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71 要走近科学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吴烨昨天晚上做梦了。

  梦到一个和凌晨一模一样的女孩子,梦里,她说她是凌晨的妹妹,两人经常穿着一模一样的一衣服,还让他分辨,他哪里分辨的出来。

  因此,经常被凌晨打,说什么他老是误会,认错人。

  吴烨很冤枉,梦的最后,他看到小姨子怀孕了,一家人围在一起看着他,包括那个和凌晨一模一样的小姨子。

  瞬间,吴烨感觉天旋地转的,这还得了,吴烨直接被吓醒了。

  “不是我干的!”醒了的时候,吴烨还来了这么一句。

  条件反射似的,最后一刻,吴烨都在思考怎么办,居然被发现了,就是这个念头,喊的那句是不承认的话。

  吓得坐起来的吴烨,感觉后背全是都是汗水。

  冷汗直冒。

  太恐怖了,居然会做这种梦,他哪来的小姨子?凌晨连妹妹都没有,也不知道怎么会梦到这种奇怪的事情。

  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才发出凌晨撑着脑袋,眼睛一动不动的在看着他。

  吴烨:“.....”

  第六感反馈了糟糕的情绪,就像是吃热狗加了奶油,还被发现了。

  居然偷听。

  想了想,吴烨还是先开口,凌晨那个眼神,有点虎视眈眈的。

  有点凉。

  吴烨往被子里缩了一下,先给自己加个盔甲。

  “媳妇儿,我做噩梦了!超级恐怖的那种!你都不知道多恐怖。”

  吴烨还比划了一下,让他知道超级恐怖具体时间多恐怖。

  凌晨静静的看着他,眼神里就像是一边写着二货,一边写着憨包。

  表情都有语音那种。

  “噩梦啊!”

  刚才吴烨就在说梦话,什么小姨子,请你自重点啊,泥奏凯,我不能对比起你姐,然后就变成了:你再这样,我不客气了,最后,变成了:我来了哦!

  听这个意思,就不是什么好梦,一直到最后醒来,还来句不是我干的!凌晨很无语,也大致猜到了吴烨到底梦到的是什么了。

  最后可能是噩梦,前面的话,应该是饿梦吧?也不知道吃饱了没有?

  “你小姨子欺负你了?”凌晨问他。

  额!吴烨挠挠头,那倒没有,他没被欺负,倒是欺负人家了。

  寻思着自己究竟说了多少梦话,吴烨试探的回答:“对啊,梦到一个一模一样的女生,还说她是你妹妹,结果因为她,我老是被你收拾。”

  “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脸盲嘛,第一次见你我就说过的。分不出来应该是很正常的,结果,你还揍我。”

  “我被你家暴了一整个梦,心灵被伤的四分五裂的。”

  凌晨:“......”

  可以啊,有想法,双胞胎小姨子,还脸盲,还认不出来,分不清楚。

  梦里都知道这样会挨揍,很有防范意识嘛!

  一个老婆.......不够是吧?

  啪,一个大比篼。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怎么滴?一个媳妇儿是不是不够啊?”凌晨坐起来,问了他一句:“我去找个妹妹呗!行不行?”

  “要不你自己去找,找到了以后给我说一声就行啊!”

  吴烨:“.......”

  一听这话就知道是假话来的。

  巴国还可以娶四个老婆呢,得老大同意才行,结果老大就是死活不同意,最终很多人还说只有一个老婆。

  吴烨还没有这种想法。

  做梦这种事情,他又控制不了,和他想什么可没关系,梦里的事情,吴烨概不承认,并且不对此负责。

  “讲点道理啊,你不能刚毕业,就开始进化吧?人家都是结婚以后才开始的。”吴烨把她手牵住,不让她再来一个大比篼。

  凌晨蹬着大眼睛看着他。

  吴烨仿佛看到凌晨背后,升起一团烟雾,变成一只巨大的吊睛白额大虎,虎视眈眈的,张牙舞爪的看着他。

  进化属实快了一点,难怪老丈人偶尔用看小可怜的眼神看着他,现在才发现那是同情啊!

