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56 光说,你倒是阻止啊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北极荒原。

  久违的,能见到太阳的好日子。

  这个季节,偶尔还能看到太阳,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比起最开始来的时候,温度都略微降低了不少。

  树林旁边,其中一片灌木丛里窸窸窣窣的,时不时的还有灌木动弹一下。

  又动弹一下!

  “吴烨,你好了没有?快一点。”灌木丛里传来凌晨压低的声音,催促着吴烨。

  话音刚落,灌木丛又摇晃了几下,然后才安静下来。

  “我好了!”吴烨回应的声音传出来。

  刚把子弹上膛。

  凌晨的声音又响起来,不过声音很低:“瞄准一点啊!你别让它跑了。”

  “放心!我很准的!”吴烨回答了一句:“对我了解不够深,连这都不知道。”

  吴烨天赋其实很好的,特别是q法。

  最近这段时间练习挺多的,准头已经越来越好了。

  伸手拍了一下吴烨的头,凌晨说道:“你对我了解够深行了吧?好好看着鹿。”

  不远处,就是一个鹿群。

  两人的交流停下来,两支q伸出灌木丛,q口对着不远处的鹿群,天气正好,吃着草的鹿群并没有发现危险靠近,雌鹿低着头,雄鹿时不时抬头警戒。

  可能是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它们有点懒散。

  领头的,顶着一对大角的雄鹿,后蹄子用力,自立而起,两只前蹄搭在一直雌鹿背上。

  刺身!

吴烨和  看到这一幕,灌木丛里的吴烨忍不住笑,转头看了看凌晨,凌晨脸红的很。

  夏天到了,万物复苏!

  “鹿片,嘿嘿嘿!”没控制住笑容的吴烨话音刚落,就被凌晨拍了一下。

  不正经。

  不过没多少时间,雄鹿就开始继续吃草,其他的雌鹿又靠上来了。

  更有甚者,站在它面前,意思很明显。

快上车,快上车  “卧槽,媳妇儿快看鹿含。”吴烨低声指了指远处。

  脸更红了。

  有些不好意思的她,给了吴烨一个白眼,就开始准备开q了,这个时候,雄鹿才刚上车。

  吴烨挠挠头,好奇的想到一个问题:“这不会有传染病什么的?”

  凌晨:“.......”

  吴烨这样一说,她又联想到了人,这得多少p?

  呸呸呸几声以后,凌晨悄悄的数着:“一,二,三。”

  数到三的时候。

  鹿群的另一只雄鹿应声而倒。

  四肢还在胡乱的蹬,前一秒还羡慕鹿王,后一秒就去见了上一任鹿王。

  哪怕是倒下的一瞬间,它也没有想通,既没有食肉动物的偷袭,为什么它还是没有逃过命运。

  一刹那!

  鹿群开始不安的躁动起来,刚才是因为鹿王,这次是因为倒下的同伴。

  还在给灌输新知识的鹿群头领鹿王,迅速收回被惊吓到,不知道还有没有效果的鞭子,带着鹿群四散逃命。

  熟练的动作,仿佛演练了千百次,哪怕是越过灌木的时候,还会滴落一些东西,哪怕是灌木挂鞭,也没有影响它逃命。

  疼归疼,还是命更重要。

  为了命,已经无暇顾及命根了。

  “你多等一会儿多好啊!我倒是好奇它能打几架呢!”吴烨说道。

  看书上说,鹿王可以一敌百,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吴烨还想看看,是不是真有鹿衔草这种神仙药呢!

  结果,凌晨看个鹿场直播都害羞,迫不及待的就动手了。

  “看个屁!”凌晨没好气的回答。

  没有打领头的鹿,凌晨说那是一个鹿群能不能活下来的关键,打了另一只,吴烨也觉得挺关键的,起码灌输知识它很积极。

  就是不知道抗不扛得住。

  从草丛里站起来,凌晨就拉着他去小树林,兴高采烈的,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鹿,凌晨给了他一个开心的笑容:“晚上的鹿排有着落了!”

