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70 管鲍之交【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夜色降临,城市里还是那么喧嚣,还是那么热闹。

  关上门以后,把一切的声音隔绝在门外,留下一片自己的小天地。

  夜灯朦胧。

  安静的房间里,优秀的隔音把所有的声音阻隔在房间里,不让声音跑出去一点点,呼吸就像是有台阶拾级而上一般,越发往上升高,变得厚重。

  龙蛇起陆,怒目冲天。

  气息混杂,此起彼伏。

  一点点刻意的压抑的,零星的单音节响起,就像是燃烧的火柴掉进干柴堆里,恰巧落在火绒上。

  又像是原本就烧的很旺的火堆里,突然倒进去汽油,让原本就燃的猛烈的火焰再次升高。

  简单的声音,如同一个引子。

  血液流动加快,躯体有些不受控制,脑子里只回荡着一个声音:

  你们家门呢?开开门啊!

  吧唧嘴似的响声,一直没有停过。

  直到某一刻,清醒和理智的极限到了,脑子里就剩下简单的想法,就剩下一个念头,没有其他的杂念。

  几千年的时间,那些融化在骨子里的本能,开始逐渐往外冒,开始喧宾夺主,开始掌握主动权。

  入眼的,是下仙女下凡的样子,偏偏还是一脸小魔女才有的表情。

  惊心动魄。

  美不胜收。

  凌晨闭着眼睛,大有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的意思。

  偶尔之间,又睁开眼睛,悄悄的看看吴烨。

  大眼睛里全是清晰可见的雾气,脸若红霞天上挂,又似三月桃花满山,巍峨山巅向天齐,气如兰花扑面来。

  美滴很。

  越美越危险,越美越熬人。

  吴烨觉得自己就像是恐怖片里的行尸走肉,完全没有其他的思维了,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吃肉。

  火焰山的火都没有这么多,有的火焰是暖人,有的火焰完全是降智。

  “呼!”

  “呼!”

  明明就一动不动的,却和跑了几公里似的,心跳像是有自己的想法,推动着血液迅速流遍全身。

  过快的流动,让人感觉热的不行。

  “弟娃,你会不会一辈子对我好,一辈子不离开我?”突然,凌晨问了她一句话。

  最后的一丝丝清醒,凌晨想听他的一句承诺。

  哪怕是做不到呢!

  吴烨愣了一下,然后重重的点点头:“我保证!”

  不是为了敷衍她,吴烨才这样说的,而是他的想法确实是这样,也是这样想的。

  爱情是大部分,爱是爱情里的一部分。

  不能为了诈开城门,就什么都骗,吴烨没想过这样做,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在他耳边,凌晨悄悄的说了两个字。

  很简单的两个字,吴烨却感觉喉咙都烧伤了,闷闷的答应了一句。

  就像是信号接收器,接受到了信号一样,又像是站在千军万马之前的大将军,举着利剑,往前挥下。

  吴烨就像是一个激动的老农民,踏上了一片肥沃的荒地,一起的,还有他的耕牛。

  这片土地,即将要承包下来了。

  大约和买了新车是一个感觉,特别的爱惜,特别的爱护,特别的小心翼翼。

  总是要先在车外检查一下车漆,看看车漆的情况,然后再看看大灯,最后悄悄的弯下腰看看底盘,看看排气。

  就这样都已经激动的无以言表了。

  年少无知,不知开门见山,不得其门。

  “错了!”

  “额?不是吗?”

  “肯定不是啊!”凌晨很无语。

  吴烨居然迷路了,这就让凌晨很无语了,没想到还会迷路,那么大条路。

  “帮帮忙啊!”

  凌晨:“......”

  顺手牵牛。

  有点路痴,没想到会迷路。

  “没错了吧?”

  “嗯!”

  坐在驾驶室的吴烨,和所有新人车主一样,都有说不出的激动,感受着车辆内部的装饰,脚总是控制不住想踩油门。

  车子发动,是一台十二缸的猛兽超跑,全球限量版,有些驾驭不住的感觉,轻轻地踩一下油门,迅速往前飚了一大截。

  慢慢的,总算是习惯了,可以放心大胆的踩油门,提速,感受驾驶乐趣。

  逐渐习惯,逐渐适应,逐渐接受。

  “你不要太温柔啦。”

  被提醒了一句的吴烨,就直接把油门踩到油箱里了,飙到了五千转。

  车速快速提起来,不过吴烨并不知道自己会晕车,还晕的很严重,一不注意,吴烨实在是控制不住,就吐了。

  大概就是个一分钟!

