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69 管鲍之交【上】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那些事情是值得人生里认真对待的?

  当然是都知道会经历,但是还没有经历的事情了!

  因为知道,所以会期待,因为期待,所以会激动。

  凌晨有两天假期,这两天假期,她准备拿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准备宅在家里。

  一个人宅在家里或许没有什么意思,但是两个人一起宅在家里,就很有意思了。

  毕竟,是个人都知道,打架比打游戏有意思。

  从高中开始就慢慢明白的东西,大学毕业这么多年了,才有机会实现。

  幸好男朋友找到了,没有再单身几年。

  “你先下来,先吃完饭,吃饱了再说。”吴烨手里还拿着锅铲,凌晨兴高采烈的,完全没有考虑会不会沾着油渍。

  听到吴烨这么一说,凌晨才跳下来。

  看了一眼餐桌上的菜,有点惊喜的问他:“今天为什么做这么多菜?你知道我要放假了?”

  餐桌上,摆放了好几个菜,两个人根本吃不完。

  吴烨一般不会做那么多菜。

  “你猜!”吴烨回答。

  凌晨哭丧着脸,一脸的沮丧。

  猜的不错的话,家里要来客人,不然怎么可能做这么多吃的。

  都准备吃饱喝足过二人世界的,她都没有提前和吴烨说,就为了给他一个惊喜,也为了给自己一个惊喜。

  结果,被吴烨给了一个惊喜。

  “猜不到,谁知道来的是谁啊!不过今天我谁都不欢迎,能不能让他不要来?”凌晨问道。

  好不容易才等到今天,多重要的日子啊!

  都和结婚,生娃一样重要的日子,结果还有人来打扰,怎么就没点眼力见呢,两口子不要过日子啦!

  吴烨忍不住笑。

  刚准备说话就听到敲门声响起,吴烨指了指门口:“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凌晨听到敲门声,就气呼呼的去门口了,换了一个勉强的表情,凌晨把门打开。

  看着门口拎着几个口袋的吴太太,凌晨:“......”

  好想问一句:婆婆为何到此?

  实在是这话说不出口,凌晨瞬间把勉强的表情换成热情的笑容,甜甜的喊了一句:“阿姨,您怎么来了?会进屋!”

  立刻让出一个位置,让她进屋。

  吴太太提着几个塑料袋,放在一边的柜子上,换了鞋子,才说了一句:

  “吴烨爷爷奶奶寄了不少土特产,你们这段时间又忙,我就给你们送过来了。”

  一直喊吴烨回家,他一直说最近事情多,没时间回去,凌晨也忙,吴太太就没有催他们,老爷子寄了不少吃的。

  很多还是特意寄给凌晨的,老人家都疼孩子,特别是孙子女朋友这种关系,总想着也要给她准备点吃的。

  没结婚之前,让人家知道自己一家人的好。

  不只是老爷子是这样,吴太太也是这样,她对凌晨一直很挺好的,没要求过什么,包括洗完做饭之类的,都没有要求。

  吴烨和她怎么相处,那是吴烨和她自己的事情,他们不去干涉什么。

  “阿姨,您先坐会儿,先喝口水,马上就吃饭了。”凌晨把水递给她:“吴烨他没和我说您要来,我最近都忙疯了,刚好明天放天假,我还以为来的是谁。”

  凌晨挠挠头,有点尴尬,刚才表情不好,吴太太肯定发现了。

  没有介意,吴太太来之前,就知道吴烨没有告诉她,而且她也知道凌晨最近确实是忙的昏天暗地的,吴烨都说过。

  好不容易有个二人世界,还被打扰了,郁闷肯定是有的,她可以理解。

  而且凌晨都坦白了,那就是道歉的意思了,吴太太倒是觉得她很有意思,换成其他的女孩子,还不一定会解释什么。

  装不知道就过去了。

  “我知道的,就是想着你还不容易休息一天,今天晚上过来,明天你们好安排,出去玩一下也行,最近累着了吧?”吴太太语气温柔。

  凌晨更不好意思了。

  婆婆是个讲究人!

