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46 斗嘴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夜幕悄悄降临。

  吴烨家里,吴太太把饭菜放到饭桌上,时间就卡在老吴回来之前,刚好可以吃上热腾腾的饭菜,没有吴烨和凌晨在,饭菜都是清淡的,汤里也是有枸杞的。

  老吴的时间她卡的很准。

  听到开门声的时候,吴太太已经在开始盛饭了。

  已经习惯了每次晚上回家,就看到她就在饭厅的身影,也习惯了每次坐下就开始吃饭,更习惯了那碗据说可以养发的枸杞排骨汤。

  有个好老婆,大概是衣服和家里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父母有人替他关心,饭菜不会是凉的,回家永远有一盏灯。

  偶尔工作忙,回家晚了,还可以看到她在沙发上睡着的样子,她总是固执的等,固执的不会回房间去睡。

  “我回来了。”老吴在门口弯腰换鞋。

  以前总喜欢回家说一句我回来了,那时候吴太太总叫他不要崇洋媚外的。

  平时他说完以后,都会得到一句:赶紧过阿里吃饭。

  今天什么都没有。

  放好包,老吴坐在椅子上,接过她递来的米饭,微微偏头看了看她,观察了一下她的表情:“是不是因为吴烨的事情不开心?”

  吴太太没有回答他,端着碗筷,眼睛看着菜,漫无目的的随便夹了一筷子。

  也不是多么不开心,就是不得劲儿,有点细微的心情不协调,让整个心情有些雨前的暗淡。

  核心原因,还是源自于我肯定把他当我自己儿子。

  那明明就是我儿子!

  “给你带了个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老吴从兜里拿出一个水晶立方,四面都是照片,还可以放光的那种。

  拨动一下的时候,还可以滴溜溜的转动。

  吴太太:“.......”

  看着五颜六色的彩色光芒,吴太太有些无语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以前老吴挑礼物,从最开始自己绞尽脑汁写诗,到后来有钱了不写诗了,开始送金葵花,再到后来,偶尔从哪些购物软件上找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些东西,她都攒了一箱子了。

  “怎么样?”

  吴太太给他一个白眼,然后又忍不住笑了笑,拿着礼物看了看,才放在一边。

  看她笑了,老吴才安心的坐在她旁边。

  其实礼物不在于贵不贵,而是有没有,心意的表达,对方是可以感受到的,礼物只是载体,而不是核心。

  可能是老吴太精通了,导致吴烨在这方面完全是个憨憨,根本没有遗传到他的这个优点。

  一直都是凌晨在送东西给吴烨,吴烨总算是粗枝大叶的忘记。

  “养儿到老,他还年轻,有些事情总是需要我们把把关的。”老吴和她说道:“核心还是希望他好。”

  再次提起这个事情,只是想宽宽她的心,这么多年相处,老吴能理解她是为什么郁闷。

  并没有说什么,吴太太指着他的碗筷:“快吃饭,再不吃都凉了。”

  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一边吃饭,老吴和她分析了很多,说的吴太太不耐烦了,本来就是中年了,多少有点更年期,情绪有点多。

  听不得唐僧念经,也听不得老公哔哔。

  “打住,吃饭。”吴太太说了一句,就开始低头吃饭。

  她也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懂,更不是胡搅蛮缠不知好歹,就是一点点小情绪。

  “好的,想清楚就行。”老吴夸奖了一句:“就知道你蕙质兰心,不可能想不清楚。”

  这个话,她已经听了很多年了。

  和她最开始夸老吴是潜力股一样,这也是老吴的软鞭子,说多了,觉得自己不贤惠都对不起他的夸奖。

  老公和老婆一样,需要自己教的。

  “最近有个电影很不错,我们明天去看看呗。”老吴看着她说道:“重温一下刚在一起的时候,看电影的场景。”