  厨房的师傅也是外地人,老婆也是蜀州的,他和吴烨说的,妹娃儿都是一样的,结婚之前温柔似水,结婚以后也是水,不过是王水。

  等到开始凶残起来,好日子就要来了,不管在外面多么风光,不管体格多大,多少纹身,回家以后....老婆总能凶的你不敢闹。

  熟练的把你拉到同一战斗力阶层,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

  “你倒是进化的快,幸好我是独生女,不是双胞胎啊。”凌晨瞟了他一眼:“不然啊,是不是要准备两份彩礼啊?”

  他肯定是不只是自己做梦的那个表情,就差没有流口水了,表情里写了太多内容。

  凌晨就是被他说梦话吵醒的,听了好半天,狗男人,才刚开始呢,就在寻思什么东西了?这是他该梦到的内容吗?

  吴烨:“......”

  那是梦嘛,再说了,两份彩礼这种事情,老丈人也不可能同意啊!没有前提条件,事情就不能成立,这就是胡扯。

  恍然大悟,吴烨才发现自己傻了,这个时候和她争吵什么?这个时候打一架就好了,没有什么事情是打一架不够的,不够的话就再打一架。

  教育教育就懂事了。

  二话不说,吴烨直接去拿毯子去了,买的十多条,本来准备垫东西的,结果最后也是这么用的。

  还好买的时候买的吸水毛巾。

  “哎,你干啥去?”凌晨有种不好的预感。

  吴烨头也不回喊了一句,给你找证据,就去柜子边上了。

  立马反对吴烨这种行为,凌晨说道:“我还没有睡饱!”

  迅速裹着被子,躲在一边,就和卖火车的小女孩似的,可怜兮兮的看着拿着毛巾的吴烨。

  不过还是被吴烨逮住了。

  小胳膊小腿的,给自己裹得和茧子似的,能跑哪里去?这会儿开始装的可怜兮兮的,刚才还气焰嚣张呢!

  你不是横嘛?你再横啊!

  “没睡饱不怕,那就先吃饱了再睡,没事,我喂你!”吴烨回答:“科学研究发现,累着了只会睡得更好,劳累这种情况有助于睡眠。”

  “我们要学会走进科学,探索发现。”

  凌晨:“.......”

  玛德,这种道理都能扯出来。

  果断的拒绝,两只手张牙舞爪的,恐吓着吴烨。

  不过效果不大,吴烨这个无耻之徒,总能找到她的弱点,反抗着,反抗着,就变成了反应!

  再演变成连锁反应。

  吴烨武功怎么样凌晨不清楚,但是损招是真得多,那些下三路招数,很是下三滥。

  逐渐把理论知识变成实践知识,并没有让他花多少时间和功夫。

  熟练度就刷起来了。

  “你这人吧,总是喜欢口是心非,你看,诚实的很。”吴烨在她眼前晃了晃手,表情揶揄。

  一闪一闪。

  凌晨:“.......”

  不只是男生会嫌弃自己的某些东西,女生其实也是一样,起码表面上,大家都是一样的。

  把吴烨的手拍开,凌晨脸红的很,索性蒙了个被角,眼不见,脸不红,心不跳。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洗手没?”凌晨蒙在被子里,闷闷问了一句。

  吴烨指了指旁边的湿纸巾,然后指了指手,保证消毒了,平时的时候,吴烨还挺注意这些问题的。

  专门去看了这个课,虽然讲课的直播老师是个年轻姑娘。

  挺重要的,特别是注意一下细菌,虽然不能完全注意,总比不注意要好。

  没办法的话,就把拦精灵丢掉,就可以杀菌,当然也可能是十个月后和北鼻见面。

  “洗了一次啊,这不刚才又洗了一次。”吴烨晃了晃手,笑着说了一句。

  上几秒的事情了,她已经选择性遗忘。

  凌晨:“.....”