  一分钟!

  尴尬了!看着凌晨诧异的目光,大眼睛里仿佛写满了:就这?你也就只会吹啊!

  还以为…天赋异禀,结果天赋兑现不了。

  这个眼神,吴烨感觉羞愧难当,也有意料之外。

  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这样,不温柔以后,神经都控制不住。

  再加上阈值太低了,吴烨直接晕车了,吐的昏天暗地的。

  吐完就好了。

  “所以说…没了?”凌晨问道:“后续呢?也没有了吗?”

  吴烨:“......”

  后续还不知道。

  向来大家的计时标,准都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起步,动不动就是二十公分达标。

  吴烨现在,只做到了后一个,没有做到前一个。

  准备了这么久,结果....就这样,吴烨一度有些自我怀疑。

  “不知道为什么,完全扛不住。”吴烨回答:“你都不知道是什么感受,简直无法控制灵魂。”

  不是他有计划之内的情况了,原本的计划不是这样的,计划有变。

  想象总是美好的,现实都是残酷的,没有大杀四方,没有举旗投降,也没有丢盔弃甲。

  就像是曹操,怎么也想不到,几十万大军会被被打得一干二净。

  大生意,做了其实就像是没有做一样。

  凌晨倒是忍不住笑起来,虽然遗憾,但是并不觉得是什么大事情,吴烨属于是还不习惯,一回生二回熟。

  以后就好了,很多人还一二三呢!

  “还不习惯,以后习惯就好了,这是网上医生说的。”凌晨拍了拍他肩膀,把细汗擦掉。

  凌晨为了这个事情,特意去咨询过情况,做了很多准备工作。

  吴烨点点头,他倒不是不知道,就是觉得,这也太离谱了。

  有点沮丧了啊!

  收拾了一下心态。

  捅了人家一剑,剑还没有拿出来,然后剑变了!

  无缝衔接。

  梅开二度。

  “哎?哎!你也太离谱了吧?”变化被感知到了以后,凌晨有些目瞪口呆的。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百科不是这么说的吗?。

  结果…再未竭,活力满满,生龙活虎,气冲牛斗。

  凡事就怕未知,过了未知这个阶段以后,就不会那么小心翼翼了。

  全程高速,司机一点都不累,反而还精神抖擞。

  不只是累了,还泪了。

  “就睡了?”吴烨问她。

  凌晨微微点头,然后把吴烨的手拿开,抱着枕头。

  累绝不爱。

  “你收拾,我困了。”凌晨只是回答了一句,就不再搭理吴烨。

  不堪重负。

  伤花。

  “卧槽,就睡着了。”吴烨还准备说点什么来着,结果她都已经睡着了。

  确实是一回生二回熟,不止自己熟了,凌晨也熟了。

  归根结底。

  吃掉了伊甸园的苹果,亚当他们吃的那种同款苹果。

  凌晨现在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了,刚才就说腿酸,发抖,站不稳。

  真有那么离谱吗?

  吴烨懒了好一会儿,才开始起来收拾东西,该放洗衣机的放洗衣机,该打包的打包。

  今天是没办法了,明天把要换的都得换了。今天之后,家里得常常换床单被罩,换毯子,洗毯子。

  收拾干净,喷了香水。

  做完这些,吴烨才看了看凌晨,凌晨盖着被子睡得正香,翻身的时候,还会皱眉,仿佛还能感觉到有些痛。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这是纪念品,凌晨要收起来的,吴烨看了看混了一点白的手帕,放在抽屉里。

  悄悄的揉了揉她的秀发,突然感觉一种责任压在肩膀上,一转眼,自己也是个大老爷们儿了。

  毕业了啊!辛苦校长了。

  感觉猛牛要出栏了,吴烨才收回手,凌晨都睡着了,他得控制住几己,把刚放出来的恶魔关好。

  凌晨也是喊的凶,实际上就是个小趴菜。

  吴烨准备好了,她已经睡着了,吴烨白准备了。

  看着天花板,吴烨感觉完全没有。睡意,根本睡不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苞后遗症,总感觉跃跃牛试。