  吴太太诧异的看了看他。

  她还记得最开始看电影的时候,还是约会,一转眼,距离已经二十多年了,孩子都打酱油了,时间过得真快。

  “现在的电影,没有以前好看了。”吴太太说道。

  不是电影不好看,而是时间不一样了,她青春洋溢的年纪,和现在快当奶奶的年纪,已经不是一个心态了。

  记得那时候还不好意思,还脸红。

  “主要是不是为了看电影,而是为了那么很美好的记忆。”老吴回答道。

  回忆还没有褪色,老吴还记得初见她当年羞怯单纯的微笑,还记得自己拿着野花求婚,还记得新婚的忐忑和激动。

  初见心动,再到定情,结婚,养育孩子,老吴越发觉得自己已经走完了人生的很长一段路程,剩下的,就想携手和她一起走过,就没有遗憾了。

  “好。”吴太太答应。

  没规定中年人就不能去看电影,就像是去游乐场,不是只能是带孩子。

  感觉自己已经不郁闷了,吴太太看了看他,这么多年了,还是觉得他鬼点子多,总是几句话就把自己哄好。

  “吃饭,把汤都喝了。”吴太太说道。

  老吴默默的喝汤。

  安静下来的家里,只有吃饭的一点点声音,没有吴烨在家,家里总是安静的,安静的多少有几分冷清。

  城市的另一边。

  凌晨的别墅里。

  吴烨看着手机上新加的群,名字叫家和万事兴。

  群里,加上吴烨就有三个人,显得特别的冷清,而且还没有人冒泡。

  主要是吴烨发现,他居然和那个不认识的干姐姐,还有好友,吴烨简直是无语了,感觉这个城市好小。

  她没有联系吴烨,吴烨也没有联系她,反正没多久也要见面的,大家都不是有社交牛比症的人。

  门被凌晨打开,她刚下班到家。

  好奇的看了看沙发上的吴烨,凌晨疑惑的看了看厨房,今天吴烨居然没有做饭。

  “我买了吃的,热一热就行!”发现她的疑惑以后,吴烨立刻说道。

  坐在她旁边,凌晨把胳膊肘放在他肩膀上,侧脸看着吴烨,挑眉给他一个微笑。

  她还弹了弹舌头,发出一个声音。

  笑的和小痞子似的,吴烨只是看了看她,然后把手放在她后脑勺。

  “来,斗嘴。”

  额头碰着她的额头,吴烨和那些大反派似的说道。

  凌晨大眼睛布灵布灵的眨着:“才刚到家。”

  什么刚到家不刚到家的,吴烨直接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不在家都行,何况是还在家。

  “小爱。”

  “我在。”机械音响起。

  “关上窗帘。”

  看着窗帘缓缓关上,凌晨无语的看了看他,吴烨完全忽略了她的表情,又从茶几下拿出一支白药喷雾。

  “文斗还是武斗?”吴烨笑着问她。

  凌晨:“.......”

  不过她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武斗就开始了,说好的斗嘴,吴烨根本不讲武德,还犯规的使用龙抓手。

  两分钟后。

  凌晨手掌抵住他的脑袋,大呼:“住口,不得行呐,遭不住。”

  靠着沙发,吴烨忍不住哈哈哈笑。

  凌晨抿抿嘴,邦邦给吴烨两拳,然后才问他:“吃啥子今天?”

  她还没有吃饭,中午就简答的吃了点,然后回家就喝口水。

  造孽啊!

  “等我几分钟。”坐起来的吴烨,去厨房热菜,不过是吴烨从店里带回来的菜,今天不太想做饭,吴烨就直接去拿了菜。

  回来简单的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凌晨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脖子:“你是拔罐用的罐子是不是?你看,我明天怎么去上班?”

