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73 我说你可能要当爹了【8K】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吴烨这辈子最大的商业活动,涉及金高达好几个亿,涉及员工高达几百人,整了一场上千万的宣传活动。

  成功把计划达成,把几家连锁店开起来了。

  从一家店开到第二家的时候不容易,从第二家开到第十家的时候,还是不容易,大唐餐饮,第一次有了点餐饮集团公司的样子。

  员工多达七八百人的公司,十家左右的酒楼,在魔都,也有了一定的名气。

  吴烨的事业似乎跨越到了一个新台阶,或许是运气到了,或许是凌晨真的旺夫,开起来的新店,正在往想要的方向进展着。

  准备工作做了那么久,总算是迎来的胜利的果实。

  主管们都得到了调休,都有了假期,这段时间就他们最忙,吴烨都没有那么忙,好歹可以忙里偷闲,还休息了好几天。

  萧富贵已经忙到和女朋友吵架了,原因就是他没接电话,接电话就说自己没时间,忙得很,整的张亚男很是不愉快。

  马东西忙到睡了好几天办公室,安妮直接把家搬到了附近,就为了能多睡几分钟,还有其他的主管,熬夜加班就说家常便饭。

  吴烨虽然咸鱼,但是他们很卷,卷的有些厉害。

  下午的时候,吴烨从办公室后的房间里推门出来,脸上还挂着水珠,打着哈欠,坐在电脑前,打开电脑浏览着新的管理系统。

  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总经理信箱,吴烨才换到其他的页面,看着今天的销售情况,虽然还不到高峰期,不过已经有了不少桌客人。

  “得陇望蜀的,开了十家店,又想开二十家,人果然是欲壑难填。”吴烨盯着屏幕,喃喃自语。

  现在手里都是些外地的店面了,除非是往外地扩展,魔都虽然大,但是已经没必要多开店了,要开也得往外地开了。

  敲着桌子,吴烨做了个简易的地图,把一线城市标记出来。

  十多个一线城市,差不多二十个,一个城市开五家店,也得差不多几十亿才能趟过去,如果按部就班的,需要几十年,才有一百家分店。

  开遍全国,想不贷款,不融资,只靠自己滚雪球,有点痴人说梦啊!

  吴烨摸了摸下巴,一时之间感觉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就这还和凌晨差着距离呢!

  “丈母娘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几十年的时间,就把公司发展成这么个庞然大物,而且还只给出去了很少的股份。”

  和那些商业天才比起来,吴烨感觉自己就像是石头比宝石一样,拿不出手,越发深刻的意识到,他自己并不是什么商业天赋很高的人。

  做到这种程度,就是运气和运气爆棚导致的,运气是干妈,运气爆棚是外挂。

  干妈还说可以找她借钱呢,吴烨没敢考虑这个,想快速扩张的话,就直接贷款,掏干花净的,大概能再开起来十家店。

  “哎,还贷款,这不得一个月还个上千万的?”吴烨忍不住笑:“难怪那么多企业都想贷款发展,确实是借鸡生蛋的办法。”

  用人家的钱,发展自己的事业,每个月还的钱还在承受范围里面,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得等新店稳定一段时间再考虑,吴烨靠着椅子,把脚放在桌子上,一晃一晃的,拿着茶杯喝了一口热茶,舒服的哈气。

  砰砰砰!

  “进!”吴烨把脚收回来,顺手拿过旁边的文件,假装很努力。

  进来的是戴着厨师帽的萧富贵,看到吴烨认真看文件的样子,萧富贵忍不住笑。

  “行了,没外人,别装了,看你样子就知道刚睡醒。”萧富贵都能看到吴烨眼角旁边,残留的眼屎。

  老板咸鱼,试问谁不知道?

  这几天忙完了以后,吴烨迅速回归到咸鱼的状态,前两天那种工作能力缩水了百分之八十。

  “咋了?”吴烨把文件放下,又开始跷二郎腿。

  萧富贵坐在沙发上,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教我哄一下女朋友,她还是没消气。”萧富贵问他,厨房都是下属,他不好意思问,只好问一下吴烨。

  他自己尝试过哄她,结果没有效果。

  吴烨:“.......”

