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49凌晨,你车没开过啊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本来就是夏天,再加上一场变态辣的火锅吃完,凌她们没有什么问题,吴烨是觉得辣的不行。

  想玩水。

  “你们聊啊,我去游游泳。”吴烨和凌晨说了一声。

  凌晨虽然也想去玩水,但是这几天没办法,根本不可能下水,还想带凌晨去海边玩的吴烨都打消了这个想法,原因就是怕引来鲨鱼。

  裹着毛巾的吴烨去游泳池了,刚好在落地窗外不远的游泳池,灯光被打开,吴烨浇了点水在身上,一个猛子扎进游泳池。

  然后又冒出来。

  两只手把头发上的水压出来,水珠沿着肌肉曲线滑落,一身流线型的肌肉,清晰无比。

  过几天,拉着凌晨一起凉快凉快。

  窗户边。

  看着这这一幕的张亚男有点脸红,这是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不过....凌晨这男朋友,肌肉确实是好看,而且长得也帅,就是这样才感觉罪过罪过啊!那可是闺蜜的男朋友,看两眼就差不多了,最多再看一眼。

  凌晨是背对着吴烨坐的,在和张亚男聊天,看她发呆,凌晨转头看了看吴烨,才伸手在张亚男眼前挥了挥。

  “姐夫好看吧!”凌晨问她。

  什么姐夫好看不好看的,不知道你这个女人乱说什么!

  张亚男有些脸红,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有点被凌晨从衣柜里发现的尴尬。

  不过她不甘示弱的回答道:“三年级发过誓的啊,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就只是看一眼看能看的,你可不一样,不能看的你也看了。”

  小时候还开过玩笑,说要嫁给一个男生,永远不分开呢!

  凌晨笑嘻嘻的看着她。

  那是自己爷们儿,什么能看不能看的,就没有什么是不能看的。

  “我那是等价交换,一比一的,你这是白票。”凌晨回答。

  转过头看了看吴烨,凌晨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点东西已经无法打动她了,她只相信光。

  习惯了以后,就感觉没啥了,以后可能牵牛骑马的,都是平常事情。

  张亚男撇撇嘴回答:“那怎么办,总不能让你老公看回来吧?你这家伙,你是牛头人吗?”

  就是开开玩笑,当然不可能是真的。

  本地的阿姨们,开玩笑更过分,她们这个比起来完全是小儿科了,人家两个阿姨开玩笑,都说你晚上去我家,我去你家。

  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反正她们老公是尴尬的很。

  “你才是牛头人,我是纯爱战士,不看你眼馋嘛,让你眼睛先吃饱,这没亏什么。”凌晨回答道。

  张亚男无语的看了看她。

  这可不兴,大家关系这么好,也不能往一箭双雕的变态方向聊。

  她们还不是那些中年阿姨,不会什么都敢说,也不是一脸贤惠样,一口虎狼词,闻之!满朝文武尽沉默。

  “少看点闺蜜之类的漫画,不是每个闺蜜都喜欢偷东西的,特别是偷你的枪。”张亚男回答。

  反正她不是那种闺蜜,她身边不少人劝着闺蜜分手,然后又自己追到手,这种事情都有过。

  关系确实有些塑料了。

  “又不是没有男朋友,看啥漫画?真货和假货,谁不会选真货啊!”凌晨侃侃而谈:“我跟你说....手感满分。”

  男生喜欢在兄弟面前吹牛,其实女生也喜欢在自己闺蜜面前吹牛,不过这个吹牛是指说大话。

  凌晨就大话连篇的,说着在胡编乱造的故事,企图获得张亚男的惊讶和崇拜。

  不过张亚男只是笑笑:“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这车,还是新车对吧?没开过吧?”

  关键,一击致命。

  凌晨吹得天花乱坠,她一句话就找到关键的位置了。

  凌晨:“.......”

  这个破比喻,吴烨和她说过以后,她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逐渐在秒懂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什么暴力驾驶,什么车钥匙,什么公交车等等,凌晨都可以举一反三了。

  “怎么可能,九成新,早就开了。”凌晨回答:“要不要和你说一下开车的驾驶感受?”