  吃鱼吃腻了,这几天都是吃鱼,那条大鱼,还没有吃到一小半,牛肉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凌晨不敢让吴烨多吃土拨鼠,那玩意儿多少有点鼠疫,吃一点点还行,多了可不行。

  有鹿肉,就可以换个口味了!

  美滋滋!

  “先弄回去再研究怎么吃,体型不是特别大,我应该能扛得起来!”吴烨回答,他们不动那只大鹿,其实也是因为扛不动。

  雌鹿背的起,吴烨可背不起它。

  这只是凌晨选的,已经待不了几天时间了,够吃就可以了,吃不完也是浪费,而且没不要去伤害那么多动物。

  “把蹄子系着,我们一起抬就行!”凌晨拿出口袋里的绳子,指了指旁边的树林:“你去找个棍子,能承重的那种!”

  说完就开始系蹄子,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条件反射似的,凌晨还被踹了一脚,拿着木棒就是两棍,凌晨才解气了。

  吴烨:“......”

  凶残的一匹。

  找了一根木棒,吴烨试了试挺结实的,回到凌晨旁边,把木棒穿过捆起来的蹄子,凌晨抬前面,吴烨抬后面。

  两人抬着鹿往回走的时候,沿途还看到了不少在放哨的土拨鼠,警惕的盯着他们。

  上次套的那只,就吃了一点点,后来也套到了好几只,不过都是吴烨当玩具逗着玩,看它们蔫了,吴烨就把它们放了。

  “那些小东西,好像是保护动物吧?”吴烨问了一句。

  刚刚想起来,吃的时候忘了。

  北极狼是不是吴烨不知道,反正土拨鼠他记得好像是保护动物。

  换了个肩膀的凌晨点点头,指了指广袤的荒原。

  “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你要是快饿死了,别说吃土拨鼠,就是吃个熊,都没问题!”

  吴烨忍不住笑,要是实在是饿极了,熊猫也是可以吃的。

  路过上次丢狼的地方,吴烨看了看一堆已经没有肉的骨头,有点感慨动物界的残酷,这才几天时间,就打扫的干干净净。

  上次丢的时候,吴烨还担心臭了,结果根本没有那种情况发生,被迅速打扫干净。

  “附近的食肉动物应该很多。”凌晨看了一眼狼骨头。

  吃了不少动物的狼群,最终还是被动物吃了,就像是一个轮回。

  吴烨加快了脚步,因为鹿还在一路留下血迹,免得引来食肉动物,一直扛着都够累了,他可不想再多一只。

  注意到吴烨的变化,凌晨只是悄悄地笑了笑,胆小鬼!

  回到营地以后,凌晨喝了几口凉白开,撸着袖子就开始处理鹿。

  这个事情原本应该是吴烨做的,不过吴烨做不好,吴烨做的好的事情,凌晨又做不好,所以直接分工合作,各自做自己擅长的事情。

  拿着刀,凌晨摸了摸刀刃:“你喝不喝鹿血?”

  鹿血挺补的。

  也算是多个食材,能不浪费的情况下,就不浪费。

  正在收衣服的吴烨一愣,然后回答:“鹿血,j,腰子都不要,你也是真敢问,准备火上浇油呢?”

  想想也是,火都烧到防火线了,凌晨拍了拍脑门,暗道自己问的傻话。

  本来就是干柴,生怕烧的不够旺?

  尬笑的凌晨开始处理鹿肉。

  拿着衣服的吴烨看了看她,晃了晃手上的她的裤子:“这个给你放包里了啊!都洗不掉了!你洗认真点啊!”

  他洗的衣服都是外衣,其他的都是凌晨自己洗的,没洗干净,是凌晨的问题。

  凌晨:“.....”

  满手鹿血的凌晨,差点没有跳过去给吴烨一巴掌。

  那就不单纯是她的问题,而是吴烨也有问题,要不是吴烨,她至于一天一换?

