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65 白菜我是个穷比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凌晨家的大阳台上。

  吴烨看了看叉着水果吃的凌宇,很明显的可以看到,他左着绷带,把手全部缠起来了,和截肢了手腕以下部分似的。

  其实就是拇指外侧和一部分被切了一刀,缝了针,只能这样包。

  看着很严重,其实算不上多严重的情况,吴烨看他吃水果喝茶的惬意样子,都不知道说什么。

  “哈!”喝完热茶,凌宇哈了一下。

  吴烨也喝了一口,被他看着,吴烨只好跟着:“哈!”

  凌宇才满意的点点头,对了,哪有喝热水,热茶不哈气的?

  看着远处的灯火,吴烨看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皱巴巴的烟,很警惕的拿在手里,往后看了看他才向吴烨伸手。

  纠结了一下,吴烨想到了丈母娘说的,这几天不能给他抽烟。

  看出吴烨迟疑的意思,凌宇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有事叔扛着。”

  吴烨:“......”

  如此熟悉的话,如此熟悉的口气。

  本来还考虑的吴烨,瞬间不敢考虑了,摇摇头,吴烨回答:“叔,打火机在楼下!没带上来!”

  看着吴烨口袋里熟悉的打火机形状,凌宇默默的把烟放回兜里。

  信任危机一旦产生,就和雪崩一样。

  凌宇看着远处的夜景,一如在老家阳台上看万家灯火一样:“小吴啊!”

  答应一声,吴烨转头看着他。

  凌宇没有说什么深沉的话,而是说道:“好好想想,打火机是不是落在口袋里了?”

  吴烨:“......”

  还想抽烟呢!

  自己不抽烟的吴烨,有些理解不了为什么会有烟瘾这种东西。

  明明盒子上都写着吸烟有害健康,还是有那么多人抽烟,连减少吸烟有益身体健康,都换成了请勿早禁烟场所吸烟。

  “叔,医生说了,最近不要抽烟,忍忍就好了!”吴烨说话的时候,顺手把他手里的烟拿过来。

  凌宇:“.....”

  坐回椅子上,凌宇长长的叹气,然后才喝了一口热茶。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吴烨把烟丢到了一边,然后才坐回来,翘着二郎腿,听着凌宇手机里的国粹。

  凌宇看了看他:“凌晨有结婚的想法了,你呢?”

  点点头,吴烨回答:“我也一样!早点结婚也挺好的,感情总归不是儿戏,我得给她一个结果!”

  谈恋爱不为了结婚的很多,不能结婚的很多,不愿意结婚的很多,吴烨都不是,他还挺想结婚的。

  家里有爸妈,老婆,孩子,才是完整的家庭。

  婚姻恐惧症,吴烨也不知道是那个沙比说的,让现在不想结婚的人又多个理由和借口。

  “叔,是不是很舍不得?”吴烨问他。

  凌宇给他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

  挠挠头,吴烨把口袋里的烟掏出来,放在他嘴里,然后拿着打火机给他点上,凌宇下意识的捂住,忘记吸气。

  “吸一下!”

  “哦!!”凌宇反应过来:“你小子不老实。”

  吴烨笑了笑,只是喝茶就算了,聊其他的东西吴烨就拿出来。

  吐出烟雾,凌宇舒适的靠着摇椅,吹着晚风。

  “叔,我们都是有主见的人,以后结婚了,您就是多个家人,不是少一个家人,我没想过结婚以后,就不管你们,我说的不是经济上的。”吴烨说道。

  还是第一次聊这些,吴烨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想到什么就聊什么。

  毕竟他也不是什么有经验的人,只能把自己的想法和他说清楚,大家沟通一下意见和想法。

  凌宇点点头:“我知道!”

  他们两口子不缺钱,其实他们不担心自己养老这方面的问题,也不是什么迷信的人,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挂了也不知道。

  他舍不得是闺女养这么多年,突然要嫁人了,那种切割开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您,媳妇儿我肯定要娶的。感觉有点不讲道理了。”吴烨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凌宇:“......”