  凌晨没承认。

  主要是张亚男大学就有男朋友,她大学只有个寂寞。

  张亚男看了看她,才不相信她,凌晨总是爱吹牛,其实是个保守的不行的姑娘:“别吹牛了,我还不知道你,牛吹得叮当响,事儿绝对没有办!”

  她看得出来,凌晨还是黄花大闺女,这个事情,就是嘴巴上说说而已,真东西她绝对没有。

  大学见她就这样,毕业见她还是这样,现在工作了,见她还是这样。以前是男朋友都没有,现在好歹还有个男朋友了。

  进步了好歹。

  “不过,从我的专业角度出发,我觉得你的未来是有保障的,起码不会饿着,不过吃多饱就得看情况了。”

  “天赋好点的话,你就上不了班,天赋不好的话,你上班可能不得劲儿!大鱼确实可以翻江倒海,不过大鱼往往体力不好。”

  张亚男回答,她是医生,还是男科医生,专业方向就是这些。

  可以说是见多识广了,都已经有免疫力了,谈这些的时候,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也没有什么尴尬。

  不过限于和闺蜜聊这些,和吴烨肯定不能聊这些。

  “你上次分手以后,不是一直都还单身呢,不准备早点找个男朋友啊!”凌晨说道:“你就像是火腿肠流水线的员工似的,看到的都是人家的,又不是你自己的。”

  凌晨想到员工合适的比喻。

  扎心了妹娃儿!

  她其实更像猪肉店的员工,灌香肠灌好了,都是客户的!她就是负责质检和修复。

  张亚男叹气,然后摇摇头回答:“主要是没有遇到合适的,再加上我们这个科室,大部分男生其实不喜欢,总感觉头上有点草原的颜色,所以男朋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呢!”

  见多识广,再加上工作原因,她对于舞刀弄枪的事情,没有以前那么热衷了,就像是都那样。

  遇到就谈,遇不到就算了,人家能不能接受还是一回事呢!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对象,成天研究吉尔,还是别人的。

  “要不换个工作呗!不过你肯定不愿意。”凌晨说道。

  她看了看凌晨,然后摇摇头。

  “姐姐,我们不一样的,我没有你那个条件啊!医生这个工作,还是读书这么多年才混上的呢!”张亚男回答。

  她和凌晨关系很好,友情是学校开始的,不是因为家庭条件。

  她也知道凌晨家庭条件好,她不一样的,没有那么多选择,这个工作,已经是很多人羡慕的了。

  “不聊这些不开的!说说最近有没有遇到那种开心的事情!”凌晨问她。

  凌晨不喜欢聊家庭问题,收入问题,会让大家都不舒服,友情不能掺杂那么多东西进去,会变质的。

  凌晨转移话题,张亚男笑了笑。

  她还是一样善解人意,以前就总是小心翼翼的维护自己的感受,毕业才知道凌晨是个白富美。

  “倒是遇到很多很好玩的事情过,特别是前段时间,一个妻子把老公的润滑剂,换成了502强力胶水,最后发生了很尴尬的问题,分不开了了。”

  “有被对象吃到立不起来的男生,还有被蜡烛烫伤的,反正千奇百怪。”

  “最感慨的,大概是个初中生,一身梅花,一身艾,已经很严重了,完全没有救治的可能性,大好年纪,就.....总是让人感慨。”

  张亚男和她分享了很多趣事。

  很多案例,对于她们医生来说是经验,对于外行来说,就是一个个故事,而且是很有趣的故事。

  就那个502的案列,据说已经全网疯传,反正两个人是完全出名了,医院花了很多办法,才把患者的事情解决了,最后两边的亲戚,又差点上演全武行。

  当时病人的那种涩死表情,就算是换个星球生活都忘不掉。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凌晨感慨。

  张亚男点点头:“有直如尺,有弯如刀,有如指节,有如莲藕,反正见多了,免疫了,还有结婚好几年,直接挥刀无烦恼的,你说奇不奇怪?”

