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66 不行就不行,什么缓缓?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晚上。

  夜深人静的时候。

  安静的房间里,宁渠坐在电脑桌前,旁边的小盒子里放着各种提神醒脑的饮料,槟榔,香烟。

  空调开到刚好舒适的凉爽程度,整个房间里只有安静的鼠标声音。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脑屏幕,鼠标移动,看着电脑上的股票走势。

  丝滑的操作着,一晚上的的时间,椅子这样保持着高度注意力集中。

  一直到落袋为安,原本4000万变成了4500万,才靠着椅子,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

  点上一支烟,狠狠地挥了挥拳头,又薅到了一波羊毛,没有被人家割了。

  “呼好好休息两天,真累!”宁渠打开一罐功能饮料,喝完以后,清了清多少因为抽烟有点烟炎的嗓子,把烟头灭掉。

  看了看快天了的天色,打着哈欠回到隔壁房间里。

  颜潸潸睡得正熟,宁渠小心翼翼的躺在她旁边,嗅着发香,困意逐渐上涌,揽着颜潸潸,把头埋在她头发位置,逐渐睡过去。

  睁开眼睛的颜潸潸,轻轻地转身,揽住他,把宁渠的头放在自己臂弯里。

  另一只手轻柔的抓着他的头皮,时不时的揉一下他太阳穴,手法很温柔,哪怕是睡梦里的宁渠也能感觉到,晕乎乎的脑袋轻松多了。

  “先按脚!”睡得迷糊的宁渠来了一句。

  还以为自己在哪里呢。

  颜潸潸:“.....”

  举着手,作势要给他一巴掌,叹叹气还是把手放下来,继续给他按头。

  手开始酸了,才停止。

  拿过手机,颜潸潸发个了消息出去明天有事,请假一天。

  准备明天陪老公。

  她一贯觉得,赚钱也好,工作也好,都没有陪老公重要。

  赚钱是为了更轻松,有更多的时间,而不是让自己没有时间。

  “开个公司又不愿意,非要自己熬夜。”颜潸潸叹气。

  宁渠不喜欢舒服,赚钱更喜欢赚的轻轻松松的,明明有资源也不想开个公司,觉得麻烦。

  就是懒!

  又不缺钱花,他并没有当个职业,算是半爱好,喜欢那种在大佬嘴巴里枪肉吃的感觉。

  “在这么熬,要秃了哦。”看着手里的头发,颜潸潸感觉焦心。

  别说一年赚两个亿,就是赚五个亿十个亿,哪有健康重要啊!

  看着睡得正香的宁渠,再过几年可不能让他这么熬了,不然人扛不住。

  一直到中午,宁渠是揉着肚子起来的,饿醒了。

  穿着大裤衩,推开房门就听到说话的声音,一阵菜香味飘来,让他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颜潸潸把最后一道鸡汤放到桌子上,把小费放到服务员的箱子里:“谢谢小韩,辛苦你跑一趟了。”

  穿着制服,绣着龙飞凤舞大唐二字的小姐姐笑了笑:“您客气了颜小姐,我就不打扰您用餐了,凉了就没有那个味道了。”

  店里的高级vip不多,都是和老板很好的朋友,都能享受一些特权。

  点餐的话会安排大厨做,也会又专人送,她就是负责宁渠家的服务员。

  这其实是个美差,时不时的能得到一些小费,加起来也不少了。

  送走了服务员,颜潸潸刚准备去喊宁渠起来吃饭,他就从卫生间出来了,看着笑嘻嘻的宁渠,颜潸潸给他一个白眼。

  “狗鼻子!”

