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47 洛白:我做舔狗那些年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日头西洛,八爷回家。

  把爪子上抓着的,一叠带着泥土和纸条的百元大钞放到盒子里,它就跳上鸟架,一边吃虫子,一边看着地上的星星。

  过了动物的某个时期以后,八爷就不热衷钻笼子了,而是有些佛系的无欲无求。

  这一点,和吴烨恰恰相反,作为随时随地都能fq的年轻人,吴烨研究的就是如何以静制动。

  鸟架上的八爷吃饱以后,就开始日常斗狗,它好过的时候,就不想让星星好过。

  平时看起来井水不犯河水,实际上它们的友情,就像是烂尾楼,早已稀碎。

  “嘿,傻狗。”

  “汪!”

  八爷在空中飞,狗子在地上追,狗子时不时的举着爪子拍它,不过八爷飞得高,星星拍不到它,拿它没办法。

  其实八爷也不敢靠近它,怕星星一个大比篼给它拍残废了,凌晨吴烨不在的时候,家里就是这样鸟飞狗跳的。

  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的星星,差一点点就咬到八爷了,给它鸟胆都差点吓出来了。

  “差一点,差一点。”飞到架子上的八爷不敢挑衅了。

  星星瞅了它一眼,把地上的小枕头叼回沙发上,然后才趴在窝里盯着八爷。

  你主人欺负我主人,我就欺负你,星星一直想收拾八爷,吴烨它收拾不了,收拾吴烨的鸟这个想法,一直没有断过。

  楼上。

  主卧里。

  “怎么样?会不会太幼稚了?”凌晨又换了一套衣服,站在穿衣镜前,问吴烨感觉怎么样。

  回答很好他说敷衍,回答不好她说眼光有问题。

  “我先试试看,再回答你感觉怎么样行不行?不过感觉不太方便的样子。”吴烨看着她一身牛仔背带裤。

  凌晨锤他两拳。

  “我就想知道,这种衣服,上厕所的时候怎么办?”吴烨问她。

  凌晨:“......”

  为什么会有人问这种十年脑血栓的问题?

  “好看还是不好看?”凌晨问他。

  吴烨点点头,好看确实是好看,凌晨穿着一身牛仔背带裤,头发扎起来以后,看着和那些刚出学校的学生似的。

  她穿个红绿大袄,手插到衣袖里,估计也好看。

  “要不你换这件我对比一下?”吴烨拿了一件旗袍给她。

  凌晨给他一个白眼,没有穿,吴烨一直让她试穿一下旗袍,最好是再加个丝袜,不过凌晨没好意思。

  等到需要添柴加火的时候,再考虑这些,现在的吴烨,属于是饿牛,不需要加火,只需要给植物。

  “我还是换个,这个太显年轻了,有点抢风头。”不太满意,凌晨又准备再换一套。

  每一套都觉得抢风头,根本不考虑风是什么感受,人长得好看,穿什么不抢风头?

  不是衣服的问题,单纯是人的问题。

  “这样挺好的,可可爱爱的,你这种颜值挂选手,穿什么都会抢风头,难道就不参加聚会了?”吴烨回答。

  一身t恤,一条短裤,脚上穿着一双拖鞋的吴烨,随意极了。

  就这样和凌晨出门的话,人家第一时间感慨的应该是,这么一个美女跟他,他得有多少钱?

  “再换一套裙子,不行就这个。”凌晨做好决定。

  又换了一套素素的裙子,凌晨才满意的点点头,就决定穿这个。

  吴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男生等女生的时候,要等那么久,最后她还是急匆匆出门的,也就是凌晨不化妆,不然还不知道得多久。

  “问就是好看。”在凌晨准备问他的时候,吴烨已经抢答了。

  凌晨:“......”

