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54 跪着唱征服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砰砰砰砰!

  嗷嗷嗷哦!

  山谷里。

  一连串的q响炸响,响彻山谷,声音传出去老远,q声炸响的时候,还伴随着野狼的哀嚎在黑暗里响起来。

  一只只野狼应声而倒。

  倒在草地上的野狼,大多数脖子上沁出血花,染红了白色的毛发,红得妖冶极了。

  夜视仪的视野下,还能看到黑色的液体染透大地,以及倒地抽搐的大狼。

  吴烨看着还有生命痕迹的狼,叹了叹气,感慨万分:是你们非要来的。

  干嘛非要逼我们呢!

  过分!

  其实吴烨连鸡都不会杀,更不要说这么大个狼了,到了关键时候,为了不拖累凌晨,吴烨才发现自己下手一点没有手软。

  繁星似锦的天穹之下。

  凌晨站在木屋门前,吹了一下q管的青烟,潇洒的拿着q,看着旁边的吴烨。

  她动手更干净利落,全程没有心慈手软,也没有迟疑,还生怕时间不够,把它们放跑了。

  刚收起q的吴烨,戴着夜视仪,看了看情况草丛里还在哀嚎的狼群,上次被偷袭以后,凌晨就换上实弹了。

  这就是命里有此一劫。

  最近开始看它们,就发现它们印堂发白,大凶之兆!

  “六只,应该是全部被我们解决掉了。”凌晨数了一下,然后碰了碰他的肩膀:“给你弄个项链辟邪要不要?”

  一共十只,算是不小的狼群了,最终还是因为不长记性外加不长眼,落在了凌晨手里,光是她打的就是四只,剩下的才是吴烨打的。

  q法不如她,反应也不如她,吴烨还没有打道要害,凌晨是直接qq打到要害位置。

  “算了,膈应,有你在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吴烨实话说。

  凌晨在身边,吴烨其实很有安全感,特别是在这种荒郊野外的,凌晨这个傻大胆在,很容易避免想其他的东西。

  特别是什么湖里钻出来的东西,山林里钻出来的东西,外加那种夜晚飘来的东西,吴烨已经狂妄到不怕了。

  辟邪,有老婆能辟邪吗?

  “没想到它们还会来,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吴烨踢了一脚脚下的北极狼,这条已经越过栅栏进来了。

  两人早有准备,凌晨就知道它们一定会来的,早就放了触发式警戒器,再加上木屋里还有吴烨后来特地钻的小孔,它警惕的样子,完全落在两人眼里了。

  稳健的吴烨再胜一局,偷袭失败的大狼被他物理超度了,这群毫无见识,极度记仇的北极狼,总算是测彻底解决了。

  “它们没想到我们这么不讲武德。”凌晨总结。

  它们根本不知道人类的工具和武器多可怕,就算是用反曲弓,它们也跑不掉,最多留个孤狼。

  不知道两人手里的家伙多厉害就算了,还继续上门包围,虽然挑选的时间更晚,但是效果不好。

  准备充分的凌晨,直接给它们全部突突了。

  “最开始是它们想那我们当点心来的,其实最开始就应该把它们解决掉。”吴烨有点后悔自己的憨批建议。

  凌晨是听了自己的建议才用的橡胶子弹,要不然的话,才不会这么麻烦。

  让吴烨回来的时候,一直很内疚,在自然界里,就不应该发善心,不要给什么一次机会,直接动手才是最好的选择。

  “反正也解决了,不用考虑那么多。”凌晨拍了拍他肩膀。

  她也引以为戒了,以后直接超度,不能因为可爱,因为白,因为自己和吴烨很安全就不重视情况。

  虽然很安全,也有要把危险扼杀在萌芽里。

  凌晨木头上的狼移开,坐在椅子上,这会儿还是晚上的两三点钟,吴烨两人穿着防冻服,看了一会儿星空。

  听着水浪拍岸,吴烨牵着凌晨的手:“要是没有防身武器的话,我们这就是生死与共了!”