  颜潸潸的终极版本?那么恐怖的吗?

  “话说,你们这个科室,病人多吗?”凌晨好奇的问道。

  对于不知道的,总是好奇的,张亚男进修一个月就要回去了,凌晨难得逮着她问问题。

  还有不少的问题想问一下,以前就知道她在医院工作,今天才知道她是男科医生。

  “还挺多的,不过我种女医生,他们还不好意思问,都是问男医生,反正各种问题很多,你这种应该是幸运儿了。”

  “我这种专业的,一看就知道你是不是中奖了,恭喜你,小仙女!”

  “就这样说吧,反正这个人数比例很小,大多数都是少一半这样,所以你这个幸运的家伙,以后真幸福。”

  就像是专业的电工,摸一下线就知道有没有电,她作为医生,看一眼就知道厘米数。

  凌晨这个幸运的家伙。

  “真的假的?”凌晨闹了个大红脸。

  张亚男指着自己回答:“专业的!我就说你没开过车,露馅了吧!”

  尴尬的笑了笑,凌晨看了看游泳的吴烨。

  “我现在就有点恐惧症,你说......那特么确实不是挑战极限?”凌晨一边说一边比划,然后看了看张亚男。

  鄙视的看了凌晨一眼,张亚男回答:“身在福中不知福!”

  有没有命享福都不知道,谁知道是福是祸?

  “你不要低估自己吃东西的能力。”张亚男回答。

  这话说的。

  为了取信于人,张亚男找个一张一口吃火龙果的照片给她看,然后握着拳头看了看她:“这都是小问题懂吧?古话说的好,地坏不了,牛累死的多。”

  大概心里有数了,凌晨就不和她讨论这个话题了。

  在外面游半天的吴烨也进屋了,凌晨把空调高一点,然后又拿着毛巾帮他擦了擦头发。

  “去把衣服穿上,免得感冒了。”凌晨指了指楼上。

  吴烨点点头,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然后上楼去换衣服,凌晨则是安排张亚男洗漱,时间差不多了,这个点了已经,也要睡觉了。

  吴烨吹干头发下楼的时候,凌晨已经在关灯了。

  吴烨:“......”

  还准备聊会天儿,结果她们就准备休息了。

  “回去休息了,今天你睡次卧,隔壁那间。”凌晨推了他一下。

  吴烨看了看张亚男,没想到,来就抢自己老婆。

  “你看我搞哪样?我睡主卧,和凌晨一起!”张亚男笑了笑:“你想啥子?”

  吴烨尴尬的挠挠头。

  他就想要回老婆而已,这姑娘想什么呢?

  “没,晚安你们!”

  吴烨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女生喜欢拉着闺蜜一起睡觉,明显男朋友更有安全感。

  回头一定要和凌晨说一直,以后闺蜜来就让她住次卧。

  看着凌晨她们进房间,还反锁了门,吴烨叹气,回到次卧里,虽然也是打扫干净的房间,但是没有女朋友啊!

  房间怎么样有什么关系,主要是有女朋友。

  “每次闺蜜一来,就和回到单身似的。”吴烨喃喃自语。

  看着天花板,完全没有困意。

  隔壁,主卧里。

  张亚男参观了一下凌晨的衣帽间,看了看旗袍,还有男士古装,揶揄看了看凌晨。

  “适当的改变风格,确实是有助于改变质量。”张亚男把手里的丝袜放下:“这个质量太好了,买点便宜点的,不能撕不烂的。”

  你好懂哦!