  仗着凌晨喜欢,他确实是可以肆无忌惮的霸道。

  儿大不由娘,他们没什么办法。

  “你以后自己养闺女,就知道我是什么想法了。”凌宇这样说道。

  没有经历,就没有发言权,吴烨不懂他的忧桑。

  细数一下,吴烨太爷爷生的是儿子,爷爷也是,老爹也是,好像没有生闺女的命,吴烨估计,自己第一个孩子也是个儿子。

  一套房没了。

  五套房没了!

  “我倒是想,不过可能没有那个命!”吴烨回答。

  凌宇:“......”

  这话说的,真jb气人。

  不过男孩子多点也好,不分家,一家人和和气气的过,凌晨有几个孩子护着,也挺好的。

  凌宇感觉脑子里出现一个画面,就是以后孩子春节要红包的时候,一个个排队磕头喊外公,然后他一个个发红包。

  再以后,还有外孙媳妇儿一起喊外公。

  啧啧!也不赖啊!

  “男女都好,现在也不限制什么,孩子多点更好,家里热闹!”凌宇回答。

  似乎凌宇也放弃了,认清凌晨要嫁人的这个现实,聊天都是聊孩子了。

  外孙也是孙,多个外不是真的外,很多孩子都喜欢外公外婆更多,他见过的就不少,想到孩子,他就感觉不那么难过了。

  春天送出一个闺女,收获很多外孙。

  “不挑,都喜欢!”吴烨回答道:“叔,以后我准备买个几套近一点的房子,到时候您和我爸妈都能住近一点,一起住可能不习惯,但是很近就方便很多。”

  吴烨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凌宇想到了今天蓝总裁说的话,也是这个想法。

  看外孙就走几步路就好了,以后孩子也能去家里,活动面积更大了。

  他看了看吴烨,点点头:“挺好的!”

  两人聊天的时候,也没有注意阳台后的身影,默默的看了好久才离开,凌宇点烟的时候她都看在眼里。

  下楼梯的时候,凌晨看了看老妈的背影。

  跟着她一起到了次卧,蓝总裁把一个快递箱子递给她。

  “这是什么?”凌晨好奇的看了看标签,写着劳保用品。

  指了指箱子,蓝总裁才回答道:“人类原始状态阻断器。”

  反映了好一会儿,凌晨才反应过来,脸瞬间就红了。

  拿着箱子,感觉拿着一个烫手的山芋似的,有点想丢掉的想法。

  “没结婚之前,还是得注意安全,不能什么都将就,原则问题不行就是不行!少接触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蓝总裁意有所指。

  年轻人想法多,她好歹是当妈的,得提醒一下凌晨。

  冲动是有惩罚的。

  凌晨低头看了看箱子:“那也不用这么多啊!再说我们也不是不知道这些!还什么都没有呢!”

  一箱不知道多少盒,凌晨有种包年的感觉。

  蓝总裁戳了戳她脑门:“以后你就知道了!”

  不水滴吐痰之前,都觉得自己很文明,她都觉得买少了。

  君子谦谦,禽兽天天,清心寡欲,这个过程,就是个心路历程。什么事情都是一样,最开始的时候最积极,后来....一旦过渡就不在。

  “我们走了,可就没有人管他了,没有人在,很多东西就说不好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蓝总裁说道。

  很多东西吴太太可以看出来,蓝总裁也可以看出来,凌晨是个什么情况,一目了然的。

  这一点,她对吴烨很认可,本来以为从北极回来的时候会有变化,结果恰恰相反。

  这次,她觉得闺女自己选就好了,都二十五了,再不考虑也不行。

  “我知道的。”凌晨不好意思的回答了一句。

  主要是这种话题以前没有聊过,还是头一回聊这个,很不好意思。

  蓝总裁说的自白,她脸红的厉害,还特意准备好了一箱拦精灵,凌晨感觉很尴尬。

  “每个阶段总是要经历每个阶段的事情,没必要害羞,你又不是失眠小姑娘了,都快三十了。”