  被她吐槽了一句,宁渠也不生气,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又啃了一口,才拉着她坐在餐桌上。

  迫不及待的盛了一碗鸡汤,递给颜潸潸,自己拿着勺子就开始喝。

  “哈别说吴烨找这个厨师是真的厉害,做的东西太好吃了。”宁渠忍不住夸奖了一句。

  颜潸潸端着鸡汤喝了两口,把米饭递给他,然后又给他夹菜:“知道你喜欢吃,好吃就多吃点。”

  “人家吴烨都知道你懒,直接给你配了个送餐员,够贴心了,钱没赚,还赔了不少。”

  本来折扣就很大,基本上就是成本价,还得安排人送,赚钱是一分没赚。

  宁渠也知道,这是吴烨一片好心,他确实懒。

  “回头去家里给他偷两饼茶。”宁渠扒着饭,拿着勺子喝了口汤:“不能计较那么多,我们一直就考虑这些细的东西。”

  相处这么多年,谁也没有计较什么,洛白经常惹麻烦,以前也是大家出钱平事儿。

  淡的很,又浓的很。

  把纸巾递给他,颜潸潸问道:“晚上找他们聚聚?”

  宁渠:?

  吴烨去完北极回来,确实没有聚过,宁渠点点头。

  “你联系还是我联系?”

  她们这些个女朋友之间,其实也有联系的,而且联系的还比较多。

  反而是几个老爷们儿,大家没有那么大消息发,有什么事情就发个信息,办事就完了,或者想聊天就发个信息。

  简单的很,不靠信息维系感情。

  颜潸潸笑了笑:“我组织就行!晚上吧!免得耽搁白菜赚钱,你都不知道洛白女朋友多努力,我都挺汗颜的。”

  抛开家世不说,白菜努力程度甩她们几条街。

  凌晨算是家世最好的,都经常说白菜太努力了,她像个懒鬼似的,凌晨和游小鱼还很少请假呢。

  她是隔三差五的请假,和宁渠一样懒,要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洛白说过,她确实很拼命,还经常说洛白是个咸鱼。”宁渠哈哈笑:“吴烨也是个咸鱼。”

  他自己也是,就黄原勤快一些,不是那么咸鱼,因为热爱。

  颜潸潸拿着手机,在群里发消息。

她们也有自己的小群,叫做姐姐妹妹站起来  有颜潸潸在组织聚会,宁渠就很省心了,自顾自的吃着饭,吃完饭的时候,颜潸潸已经安排好了。

  “好了?”

  “不然呢?我们也想聚会不行?”颜潸潸回答,她们还不是好久没有聚会了。

  感觉就是她自己想去玩,才顺便喊上他们几个,一举两得。

  吃完饭,颜潸潸把残羹剩饭收拾了,看了看沙发上的宁渠。

  坐在他旁边,按下窗帘开关。

  从茶几底下拿出一包崭新的卫生纸,放在茶几上。

  然后拉了一下冰丝长裤,显出黑色丝袜:“太亮了!窗帘拉一下。”

  呵呵,女人。

  吃饱就饿,饱暖就思,地荒的也太快了。

  “姐们儿,这才两天啊!”宁渠一脸无奈。

  昨天前天,就是药,也有个效果吧?结果要,就和没效果似的。

  “哥们儿,你才24,不是42,我现在就得做好守活寡的准备了?再说,我已经很克制了好吧!”颜潸潸振振有词。

  以前是爱好骑马,现在是偶尔骑马,虽然还是爱好,但是考虑到马的情况,还是克制了。

  这话说的,简直不知道什么回答。

  我已经很克制了......问题是吃一个东西吃多了,总是不能和最开始一样每天吃的,得隔三差五的吃。

  就像是鲍鱼,海参,也不能成天吃啊,海参可以。

  是个男人都没办法接受那种揶揄的眼神,特别是打架之前的蔑视和不信任。

  打不过可以,你不能侮辱人对吧?

  扯掉上衣,宁渠豁出去了:“今天非要教育教育你。”

  “求你!”

  降维打击。

  呜呜呜…她看不起看我,咬咬牙,宁渠发狠了,豁出去了。

  其实女生接受范围很广的,质量不够,数量凑,数量不够y来凑,除非是不抬头,不然有的是办法收拾。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宁渠就是早下水,早旱涝。

  阈值不到之前,跃跃欲试,阈值到了以后,苦不堪言。

  马可以不跑,但是就喜欢坐马背,当期待值不断下降的时候,就像是一台老车,逐渐习惯提速慢,油耗高,维修多,保养贵。

  最后.....能开就可以了。

  竖子才能为伍。

  “你认真点行不行?”颜潸潸说出宁渠以前说过的话。

  最开始的时候,宁渠就是这样说的,后来,逐渐变成了颜潸潸说。

  宁渠:“......”