  这种细节,凌晨就完全不知道了,就知道丝袜穿着好看,而且吴烨也觉得好看。

  “暂时都不用考虑,够了。”张亚男看了看。

  她就像是个导师一样,给凌晨说了不少的细节,让凌晨大为震撼,感觉闺蜜来的正是时候,再晚就错过了,再早的话,又为时过早。

  就先在这个时候,刚刚好,刚好准备给吴烨颁发毕业证,正愁有点恐惧,张亚男就来了。

  “等你把车子的磨合期开过了,再考虑其他的,新车动力好,因为没有过磨合期,总是希望车主多开开的。”

  “你要是实在是担心,就酒壮怂人胆,不过别让他喝多少,喝多了可发动不了,打不起火。”

  “其他的就看你怎么想了,反正头回开车,洗车与否自己看着办就行。”

  张亚男和她说了很多。

  这就是真闺蜜的正确打开方式,有什么都会告诉你,而不是藏着掖着不说。

  凌晨恍然大悟,受益匪浅。

  “被窝里说!”凌晨拉着她休息。

  张亚男看了看她:“又是一个偏爱右边的!”

  “卧槽,这你都看的出来?”凌晨震惊!

  张亚男哈哈笑。

  “隔壁的医生就是妇科的,和我是闺蜜啊!平时聊的比较多,知道一些情况,这就是习惯问题,你不要侧身就好了。”

  “多少注意点就行,不过要打架还是要注意分寸,也要注意力气,短期没事,长期不好。”

  张亚男觉得自己来找凌晨,就是给她上课的。

  亏得自己来之前,还想着她工作忙,到了在给她打电话,免得她耽搁工作,结果来还得上课。

  也是一言难尽。

  “那这个安全时间怎么算的?”凌晨又问她。

  寻思啥呢?

  是不是寻思浇花?

  太过分了,到底是了不起,显得自己没有遇到过是吧?虽然不是我的,但是我也见到过啊!

  “雨伞呗!雨伞不淋雨。”张亚男只好回答。

  凌晨点点头,理解这个。

  “我就是说假如....假如没有雨伞呢?”凌晨如同好奇宝宝一样,问题不断。

  张亚男扶额。

  这个假如....不是本意就好,不然明年就当姨姨了。

  “这个就算时间,你这样算,这样这样,再这样这样,然后这样这样,最后这样这样。”张亚男回答。

  她就会这么多,感觉要被凌晨问完了。

  凌晨还兴致勃勃的,一副你懂得真多,不愧是你的样子,其实她就一个男朋友还分手了,现在都没有补充新的知识。

  别说新知识,老动作都快遗忘了。

  “还有什么要问的没有,没有的话我就准备休息了,有就赶紧问,我知无不言。”张亚男说道。

  凌晨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有!”

  就不该问,也不该来,走的时候一起吃个饭就行了,失策失策!

  凌晨拉和她聊的热火朝天的,隔壁的吴烨还翻来覆去睡不着。

  一直都是有抱枕的人,突然之间自己一个人睡觉,吴烨一直感觉不得劲儿,就像是缺了什么东西一下,一直睡不着。

  吴烨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在群里发了个红包,准备炸一下群。

  结果和捅了马蜂窝似的,一个个都没有睡觉。

  这个红包就当我发的,帮我想一下怎么样才能让白菜住到公寓里?洛白开始了臭不要脸的发言。

  吴烨实在是不能撤回红包,不然的话一定要把十块钱撤回来,太特么不要脸了这个家伙。

  看到这个办法没有?因为你的不要脸,没了!吴烨回消息。

黄原和宁渠两人,则是发了两个同款笑容表情包爸爸眼泪都笑出来了  洛白说认真的,被白菜照顾了两天,她就像是刚过门的妻子一样,一丝不苟的照顾着洛白,特别的认真,特别的细心。

  让洛白有一种大丈夫得贤妻如此,夫复何求?

