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67 叫爸爸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凌宇夫妻离开了魔都,一大早就离开了。

  吴烨开车送他们到的机场,凌晨和他看着飞机起飞,一直到看不见飞机的影子以后,凌晨才收回目光。

  看着有些眼泪花的凌晨,吴烨用拇指帮她擦了擦眼泪,多少有些伤感,给了他一个勉强的笑容。

  “想回去就和我说一声,我们随时回去,说真的,我还想试试看在后院钓鱼的感觉。”吴烨笑着说道。

  点点头,凌晨答应一声。

  知道她心情不好,吴烨也没有逗她,家人终究是家人,其他人代替不了的,离开总会有伤心。

  凌晨虽然总是和蓝总裁吵吵闹闹的,也会和凌宇拌嘴说几句,但是那是他们的相处方式。

  就像是老吴老喜欢和他讲那些大道理,吴太太总是吐槽他这里不好,哪里不好。

  “以前总觉得离开他们远一点会很自由,没有人管那么多,也没有说唠唠叨叨。”

  “后来才发现,开始在离开的时候难过,开始看着他们多了白头发难过,也开始因为打电话难过。”

  “越来越不习惯离别,每次都会。很伤心。”

  凌晨静静的说,吴烨静静的听,他爸妈就在魔都,吴烨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

  但是他不希望凌晨难过。

  “以前送我离开的时候,他们都只是挥挥手,后来,我见到了他们哭,那时候只感觉心疼,难过。”

  “有时候想想,虽然陪着他们会吵吵闹闹不喜欢,但是离开他们的清静更不习惯。”

  默默的把纸巾递给她,吴烨揉了揉她的头发。还有自己呢,起码不会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别把我当孩子似的!”凌晨把他手拍开。

  吴烨总是喜欢揉她头发,也不知道是什么癖好。

  安慰小孩子才这样,大人那是揉揉头发就可以安慰的?

  吴烨笑了笑:“孩儿他妈,不难过了啊!老公哄哄你!”

  凌晨:“……”

  习惯性的给他一个白眼以后,凌晨才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眼睛有点红,梨花带雨的。

  一些女生哭完以后,会觉得娇柔美丽,一些女生哭完以后,会流鼻涕。

  凌晨是前一种,娇柔美丽,梨花带雨,我见犹怜那种。

  美的过分,本来就很不公平,很多随意的,很正常的情况,都比刻意的好看。

  “爱妃别哭了,结婚以后我们就住丈母娘他们隔壁,想回娘家随时回去。”

  “人家一年回娘家去一次,你可以一个星期回娘家去十五次,冰箱都给他们薅干净。”

  “吃肉我们就去蹭,孩子没有奶粉我们也去蹭,买好东西了我们也去蹭。”

  “最后他们肯定关着门不让你进去。”

  吴烨逗她开心,凌晨忍不住笑出来,小画面都是喜感。

  真要是这样住的很近,到时过年都可以一起过了。

  孩子没有奶粉就丢给外公外婆,孩子哭闹也丢给外公外婆,孩子上幼儿园都有人接送。

  “一不注意,他们都开始变老了。”凌晨叹气。

  她的年龄增长,父母的年龄也在增长,逐渐的,父母年级都大了。

  凌宇已经有白头发了,只是染过,看不出来,老吴也秃顶了。

  “人总会老的,我们以后也会老,你也会变成老太太,我也会变成老头。”吴烨回答。

  启动车子,开出停车位,准备回家,心情不好,就休息一天,第二天就好多了,既定的事情就不要去考虑,因为答案早已经有了。

  谁都会老,他们也不例外。

  “早点让他们抱孙子,最好能看到孙子结婚生重孙,那才是最好的礼物。”吴烨转头看了看她。

  凌晨:“……”

  总是有意无意的在点她。

  聚会的时候,颜潸潸还说,让她们以后悠着点,不要涸泽而渔。免得早早的把矿都玩挖了,以后没得挖。

  “你在乎的不是孩子,而是前置条件。”凌晨撇撇嘴。

  总感觉,生孩子不是个愉快的事情,但是生孩子之前可以是。

  吴烨一肚子的坏心思。

  就像是期待新玩具一样,他已经期待了很久了。

  “本来我没有想,提到这个事情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在别墅住几天比较好。”

  “总好过早早的搬家,过去被她们发现端倪,听说走道会不方便。”

  “对吧?”