  什么都考虑到了,大晚上给他们送吃的,凌晨挽着她的手臂:“阿姨,您真好!”

  吴太太忍不住笑。

  她和凌晨相处到现在,还真没有那么多隔阂啊,不习惯啊,凌晨也动不动就喜欢抱着她手臂,撒撒娇什么的。

  一直都挺融洽的。

  “我妈就没有问过我累不累,最近又是搬办公室,又是公司重组,大大小小的事情忙不完一样,好不容易到今天,才算是捋顺了事情。”

  该忙的都忙活的差不多了,就剩下尾巴还要处理好,不然凌晨也没办法给自己放假。

  蓝总裁把事情丢给她以后,就给了不少人,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管,她求助的时候,还让她自己解决。

  说什么这点小事情都搞不定,以后怎么办?把凌晨吐槽了半天。

  憋着一股劲儿,前几天凌晨加班加点的工作,各种会议没断过,算是熬过了最难的时候。

  “那就好好休息两天,看你最近憔悴的,工作重要,身体也重要。”揉了揉她的脸,吴太太明显可以看出来,凌晨瘦了不少。

  原本刚好标准的身材,现在看着都感觉略瘦,最明显的就是脸上,清瘦肉眼看。

  努努嘴,吴太太看了看厨房:“他是不是最近没管好你,瘦了这么多?”

  凌晨立马摇摇头。

  她其实就瘦了几斤而已,没有那么严重,起码她自己觉得没有那么严重,前面没瘦之前,可能看起来圆润一些,现在也挺好的。

  以前她还觉得自己瘦点好呢,不过没有瘦下来。

  “您可别乱猜,要不是吴烨,我怕是得瘦更多,吃的都是他在弄,您也知道我是个半吊子,做东西又不好吃。”

  “什么甲鱼,鸡汤,排骨,五花肉,换着花样吃,和坐月子似的,嘻嘻。”

  解释了一下,凌晨看吴太太表情松懈下来,才出了口气。

  吴烨这段时间已经做得够好了,可不能怪他什么,凌晨是在公司的时候,吃的少,偶尔甚至没吃。

  //93281/《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吴烨打电话问她的时候,她就敷衍过去,说自己吃了,回来吴烨发现了又说她。

  后来,餐都是吴烨订的,夏竹就负责拿。

  “那就行,后面就没有那么忙了,记得多吃点肉补补回来。”吴太太说道。

  凌晨满口答应,相当痛快,没有迟疑。

  两人说话的时候,吴烨刚从厨房端着汤出来。

  白色的石斑鱼肉边缘,还有红色的石斑鱼皮,奶白色的鱼汤,漂浮着绿色的葱花,带着隔热手套的吴烨,把鱼放在餐桌上。

  看了看吴太太和凌晨,两人聊得正起劲儿,时不时的发出笑声。

  “吃饭了妈!”吴烨喊了一声。

  “胡子拉碴的,也不知道收拾一下。”吴太太看了看他。

  吴烨:“……”

  都有女朋友了,收拾个啥?没必要。

  转身去厨房拿碗筷和米饭,吴太太和凌晨坐在椅子上,凌晨接过吴烨拿的碗筷,第一时间给吴太太盛好饭和鱼汤。

  然后才是她和吴烨,坐在吴太太身边,凌晨帮她夹菜。

  “累了一天了,你们赶紧吃,晚上在家里吃了过来的,就是陪着你们吃点。”吴太太喝着鱼汤,说了一句。

  老吴做饭也是做不好,和凌晨一样,不过凌晨是自己和她说的,知道自己是个半吊子水平,迟早要露馅。

  吴太太其实知道,但是她喜欢凌晨这种诚实,其实这并不傻,反而很聪明。

  说清楚了,以后连做饭都省了,装的会,更麻烦。

  “厨艺有进步!”吴太太夸奖了吴烨一句。

  鱼汤很好喝,比她烧的鱼汤不逞多让,吴烨有做厨子的天赋,她不知道,吴烨就是和烧鱼的大师傅学的。

  还有其他的菜,都是吴烨找人学的,学个家常菜而已,一般厨师都会给他面子。

  没事的时候,吴烨就去厨房学菜,现在很多菜,他能做的更好吃。

  “和后厨的师傅们学的,您爱喝回头我回家给您做,忙的也差不多了,这几天忙完了,我们就回去。”吴烨也是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了。