刚冒头,吴烨就这样,凌晨又躲起来了,主要是这是白天啊!清清楚楚的,晚上的话,还多少勇敢一点,看不到的被子下,凌晨脸红的不行  啊啊啊,羞煞本姑娘。

  “打不过你,你信不信我能累死你。”凌晨凶巴巴,恶狠狠的说道。

  说真的,确实是打不过吴烨,要不是吴烨让着她,她只会更惨,不过凌晨向来都是输人不输阵,打架可以输,气势不能丢。

  反正就是死扛。

  “求你累死我!”把被角扯开,吴烨看着她的大眼睛,一脸认真的回答。

  凌晨:“……”

  一种植物。

  龙从云,其实还从雨,小龙女当然也会,而是很熟练,反正吴烨是见到了巫山的云和雨。

  本来就秃头,洗头洗了很多次。

  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就过了几十分钟,凌晨开始认输的时候,吴烨才发现过了四十分钟了。

  “认输了,认输了!”凌晨打不过。

  不愧是练剑的,确实剑法凌厉,快如奔雷,慢如流水,剑招变化太多,眼花缭乱,头晕目眩。

  抽刀断水。

  晨练取消了,又好像没有取消,反正凌晨是不可能去跑步了,累的昏昏沉沉的,看样子饭都不吃了。

  累到仰望天花板。

  吴烨倒是觉得她是真好养,简简单单的就吃饱了。

  “我得再睡会儿!午饭喊我就行!”凌晨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抱着枕头就睡着了。

  话才刚说完,就已经睡过去了。

  吴烨:“......”

  真好睡,那么快就睡着了,给她整了一下头发,擦了擦汗水,吴烨才起来,开始收拾房间里的东西。

  看了看被子,吴烨拍了拍脑门,床单被套又没有来得及换,昨天就说今天换,今天还得下午才能换,下午还不知道能不能换。

  “总算是安静了,前辈诚不欺我,没有什么事情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吴烨笑嘻嘻的嘟囔着。

  带上垃圾袋,把空空如也的水壶拿上,悄悄的出门,然后把卧室门关上。

  吴烨注意到门口的狗子,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看到吴烨出来,龇牙咧嘴的凶狠样子看着他。

  这是咋了?分不清大小王了?

  被吴烨收拾过一次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它都很礼貌,没有这种龇牙咧嘴的表情。

  大概是觉得吴烨打凌晨了,开始护主了。

  旁边的八爷还在栏杆上,幸灾乐祸的看着星星:“傻狗!那叫j配,懂不懂啊?”

  吴烨:“.....”

  就你特么什么都懂,动物才是j配,特么的,人不是!

  “闭嘴你!”吴烨警告了一句。

  八爷乖乖的闭嘴不说话,只是眼睛到处乱转。

  星星刚才就来了,特意在门口守着凌晨,听到凌晨喊救命,它都差点冲进去,结果门是反锁的,它没办法,只能在门口呜呜叫,希望主人没事。

  八爷也是那个时候飞上来的,一直在叫嚣着,星星懒得理它,趴在门边,默默的听着。

  凌晨喊救命都喊了七八次,狗子也准备冲进去好几次了,一直都比较焦急,隔音效果很好的房间,它只能在门缝里听到声音。

  都喊救命了!

  得多严重?

  反嘴就给吴烨一口,不过吴烨反应快点,立马就抓到它的下巴了,没有被它咬到。

  呜呜呜....敌视威胁的声音从狗嘴里传出来。

  “又要开始咬我了对吧?你是不是又开始不长记性了?”吴烨把它拎到一边,准备好好和它讲一下道理。

  不过狗子很倔强,一直不屈服,吴烨都和诧异它的表现。

  只好带它去看了看凌晨,在床边看着凌晨,又看了看吴烨,狗子就搞不清楚情况了。

  不是喊救命了?睡着了和挂了,它还是很清楚的,凌晨什么事都没有,那她喊什么救命?