  凌晨:“……”

  早有打算,早有预谋,早早就想好了细节。

  呸!下贱!

  “开车就不要讨论开车了,好好开车,注意安全。”凌晨指了指公路旁边:“看到没有,车祸。”

  旁边的一辆电动车,烧起来了,路边还躺着一个戴口罩的男生,救护车的声音很响亮。

  吴烨转头看了看车子:“原来是T撕拉!难怪会烧。”

  新闻层出不穷的车子,总是有那么多事故新闻,不过公关厉害,至今卖得不错。

  电池动不动就燃烧,很多实验已经说明了问题,偏偏就有人不信邪。

  觉得自己八字硬,命大能抗,结果就是来生缘。

  “记住这个牌子啊,以后不能买这个。”吴烨提醒她。

  凌晨看了看他,很是无语,她又不是什么傻比,客户都不愿意坐这个车买来干啥?

  “哎,刚才那个看着像某个车手啊?”凌晨说道。

  吴烨没注意到情况要是没有救护在旁边,他还会去看看能不能帮忙,救护在,他去了只是看热闹。

  这种情况,还看热闹,就太没人性了点,直接开过了现场。

  是什么人吴烨不关心,不过就算是公众人物,这种情况也不会有多少新闻。

  你永远可以相信资B。

  开着车回到家门口,凌晨又想到了凌宇唠唠叨叨的样子。

  被子要经常晒一下,游泳池要经常换水,狗子要给它梳毛,冰箱里已经买了喜欢喝的饮料。

  他交代了不少才离开的,蓝总裁没有说什么,话都让凌宇说了。

  下车以后,看着修剪的很好的院子,这些都是凌宇做的,他来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把人家的工作都做了。

  凌晨默默的按下指纹锁打开门,家里没有爸妈坐在沙发上,会第一时间回头问:你回来了!

  有些怅然若失。

  某一瞬间,凌晨能体会到那种门前犹见教子棍,不见高堂唤儿声的感觉,就那么突然的想到,或者说看到未来似的。

  吴烨见她情绪不好,拉着她坐下:“给你个依靠的肩膀,要不要哭哭?”

  摇摇头,凌晨看了看茶几上的盒子,这是他们送的礼物,吴烨和凌晨也给他们买了礼物,放到了他们行李箱里。

  把其中一个盒子递给吴烨:“这是给你的!”

  愣了一下,吴烨接过盒子,打开看了一下,是一个水晶玩偶,一个小公主。

  大约能明白是什么意思,吴烨看了良久,才把盒子收起。

  凌晨的礼物是一本书,一本女戒,大概是蓝总裁送的,都不是什么很贵的东西,但是意义很独特。

  “走之前还不忘教训我一下。”凌晨忍不住叹气。

  倒是吴烨笑了笑,觉得老丈人两口子很有意思,换成老吴都是直接讲道理,不会让人去最近悟道理。

  他们却是恰恰相反。

  把东西收好,凌晨坐在吴烨旁边,看了看房子:“要不今天搬过去?”