  “睡的真香。”吴烨看了看她,靠着枕头,挨着她。

  白羊x2。

  柔无骨,温如玉,暖如春,枪如龙。

  挪开自己的位置,吴烨感觉不能靠近她,一但靠近,就像是干草堆,根本控制不住火。

  轰,就烧起来了。

  拿着手机,吴烨把备用录打开,在里面写了不少话,记录好今天的时间。

  第二天的时候。

  凌晨没有起得来,她早上懒床了,吴烨上楼喊她吃早餐。

  凌晨还睡的正香,完全没有想起来的意思,被吴烨吵的不耐烦了,凌晨还蒙着被子。

  “不起!今天就是说破大天,我也不起。”凌晨滚了几圈,躲开吴烨。

  想了想,吴烨也不催她了,把鞋子蹬掉。

  “别啊,我马上起来,今天是肯定不行了。”看到吴烨的行为,凌晨立马坐起来。

  不抗揍啊!还没消呢。

  吴烨穿上拖鞋,把衣服找给她,换好衣服以后,凌晨才站起来。

  “嘶!背我一下!”走是不可能走了,根本走不了。

  牲口!

  光顾着累睡着了,没有上药,现在走路都感觉不方便了。

  吴烨把她背起来,忍不住笑了笑。

  被他笑话了,凌晨拍了拍吴烨说道:“都是你,也不知道收着点。”

  吴烨可冤枉了。

  昨天睡觉之前,还给她上了药,虽然上药上了半个小时,那也是上药了。

  要不然,她今天怕只能在被子里窝着,都没机会出来看看。

  “我上药了,你可别反咬一口,再说,这是必经之路,风雨过后才能见到彩虹。”吴烨回答道。

  带着她下楼,小心的把她放在沙椅子上,才把碗筷递给她。

  做了不少早餐,最要是为了给她补充一下营养。

  “我想喝水。”凌晨喊道。

  吴烨把水壶放在她面前,凌晨拿着杯子喝了好几杯,才感觉自己喝够了。

  吴烨:“……”

  等量关系?流失的都要补回来,缺的都要填上,昨天确实是潺潺。

  七八张神仙体验卡,效果拉满,毯子遭殃。

  “确实要补补水!”吴烨又给她盛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多喝点,真正的老鳖汤。”

  早上的时候,吴烨去了趟菜市场,回来的时候,凌晨都不知道。弄好早餐以后,她都没有醒过来,还在梦里徜徉。

  看了看汤,凌晨吃着小馒头,看了看他:“今天买的?”

  吴烨点点头。

  有点感动的凌晨,默默的喝了一碗汤,感觉内心暖烘烘的。

  女生总是感性,凡事考虑的方式和男生都不一样,一些小事情就会感动,一些小事情又会生气。

  要寻找一个感情进步最快的办法,就是打一架。

  特别是以前没有打过架的,带着弟弟妹妹打一架,打架以后就是熟人了。

  互相了解优点,缺陷,长处,深浅等等。

  今天出不了门,吴烨也不准备去公司了,留在家里陪她。

  负伤不能打架没事,吴烨也不是满脑子打架的人。

  手机昨天一整天没有开机,凌晨拿过手机,看着很多个未接电话,有些心累。

  大部分是公司那边打过来的,坐在沙发上吃个水果,凌晨一个个打回去问情况。

  全部都打完了以后,看着凌宇大的电话,凌晨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索性,凌晨装作看不到,悄悄的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吴烨还在厨房里忙活,试着走了两步,凌晨发现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