  神啊!救救我吧!

  也不是不热衷了,只是没有以前那么热衷了,也不是不喜欢了,就是感觉没有那么喜欢了。

  谈不上腻了,就是一言难尽。

  宁渠悄悄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颜潸潸给他一个白眼:“也行!”

  最终。

  时间过了半个小时,宁渠叼着烟,吞云吐雾,旁边的颜潸潸看了看他,意犹未尽。

  “别看我,休息休息。”宁渠回答了一句,指了指水杯:“媳妇儿,来杯水,我感觉出汗太多了。”

  颜潸潸伸手拿过水杯,然后给他擦了擦汗水。

  “不行就是不行,缓缓这种话,我都听了几个月了。”颜潸潸回答了一句:“一个小时?”

  宁渠:“......”

  丢掉烟头,宁渠呼着气,转头看了看她:“看你的了。”

  已经不再是单纯靠自己就可以发动的了,特别是跑完长途以后,总得有个半坡辅助。

  宁渠可以很负责任的说,熬夜真的伤身体,不是一句假话,他自己熬夜修仙这么多年,感受很明显。

  一起,他没输过。

  现在,没赢过。

  “吃饱了百分之40!不行就不要勉强自己。”颜潸潸回答。

  宁渠:“.......”

  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百分比,什么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五十,就是很难有百分之百。

  以前总觉得百分之百很简单,如今百分之百就像是天堑一般。

  “你都这样了,凌晨还比我大呢,过几年吴烨怎么办?素食主义?”颜潸潸叹气:“让你开个公司,你非要自己炒股,熬夜熬得昏天黑地。”

  宁渠理解言外之意。

  但是他就这点兴趣爱好,还是觉得自己一个人自由,当老板不谈亏不亏,也不谈资金量够不够,就是什么都具备,多累啊!

  不盯着都不行,盯着也累。

  “早点结婚生个娃!”宁渠回答:“你就转移注意力了。”

  注意力转移到孩子身上,就不会盯着他了。

  起码也能轻松不少。

  颜潸潸撇撇嘴,也可能注意力更集中了“我觉得还是剖腹产算了,免得.....螺丝号码不够。”

  宁渠:“.....”

  谈到关于结婚这个事情,宁渠问了一下颜潸潸的想法,刚好转移话题。

  结果颜潸潸来了一句都可以的,想什么时候结婚都没有问题。

  话题没有转移开,又回到了你有没有休息好的事情上,为了确认是不是真的没有休息好,颜潸潸中途还玩了一把游戏。

  大吉大力,吃鸡游戏。

  下午的时候。

  宁渠就懒在沙发上睡着了,昆累了,又累又困的,实在是熬不住。

  吃饱喝足的颜潸潸,美艳动人,容光焕发,状态极好,在旁边拿着化妆镜化妆,哼着小曲黄梅戏,是不是还晃晃肩膀,美滋滋的。

  偶尔回头看看宁渠,思考着宁渠要养多久,计划着下一次割韭菜。

  宁渠在股市逃脱了大鳄的血盆大口围剿,却没有逃过家里的血盆大口吞金。

  以后养的吞金兽只是花钱,现在的吞金兽分钱不要,但是要人老命。

  一直到宁渠睡饱了,看着换了一身衣服的颜潸潸,宁渠才问道:“晚上在哪里聚会?”

  颜潸潸把他拉起来,给他锤了一下腰。

  “就是家音乐餐厅,太高档的地方白菜不习惯。”颜潸潸回答。

  把旁边的印着卡通图案的t恤递给他,宁渠看了看衣服指了指自己,一脸的问号。

  颜潸潸点点头:“这个刚买的,挺好看的!”

  宁渠:“......”