  他们不在家里,她和吴烨一样,不怎么习惯住大房子,还是想搬回那个小家里。

  这边清净,人少,但是他们更喜欢哪种热闹和喧嚣,比起来,富力那边的热闹,甩这边几条街。

  本来也没有多少东西,搬家也不会不方便:“那就搬呗,箱子都在。”

  说做就做,都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人,两人开始迅速行动起来。

  把东西收了几个箱子,叫了搬家公司,把别墅交给管家以后,就出发回富力广场了。

  金窝银窝,还有点不如自己的狗窝似的。

  “钥匙给你两把,有时候我不在家能自己开门!”吴烨把钥匙给她,换门以后,还没有给她钥匙。

  指了指门口,示意凌晨开门。

  还没有来看过的凌晨,多少有点开盲盒的感觉,打开门以后,看着变大很多的房子,还有自己喜欢的装修风格,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个笑容。

  笑容绽放,她转头看了看吴烨,吴烨笑了笑,指了指家里。

  还给她准备了很多小惊喜呢,原本是准备过几天搬家的,她今天不开心,想搬家几搬吧,来换个环境,总能开心点。

  从卧室看到阳台,从阳台看到运动房,凌晨满意的坐在吊篮上,晃着双腿,给吴烨一个赞。

  装修风格她真的很喜欢。

  把箱子全部放到客厅,搬家公司才离开,关上门,吴烨也和凌晨一起窝在吊篮里。

  “会不会承受不住?”

  “你不会!”吴烨拿着手机回答。

  拍了个自拍照,发了个朋友圈,吴烨才看了看给他白眼的凌晨。

  “我是说吊篮!”凌晨无语。

  吴烨摇摇头,做的时候就有要求,能承受两个人的重量才行,不会出现凌晨担心的情况。

  要不是她总喜欢窝在吊篮里玩手机,吴烨都不会做这个东西。

  抖了抖,吊篮依旧稳固,吴烨才说道:“打架都没问题,就是不方便。”

  刚准备说话,吴烨就接电话去了,蹦下吊床,凌晨去收拾带过来的东西,乱七八糟的不少,得收拾不短的时间。

  扛着一个箱子上楼,凌晨忙活了好一会儿才喊吴烨:“打完没有,来帮忙弄一下被套。”

  把手机丢在沙发上,吴烨抱着一个箱子上楼。

  房间里,凌晨钻到了被罩里,在整理被角,吴烨忍不住笑了笑,把箱子放在一边,把被子拉上拉链。

  凌晨整理了半天,才发现找不到出口了。

  “吴烨,快放我出去!”凌晨在被子里喊。

  吴烨在外面偷笑,等她扑腾半天,才把她放出来,凌晨逮着他就是一顿咬。

  倒在被子上的吴烨忍不住笑,听到他笑的开心,凌晨更生气了。

  笑够了吴烨才看着气呼呼的凌晨,倒在被子上的吴烨被她压得死死的,还被咬了几口泄愤。

  悄悄地把手放在她后脑勺,凌晨想躲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唔...”

  滚一圈,反过来,标标准准。

  看着她的眼睛,吴烨笑的越发放肆,看的凌晨不自在。

  “小僧光天,化什么施主应该很清楚了。”

  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手被钳住了,根本跑不掉,而且吴烨还是一只手,就把她两只手钳住了。

  凌晨举着手,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吴烨活动了一下另一只手的几个手指:“放心,我是一个善解人衣的男朋友。”

  完蛋了,跑不掉了。

  虽然早有准备,但是真正来临的时候,还是感觉忐忑不安,各种情绪碰撞着,再加上反馈反应产生的情绪,有点难以表达。

  说时迟,那时快,吴烨刚准备下手。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响起。

  吴烨:“......”

  “不管了!”吴烨准备继续下手。

  凌晨点点头,继续继续。

  叮咚..叮咚..叮咚!

  吴烨锤了一下被子,气呼呼的爬起来:“真的,我这辈子没有这么后悔选错门,就不应该选哪种带门铃的门。”

  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凌晨忍不住笑。

  箭在弦上,无奈收弓。

  “先看看是谁再说吧!”凌晨坐起来:“反正时间还早,又不是急这几分钟。”

  虽然嘴上这样说,凌晨心里的想法则是:玛德,坏老娘好事。

  反应这种东西,是个正常人都会存在,吴烨会有,凌晨就不会了?怎么可能,不只是有,还挺汹涌的。

  阈值太低了,外加想象力干涉,还有反应放大,不然你以为她是真的挣不开吴烨的手。

  凌晨练得可是拳击,这种缠斗可是必修课,凌晨能不会?