  看着明显的红印,凌晨气的又给他两拳。

  “请假呗,在家待一天,最近你这么辛苦,请个假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吴烨回答。

  若有所思的凌晨,拿着手机看了看明天的工作安排。

  “你过来,我给你也整几个。”凌晨说道。

  吴烨摇摇头。

  种草莓这个事情,就是突发奇想的,吴烨没想到会成功。

  “你倒是整完了,老娘还没有呢,过来!”凌晨揪着他衣领,凶巴巴的,一口虎狼之词。

  吴烨:“.....”

  实在是没有忍住笑,吴烨笑起来,她根本不会。

  “够了不?我还得去弄吃的。”吴烨问她。

  这话,大概是相当于女生问男生,都一分钟了,你好了没有?

  大眼睛蹬着吴烨,凌晨回答:“不吃了,不成功绝对不吃,劳资饿死你堂客。”

  饿死我女朋友这种话,有点太狠了。

  为了不让自己女朋友饿着,吴烨教了她一下,凌晨倒是学会得很快,操作很成功。

  多了个红印的吴烨,看了看镜子,注意到她开心的表情,吴烨笑了两声,去热菜去了。

  “把餐桌收拾一下,马上吃饭。”她刚准备离开厨房,吴烨就提醒她。

  凌晨答应一声,收拾了一下餐桌,开始端菜。

  准备的都是她爱吃的菜,凌晨感觉美滋滋的,积极地拿碗筷,然后坐在椅子上看着吴烨把米饭递给她。

  扒饭。

  看她吃相,和几天没吃饭似的,吃的很香。

  注意到吴烨发呆,凌晨才问道:“什么事你想的那么认真?金屋藏娇?还是儿子快生了?”

  吃饭的时候,吴烨就在想事情,她一直在观察吴烨的表情。

  最近有狐狸精?还是遇到事儿了?没钱了?自己欺负他过分了?凌晨脑子里闪过各种可能性。

  警告你不要随便诽谤啊!

  他是在考虑干妈的事情,回来都想了好久了,吴烨没想好怎么和她说而已,他是正经人,从来不干糟心事。

  “什么事情,说说,我看看多大个烟锅巴踩不熄。”凌晨问道:“有了的话,就接回来涩。”

  有没有的这种假设,完全不成立,他不是那种有了孩子,就说是因为捐米汤,实在是被知道了,就说捐给本人的男人。

  这种事情,吴烨多少也道听途说了一些。

  组织了一下语言,吴烨回答道:“就是认了个干妈!”

  这个事情已经确定下来了,F4里唯一没有干妈的人吴烨,也有干妈了,从此以后,他不再特别。

  过几天弄个仪式,事情就算是成了,现在是口头达成意见。

  凌晨:?

  一时之间,凌晨觉得有些奇怪,吴烨认了个干妈?

  好好的,也没听他说过这个事情,突然之间就回来说多个干妈,一瞬间,凌晨想到了很多可能性。

  比如:吴烨被绑在凳子上,比如吴烨拿着被子哭哭啼啼,比如他因为愧疚紧握拳头。

  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帮我看看是不是还是黑的,没有帽子吧?”

  敲了敲凌晨的脑袋,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鬼?

  还老是说自己不正经,吴烨觉得凌晨很多时候也挺不正经的,正经人不会问这些脑血栓的问题。

  吴烨说的认真,凌晨才不敢置信的看了看他,又确定了一遍:“真的?不是干爹那种得?”

  默默地算了一下,大概十亿八亿的,还不足以让自己弯腰事权贵。

  “干亲,要磕头喊干妈的那种。”吴烨无奈的回答道。

  具体是个什么仪式吴烨就不知道了,反正跪是肯定要跪的。

  给钱弯腰和这个不是一回事。

  凌晨表情怪异:“干爹的话,就不跪了?好像跪的更多吧?”

  不能好好聊天了,吴烨看了看她,然后才回答道:“不说这个了,你这脑子都不知道想到什么东西。”

  聊不下去了,头一回,吴烨被凌晨说的没有话讲。

  龌龊。

  嘻嘻笑,凌晨才点点头,不故意挑事了。

  不出意外,以后自己也会多个干妈了,如果他们能结婚的话。

  “那不是挺好的嘛,难道有什么问题?”凌晨不理解吴烨在想什么。

  “没,就是不太习惯而已。”吴烨回答。

  凌晨盯着他:“哪方面?”