  凌晨忍不住笑,转头给他一个木马。

  “要是没有防身的武器,我连国内的大山都不敢带你去,老虎更危险。”凌晨说道。

  她以前遇到过一次老虎,不过看了看她和星星就离开了,那真是一动不敢动,老虎这种东西比熊都开挂。

  能跑能跳能爬树,能有能扑能咬人。

  雷打真孝子,虎咬对头人,她逃过一劫,但是对当时的情况记忆犹新。

  “其实我不怕这些东西的原因,就是因为比起老虎带来的恐惧,轻了不是一星半点。”凌晨和吴烨说起以前的经历。

  虎口一张,爹妈白养。

  “外面的老虎和关起来的老虎完全不一样。”凌晨说道。

  吴烨点点头:“毕竟是得自食其力的工作了,总得彪点才行。”

  凌晨:“.....”

  人总是因为不知道恐惧是什么颜色,而觉得自己不怕任何的恐惧。

  吴烨就是这样,没有见过,所以无法理解,他更不知道那种直面生死危急以后,来的的劫后余生和通透。

  人生大事,非生既死。

  “你不懂!”凌晨回答。

  吴烨点点头,他确实是不懂,只知道凌晨说的时候,手心还有汉,仿佛身临其境一般。

  两人聊了一会儿,平复了刀狼的心情以后,才回到木屋里,吴烨稳健的把门抵死,然后才安心。

  狭窄的环境里,更易于感情沟通,也能提供很多的安全感,就像是黑暗一样,那些潮湿阴暗的角落,总是容易生长更多的生命。

  没有困意,两人都坐在火炉旁边,凌晨把烤的熟透的土豆拿给吴烨,外面已经烤出一层金黄色的土豆,就是夜宵了。

  靠在吴烨的肩膀上,凌晨看着橘红色的火焰:“你说他们现在在家干啥?”

  吴烨咔咔吃完了脆响的土豆,然后才回答:“我应该知道!”

  凌晨:

  这都知道,凌晨是有点不相信吴烨的话的,看着他,凌晨一脸你说的表情。

  “潸然泪下,白菜授粉,小鱼吐水,唯一凌晨午夜互不相交。”吴烨回答。

  是不是不知道,反正情况应该大差不差的。

  拿着土豆愣住的凌晨:“.......”

  “当年先生退出车坛的时候,小女子是极度反对的!”凌晨回答。

  几天没开车的吴烨,还是又快又稳啊!

  老实了好几天以后,吴烨又开始酝酿计划了!凌晨偶尔都不知道他是真要,还是假要,还是无聊的开玩笑。

  真要也好说,假要也好说,就是拿不准他想法是什么,其实偶尔的话,凌晨觉得他要是不讲道理一些,禽兽不如一些,还挺好的。

  但是把,这个就像是亲戚一样的,又怕它不来,又怕它乱来,更怕它一直来。

  “吃鸟蛋吗?我给你烤!”吴烨把旁边的蛋拿过来,这是鸟窝里淘出来的。

  应该是大鸟,蛋不小,平时都是做的荷包蛋。

  凌晨摇摇头,烤的没办法接受,还是荷包蛋好吃一些。

  吃完土豆,凌晨看了看旁边挂着的鸡,突发奇想的问吴烨:“电视上那种烤鸡能做嘛?”

  吴烨:“.......”

  那是假的,自己家就是扎根娱乐行业的,还问这种幼稚的问题,简直是傻。

  “你想吃鸡?”

  凌晨点点头。

  看了看剩下来的蜂蜜,吴烨想了想:“给你做个蜜汁野鸡?”

  点点头,凌晨答应。

  拿过贴签,吴烨把收缩的铁签拉开,打了个十字,用钢丝固定好,然后才开始整理炭火,刷油,开始刷蜂蜜。

  “弟娃儿,你好专业嗦!”凌晨见他行云流水的开始烤鸡,有点小星星闪烁。

  男人最喜欢的夸奖,顶天就是你太厉害了!