  很幼稚的衣服,他十一二岁就不爱穿这种衣服了,不过颜潸潸说得认真,他只好穿起来。

  质量还是不错的,也宽松,就是有点幼稚。

  “显得年轻很多嘛,把胡子刮了。”颜潸潸把剃须刀给他。

  就是这么贤惠,什么都准备好了,除了打架抗揍,颜潸潸没有什么大的缺点,够温柔,够贤惠,够理解人。

  上帝给优点的时候,忘记关一下饭量开关了,让她当了个班长,对收作业情有独钟。

  偏偏宁渠是个差生,对交作业耿耿于怀。

  “差不多了!很好看。”从头到尾给宁渠安排了一身,颜潸潸满意的点点头,其实宁渠就是不爱打扮。

  特别是和她在一起久了,越发的不爱打扮了,也不会管理形象了,总觉得反正老婆都有了,还要形象干啥?

  所以经常胡子拉碴的,头发也是洗的不勤,一副很标准的宅男模样,给他收拾收拾,打扮打扮,其实宁渠还是小帅小帅的。

  吴烨最帅,然后就是洛白,黄原和宁渠颜值差不多,洛白不是吴烨那种男子气概的硬派帅气,其实很多女生更喜欢吴烨那种线条的帅气。

  特别的有男人味儿!

  收拾好以后,宁渠背上自己的小包,拿着车钥匙出发,时间也差不多了,可以出发了。

桃花洛音乐餐厅  洛白在门口停好车,看了看旁边熟悉的大奔,看了看被她拉着的白菜:“宁渠已经来了,我们赶紧进去吧!”

  扯了一下身上怪异的衣服,洛白觉得这要不是白菜送的礼物,他真不会穿,幼稚的很啊!

  “挺好看的!”白菜笑着回答。

  洛白给她一个笑容,白菜把他嘴角往上调整一下。

  被他瞬间木马一个。

  白菜脸红的和水蜜桃似的,瞬间就涨红了脸,反手就把他擒住,想到大庭广众的,要给他留面子,又放开洛白。

  路过的单身狗,只觉得他们的爱情好喧嚣。

  “这里人那么多,你还耍流氓。”白菜拍了他一下,洛白龇牙咧嘴。

  疼的很啊!

  “人再多有什么?我自己女朋友,叭一口又不犯法。”洛白振振有词的。

  白菜:“......”

  那也不行啊!那么多人看着,多不好意思啊!

  又不是在家里。

  “烦死了!”白菜挽着他的胳膊,脸红还没有消退。

  口是心非的,就是害羞,动作老实的很。

  洛白哈哈笑,拉着她进餐厅,远远就看到颜潸潸他们的位置了。

  注意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衣服,洛白诧异的看了看白菜,白菜只是笑。

  宁渠看到洛白的时候,也是一愣,颜潸潸在旁边哈哈笑。

  完全一模一样的衣服,撞衫的很彻底,两人看着对方的衣服,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也忍不住笑。

  “居然一模一样。”宁渠看了看图案,完全是一样的。

  落座以后,两人盯着门口,一直到黄原拉着游小鱼进来,他们俩忍不住笑起来,黄原发现他们的时候,表情也是一愣。

  三人坐在一起,因为一件衣服而开心半晌。

  颜潸潸看了看游小鱼和白菜:“看吧,我就说男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白菜觉得此言有理,游小鱼是意识的更深刻了。

  门口。

  吴烨牵着凌晨的手,看了看餐厅的名字,确定地址没错,转头看了看一身连衣裙的凌晨:“我们这样会不会不搭配?”

  凌晨摇摇头。

  整理了一下吴烨的衣领,拍了拍他的卡通图形:“很帅嘛!穿什么都好看。”

  看了看衣服,吴烨有点牙疼,很多年没有穿过这种款式的衣服了,感觉特别的不习惯。

  幼稚!

  “这种情况,人家只会说,看到那个很好看的女生没有,她身边那个男生不知道得多有钱,她一定是图他的钱。”凌晨笑着说道。

  吴烨:“......”