  对于这个指令,凌晨以前教它的就是危险。

  “走吧,出去!”吴烨抓着它的项圈,把它带出卧室。

  狗子还在懵比状态里,被吴烨带到楼下,它都百思不得其解。

  八爷飞到吊篮上,看了看狗子:“那是jp!傻狗。”

  刚放好水壶的吴烨:“.....”

  严肃的看了看八爷,吴烨觉得要教会它什么叫做祸从口出,素质教育还是要继续,不能让它这么口无遮拦的。

  老丈人都差点被它骂自闭了。

  “闭嘴,你再说这个词,我就把你关到笼子里。”吴烨说了一句。

  八爷想了想,还是不说话了,从窗口飞出去,不见了影踪,星星就没办法离家出走了,只能缩在狗窝里。

  吴烨拿来狗绳,不过它只是看了一眼,最终,它又到了楼上的房间门口,在哪里趴着,守着凌晨。

  一如以前露营一样,凌晨在帐篷里,它就在外面守夜,静静的守护着凌晨,吴烨要进屋它都呲牙。

  分不清大小王的狗子,还很固执,偏偏又是护主,吴烨都不好说什么。

  “那你守着吧!”吴烨把狗粮给它放在面前。

  注意到吴烨下楼了,星星吃了几口狗粮,扒拉下门把手,打开房门,然后又推门关上。

  趴在地毯上,守着凌晨。

  打着呼噜的凌晨,也不知道自己养的狗子如此的忠心耿耿,一直守在她边上,就算是渴了都没有离开。

  楼下的吴烨,刚拿着垃圾袋,准备出去丢垃圾。

  鬼鬼祟祟的,吴烨把带着特殊气息的垃圾袋,迅速丢在垃圾桶了,转身的时候,吴烨就注意到田甜在他身后。

  不过只是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吴烨就离开了。

  田甜则是丢掉盒子,看着红色的垃圾道,愣了许久,特别是清晰可见的几个已经变形的拦精灵。

  小雪姐啊!终究还是变了啊!变成了吴烨的形状了!

  一时之间,田甜有点感慨,感慨岁月不饶人,一转眼都到了当妈的年纪了,一转眼都到了要结婚的年纪了。

  回到家以后,看了看在做饭的张楚楠,田甜在门口问了一句:“需要我帮忙吗?”

  张楚楠回头看了看她,感觉她有点不对劲。

  想了想,他指了指脸回答道:“需要你帮忙点个赞,可以吗?”

  田甜娇嗔的给他一个白眼。

  木马!

  起码,老张不会有那么多套路,她还挺安心的,不会说自己是脸盲的男人,肯定没有那么多套路。

  隔壁,吴烨还在翻冰箱,找了海鲜,又找了蔬菜,把面粉放到盆里,半个小时以后,吴烨看着第一个饺子,满意的笑了笑。

  大唐公司里。

  马东西看着摄像头上的画面,很有经验的确定了还有多久才能装修完成,毕竟已经监督了好几家店的装修,他已经可以做到心里有数了。

  想着几个主管告诉他的情况,他在电脑上敲下一行字,然后才关上电脑。

  “情况稳定。”马东西给吴烨回了一个消息,才坐在按摩椅上,开始放松起来。

  这两天老板不在,说有急事要处理,大部分事情又落在了他的头上,忙碌到现在,才算是忙完了。

  也不知道老板究竟有什么急事,两天时间连个电话都没有,他怎么也想不到,老板一头砸进温柔乡里,根本没有关心事业。

  也好在吴烨把很多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马东西才没有那么为难,需要处理的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老板明天也不知道回不回来。”闭着眼睛,马东西喃喃自语:“再不回来,新的问题又来了。”

  有个很任性的老板,虽然工资拿的多,但是也让打工人心累,老板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处理问题都是小心翼翼的。