  特么的,除了饿饿,就是涩涩!

  她又不是雕塑。

  “来,你站过来说!”凌晨一手鹿血,看着吴烨说道。

  一股彪悍的气息扑面而来。

  都说北方姑娘虎,吴烨觉得虎这种性格,完全不应该分地域,哪里都有虎妞,凌晨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那什么,我先弄炭火,等会儿烤鹿肉。”吴烨开溜。

  让着她点,哼!

  迟早有一天,得加倍奉还,在地上让着她,在铺上,可就不让着她了。

  回木屋把东西放好,在屋子里忙活半天的吴烨,把这几天攒起来的炭收拾出来,放到折叠式火炉里,把架子安放好以后,才把燃烧的炭放进去。

  吹,吹,吹!

  看着绕烧起来的炭,吴烨又把签子拿出来,问道:“肉好了吗?”

  凌晨把一块瘦肉递给他,洗了洗,吴烨拿了一块鹿肉切好,开始穿烤串:“拿去补补!”

  “行!晚上考试!”吴烨回答。

  开个玩笑嘛!

  等到凌晨处理的鹿肉,活动了一下胳膊,看着不远处黑漆漆的圆球,有点愣住了。

  居然出现这么个小东西。

  “吴烨,拿q!”凌晨喊了一声。

  急匆匆冲出来的吴烨,拿着q出来,警惕的站在她身边,看了看凌晨指的方向。

  是一只小熊崽子!

  它妈妈很可能就在附近,最危险的就是带着孩子的母熊,凌晨想把它吓跑,它根本就不跑,无奈,凌晨丢了一块肉到远处,它和小狗似的飞奔过去,叼着肉开始啃。

  啃完了,它又来了。

吴烨和  两人面面相觑。

  一直丢了好几块,它吃饱了,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看它离开了,两人才放下心来,把准备好的吃的拿出来,趁着天色还早,开始吃晚饭。

  “烤肉派对,可惜就我们两人,要是和洛白他们组队的话,应该很有意思。”吴烨想到一个可能性。

  七八个人组团开荒,起码不会无聊,应该很有趣。

  凌晨觉得不太现实,宁渠晚上得赚钱,黄原也有个汽修厂离不开,洛白倒是有时间,不过白菜一心赚钱,也不一定想出去玩。

  更多的可能性是他们觉得城市更好,出去活受罪,不喜欢的人无法理解换一种生活的轻松的感。

  就像是这几天,不需要考虑工作,不需要考虑回家堵车与否,也不需要考虑应酬,轻松逍遥,乐的自在。

  悠然见南山。

  “他们真要能去的话,下次找个荒岛也行啊!”凌晨回答道:“或者荒漠,草原都可以。”

  当然,她只是说说而已,并不抱什么希望。

  人各有志。

  “回头先问他们一下再说。”吴烨啃了一串烤肉。

  吃着小烧烤,说着小情话,逐渐的,天空就黑暗下来,满天繁星开始闪闪发光。

  小日子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了不少时间,他们没几天就要回魔都了,吴烨记录了一个很长的视频,准备回去剪一下,给自己弄个北极私密旅游系列。

  弄个光盘,以后想看的时候就可以拿出看看。

  星光晚餐,吃了不少时间。

  “看,肚子撑起来以后,像不像怀孕了?”凌晨撑着腰,鼓着肚子问他。

  像一个怀孕几个月的孕妇似的。

  “今天是疯狂星期四,我成功的搞大你肚子了!”吴烨回答。

  凌晨:“.......”

  就无语。

  粗俗。

  凌晨收肚子以后,又变成苗条的小仙女了,女生就是这么神奇,啤酒肚秒变小蛮腰。

  “还吃不吃?”吴烨问她。

  摇摇头,凌晨已经吃不下了,确实是被吴烨搞大肚子了。

  收拾好东西,吴烨关好门。

  两人回到屋子里,没有注意到外面撒谎的小熊崽子,被自己老妈一个大比篼拍在地上。

  小小年纪就说谎,哪里有肉?根本就没有!

