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48 闯红灯扣六分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会场里,司仪已经喊了吴烨一次了。

  看了看凌晨,吴烨才上台。

  江畔站在自己老妈旁边,发现了吴烨的动作,忍不住笑了笑。

  “你笑什么?”

  江畔看了看自己老妈,笑道:“没,就是感觉空气有点酸。”

  看着不正经的闺女,想说两句,吴烨已经上台了,她只好正襟危坐,很多朋友都在,也不好太随意了。

  吴烨最后还不放心的看了看凌晨,一直看着他的凌晨有点疑惑,脑子里还闪过吴烨是不是早上吃坏肚子了。

  完全没有注意到到有人靠近她,就站在她旁边,一直到听到有人喊她,凌晨才回过头看了看。

  多少有点被人打扰的不愉快。

  “好久不见啊!凌晨!”一身西装,戴着腕表的男生笑着和她打招呼:“最近还好吗?”

  他和凌晨是同学,不过没什么联系,凌晨又不爱在群里冒泡,难得遇到了,就准备聊聊天。

  凌晨礼貌性的点头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什么,然后就转头看着台上的吴烨,吴烨一直在看她呢,他就是个大醋坛子,凌晨猜他等会儿第一句话,一定问旁边的是谁。

  平时大大方方的吴烨,在感情的事情上,已经不是小气,而是吝啬了。凌晨倒是觉得这个想法没问题,大方才有问题。

  所以对于这些有想法没有想法的异性,凌晨都保持着距离,不为其他的,就是因为她有男朋友,得给男朋友足够的安全感。

  男生嘛,就这点要求。

  “你比以前还高冷啊,好歹也是同学啊,难道遇到了,聊两句啊!”吃了个闭门羹的男生,又说了一句。

  以前的凌晨,就不爱多说话,现在还是这样。

  大学期间,追她的人很多,不过没有一个成功的,毕业以后,凌晨是什么情况,不少人好奇。

  校花有没有贴身高手,经常有人在同学群讨论。

  没什么耐心的凌晨,直接往旁边挪了两步:“我溃疡,不能说话。”

  旁边的男生:“.....”

  退几步的动作伤害那么大!

  刚才还看到凌晨和吴烨聊天聊得正欢,结果他来搭句话就溃疡?坟头烧报纸,忽悠鬼呢!

  “最近上火?”他好奇的问道。

  凌晨指了指吴烨:“一言难尽。”

  旁边的男生:“.....”

  啥呀?

  溃疡还是因为他?他看了看吴烨,吴烨刚好笑的正开心,他感觉有些语塞,那么多人追不到的女神,你凭什么让她口腔溃疡?

  凌晨说的其实是吴烨老是惹她生气。

  “确实不能什么都吃。”他只好这样说道。

  凌晨没搭理他了,话不投机半句多。

  不远处,宁渠注意到凌晨这边,悄悄地碰了碰颜潸潸,然后挑挑下巴,颜潸潸点点头,端着酒杯,走到凌晨旁边。

  她和宁渠很默契,宁渠一个动作,她就知道怎么做。

  “小鱼和小白她们也来了,过去一起聊会儿啊!”颜潸潸挽着她胳膊说道:“这是你朋友?”

  凌晨看了看她:“同学,我和你一起过去吧。”

  礼貌的说了一句,凌晨就和颜潸潸一起离开了,态度越明显,麻烦越少,她可不想回家哄男朋友。

  醋坛子在台上已经看半天了。

  台上的吴烨注意到凌晨和颜潸潸一起离开,转头看了看宁渠,宁渠冲他挑眉,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这种事情,默契的。

  一身正装的吴烨,还在听司仪念些他不太懂的东西,反正仪式不是吴烨想的那样,跪一下,敬个茶就完了。

  还挺麻烦的。

  台下。

  洛白喝着不便宜的红酒,伸手碰了碰黄原,指着不远处:“你家干妈都来了,看来还是吴烨的干妈更大佬。”

  大佬都是有座位的,不过位置排列有讲究而已,他们年轻人也有,不过没人坐,都是三三两两的在聊天。

  黄原白了他一眼,指了指台上:“你怕是不知道荣半城的传说,看着她旁边拿过女生没有,吴烨喊姐姐那个!”