  给他一个甜美的笑容,凌晨又看了看他随意的打扮,拉着他换了一套衣服。

  镜子里,倒映着超级有夫妻相的他们。

  “细菌交换以后,夫妻相越发明显了,你这老婆跑不掉了。”吴烨贴贴。

  凌晨嘴唇都被他脸挤歪了。

  “不要乱喊。”

  “老婆,老婆,老婆,老婆.....”

  “哎呀,你烦不烦!”红着脸的凌晨下楼了。

  紧随其后的吴烨,哈哈笑。

  现在是下午,今天晚上洛白要请客,介绍他女朋友给大家认识,难得洛白浪子回头,可算是拱到了白菜。

  虽然,白菜就像是老实人。

  这话不是吴烨说的,而是黄原说的,他说白菜就像是老实人,洛白则是退隐江湖的渣男。

  感情的事情,没有先来后到,只有恰逢其会,只有喜欢和不喜欢,一直走肾的洛白,现在开始走心了。

  “颜潸潸给我发消息,他们都出发了。”凌晨一边穿鞋一边说道。

  大家都是要带女朋友去的,光是白菜一个女孩子在,也不合适,她自己也尴尬。

  把鞋子穿好,吴烨拿着钥匙,挎着凌晨的包包,两人一起出门,吴烨开着m8,直奔店里去。

大唐饭店  对于请吴烨和兄弟伙到吴烨自己的饭店吃饭这个事情,洛白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反而还侃侃而谈,赚钱不容易,能省则省,说什么大家都是拖家带口的人,不要铺张浪费。

  店里,拉着白菜进店的洛白,熟练的和经理打招呼。

  “洛总,包间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带您过去?”经理问他。

  因为是老板的熟人,早就预留了一个包间,其实最近生意好,包间都不够用,很多客人都喜欢在包间招待朋友。

  看了看白菜,洛白才回答:“告诉我房号,我自己去就行,茶水麻烦帮我准备一下。”

  他和别人说话的时候,白菜就静静的站在一边,只是保持着微笑。

  眼睛则是看着装修豪华的饭店,以前的白菜,从未想过自己会踏足这种饭店,洛白说是他好哥们开的,白菜脑子里只有物以类聚几个字。

  作为白菜眼里的高富帅,洛白的朋友也不是缺钱的人,这么大个店面,不知道得花多少钱。

  “走吧,我们去包间等他们。”洛白拉着她的手。

  顺从的跟着他的脚步,白菜一路观察,默默的和那些衣着光鲜的客人对比了一下,感觉自己几百块钱巨资买的衣服有点拿不出手。

  浑身没有一件首饰的白菜,觉得自己有点老土,连个耳环都没有。

  踩着地毯,看和墙壁上的山水画,白菜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完全没有洛白那种回家了的感觉。

  “这些画,都是二十块钱一副定制的,你看这个地方,转头都能看到,装修好看,就是忽悠客人而已。”洛白悄悄的和她说道。

  白菜忍不住笑,肯定是没有洛白说的那么不堪的,白菜开心,只是因为他在意自己的情绪。

  “我没在意的。”白菜回答。

  洛白停下脚步,把她的手拿在手里,让白菜自己看了看,白菜还有老茧的手里,手心全是汗水。

  尴尬。

  “嗐,热的,你手太热了嘛。”

  又拿起她另一只手,洛白让她自己看了看。

  白菜:“......”

  太没出息了,她一直很紧张,一直没有控制住自己的紧张。

  要是找个小馆子的话,她肯定不会那么紧张,这个店看着就很贵,而且还是和陌生人吃饭,再加上她不知道自己的钱够不够付饭钱。

  她是想着自己买单的,不要让人家看不起。

  “哎,没事,等我缓缓就行。”白菜说道:“看我头发有没有乱?我要不还是涂个口红吧?是不是应该买双鞋的,感觉不太搭!”

  一股脑的,白菜感觉在家,在路上没有想到的问题,都跑出来了。

  洛白:“.....”