  吴烨:“.....”

  叹叹气,吴烨开始认真吃饭,如果他再和凌晨聊这个话题,他就是狗。

  吴烨不理她了,凌晨才笑了笑,开始好好吃饭。

  这个事情,吴烨最后还是答应了,没有矫情,换成其他人,可能当场就答应了,需要考虑那么多吗?

  也就是没有人知道,不然高低得来一句:放开那个干妈,让我来!

  吴烨还问了一下家里的意见,他们都没见,吴烨就同意了,就当多个亲戚呗,反正吴烨是这样想的。

  至于其他的,吴烨没有考虑那么多,现实因素也就是一个可能是,执行不执行,完全看自己。

  他还真不是那种贪图什么东西人,从始至终,没有产生这种想法,哪怕是她说给吴烨一部分荣华富贵的分红股份,吴烨都拒绝了。

  就认个干亲,不涉及利益,那是人家江畔的东西,和他吴烨有什么关系?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情,就这个事情而已,纠结那么多干啥?大惊小怪的。”凌晨继续吃饭。

  还担心半天,脑补了很多的可能性,结果最后就是这个事情,白担心半天了。

  浪费了半天感情。

  凌晨都不当大事,吴烨就不考虑这个了,确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算是,也是对他而言。

  “好吧,回头带你见见。”吴烨说道。

  答应一声,凌晨点点头,见还是要见的,以后总会相处,熟悉一下也好。

  凌晨吃东西吃的很快,饱了以后,就把碗筷放下了:“先吃完不管,后吃完洗完。”

  她直接溜掉了。

  还剩下不少菜,吴烨吃完饭以后,她又跑过来,帮忙收拾好好碗筷,家里整理好了以后,吴烨和她坐在沙发上聊天。

  “汗蒸去。”吴烨不确定的问她:“能蒸吗?”

  无语的看了看自己的沙比男朋友,凌晨才回答道:“你吃不吃血豆腐?”

  一时不擦,忘记凌晨的情况了。

  雪碧。

  “主要是和它不熟悉,老是容易忘记这个。”吴烨挠挠头:“以后我多关心关心它。”

  还没有熟悉,确实是关心的少了,关心的时候,它也不领情,慢慢就不再那么频繁的关心了。

  最近的时候,还是那天喝酒醉的时候,很遗憾喝酒了什么都不知道,最后遗憾错亿。

  默默的记着,凌晨什么时候喝酒的话,自己一定不能喝醉了。

  “你关心的是洗头吧?”凌晨给他一个白眼。

  脑子里的想法都是直的,很好猜的。

  凌晨都后悔给他球场会员卡了,打球就一直打一个,都快不协调了都。

  “我很关心兄弟的心理健康的,一直想带它检查检查,是不是有幽闭恐惧症。”吴烨回答。

  凌晨:“......”

  这场赛车,她跟不上吴烨。

  “嘴巴闭到。”说不过他,凌晨就生气。

  输不起的东西。

  吴烨默默的看电视,凌晨拿脚碰了碰他,吴烨疑惑的看着她。

  “哄哄我。”

  吴烨:???

  啥啊?

  我还得哄你?我还想你能哄哄我呢!

  “乖乖,好好看动画片,木马。”吴烨哄她。

  凌晨把枕头丢给他。

  “你敢不敢再敷衍我一点?”凌晨问他。

  没办法,吴烨只好再哄她,不过这种事情不说的话还有办法,说了就不知道怎么哄了。

  “我要怎么哄?”

  凌晨:“.......”

  离开吴烨半米,凌晨自己抱着枕头看手机,默默的念着:自己家的,自己家的!