  我是说真的,有办法就赶快帮我想想,重金酬谢!!!还特意多加了几个感叹号。

  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爱一个人的眼神也是藏不住的,看着旁边忙碌的白菜,洛白眼里都是温柔。

员工宿舍空房代看我不放心  三人一人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吴烨说的第一个,黄原说的最后一个,洛白寻思不太稳当,最好是百分之百成功。

  有无吊大的有更好的方案?洛白发消息问。

  大家默默的没有说话。

  氪金解决问题,白票破坏友谊!吴烨回答。

  洛白没办法,只好发了两个红包,吴烨他们又暗搓搓的帮他出主意,最终汇总了一下,洛白才找到一个完整的方案。

  不过这个事情还要吴烨配合一下。

  洛白看着忙碌的白菜,动了动没多少力气的胳膊,感觉自己被被子压得动弹不了。

  就算是很有效的土方子,就是捂汗,出汗了就好了,洛白已经感觉自己快被捂出问题了。

  被子里实在是太热了。

  “我能不能不捂着了,太热了!”洛白问她。

  看了看他,白菜摇摇头:“已经让你玩手机,让你翻身了,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洛白:“......”

  看着天花板,洛白感觉自己在湖州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热过,简直无法形容。

  警告他不要揭开被子,白菜去厨房端粥,她看了看自己红了一片的手腕,悄悄地拉下衣服盖住。

  不太会用燃气灶的她,刚才被烫了一下,虽然没有起水泡,也是火辣辣的疼。

  洛白的厨房属于是东西齐全,但是一直吃灰的状态,锅碗瓢盆都有,但是都没有用,白菜洗了两个小时,才把东西全部洗完。

  又去买菜,花了不少时间,这个点才吃晚饭。

  她自己就蒸了几个馒头,洛白的是粥,现在洛白只能吃清淡点,医生和白菜说的,她都记住了。

  “你就吃这个?”看着她一手榨菜,一手馒头,再看看自己的瘦肉粥,洛白感觉自己吃不下去。

  白菜看了看他,有些疑惑:“你想啥类?我都是这样吃的啊!晚上都习惯这样吃了。”

  一脸心疼她的洛白,表情她看在眼里,心里甜滋滋的,白菜不觉得馒头不好吃,也不觉得吃馒头就怎么了,她确实是习惯了。

  习惯粗茶淡饭过一天的她,反而接受不了每天大鱼大肉,一天一顿差不多了。

  “还有没有粥了?”洛白问她。

  白菜点点头,怕他不够喝,多煮了点。

  “给你自己盛一碗,我已经够了,多了我喝不了。”洛白认真的说道。

  白菜想了想,点点头,一方面是听男朋友的,另一方面是不想浪费粮食。

  吃完东西,白菜把碗洗了,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想离开,又不放心洛白,很是纠结。

  娘类!咋弄啊!

  洛白拍了拍被子,然后指了指衣柜:“放心就旁边,不放心就床旁边,担心就楼下沙发。”

  白菜:“.....”

  介于担心和放心之间,白菜还是打开衣柜看了看,拿出被子打地铺。

  洛白笑了笑,感觉却很安心。

  白菜给他的,居然有那么一丝丝安全感,让洛白十分感慨,和她在一起,只需要开心就好,其他的都不需要担心。

  就像是吴烨说的,她的态度越明显,你就越有安全感。

  “白菜!”

  “嗯,怎么了洛哥!是不是难受了?”白菜问他。

  看吧,这就是安全感!

  第一时间的,来的永远是关心和担心,而不是觉得厌烦。

  其实男生也挺喜欢被人照顾的,这一点和女生是一样的,女生是什么感觉,男生也一样,都是心里甜滋滋的。

  “没有,就是想说谢谢你!”洛白回答道。

  白菜哈哈笑。

  “那不是应该的嘛!谢什么谢,照顾自己男朋友,本来就是女朋友应该做的事情。”白菜笑着说道:“我又不是其他人,你和我那么客气干啥?”