  她还是那么没自信,洛白觉得有必要想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你来看看。”洛白把她拉到一个包间门口,里面是几个中年人,一人一个年轻女朋友:“你看她们,化妆,衣服也好看,搭配也合理,但是她们加起来都比不上你一个。”

  白菜垫着脚看了看,又收回目光。

  “你扯淡,人家一个个都比我好看。”白菜说道。

  洛白:“.....”

  “你只有一个男朋友啊。”

  白菜一愣,又垫脚看了看,才疑惑的看着洛白。

  洛白点点头。

  “妈耶,这玩意儿还能有好几个?”白菜感慨万分。

  瞬间感觉自己老实巴交的。

  洛白拉着她离开,白菜感觉自己的自信又多了。

  “男人总能很轻易的分辨出那种女生合适结婚,那种女生只是逢场作戏,他们是交易,你是未来。”

  白菜刷的脸就红了。

  当一个情绪散不掉的时候,就用另一个情绪冲一下。效果很好。

  带着白菜到了包间,白菜掏出新手机,这是商送的礼物,最新款的手机,白菜每次看到手机的时候,都觉得那个商真好。

  扫了一下二维码,白菜看着页面跳转,菜单出现以后,白菜就愣住了。

  “洛哥,你有没有感觉,你兄弟把一盘猪耳朵卖到188,有点黑啊!”白菜惊讶的问他。

  一个凉拌黄瓜都卖一百多,白菜发现了华点,原来赚钱要这么赚才行。

  洛白:“......”

  有吗?

  他是会员,吃法都是打五折,相当于半卖半送的,再加上偶尔还免单,没觉得花多少钱。

  “确实心黑,太过分了,谴责他。”洛白歪头,看了看白菜的手机。

  明明自己有时间,就喜欢凑到白菜旁边,挨着她一起看,白菜感觉他离得太近了,又不好说什么洛白的头,都碰到她的头了。

  除了自己激动,会有个拥抱,还是第一次隔得这么近。

  “洛哥,喝不喝茶?”白菜找了个理由拿茶壶。

  白菜安静了好一会儿,盯着茶杯,不知道在寻思什么,又拿着手机看了看菜单,悄悄地放下手机。

  好贵啊。

  默默的给经理发了个微信,洛白把零食放在她面前:“是不是又开始紧张了?”

  白菜点点头。

  这是实话,转头一想,人家女朋友可比她优秀多了,又是老总,又是医生的,她啥也不是。

  而且人家还不是只有一个男朋友,她什么优势都没有。

  洛白就坐在她旁边,看着紧张的白菜,洛白忍不住安慰她:“别紧张,都是我很好的朋友,一起长大的,就像是你和桃子一样,见朋友都这么紧张,以后见我爸妈怎么办?”

  白菜:??

  还没有考虑过见他爸妈这个问题,洛白这样一说,她才发现还有一关呢。

  什么事情都怕对比,和见他爸妈比起来,见朋友还好。

  “好多了吧?”

  白菜默默地点点头,焦心的事情变成了以后去见他爸妈怎么办了。

  以后....先到了以后再说。

  白菜还在紧张的时候,包间门就已经被推开了,两人回过头,就看到一身斑马衣服的宁渠,背着包包,拉着颜潸潸进来。

  洛白把手搭在椅子上,看着颜潸潸一身绿色的裙子,又看了看宁渠,默默的没有吐槽。

  绝了。

  “你小子真鸡贼,来吴烨店里请客。”宁渠带着颜潸潸进屋,拉开椅子就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