  前面是因为凌晨爸妈,后来确实是工作忙。

  喝着鱼汤,吴太太点点头,注意到凌晨嘴角的饭粒,吴太太给她一张纸,凌晨尴尬。

  “还好是自己家里。”凌晨回答。

  这个话,成功把吴太太逗笑了。

  看了看打通的房子,她进门就注意到了,面积大了太多,不注意都难,以前是小户型,现在变成了大户型。

  装修的焕然一新的,很有家的感觉,小两口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挺好的。

  看阳台上挂的衣服,吊篮里的小被子,餐桌上的划痕,家里的杂物就知道,他们并不是成天在外面吃,在外面住。

  一个房子有没有家的感觉,是从细节上判断的,吴太太一眼就能看出来。

  就是.....两人还相敬如宾的。

  唯一的遗憾就是这个了,谈恋爱这么久了,也不知道有个行动什么的,寻思啥呢?

  等流星雨呢?

  凌晨是什么情况,吴太太也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过也不好说,吴烨毕竟不是姑娘,当妈的沙漠都能说。

  老吴可不会和吴烨说什么,还让她不要白操心。

  还等着抱孙子呢,前置条件都没有达成还抱个啥?都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吴太太觉得儿子太傻了。

  这么个千娇百媚的女朋友哎!是不是其中有什么问题?

  “阿姨,吃菜啊,您这是碰到什么心事了?”注意到吴太太发呆了,凌晨在旁边问了一句。

  回过神的吴太太摇摇头,表示没有什么。

  吴烨有点疑惑,不过被吴太太剜了一眼,吴烨更摸不着头脑了,这是咋了?

  他最近除了没有回家以外,好像没有做什么事情才对,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吴烨搞不懂。

  怎么想也想不到,吴太太生气是因为他久久没有动静。

  不争气!

  吃完饭的时候,吴烨主动把碗筷收拾了,凌晨则是给吴太太泡了果茶,坐着和她聊天说话。

  “你爸说,过年吴烨和你一起回去是吧?”吴太太问她。

  老吴和凌宇联系比较多,上次就说道这个事情,凌宇觉得,他们怕是想结婚了,不过又没有明着说。

  吴太太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怎么想的,准备问一下凌晨的想法。

  “对,准备过年带他回去一趟,阿姨,我们考虑着,明年合适的话就准备结婚了。”凌晨回答。

  这是和吴烨商量好了的事情,明年合适的话就明年结婚了,凌晨想着,二十七岁之前生第一个宝宝。

  太晚了不好,不好怀,也不好安胎,而且风险很高。

  她不愿意冒险。

  吴太太:“.....”

  就这么一瞬间,把嘴里那句这么快吞回去。不就是想着吴烨可以早点结婚吗?凌晨愿意,还有什么说的,这是好儿媳妇儿啊!

  急婆婆之所急,想婆婆之所想。

  “好啊!”吴太太开心的看了看她:“早点带孩子,我们可以帮忙带,你爸妈也可以帮忙带,你们就负责生孩子,我们就是负责给你们带孩子,不影响你们工作。”

  这是吴太太想要的生活,早上带着孙子去遛弯,中午在家哄他睡午觉,晚上熬婴,多好啊!

  她是不怕孩子闹,也不怕孩子熬夜,更不怕麻烦,给她来一打都可以,她照顾的过来,早就想带孩子的吴太太,不知道多期盼这一天。

  想结婚了啊,好啊!有觉悟啊!