  办公室这么严肃的地方,居然聊这种事情。

  看他实在是没办法了,吴烨索性拿着手机,给张亚男发了个消息,说请她吃饭:“我要是说我有你女朋友的微信,你不会吃醋吧?”

  萧富贵:“.......”

  那肯定不会,不过张亚男不知道他和吴烨的关系,她连酒楼的老板是吴烨都不知道。

  我请你算了,地方我订,你都不知道我们家那个呆子,成天就特么知道做饭,忙的都快不要我了,气气他。张亚男答应的很爽快。

  顺便的还抖机灵想了一个计划,吴烨看着信息忍不住哈哈笑。

  看这情况,也不是多生气,可能是表情过分了,让萧富贵高估了事情的严重性,就说张亚男不至于那么胡搅蛮缠。

  她又不是小姑娘了,和凌晨同岁,不至于还任性。

  “给我看看,给我看看啊!”萧富贵在旁边喊道。

  吴烨把手机丢给他。

  “顺便给她回个好的!”吴烨说道。

  萧富贵看着消息,一脸的无语,回了个ok以后把手机递给吴烨:“搞不懂女生的想法,明明就是小事情而已,她还想气我!”

  他认识那么多女员工,都没想过气她呢。

  最近事情多,大家都在努力,连吴烨都勤快起来,都在为了分店计划奋斗,他就是最忙的人之一,那有时间约会啊!

  沉浸在心中无女人,工作自然神的状态里无法自拔,还研究了两道招牌菜。

  回头才发现,几天没有联系女朋友了。

  “白天没时间,晚上也得聊几句嘛!”

  “晚上她又没时间了!”

  吴烨:“......”

  白天不懂夜的黑啊!作息都完全不一样。

  “也没见得多生气,好好哄哄就行了,花言巧语来一堆,然后来个什么礼物,最后打一架就好了。”吴烨给他出主意。

  萧富贵有点脸红的看了看他:“还没到哪一步呢!”

  吴烨:“......”

  你脸红什么?这有什么好脸红的?看他脸红的厉害,吴烨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扯淡啊!在厨房人家都喊他萧老师,结果,就这个事情,还脸红!

  “到哪了?”吴烨指了指嘴,又指了指胸膛。

  萧富贵不说。

  就上次嘴儿一个,还是张亚男壁咚他的,他当时差点没把心跳出来。

  后来,他总喜欢走墙边,意思很含蓄,但是又满是期待。

  “来店里吃饭,到时候给你说点好话。”吴烨看了看手机,张亚男发来的地址就在店里。

  萧富贵点点头,准备回去整几个拿手菜。

  另一边,凌晨也接到了张亚男的信息,看着内容的她忍不住笑起来,没想到这个圈子那么小。

  她没和张亚男说过,吴烨做什么的,她也不知道吴烨是开饭店的。

  结果,把人家吴烨的总厨给泡了。

  “缘分这种东西,还真是说不准啊!”凌晨发完消息,放下手机,马上又要开会了。

  她要调整一下公司现在的业务结构,增设和升级现有的业务,在她看来,公司业务竞争力还不够强,利润率也在降低,要开始调整才行。

  蓝总裁说的,很多业务她的眼光已经跟不上了,让凌晨自己看着办。

  大刀阔斧的,趁着公司刚重组,凌晨准备把该办的事情全部办了,不给以后留下任何漏洞。

  这个想法要落地,不光是得开会,还涉及到了很多事情,这两天她都在忙。

  今年必须把公司稳定下来,明年要结婚,后年要生娃,精力逐渐会分散到家庭上,以后就没办法全心全意管公司了。

  她不想和蓝总裁似的,对于自己的童年是什么样的,凌晨很清楚,自己的孩子,她并不想让孩子只知道爸爸,不知道妈妈。

  “通知开会!”凌晨拿着电话,通知秘书。

  她要主动出击,尽快落实,迅速解决问题,忙的大生意都没时间做了。

  净特么做小生意了。

  下午的时候。

  酒楼里,包间东宫,吴烨把茶给张亚男倒好,最终她还是决定不气男朋友了,怕他吃醋,多余的麻烦都出来了。

  还是找了个包间,虽然贵点,但是萧富贵起码看不到。

  “怎么想到请我吃饭了?”张亚男疑惑的问吴烨。

  她和吴烨面都没有见过几次,全是因为凌晨才有了个朋友的关系,张亚男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可以帮他的。

  来之前还考虑了很久,思来想去的,就得到一个可能性,难道吴烨要看男科?