  坐在他旁边的颜潸潸,倒是注意到清秀腼腆的白菜,眼睛一亮。

  看着就很单纯的女孩子,总是讨人喜欢的,特别是白菜这种,单纯质朴的女生,颜潸潸觉得她很好看。

  白菜只是短发,不是长得不好看,大眼睛高鼻梁,皮肤也白了很多,五官精致,只是组合起来就变成了那种清秀了。

  “你俩聊,我和洛白女朋友聊聊天。”颜潸潸换了个位置。

  白菜给她倒好水,有点尴尬的打招呼。

  “我还是叫你小白吧,我比你大一点,你叫我潸潸姐就行。”大概是医生特有的亲和,让白菜紧张少了很多。

  她从颜潸潸眼里,也没有看到那些让她接受不了的东西。

  女生之间的熟络,其实很快的,还没有过多久,颜潸潸和白菜聊的越发开心了,时不时的就发出笑声。

  洛白和宁渠看了看,就跑到一边抽烟去了,一人一支烟,一起当神仙。

  “你怎么想到在这里吃的。”宁渠吐出烟雾,问他。

  最开始,他还以为洛白会找个餐厅,对付对付就完事了,看到地址,才知道他就找的吴烨的饭店。

  总不能逮着一只羊薅羊毛啊。

  “宁啊,就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洛白回答。

  宁渠:“......”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吴烨都给了他们会员卡,洛白来蹭饭最多,和经理,主厨都熟悉了。

  “你这眼光不错,这次靠谱,是个好姑娘,想好了就别三心二意的。”宁渠告诫。

  他能看出来,白菜多质朴。

  这种女孩子都单纯,也容易受伤害。

  “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我能不知道吗?”洛白回答。

  宁渠撇撇嘴。

  洛白:“.....”

  根本就不相信他,他明明就前所未有的认真。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和颜潸潸聊天以后,白菜发现她真的很温柔,就是那种大姐姐的感觉,让人完全紧张不起来。

  门被打开。

  和宁渠一样背着女士包的吴烨拉着凌晨进屋。

  “聊的挺热闹啊。”吴烨把包放好。

  白菜看了看他,她看过照片的,这是吴烨,就是她刚才说黑心的那个老板。

  看着真年轻,居然和洛白差不多帅,不过....他女朋友也太好看了吧?

  一边倒茶,白菜默默地观察了一下吴烨两人,发现凌晨能吊打自己,白菜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女生。

  “白菜你好,我是凌晨。”凌晨坐在她旁边,颜潸潸把另一杯茶递给吴烨,给白菜介绍了一下。

  看着笑的温和的凌晨,白菜觉得她和想象中的大老板不一样,洛白说她是千亿大小姐,白菜没想到她这么随和。

  “你好凌晨,你真好看。”白菜夸奖了一句,干巴巴的。

  忍不住笑了笑,凌晨拉着她坐下,能感觉到她手上都是老茧,凌晨给她一个友好的笑容。

  她们多少知道一点白菜的情况,白菜其实比她们都努力,而且条件确实差了很多。

  “你们刚才聊什么呢?”凌晨问颜潸潸。

  问白菜是不行了,还是要和颜潸潸聊天,然后带着她。

  多了个凌晨,话题更多了,白菜也放开了,和她们分享了很多好笑的事情。

  黄原和游小鱼是最后来的。

  吴烨三人对视一眼,把情绪收起来,尽量笑的友好一点。

  黄原冲他们使眼色,吴烨几人默默的回到位置上,一头红发,穿着小夹克的游小鱼,坐在凌晨旁边。

  大大方方的她,挨个打招呼,凌晨也是第一次见她,和白菜差不多,不过白菜和她是两个分类的人。

  游小鱼的性格,除了对内有点柔弱,对外的话,就像是话痨一样,话多的离谱。

  “回头我拉个群,我们平时可以约着吃饭,逛街,看电影。”游小鱼说道。

  白菜下意识摸着钱包。

  感觉自己的钱包扛不住这样造,才不到五十万的存款,可没有她们几个那么雄厚的钱包。

  “白菜在,还不需要担心安全问题。”颜潸潸笑着说道。

  白菜尬笑。

  人都到齐了,洛白开始点菜。

  白菜默默的记着菜名,然后悄悄地计算着花了多少钱,等到洛白点红酒的时候,白菜就感觉超支和雪崩一样到来。

  啥酒啊!要两万多一瓶?玉皇大帝夜壶里盛出来的么?