  才25,哪里就三十了,生两个娃都不到三十。

  二十五是有急迫感的年纪,三十则是让人感觉到老的年纪。

  “您不反对了?”凌晨转移话题。

  蓝总裁点点头。

  她只是希望凌晨找个好老公,和她一样,不希望遇到渣滓,她和凌晨外婆的想法不一样,没有那么刻薄。

  凌宇不碰公司任何事情,是有原因的,其实凌宇并不是没有什么商业头脑,反而是蓝总裁的狗头军师。

  所以她一直觉得没必要有什么门户之见,钱赚的够多了,现在的都花不完,只是公司就像是另一个孩子,总要有人管理。

  钱不重要,人更重要。

  “对你好不好,我们能看出来,脾气性格,也了解的差不多了,人家小吴对你好,你也得对人家好点,感情是互相的,不是单方面的,不要有什么高人一等的想法。”蓝总裁和她说道。

  凌晨感觉鼻子酸酸的,这些话,就像是告别很多东西似的,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以前蓝总裁不会和她说这些东西。

  揉了揉凌晨的头发,蓝总裁笑了笑:“幸福需要很用心的,别光顾着自己的感受和想法。”

  答应一声,凌晨默默的点点头。

  坐在床沿,蓝总裁和她说了很多东西,说的凌晨哭唧唧的。

  她们母女虽然经常吵架,蓝总裁怼她的时候很多,但是该有的关心,一直没缺过。

  凌宇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还漱口好几次,回到房间就看到凌晨眼睛红红的,还以为老婆又欺负闺女了。

  “都这么大的人了,老是说她干啥?她又不是小孩子。”凌宇走到凌晨旁边,拿过纸巾递给她:“别哭了,我说说你妈!”

  凌晨:“.....”

  蓝总裁:“......”

  抬抬下巴指了指门口,示意凌晨早点回去休息,凌晨听话的离开了,蓝总裁才看了看凌宇。

  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儿,凌宇尬笑的挠挠头:“老婆,我错了!”

  没搭理他,他就是这个性格,不分青红皂白的说完,很从心的道歉,然后悄悄的靠近,转移话题。

  凌宇的动作,和她知道的完全是一模一样。

  “烟抽好了?”蓝总裁问他。

  凌宇感觉一僵,尬笑的看了看她。

  “都是小吴,非要给我的,我不好拒绝。”凌宇回答了一句。

  又把女婿卖了,卖的毫不犹豫的,都开始逐渐熟练了。

  刚才又不是没有看到,蓝总裁怎么可能相信他,揪着耳朵,让他距离逐渐近一点。

  “疼疼疼疼!耳朵要掉了。”凌宇抓着她的手,不让她太用力。

  松开他以后,蓝总裁给了他一个好自为之的表情。

  然后把凌宇手上的绷带拆开,看着和蜈蚣似的伤口,重新上药,再包上,她很细心的包扎好了,才松了一口气。

  有的媳妇儿就是这样,又骂你,又打你,偏偏又关心你,爱护你。

  “睡觉规矩点!”蓝总裁提醒道。

  凌晨笑嘻嘻的答应。

  公寓那边,洛白还在和白菜吃蒸面条。

  第一次见到面条还可以蒸来吃,洛白还挺新鲜的,感觉很有意思。

  白菜搬到公寓里了,就住在洛白旁边的房子里,隔着颜潸潸两口子,不过他们还没有搬回来。

  越发富裕的白菜,买了很多的打折商品,把冰箱装的满满的。

  “小白啊!这个果汁过期了啊!”洛白看着白菜递过来的冰果汁,看日期已经过期两天了。

  白菜看了看自己的瓶子,递给洛白,交换了一下:“这个才过期一天,你喝这个。”

  重点不是两天,而是过期了啊!怎么就找不到重点呢?