  木屋里。

  凌晨拿着衣服,看了看吴烨:“你转过去!”

  吴烨点点头。

  小木屋就这点好.....不好,面积太小了,偶尔还是不方便的,毕竟就一个面积,又是房间,又是厨房,还是客厅,更是更衣室。

  转过去读秒了好一会儿,卡着时间的吴烨又转过来了,看着凌晨,吴烨悄悄的咽了咽口水。

  侧着身子的凌晨,吴烨的视觉就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白胜落雪三千尺,跳似游鱼跃水出。

  看山不是山。

  吴烨不是洛白,洛白见过山包,丘陵,矮峰,高山,吴烨只见过高山。

  颤颤的微微。

  他被发现了,刚好碰到凌晨的目光:“记住你现在的表情啊!最好是可以保证十年不变。”

  说完就只留给吴烨一个背影。

  不过比朱哥他爸的背影好看,有种看背影迷倒千军万马的感觉。

  黑发披散,遮住大半后背,还是很好看。

  咬咬嘴唇,吴烨说道:“但凡有停手之地,有存剑之鞘,有温柔之乡!别说十年,就是三十年,未尝不能老夫卿发少年狂!”

  小词一套一套的,凌晨把排扣扣好,把吴烨蒙住,刚才就算了,还得换裤子,可不能那么不管不顾了。

  显然,吴烨也知道,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吴烨把睡袋拉下来。

  “我保证,不看!”吴烨举手保证。

  这话和说蹭蹭没什么区别,一点公信力都没有,完全不能取信于人。

  凌晨是不相信他的鬼话连篇的。

  “转过去!”凌晨指了指木墙:“面壁!”

  嘟嘟囔囔的吴烨,撇撇嘴,才转过去:“面这个壁?失望!”

  家有壮牛,好耕耘!

  就是这种既视感,非要加一句应该是:夜不能寐!

  不过吴烨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是什么守信之人,还是悄悄地转身看了一眼。

  做一个姓苗的大侠。

  不过可惜凌晨坐着的,他的想法完全没有实现,吴烨遗憾没有面壁,还说认识一下来着,都不给机会。

  为什么别人的女朋友,都和吃春y拌饭长大的似的,自己的女朋友就不是这样呢?

  那么多榜样,不知道学学。

  “我就知道!人和人之间能不能有点信任感?”凌晨无奈的说道。

  吴烨点点头:“你是媳妇儿,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一样的吗?

  半天,吴烨以看到pg为胜利结束了拉锯。

  “能不能做个股东,我想入股!”吴烨笑着说道。

  她很不理解,也很好奇,吴烨去哪里学了那么多的骚话。什么都能来一句,让她很有点触不及防。

  什么学校才能培养出这种优秀的毕业生?

  “滚!”凌晨钻进睡袋里。

  屋子里的还是光亮的,火还燃烧着,不光是可以提供温度,还能提供照明。

  接着微光,吴烨看着脸红的凌晨,一个木马。

  “忘了我也得换一下衣服才行,你不要偷看啊!”刚才就顾着寻思山景,寻思当股东,没记住自己也该换衣服了。

  明天得把衣服洗了,没有洗衣机的日子,衣服都是手洗,吴烨每次去湖边洗衣服的时候,看着幽深的湖水,都有点发憷。

  生怕来条大鱼,给他一口。

  在北极这边,他们换衣服都换的很勤快,虽然不是外衣,也得经常洗衣服才行,穿久了不太卫生。

  听到吴烨说换衣服,凌晨立马回答道:“我保证不看,你放心!我可不是你那种人!”

  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是言之凿凿,拿过睡袋的凌晨,把自己蒙起来,吴烨都能看到她盖上睡袋之前,那一脸的我不在乎,我不感兴趣,我不会看你的表情。

  吴烨提醒她不要弄虚作假:“我可是对着你换,我看你敢看!”