  白菜感觉自己的消费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想着请客都请了,花多少得让人家吃饱,至于肉疼,回头再考虑。

  “看看你们喜欢吃什么,自己点啊。”洛白把手机放在一边。

  白菜盯着总价那一栏,已经五位数了,注意到凌晨在看她,白菜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加了几个米饭。

  这个月得多拍几个。

  “今天主要是通知一下大家,我已经不是单身狗了,另外,以后多照顾一下我们家白菜,就这么个事儿。”洛白举着酒杯说道。

  白菜闹了个大红脸。

  “干杯,回头我和小鱼再请客,今天就不借场发挥了。”黄原举着杯子碰杯。

  他还得请客才行。

  “来烨个这里,他生意。”洛白建议。

  宁渠忍不住笑。

  “你那是生意,你那是薅羊毛吧?”吴烨看了他一眼。

  越来越热闹了。

  喝了不少酒,又喝了不少茶,洛白去卫生间了。

  包间里继续聊着天,包间外的洛白,刚从卫生间出来,就碰上了一个长发及腰的女子。

  两人对视了一眼,洛白准备直接离开,不想对方却把他拦住了:“洛洛,好歹见一面,招呼都不打?”

  熟悉的称呼。

  洛白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她,发现她变化很大了,还是记忆里脸,就是更成熟了,再加上一头黑长直,身材也更好了。

  虽然一瞬间还是涌出来很多记忆,洛白把它们都压制了,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憨批,阳关道独木桥,大路朝天各自走。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借过。”说了这么一句话,洛白就离开了。

  在转角的地方,洛白看到躲着的白菜。

  白菜尴尬的看了看她:“看你一直没进去,有点担心你喝多了。”

  她是不放心洛白才出来的,结果就看到一个漂亮女生拦着洛白,白菜能看出来,洛白那一瞬间的表情很复杂。

  她,应该是前女友吧?

  白菜又庆幸洛白对她的态度,没有什么迟疑,而是很坚决的,不想和她多接触。

  “这是现在的女朋友?”旁边传来一个女声。

  她准备看看洛白是哪个包间,结果看到洛白和一个女站在一起,听意思,人家还是女朋友来的。

  白菜看了看她,并没有回答什么,而是挽着洛白的肩膀,问洛白:“这是你朋友?”

  洛白摇摇头,立马说道:“不是啊。”

  黑长直的是东方淼,和他是仇人还差不多,那会是什么朋友?

  他没期待过再见面,只是巧合碰到了。

  东方淼:“......”

  她发现,洛白看白菜的眼神,就和曾经看她差不多,不过现在变成了另一个女生,她再也没机会感受。

  那种坚定不怕得罪人的语气,还是和曾经一模一样。

  “你好,我是他女朋友,你有什么事情吗?”白菜故意问道。

  东方淼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摇摇头,总不可能说我想和你男朋友聊聊天。

  见它不说话,白菜直接拉着洛白离开了,想了想白菜说了一句:“谢谢!”

  东方淼:“.....”

  这话就很让人生气了,不过他们已经离开了,东方淼愣愣的看着他们离开,才回到自己的包间,今天是她生日。

  包间里,听着朋友唱的生日歌,东方淼总感觉不得劲儿。

  一直到其中一个男生抱着鲜花,拿着礼物给她表白,东方淼更不得劲儿了,就好像是...丢了西瓜捡芝麻。

  洛白和白菜回到包间以后,还是一样的和大家聊天,但是洛白知道,他要给白菜一个解释,白菜也知道,自己在等他一个解释。

  一直到吃完饭,大家离开以后,洛白坐在车上,还没有喊代驾,他和白菜坐在后排,白菜没有说话,而是拿着湿纸巾,给他擦了擦脸。

  看着近在咫尺的清秀脸庞,洛白凑近了一些,白菜把她推开:“解释清楚了,再考虑这些。”

  洛白:“......”