  被自己喜欢的人夸奖,就像是伯牙遇到子期,又像是千里马遇到伯乐,你果然懂我啊!

  就是这种感觉。

  “就是一般料理,条件有限,回头给你做更好吃的鸡!”吴烨回答,

  若不是看到他一脸快夸我的表情,凌晨就相信他了,其实他笑的嘴角都咧开了,和小丑似的。

  砰砰砰!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凌晨和吴烨同时汗毛竖起,吴烨拿着鸡的手都快把鸡抖到火坑里了!

  抓住吴烨的手,凌晨挥挥手表示让他不要怕,自己拿着手电筒,准备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把烤鸡放下,然后转身拿着q,和凌晨一起出去。

  就算是阿飘,吴烨也要和她一起去看看,大不了一梭子打光,两人跑路,跑不掉的话...就算了。

  “等我一下!”吴烨拿着刀在中指上切了个刀口,然后把血液抹在刀刃上,递给凌晨:“阳刚,拿着防身!”

  凌晨:“.....”

  哭笑不得的接过刀,转头和吴烨比划了个ok。

  她走过很多地方,真没有遇到什么阿飘之类的东西,就算是乱坟岗也没有,凌晨是坚定的唯物主义,除了对吴烨希望能在一起一辈子。

  “跟在我后面,要是野兽的话,就直接开q,记住了吗?”凌晨把柱子拿开,抵着门和吴烨说话。

  点点头,吴烨把保险调好,又调成连射模式,才拍了拍凌晨。

  凌晨一脚踢开门,拿着手电筒招了一下,什么都没有看到,吴烨昂着头看了看天空,也是都没有发现。

  两人面面相觑。

  “撞没撞?”吴烨问她。

  凌晨摇摇头,靠着她,详细检查了一下附近。

  “没什么问题啊!”凌晨奇怪的看了看他,吴烨挠挠头,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反正不可能是什么飘,这是国外。”

  吴烨:“......”

  幽灵不算么?还不是阿飘!

  凌晨转身看了看门,恍然大悟的说道:“劳资就说嘛,怎么可能是什么阿飘!你看这个狼血,肯定是吸引了什么动物!”

  冷静的分析,凌晨看了看痕迹,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吴烨上前看了看,然后转头看了看她:“姐姐,你不会不知道,南极和北极没有蝙蝠吧?这不是吓人的那个套路吗?”

  记得在视频上看过有那种报复人的小手段,其中就包括这种情况。

  虽然凌晨分析的头头是道,但是南极和北极,还有一些荒岛上,确实是没有蝙蝠这种生物。

  这种手段通常是为了吸引蝙蝠,然后蝙蝠撞到门上以后,模拟出那种敲门的声音。

  “没有嘛,管它有没有,反正看这个痕迹也是一种飞禽,不用怕!我还在你身边呢。”凌晨说道。

  刚才踢门的时候,她颇有一种不是自己家门的感觉。现在进屋,凌晨还详细检查了一下门有没有被踢坏。

  还好结实。

  重新坐回火边,吴烨开始继续烤鸡,反正这会儿也睡不着,不如吃个夜宵再说。

  随着鸡肉烤熟,香味开始逐渐弥漫,蜜汁味的烤鸡。

  凌晨鼻尖动了动,嗅了一下味道,还咽了咽口水,转头问道:“还有多久能吃啊?”

  馋猫附体。

  其实下午的时候才吃过饭,吴烨倒是没想到,凌晨胃口这么好,自从出来了以后,胃口就变得更好了。

  “快了,五分……”

  砰砰砰!