  他低估凌晨了。

  吴烨说不敢,她可不会不敢,胆子大得很。

  虽然做了几秒钟的思想准备,不敢考虑到吴烨很快,凌晨还是觉得应该把握住机会,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吴烨寻思面壁,凌晨还寻思机会呢!

  躲在睡袋里,透过缝隙,凌晨发现了吴烨的阴谋。这个人,阴谋那么多,套路多不是没原因的。

  这是待机了?

  咦,丑!

  不一样的状态,和她前面看到的情况又不一样了,没注意吴烨已经发现了她,凌晨啧啧称奇。

  吴烨也不点破。

  这不是头一回发现了,好奇没关系,好奇是好事,就怕好奇心都没有才是大问题。

  收拾妥当。

  吴烨把睡袋揭开:“挺规矩呢?”

  脸红的凌晨点点头,就只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一般的表情,还倔强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很规矩的。

  吴烨都无语了,这个表情已经说明问题了,还果断的撒谎。

  选择了视而不见的吴烨,乐的装不知道。

  见他表情有异,凌晨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没有见到,什么都不知道,让吴烨不要诬赖好人。

  “送你个大鹏要不要?”吴烨玩笑道。

  “稀罕,我不会养鸟。”凌晨转身就睡。

  吴烨:“......”

  好家伙!

  这个答案吴烨给满分。

  他忍不住笑,发现女生就是这样,总是喜欢口是心非,不承认自己的想法,但是说害羞吧,偶尔又说不上来。

  刚才目光灼灼的是她,现在拒不承认的还是她。

  悄悄地抱着她,吴烨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你不要太过分啊!

  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

  “你不要太过分了啊!”凌晨警告了一句。

  吴烨:“.......”

  那你倒是阻止我啊!

  这一天晚上,带着小熊吃浆果的熊妈妈,又嗅到了奇怪的味道,看了看小木屋,她带着小熊离得远了一些。

  第二天的时候。

  听着外面的暴雨声音,吴烨只是把柴添好,把火烧的旺旺的,外面的寒冷和木屋里的温暖对比很鲜明。

  推开门的时候,吴烨就发现寒气扑面而来。

  大雨滴落在湖面,打出一个个水滴,被冷风吹过,吴烨打了个寒战,迅速关好木门,检查了一下木屋的四周,发现没有漏水的情况,才把外套穿起来,坐在火堆旁边。

  《仙木奇缘》

  吴烨气的比较早,他起来的时候,凌晨还在睡觉,这会儿都还没有醒过来。

  看了看不远处的纸团,吴烨把它们捡起来,丢到火坑里面。

  吸饱了水的纸巾,燃的很慢。

  吴烨其实也没有想到,凌晨的星座不是狮子座,应该是水麒麟。

  “今天下雨了?”坐起来的凌晨揉了揉眼睛问他。

  她才刚醒过来。

  顺手把毛巾递给她,让她擦了擦脸,清醒了不少,把外套给她穿上,吴烨才坐在她身边,问道:“饿不饿?”