  所白了就是故意的,甚至内心的小人还在大喊:你特么能不能过分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年龄原因,反正就是化学反应很强烈,吴烨就像是火引一般,多少沾点,就想入非非。

  嗯,她觉得自己就是非非。

  楼下,吴烨骂骂咧咧的走到门口,平复了一下特别想骂人的心情,才呼了几口气,打开门。

  门口,黄原和洛白还奇怪吴烨为什么那么久不开门,两人在门口站了老半天了。刚才就来的,一直没有开门,还以为他是不是睡着了,准备给他打电话。

  看和门打开,接着就看到吴烨臭着一张脸,和欠了他千八百万似的,看的两人莫名其妙。

  看到是洛白和黄原,吴烨无奈的长出一口气,换个人的话,吴烨就发脾气了。

  这两货,还笑嘻嘻的,吴烨只好让开门:“你俩来干啥?”

  洛白进屋,熟练的拉开鞋柜,却没有发现拖鞋,拿着鞋柜上的鞋套,递给黄原一个,穿好以后,才回答吴烨:“这话说的,还不能来了?”

  “新房子不错啊!刚才在楼下看到你车,上来看看。”黄原说道:“估计你也是搬回来了。”

  黄原是今天来看房子的,看中了一套吴烨这层的房子,刚和中介谈好,不过业主不在这边住,得等他回来。

  都准备回去了,看见吴烨的车了,就来看一下他,结果开门就是吴烨的臭脸一张,两人都莫名其妙的。

  “家里什么都没有买,将就坐会儿吧,我们刚在楼上收拾卧室。”吴烨坐在沙发上。

  凌晨在楼上看了看,发现是黄原和洛白,就知道这会儿没戏了,把放在床头柜的小盒子放回柜子里,凌晨整理了一下衣服,下楼。

  “我去买点吃的回来,你陪他俩说说话,等会儿在家里吃饭吧,就当暖房了。”凌晨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安排道。

  本来是准备下午去超市买东西的,冰箱是空的,柴米油盐都没有,吃的喝的也没有。

  吴烨想了想:“买点吃的喝的就行,其他的我手机上点吧,等会儿送来就行。”

  他不想凌晨一个人去大包小包的,大部分东西直接在网上买就行了。

  点点头,凌晨换好鞋子,拿着钥匙出门。

  家里。

  吴烨指了指箱子:“看什么,帮忙啊!”

  洛白两人:“......”

  带的东西不多,也不少,一个家里,看着东西少,收拾起来也很多,特别是吴烨和凌晨这种喜欢买东西的。

  几个箱子里,全是各种小件,各种工具,吴烨去楼上收拾卧室,黄原他们在楼上收拾客厅。

  忙碌了不少时间,吴烨才把箱子收起来,算是把东西全部归置好了,看着焕然一新的家,吴烨满意的点点头。

  多了不少东西点缀以后,家里看着更有烟火气,更有人味儿。

  “还是这种属于两人的小窝更好。”黄原有点羡慕,自己代入一下,感觉简直不要太喜欢。

  每天可以和游小鱼一起做饭吃饭,一起上班下班,把房子布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新家一样。

  不会有人打扰七上八下,也不会有人干涉吃什么,做什么,属于两人的二人世界。

  “你来不就是为了看房子的?距离自己弄个小家能有多远,还羡慕,羡慕个屁。”吴烨回答。

  习惯了就没有什么好羡慕的了,就像是他,费尽心机才让凌晨和他住一起,习惯了,也觉得没什么。

  最开始的那个兴奋劲头,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只觉得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本来就一个是这样的,是一定会经历的。

  得不到的永远在s动,得到的就开始有恃无恐。

  达成的期待就不是期待了,得不到的期待才是期待。

  “和宁渠说一下,让他搬回来,就热闹了,没事的时候都能聚聚。”洛白回答道。

  大家都住楼上楼下的,以后就不会聚个会都要开半天车了,谁家方便谁家吃,玩的差不多了就回家,都不怕喝醉酒。

  想想还是很美好的。

  说着话,洛白已经给宁渠打电话了,让他搬过来,晚上来吴烨这里暖房。

  吴烨:“.....”