  她的理解是这样的,照顾自己的对象,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像是以后照顾他,老了照顾他一样。

  没有什么谢不谢,也不用说这些。

  “你真好,比所有人都好,我以前一直以为,老天爷已经放弃我了,我不相信爱情,觉得爱情照顾世界上有,但是和我无关,没想到遇上你,我觉得我应该感谢老天。”洛白说道。

  人在脆弱的时候,往往喜欢抒发感情,不管是精神脆弱还是身体脆弱,都一样。

  不过那种意境,更多是自我营造,容易感动他人,也容易感动自己,就像是创业一样,打鸡血就是类似的意境。

  “老天爷可没空管你类!你要感谢,还是感谢我吧,我不愿意的话,别说老天爷,就是老大爷劝我都不行!”白菜笑着回答。

  她和洛白的想法不一样,白菜相信爱情,也相信一辈子,更相信自己会嫁给爱情,她对爱情还有幻想,还饱含期望。

  这是初恋最明显的表现之一。

  我们能走一辈子。

  我们未来要怎么样怎么样!

  我会永远爱你!

  洛白对很多人说过这个就像是放屁的话,唯独对白菜,他没敢说出来,他想说出来就做得到,当诺言,而不是空口白牙。

  “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洛白也说不出来具体喜欢什么,就是喜欢,就是觉得特别的喜欢。

  “肉麻的很!”白菜笑着回答。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白菜笑得越发开心起来,这句谈恋爱总喜欢说的话,对她来说,杀伤力还是那么大。

  我喜欢你,这是洛白的心里话。

  “洛哥,我也喜欢你,你很好,很善良,很有头脑,很聪明,还很温柔,性格也好,懂得也多,又有文化,还长的好看,还有很多很多,反正我觉得你最好。”白菜数着指头回答。

  洛白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

  开心!!!

  和他的喜欢不一样,白菜的喜欢是具体化的,就是觉得洛白最好,洛白比谁都好。

  “我以后一定对你好,带你去自驾游,去跳伞,去坐游轮,去国外度假,去看高山,海洋,草原,沙漠,然后再给你求婚,养两个我们的孩子。”

  “每天早上和你说早安,晚上和你说晚安,送你上班,接你下班,一起买菜,一起做饭,养两只你喜欢的宠物。”

  “把你爸妈当成我自己爸妈照顾,我会对他们好,如果有孩子了,就让他们帮忙带,如果不愿意来这边住,我们就经常回去看他们。”

  “帮他们种庄稼,收麦子,放牛羊,你不是想养鱼嘛,我们就挖一个大大的鱼塘,然后养很多牛羊,孩子以后还能在农村长大,更健康。”

  “总之,我想和你一起走过这一生,不是其他人,就是你。”

  安安静静的,白菜听着洛白的话,感觉脑子里闪过一个又一个的画面,很多画面都是她以前没有想过的。

  不知不觉,白菜的嘴角绽放出笑容,眼睛笑弯了,梨涡也笑出来了。

  真好!

  “洛哥,你认真的吗?”白菜问他。

  洛白用力的点点头,看着她的笑容,前所未有的认真。

  “这辈子都没有这么认真过。”洛白回答!

  白菜转头看了看他,洛白没有任何闪躲,眼里都是认真和诚恳。

  “你要是认真的,我就嫁给你!”白菜回答。

  她也说的很认真。

  洛白:“.......”

  就.....挺突然的,就这么容易就下定决心了嘛?

  你起码要等我做完这些事情再说嫁给我啊,提前就把答案给我了,你这姑娘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行,我娶你!”洛白伸手和她击掌:“等你想好了,不是这么草率的告诉我想嫁给我,我们就结婚好吧?”

  白菜疑惑的看了看他。

  “我想好了,不就可以可以结婚了么?”白菜问他。

  “嗯!”

  白菜想了想,再谈谈恋爱,自己再赚点钱,给爸妈把养老钱赚够了,就可以结婚了,给他们准备.....嗯,一百万肯定是够了。

  他们不会来城里,那就准备好养老的钱。

  “那用不了多久了哦!”白菜笑嘻嘻的看着他:“你不怕一辈子都拴住了?”

  洛白摇摇头。

  婚姻不是爱情的墓地,婚姻是更深的东西,比爱情醇厚的东西。

  “我不怕一辈子被你拴住,你不觉得太快了嘛?”洛白问她。

  白菜也摇摇头。

  “我们那边还有认识几天就结婚的呢,人家孩子都两三个了,我们这已经很久了。”白菜挑眉。

  洛白:“.......”