  洛白点点头。

  “未来的江半城,懂吧?”黄原回答:“一个私人宴会,能来这么多大佬,人家是不是大佬不就很明显了嘛!”

  很多都是新闻上见到过的面孔,来就是参加一个私人宴会,确实能说明很多东西。

  也是应为荣阿姨发的请帖很郑重,对她而言,这是大事情,字里行间都能感觉出来,才来了那么多大佬。

  “见识了,还得是烨哥,一不注意就混大了。”洛白笑着说道:“要不是烨哥,我们怕是来不了了?”

  洛白很清楚,和这些人比起来,确实差太多了,连吴烨这个外挂选手都是这个想法,何况是洛白他们。

  “这些人,没必要比什么,不是几代积累,就是天之骄子,时代弄潮儿,拿什么比?”宁渠说道。

  他还想当股神呢!

  最后才发现,自己就是个股。

  “得陇望蜀,我们也是别人羡慕的人,那些大佬羡慕不来。”洛白回答。

  他也算是富二代那一批人了,不缺吃穿,不差钱花,有房有车,已经是很多人眼里的羡慕对象了。

  “知足常乐。”黄原回答。

  白菜注意到他们的话,看了看台上那个大不了几岁的女生,一身长裙,并没有戴多少首饰,气质就是特别的好,想着她们家得多有钱?

  想了想,白菜觉得自己也应该知足常乐,现在赚钱哗啦啦的,都不敢和家里说,怕他们误会自己走歪路了。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白菜看了看旁边的游小鱼,又看了看其他人,她们不觉得尴尬吗?

  白菜觉得膝盖以下都没有衣服,已经很尴尬了,她还看到有人穿的短裙礼服,真不理解是想什么。

  颜潸潸带着凌晨过来,几人说着悄悄话,偶尔看看台上。

  台上。

  总算是走完了繁琐的仪式,司仪喊了一声跪,吴烨跪在蒲团上。

  然后,听到叩首的时候,吴烨局磕了头。

  最后,接过茶盏,吴烨规规矩矩的敬了茶,喊了一声干妈,荣阿姨答应一声,喝了茶,这个干妈就算是真正认了。她也多了一个正正规规收的义子。

  不是那种口头就答应的,而是磕过头,上过香,喝过茶的义子。

  下有亲朋好友见证,上有列祖列宗知晓。

  “妈!”

  “哎!”

  看她笑的开心,吴烨也笑了笑,干妈不是一定要喊干妈,愿意喊妈也一样的,吴烨不知道,他省略了一个字,荣阿姨多开心。

  江畔在旁边看了看自己的老妈,其实她老实说自己没有弟弟遗憾,她自己没有儿子,一直也遗憾,只是她没有说过而已,但是江畔知道。

  她是真的开心,不然也不会办的那么郑重其事。

  司仪收完尾,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今天以后,吴烨也多了个姐姐,多了个干妈,掌声里,吴烨悄悄的看了看吴太太,和老吴,发现他们并没有什么情绪才放心。

  仪式结束,时间就到了午饭时间,卡的刚刚好。

  其实这种宴请,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就是事情忙完了,就开始准备吃饭,吴烨感觉就像是结婚一样,被干妈带着认了一圈人,就差凌晨也在身边了。

  刚才就认了不少人,不过没有认全,江家这边总有些亲戚的,还有荣家的亲戚,不过他们对吴烨多少有些敷衍,掩饰着都能感觉出来。

  想法是什么,吴烨不在意,也难怪干妈觉得他们这些人靠不住,以后江畔嫁人了,怕不之前婆家那边可能有压力,这堆亲戚.....吴烨没说,只是默默的想着可能性。

  来的最多的不是亲戚,而是吴烨干妈的朋友,一水的某地大佬,某省大佬,上市公司,资源公司,互联网公司,各种公司的老板。

  甚至还有不少外国人,吴烨才发现干妈会好几国的语言,谈笑风生毫无障碍。

  “是不是好奇为什么会有外国人?”她问了吴烨一句。

  吴烨点点头,确实是好奇。

  “干妈也当外国老板的房东啊!”她笑着回答:“不过多是土地,房子反而少很多。”

  吴烨:“......”