  我想说谢谢你,你个沙比,打扰了好事!

  暖房什么时候不行?今天本来都是想开机,暖什么房,需要的是暖房吗?

  不得到晚上才能消停?哎!

  计划赶不上变化,就不应该停车在楼下,就应该停车在露天停车场,这会儿都得到小红花了。

  都去武陵捕鱼人去过的地方了。

  “卧槽,洛白我想起来了,刚才这家伙脸色那么臭,肯定是在家里做什么坏事,结果我们来打扰了。你刚说话他也是那个表情。”

  “就像是被人耽搁了什么话事情一样。”

  黄原反应过来,瞬间灵光一闪,就把前因后果想通了。

  吴烨:“......”

  你特么一个修车的,干什么侦探的活儿?就你能,就你会分析,就你嘴巴大。

  被知道了,吴烨也不藏着掖着了:“坏人好事,你俩出门注意雷。”

  洛白也反应过来了,还真是这么回事,难怪吴烨是那个表情,那个表情他也做过啊!

  特别是打架的时候,被人家打扰,就想开门给对方两个大比篼,不出意外,吴烨刚才也是那么想的。

  卧槽,刚才在打架?

  “你也说一声,我们也不知道啊!”洛白回答。

  吴烨:“......”

  举着手就是一巴掌,吴烨拍在他后脑勺,这他么说的是人话?

  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洛白尬笑的挠挠头,确实不能通知。

  “我还说一声,我打死你你信不信?”吴烨无语的看了看他,

  黄原在旁边忍不住笑。

  刚才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刚搬家过来,就这样,怎么都感觉不太可能,结果吴烨就真的是这样。

  “确实没想到,毕竟你刚搬家,谁也想不到,瘾那么大啊!”黄原说道。

  吴烨:“......”

  就是还没有瘾,才搬家就....算了,不说这个了。

  拿着手机,吴烨开始下单买东西,晚上的时候,大概又得在家里吃一顿了,很多东西都没有买,先把吃的解决了再说。

  总不可能让黄原不来,那有点过分了。

  “大白天的,啧啧,你个银轩。”洛白吐槽。

  他都很少白天,都是夜里,黑夜给了黑色的眼睛,就得用他寻找黑色。

  大白天的,容易被人吃瓜。

  吴烨拍了他一下,让他闭嘴,洛白笑嘻嘻的坐在另一边去:“还不让人说,那就不要做啊,结果说两句就动手,讹死你!”

  准备给他一个爱的教育,结果凌晨开门回来了,吴烨只好作罢,得给洛白留点面子。

  提着大包小包的凌晨,把其中一个口袋递给吴烨,里面是几罐冰饮,还有不少瓜子花生,包括冰啤。

  其他的就是她买的菜,刚才在超市里,颜潸潸就打电话了,说晚上也来暖房。

  和吴烨一样的表情,凌晨也觉得暖房不是什么大事情,她还得暖房呢!结果都没成功。

  很屮!