  摇摇头,凌晨穿好鞋子,推开门看了看外面的大雨,冷风吹进屋,长发被吹起来,她立刻关上门,回到火堆旁边。

  “真冷,气温降了好多。”凌晨看了看手上的多功能手表。

  好在衣服足够防寒,而且屋子里也暖和,他们有充足的食物,不需要出去找吃的。

  煎了两块鹿排,又做了一锅汤,坐在火堆旁边。

  “难怪这边每年要买那么多汽油,冬天不知道得多冷!”喝着肉汤的凌晨,看了看头上挂着的肉,不管什么时候,食物才能给人带来安全感。

  极北之地,火源就是仅次于食物的东西。

  生活在这边的人,对于汽油的看重,不亚于吃的,吃的还能想想办法,没有汽油,火源,生命都没有办法保证。

  “我们也待不了多久,马上就回去了。”喝着汤的吴烨回答。

  时间也差不多了,假期也到了尾声,待不了几天时间,令人就准备离开这里,回去城市。

  旅游虽好,总是的回归生活。

  “这几天就回去,开始下雨了,就怕突然下雪,气温会降的更快。”凌晨想到这个问题,不准备带着吴烨一起冒险。

  得安安全全的把吴烨带回去,不然和吴太太可没法交代。

  她爹每天一个电话,都要问吴烨的情况,总是要交代她照顾好吴烨,别以身犯险,早点回去。

  凌晨知道吴太太肯定吴烨担心吴烨,她只是没有说而已。

  “我提前和伊娃联系一下,免得到时候飞机真进不来,让他提前准备好。”得把工作提前准备好。

  点点头,凌晨答应一声,美滋滋的喝了口汤。

  确定好要回去,那就简单了,把东西收拾好,装好以后,就随时可以准备出发。

  吃过东西以后,吴烨和光头伊万说了一下情况,伊万保证会按时按点的来接他们,让他们收拾好东西等着就行。

  吴烨把事情安排好以后,加了柴火,给她一个万事俱备的眼神。这方面,吴烨就很靠谱了。

  北极圈边缘。

  某个村落里。

  原本一直抱怨老公的波娃大婶,最近对老公好得很,想吃什么就给他做什么,虽然不能赚钱的老公她也只是抱怨,但是能赚钱的老公她是真的喜欢啊!

  这种突如其来的体贴,让伊万都不习惯,就像是突然间换了个老婆一样,平时凶巴巴的老婆,突然就温柔起来。

  波娃大婶早就想换个熨斗和洗衣机了,伊万大手一挥,换!

  买件皮草,哦,应该是,两口子一人一件,买!

  买一箱好的伏特加,买!

  帅吧?

  最近她是村里的已婚妇女羡慕的人,因为家里换了不少新电器,用了好几年的老电器全部都换掉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嫁错人,虽然伊万一直赚不到什么大钱,但是和努力的在赚小钱,这次总算是赚到了一大笔。

  感谢兔子国来的有钱情侣,希望他们能经常来,每次都能赚那么多的话,她可以拿着ak给他们站岗都没问题啊!

  乌拉!

  走路的带风的波娃大婶,听到老公说要去接客人了,冒出来的想法就很多了,不过淳朴的她还是感谢居多。

  遗憾的,大概就是那个小伙子已经有女朋友了。

  一大早就出门的光头伊万,找到在家里喝的烂醉的飞机驾驶员,喊了半天都喊不醒,索性啪啪两巴掌,他才悠悠转醒,模糊的重影汇聚,看清楚是大光头伊万。

  暴力开机。

  效果显著。

  “这两天要去接客人,杰夫你最好少喝点酒,听着,如果你喝醉了,到时候我只能换个驾驶员了。”为了尾款的伊万,很重视安全问题和专业问题。

  喝的烂醉,谁相信你是方圆几百公里最好的驾驶员?对于酒鬼,大部分人是排斥的,包括很多年轻人。

  可以喝酒,不能酗酒,更不能影响工作,不能让客人觉得他伊万不负责任,以后还得长期做生意呢!

  “你放心吧,我这两天少喝点!不会影响什么。”杰夫揉了揉脸,让自己清醒一些:“没想他们居然能待十多天,这简直不可思议。”