  凌晨还说一百分呢!怕不是自欺欺人?

  除了这个,她想不到其他的情况了,毕竟她只会这个,其他的她帮不上忙。

  “有点事儿,想和你说一下。”吴烨翻着菜单:“等我想想怎么说!”

  张亚男:“.....”

  果然,她觉得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幸好凌晨没有来,不然谎言被戳穿的话,她得多尴尬啊!

  也不知道是什么难言之隐,隐痛之疾,应该很难以启齿吧!考虑了那么久都没有说。

  得帮忙,凌晨是自己闺蜜呢,为了她的幸福也得帮忙才行啊!

  “不好说?”

  吴烨点点头,在组织语言。

  张亚男皱眉,思考着可能的情况,觉得事情应该不简单。

  “哪方面的问题?”

  吴烨一愣,看着她认真的表情,只好回答了一句:“感情上的问题。”

  两人考虑的东西完全不在一个维度上,张亚男考虑着可能是那些情况,吴烨考虑着怎么样和她解释一下萧富贵忙的问题。

  结果吴烨毫无察觉,张亚男已经跑偏到外太空去了。

  时间不够?强度不够?还是二十不立?或者娇弱?看这体格也不像有什么问题的样子,张亚男考虑着怎么说才不尴尬。

  “看你纠结半天,什么情况你就直接说,大家都是朋友,我不会置之不理的。”张亚男先打开话题。

  吴烨:

  什么意思?

  一时之间,吴烨有点懵了,完全没有搞懂她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你看你,还不好意思,今天喊我出来,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她还是挑明了:“讳疾忌医,懂吗?”

  看吴烨欲言又止的,她觉得还是自己说清楚好一些。

  吴烨:“.....”

  啥啊!

  什么就讳疾忌医了?他又没有什么病,就算是有病,你应该男科.....屮!

  灵光一闪,吴烨总算是捋清楚了前因后果了,知道她这个话的出处在哪里了。

  吴烨从兜里拿出一张会员卡,然后递给她:“送你的小礼物,至于讳疾忌医,你想多了,我很健康。”

  张亚男:“......”

  这会儿是真的有点尴尬了,她自己脑补的多了,整了个误会出来。

  低头看了看会员卡,她有点诧异的弯着手指指着墙上的logo,有点懵!

  “没发出去几张,都是给朋友的,最近我们不是很忙嘛,听说你和贵哥吵架了,他是我们店里的总厨,培训和重要的招牌菜都离不开他。”

  “问了我好几次要怎么哄女朋友,说了一大堆奇葩的想法,实在让人捉急,我寻思给你道个歉,他最近忙,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店里扩张。”

  “忙完了,他说不知道怎么哄好你,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我负责说清楚情况,他可以负责挨揍。”

  为了不让她再误会,吴烨把话都说完了。

  张亚男并没有什么生气的表情,而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其实她就是装的,并没有多生气,不过萧富贵是初恋,大概什么事情都会无限放大。

  急了!

  两天没回信息这种事情,她觉得没什么问题,萧富贵可能就觉得是大问题。

  “我还以.....就这个事情而已,没那么严重,就是打电话他直接给我挂了,闹个小情绪而已。”张亚男解释道:“整的兴师动众的,哈哈哈!”

  乐的不行。

  吴烨也不知道她笑点被什么触发了,有那么好笑?

  事情说明白了,她倒是好奇的看了看吴烨:“你俩关系挺好啊?”

  吴烨点点头。

  “算是世交,他也是我们公司的股东,魔都厨师界的新晋天才,国宴大师傅,不可或缺的第二人。”吴烨吹的很厉害。

  张亚男翻白眼,萧富贵呆呆的,还特别容易脸红,动不动就不好意思,单纯的不行,她偶尔都有罪恶感。

  欺负这么单纯的男孩子,真快乐。

  张亚男挺会理解人的,很多时候就刀子嘴,豆腐心,不然也不可能做医生这个职业。

  “可别给他脸上贴金,我还不知道他。”虽然怎么说,但是她还是笑的挺开心的,比夸她来的高兴。

  “你眼光挺毒的。”

  “哪有哪有!”