  “边吃边聊吧!这里还有不少卤味。”凌晨把另一个小口袋给吴烨。

  东西给他以后,才回到厨房,开始收拾东西,把冰箱填满,统计了一下还缺什么,让吴烨下单。

  拿出扑克牌,吴烨又拿了一张纸。

  “抓王八!”很久没有玩这个游戏了,吴烨他们以前经常玩。

  一下午的时间,颜潸潸和宁渠来的时候,吴烨几人满脸的小纸条,让人忍俊不禁。

  输得最多的是黄原,脸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小纸条。

  然后就是洛白被贴的最多,吴烨运气好,被贴的也最少,因为玩的时间久,才显得多而已。

  刚好宁渠来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吴烨去厨房做饭,指了指宁渠:“你来玩,我先去做饭。”

  这个点,得开始准备晚饭了,她们都是下班回来的,只有凌晨是请假,现在凌晨请假都习惯了,不想上班就请假偷懒,哪怕是有限制,也阻止不了她。

  客厅里除了他们玩扑克牌的声音,就是凌晨他们聊天传来的笑声,凌晨到厨房问了他一下,需不需要帮忙,吴烨让她自己玩去。

  凌晨帮忙,通常是帮倒忙,只会让他收拾起来更麻烦,不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不能帮吴烨什么,凌晨只好和她们聊天划水,一直到吴烨把吃的做好,她才帮着端菜,不过大家都不是外人,几个女生一窝蜂的跑到厨房准备端菜。

  家里,很少有这么热闹的时候。

  人多,就吵着要喝酒,洛白直接打电话给店里的服务员,送了不少酒上来。

  被他们拉着哈啤酒,吴烨没有推得掉,每次都是说好再也不喝了,结果总是背道而驰。

  吴烨又喝多了。

  总感觉他们几个就是故意的,最后吴烨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颜潸潸把家里帮凌晨收拾好,才离开。

  就剩下凌晨和吴烨在家里了,拿着毛巾,凌晨给他擦了擦脸。

  在冷意的刺激下,吴烨清醒了两分,看着凌晨,舌头打结的说道:“大宝贝,我爱你!”

  凌晨:“......”

  看着吴烨只有三分清醒的样子,凌晨敷衍的点点头。

  都说男人七分醉,演到你流泪,凌宇以前经常这样,蓝总裁就告诉凌晨,不要相信男人的醉话,也不要相信鬼话。

  “我真得爱你!”吴烨重复。

  凌晨看了看她:“这不得打我两耳光再说?”

  说完她都忍不住笑了,这是电视剧片段,穿西装打领带,说我爱你,女生要是不相信,就两个大比篼再说。

  “我没在开玩笑的啊!”吴烨很认真:“么么哒!”

  凌晨:“......”

  看样子还醉的不够,看了看也没有酒了,凌晨只好把他扛到楼上。

  直接抗在肩膀上,扛着他上楼,吴烨被她弄得胃里翻江倒海的,差点没吐出来。

  把吴烨丢在被子上,凌晨拿着毛巾给他擦擦手,又擦了擦脖子,吴烨翻来覆去的,凌晨给他pg上就是两巴掌。

  “安静点!”

  不过效果还是不好,吴烨一直说难受,偶尔翻滚一下,浑身不自在似的。

  迷迷糊糊的,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啥。

  伺候别人,一定是苦活儿,凌晨深有感触,特别是吴烨这种不完全醉的人,很麻烦。

  “哪里不舒服?”凌晨问他。

  吴烨指了指。

  凌晨:“......”

  下流!

  呼了吴烨一巴掌,凌晨看他也没有什么大碍,就下楼喂狗,关灯去了。

  星星还有点不习惯,家里变化很大,把他的狗窝放在原来的位置,它也不习惯。

  收拾妥当,凌晨洗漱完了以后,才回到楼上,看着已经睡过去的吴烨,凌晨靠着他旁边,把他揽过来。

  想到今天白天的事情,凌晨看了看吴烨,他睡得很香,凌晨却睡不着,完全没有困意。

  “听说喝酒以后,不会立竿见影?”凌晨好奇的揭开被子。

  把侧身的吴烨放平,凌晨坐起来,嘎嘎嘎笑,喝醉了好啊,不然没有参观的机会。

  小吴啊,凌总来视察工地了。

  一阵窸窸窣窣,吴烨变成了吴白羊,他睡得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感觉空调有点凉。

  下意识的让凌晨把空调关小点,就像是说梦话一样的,又继续睡过去了。

  凌晨喊了他几声,他完全没有反应。

  乘人之危的凌晨,一边抑制住自己的害羞,一边小心一样的把吴烨的装备都卸下,一边害羞,手上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一直到吴烨变成白板,新手装备都没有了,才作罢。