  小看人家小两口了。

  北极圈里还能待十多天,已经很不错了,远远超出他的预期。

  确定好接人的时间,得到杰夫的保证以后才离开,说话不算话,以后就不会有人相信了,村里人都知道。

  看着伊万离开,杰夫才晕乎乎的继续睡,下午去给飞机加油。

  梦里,他梦到自己赚了花不完的钱,一觉醒来,发现居然是个美梦,虽然很不现实。

  魔都。

  大唐饭店新店,一样等着付尾款的装修公司,一听到吴烨旅游不在,大概这几天才回来,连带着装修房子的钱,一起报给财务以后,就等着吴烨回来签字划款了。

  他们都没有催,只是去马东西办公室和他聊了一下,就撤出场地了。

  大客户不用催,维护好就行。

  店里,一大堆问题就落在马东西身上,一天开两个会,和大家讨论新店要这么安排一大堆事情。

  没有领头羊,他这个公司最高负责人,发现很多事情更不好办,平时吴烨还在,什么事情都能有人拿主意,虽然他经常翘班,但是安排从不含糊。

  老板离开公司的半个月里,马东西承认,还是老板在的时候更好,哪怕是翘班,经常找不到人,但是他是个能拿主意的好老板。

  又开完会,把新店的店长人选和厨师长人选落实下来,马东西揉了揉疲惫的脸,看着还没有做的其他计划,有点叹气。

  “又要加班了!”马东西叹气。

  好在现在夫妻感情现在很稳定。

  老板说最近回来,也不知道具体是哪天,手机都不带,他联系人都没办法。

  魔都一家医院门口。

  萧富贵坐在车上,点着烟,又在体验生活的萧富贵,最后载着一个美女,在一众摩托车司机羡慕的眼神里离开。

  “今天想去哪里?”萧富贵问道。

  已经不是第一次坐他车了,第一次还是她急着上班,刚好碰到萧富贵,给了一张大钞,萧富贵没来得及找,她就急匆匆跑了。

  等她出来的时候,萧富贵说找钱给她,把她惊讶的不行。后来,一百块钱,变成了接送费,就这样,两人熟悉起来。

  萧富贵怒赚一百。

  “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呗!你不是说熟悉吗?”戴着头盔,坐在后座的张亚男回答了一句。

  萧富贵,是她在魔都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机缘巧合认识的。

  最近这边的医院,意思是让她留下来,在魔都这边工作,不过那边的医院还没有消息,需要办很多手续,挺麻烦的。

  她自己也没有想好怎么办才好,这边医院显然是看上她是个能治病的医生,待遇和福利好很多。

  那边的医院离家近,不会回家都得奔波一整天。

  “那我找个地方,味道很不错!”萧富贵转头看了看她:“有心事啊?看你不开心的样子。”

  张亚男掩饰的其实很好,她还有点惊讶,萧富贵是怎么看出来的。习惯了开心不开心都掩盖起来自己慢慢消化,还是第一回被发现。

  成年人的世界,谁没有压力和焦虑?

  “这你都看得出来?”张亚男吃惊的问他。

  “你开心的时候,嘴角幅度和不开心的时候不一样,前几天你不是为一个孩子伤心嘛,我留意了一下。”萧富贵回答。

  他一直都很会观察,这是长期形成的习惯,而且通常观察的很准。就像是张亚男的情况,他见面就能猜出一些东西了。

  多了不敢保证,简单的情绪他看得出来,哪怕是掩饰着。

  “神了啊你!”张亚男把手放在他肩膀上,她都能嗅到萧富贵身上的调料味儿,她其实也能猜到,萧富贵是做什么工作的:“你们干厨师也得学察言观色?”

  并不意外她猜到自己的职业,本来就没有准备藏着掖着。

  细心的张亚男知道很正常。

  萧富贵回答道:“就是天赋。”

  张亚男哈哈笑。

  有个人陪着,确实是轻松不少,难怪心理健康科室的大姐,建议她找个男朋友,因为独居久了,人就不喜欢交际了。

  她多少也在这条路上狂奔,最近萧富贵的出现,这种情况才好一些。

  摩托车停在一个巷子,

  找了个不大的饭馆,萧富贵点了几个菜,把菜单放在一边,张亚男把茶水递给他。

  “怎么会想着出来跑摩托车?”好奇的张亚男问他:“看你也不是缺钱的人。”

  她好奇的也挺多的。

  熟络了,倒没有出现话题枯竭的尴尬,话还挺多的。萧富贵和她说了一下原因,其实也不复杂,张亚男说他是小机灵鬼。

  他们属于是那种机缘巧合的遇到,机缘巧合的变成朋友,机缘巧合的聊的很合拍。

  “你单身对吧?”张亚男突然问他。

  萧富贵:??