  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白菜这里吃东西,已经吃了不少的过期食品了。

  白菜喜欢买便宜的打折商品,还有哪些低价处理的商品,每次都挑着便宜的买。

  “你看,连味道都没有变,你们城里人就是矫情。”白菜喝了一口饮料,觉得完全没问题。

  感觉从小到大的概念有点碰撞的厉害了,他是从小父母就不让他吃过期的食品,白菜则是只要包装完好,只要不是腐坏了,明显有视觉变质,就可以吃。

  这就有很大的区别了,洛白最近就很不习惯这个。

  白菜也不习惯他注意这种细节,觉得这是一种矫情的行为。

  “过期了,喝了容易肚子疼,还容易食物中毒。”洛白提醒她。

  白菜嗯嗯哦哦的答应,自顾自的喝完。

  你可以说,但是我不听,就像是不接受建议零售价的建议。她太固执了,洛白拿她没办法,只好让她多吃点东西。

  “吴烨他们最近要搬回来了,黄原可能也要搬过来,到时候就热闹多了。”洛白说道。

  白菜点点头,专心对付着碗里的面条。

  他们都来了,花销也要大很多了,总要吃饭,招待什么的,白菜仿佛看到了钱包瘪下去的日子。

  她们一个比一个会赚钱,白菜感觉自己格格不入,最差的游小鱼一年都能赚一两千万,一个月都是一百多万。

  一个月达成她的梦想,一年把她的梦想碾压十二次。

  “来就来吧!我到时候准备一些没过期的吃的。”白菜回答。

  洛白:“.....”

  务实到极致的白菜,是典型的只会考虑生活,赚钱,存款的人,没有那么多玩的心思,也没有习惯洛白的生活。

  和洛白在一起以后,反而是拉着洛白,一路体验艰苦奋斗,一路吃着粗茶淡饭。

  哪里都好,就是太节省了,特别是对自己,对洛白她又不,给洛白买东西都是买好的,她自己的就没有准备买。

  “我的意思是,以后你起码有朋友陪你。”洛白解释。

  白菜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熟悉的就是桃子,桃子也住在公司宿舍去了,剩下的就是凌晨几人她熟悉一点。

  起码有个朋友,能聊天解闷。

  白菜指了指自己鼻子:“我那么忙,那有时间陪她们?还得赚钱呢,你以为我是白富美吗?我是个穷比!穷比不需要陪,需要活儿!”

  这个女朋友和前女友都不一样,完全是两个极端的感觉。

  成天就在研究怎么样赚钱,怎么样赚更多钱,像极了贪婪的巨龙似的。明明存款都快一百万了,还说自己是个穷比。

  “钱是赚不完的!要兼顾生活!这个想法不对,你又不是机器人。”洛白说道。

  白菜点点头:“你说的都对!”

  直接给他整无语了,劝也不好劝,洛白直接不全劝了。

  他不说话了,白菜觉得他生气了,又来哄他,整的洛白哭笑不得。

  “多吃点,喜欢吃改天再给你做。”白菜给他夹菜。

  她吃的多,大部分的面条反而是进了她的肚子,洛白两碗就吃饱了,白菜收拾好碗筷,把茶几擦干净。

  勤快得和小蜜蜂似的,把家里的卫生打扫的干干净净。

  收拾好这些,白菜才打了热水,放到洛白面前,让他泡脚,她自己也一起泡。

  洛白不是第一次感慨,白菜这种姑娘,打着卫星都不一定能找到。现在还有姑娘会给蓝朋友打洗脚水?美梦里吗?

  “你除了犟一点,我都不知道还能找到什么其他的缺点。”洛白一句温柔的话丢过去。

  白菜倒是没有理解,也不觉得犟一点有什么不好,而且她搞不懂洛白拿来那么多感动。

  动不动又感动一下,她总觉得是洛白为了哄她开心,其实大可不用这样,多累啊!

  “好好泡脚!”白菜嗔怪的给他一个白眼。

  情话一套套的来,谁吃的下啊?