  都不带反对的,三金酒席什么的全部包了,想在哪里办都可以,他们都没有意见。

  “我也是您这个想法,孩子有人带,我们可以放心的工作,就是得辛苦您了。”凌晨回答。

  吴太太摆摆手,一脸你这个想法就错了的表情。

  带孩子怎么会辛苦,完全没有那回事,有个萌萌哒的小东西,日子都变得甜起来。

  “不会,完全不用考虑这个。”吴太太回答。

  请务必给我来个孙子或者孙女,拜托了!

  让凌晨有种这种既视感。

  不过有了吴太太的承诺,凌晨放心了不少,很多老人家,其实不太想带带孩子,都把你带大了,你还要我给你带娃?

  宁愿做其他的,也不愿意带孩子,就是小两口自己带着。

  凌晨和吴烨是运气好,两边爸妈都愿意带孩子,甚至巴不得他们加快进度,早点生,他们可以早点带。

  吴太太还是很开心的,今天这趟来的很值得,起码知道了明年自己可能就有儿媳妇了,后年就可以当奶奶了。

  孙子孙女都好,她没有那种非要什么的想法。

  “又聊到孩子了?”吴烨从厨房出来,把围裙挂在墙壁上:“这不是在努力嘛!”

  吴烨还以为吴太太和凌晨说孩子的事情了。

  看了看他,吴太太表情里毫不掩饰的带着:你努力什么了?

  什么都没有努力,要是真的努力了,就不至于人还是原封不动的。

  以为生孩子靠精神交汇呢?都不稀得吐槽他了,吴太太自顾自的和凌晨说话。

  “还是阿姨和你说的,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阿姨,我收拾他。”吴太太和凌晨说了一句:“特别是在家里,不能让他懒着。”

  凌晨点点头。

  不过吴烨并不懒,只是偶尔几天什么活儿都不想干,大部分时间,凌晨还没有动手,吴烨就把家里整理的干干净净的。

  至于欺负她,她现在是想欺负吴烨来的。

  要不是吴太太来了,凌晨感觉她都开始欺负吴烨了。

  完全不存在吴烨欺负她的可能,生活也好,还是其他的方面也好,凌晨都没有担心过。

  能告状的吴烨不会做,能做的也告不了状。

  “我没有!您别给我头上压个五指山啊!”吴烨说道。

  吴太太看了看他:“别打扰我们说话。”

  吴烨:“.....”

  坐在他旁边的凌晨,忍不住嘻嘻笑。

  一直觉得吴太太对吴烨比较凶,偶尔又特别温柔,不过吴太太是凌晨坚实的靠山,经常凌晨都会说:小心我告诉你妈。

  缩在一边,吴烨不参与他们讨论结婚习俗的事情,默默的拿着手机刷朋友圈。

  半个月的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黄原两口子克服了重重困难,搬到了吴烨他们这层的小公寓,就在田甜隔壁,

  洛白的传媒公司,已经开起来了,主要就是做网络带货直播,白菜是小股东。

  吴烨还开玩笑,不要步盯盯后尘,免得人财两空,净身出户,被扫地出门难看。

  只是提醒他一句,洛白也不是不懂,人吧,先小人后君子也好。

  白菜是个好姑娘,但是白菜才二十多岁,他们这种谈不上穷的家庭,也谈不上特别有钱的家庭,内心深处,总是有一丝丝这个防备的。

  吴烨只是撕开了包装而已。

  宁渠还在炒股,依旧日常反复横跳,日常从大鳄嘴里找肉吃,日常的全身而退。

  其他的都好,只是苦颜潸潸久矣!

  吴烨自己,分店计划依旧全力铺开了,还在新装修,最近都在做宣传和筹备工作,就等做联动了。

  距离成功只有几步之遥,吴烨这半个月忙活,成果丰硕,积攒了很多的经验,以后再开店,就有迹可循。

  吴太太和凌晨聊了很久,看了看时间,吴太太才离开,她大概是也也想不到,今天吴烨和凌晨还有重要的事情准备办来着。

  许久不见凌晨和吴烨,就多聊了几句,结果耽搁了不少时间。

  从家里的储物柜里,凌晨拿了不少东西,装了两个口袋让吴烨提着,里面都是茶叶化妆品等等。

  送吴太太到了楼下,凌晨把东西放在她副驾驶,然后才在车窗旁边说道:“阿姨,晚上暗,开车注意点安全,到家了记得给我们发个信息。”

  听着凌晨关心的话,吴太太开心的笑了笑,然后点点头。

  吴烨站在凌晨身边,看着登对的两人,吴太太看了看吴烨:“把晨晨照顾好啊!”