  属实没想到是这样。

  震惊多了,吴烨也开始免疫了,特别是对她有多少房子的事情,多就多吧!反正吴烨也没有想过整几套到手。

  “您也太放心我了,转头我就给您添堵。”吴烨玩笑道。

  她摇摇头:“你不是那种孩子,眼里没有贪念,那群亲戚可有,干妈放心你,不放心他们。”

  吴烨:???

  我眼里的羡慕您在看看啊!光顾着看有没有贪念,看看羡慕也很重要啊!

  羡慕吾姐畔,年纪轻轻坐拥几千亿家财,如此富婆,放眼世界,有几人能与之媲美?

  真不知道以后那种老公才能配得上她,不得找个入赘的?

  “你可别高估我啊,我就是个俗人,实在不行您再找几个干儿子,凑个十三太保,以后您更放心。”吴烨说道。

  被干妈拍了一下:“胡说,你以为就是那么简单啊!”

  看面相,看八字,看命理,都合才是第一步,然后还要看人品,看德育,看性格,这是第二步,还得看投不投缘,愿不愿意,最后才能认义子。

  说万里挑一不为过。

  她以前碰到的,就没有一个合格的。

  带着他一桌桌认识人,然后吴烨又收了一大堆名片。

  “这个是柳总,叫柳叔就行,他可是做大生意的,以后多和柳叔叔请教一下。”走在吴烨前面的干妈给他介绍。

  一个干瘦的中年人,笑容倒是很好和蔼,他们过来以后,吴烨立马就礼貌的递烟,它也是站起来接的。

  这些大佬也是很接地气的,反正吴烨刚才就听到好几个耳熟能详的大佬,满口特么的,特么的。

  “荣姐,你太客气了,刚好小吴和犬子年岁相差不大,以后可以多交流。”他客气的回答了一句,拍了拍旁边的年轻人:“还不快叫人。”

  他旁边的年轻人露出一个笑容,礼貌的打招呼。

  “荣阿姨好,吴...兄弟你好,我是柳席,以后多多关照。”女神的男朋友,一般般嘛!有个好干妈,就这样了。

  内心默默的吐槽,他脸上笑容不变,吴烨也应付了一下,这个家伙,就是刚才准备找凌晨聊天的家伙,不过凌晨也搭理他。

  吴烨也默默的吐槽了一句,长得一般般,身材一般般,就是有个好爹。

  “加个微信,以后多交流。”老柳说道。

  人家能变成荣半城的干儿子,他就觉得眼前的年轻人不是那么简单,以前可不是没有人打这个主意,都没有成功过。

  柳席:“......”

  加啥啊?看她和女神撒狗粮吗?

  被瞪了一眼,他还是拿出手机,吴烨扫了扫他,就放好手机,又开始认识下一个大佬。

  “是不是有点不习惯?”

  点点头,吴烨很诚恳的回答:“不习惯也不能辜负您一番心意,再说总要习惯的。”

  “以后就少了。”继续带着吴烨绕桌子。

  说真得,吴烨并不准备进入这个圈子混,如果不是干妈非要带他认人,吴烨完全没有想法去结识是什么大佬。

  有些圈子,生搬硬套去混,最后也是混不了的,没有实力,就安心的混自己的圈子,不要去撞南墙。

  吴烨不想以后求人办事儿,还得说一句我干妈,我姐谁谁谁这种话,人脉是你能带人家什么,不是研究人家可以带给你什么。

  踏踏实实的,按部就班的做自己的事业,才是最稳当的。

  认完一群大佬,吴烨才落座吃饭,凌晨最后还是和吴烨他们一桌吃的饭,吃完饭以后,就一个个告辞了。

  和干妈在门口送完客人以后,房子里才安静下来。

  家里就剩下了自己人。

  “想来想去,干妈也不知道送你点啥才好,你不是说要开饭店的分店嘛,我就给你准备了点店面,你要用的时候去装修就行。”