  怕是反过来还差不多,说他吃软饭,不知道得遭多少罪。

  被凌晨拉着进餐厅,吴烨发现了洛白他们,主要是他们太显眼了,想不发现都不容易。

  三个一样的衣服,在现场就是唯一的一桌人。还吸引了不少吃瓜的目光。

  吴烨进门的时候,就被他们发现了,就像是最亮的仔,人群里一眼就能看见。坐在他们旁边,吴烨没忍住笑起来,也加入了开心的行列。

  路过的服务生,也会忍不住看他们一眼,觉得很新鲜,见过情侣装,闺蜜装,亲子装,还是第一次见到兄弟装。

  “你怎么又无精打采的?”吴烨问了宁渠一句。

  这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题,宁渠根本就不想回答,为什么困,不足以为外人道也。

  总不可能说是因为昆...哦不....是因为困。

  “还能是什么,总不可能是熬夜了,肯定是旨,他那次不是这样?”洛白回答。

  宁渠:“.....”

  猜的倒是很对,确实是这个情况,那次都是这样就不对了,只是偶尔而已。

  没承认这个话,宁渠把茶水倒好。

  “大户人家,地多,牛累点很正常。”黄原小声的和他们窃窃私语。

  怒目而视,一脸清白,他也不承认自己是累瘫的牛,还有累瘫的牛仔。

  “输多了就习以为常了,没事的,连人生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何况是打架的时间,节约生命。”吴烨看法不一样。

  不忍心伤害宁渠弱小的自尊心了,毕竟,留给宁渠的时间不多了。

  他们几个窃窃私语声音也不大,凌晨他们坐在对面,只是看到他们表情,没听到他们说什么。

  不过看宁渠的表情,颜潸潸就知道他又被调侃了,向来逮着蛤蟆撰出尿的几人,肯定对宁渠一顿哔哔。

  “谁没个可以吹牛比的时期,现在嘴硬,到时候就知道嘴软了。”宁渠看了看洛白:“不相信你俩问洛白。”

  最近洛白在养生。

  白菜问他吃什么药,洛白都是回答他容易得流感,要预防一下。

  其实就是牛感,得调整一下。

  以前是个热心人,总是给人帮忙当土地管理员,当外地司机,偶尔当本地司机,全国开车。

  现在还没有上路。

  “问我干啥,我吊打他三个,不吹牛比的说就是三个。”洛白信誓旦旦。

  宁渠给他一个中指,然后前后晃动:“就剩这个了,亲爱的手艺人。”

  洛白几人:“......”

  你怎么会穿品如的衣服?

  “你们聊什么聊的那么开心,点菜吃饭了。”颜潸潸把一个菜单递给他们。

  几人默契的摇摇头,发出嘿嘿嘿笑,然后翻着菜单。

  简单的点了几个菜,就把菜单还给颜潸潸了,她们点了半天,白菜点菜最慢,精挑细选的,总觉得不划算。

  一个菜那么贵,但是只有那么一点,都不够吃几口的就没了。

  她不减肥,吃饱的都能消化完,要是还吃不饱,不知道得瘦成什么样了。

  点完菜以后,凌晨她们也开始窃窃私语了,聊着聊着就脸红了,特别是白菜,感觉她们好不正经,聊的都是她不好意思的东西。

  偏偏又把她的好奇心勾起来了,虽然不懂,但是好想听啊!

  “你这从北极回来这么久,还没有吃掉?”颜潸潸悄悄地问凌晨。

  旁边的白菜和游小鱼都听到了,转向凌晨,想听她的回答是什么。

  凌晨只好点点头:“我可能快了!白菜和小鱼呢?不准备洄游和授粉了?”

  白菜和小鱼:“......”

  白菜不知道怎么说,听到这个词感觉怪怪的,又让人上头。

  游小鱼则是叹气:“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啊!要不你们什么时候创造个机会,在厂里是不行了。”

  人多眼杂的,木马都是偷偷地。

  偷偷摸摸。

  她倒是想好了,想要一朵小红花。

  就是一直没有逮到机会,早就听朋友说过,芜湖很奈斯。

  “我都不知道咋办,顺其自然好了,现在好像还不到时间,我谈的最晚。”白菜回答了一句。

  话题属于是共同话题了,除了颜潸潸,大家都要小红花,颜潸潸只有小百花,早就拿到小红花了。

  这方面,颜潸潸是前辈,走在开放的道路上,有了不少成就,解锁了全部zs,懂王!