  从一个店长到副总,马东西付出的东西很多,回报就是家庭压力总算没有那么大了,他还希望公司发展越来越好,这样他才更稳定。

  加班到深夜就是家常便饭,大家都在卷,拼命的卷,几个经理,主管都在卷,马东西夜里也挺大的。

  不过职场压力,总好过生活压力,生活一度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卷就卷点,起码生活生过得去。

  “新店计划如果成功的话,老板就算是崭露头角了,公司的知名度也可以更进一步提高。”又捋了一边计划,对比现在的情况,马东西才放心的坐着。

  很多连吴烨都没担心的事情,他也在操心,这次孤注一掷,他不想失败。

  以后再也遇不到吴烨这种老板了,也不一定能拿这么多工资,与其混着,他更喜欢现在的工作。

  虽然特别累,虽然老加班,虽然事情多。

  但是钱到位,老板理解人,知人善用,机会多,大唐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平台,马东西的目标就是占据一席之地,不被迫下车。

  公司里,除了马东西,最忙的就是人力资源,安妮因为这次计划,到处挖人,做初步面试,好几家店的管理,宣传,厨师,领班,除了公司里晋升一部分,其他的都要找有经验的人。

  半个月她忙的脚不沾地,做梦的时候都是在面试人。

  到今天为止,厨师算是已经招聘齐了,还有其他的岗位空缺还很大,马东西一直在催她,好几次把她催的不耐烦了。

  和催命似的。

  她不知道得加快进度吗?又要质量,又要进度,还有效率,当她是神仙呢?她就是个普通的hr主管。

  办公室里,还有七八个员工,都是她的手下,起码招聘服务员这种事情,已经不需要她出马了,包括学徒这种岗位,她们都能搞定。

  “要不是老板给的钱多,沙比才这样卖命。”翻着资料,她拿着座机打电话出去。

  抱怨归抱怨,事情还是要做的。

  她这个单身狗,现在唯一的动力就是好好赚钱,在魔都安家,然后找个老板那种小狼狗男朋友结婚。

  为了这个目标,她只能指望老板发财,发大财,财源滚滚,他们才有机会分杯羹,买房买车。

  砰砰砰!

  “进来!”安妮挂了电话,做好记录,才抬头喊了一句。

  推门进来的女生拿着一个文件夹,递给她。

  “安妮姐,服务员,迎宾,还有学徒已经招齐了,培训需要您这边确定时间。”

  安妮接过文件,揉了揉鼻梁,伸出一只手晃了晃:“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

  有些疲惫的拿着手机,给其中一个主管发消息过去,然后才放下文件。

  拿着咖啡喝了一口,提神醒脑的苦味蔓延,她才呼了一口气,继续拿着文件工作。

  “老板要是不成功,就把老板揍一顿。”安妮嘟囔。

  大家这么努力,就指着老板这一把成功,才有升职加薪的机会。

  后厨里。

  培训室。

  一个个厨房专用灶排列着,灶边上是一排穿着干净整洁的厨师,看着贴在头上的单子,他们专心致志的炒着自己要炒的菜。

  带着颜色不一样的帽子,穿着颜色不一样的衣服,在一群中年人里显得很年轻的萧富贵,时不时的纠错,时不时的指出问题。

  每次培训的时候,都会遇到刺头,不过他自从在魔都厨房圈子出名以后,就很少遇到这种情况了。

  甚至很多人,都是因为他才慕名而来的,都知道这里能学到东西,而且待遇很好。

  “火太大了。”

  “芡粉多了!”

  “盐多了,你怎么混进来的?”

  “那个大师傅叫你这样做海参的?小当家吗?”