  脸红心跳。

  看着绿化面积里的参天大树,凌晨咬着嘴唇,不知道想什么。

  果然,也喝醉了,换了好几个方式,哪怕是握手都不行。

  嗅了嗅手,凌晨皱了皱眉,拿过湿纸巾擦了擦手,奇怪的气息多少有点,但是不多。

  毫无立意,凌晨观察了好久,给吴烨把新手装备装备好,才躺在她旁边。

  以前吴烨还能套路她,这次吴烨都没有来得及考虑这个,就喝多了。

  凌晨倒是放心的观察了不少时间,也确定了喝酒以后,他们确实是没有反应。

  “还说一窥全貌,结果就看到了待机状态。”凌晨深感遗憾。

  也就是吴烨睡着了,不然凌晨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动手动脚,摩拳擦掌。

  不过她还是睡不着。

  手里拿了点东西以后,才开始慢慢犯困。

  “咦,还能治疗失眠!”凌晨忍不住笑起来。

  楼下。

  颜潸潸家里,宁渠靠着床头,擦了擦汗水,然后拿过矿泉水喝了几口,呼了好几口气,才慢慢平静。

  颜潸潸打着哈欠,问了一句:“干啥把吴烨灌醉?人家今天本来可以有个美好的夜晚。”

  爸妈回老家了,刚搬到这边,没有人打扰,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个不眠之夜。

  结果宁渠他们几个,把吴烨给灌醉了,不眠之夜变成了宿醉之夜,凌晨怕是都有埋怨。

  “如果我们遇到这种情况,我喝醉了,你会怎么办?”宁渠问她。

  颜潸潸想了想。

  自己应该会先满足好奇心,然后才考虑其他的,起码以后不会怕了。

  她一开始也挺怕的,后来,不怕不怕啦!

  “谁想出来的鬼主意?”颜潸潸问他。

  “黄原!那家伙总是能想出这种馊主意,其实也耽搁不了什么,可能还快点也所不定定。”宁渠忍不住笑。

  精神抖擞的看了看颜潸潸。

  动手。

  “别管吴烨,先考虑你自己吧,你个泥菩萨,今天就喊爸爸都没有用!”宁渠化身伯乐。

  总有几天,会变得很爷们儿,不过大部分时间不是,这个时候,就是找回自信心的时候。

  京中有伯乐,善训马,善骑射。

  “以前我相信,现在,你敢答应吗?”

  宁渠:“.....”

  伯乐上线都不够,还得是大禹才行。

  他们隔壁。

  就是白菜住的房子,床靠着墙壁,很巧合的是,隔壁宁渠的床安的方向是一样的,就隔着一个墙壁而已。

  所以,隔墙有耳。

  有时候视觉看不到的东西,就会觉得有安全感,但是视觉往往会骗人。

  蒙着被子的白菜,脸红的不行。

  没想到潸潸不是开玩笑的,她还以为在群里聊天的时候,是和她们说着玩的,结果,才刚在吴烨家吃晚饭回来没多久。

  就开始夜生活了。

  考虑考虑隔壁的感受啊!隔壁已经听了大半个小时了,唱歌的时候,小声一点也行啊!

  “嫩咋还没完没了!”白菜叹气:“宁哥,你长点心吧!吃药没吃够呢?”

  蒙着被子,白菜还打开了省钱没有打开的空调,戴着耳机,开始看电影,看了一半的时候,白菜打着哈欠,感觉应该差不多了。

  把耳机摘下来,白菜侧耳听了一下。

  “爸爸,我错了!”微小的声音传来。

  白菜:“......”