  “车的话家里多,你要就自己来开就行了,国外还有不少农村牧场渔场啥的,喜欢去玩就和你姐说,她清楚哪些地方好玩。”

  “你姐一个月有零花钱,干妈也给你准备一份,不过你别被你姐骗走了,自己留着。”

  “家里的钥匙给你留一把,房间也准备好了,有时间就回来吃饭。”

  她说了不少,吴烨还在震撼里。

  刚准备开口,她就说道:“拿着,这是干妈给你的礼物,可不许拒绝,也不值多少钱,你是我名正言顺认的义子,得有见面礼。”

  她把一个盒子递给吴烨。

  吴烨没接,太贵重了,拿着沉。

  她看了看吴烨,把东西放大他怀里:“长者赐不敢辞,拿着!就知道你想法多,都不敢多给你准备,以后缺啥和干妈说。”

  吴烨:“......”

  这就是大户人家的做派吗?凌晨瞬间感觉自己家小门小户的,起码送礼物可不敢这样送。

  有钱任性啊!她当时和老妈说的时候,蓝总裁就感慨万分,难怪她说吴烨找着靠山了,凌晨现在也是这样觉得。

  “这个是给晨晨的礼物,还有晨晨他们家小区,也有房子,房产证放里面了。到时候你过去也方便点。”她拿盒子给凌晨的时候,还指了指吴烨怀里的盒子。

  自己家小区都有?还真是无孔不入啊,哪里都有房子。

  想到以后吴烨生气了,就去另一套房子住,凌晨感觉她在给自己增加难度。

  “这太贵重了,阿姨,这个我不能要。”凌晨把盒子还回去。

  里面是一颗帝王绿吊坠,太贵重了,可不是专属那种交增值税的东西,而是真正的翡翠,还是顶级的。

  “拿着吧,就是小玩意而已,不要觉得多珍贵。”她又把盒子递回去。

  不出手就算了,出手就是高档货,真是只有看错人,没有叫错外号。

  推辞不过,才收了礼物。

  凌晨悄悄地和吴烨说道,让他以后孝顺点,人家的心意可是已经看到了,接下来还要看吴烨的表现。

  “别忧心忡忡的你俩,你妈有钱,不要考虑这个,不行给姐,姐给你花。”江畔在旁边说道。

  她还觉得一年八千万的零花钱不够花呢。

  她是个软性子,一心扑在慈善上,这也是荣阿姨不放心的,怕闺女把家败光了,以后让吴烨监督一下她。

  “干啥啥不行,骗钱第一名。”荣阿姨敲了敲江畔的头。

  家里的气氛开始好起来,晚上的时候,吃完晚饭,吴烨才和凌晨一起离开。

  江畔关上门,回到客厅就躺在沙发上。

  “能不能有个姑娘样子?回来就四仰八叉,你弟媳妇儿知道了都得笑话你。”

  又被自己老妈吐槽了,江畔毫不在意。

  看了看坐在对面的老妈,江畔问道:“妈,你真舍得,丢那么多好东西,一点都不心疼?”

  “你不懂!人家不是你担心的那种人,你不要小肚鸡肠。”看了看闺女,她回答了一句。

  “以后谁知道呢?”江畔说道。

  吴烨现在没有的想法,不代表以后也没有想法,乱花迷人眼,财帛动人心。

  别以后婆家那边好对付,吴烨这边不好对付。

  “你就放心吧,你弟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江畔:“......”

  每次听到这个,就感觉不靠谱,咋就那么笃定呢?

  “不懂就不要乱猜,你弟给我发语音了,你安静点,我回一下消息。”她拿着手机,回了个语音:“好的,到家了就好。”

  江畔:“......”