  “能不能认真点,是不是以为进来了就不会被开,我告诉你们,没有这回事,公司每个月都会考核,每道菜都有你们自己的专属盘子编号,简易卡就在客人手边。”

  “新店提供了一大批工作岗位,如果手艺不到家,就练到合格。”

  一路训着人,一边纠正着做法,萧富贵看着做好的菜,几十个菜他还得一个个尝一遍,又一遍。

  他必须要保证这些人,炒的菜合格了,才能放他们去新店里,不然是自己砸招牌。

  不是严格,这是他的责任。

  他是大唐的总厨,得对菜的味道负责任,得对吴烨的信任负责任。

  每一批厨师,哪怕是多么差人,都要达标了他才敢放人,几家店里从来没有因为味道的事情被客人闹,就是他的功劳。

  严格不是什么坏事,是负责任。

  铃铃铃,萧富贵看了看电话号码,想了想还是挂断了,回了个工作正忙,就继续投入道工作里。

  听到了短信声音,但是他没有看,工作是工作,感情是感情,要分开才行。

  这次吴烨是大动作,他很清楚花钱不少,吴烨成天在公司,还不是因为他自己也压力大,换成平时,早就跑了。

  这两天没有来,大概是在家休息。

  “注意力集中点!”萧富贵喊了一声。

  对于他这个年纪不大的总厨,后厨都很尊敬他,主要是萧富贵厨艺确实吊打他们,同一个菜,萧富贵做的就是比他们做的好吃。

  每天都要看剩菜自查的,剩的越多,越要大家找原因,萧富贵有自己的管理方式,效果还很好。

  公司里,几个主要负责人一直在紧锣密鼓的努力,包括手底下的人,也在努力着,除了吴烨这个老板。

  明明是他自己的事业,却捆绑了几个努力的人才,他暂停的时候,人家还在推着他前进,凌晨是特别想要这种人才,就是找不到。

  都在为了公司的扩展大计划努力的时候,吴烨还在家里包饺子。

  一直到饺子包好了,他才洗洗手,坐在吊篮里,看着衢雪发来的不动产消息。

  吴烨一直是未雨绸缪的人,新店扩张完成以后,还有第二轮,第三轮扩张,都需要不动产,而且他的资金是每天都在积累的。

  钱不花出去,就产生不了价值。

  还没有弄好新店,吴烨就在物色更合适的店铺了。

  看了很多,吴烨也没有选到合适的,可见干妈的眼光多毒辣,给吴烨找的位置,都是他可以用的位置。

  “姜还是老的辣啊!”吴烨喃喃自语。

  一个月,吴烨总会去看看干妈,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听她吐槽姐姐,说她就是个败家子等等。

  每次去的时候,回来的吴烨,总会多点小东西,要么就是手表,要么就是衣服,要么就是其他的饰品。

  整的吴烨都不敢经常去,总感觉是贪图她的礼物似的,不去她又不乐意,会打电话问为什么没有过去吃饭。

  有这么个有钱的干妈,凌晨经常取笑他,说他捡便宜还矫情。

  真实想法就是,吴烨并不想捡便宜,大概想象不到那种不要就真的生气的场面,实在是没办法。

  霸道的很。

  江畔的性格就完全不是那种霸道的性格,反而特别的温柔,也难怪干妈担心她以后被人家欺负呢!

  “算算时间,这几天又要去了。”吴烨拍了拍脑门。

  真的不想去,虽然车库里的车很多,从一百年前的车,到去年的最新款都有,确实很吸引人,但是吴烨都不敢表现的喜欢什么。

  一旦有这种表情。

  干妈大手一挥:这个给我儿子!那个也给我儿子!

  吴烨很不好意思的。

  她太豪气了,至今为止,吴烨感觉她送什么东西,就没有眨眼睛,包括上次见面礼房子。

  就没见过比她更豪气的人。

  “哎,这次去,不去车库,不去楼上看古董,不去看那些花花草草,也不去看那些浴缸里的鱼,更不要地下室看那些药材。”

  “就坐在沙发上陪她说说话吃点山珍海味就回来,减少她的亏损。”

  “真难啊!”