  关心一下大家的情况,颜潸潸看了看游小鱼:“去郊游?还是去海边?最近听说出了一种海游教练,教几分钟到半个小时。”

  “只要胆子大,大海天上和地下,车里房间都能打架。”

  “不要考虑没有机会,不羁后面是啥?学会后面就好了,胆子大点。”

  颜潸潸笑着回答。

  白菜:“......”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那是她这种单纯的人能听的,她都脸红了。

  “总要学的,要么做到,要么坐到。”颜潸潸挑眉。

  几人不知道说啥,总归是没有她那么什么话都敢说,还是害羞,哪怕是窃窃私语,总感觉被听了去。

  颜潸潸胆子最大,平时就是她发的链接最多。

  美其名曰帮大家建立知识体系,以后才有实践方式,而且多了解一些zs,并不是什么坏事。

  “你说她们悄悄的,在聊什么?”洛白碰了碰宁渠。

  吃着小吃的宁渠看了他一下,回答道:“总不可能聊拜把子,应该是聊颜色话题,女生聊这些聊的比我们更多。”

  宁渠以前就知道,看过颜潸潸和闺蜜们的聊天话题,还是开机前一天,颜潸潸求助,她们各种出主意。

  然后还有科普类的视频和文章,宁渠当时惊为天人。

  后来,颜潸潸无私自通,宁渠开始了爷们儿生涯。当时就像是需要降温的小火炉,现在是需要加柴的高炉。

  “别瞎猜了,猜也猜不到。”黄原回答。

  哪怕是期待,也不会表现出来,口是心非能感觉到,但是她们是不会承认的,只会趁热。

  吃着东西,吴烨看着有说有笑的几人,没有好奇的去听,主要是她们太小声了,什么都听不到。

  一桌子的俊男靓女,不少人好奇的看了看他们着一桌,又悄悄的收回目光,感慨颜值真高。

  倒上小酒,吃着饭,天南地北的扯淡。

  吴烨是很喜欢这种日子的,有朋友一起聚聚,压力都要小很多,还能一起吃饭的人,只会越来越少。

  “吃这个!”清楚给他夹菜。

  没错,又坐回来了,就坐在凌晨身边。

  大家都是互相挨着自己女朋友坐,刚好几个方向都有人坐,围在一起聊天。

  听着台上的歌手唱歌,一边吃着晚餐,还是很有格调的,再加上热闹,他们显得没有其他人那么安静,多少有点喧嚣。

  吵到单身狗了。

  吴烨他们的隔壁桌,穿着一身简谱衣服的男生在和另个女生说话。

  有相亲的意思,不过女方三连拳下来,他就招架不住了,房子车子存款,他并不是多富裕。

  对方闺蜜还在喋喋不休的。

  宁渠和吴烨偶尔回头看看他们,发现女生长得并不是多好看,偏偏有点自我感觉很良好,觉得自己不愁没有对象。

  “出生的时候脸着地了?长得不好看还做梦呢,二十万,现在难道越丑就越值钱?”宁渠吐出。

  最后,他们看到服务员来的时候,男生说自己一口没吃,她们aa就行了。

  两个女生先是目瞪口呆,然后就爆发了,吴烨他们吃了好大一个瓜。

  生活很狗血。

  “你什么时候搬回去住?”黄原问吴烨。

  白了他一眼,吴烨回答:“你又不在那边住,问这种机密问题干什么?”

  黄原:“.......”

  “你们都去那边住了,我也想去那边住,最近准备买套房子,我们也搬过去,刚好一起住,在厂里不方便。”黄原挑眉。

  大家都住一个地方,他感觉孤零零的不合群,想着搬到一起住热闹。

  其次就是有个私人的小窝,没有人打扰,可以自己过情侣生活,幸福生活。

  想来想去,无非是花个一百多个大不溜,又不是多贵,为了二人世界,挺划算的。

  “这我就得批评你了,你那是为了热闹嘛?你那是为了方便,为了自己享受,为了吃掉小鱼仔。”洛白说道。

  宁渠忍不住笑。

  确实是这样,那是为了热闹,就是为了方便吃小鱼仔!馋就馋了,还理直气壮的,直壮的都不是理气。

  最近上火吧?