  和自己儿子似的,和她说话的时候,可没有那么温柔。

  江畔默默的定目标,以后自己一定要生五个娃,让她带到哭唧唧的。

  城市另一头。

  吴烨和凌晨刚到家,把口袋放好,吴烨扭了扭脖子,今天居然还感觉挺累的,那些大佬面前,回答问题是想了又想。

  人不累,心累。

  这种日子,不是吴烨喜欢的,而且和大佬吹牛的时候,没有什么资本吹,就听大佬凡尔赛了。

  起码也要你吹我吹,互相你来我往的吹牛才有意思。

  没有什么拿到出手的东西,确实是略显尴尬,吴烨觉得自己唯一的胜点就是大牛了。

  除了牛,比起大佬简直是一无所有。

  “还累着你了?”凌晨把水杯递给他。

  点点头,吴烨回答:“我宁愿人累,也不想心累,和他们说话,太费脑子了。”

  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中年人谢顶了,确实是累的,我不是其他的原因。

  一个话还得考虑着考虑着说,费脑啊!

  “你啊,就合适自己做生意,不合适那种博弈。”凌晨回答。

  吴烨看了她,忍不住笑:“换成你的话,我感觉别说博弈,相扑都行。”

  三句话就跑偏了,吴烨只会和其他人好好聊天,和她就不会了。

  说不过,她就耍无赖,或者动手,凌晨一直都这样。

  “给你看看龙王!”

  说完以后,凌晨喝了一大口水,然后和喷雾器似的全部吐给吴烨。

  “一口盐汽水喷死你。”凌晨哼了一声。

  吴烨擦了擦脸。

  “有本事你别用嘴啊!你看我怕不怕。”吴烨吐槽了一句。

  凌晨脸红,逮着他锤了好几拳,才放过他。

  吴烨直呼不敢了,不敢在挑衅龙王了,这几天龙王都是吐血,谁敢挑衅啊!

  扣六分,还要罚款。

  气的不行的凌晨,把他头按在沙发上,一顿暴揍。

  “你再惹我生气,我直接把创可贴糊在你脸上你信不信?”

  吴烨:“......”

  那就有点过分啦。

  当老公是什么?是孤魂野鬼吗?

  “你有本事拿出来啊,你看我怕不怕!”吴烨嘴硬。

  凌晨语塞:“你就只会嘴硬!”

  吴烨就是觉得凌晨不敢,其实她就是个嘴炮。

  果然,怂了!

  “你才是只会嘴硬,不像我,起码不只是嘴硬。”吴烨说道。

  凌晨:“.......”

  玛德,说不过他。

  放开吴烨,凌晨把狗子喂了,然后坐在沙发上,把吴烨拿回来得袋子拿到手里看了看。

  她还挺好奇的,主要是突然间,有点结婚收礼金的感觉。

  吴烨就坐在她旁边,看着凌晨把盒子拿出来,从里面拿出房产证,拿在手里开始数。

  “啧啧,弟娃儿,你发财啦,十几套房子,全是大房子,你这干妈,真的是壕无人性。”凌晨感慨万分。

  自己也想要个这种干妈,不过她干妈没有这么有钱,倒是个文化人,从来不谈钱,也不爱碰钱。

  凌晨家也有钱,但是没办法这样,动不动拿出好几个亿的不动产,流动资金倒是可以,不过那也得抽调,不是想拿就拿的。

  说是有那么多,其实能动的就五分之一不到,那么多项目,那么多公司,怎么可能这么任性?

  “她买的时候便宜,不过现在价值确实是摆在那里的,没有当人家面给我礼物,意思很明显了,我都不知道她考虑那么远,有什么必要。”

  “未来的江半城,人家供着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受气!”

  “搞不懂是什么想法,不过东西也送了,面子也给了,以后于情于理,总得看着点江畔,免得她把家败光了。”

  热衷慈善的江畔,吴烨还真担心别人忽悠她。

  “女孩子啊,父母总是会担心被欺负啊!”