  吴烨和凌晨:“……”

  那种类似敲门的声音又响起来之后,凌晨顺手拿着q,气冲冲的打开门。

  还是什么都没有。

  “草尼玛!”凌晨对着空中开了两q:“别让我抓到你,抓到你哪怕是外星人,我都把你烤了吃了。”

  暴躁的很,这种人,怕是阿飘都不敢惹她。

  又拿着刀把狼血挂掉,凌晨才回到木屋里。

  “玛德,真是气人!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凌晨气呼呼的坐下来,吴烨把荧光粉给她。

  “撒一点,看看脚印,总能分析出不少东西!”吴烨说道。

  点点头,凌晨觉得男朋友此言有理,又出去撒了荧光粉,然后再重新关上门,回到木屋里。

  结果……没有声音了。

  “可能是我把门上的血迹刮了,它找不到就没有声音了,估计是什么小动物。”啃着鸡腿,凌晨回答。

  她可没有吴烨那么胆小,面对这种情况,凌晨的第一想法,就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而不是躲在木屋里不敢出去。

  笑死,她根本不怕。

  啃完了大半只鸡以后,凌晨才擦了擦嘴说道:“睡觉了!”

  吴烨把柴火用草木灰埋起来,让它烧的慢一点。

  培训的时候,吴烨还是学了不少知识的,只是很多东西派不上用场。

  “休息!”吴烨钻进睡袋里,深怕慢了一拍要关灯。

  注意到他的表现,凌晨也没有说什么,都已经习惯了。

  别看名字里,吃天才是吴,其实他胆子和小拇指差不多。

  虽然吴烨还是那么怂,但是凌晨也只是相信,一旦遇到危险的话,吴烨肯定会保护好她。

  刚才他明显怕的不行,但他还是和凌晨一起出门了。

  “弟娃儿晚安!”凌晨说了一句。

  吴烨立刻回答:“宝贝晚安。”

  这是他们互道晚安的第四天。

  两人已经在北极待了四天了,花了一天时间,才把狼群给伏击了。

  它们其实还是挺耐心的,一直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才开始行动。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凌晨和吴烨早有准备,直接给它们一锅端了。

  “睡吧,万事有我呢!有什么事情我会把你叫醒的。”凌晨拍了拍他。

  吴烨答应一声。

  时间过去不少,吴烨睡熟的时候,凌晨才刚准备睡,又听到外面响起类似敲门声的砰砰声。

  凌晨眯了一下眼睛,她倒要看看,究竟是神马东西。

  不过她刚准备起来的时候,吴烨就把手放在她腰上了。

  “别动…我媳妇儿!”吴烨开始说梦话。

  从来到这里这几天开始,吴烨每天都会说梦话,但是白天凌晨问他的时候,吴烨总是摇头否认。

  其实凌晨也很清楚,吴烨肯定是有焦虑的,只是他没有说而已。

  轻轻的拍了拍他,凌晨也不管外面的声响了,安心的睡觉。

  第二天。

  魔都市里。

  一家装修精致,显得古色古香的养生会所里,房间挂着不少的画作。

  洛白还有黄原,宁渠几人躺在按摩床上,洛白把脸上敷的黄瓜片摘下来,顺手丢在垃圾桶里。

  什么黄瓜可以解美白的燃眉之急,一点效果都没有。

  “你们说,吴烨他们两口子在北极,有没有可能过的连饭都吃不上了?”宁渠说道。

  这几天。

  宁渠看了不少北极的纪录片,那个地方环境真的不怎么样,整个圈子里,环境条件还算可以的地方不多,总体来说是相当的贫瘠。

  像吴烨那种,连条鱼都钓不起来的人,在那个地方能吃什么?吃浆果树根吗?

  他也不清楚凌晨为什么敢带吴烨去北极,难道她能保证把吴烨养活?

  “自己的汤圆都吹不冷,就去吹别人的稀饭,他俩敢去,就不会没有把握,你见过吴烨干没有把握的事情吗?”