  “那你踩着我,泡我一下。”洛白开始骚话连篇了。

  白菜只好把脚放在他脚背上,洛白能明显的感觉到老茧,也不知道她究竟做了多少农活,脚背上都是老茧。

  她总是在忙活,用她的话说,就是人不能闲下来,闲下来就会懒惰,懒了就习惯了。

  伸手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白菜的手并不大,但是力气比洛白大多了,捏着洛白的时候,真的是疼的嗷嗷叫那种。

  发现这个惩罚办法以后,就经常这样收拾他。

  木马!

  哎,得嘴了。

  白菜:“......”

  脸都拉长了,无聊的很。

  拱白菜!

  嘿嘿嘿!

  和二傻子似的洛白,开心的不行,白菜只是瞟了他一眼,拿他没办法,他总是这样。

  “泡好了没有?”白菜问他。

  洛白摇摇头,把脚收起来,把她的脚踩住:“换我泡你。”

  泡完了就该回家了,他还不想回家,想多待一会儿。

  伸手拿了一本书,白菜开始翻起来,她越发认识到了知识的重要性,学习没有中断过,最近又开始学习外语了。

  她越发努力,显得洛白越发懒惰,偶尔还给洛白不少危机感。

  这是以前没有过的情绪,白菜越来越努力,努力的人,总是想太阳一样,显得很耀眼,洛白觉得要是别人发现了她,也会和自己一样被吸引。

  “看书白天看吧,晚上看伤眼睛。”洛白在她耳边说道:“陪陪我呗!”

  把书合起来,白菜恶狠狠抱着他啃几口:“我看会儿书,听话!”

  “好的!”

  答应的很爽快,洛白安静的坐在她旁边,拿着毛巾给她把脚擦了。

  缩在沙发上,靠着他,白菜就恬静的翻着书页,拿着笔把重点划掉,记忆着内容。

  时间流逝,白菜合上书的时候,洛白已经困的睡着了。

  悄悄的坐在一边,给他垫上垫子,又拿了毯子给他盖好,白菜拍了拍脑门,晚上得让他睡这里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白菜关好灯,上楼休息。

  洛白悄悄的睁开眼睛,看了看楼上,嘴角勾勒出一个笑容,躺在沙发上暗自喜悦。

  半夜的时候,上完厕所,洛白打着哈欠往楼上走,顺势躺在被子上,呼呼大睡。

  握着小拳拳的白菜:“......”

  看着旁边的洛白,白菜寻思着他是不是故意的?看样子又不像,确实是睡得很香。

  只是被他占了床,她就只能睡在边缘了。

  最重要的不是睡哪里,是洛白也来了,咋整?

  想了半天,白菜蹬着拖鞋去楼下沙发上睡觉去了,把洛白自己留在楼上。

  独守空房的套路白:“......”

  吴烨不是说这招很好使?

  一点效果都没有,垃圾招数,还不如自己的套路,可能效果还要好很多。

  翻滚了几圈,滚到充满白菜气息的被窝里,洛白嗅了一下,嘿嘿嘿的盖着被子。

  叫什么白菜啊,叫香菜都没有毛病。

  一觉睡得特别的香。

  白菜能提供的隐形服务很多,比如安全感,比如一种特别好闻的香气。

  她还喜欢拍人,不过每次都不敢特别用力,洛白和个瓷娃娃似的。

  “起床了,洛哥!”白菜坐在地毯上,看着睡在床边的他。

  不知道为什么,洛白喜欢睡床边,总感觉需要随时跑路似的,白菜一直不理解,洛白说是因为以前总喜欢做噩梦。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洛白看着近在咫尺的笑脸,下一个瞬间,疑惑的看了看她。

  “我不是在沙发上吗?”

  白菜叹气。

  谁知道你为什么会跑到楼上来了?