  和干妈相处,要注意的地方很多的,主要是她家里的好东西太多了。

  酒水,首饰,古董,汽车,花草,珠宝,书籍,各种大小机器,你能想到的,她哪里可能都有收藏的。

  人看到好东西的第一时间,是什么想法?

  都是占为己有。

  吴烨每次进门的时候,都要提醒自己,不要乱看,不要欣喜若狂。

  偏偏她经常喊吴烨去吃饭。

  苦恼!

  楼上卧室里。

  凌晨刚睡醒,看着毯子上的狗子,凌晨愣了好一会儿!

  “星星你怎么来了?”

  狗子站起来,看着她摇尾巴,汪汪两声,凌晨听不懂,揉了揉它的狗头,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大中午了。

  伸着懒腰,凌晨起床,顺手把床单被套拆下来,抱着下楼,狗子在后面跟着她。

  “今天吃什么啊!肚子饿了。”凌晨把床单递给他。

  吴烨放下手机。

  “饺子,我马上煮,你洗个脸等一下!”吴烨回答。

  拿着东西丢到洗衣机里,煮了饺子,看着狼吞虎咽的凌晨,吴烨给她到了一杯水,没几秒就喝完了,又一杯,再一杯。

  看着她平坦的小肚子,吴烨很好奇水去了哪里?

  “你喝够了没有?”吴烨问她。

  摇摇头,凌晨直接拿过水壶灌了几口,才一口一个饺子,大概是饿了,吃的和饿死鬼似的,左右开弓,一口一个。

  又能吃,又能喝,还能睡,为什么不抗揍呢?

  “这个饺子好吃。”凌晨给他一个夸奖。

  吴烨只是时不时吃一个,大部分都被凌晨吃了,一直到一大盘子饺子清空,凌晨还说没吃饱。

  又煮了一锅,才把她喂饱了。

  吃完饭以后,凌晨就坐不住了和沙发上有钉子一样似的,洗碗的吴烨都被她打扰了,她纯纯是捣乱一样。

  没听说瓜没了,会引起多动症吧?

  他洗完碗出去的时候,凌晨丢给他两个拳套,冲他挑眉,然后锤了一下自己戴着拳套的拳头。

  吴烨看了看她:“你确定,我不会让着你的,你最好考虑看看电视比较好。”

  她这个样子,欠扁的很。

  吴烨怕自己收不住手,给她打疼了,到时候又是自己的事情,她再反手诬告一波。

  “不用你让着我,打你三个!”凌晨偏偏头,示意进场地。

  戴着拳套,吴烨锤了一下拳头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凌晨打拳了,上次还是好久之前了,当时吴烨装的什么都不会,凌晨还是教练。

  后来,凌晨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其实这种打拳,要去找个田,那种有泥浆的,那才有意思。”小时候吴烨就这样玩过,当时才上小学。

  村里的小女生老是欺负人,而且什么时候都是一群一群的,吴烨就约她们打一架,就在水田里。

  当时的情况,大概是纣王都要规规矩矩递烟的那种。

  反正很有意思,虽然大家回家都被爸妈打了一顿,但是属于是记忆里为数不多的闪光点,记忆清晰得很。

  “成泥猴了都!”凌晨get不到这个点,只觉得吴烨想法天马行空的。

  专门做的拳击室,就是因为凌晨,不然吴烨想改成书房的,后来想想,还是做个拳击室,不为别的,就为了凌晨不服气的时候,可以八角笼PK。

  就像是今天。

  很明显就是一直输,不服气呗!不然她干嘛没事找事?那点小九九,吴烨早已看穿了!

  “确实不用我留守,我怕被人说家暴啊,那多冤枉。”吴烨拿着牙套说道。

  凌晨摇摇头。

  趁着吴烨不注意,就开始偷袭了,丝毫不讲武德。

  年轻人啊!