  聊着天的时候,服务员敲门,端着菜进来,后面就是萧富贵,在门口端着一盘菜,跟在服务员身后。

  “男哥,看我专门给你弄得百花齐放,水果做的。”萧富贵把大盘子放在她面前:“别给吴烨吃,专门给你做的。”

  吴烨:“......”

  你特么,过河拆桥是不是?

  称呼也让吴烨雷的不行,男哥!哈哈哈哈!

  看着眼前栩栩如生的花朵,张亚男突然感觉到了厨师的浪漫,本来就不在于花言巧语,而是踏踏实实的一日三餐,变着法的给你做。

  这何尝不是最高级的浪漫?

  “我很喜欢!谢谢!”张亚男笑的越发灿烂,拉着他就是一口。

  萧富贵的脸,迅速红透了,就和刚从蒸锅出锅的大虾一般,看得吴烨忍不住笑。

  还是张亚男主动点,萧富贵动不动就害羞。

  “要不我出去给你俩腾个位置?”吴烨感觉自己就像是几千瓦的大灯泡,亮的非常的彻底。

  不应该在这里坐着,应该在办公室睡觉。

  “那至于,他还得忙呢。”张亚男把碗筷给他:“先吃几口,别太累了。”

  萧富贵点点头:“你也吃,这个好吃!”

  你一口,我一口。

  这波狗粮来的猝不及防,把吴烨直接拍在沙滩上。

  吴烨:“.......”

  包间门又响起来,挎着包包的凌晨走进来,对着吴烨笑了笑,吴烨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的拉过椅子。

  “吴烨怕你一个人无聊,尬聊有点尴尬,让我来陪你聊聊天,结果吃狗粮的居然是他。”凌晨坐在吴烨旁边。

  有点脸红的萧富贵,吃了几口,就接到了后厨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去,下午开始,一直到打烊之前,都很忙,每个店都是这样的。

  说了个抱歉,萧富贵匆匆离开,张亚男有点怅然若失。

  他们各自有自己的事情忙着,能在一起的时间确实不多,都是趁着彼此有空闲的时候聊天,偶尔其中一个人忙着,都没有时间聊天。

  凌晨坐到她身边,吴烨自己孤零零的坐着,有了凌晨聊天,她又开始笑起来,笑容代替了刚才的郁闷。

  “你也不和我说一下,吴烨还开了饭店,我都是今天才知道。”张亚男说道。

  忍不住笑了笑,凌晨回答:“以后有什么秘密,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不过很难遇到了。”

  张亚男:‘.......’

  星期八请你吃饭!

  她对吴烨的事业不感兴趣,不过萧富贵在这里工作,她只希望他工作顺利,其实赚多少钱,她也没有标准。

  单身这么多年,她现在对男朋友的标准,没有以前那么离谱,喘气的男的就行。萧富贵这种,对她来说,属于是赚麻了,生气也是一时之间闹情绪,不是真得。

  把吴烨拉到身边,凌晨说要给她一个惊喜,然后当着张亚男的面,嘴了一个。

  刚才是吴烨吃狗粮,现在是她吃狗粮,风水轮流转,时候到了。

  “差不多就行了啊!你这是故意的!”

  凌晨嘻嘻笑:“我帮老公报一箭之仇!”

  “我可没有那么狠,专门伤嘴。”张亚男给她一个白眼:“你才要注意,一箭之仇。”

  吴烨:“.......”

  这车开的,他可没有打这个注意,凌晨已经言辞拒绝了。

  和张亚男聊着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孩子的事情,什么花销啊,奶粉啊,听得吴烨产生了一种错觉。

  总感觉自己进入了奶爸预备役。

  张亚男虽然也没有孩子,但是说的头头是道,凌晨听得频频侧目,被丢在一边的吴烨,就像是被忘了。

  “你们俩什么时候考虑结婚的事情?我当伴娘。”张亚男这话是问吴烨的。

  突如其来一个问题,吴烨还思考了一下:“其实我是不婚主义者.....开个小玩笑,你爸烟灰缸放下啊!”