  没在意这个小事情,白菜把他拉起来坐着,捏了一下他变成一块的腹肌:“早起减肥。”

  洛白蒙被子。

  早起减肥,要老命,他是真的受不了那种脚酸腿疼,而且他比宁渠瘦多了。

  宁渠都不减肥,他也减不动。

  “快点,我不重复第二遍啊!你识趣点最好!”白菜下最后通牒。

  附近就有跑道,她一直准备拉着洛白锻炼,洛白属于是爬楼梯都喘,白菜都怕他五十就没了。

  为了以后有老伴,现在就得考虑这个问题。

  “叫老公我就起来。”洛白蒙在被子里。

  “老...公...公!”实在是喊不出来。

  嗖,被子被她一把拉开,看着没地方躲的洛白,白菜把他拉起来,抗在肩膀上,直接带走。

  这种很离谱的办法,别的女孩子都用不了,但是白菜可以很容易就用上。

  家里的桶装水,直接去抗要少两块钱,白菜每次都是抗两桶。

  把他丢在沙发上,指了指卫生间:“去洗脸,洗漱完了吃早餐,然后去跑步!”

  把他安排的明明白白,白菜才去厨房,看着蒸好的包子,也不怕汤,迅速拿到盘子里,把几个小菜拿出来,最后把粥端出来。

  早餐喜欢吃包子馒头的白菜,把洛白也带上了。

  两人出门的时候,白菜和洛白遇到了隔壁王哥夫妻,洛白简单打了个招呼,发现王嫂看了白菜好几眼。

  王嫂确实看了白菜好几眼,她没想到小渣男最终被这个质朴纯洁的姑娘收了。

  这段时间一直在一起,不是以前那种两三天就换一个,王嫂一直很好奇,白菜这种单纯的姑娘,就把他心给收了。

  “最近没有看到小吴和小凌,他们搬走了?”王嫂问了一下。

  洛白摇摇头:“装修,最近搬回来,嫂子现在都显怀了,还要去工作?”

  看着她显怀很明显的肚子,洛白不太理解,这个时间还去工作,不应该在家里养胎吗?

  “不影响的,过段时间就不工作了。”王嫂笑着回答。

  话虽如此,但是他们确实是没办法,压力大。

  洛白他们几个过的是生活,王哥两口子是生存,他们不工作,家里也有,王哥他们不一样。

  没有注意到旁边王哥一闪而逝的愧疚表情,洛白继续说道:“孩子重要。”

  白菜拉了一下他,让他不要多说。

  洛白虽然疑惑,但是乖乖的闭嘴了。

  一直到出了电梯,白菜才拉着她说道:“家家情况不一样的,她怀孕了还在上班,就是必须得上班,也可能是家里待着无聊,别乱劝人家。”

  “我们老家的大姐,怀了八九个月还在地里干活,孩子一样活蹦乱跳的,没有那么严重。”

  “人家老公都尴尬了,就你叭叭个没完。”

  挠挠头,洛白才反应过来,当时也没有注意王哥的表情,想着有了宝宝,在家养着多好,确实有点一厢情愿了。

  白菜说清楚以后,洛白提醒自己以后得注意点。

  “别人什么样我不管,你以后乖乖养胎就好,不要什么活儿都干。”洛白回答。

  白菜没同意,那太无聊了,哪能成天待家里的?

  两人聊到孩子的话题,洛白眉飞色舞的和她说了很多,跑完几圈以后,和死狗一样慢悠悠的走回家,孩子也不聊了,结婚也不聊了。

  想法太多,很明显就是不够累,累了什么都不想。

  洛白就是这样的表现。

  另一边的吴烨。

  在衣帽间里换衣服,看着衣帽间里的小箱子,吴烨打开看了看,发现全是拦精灵,有些诧异的吴烨,拿出几盒看了看。

  超薄款!

  啧啧!

  这也准备的太充分了吧?这是准备干涸吗?

  穿好衣服以后,吴烨打开衣帽间的门,看着坐在床沿的凌晨,她已经换好了,在等吴烨。

  “你什么时候买了那么多拦精灵?”吴烨笑嘻嘻的问她:“一箱啊!你这是快进到了三十岁?”