  从头到尾,事无巨细的和白菜说了一遍他当舔狗那些年。

  和白菜猜的不一样的是,他居然喜欢的那么的卑微,白菜都替她不值得。

  “原来是前辈啊,刚才还好刚才和她说了谢谢。”白菜说道:“还没有其他的女朋友?”

  洛白摇摇头。

  其他的那些,应该不是女朋友,没有女朋友只在一起住一晚就分道扬镳的。

  由此可以得出,他只有一个前女友。

  认真的看着洛白,白菜严肃的看着他:“想好了再说,医院的无线网不好。”

  洛白:‘.....’

  想了想,洛白问她:“前尘往事成云烟,往后只有你一人。”

  “不要转移话题,我今天一定要搞清楚,你到底有多少好妹妹。”白菜回答。

  进退两难的洛白,有点不知道怎么说了,试探性的比划了一个巴掌,白菜给了他一个巴掌。

  头打歪。

  更不敢说还有其他人了,洛白怕小命不保。

  “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以后......你应该明白怎么做吧?要是结婚以后,我的去别人家柜子里带你回来,你就做好当蜘蛛侠的准备。”

  “或者我上新闻,你下户口。”

  如此严肃的语气,洛白还是第一次听到,白菜肯定是生气了。

  “保证!”洛白举手。

  看了看他,白菜只是点点头,口头的话不重要,以后行为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洛白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得白菜没有那么生气了。

  木马。

  一个巴掌一颗糖,洛白在旁边摸着脸嘿嘿嘿笑。

  白菜看了看窗外,一心想避开渣男,最后还是喜欢上渣男了,看他的表情,白菜就知道他说的不是真的。

  以前她没有出现,也干涉不了洛白的生活,以后就不一样了,回头就把长枪装好。

  “走了,找个代驾回家了。”白菜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

  洛白指了指脸:“再来一口。”

  “再来一巴掌中不中?”

  “不中,我马上叫代驾。”洛白把车窗打开,对着不远处的代驾小哥喊道:“哥们儿,这里!”

  她们在后面聊了半天。

  吴烨和凌晨已经回到家了,吴烨和凌晨在泡脚,拿着手机给宁渠发消息,宁渠让他装修好了说一声,他好搬回去。

  放下手机。

  凌晨打着哈欠开始犯困了,吴烨给她擦了擦脚,然后才倒水喂狗。

  看和无精打采趴在窝里的星星,吴烨疑惑的看了看它,直到吴烨看到它有点扭曲的脚,吴烨才感觉不对劲。

  “你来看看,狗子是不是骨折了?”吴烨一边说一边碰了碰它的狗腿,狗子呜呜叫。

  凌晨把面膜一丢,就冲过来,看了看星星的前肢,对比两只脚,明显可以看到其中一只脚不对劲儿。

  “肯定是扭着了,要不就是骨折。”拿着手机给宠物医院打电话,凌晨打完电话又看了看监控,然后她看了看八爷。

  罪魁祸首就是八爷。

  拿着手机看了看监控,狗子一跃而起,结果撞到了茶几,当场就躺在地上半天,然后一瘸一拐的回到狗窝里。

  吴烨也看了看八爷。

  “我错了!”八爷认怂。

  主要是凌晨眼神虎视眈眈的,它有点怕,欺负吴烨的鸟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欺负吴烨啊!