  吴烨把她的踢腿格挡下来,咬着牙套,试探性的给了一拳,凌晨很灵活的避开,垫着脚,闪避着,寻找机会。

  别的不说,凌晨打拳还是很认真的,把吴烨当对手一样,寻思着怎么样才能KO他。

  偶尔,吴烨也抗一拳,收着力气打她两拳,不过没敢太大力,真要使劲儿给她一拳,吴烨怕跪着求她起来。

  凌晨的拳头没有那么重,她又是专门打肉多的地方,吴烨没什么疼痛感,遗憾的是他不能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休息会儿?”看她一身汗,吴烨提议。

  “好!”

  吴烨:“.......”

  主要是她气也出的差不多了,本来就是输的太难看了而已,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揍了吴烨一顿,凌晨就发现他收着力。

  自己也不好意思多揍他了,虽然他皮糙肉厚的。

  “你说我做拳击经纪公司怎么样?”凌晨突发奇想。

  现在的工作,都不是自己很喜欢的,只是不得已要做,因为没有人可以代替她来做这些。

  她还是更喜欢拳击,如果不是家里不让,她是想尝试一下做拳击手的,专业训练一年半载就去打拳。

  现在肯定不行,太业余了。

  “又不是没有钱,想做就做呗!成功了皆大欢喜,失败了也没什么。”坐在擂台上,吴烨回答道。

  凌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没有再说这个,这段时间都没有可能性,事情太多了,分身乏术,而且做个新公司,只会更忙。

  都没有时间陪吴烨,也没有时间打架了。

  “再来一个小时的。”凌晨拍了拍地面,站起来,架着拳架子。

  爬起来的吴烨,继续当陪练,一直到凌晨精疲力尽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完了,她才把拳套丢开,累的不行的坐在地上。

  看着没有出多少汗的吴烨,凌晨很是羡慕他的体能。

  她哪怕是经常锻炼,也赶不上吴烨的体能,以前不知道,现在凌晨很清楚了,体能优秀的离谱。

  坐在她旁边,吴烨把手套丢开,躺在地上,头就用凌晨的大腿当枕头:“你这个小龙女,喜欢出汗就算了,还喜欢.....”

  一个大比篼。

  吴烨:“.......”

  “还喜欢打拳。”吴烨看着她:“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凌晨点点头,给自己一个小巴掌,然后口呼对不起:“满意了不?”

  听到吴烨说的和她猜的不一样,凌晨立马打个补丁,把吴烨的理由拒之门外。

  操作看的吴烨目瞪口呆,直呼学到了。

  “明天就要上班了,今天先说好,规矩一点,不然明天上班都无精打采的。”凌晨说了一句:“那么多人看着呢,注意到影响和形象。”

  吴烨答应下来,这是一个很正常的诉求,可以理解。

  大总裁嘛,要面子的!

  “那你要是一个月上班二十八天,我不是就只三天假期?”吴烨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她上班的时间可不是吴烨那种弹性时间,一旦忙起来,就像是她自己说的:不可开交。

  一个星期双休,吴烨都嫌少。

  “这个问题很简单啊,我什么时候习惯了,不会那么累,就好了。”凌晨提出解决方法。

  远处的可能性说的头头是道,这段时间的情况是只字不提。

  吴烨看了她一眼:“现在,你别考虑那么多,短时间的话,你说的情况基本上不可能,最多给你足够的随眠时间。”

  凌晨:“.......”

  就不应该答应他,就应该在拖他一段时间,草率的做决定了,后果很严重。

  晚上是不得安生了。

  “行!”凌晨答应。

  总比早上还晨练要好,能得到足够共识也就差不多了。

不能没有,也不能太多,不能不考虑工作,也不能  顾着工作。

  “那行,今天先实验一下,看你明天能不能起来。”吴烨建议。

  他明天也要上班,不过他不担心那么多,办公室睡一觉就好了。

  凌晨:“......”

  第二天的时候,凌晨还是又起得来,睡都睡不够!根本就恢复不了体力,只感觉想睡懒觉。

  硬着头皮去公司的,开会的时候,凌晨一直哈欠连天。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