  这个锅,她属于是不背都不行,总不可能说是老妈买的。

  “最近买的呗,你不是要开荒吗!工具给你准备好!”凌晨故作镇定的回答,只是脸红的很厉害,并没有那么淡然。

  小画面不少,昨天查的资料还历历在目,查着查着,就感觉失眠了。

  凌晨睡得并不好,晚上还老是做梦,去了好几次卫生间,才混到天亮了。

  “工具我自己有,你给地就行。”吴烨回答了一句。

  要牛有牛,要犁有犁,要犁头有犁头。

  现在什么都不缺,就是没有地了,得等凌晨这个地主安排。

  河滩并没有什么植物,还没有什么绿化,寸金难买寸光阴,好在牛不是黄牛,是水牛,喝水就行。

  自己是挖井人,自己也是喝水人。

  凌晨:“.....”

  拍了拍他,凌晨不和他说这个,大早上的,要不是这几天家里有人,少不了每天被棍子打。

  拉着他下楼,凌宇和蓝总裁都在客厅。

  蓝总裁全神贯注的看着笔记本,凌宇在手机上打麻将,一只手也不妨碍他打麻将的热情。

  “爸妈,我们上班去了!”凌晨一边拿包包,一边喊了一声。

  两人答应一句,看着他们出门,凌宇赢了一把,感觉有些索然无味,就丢开手机,把窗户打开,把外面的八爷放进来。

  刚飞到鸟架子上,凌宇就叫它哈批!

  注意到吴烨不在家,八爷就开始勇起来了,和凌宇对骂不落下风。

  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问候对方,旁边的蓝总裁听得无语,准备先给他安排个工作。

  不过凌宇一直就没有准备工作,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

  新店开业的时候,吴烨带着凌晨去店里剪彩了,店开的越来越多,认识的朋友也开始越来越多,很多老板都送了东西来。

  门口的花篮也排了两排,再也没有第一次开业那么的寒酸和简单。

  慢慢的,吴烨也有了自己的商业圈子,虽然大部分都是做食品的,人数加起来也不少了。

  光是安排这些老板,就坐了好几桌,没办法,人家是来捧场的,来了就是给面子,人家给足面子了,自己也要把面子还回去。

  吴烨不喝酒,拿着茶杯这个老板聊聊,那个老板聊聊,拉拉感情,大家心照不宣的说着以后多多关照。

  一圈跑完以后,吴烨见到了很久没有见到的蔚锦,她还是那么混得开,和一堆老板聊的眉飞色舞。

  看到吴烨的时候,她拿着酒杯和吴烨碰了一下。

  “吴总,生意兴隆啊!”

  她是眼见着吴烨的生意越做越大了,现在好几家酒楼,而且还是自有不动产,光是这些东西,加起来就是好几个亿了。

  最开始找她谈商铺,到现在才几个月的时间,事业雏形就已经做起来了。

  蔚锦时常感慨吴烨这样的孩子,都是有钞能力的,办事情的效率一般人完全比不上。

  “感谢蔚姐来捧场,吃好喝好啊!”吴烨笑着回答了一句。

  攀谈了几句以后,吴烨和凌晨才离开,蔚锦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凌晨的背影。

  旁边做调料生意的女老板,转头看了看她,笑嘻嘻的。

  被这样看着,她才收回了目光。

  “以前吴总刚做生意就有接触,短短几个月,已经做得红红火火了。”蔚锦解释了一句。

  旁边的老板笑了笑:“蔚总错亿啊!”