  “现在才知道,颜潸潸说的是什么意思。”凌晨嘟囔着。

  群里就颜潸潸是个话唠,白菜发言最少,颜潸潸和她们分享了很多的知识。

  那些奇奇怪怪的,脸红心跳的知识,对凌晨帮助还不小。

  起码,吴烨可能会迷路,她早有准备。

  这两天要注意什么,她也很清楚,要用什么药效果最好,她也知道。

  这些都是颜潸潸说的,她这个过来人,给的都是用得上的建议。

  特别是建议躺平,这个建议就很好。

  悄悄的去了一次卫生间,出来以后把药放在盒子里,凌晨若无其事的逗着星星。

  星星鼻子动了动,然后就转头看了看厨房。凌晨今天,全是吴烨的气息,它都感觉主人有点陌上一样。

  好几种混杂的气息,凌晨自己不知道,星星很容易就发现了。

  有点春天的气息。

  “你这是什么表情?”凌晨拍了拍它的狗头。

  星星躲开,叼着狗绳过来,不过凌晨今天没办法带它去遛弯了。

  她自己都没办法去溜,刚准备说话,电话又响了。

  拿着手机,看着老妈二字,凌晨想了想还是接了视频电话。

  她在办公室,凌晨看背景就知道了。

  同样的,蓝总裁也看了看凌晨的背景,就知道他们搬到公寓去了。

  “请假了?”蓝总裁问她。

  凌晨点点头,把狗绳丢到柜子上,没有走动。

  “这段时间太累了,就回来休息两天,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凌晨回答了一句。

  好不容易,加班加点,勤勤恳恳的,把事情办的差不多了,才有了两天假期。

  下一步就是物色合适的人选,把公司的管理交出去一部分,交给公司高层来做。

  凌晨也学聪明了,把自己从工作里拉出来,才是最正确的办法。

  不能和员工一样,成天忙碌,效果是最差的,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让他们创造最大的价值。

  “装修的不错,我看看卧室!”蓝总裁说了一句。

  凌晨:“……”

  不是不敢给她看卧室,而是她不想走路,看着蓝总裁逐渐疑惑的眼神,凌晨只好硬着头皮点点头。

  忍着刺疼,带她看了一下装修。

  “都是吴烨弄的,不过我还是挺喜欢这个风格的。”凌晨调整了一下摄像头,走的呲牙咧嘴。

  不过蓝总裁笑的意味深长,没有看到凌晨,她看了看卧室凌乱的床单,干净的垃圾桶,一包剩一点点的抽纸。

  多少有点猜测了,再加上凌晨昨天电话打不通,应该是关机了。

  “家务还是要做的,不能什么事情都让吴烨做,你得体谅他。”蓝总裁说的苦口婆心:“该收拾的帮忙收拾一下,别觉得和该你的一样。”

  凌晨多少有点懒,这种懒是指生活上,要是让她搭帐篷,砍柴生火的话,她勤快的很。

  吴烨在她身边,蓝总裁反而放心很多,现在这个情况来看,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

  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知道,我等会儿收拾。”凌晨嗅着空气里的味道,有点脸红不好意思。

  昨天实在是累的睡着了,还记得吴烨当时还是精神奕奕的,要是没睡着,后果不堪设想。

  估计起不来只是小事情,这几天都上不了班。

  “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一点啊!不要头脑一热,自己长点心。”蓝总裁说道。

  装的这么好,都会被发现?也看不出来什么啊?

  没搞懂是什么地方暴露了情况,凌晨挠挠头,有些摸不着头脑。

  “放心吧!”凌晨只好模棱两可的回答了一句。

  蓝总裁从昨天打不通电话就知道不对劲儿了,看凌晨的脸色,就知道她有情况的。

  总之,这不是什么秘密,很容易看出来。

  闺女和妇女,区别还是很明显的,哪怕是刚跨越这个进度,也有明显的区别。

  “这几天不要洗澡。”

  这话说的凌晨脸更红了,颜潸潸也是这样说的,这几天不要洗澡。

  不过凌晨感觉有那么严重,也可能是她体质比颜潸潸好一些,时间不需要那么久。

  蓝总裁也没有多说其他的,说了几句以后就挂电话了,留下凌晨一个人在卧室里发呆。

  这就被知道了,凌晨有些楞了,火眼金睛吧?