  挠挠头,吴烨觉得女生亲戚来的时候,真的是一分钟一个变化,本来平时就猜不到想法了,这个时候更难猜到了。

  难搞啊!

  等了五分钟,吴烨都没有来哄她,凌晨哼了一声,默默的去楼上。

  拿着手机的吴烨,呆呆的看着她,脑子里寻思着自己要不要现在上楼,还是再等会儿。

  至于凌晨是不是生气了,吴烨就没想过了。

  为什么要生气?

  不过他刚考虑没多久,凌晨就发消息给他了。

  拿个创可贴。

  吴烨哈哈笑。

  拿上东西,把门反锁,吴烨才关灯上楼,因为急着去送创可贴,吴烨都没有和八爷说晚安。

  楼上卫生间。

  凌晨感慨自己百密一疏,唯独忘了最重要的东西,只能喊吴烨帮忙拿上来,早知道的话,就应该在楼上也放一些的。

  失算了。

  砰砰砰!

  吴烨敲了敲卫生间的门:“怎么给你啊?”

  门被打开一道缝隙,然后凌晨把手伸出来,吴烨把东西递给她,凌晨砰就把门关了,然后还反锁起来了。

  防谁呢防?

  又说不关心,又不给个关心的机会,起码要给个见面认识的机会吧?处境多不堪都没关系,主要是认识一下。

  “亲爱的,伤的严不严重?”吴烨在门口问她。

  凌晨:“.....”

  脱层皮,能不重吗?不过和他说他也不懂,哄人都不会。

  这就是弟娃儿的坏处,得和教小牛犊一样慢慢教,搞不好教会了还便宜其他人了。

  凌晨窸窸窣窣的收拾好,然后才出了卫生间:“血流漂杵,伤痕累累,苦不堪言,一言难尽。”

  这几天,刚好是最严重的的时候,过了这段时间以后,就要好很多了,这么多年了,凌晨已经习惯了。

  这点痛算什么!

  凌晨很庆幸的是,自己不会很痛,和那些痛的死去活来,翻来覆去的人比起来,她已经好很多了。

  铁扇公主吞了猴哥的痛,她是没体验过。

  “守着干啥?准备拿创可贴来辟邪?”凌晨问他。

  要不是看在其亲戚的份上,高低今天你不跑十次卫生间,没机会睡觉,大人大量的吴烨,不和她这个大女子计较。

  那些结婚的大哥,媳妇儿怀宝宝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认过来的?居然怀宝宝以后,脾气更怪异。

  “我能不能放个狠话?”

  凌晨摇摇头:“不能!”

  她大摇大摆的离开,心情看样子都好很多了,似乎欺负男朋友,能带来很多愉快。

  吴烨才反应过来自己也要上厕所,看着凌晨盖好被子,吴烨才进去卫生间。

  注意到折起来的创可贴,吴烨恍然大悟:“原来会折起来。”

  见识了。

  多少有一丝丝好奇心,被吴烨压制在内心里,不让它肆虐。

  没出息!

  “最近怕是得买点健胃消食片了。”耽搁半天时间,吴烨才从卫生间出来。

  脚麻的吴烨,一点点挪到床沿,龇牙咧嘴的。

  “你是不是秘了?”凌晨凑过来。

  又跟个没事人一样,凌晨伸手锤了一下他的腿,一阵麻痹涌动,吴烨呲牙。

  把她还准备继续捶的手抓住:“你如果不会吞针的时候,就不要试图把你男朋友惹生气。”

  凌晨:“.....”

  滚回她自己的位置,凌晨笑嘻嘻的看着他,吴烨捶了捶脚,才回到被子里。

  关好灯,吴烨没睡着,看着天花板。

  “睡不着。”凌晨推他。

  吴烨无奈:“这位靓女,麻烦你不要推你老公。”

  “我的天呐,你好不要脸啊。”凌晨回答。

  吴烨脱口而出:“那就更严重了,请你不要推别人的老公。”

  凌晨:“.....”