  把狗子抱到车上,又送它去宠物医院。

  反正最后回家休息的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多了,忙活了不少时间,才把狗子的事情解决好。

  凌晨因为医生的一句狗子年纪不小了,一直到现在都还闷闷不乐的,她养狗好多年了,一直没想过某天要失去星星。

  现在却不得不面对这个情况,狗子已经十岁了,不是年轻狗子了,已经是老狗了。

  十多年寿命的狗子,都已经是很长寿的了,星星已经十岁了,凌晨从它一岁的时候就开始养着。

  转眼之间,凌晨都已经二十多岁了。

  感觉到手被打湿了,吴烨叹气。

  听到宠物医生说的时候,凌晨情绪就不对,再加上回来的路上一直沉迷着,吴烨就知道她心里肯定不好受。

  “宝贝,不难过,医生都说了星星可能活到十五六岁呢。”

  凌晨转身,靠着他,吴烨感觉衣服迅速被泪水打湿了:“他骗我的,我早就感觉星星不对劲了,吃的没有以前多了,没有以前活泼了,每次我回家它都在门口等我,都坐在旁边不离开。”

  “我都没想到,它已经老了。”

  “呜呜,我难过。”

  最终,凌晨还是没忍住哭出来了,吴烨只能陪着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对于凌晨来说,星星不只是宠物,还是个家庭成员,也是陪他爬山涉水的伙伴。

  突然之间,就像是收到了一个噩耗,凌晨没办法解释星星可能这两年就要老死的可能性。

  吴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它呲牙的样子,那时候,吴烨还觉得狗子挺好看的,很威武。

  “宝贝,不难过了,它还好好的呢,不要想多了。”吴烨拍了拍她的后背。

  凌晨擦了擦眼泪。

  吴烨没办法理解她的感受,因为星星不是吴烨养大的,在遇到吴烨之前,星星就在她的生活里。

  这一晚,凌晨只睡了两个小时,吴烨挂着黑眼圈,把她送到宠物医院,然后又把狗子接回家。

  请了假的凌晨,就坐在星星旁边,和它说着话。

  狗子听不懂,但是能感觉凌晨难过,和往常一样的哪怕是带着伤,它都打滚逗凌晨开心。

  反而是这样,凌晨更难过了,以前的时候,凌晨每次不开心,狗子就会打滚哄她开心,拿爪子按着她的手,不让她喝酒。

  搞不懂凌晨为什么越发难过,狗子只好蹲在她身边,陪着她。

  对于凌晨来说,星星大概不是生命里的唯一,但是对于星星来说,凌晨就是它生命里唯一。

  吴烨在一边看得揪心,索性出门散散心,在别墅区转了一圈,只感觉更烦躁了。

  就这样过了几天时间。

  星星的伙食越发好了,吴烨经常警告八爷,不要老是去逗它,到时候容易变成烤八哥,八爷还算是听话,没有去挑衅狗子。

  一边关注凌晨的状态,吴烨发现她好像是习惯了,又不像是习惯了,总之,下班时间凌晨更多的是带着狗子出去散步,然后吃饭之前就回来。

  早上也会带它出去遛弯,不会忘记给它准备吃的,还办了个以前没有办的高级会员卡。

  就这样,时间流逝着。

  吴烨在早上的时候,接到了干妈的电话,让他准备好,家里要弄个酒席,请不少朋友,如果他有什么要请的朋友,就发个人数给她,她好准备。

  一直在准备认干儿子的荣阿姨,这几天就一直在忙这个事情,到今天总算是准备好了。

  吴烨也没有多少人要请的,就和几个好兄弟发了消息,其他的都没有通知。

  七月初。

  早上的时候。

  吴烨带着凌晨一起到了干妈家,今天要开始办酒了。

  “天,这么大个花园,真豪气。”到了的第一时间,凌晨就有点感慨。

  这是一套很大的老建筑,起码建成了上百年的时间,外面一个巨大的花园,打理的很好的花园姹紫嫣红,凉棚,鱼塘,果树,鲜花,应有尽有。

  光是花园面积,就是还几百个平方。

  这是在真正的闹市里,房价一度到了六位数,光是花园的价值,就很离谱了,植物也是价值不菲,一度炒到天价的植物,这里遍地都是。

  等她看场地了,吴烨带着她去一楼,早已布置过的房子,除了地毯外,还有很多气球点缀,一楼的客厅里,也是布置的很隆重。

  凌晨还是第一次来吴烨干妈家里,吴烨倒是来了两次,已经没有那么吃惊了,最开始来的时候,吴烨也很惊讶。

  一水的汉式装修,价值不菲的画,文字,再加上很多股东,装修给人一种大户人家的感觉。

  不过凌晨知道,吴烨这个干妈确实是大户人家。

  “你干妈真有钱。”穿着礼服的凌晨,看了看屋子,悄悄地和吴烨说道:“全是老物件,啧啧,真是低调奢华。”