  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吴烨让她放心,自饿死了凌晨都不会饿死。

  和凌晨说了几句话,吴太太开着她的玛莎离开,一直到出了停车场,看不到以后,吴烨和凌晨才手拉着手,回家。

  凌晨拉着他的手,甩的老高,蹦跶着,心情好的不行。

  偶尔,凌晨觉得吴烨和小孩子似的,偶尔吴烨也觉得凌晨和小孩子似的。

  “你像个孩子似的。”吴烨忍不住笑,说了一句。

  凌晨回头看了看他,手指敲了敲吴烨的脑门,然后才哼了一声。

  “那你就犯法了!”凌晨把他手抓住:“你的事犯了,跟我们走一趟。”

  其实凌晨是个戏精来的。

  生活里,她总是喜欢扮演其他人,虽然学个四不像,但是她乐此不疲。

  能瞒过田甜,纯粹是田甜很相信她,剩下的才是演技,相信过多,演技很少。

  一把把她扛起来,吴烨往前跑,又转圈圈。

  “那我得防抗,你冤枉好人!”

  凌晨啊啊啊啊大喊,她不恐高,但是她很怕转圈圈,特别是被吴烨抱着转圈圈,很容易就晕了。

  把她放下来的时候,凌晨是天旋地转的,完全分不清楚东南西北。

  和喝酒了似的,完全站不稳。

  “弟娃儿,扶一把!”凌晨大喊。

  站在他旁边的吴烨才把她揽住,凌晨恢复了好一会儿,才完全清醒过来,砰砰砰就是给吴烨一顿老拳。

  出了气以后,迈着女帝级别的大长腿往电梯门口走去。

  自从吴烨知道了她的弱点以后,吴烨就总是这样,揪着弱点不放。

  就像是这个爱的魔力转圈圈,凌晨就晕的不行,在卧室还好,还能倒在被子上,外面只有水泥板。

  进了电梯,吴烨看她站在电梯靠后的位置,吴烨站在她旁边,寻找着机会,出其不意的木马一口。

  凌晨:“......”

  看着跃跃欲试的吴烨,凌晨转身看了看她,眯着眼睛。

  悄悄地握着小拳拳,趁着吴烨不注意,给他一拳,吴烨瞬间弯腰,捂着肚子。

  “让你欺负我,你信不信我给阿姨打电话,她马上就掉头回来收拾你?”凌晨又拍了拍他后脑勺。

  解气了。

  吴烨揉了揉肚子,站起来,把她挤到电梯角落里。

  两只手把她控制住,贴着她额头问道:“还敢动手,看来得请家法才行了。”

  被咚住的凌晨有点不好意思,电梯里有摄像头呢!

  木马!

  “错了没有?”

  凌晨摇摇头,死性不改,就不认错。

  木马!

  “知道错了吗?”

  凌晨咬咬嘴唇,摇摇头,错!那就错上加错吧!

  “唔.....”

  完了,站不稳了,可恶!力气都被抽走了。

  “错了错了,电梯里有监控,能不能收敛点!”凌晨还是没有吴烨脸皮厚,虽然没有人在,但是有监控,被人看到了也不好。

  吴烨没有松开手。

  看了看摄像头:“那你说老公我错了,我就松手。”

  凌晨:“.....”