  啊啊啊啊啊!你们城里人怎么可以这样没节操的。

  这么什么话都敢说,白菜完全不理解,这是失智了?还是脑子空白了,什么都说?

  不理解!

  戴着耳机,白菜给洛白发消息。

  洛哥,你能不能和隔壁的宁哥说一下,让他明天挪一下床,我也换个位置,这样就隔着墙,不好!

  洛白在酒吧算账来着,睡不着,以为白菜睡了,刚好去酒吧看看情况,结果才刚开始,白菜就发消息来了。

  摸着下巴笑了笑,洛白没忍住,哈哈笑起来,白菜居然听墙根去了。

  不过想到隔音这个问题,洛白就牙疼,以前不知道被隔壁老王听了多少东西去,他都不好意思想这个问题。

  明天我和他说一下,不行你先挪一下床,不要对着门就行。

  声音很大吗?

  洛白发消息过去。

  白菜在被子里叹气,前面他们搬回去了,白菜才住进来,完全不知道会这样,他们今天搬回来了,就发现问题大了。

  也不是很大,就是能听到,这样不太好啊!你都不知道他们说什么,简直...一言难尽。白菜发消息给他。

  酒吧里的洛白又忍不住了。

  他还能不知道吗?知道的多了,猜也猜的到情况是什么样的,只是没想到会发生白菜身上。

  确实得和他说一下,不然有点尴尬了。

  行,我明天给他说,不行你来我哪里睡得了,没有这种噪音干扰你。洛白发消息给白菜。

  试图把小绵羊哄过来,不过效果很差,白菜不上当。

  然后我们再影响其他人对吧?你可别扯淡了,我戴着耳机睡觉算了。白菜也是没有办法了。

雅文吧  换个人,还能敲一下墙,让对方注意点影响,又是朋友,总要考虑人家尴不尴尬。

  敲墙是不可能了,就只能默默的接受。

  影响听力的,等会儿吧,应该差不多了。洛白拿着手机给她回消息。

  白菜给他发了一个表情包[扯淡!]

  还没结束,看了半场电影了,你都不知道.....哎!

  洛白:“.....”

  宁渠爆发了?还是爆种了?

  这是他该有的实力吗?怎么看都很玄幻。

  终于,和白菜聊天的第五分钟,白菜说他们休息了,白菜发了个总算是结束的表情包给他。

  早点休息!

  晚安洛哥!

  结束聊天以后,洛白把账算好了,才离开酒吧回家。

  在家门口的时候,还看了看宁渠的家门,有点奇怪的表情里带着不解。

  宁渠为何能如此?

  隔壁。

  宁渠家里,颜潸潸已经睡着了,宁渠还是没有睡着,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精神抖擞的他,只能看短视频打发时间。

  笑死,太精神了,根本不困。

  把床头的垫墙的枕头丢到地上,宁渠看了看满屋的纸巾,擦了擦细汗,又看了看颜潸潸,感觉男子汉的气概全部回来了。

  打赢才有成就感,打不赢只能丧失成就感,这一场,赢的光明正大。

  “奈斯!”宁渠忍不住笑。

  他完全不知道,他们影响了平时早睡的白菜,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注意力都在其他的东西上。

  还想着早上起来要打扫卫生,都没有想到这个。

  颜潸潸翻身,还在说梦话:“你个禽兽.....太喜欢你了。”

  宁渠:“......”

  不知道怎么说了,此情此景,吃饱了就是老公,饿肚子就不是。

  偏偏饭量还越来越好,只能保证偶尔给她开小灶,让她吃饱,每天都吃饱,难度还是很大的。

  越发不现实了。

  ��哈啊!”打着哈欠,宁渠也困了。

  质量好是不感觉到累,但是实际上还是累的,逐渐的,宁渠就睡过去了。

  说梦话的时候,宁渠还在喊着:“叫爸爸!”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