  收起手机,凌晨靠着床沿,想到楼下挂着的毯子,凌晨就感觉脸红。

  也不知道为什么,颜潸潸说她都不会发飙的,但是她这里完全不一样的情况,总是控制不住的潺潺。

  洗刷。

  试了试,试了试自己也能收拾,凌晨就准备换一下床单被罩,换下来洗洗,不然全是奇异的气息。

  混合的奇怪气息,满屋子都能嗅到。

  打开窗户,凌晨开始换床单,被罩可以吴烨来,她没有那么熟练。

  刚准备开始弄,吴烨就上楼了。

  “放下,我来弄就行了,你歇着吧!”吴烨一边说一边就开始上手了:“休息就好好休息,跑来跑去的,不疼啊?”

  凌晨叹气。

  不疼才奇怪呢!要不是突然来个电话,她也不至于忍疼上楼。

  吴烨做家务,全是吴太太给他练出来的,包括做饭,洗衣服,换床单这些事情,就没有吴烨完全不会的。

  吴太太总觉得他以后要自己出去安家的,总得什么都会一些,不然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要是有个贤惠的老婆还好,就怕他找不到那种。

  往上一大堆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人,吴太太是生怕吴烨端着鸡汤就干了,最后连三观都不对劲儿。

  靠天靠地,最后还是要靠自己,什么都会,起码不会被媳妇儿嫌弃。

  理好床单被套,把昨天的东西放在一边,准备等会拿下去洗。

  “真厉害啊!”凌晨夸奖了一句。

  “这算什么,昨天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都是小意思。”吴烨故意逗她。

  反正最后认输的是她,吴烨有点自信感满满的小骄傲。

  没法说的感觉,就是骄傲。

  被吴烨背着,凌晨还在说:“对啊,威风啊,一分钟嘛!”

  吴烨:“.......”

  那应该不算才对,那是情况不一样,不是他一个人才这样,很多人都这样。

  “日子还长着呢,日复一日的过,你就知道你刚才说这话,会付出多么惨痛的代价了。”吴烨回答。

  嘻嘻笑了两声,凌晨完全不带怕的。

  他强任他强,他横任他横,再过几年,就知道谁是老大了。

  让一步。

  时间转眼到了晚上。

  两人在家看电影,看综艺,消耗了一下午的时间,美好的假期总是时间飞逝,转瞬间就浪费了一整天。

  家都没有出,困了就睡觉,睡醒了就,看电视,看综艺等,消磨着时间。

  也不无聊,安静的时光里,吴烨也喜欢那种淡淡的感觉,就像是慢慢的小日子,在一起就好。

  看着新换的床单,凌晨砸在被子里。

  “今天可是没办法了。”凌晨实话实说,现在带伤,她不怕。

  吴烨看了看她,然后说道:“昨天不是走错地方了嘛!”

  必不可能!

  吴烨也不多说,钻进被子里,然后一阵窸窸窣窣,把衣服都丢在地毯上。

  凌晨:“.......”

  “今天没可能啊!”

  瞥了她一眼,吴烨躺在枕头上:“我就不能果睡?你想什么呢?就这么想我呢?狭隘。”

  狭隘.....换成是也会误会的,狭隘个屁。

  放心的靠着吴烨,凌晨总感觉不习惯他这样,吴烨一直都很少这样睡觉,让她感觉怪怪的。

  窸窸窣窣的,凌晨也把衣服丢了出去,这样就感觉好多了。

  感情升温过于热烈,突然之间就升华了一下,两人都沉浸在这种小甜蜜里。

  “别动手动脚啊!你是只管杀不管埋。”吴烨把她手拿开。

  对于只能看不能吃的东西,一定要敬而远之,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反而搭进去情绪。

  所以吴烨第一时间就躲开了。

  碰一下怎么了?怎么了呀?

  至于这么大反应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就是个火源,点火难度对她来说,简直不要太低。

  挨着碰着都不行,就算是在旁边,吴烨都得拿着手机分散精力。

  “那不一定哦!不试试看怎么知道我埋不埋?”凌晨故意说道。

  吴烨迅速凑过来,眼里都是几个字:真的假的!

  “您滚!”

  吴烨又滚回去,凌晨又喊他滚回来,吴烨不干,凌晨就窸窸窣窣钻过去。

  “嘶!真不能靠这么近!”吴烨直呼苦恼,要是过几天,他才不这么惯着凌晨。

  过几天好像....亲戚要来了。

  谢特!