  “担心就可以避免吗?”吴烨回答:“阳台,浴室,卧室,沙发,很多人都被欺负呢!”

  凌晨:“.......”

  “只是一个人欺负的话还好,有些人啊,被一群人欺负,那才叫惨不忍睹。”

  “而且,别人没办法插手的,就像你,一直欺负我,我也没有说什么,宁渠也被欺负的很惨对吧!”

  说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无语的看了看他,凌晨把房产证放在一边,吴烨还收了一大堆红包,不过好多其实都是卡。

  这些大佬送礼物,礼金都不低,不可能直接给现金,给支票又不太合适,就直接给卡了。

  “看到没,密码,金额都有,这种卡,其实不记名的,都是大佬用的多。”凌晨把卡片叠在一起,拿着计算器算了一下:“加起来几千万,啧啧,面子真大。”

  这种干妈,凌晨都想认一个了。

  收的红包,都赶上她的存款了,简直是一波肥来的。

  “以后遇到人家办事情,还是得还回去的,这是人情往来。”吴烨一个个把名字记下来,方便以后再还回去。

  “还有你干妈给你的卡,也不知道是多少钱,我觉得应该也不少。”凌晨拿着一张卡片说道。

  这是放在房产证里的,说个吴烨的零花钱。

  “这辈子没收到过这么多的红包,有点诚惶诚恐的。”吴烨实话实说。

  钱太多了,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比外挂还要不真实,几个小时之间,收了几个亿的礼物。

  外挂还得用几个月呢,今天就一天时间,就收了这么多钱,来的太快了,不真实的感觉特别的明显。

  “收都收了,考虑那么多干哈?要是不敢用的话,我给你花了。”凌晨故意说道。

  吴烨叹气。

  零零散散的,吴烨收的红包就是几千万,还有一大堆名片,外加各种礼物等,以及一沓早就过户了的房产证。

  反正加起来,八九个亿是肯定有的。

  吴烨看着一堆东西发呆,不由得想到一个问题,难道说自己的格局很小?

  这么多钱呢,要是换成自己的话,别说是干儿子,就是干爹都不可能给这么多,她给的实在是太多了啊!

  就这些钱,吴烨不吃不喝得攒十个月,她就这样当礼物给了,哪怕是买的时候早,也得花个几千万吧?

  “还真有一套我们家小区的房子呢!”