  忘记了,白菜还是简单粗暴的思维模式,没有那么复杂,对比也很简单。

  洛白说的,她第一时间不是怀疑,而是相信,这种相信,是源自于平时洛白对她的关心,照顾,是源自于洛白说梦话都喊的她的名字,是源自于洛白对她的改变和支持。

  白菜上次说,能赚一百万就把桃子嫁给他,其实是临时改口的,她是做了决定就不后悔的人,喜欢就是喜欢的彻彻底底。

  要是失败了,就......去特么的。

  当自己眼瞎呗!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想法吗,没有那么多顾虑重重,都选择在一起了,难道就为了谈个恋爱?老娘是那种耍流氓的人吗?

  为了孩儿他爹的!

  “我两就像是过家家似的!”洛白忍不住笑。

  白菜回答道:“不是,你是看透了,我是豁出去了,你把我当救命稻草,我总要顽固点吧!”

  洛白:“.......”

  白菜不傻,其实白菜很聪明,这段时间,她已经搞清楚了很多东西。

  并没有去嫌弃得到的是伤痕累累的房子,而是计划着怎么样装修好看,她在意的,是洛白对自己的感情,摒弃的是洛白的曾经。

  “你发高烧的时候,自己说的。”白菜补充!

  还有些东西,是她自己猜的,猜的没错而已。

  洛白:“......”

  他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胡话,总之,老底都没了。

  “还说了什么?”

  白菜嘻嘻笑,没有回答,只是笑的开心。

  他肯定不知道,自己还说了好多,说让她不要离开他,以后一定会娶她,以后只喜欢她一个人,一定会好好爱她。

  反正说了很多。

  “睡觉了!”白菜回答:“我要关灯了哦!”

  点点头,洛白擦了擦被悟出来的汗水:“晚安!”

  白菜笑嘻嘻的点点头:“晚安洛哥!”

  灯被关上,白菜没有睡着,洛白也没有睡着,默默的看着对方的位置。

  第二天的时候。

  昨天看晚了,熬夜追了一本富二代,带着黑眼圈,吴烨还是起了个大早,主要是有客人在,要起来做早餐。

  看了看时间还够,吴烨带着星星出去跑完步才回来。

  想了想张亚男也是蜀州妹子,吴烨直接做了个麻辣小面,又剥了几瓣蒜,吴烨把早餐弄好,才去楼上喊凌晨。

  敲了半天门,听到凌晨回答了一声马上来,吴烨好想打开门看看情况。

  有点回家的时候,一直敲门,有回应但是不开门的那种不好第六感,幸好是闺蜜,要不然都要看柜子了。

  吴烨觉得自己确实是个醋坛子,好像在感情这个事情上,有点过于小气,以后多少要控制控制才行。

  “快点哦!等会儿面坨了就不好吃了!”吴烨说了一声,就下楼了。

  卧室里,有果睡习惯的张亚男,把火急火燎穿好的衣服整理好,看着笑嘻嘻的凌晨,张亚男无奈的回答:“都是当年谈恋爱留下的坏习惯,你要引以为戒啊!”

  凌晨笑的更开心了。

  “打完架,就休息?”

  “遇到势均力敌的,就是这样,没办法!”张亚男点点头:“你可能有个曲线,前面可能就是单方面输的惨不忍睹,再慢慢追平,再打赢。”

  她是先势均力敌,然后就是一直赢。

  凌晨:“.....”

  再说吧,不管怎么样,现在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的。

  收拾好了以后,两人才下楼吃东西,凌晨和张亚男两人,默契的嗦着面条,一口面一口蒜。

  “你真是太幸福了,商量商量,把你男朋友让我给一段时间好了,离开就还给你,我就不用担心做饭问题了。”张亚男开玩笑。

  “你只会担心吃撑的问题对吧?”凌晨给她一个白眼。

  吴烨:“.......”