  这都能猜出来,男科医生这么离谱的吗?

  “我就奇怪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萧富贵也好奇的问她,他没有和张亚男说过自己的情况。

  毕竟认识才不久,萧富贵也不是那种见一个就考虑能不能追的人,大家聊天都是聊的很规矩,就是正常朋友聊天。

  不巧,大家都感觉对方是正经人。

  “哈哈,你还是个楚男!”

  萧富贵:“.......”

  这种秘密就不要透露了啊!

  把她嘴巴捂住,萧富贵都脸红了,还是第一次聊这种问题。

  “行了,我不说了!”张亚男忍不住笑。

  吃着花生米,看着萧富贵窘迫的样子,她又忍不住笑起来。

  萧富贵其实很单纯的,她能看得出来,稍微出格一点的话题,他就容易脸红,而且红得很厉害。

  张亚男是第一次体验到,原来撩男生这么有趣。

  “你自己不也是个单身狗,要不你给我介绍个女朋友,我给你介绍个男朋友。”萧富贵提议道。

  点头答应下来,张亚男问他:“你家也催?”

  得,又找到共同话题了。

  两人聊得起劲儿,上菜的时候,端着碗都在聊天,聊得相当投机。

  “还说去找我们朋友玩,结果她和男朋友旅游去了。”谈到可能要回去,张亚男遗憾的说了一句。

  “我们新店也是还没有启动,都装修好了,老板带着女朋友出去玩了。”萧富贵感觉大家情况差不多。

  晚上的时候,萧富贵把她送到医院的宿舍楼,互道再见,两人才分开。

  看着小摩托远去,张亚男嘴角翘起,悄悄的笑了笑。

  回到家的萧富贵,第一时间就被老爷子逮住了,让他明天去见个姑娘,不要不务正业,明明是个厨师,却去跑摩托车。

  笑着答应一声,他就去洗澡了。

  老爷子有点疑惑,他身上居然有女孩子的味道,眉头一皱,老爷子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难道已经有对象了?

  “这么突然?”老爷子有点不敢置信。

  北极。

  已经下了一整天的雨了,坐在门口吃着鹿排的凌晨,看着大雨发呆,吴烨把她拉回屋子里,主要是冷风吹雨进屋,有点冷。

  伸手碰了碰她的额头,然后碰了碰自己的额头,确定她没有生病,吴烨才把水杯递给她:“这是怎么了?下午就在发呆!”

  一下午,不是在看着火焰发呆就是看着雨水发呆。

  吴烨还以为她是生病了,体温很正常,没有高温,也没有低温。

  “就是舍不得。”凌晨回答。

  哪有那么复杂,住了一段时间,有些舍不得这份宁静,也有些舍不得这个小木屋,还有点舍不得这种单调的日子。

  有点多愁善感。

  吴烨就没有这种舍不得,反而很期待回家以后吴太太做的一桌子菜。

  “以后再来就是了。”吴烨回答道。

  凌晨却摇摇头。

  以后不一定会来这里了,有些地方,一辈子就会去一回,有些地方,一辈子能去很多回。

  “不说这个了,早点回去也好,把星星接回家。”凌晨把星星放在宠物医院寄养的,回家以后还得去接回来。

  大事情不多,小事情不少,她估计文件以及堆了两个箱子了。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成功把木材挥  霍一空,吴烨和凌晨两人从木屋离开,没有吃完的肉,被他们丢到草丛去了,留给野生动物。

  垃圾收拾好,提着两包垃圾,吴烨找了个地方,把垃圾烧干净。

  最后看了一眼小木屋,才背着背包和吴烨一起离开。

  没多久,天空的响起声音,一辆飞机缓缓降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