  看了看自己家小区的那栋物业,凌晨觉得吴烨这个干妈还真是个置业狂魔,小区开盘的时候,她才在上大一。

  吴烨则是在考虑,这么多钱,要怎么样处理才好。

  钱太多了,光是倒在一张卡里,都很麻烦。

  “东西收好。”凌晨把东西装起来递给他,吴烨接过来,准备回头放到保险柜里,还是放在保险柜里安全一些。

  别看电影开保险柜容易,现实可不是电影,没有那么多能人。

  “还是办酒来钱快啊,特别是大佬办酒。”看着朴实无华的塑料袋,凌晨有些感慨。

  吴烨则是在默默的计算着,因为干妈,自己的事业这次得突飞猛进道什么地步。

  大唐饭店的十多家分店,不知道明年能不能弄好了,现在这个情况,直接都可以弄个集团公司都可以了。

  有些人,叫贵人,说的就是荣阿姨这种,微微提携一把,就直接起飞了。

  虽然她也需要个干儿子,现在这个情况对她来说,就是双赢的局面。

  吴烨是觉得东西太多了,有些受之有愧,古话都说无功不受禄,这钱多了,总感觉不安心。

  没有自踏踏实实赚的那个钱花的舒服,一下整了这么多,见识浅薄,总就是理解不了大佬的格局和境界。

  打开了那么一点点格局,距离今天那些大佬的程度,完全是小儿科。

  这段时间的沾沾自喜,被彻底打击得没有了,吴烨要做一个谦逊的,务实的人。

  有钱人太多了,他们真的太多了吴烨这种小菜鸡,就合适静静的赚钱,安静的生活。

  不去打扰人家装比的喧嚣。

  他现在,每次买电脑的时候,视频网站,购物,看车的时候,大概都忘不掉大佬朴实的草尼玛。

  办完了干妈这边的事情,心里的石头也掉了一块落地了,她说不少人要来的时候,吴烨心还是悬着的。

  这个事情可以撇在一边了。

  端水泡脚,凌晨这几天仗着亲戚在,吴烨不敢那她什么样,就开始仗势欺人。

  做家务,做饭都是吴烨,洗碗拖地还是吴烨,吴烨很想送她一个十月宝宝套产,让她安心大半年。

  起码不会仗着亲戚在一边就作威作福的,要不是怕扣分,那能让她如此嚣张跋扈。

  看了看手机时间,也到了休息时间了,吴烨挑眉看了看她:“休息呗!”

  本来还是留宿了,不过凌晨要回来,吴烨就由着她了。

  主要是没结婚,凌晨还是不愿意在别人家休息,能回来的话都是选择回来。

  回来有吴烨,在其他地方休息就不一定了。

  “说的你好像能那我怎么样似的,休息就休息呗。”凌晨撇撇嘴。

  护身符一贴,唉,肆无忌惮啊!

  确实也没办法拿凌晨怎么样,吴烨还算是规矩,反正主卧里有个卫生间,凌晨多跑几次好了。

  也方便。

  最近大家总是在互相伤害,吴烨属于一堆柴,凌晨何尝不是。

  互相拿着汽油桶浇呗。

  交完了,你拿打火机,我拿打火石,现在烧火烧的多开心,以后也会…多开心。

  命运早就在暗地里标好了结果。

  晚上的时候,闪电照亮夜空,雷声响彻天地,吴烨被一道闪电晃醒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床沿站着一个身影。

  白衣飘飘,长发及腰,看不到脸,但是已经很吓人了。

  吴烨这个胆小鬼,直接吓得叫出猪声,立马拉过被子把自己捂住。

  “你喊个毛啊!我关窗户!”凌晨很无语的很:“真是阿飘,你盖被子就有用了?”

  缩回被子里,凌晨看着脸都吓白的吴烨,又有点心疼。

  吴烨胆子太小了,连自己女朋友阿飘都分不出来。

  “哎,七老八十去世了,要是回来看看你的时候,你会不会直接吓得一起走了?”凌晨问他。

  那时候可能胆子大点,就不怕了,再加上还有几个儿子,指不定她家都回不来。

  “就是刚醒你就站在床沿,没看清楚,太突然了。”吴烨叹气。

  凌晨拍了拍他:“那你说,我关好窗户,不回来睡觉,难道站窗户边看雷啊?”

  聊了好一会儿,吴烨连期待下雨都忘记了,听着外面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再看看已经聊睡着的凌晨。

  孤零零的吴烨失眠了。

  第二天,凌晨起来他都不知道,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凌晨睡着了,他很久都没有睡着。

  凌晨坐在落地窗的榻榻米前,拿着手机在和田甜打电话,跑了一杯热奶茶的凌晨,看着外面越下越大的雨。

  老天爷也不知道是不是憋的太久了,开始下雨以后,就越下越大了。

  只好发了个放假通知,凌晨自己也没办法去上班,这个雨,雨刮都打不过来,没办法开车。

  一个小时以后……

  吴烨吃着坨了的面条,啃着黑漆漆的鸡蛋,勉为其难的吃完凌晨做的爱心早餐。

  去不了公司,凌晨和吴烨的泉水菜鸡二人组,就开始祸害其他人了。

  一个坑就算了,两口子都坑的很,小学生都被他们坑哭了。

  在语音里求他们不要玩了,这种水平,还不如他大班的时候。

  凌晨直接找了三个陪玩,然后才体验到了游戏成就感。

  被一场大雨堵在家里,吴烨完了一上午的汽车模拟器,各种飘逸的操作,倒是把凌晨看呆了。

  八爷梳理着羽毛,不能出去飞的日子,它都有些不习惯。

  星星还是懒洋洋的趴窝,最近凌晨对它太好了,它有些不理解。

  吴烨和凌晨窝在沙发上,凌晨靠在他肩膀上,吴烨拿着一个平板电脑,两人在看电影。

  难得安静一天,日子过的很淡泊,就像是以后每一个婚后的日子那样,提前演练了一边。

  就差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在旁边打扰他们,亦或者开着玩具车满屋子绕,也可能是磕着碰着哭唧唧喊爸爸妈妈看。