  “大哥别说二哥,洛白帮我看看还没有房子。”黄原下定决心。

  洛白只好点点头。

  “凑一起也好,打麻将起码不会三缺一。”吴烨回答:“我也是这几天搬回去了,都是环保材料,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住人。”

  凌晨爸妈离开以后,吴烨就准备搬回去,也就是这几天时间,搬回去以后,吴烨也可以自由的过二人世界了。

  钥匙都拿了,搬家随时都可以,就是东西不少,有些麻烦。

  “那就这样决定了。”黄原回答道,他是个果断的人,除了感情上不是,其他的地方都很果断。

  吃也吃了,聊也聊了,吃完东西以后,就没有下半场了,都是吃完晚饭就散伙。

  各自带着女朋友,各回各家。

  就这样,两人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很晚了,大概是十一点左右,刚到门口就听到了狗叫声。

  大铁门打开的时候,星星在门口摇尾巴,嘴里叼着一个小球,下车的凌晨揉了揉它狗头,然后把球丢出去,它立马跑过去叼回来。

  “真乖!”凌晨给它一个白眼。

  客厅里,凌宇和蓝总裁在窗户边看了看,发现是凌晨和吴烨以后,又坐回沙发上,两人小声说着什么。

  凌晨两人打开门进屋的时候,看着客厅里的二老,有点面面相觑,还以为他们已经睡了,结果回来他们还在沙发上坐着的。

  不只是留灯了,人也留了。

  两人坐在沙发上,和凌宇夫妻聊了几句,蓝总裁就说了一句:“我们明天回去了,东西都收拾好了。”

  原本的时间又提前了,主要是不想打扰他们谈恋爱,留在这里,确实是有些不太方便了。

  白天的时候,他们去找了老吴和吴太太,大家聊了不少时间,和他们也说了一下要回去的事情,吴太太觉得他们过来都没有待多少时间,就要回去了。

  不想去逛什么海边公园的凌宇夫妻,倒是没有什么想法,就是觉得现在和吴烨他们待一块,还是各种不习惯。

  生活,娱乐方式都完全不一样。

  总是很多不协调的地方,就是每天一起吃两顿饭,意义不大,还不自在。

  大部分父母和孩子住产生的不适感,他们也产生了,而且不习惯的感觉越发明显。

  “又提前?不说过几天吗?”凌晨问道。

  才从北极回来几天时间而已,他们就要回去,而且说了不只是一次了。

  凌晨总感觉,就像是自己某些行为在逼迫他们离开似的。

  特别的不舒服。

  “还是老家待着舒服,以后有事情再过来呗,再说了,你们过年也要回去。”凌宇回答了一句。

  没有秘密按脚的日子,没有麻将的日子,没有老伙伴的日子,他也不习惯。

  来不少时间了,发现还是和蓝总裁单独住更自在,以前的日子,也更习惯一些。

  孩子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他们成天陪着,又吴烨就够了。

  “叔,阿姨,再待几天,最近蜀都特别热,气温很高,明天我和凌晨带您二老出去玩一下,刚好有个游艇,我们可以出海钓鱼。”吴烨建议。

  才回来几天,把工作捋顺了,把欠款整好了,又是开业,还没有来得及安排他们出去玩一圈。

  吴烨觉得自己做的确实不够好。

  凌宇摆摆手,这个没必要,家里后面就是小码头,他自己也有个快艇,很少玩的。

  最多就是在屋后钓钓鱼,烧烤,他和蓝总裁都有点晕船。

  “我们本来就不爱出去玩,又不是怪你什么,就是想回去看看,家里好多时间没有住人,也得回去看看。”

  这是铁了心要回去了,吴烨无奈的看了看凌晨。

  凌晨也无奈。

  “不回去行不行?玩几天啊!”