  大早上的,聊点其他的行不行?你们这么聊,有没有考虑过当事人的感受?

  “给你培训好还不行?共赢好吧!”亚男回答。

  凌晨摇摇头:“我自己培训,我宁愿给你定一个月餐,也不能让你吃一个月我的餐!”

  吴烨:“........”

  装作听不到,吴烨才发现,凌晨也开始彪起来了。

  闺蜜一来,就不藏着掖着了?吴烨很好奇他们昨天聊的是什么内容,肯定很有意思。

  “不忙就来家里,当自己家。”凌晨说道。

  张亚男点点头。

  她和凌晨,不那么见外,偶尔没钱了,都是找凌晨借,然后再还给她,凌晨也从来没有迟疑过。

  “吴烨,我们家凌晨,就拜托你照顾好了,我已经传授了她很多秘籍,你懂得!”她挑眉笑道。

  哎哟,妹娃儿,你好猥琐啊。

  嘿嘿嘿,挺好的!

  “放心,完全没得问题。”吴烨比划了一个ok。

  照顾的妥妥当当,明明白白的。

  “嘿嘿嘿!”张亚男忍不住笑,她笑起来很有意思,就是那种让人很容易跟着笑的笑。

  “嘿嘿嘿!”吴烨忍不住笑。

  大早上的,总感觉闺蜜把她买了。

  吃完饭以后,她就离开了,来的急匆匆的,走的也急匆匆的,凌晨说她下个月就要回蜀州去了,见面都得年底了,显然凌晨很舍不得她。

  有个朋友可以放肆聊天,可以开心笑,畅所欲言的说自己想说的话,大概是每一个成年人都很渴望的。

  只是生活,得继续。

  吴烨没有去店里,去了一趟萧老爷子哪里,他打电话了。

  好久没有去了,吴烨安顿好他们以后,就很少去打扰他们一家人,萧老爷子也知道他忙,只是偶尔在店里一起吃个饭。

  吴烨到了地方的时候,从车里把礼物拿出来,上楼敲门。

  萧富贵这个主厨太忙了,不在家里,开门的是萧小妹,看到是吴烨,胖嘟嘟的她礼貌的喊了一句,吴大哥。

  笑了笑,吴烨看和扎羊角辫的她,感觉萧富贵扎辫子的技术有待提高,和厨艺大相径庭。

  “爷爷,吴大哥来了。”她转身喊了一句。

  阳台上的萧老爷子站起来,看了看门口:“来啦!”

  吴烨把东西放在旁边,点点头,看着精神状态不错的萧老爷子笑了笑:“最近没来看您,我得给您道个歉。”

  “可别学你爷爷那一套,有时间就来,今天是老头子想求你个事。”萧老爷子说道。

  吴烨坐在椅子上,疑惑的看了看他:“您说,您可别说求不求,这是折煞我这个晚辈,您有什么吩咐我尽量办!”

  萧老爷子有点感慨,自己的傻孙子就喜欢做菜,说话可没有吴烨这么好听,都是叫孙子,他教的就不如吴老头。

  “身边有没有合适的姑娘,给富贵物色物色。”老爷子问他。

  吴烨:“.......”

  我去哪里找啊!

  吴烨挠挠头,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到那个合适的。

  “他不开窍啊,我这揪心的不行,真怕闭眼了还看不到他成家。”老爷子叹气。

  吴烨默默地点点头,能理解,他爷爷也经常这样说。

  “公司那么多员工,他就没有中意的?”吴烨问道。

  老爷子点点头:“不知道他想什么,小烨你帮我问问他。”

  答应下来,吴烨回答:“您等着,我这就去问,他要是不听劝,我就揍他一顿。”

  老爷子哈哈笑。

  吴烨离开的时候,只有萧小妹忧心忡忡的,看着爷爷欲言又止。

  “放心吧,你吴大哥不会揍他的,他就是说说而已,爷爷就是找个人帮我提醒你大哥,他不自觉。”

  萧小妹才放心了:“爷爷,我给您按肩膀!”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