  她默默的滚开了。

  吴烨心里咯噔一声,然后就大呼完犊子了,嘴巴没长歪,话说歪了。

  果然,吴烨手指刚接触到她,凌晨就说道:“莫挨老子!”

  没死心,吴烨又试探了一下她。

  “哎,你搞清楚,这是人家堂客,你信不信劳资给你头打歪。”凌晨讽刺道。

  哦豁!真生气了。

  “我错了!”吴烨道歉。

  “你没错,我错了,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自己的破嘴惹的祸,含泪也要解决问题才行。

  刚准备继续哄凌晨,吴烨就听到手机响了,转身拿过来看了看,是洛白打的电话。

  凌晨看着他。

  吴烨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凌晨,把手机挂了。

  远处。

  公寓里的洛白看着手机,哔哔赖赖的又给宁渠打电话,宁千里在和伯乐训练,根本就没有接电话,最后可能是听着吵,又给他挂了。

  洛白从哔哔赖赖变成骂骂咧咧。

  又给黄原打电话过去,他不知道黄原在和游小鱼小酌怡情,两个人聊的正开心,黄原做了和他们一样的选择。

  洛白比划了一个中指。

  “还好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是被人撵,都找不到求助。”洛白感慨万分。

  有了对象以后,一个个都变得不靠谱起来。

  第二天。

  昨天晚上,吴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凌晨哄好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才想到洛白打电话了,结果吴烨打过去的时候,电话在通话中,等了不少时间,吴烨再打过去,才打通了。

  迎来的就是洛白的咆哮:“玛德,昨天晚上你们一个个不接电话,今天早上又一个个约好了似的打电话,你们有毒吧?”

  额,吴烨语塞。

  他昨天在哄凌晨,实在是没有空,再加上凌晨虎视眈眈的,一副你接,你给老子接了试试看。

  他没办法啊!

  洛白那知道生气的凌晨多难哄,吴烨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外加嘴皮子溜,才把她哄好了,摆明了就是故意刁难他。

“没办法,昨天和凌晨吵架了,差点打起来,我只能先挂电话,把家庭矛盾解决了,毕竟,攘外必先安内,你能理解吧?”吴烨回答  漂亮的理由,吴烨给自己鼓掌。

  洛白已经无力吐槽了,看着电话,满脸无奈。

  “你已经是第三个用这个理由的了,你们买版权了?黄原说完宁渠说,宁渠说完你再说,三个都吵架?都要哄媳妇儿?都得攘外必先安内?”

  “还说你们不是串通好的?”

  完全想不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大家想到一个地方去了,都说一样的话,真的也变成假的了。

  尴尬。

  “就说是什么情况吧,不要在意那些旁枝末节。”吴烨问他。

  结果洛白挂电话了,吴烨还在疑惑的时候,洛白打了个视频电话过来。

  系着围裙,还在做早餐的吴烨点开接通,把手机放在支架上。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吴烨说道。

  说完以后,就拿着勺子开始熬汤,完全没有管洛白好奇的目光。

  “卧槽,你这是在哪里?”洛白问他。

  开视频就发现环境不一样,绝对不是吴烨的房子里,厨房没有这么大,颜色也不对。

  看了看装修,洛白都能看出来不便宜。

  吴烨拿着手机给他看了一圈,才回答道:“这几天我房子在装修,只能子安在其他地方住,这是凌晨的房子。”

  给他解释了一下,吴烨把手机放回刚才的位置上。

  “难怪宁渠说楼上有个比在装修,他白天都没能好好睡觉,只能带着颜潸潸先回去住几天时间。”洛白说道。

  搞半天,装修房子的居然是吴烨。

  其实洛白也想整个隔音好的装修,不过暂时用不上,就没有开始弄。

  “没想到这个情况,对了,不去和你的白菜聊天,昨天打电话给我干啥?”吴烨问他:“遇到事儿了?”