  蓝总裁看了看她:“不回去你养我啊!管个漫客都在哼累,还没让你管汉娱呢!你不是要累到住院。”

  凌晨:“.......”

  这个话题她一直不愿意谈,就是不想她借口多拿个公司给自己管。

  蓝总裁早就有这个意思了,觉得她太懒了。

  “把泛娱乐分出来你管吧,我也轻松一点,小说,漫画,杂志,动画,还有数字公司,刚好做个集团,你直接一起管。”蓝总裁说道。

  这些东西分出来以后,她就管好娱乐公司就行了。

  除了这些大板块的业务,其实核心就是娱乐公司,每年做点项目,做点投资,轻松不少,思维固话了,这些业务她感觉自己做不好了。

  凌晨:“......”

  总是在一个很平常的时间,做一些很大的决定,就像是谈一件小事情一样。

  明明就是上千亿的业务,说的好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一样。

  “这么多公司都我管,先不说能不能管理下来,怕是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你让吴烨守活寡呢?”凌晨回答。

  凌晨就是觉得还能拖几年,不想那么忙,忙得脚不沾地的,恋爱时间都没有,打架的想法都被工作磨灭了。

  吴烨:“......”

  这话说的,守活寡倒不至于,时间就像是某√,挤一挤总会有的。

  大不了,住办公室呗。

  年轻,有无限的可能性。

  “你就是懒,给你安排几个副总,到时候你那会那么累?现在不也是把工作丢给人家的?你可要点脸吧你!”蓝总裁吐槽。

  这段时间观察下来,就发现凌晨太闲了,吴烨倒是在努力做事业,短短时间已经做出名气了,凌晨则是在浑水摸鱼。

  不给她点压力,她只会一直闲着。

  老妈还想休息呢,以前嘴角忙的脚不沾地,厕所都没时间上的时候,凌晨哪里知道?

  现在她还有个基础,还有人才储备,不是什么都没有,就一个烂摊子。

  “就这样决定了,回去就安排,给你发任命书。”蓝总裁拍板。

  凌晨:“......”

  no,哒咩哟!

  那太累了,她指定是扛不住。

  吴烨在就旁边看着她据理力争,说自己能力不够,说自己管理方式不合适集团公司,还说自己要有私人生活,不能一整天耗在公司里等等。

  蓝总裁无动于衷,就像是铁石心肠的雕塑似的,满脸都是没得谈几个字。

  反抗不了,凌晨瞬间就生无可恋了。

  管理一个漫客,熟悉了以后,还能摸鱼划水,管理那么多公司,哪里有时间摸鱼划水,不是这个会就是那个会,特别是刚开始的时候。

  忙到生孩子都没时间。

  看着凌晨和吴烨回楼上,楼下的蓝总裁忍不住笑出声。

  姜还是老的辣,你想玩,老娘偏不给你机会,还去北极,老娘让你去唉及看坟的机会都没有。

  又能考验恋爱稳定与否,因为忙起来以后事情多,联系少,情绪多,相处少,又能慢慢交接公司,等她结完婚,就甩手不干退休了,还能让她不那么快当外婆。

  一举几得,简直完美极了。

  “都焉儿了!”凌宇说道。

  蓝总裁白了他一眼,正襟危坐:“就知道疼闺女!不知道疼媳妇儿是不是?”

  凌宇:“.....”

  是也不敢说啊!

  楼上。

  即将变身千亿总裁的小凌总,正按着枕头爆锤。

  “我再也不喜欢我妈了。”凌晨说道:“特别不喜欢她,独裁得很。”

  旁边的吴烨:“.......”

  又来了,过几天就......是我还是喜欢她的。

  ------题外话------

求个票  推荐一本妹子的书:

  《这学姐,也太正常了吧!》

  单女主,恋爱文,校园日常。

  假如在大学开学的时候,被一个奇怪的学姐盯上,请问应该如何在她的手底下逃出生天。

  鹿呦呦:“林惊渝,和我在一起吧。”

  林惊渝:“但是学姐,你表白都是板着脸的吗?”18627/10950192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