  咬了吴烨肩膀一口,凌晨才说了一句,吴烨放开她以后,凌晨砰砰砰就是几巴掌,完全记不住。

  看着电梯门打开,吴烨一把扛起她,出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之前,还能听到拍手掌的声音。

  公寓监控室。

  一个大叔看了看旁边的年轻人,叼着烟的年轻人无奈的看了看大叔。

  “看吧,没有女朋友就只能吃狗粮。”大叔一句话把年轻人心都扎穿了:“特别是你这种,还特么笑,搞不懂你为什么还敢笑。”

  “你单身,你骄傲,你给国家省塑料?”

  年轻人:“......”

  他确实是单身,单身有错吗?

  魔都这种地方,哪里能找到看得上他月薪六千五的女孩子?

  眼光不高都混高了。

  “叔,工作时间禁止闲聊工作以外的话题。”年轻人说道。

  没有单身狗喜欢聊对象的话题,特别是关于你为什么没有对象的话题。

  他也不例外。

  “工作时间不要叫叔,叫我组长。”中年人回答。

  年轻人:“......”

  看了看监控,没有其他的情况,他嚼着槟榔,转头看了看中年人:“公寓里收到的投诉越来越多了。”

  “都是年轻人住,总不能让人家不交流,不沟通,最多说一下不呐喊就行了。”中年人拿着保温杯,喝了一口水。

  本来公寓里住的都是些年轻人,要不就是年轻夫妻,人家正是脾气不好的年纪,动不动就喜欢动手动脚,喜欢打架。

  不足为奇。

  物业都不当回事,只要分贝不扰民就行了。

  “羡慕人家有对象,自己早点找一个啊,不行看看那个单身的女业主,能不能发展一下,少奋斗几十年。”中年人建议道。

  年轻人:“.......”

  当这是h国呢,女总裁和小保安的故事都会发生。

  那是不可能的,他就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中彩票都更现实一点,就算是有,可能也是你不配和娃姓。

  何必呢!

  “叔,我给你买几条好烟,你看看你们家燕子我有没有戏!”

  “怕你追不到出租车。”

  年轻人:“.....”

  嘿,这小老头还挺时髦的,还看电影。

  屏幕上,又从停车场进来一对年轻人,看电梯里没有人,就在动手动脚的,动手动脚不够,还斗嘴。

  年轻人叹气。

  “刚才哪两个业主,看就是正经人,这个黄毛,一看就不是时髦正经人。”中年人努努嘴说道。

  两人看着监控,时不时古怪的笑起来。

  很多职业,看着不起眼,但是能知道很多秘密。

  特别是那些完全不知道警惕和克制的人,往往在网上看到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楼上,吴烨家里。

  吴烨在卫生间洗漱。

  沙发上的凌晨竖起耳朵,听着花洒的声音,淅淅沥沥的水声传来,凌晨抱着一个枕头,忍不住嘿嘿嘿笑。

  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把手机关机了。

  然后跑到楼上,把毯子放好,看了看旁边的抽纸,只有一半了,从抽屉了拿出一包新的,放在床头柜。

  从最下层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把塑料纸撕开,然后打开数了数,又盖上。

  想了半天,凌晨把拖鞋蹬掉,跪在枕头边上,推了一下床头,发现稳稳当当的,才眯着眼睛,脸红且微笑。

  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凌晨穿着拖鞋下楼,把八爷的米和水给它添上,然后又给星星把狗粮准备好。

  做好了这些,才坐回沙发上,听着淅淅沥沥的水声。

  卫生间里。

  吴烨觉得自己还是头一次洗澡洗的这么认真,拿着浴花,上上下下洗了个干干净净,换成昨天,都是简单的冲洗一下就完事了。

  擦了擦手,没有一点污垢以后,吴烨才拿过沐浴露,再清洗一遍。

  看了看导水的牛,吴烨嘴角翘起。

  这一剑,二十年的功夫,也不知道你经不经得起!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吴烨哼着小曲,洗了头,又洗了头,然后才拿着毛巾擦干净水。

  擦了擦头发,简单的吹了了一下,拿着牙刷开始刷牙,选了一款清新的薄荷味牙膏,吴烨哼着歌,开始嘻唰唰。

  把唯一的一点胡茬剃干净,吴烨摸了摸脸颊,牙膏新鲜出炉的大帅哥。

  没有胡茬,吴烨看起来年轻不少,原本的风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是突然变成了小狼狗一样。