  吴烨第一反应是他可能遇到什么问题了,大家都是这样,互相帮凑着。

  “能不能盼我点好?”洛白无语了。

  打电话就是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吴烨已经是第三个说这个话的人了,他怎么可能有那么事情能遇到?

  无奈之余,多少也有些感动,毕竟第一时间就是问是不是遇到事的人,每个人身边都不多。

  “没事就行。”吴烨继续弄早餐。

  洛白觉得,他越来越像一个家庭煮夫了,起码看到第一眼的时候,还觉得吴烨挺贤惠的。

  堂堂八尺男人,留连于三次之地,鄙视之!不会做饭的洛白,明明就是羡慕,却不老实的说着自己鄙视。

  “脱单了。”

  吴烨点点头看了看他:“恭喜恭喜!”

  敷衍了事的,一点都没有恭喜的样子。他脱单完全在吴烨的意料之中,本来就一身的渣男技术,搞不定白菜才怪呢。

  听洛白自己说的,白菜就是个单纯的女生,多单纯不知道,吴烨觉得她应该是洛白容易追的。

  洛白无奈的说道:“本来准备喊你们一起搓一顿,结果一个个都挂我电话,又一个个的编着瞎话骗我。”

  “其他的倒是还好,主要是到时候介绍白菜给你们认识一下。”

  有了对象以后,第一时间就是让他们认识一下,以后避免人都不认识,也是为了证明他的想法和决心。

  想好了,洛白就没有准备再变了,踏踏实实的,也没有准备回到以前灯红酒绿的环境,就现在这样挺好的。

  “你确定好了?”吴烨诧异的问他。

  都带女朋友出来了,洛白肯定不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点点头,洛白笑了笑:“确定好了,就她了。”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都确定好了,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只会祝福。

  “你定个时间,到时候我带凌晨一起来。”吴烨回答。

  看和电话挂了,吴烨思考了几秒,上一次还是带他们见东方淼,不过最后东方淼把他反手捅了一刀。

  这个女侠....也不知道是不是良人。

  吴烨给黄原和宁渠开了个视频,黄原盯着两个黑眼圈,宁渠则是在床上躺着,还没有起来,就吴烨看着健康一些。

  聊了半天,几人才达成了共识,挂了电话,吴烨去楼上喊凌晨起来吃早餐。

  她今天请假。

  腻歪了半天,凌晨才起来。

  打电话给秘书,说了一下情况,凌晨丢开手机,开心的抖肩膀,不过她还没有开心多久,半个小时以后,视频电话就打进来了。

  “我妈,咋整?”凌晨问他。

  吴烨想了想,还是让她接电话,一天没去公司而已,不会怎么样的,再加上,凌晨这几天还不舒服,问题不大。

  凌晨拿了个毛巾把脖子挡住,然后才把视频接通。

  “生病了?”蓝总裁接通电话,第一句话就是问她是不是生病了。

  凌晨一愣。

  然后才点点头:“有点不舒服。”

  默默地算了一下时间,蓝总裁看了看她有点苍白的脸,多少放心了一些。

  “在家休息一天吧,记得多喝热水!”她说道。

  凌晨点点头,多喝热水,吴烨就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注意到凌晨背后的装修不一样,蓝总疑惑的看了看沙发和背景:“回别墅住了?”

  她一直很注意细节,而且记忆里很好,吴烨家里的装修她记得,凌晨家里的装修她也记得,包括田甜家里的沙发是什么颜色,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边房子装修一下,就搬过来住几天。”凌晨回答:“一直空置不住,也亏得很。”

  看了看她脖子,蓝总裁注意到有一点点红痕,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凌晨都24了,她24的时候,凌晨都在她肚子里几个月了。