  对于这些玩笑已经不计较了,蔚锦也和他们说笑,偶尔聊到生意的事情,都是互相说着有什么好做的事情大家合作一下。

  应付着,敷衍着,大家都知道场面是场面,只需要维持热闹就行。

  蔚锦也是吴烨的供应商之一,不过是茶叶,其他的没有什么能合作的地方,吴烨也不是那种不顾旧情的人,好歹是朋友。

  招呼完客人,吴烨才和凌晨回到办公室,现在店多了,制度多了,管理也更严格了。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吴烨一直要求要注意细节。

  办公室里,吴烨和经理聊了半天,把工作内容聊差不多了,吴烨才摸了摸咕噜噜叫的肚子。

  安排人送餐以后,吴烨打开旁边的小门,回到办公室后的房间里。

  装修的时候,特意在办公室后装修了一套住的房子出来,一室一厅,什么都齐全的。

  凌晨在房间里休息,吴烨进屋的时候,她弯着脚,晃动着两只脚,拿着手机在看电视剧。

  悄悄地走过去,吴烨扑到了她。

  凌晨把他推开:“扁了扁了!”

  滚了一圈滚到她旁边,吴烨顺势把脚上的皮鞋蹬掉,冲她挑眉,指了指自己嘴唇。

  “斗嘴!来不来!”

  摇摇头,这会清心寡欲的,没有顶嘴,斗嘴,顶牛的想法。

  伸手把手机丢开,吴烨两只手抓住她的手腕:“这可由不得你,女人家家的,要嫁夫从夫,赶快从了为夫。”

  凌晨:“.....”

  和个大流氓似的,凌晨直直的看着他,吴烨的目光都在晃动的大灯上。

  颤颤你好巍巍。

  “等会儿有人来找你就不好了!”凌晨挣扎了一下,不过效果不好。

  吴烨做了一个门铃,要是有人来的话,吴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所以他根本不怕。

  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的热热身,总得收点利息回来,等丈母娘他们离开,就可以收回本金了。

  “不会的,这里隔音好,就算是在外面都听不到什么,你可以放心的哼唱。”吴烨挑眉。

  跑不掉了。

  无处可逃。

  她希望吴烨有个过敏的东西,吃点他过敏的东西,他就不敢这大胆了,可惜的是,他对什么都不过敏。

  “叫什么小雪姐,明明就是大雪姐。”吴烨笑了笑:“你们好!我要吃你们了哦!”

  凌晨拍了他一巴掌。

  放弃了。

  “来吧畜生!”凌晨呼了一口气。

  还敢嘴硬!

  “唔....”

  没过几分钟,凌晨就认错了,而且态度极其诚恳。

  灰溜溜的跑去卫生间了。

  吴烨听到了门铃声,把衣服整理了一下,然后才回到外面的办公室。

  送餐来的是一个服务员小姐姐,萧富贵也跟着的,戴着厨师帽,一身白色制服。

  “试试看我刚学会的招牌菜,虎皮肘子。”萧富贵把桌布放好,然后把菜端出来。

  服务员小姐姐识趣的关好门。

  “吃啊!”萧富贵见他没动筷子,疑惑的看了看他恍然大悟:“难怪一身香味儿,刚才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你们慢慢吃,我交代一下,不会有人来打扰的!”

  他才想到凌晨没在,吴烨喜欢在店里多弄一个房子,萧富贵也是知道的。

  忙忘记了。

  吴烨:“.....”

  他就是没想到怎么吃肘子而已,萧富贵想的太多了。

  “啧啧,你可以的!”走之前,萧富贵还感慨一句:“记得反锁。”

  吴烨:“......”

  多嘴的萧富贵离开以后,吴烨喊凌晨出来吃饭,还脸红彤彤的她,和虎皮肘子一个颜色。

  “都是你,尴尬了吧?”凌晨叹气:“人家都不知道传成什么样了。”

  吴烨给她夹菜。

  “最多就算是,老板的办公桌下,有老板娘的影子,还能说什么?”吴烨笑了笑:“我跟你讲,你不要让人家瞎猜,你这个老板娘得落实啊!”

  “空间真挺大的!”吴烨指了指办公桌。

  凌晨脸红的不行,脱口而出:“滚!”

  就是从楼上飞出去都不可能。18627/10946515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