  “别说,奶凶奶凶的,嘿嘿嘿!”吴烨忍不住笑了笑。

  试问凌晨会不知道自己很帅?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帅!毕竟邋遢了好久了,要不然也不会胡须都长出来了。

  最近成天在公司里,吴烨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凌晨也忙,吴烨和她相处久了,越发没有那么在意形象了。

  公司的管理还说吴烨换了个形象,更成熟了。

  其实就是懒得打理,他从来不是什么忧郁风,也不是什么大叔风,只是老婆忙,没有监督而已。

  收拾妥当,出门就是腥风血雨的江湖了。

  吴烨出来的时候,凌晨眼睛一亮,好几天都是一脸胡茬的样子,干干净净的吴烨,看起来俊朗且有男子气概,嗯,又帅又爷们儿。

  艾玛,幸好是我家的。

  “小帅哥又变回来了,总算是没感觉和婚后似的。”凌晨掐了掐他的脸。

  一身的沐浴露芳香都能感觉到,凌晨嗅了一下,咬着下唇挑了挑眉毛,格外的调皮和内涵。

  下手和游鱼似的,吴烨觉得腹肌有点不习惯这种手法。

  “我去洗漱,等我啊!”凌晨拿着衣服就跑到卫生间去了。

  结果地滑,在门口差点滑倒。

  吴烨:“.....”

  有那么激动吗?至于吗?你比我还激动,我很没有安全感的。

  总感觉自己才是那只羊,凌晨就和饿狼似的,完全没有人家说的那种含羞带怯不抬头,面若桃花胜红霞。

  她根本就没有害羞。

  怕不是因为年龄的原因?毕竟不是那些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了,她都二十出一半了。

  吴烨只感觉自己像一片可口的,绿油油的嫩草,虽然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但是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二十年的功夫,好像真不一定顶得住啊!”吴烨喃喃自语。

  看着吃东西的星星,还有八爷的鸟架,吴烨感慨她准备的充分,又看了看凌晨已经关机的手机,吴烨给吴太太回了个消息。

  把自己的手机也关机了,免得有电话来打扰了。

  丢下手机,吴烨去楼上看了看,凌晨早就把一切准备好了,充分的很,什么都考虑到了。

  吴烨:“.....”

  娘子,何故做此如狼似虎的姿态。

  就不能装一下,给点成就感吗?

  收回在打开的小盒子的视线,吴烨摇了一下大价钱定制的实木大床,上手摇了一下,纹丝不动的大床安安静静的。

  完全没有一点声响,又看了看位置,距离隔壁的墙还很远,再加上床头也不是靠着隔壁的方向,吴烨放心了。

  把自己砸在大床的弹簧床垫上,安静的等着爱妃。

  “没有女朋友的时候,什么都不想,成天就想着玩,现在有了女朋友,还是成天想着玩。”

  “玩勿丧志啊!”

  事业还是要做起来的。

  吴烨给了自己一个大比篼,这个事情还在想事业,你特么不应该想想事业线的问题嘛?

  寻思什么呢?

  研究研究各种推多好。

  以前被人家推一下,反手就是一巴掌,现在.....你推我试试看?

  滚了几圈,吴烨哈哈笑。

  楼下。

  凌晨还在浴缸里泡着,刚准备出来。

  蓝总裁给她取的小名是真的没有取错,白如雪,又似玉,如云无暇,如雪洁净。

  无暇照人,光彩无双,长发及腰,曲线分明,多则微微显胖,少则微微显瘦,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宛如艺术品。

  好一个小仙子一般的姑娘。

  大约就是折寿都愿意娶回家的那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少活二十年都行。

  美如画。

  甩了一下头发上的水珠,凌晨打开花洒冲了一下泡沫,注意并没有多少的绿化,凌晨有点纠结。

  留不留?