  “没事!”凌晨不怕。

  吴烨叹气。

  “你没事,我有事啊!”抓着她的手,放好。

  凌晨:???

  这么快呀!

  指了指吴烨的头:“你这人,不老实!”

  本来就是谷草堆,拿个火把点,不燃怎么可能?吴烨想转身,结果被她抓住了弱点。

  “你就说你抗不抗揍吧!”吴烨问她。

  “试试!”

  这是谁的部将,竟如此勇猛,简直爱煞了寡人。

  因为还有故障,吴烨都不敢加大油门,一直都是小油,结果车不同意啊!

  “垫子!”吴烨提醒了一下。

  然后又去衣柜里拿垫子出来,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吴烨才缩进被子里。

  二十分钟以后,认输声音传来。

  “我看看严重了没!”

  “滚!”凌晨这次没有累睡着,而是精神很好,还有精神捶吴烨:“收拾一下,我感觉力气都跑完了。”

  就像是力气被抽空了一样,不想动,慵懒的很。

  勤劳的吴烨,又开始收拾东西,把昨天的事情又做了一遍,期间,吴烨看着滴水的毛毯,想着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一劳永逸?

  这也太麻烦了。

  虽然不怕麻烦,但是谁愿意这个时间起来收拾东西呢?

  “我妈好像知道了!”靠着吴烨,凌晨说了一句。

  吴烨:????

  千里眼?装监控?

  怎么知道的?”吴烨问她:“应该发现不了什么吧?”

  家里都收拾过了,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之类的,她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发现,除非是凌晨暴露了什么。

  凌晨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

  蓝总裁知道了就知道了,她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要求结婚以后才能怎么样怎么样的,唯一的要求就是注意安全。

  这种要求,谁做不到呢?

  “就是和你说一下,她就是提醒我,注意安全。”凌晨说道。

  蓝总裁早就说过,结婚以后再让她当外婆,不要提前给她这种好消息,平时的时候注意点就好了,不会有那种情况发生的。

  还有一年的时间,凌晨是留给自己的,好好当个骑士,结婚以后,就得考虑娃了。

  “注意安全!理解。”吴烨忍不住笑。

  吴太太的想法大概是和蓝总裁恰恰相反的,巴不得早点抱孙子。

  最好是胡来,规规矩矩的,孙子都被拦住了。

  好在两人都理智,冷静,有计划,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吴太太的想法暂时落空了。

  “休息,明天还能休息一天,我给你上药!”吴烨说道。

  明明就没有好,飞要试试,结果又严重了一点,好在吴烨都没有坚持,半途而废的,不然更严重。

  有没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她更喜欢?

  “我自己来就行,你这个别有用心的狗男人。”凌晨从床头柜拿过药膏。

  吴烨没有插手,也没有插嘴。

  等她上药以后,才拿着空空如也的水壶下楼,去把水满上,拿到房间里,刚放下,凌晨就吨吨吨几口。

  “哈!活了。”

  吴烨:“……”

  总感觉,她是东海龙王的闺女,小龙女,离不开水似的。

  “你是个小龙女吧?变条龙我看一下!”吴烨坐在她旁边。

  凌晨:“.....”

  她都很疑惑,名字是狮子座,最后整的和双鱼座似的。

  “刚才不就是!一条龙!”

  吴烨:“.......”

  刚才是半条,不是一条,一条是完整的。

  凌晨拿着手机,打开一个电影,吴烨看着猩红的文字,立马就躲开了。

  妈耶,看恐怖片。

  这个奇怪的癖好,吴烨认识的所有人里都没有,只有凌晨有这个癖好,看恐怖片的时候,还喜欢评头论足。

  看了看吴烨,凌晨又换了个片子。

  听到各种单音节以后,吴烨逐渐转身,靠近她,看着手机上的画面。

  凌晨把手放在被窝里,转头看了看吴烨:“你说要是先看恐怖片,再让你看马赛克,你是不是还能立定?”

  没错,才不到十秒的时间,吴烨就牛起来了。

  很吴烨的凌晨把手机关了,看着他,准备和他好好说道说道。

  吴烨:“.....”

  就关了?看就好好看啊,现在的人怎么总是半途而废呢?一都不知道坚持的可贵。

  注意到凌晨的眼神,吴烨只好回答:“看这个,如果什么都没有,总感觉对人家不尊重!”

