时候,吴烨总能感觉到钱的沉重力量。

  偏偏她还是个特别有爱心的人,吴烨上次虽然没有去,但是她发了不少的视频,署名也是他说的那样,还有吴烨的名字。

  而且上次买房子,还得了块手表,只是她说的小玩意儿而已。

  还是和阿姨合作更愉快。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她接通了。

  “哎呦喂,小吴啊,你怎么会给阿姨打电话啊?”她还是那么开心的语气。

  吴烨一直觉得她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笑荣”,每次见到她,她都是乐观的样子,而不是带坏情绪的。

  一个特别的阿姨。

  “有事来求阿姨来了。”吴烨笑着回答:“您笑的这么开心,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听她笑声,开心的的很,连带的,吴烨都被感染了笑容。

  “刚好打完麻将,今天赢了不少,阿姨这会儿开心,有什么问题你说。”她回答道。

  虽然不知道吴烨有什么事,但是她看吴烨顺眼,能帮忙的地方,还是可以考虑的。

  “笑的这么开心,您这得赚了多少?”吴烨好奇的问道。

  荣阿姨确实是说过,自己喜欢搓麻将,还问过吴烨会不会,吴烨那会这个,都看不懂。

  还焦心以后去丈母娘家怎么办呢。

  “没多少,你那个车是有的,不过是洒洒水而已。”荣阿姨回答。

  她们的娱乐局,就是人家的犯罪局啊。

  感慨了一下她们真有钱,吴烨问道:“阿姨,想再买个房子开店,您那里有没有合适的房子?”

  吴烨开门见山的问道,先把事情办了。

  “这个啊.....”她有点迟疑的回答了半句。

  听语气,有点纠结。

  吴烨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还有什么变故?

  “您这别说半句话啊,是没有了吗?”吴烨问她。

  如果是没有了,就是麻烦点的问题,大不了再找就是了,不是解决不了,只是荣阿姨这里最方便,最省事。

  没有最佳选择,就考虑其他的选择。

  荣阿姨立刻回答:“那倒不是,就是我房子太多了,你是开店,我也不知道怎么挑啊,太麻烦了,要不你来我那个房产公司,我让人给你找?”

  他不是没有,而是太多了,不知道怎么选而已。

  开玩笑,她怎么可能没有房子,要什么有什么,就是太多了难得选。

  阿姨还是你阿姨。

  永远可以相信阿姨的房子超过你的预估数量,吴烨也想当房哥,可惜没有那个积累。

  “您发个地址,我马上过来。”吴烨答应一声,就拿着东西就出门了。

荣华富贵房地产管理有限公司  一家单纯的做房地产管理的公司,此时此刻,公司的会客室里,楚良和衢雪在和一个西装制服中年人喝茶。

  一家聊了不少时间了。

  不过中年人很谨慎,只是聊天,没有什么实际的进展。

  “楚总,你说的这个情况,我也了解了,你也不是第一个来的,这个事情得我们老板同意才行,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公司管理的房子,全是我们老板自己的,这个情况你们应该也有耳闻。”中年人给他们倒好茶。

  这才是最牛比的地方,放眼全国,都没有几个这种公司。

  一家不动产管理公司,管理着全身一个人的房子,光是价值的话,超过百分之八十的集团公司。

  就是这么牛。

  楚良点点头:“荣半城,有幸刚知道,这个事情,就麻烦毛总美颜几句了,如果能有个机会合作,我们也会记得毛总的大恩大德。”

  他是朋友介绍来的,刚好一个饭局,听到了这个人物,楚良就知道,这是一个大机会,只要能和这个公司达成合作,就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调查了不少时间,才了解了一些情况。

  负责人是眼前的中年人,不过决策的人,还是背后的老板,据说是一个很厉害的阿姨,人送外号:荣半城。

  半城,就是说的她固定资产数量。

  “小事,我也就只能带个话而已,不过我们老板不太喜欢和外面的公司合作,以前被骗过一次,很反感。”毛总回答。

  他是家家都答应,家家不办事。

  和老板说的话,最后他怕是饭碗不保,怎么可能干这种蠢事?

  敷衍嘛,爱不会呢。

  “听说毛总喜欢茶叶,来的时候就给毛总带了点,一直听说,毛总也是荣总的左膀右臂,小弟就厚颜请毛总帮帮忙。”楚良很客气,

  把茶叶罐子放在中年人旁边,然后才微笑的看着他。

  理解楚良的意思,中年人看了看罐子,有点感慨,大家都喜欢送这种金属茶罐啊!

  然后他拿过罐子,打开看了一眼:“好茶!谢谢楚总,我一定尽力而为,希望你理解。”

  他喜欢这个薪水并不是特别高的工作,就是这个原因。工作不赚钱,只是工作方式不对而已,比如他,就找到一条合适的道路了。

  满口答应,至于事情,另说。

  哪怕是这样,哪怕是有人说他不办事,还是会那么多人来求合作,都自信的以为自己能成功。

  “理解,有个机会就很好了,也得感谢毛总,如果有机会能合作的话,到时候毛总的茶叶我们包了。”楚良回答。

  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因为至今为止,没有那一个公司成功的和荣华富贵达成合作。

  人家不屑,高冷极了。

  “哈哈,那我倒是希望有这个机会。”中年人笑道。

  他们相谈甚欢的时候,吴烨才刚在停车场里停好车,他站在一边,指挥了半天左左右右,才看着车子停到停车位里。

  看着和自己车子一模一样的大G,吴烨抽了抽嘴角。

  车子熄火。

  戴着墨镜下车的阿姨,低着头把墨镜拉到鼻尖,看了看吴烨:

  “怎么?阿姨开这个车有问题?我跟你说,上次要不是这个车,阿姨都住院了,一个小姑娘横冲直撞就上来了。”

  “安全是安全,就是停车有点不好停,”她有点抱怨这个。

  吴烨:“.....”

  还有倒车影像呢。

  就这样她都停不好车,不知道以前自己停车的时候,是怎么停进去的?

  “居然出车祸了,那后来呢?”吴烨问他。

  “后来啊,她住院了,是脑震荡。”荣阿姨说道。

  上次买房就说怕出车祸,这个车子安全点,结果,还真是出车祸了。

  这个运气也是旺啊!

  两人走到电梯口,按下电梯上楼,这是一栋高档写字楼,电梯很快。

  吴烨站在他旁边,显得就像是保镖一样。

  “这也是您的?”吴烨问她。

  荣阿姨点点头。

  指了指电梯按钮:“好像负一二层,1—20层是我的,记不太清了,隔壁还买了好几栋楼,有点杂。”

  语塞了。

  都不知道怎么和她聊天,突然觉得田甜妈妈比起荣阿姨,就是个小儿科。

  至于自己,不说了。

  “你看,我要说你是我儿子,估计都没有人怀疑。”荣阿姨看着电梯,两人一人一个墨镜,吴烨的墨镜是她刚才给他的。

  贵的很。

  “那也是干儿子,我倒是没有干妈。”吴烨没有当回事,看了看电梯里的自己,确实是有点像母子的感觉。

  荣阿姨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发现吴烨在看倒影,她笑了笑、

  “到了。”他提醒了一下自恋的吴烨。

  “好的!”

  ------题外话------

万字加两千,求个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