  做父母的,也不能什么都要管,又不是小时候。

  “小吴,你多费心了,这几天多照顾她一点。”蓝总裁说道。

  吴烨不在画面里,蓝总裁都能猜到吴烨就在旁边,凌晨才不会自己一个人搬回去住呢,一直嫌弃房子大了,住起来太空了。

  她一猜就知道,肯定是两个人一起回去的。

  “好的阿姨,您放心吧!要是照顾不好她,您拿我是问。”坐在凌晨旁边的吴烨回答。

  凌晨把摄像头调整了一下,蓝总裁可以看到她和吴烨同框的画面,两人很有夫妻相,就像是刚结婚的小两口似的。

  一时之间,蓝总裁觉得有点恍惚。

  “夏天蚊子多,记得买个蚊香。”蓝总裁说道。

  凌晨和吴烨尴尬的不行。

  一不注意,凌晨就忘记吴烨显眼的红痕了,被眼尖的蓝总裁第一时间发现了,不过她没有再问什么,吴烨他们松了口气。

  尴尬是肯定尴尬,特别是吴烨,有点被抓包的感觉。

  “谢谢阿姨关心,最近蚊子确实是有点多。”吴烨才说完就被凌晨掐了一下,她才不是蚊子。

  凌晨在,吴烨和她聊天还挺和睦的,没有那种针锋相对的意思,大家都比较克制,默契的没有让凌晨生气。

  开完视频以后,凌晨就把毛巾拿掉了,拿着白药喷雾,喷了一下红痕。

  “那是消肿的,不是化瘀的,没有效果的。”吴烨提醒她。

  凌晨白了他一眼,拿着小镜子,数着自己的草莓,又数着吴烨的草莓,然后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干啥?”

  “你的才三个。”

  “救命啊!”吴烨感觉脖子开始疼起来。

  最后,拿着镜子的凌晨,满意的点点头,吴烨拿着另一个镜子,在旁边叹气。

  城中村里。

  停好车爬了半天楼梯的洛白,气喘吁吁的敲了敲门。

  没过多久,白菜开门,看着这一身汗的他,默默地想着怎么样才能带他锻炼锻炼,洛白哪都好,就是有点虚。

  这几天白菜就在寻思,怎么样让他锻炼,爬个九楼都喘气,简直惨不忍睹。

  “坐会儿,刚好面条马上就好。”给他倒了一杯热水,白菜去厨房,想到是似的转身交代:“只能喝热水啊,凉的直接给你送医院去。”

  洛白:“......”

  是时候把锻炼这个事情提上日程了,一直被白菜鄙视身体差,洛白都感觉脸红。

  这个不能忍,明天就去半个健身卡。

  厨房里的白菜,端着一碗面条出来,把面条放在洛白面前,还特意的给洛白加了肉,蔬菜,火腿。

  就这个配置,已经是白菜的豪华全套面,也就洛白,桃子都没有吃到。

  “差盐的话就和我说。”白菜笑着说。

  她就坐在洛白旁边,撑着脸,观察着洛白的表情,清秀的脸上满是开心,眼神里充满了喜悦。

  见到他,就觉得很开心,被拳馆开除的郁闷心情都好了。

  “这么看着我干嘛?和小花痴似的。”洛白嗦着面条问她。

  白菜下的面条,味道还可以,大概是因为面条就是她的拿手菜,白菜做的东西,也就是一般,那个比洛白已经强多了。

  他是八窍通了七窍,一窍不通。

  “我就想看,犯法啊?”白菜反而凑近看。

  把洛白逗笑了。

想了想,她和白  说道:“晚上约了几个好朋友一起吃饭,他们女朋友也会去,你也和我一起吧!我给你介绍他们认识。”

  “他们是我最好的几个朋友,我已经和他们说了我两在一起的事情,带你熟悉一下他们。”

  白菜:??

  晚上就去?她有点不自信,觉得自己太普通了。

  “你都说了?”白菜问他。

  洛白点点头。

  想了想,白菜决定豁出去了,管他们喜不喜欢呢,洛白喜欢就行了。

  ------题外话------

求一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