  反正以后都有,今天不留了,留个好印象先,反正以后可以问,不喜欢就不留,喜欢再留。

  长头发这个年纪可能很慢,但是卷发长得快。

  “剃!”拿过旁边的剃须刀:“这是吴烨的剃须刀,我的好像在化妆包里!”

  拿着剃须刀看了看,凌晨又看了看门口:“他又不知道。”

  动手。

  几分钟后,凌晨才放下剃须刀,总算是明白了,吴烨为什么经常嘴唇偶尔有细微的小伤口。

  不过不碍事,反正都要受伤的,没得跑了。

  把睡泡拿过来穿上,凌晨看了看头发,拿着吹风机,开始吹头发,看着镜子里的可人,凌晨有点遗憾:

  “确实是瘦了一点,不过没有阿姨说的那么严重,这样也挺好的,不过还是稍微胖点比较好。”

  现在的身材就很标准,但是凌晨总觉得稍微胖那么一点点更好,特别是脸上多点肉就好了。

  今天累瘦下来了,自己感觉是没有以前好看的。

  不过转念一下,她最丑的时候,吴烨也没有嫌弃过,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都炸毛了,头发还是吴烨梳的。

  洗漱完以后,素颜的凌晨,有种很天然的美。

  就像是安静的昙花,幽幽自然,又仙气飘飘,那种气质,距离仙女就差一身广袖流仙裙。

  蓝总裁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凌宇也是个大帅哥,不然蓝总裁也不至于那么非他不嫁。

  偏偏两人的基因还优化了一下,凌晨颜值更高了。

  “也不知道以后我的娃,会不会有他爹妈这个颜值哦!”凌晨想着以后,不知道那边生几个小可爱。

  大眼睛,可可爱爱的萌娃。

  “不管了,今天的事情,就是先迷倒我们家小狼狗!”凌晨对着镜子嘿嘿嘿笑。

  凌晨吧,其他的都好,就是有点沙雕了,一个家里两有个沙雕,以后家里可能有点闹腾。

  两只手放在脖子后,往外微微用力撇开,秀发散开,顺腰而下,凌晨摇了摇头,发浪翻涌,秀发宛如广告效果一般的柔顺。

  她的头发,是真正的黑长直,模板那种。

  “嘿嘿嘿,弟娃儿,姐姐来了哦!”凌晨打开卫生间门,穿着拖鞋准备上楼。

  楼下的星星看了看她,总感觉她今天不一样,有种很怪异的气息一直在身上,就没有消失过,现在反而越发浓郁了。

  凌晨把手放在嘴唇上:“安静点,今天无论听到什么,都安安静静的待在楼下,知道吗?”

  星星缩回狗窝。

  它只是狗而已,注意到主人不对劲,就会提醒一下。

  不过为什么吴烨那家伙也有这种气味?

  星星看着凌晨上楼,步伐雀跃,它都能感觉到主人很开心,而是开心的厉害。

  什么事情能那么开心?

  楼上,主卧门口。

  凌晨深吸了几口空气,挥着拳头给自己打气,然后拿着门把手按下,把门推开。

  吴烨就靠着床头,听到开门的声音,把目光从手里的书上,转移到她身上,一身粉红色睡袍的凌晨,看的吴烨眼睛直直的。

  主要是腿有些显眼了。

  莲步轻移,凌晨走到吴烨边上,看着吴烨手上的书:“这么晚还看书啊?”

  一只手搭在吴烨肩膀上,凌晨吐出一口好闻的气息,吴烨感觉有点醉人。

“我是想看山看水,游山玩水的,这也没有条件啊,总要分散一下  意力才行啊!”吴烨回答了一句。

  “这样啊,不过游山玩水,家里也可以的!”凌晨口吐莲花,就像是小恶魔一样,差点没给吴烨把心引出来。

  砰砰砰砰砰!

  心跳越发快起来,有点不受控制的跳动着,吴烨感觉血液就像是燃料一样,燃烧起来,温度迅速升高。

  气冲牛斗。

  凌晨的目光,和他的目光撞到一起,就像是烟火在天空中炸开一般,炸出满屋子的旖旎。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