  “而且我问了一下吴烨妈妈,她告诉我,凌晨已经不是第一次去荒野流浪了,不可能一点经验都没有。”

  “身上还带着q呢,想吃什么东西都打不到。”洛白觉得他担心多余了。

  吴烨从来不会干那种没有把握的傻事,家庭对他来说,和爱情是同样重要的。

  不可能和那些傻比似的,就为了爱情,什么傻事都干得出来。

  “对,不要担心那么多,刚才人家按摩师都讲了,你有点肾亏,你还是想想办法好好补一下吧。”

  “你上次补了那么久,一点效果都没有吗?”黄原问他。

  记得没错的话,宁渠已经补了不少的时间了。

  宁渠:“……”

  也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主要是补起来的,现在又没有了。

  好不容易吃草吃饱了,又被颜潸潸拉出去耕地了。

  已经不错了,要是换成以前来的话,可能按摩师就不是说有一点点,而是说很严重了。

  “效果还是挺好的,总有开闸的时候,原本的水位线,是会下降的。”

  “你笑个屁,你好像自己的情况,好很多似的,还好意思笑。”

  “你们家那口子,可是练武的,到时候别连白菜都拱不动。”

  宁渠看了看笑话他的洛白,天下乌鸦一般黑,大哥别说二哥,大家都差不多。

  洛白这几年鬼混,也是什么存款都没有,积蓄花得干干净净,全花在女人身上了。

  要不是前段时间,吴烨给他推荐了一个合适的医生,他还在到处找偏方呐!

  好意思笑。

  “我段时间,可是一直都在蓄水,而且我已经问过医生了,完全没问题。”洛白回答。

  旁边的黄原忍不住笑。

  因为没有这种经历,他们这个话题,黄原回答往往都说不进去话。

  想插嘴都没有办法,因为没有体验过。

  不亏的遗憾。

  “你还好意思笑,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开机吧?”洛白问他。

  “对,不知道你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头都没洗过的人。”宁渠指了指门口:“没有资格和我们聊天。”

  黄原:“……”

  看了看两人,他终究没有说出自己已经开机了这个话。

  “行了,不要岔开话题,我们刚刚不是在聊吴烨吗?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回来?”黄原问他们。

  宁渠看着洛白,只有洛白知道的情况最多。

  他每天都会给吴太太打个电话,问一下吴烨他们最近的情况。

  “应该还有十来天左右,他们就回来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们带点土特产。”洛白说道。

  宁渠撇撇嘴。

  北极那个地方能有什么特产?带一个熊回来吗?

  “让他们给你带一点熊粑粑回来吧!”黄原笑着回答。

  北极确实是没什么土特产,凌晨和吴烨自己囫囵回来都不错了,还想要什么土特产?

  怕不是自己就是个土特产。

  “我觉得他回来了以后,得好好他约一顿饭,跟他说道说道外面的危险情况,让他以后不要再去外面跑了。”洛白说道。

  “你觉得你说的屁话,他们会相信吗?凌晨以后还不是说去,他可能又屁颠屁颠去了。”黄原回答。

  不得不说,他们还是很了解吴烨的,是什么想法,性格,他们都清清楚楚。

  几人聊着天,从足浴会所离开的时候的时候,北极的凌晨和吴烨,还在看着一堆狼发呆。

  木屋前。

  吴烨刚把最后一头狼放在平台上,扒拉着台子,看着凌晨问她:“这些狼应该怎么处理?”

  吴烨完全没有处理这些东西的经验,把东西搬到台子上以后,就没有吴烨什么事情了。

  接下来就看凌晨怎么处理,吴烨在湖里洗洗手,倒映着都是在湖水里,沧桑的自己。

  吴烨摸了摸下巴的胡子,才回到木屋前,拿着机械剃须刀剃胡子。

  “上次来的时候,就和它们说过,要是还敢来的话话,我就把它们做成垫子,它们居然还不相信。”

  “说做垫子,当然是做垫子了!”

  吴烨:“……”

  他猜的不错的话,,凌晨根本就不会,还把这些东西做成这垫子,能做成一个团不错。

  “别太为难自己!毕竟你不是这边的少数民族。”吴烨回答。

  凌晨挑眉看了看他,这是不相信她咯?

  “做出来了,你跪着唱征服!”凌晨说道。

  ------题外话------

  解释一下为什么今天这么短小,因为手疼,第一次滑旱冰,被摔到手腕疼!

  明天补上3800,抱歉了,自己作的。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