  人家好歹也是老师,要尊重人家,这是美德。

  吴烨就是这种很有美德的人,可惜没眼看到多少就被凌晨关了,两个小时呢,才看十几秒的镜头就没了。

  尊重!

  他就是试探一下吴烨是什么反应,结果反应还挺大的。

  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看恐怖片,完全不会影响他们打架,该是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起码转头看教育片,效果立马就出来了。

  “村里的篾匠都没有你这么能编。”凌晨回答道。

  吴烨不甘示弱,她自己还是个小龙女呢!就污人清白。

  “人不能抵抗本能的,就像是你,还不是一样,动不动就.....呜呜!”吴烨被她捂住嘴。

  挣开以后,吴烨指了指她的手:“你用牵牛的手,来捂我嘴,能不能做点人事。”

  这才注意到自己用的是那只手,刚好都在一边,就顺手了,凌晨只能表示道歉,然后哈哈笑。

  吴烨不说,她都想不到这个问题。

  “你们男生就是这样,总是和对象说哦,但是自己呢,又否,双标的很嘛。”凌晨给他一个白眼。

  吴烨:?

  哇,你这都知道啊!

  “关键时候就按头,按完了又嫌弃。”凌晨补充了一句。

  吴烨:“.......”

  不知道是那个男同胞,把弱点都写给对方哪里去了,这是在背叛阵营,全特么方便女生看了。

  什么都被知道,那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我们没有那样,不信你试试看,刚好锻炼一下啊!”不怀好意的吴烨,建议了一句。

  凌晨:“.......”

  哎呦喂,算盘的叮当响啊!这是憋着坏呢!

  听他这个意思,凌晨就听出来了,他是什么想法。

  “两个人在一起,总是逃不掉这些东西的,慢慢的你就会发现,其实没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只要是为了感情。”

  “不但可以有不一样的体验,还能促进感情,一举两得,好事成双。”

  “你品,你细品!”

  吴烨试图引导她往正确的道路上走,不过凌晨完全不领情,根本不相信他,而是她可没有这种想法。

  那是不可能的,真要是有那一天,她倒立洗头。

  劝不动她,吴烨就不再口花花了,迟早的事情,没必要现在多说什么,一点点引导她就好了。

  “你变了,刚开始你都文质彬彬的,虽然痞帅,但是不是流氓,你现在就和个流氓似的。”凌晨说道。

  认识吴烨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的,后来才变得越来越放肆。

  一直到他翻山越岭以后,越发不可收拾了。

  现在......垒完了。

  特么的,还在考虑其他的东西,臭不要脸的。

  “我再变成文质彬彬的时候,你就要后悔了你信不信?曾经一个小时放在我面前,我不光是没有珍惜,还嫌弃,如果老天再给你一个机会,你会要求一辈子。”

  “我不是和你说过嘛,期望标准减少的时候,你只会希望维持在目前的标准,就像是工资。”

  “所以啊,小龙女,珍惜一下我吧!你会发现我说的其实是合情合理哦!”

  滚犊子吧!

  她没法答应,嘴巴是用来吃饭的!

  如果一定要除了吃东西以外的一个选项,应该是说话。

  吞吞吐吐的,她做不到,都是直来直去的。

  “睡觉,再听你说这个,我反手一个大比篼,回手就是一巴掌,我们那边叫一耳屎,懂?”

  开个玩笑嘛,何必那么当着呢!真是的!

  不行就不行,又不会怎么样,还威胁,他可不怕。

  “好的,媳妇儿晚安!我关灯了哦!”吴烨准备关灯。

  凌晨和那些害羞的人不一样,从来不要求关灯什么的,可能是对自己很自信。

  反正脸红的不行,都不关灯。

  “等我再喝口水。”凌晨拿着水壶又喝了好几口:“哎,水土流失严重得很。”

  归根结底,水土流失不完全他的问题。

  小龙女自己的责任更大,动不动就潺潺,不能怪牛啊,牛都变成水牛了。

  “明天晚点起来,不要喊我!”凌晨提前打招呼。

  答应了一句,吴烨看着天花板,考虑着明天要怎么过。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