  这种装修,凌晨觉得自己都长见识了。

  吴烨只是笑了笑,悄悄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凌晨惊讶的看着她,有点不敢置信。

  “弟,这是你女朋友?”

  穿着一身旗袍的江畔突然冒出来,站在吴烨旁边,眼睛看着凌晨问道。

  把说悄悄话的凌晨和吴烨被吓了一跳。

  “你怎么老是鬼鬼祟祟的?我来三次,被你吓了两次。”吴烨指了指凌晨:“我女朋友,凌晨,这是我姐,江畔。”

  已经26的江畔,比凌晨都要大两岁,比吴烨大了四岁,这也是吴烨心甘情愿喊姐的原因。

  “江畔姐好。”凌晨礼貌的打招呼。

  她笑了笑,开始拉着凌晨和她聊天,吴烨自己则是到处看看逛逛。

  这个时间点,客人还没有开始过来,家里就他们几个人,还有一部分服务员和场地布置的员工。

  不过,场地都弄得差不多了。

  “这个臭小子运气真好,居然能找到你这种女朋友,为了感谢你扶贫,以后婚纱照,宝宝照姐给你们包了。”江畔说道。

  她本来就是做影楼的,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但是很专业,拍的照片比其他的同类竞争对手更好看。

  “到时候再说,先来一组看看技术行不行,不行我就还是找其他人拍。”吴烨笑着说道。

  他和江畔相处很随意的,偶尔之间,就感觉和真的姐弟似的,凌晨还担心他不习惯,显然多余了。

  江畔脾气也挺好的,只是偶尔喜欢毒舌几句。

  “叔叔阿姨都在楼上,你要不要去看看?他们来的比你早多了。”江畔指了指楼梯。

  吴烨摇摇头,不去凑热闹,还是楼下更自在一些。

  等了不少时间。

  吴烨就发现客人开始来了,干妈也下楼来了,和吴烨说道:“跟我一起迎接一下客人。”

  点点头,吴烨更跟着她一起在门口等客人。

  被干妈带着的吴烨,一个客人一个客人的打招呼,吴烨还收了不少的红包,不过都是薄薄的,里面不知道是不是支票。

  除了脸都笑僵了。

  来的很多人,都是本地的大佬,一个个拍着吴烨的肩膀说:有事情就找叔叔,叔叔多少还是能半点事情的。

  或者夸他的,面子上大家做的相当好。

  露天的停车场,已近停了不少豪车,门口还有豪车源源不断的开来,一直到一个有撮白头发的大佬来了,才引起一阵喧嚣。

  “荣姐,恭喜恭喜。”他礼貌的口呼荣姐,然后把两个盒子递给荣阿姨,又看了看吴烨:“这是侄子对吧?”

  他好奇的看了看吴烨。

  “儿子,喊刘叔,以后有个什么十万八万的困难,就找刘叔就行。”干妈说道。

“那没问题,一点竭尽所能。”他回答道  吴烨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然后又交换了联系方式,他离开以后,吴烨又见到第二个大佬,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等等,就像是开峰会一样扎堆的来。

  那些进门以后,认识凌晨的,还会和她说几句话,凌晨也笑着回答,见够了大佬细心的很。

客人来的差不多了,吴烨刚准备上台  就看到一个男生,笑容满面的走到凌晨旁边,显然是认识凌晨。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