  “突然想生个娃,一定很幸福。”凌晨说道。

  吴烨二话没说,把上衣扯掉:“走啊!”

  凌晨:“……”

  走个锤子。

  白了吴烨一眼,凌晨继续看电视,拿过旁边的奶茶喝了一口。

  两人在家闲着没事,宁渠和颜潸潸也是一样,不过颜潸潸和凌晨有区别的是,颜潸潸是有娱乐活动的。

  下雨天,打宁渠,早上打,中午打,晚上打。

  洛白冒着大雨,去白菜家去了,故意不打伞,淋成了落汤鸡,被白菜按在自己的被窝里,喝着白菜煮的姜开水。

  黄原和游小鱼在组装一比一的汽车模型,这是他们最爱的游戏,也是互相都喜欢的玩具。

  雨天,总是增加感情的好时机,除了宁渠那种情况,已经增加不了什么了。

  第二天的时候,雨还是没有停,不过已经可以上班了,吴烨把凌晨送到公司楼下,才开车离开。

  洛白住院了。

  作死了一把,把自己弄到医院去了。

  白菜打电话的时候,焦急的很,还是她发现洛白不对劲,立马就送的医院。

  她是真的很无奈,洛白连下楼都没力气,还是她背下去的,然后又打不到车,她还不会开车。

  又是晚上,还在下雨,医院门往那边开白菜都不知道。

  看她那么辛苦,发高烧迷迷糊糊的洛白,只感觉……一言难尽。

  总之,洛白很抱歉。

  以后再也不淋雨了。

  吴烨到了医院的时候,就看到了狼狈的白菜,问了一下情况,吴烨准备帮他办个住院。

  结果他这种情况,人家医生建议不要浪费病床资源,自己回家也可以休息。

  吴烨只好和白菜说了地址,让她晚上打车带洛白回去。

  打点滴,要连着三天。

  还准备回店里安排一下工作的吴烨,在医院耽搁了一上午,下午回简单弄完工作。

  去tmd,又是一天就过去了。

  原本准备去接凌晨,她怕吴烨太忙,自己打车回家了。

  吴烨回家的时候,就发现家门口多停了一辆车。

  一辆硬派悍马。

  疑惑的看了看车子内部,嗯,是个女生的车?

  女生还有喜欢开这玩意儿的?

  回到家,就发现凌晨和另一个女生,两人做起沙发上,笑的前仰后合,聊的不知道多开心。

  好奇心越发浓厚起来的吴烨,换好靴子,说了一声我回来了。

  凌晨旁边的女生看了看吴烨,悄悄的和凌晨说着什么。

  “快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发小,以前发誓要嫁一个老公那种。”凌晨拉着他坐在沙发上。

  不要这样子说,我根本不可能接受的。

  “我男朋友,吴烨,这是我发小,张亚男,现在是医生,男科大夫。”

  啥呀?特意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提醒我什么吗?

  “你好亚男。”吴烨微笑。

  “你也好,看你最近有些上火啊!”

  看了看凌晨,吴烨笑了笑:“过段时间就好了。”

  凌晨:“……”

  看着脸红的凌晨,张亚男吃了好大一把狗粮。

  她是刚来魔都进修一段时间,来看看凌晨,很长时间没见面了。

  “晚上想吃什么?我做饭。”吴烨问她们。

  “火锅!变态辣。”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题外话------

  晚了,状态太差,在调整,抱歉抱歉!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