  “年底就去,明年结婚,后年带娃。”

  凌晨把水晶烟灰缸放下。

  张亚男嘿嘿嘿笑:“你也是个耙耳朵!回去收拾她,多收拾收拾就好了。”

  吴烨:“.......”

  给他盛了碗汤,凌晨把碗放在他面前,继续和张亚男聊天,张亚男注意到这个场景,忍不住乐起来。

  凌晨总是口是心非的。

  “你自己还不是得被收拾,你还好意思笑。”凌晨回答了一句。

  “那也不会像你那么惨嘛!我应该不会。”张亚男信誓旦旦的。

  凌晨都后悔和她说了一些小秘密了,张亚男什么话都往外说,当时觉得吴烨这种情况,和看的资料不一样,凌晨就问了一下她。

  没敢多说,就问了一点点无关紧要的话题,好奇的张亚男,后来她问了凌晨很多事情。

  透露了不少小秘密的凌晨,张亚男就已经猜出来很多东西了。

  比如,凌晨经常被收拾的很惨,虽然她很羡慕,但是不妨碍她打趣凌晨。

  “是骡子是马,到时候就知道了。”

  张亚男翻白眼:“你以为谁都是你啊,养驴的!”

  吴烨:“........”

  这算是谬赞还是吐槽?

  闺蜜之间聊天的尺度这么大的吗?

  “不说这个了,回头我们私聊。”张亚男看了一下吴烨,把这个话题打住。

  女人之间的话题,不能让男人了解太多。

  吃饱喝足以后,张亚男没有离开,要等萧富贵下班,说什么要聊一下,吴烨把办公室的钥匙给她:“我办公室又房间,聊天可以安静点。”

  张亚男给他一个白眼。

  “明天来的时候,保险柜就没了!”

  她也诧异吴烨把钥匙给她,不过想到凌晨和她的关系,她又释然了,顺嘴提了一句办公室里的东西。

  “你搬走我都不会说什么,办公室没什么东西!别说这种伤感情的话。”吴烨笑道。

  东西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在会计那里,其他的东西就是一些现金,都不多,多的都在会计的保险柜里。

  每个月的存单,财务总监会汇总给吴烨核对。

  “床单被套都有新的,就在柜子里。”吴烨挑眉:“我明天晚点来。”

  都不知道能不能吃到嘴里,哪有那么离谱。

  她只是想找萧富贵聊聊天而已,好几天没见了,虽然生气,想念也是有的,就是萧富贵和个木头似的,一点都不开窍。

  刚才那个百花齐放,直接让她一点情绪都没有了。

  捋了捋头发,张亚男看了看凌晨:“行,那你们先回去吧!我等她去!”

  凌晨点点头,从包里拿了一个塑料片递给张亚男:“注意安全。”

  张亚男:“........”

  卧槽!

  凌晨你可以啊,居然随身带着作案工具。

  “你真牛啊!”张亚男都不知道怎么吐槽了,顺手把东西放到裤兜了里:“没收了!”

  凌晨给她一个白眼:“够不够,还有几个!”

  张亚男:“.......”

  这家伙彻底变了啊!

  带了这么多,真的有那么神奇吗?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怎么叼的。

  “咳咳!我们先回去了,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吴烨拉着凌晨跑了。

  主要是,吴烨都不知道她会在包里放这种东西。

  平时吴烨都不看凌晨的包包,他没有那种翻人家东西的癖好,所以吴烨都不知道她有这个操作。

  “你什么时候放在包里的?”

  凌晨眨眼,布灵布灵的:“以防万一!谁知道你会不会突然变化。”

  吴烨:“.....”

  失算了。

  “回头我要多检查一下你的包包才行了。”吴烨感慨自己错过了好机会,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他早就开车到荒野去了。

  拉着吴烨下楼,凌晨一路都忍不住笑,特别是吴烨那个表情,幽怨的很。

  两人离开以后,张亚男去了吴烨办公室,开着灯看了看环境:“啧啧,有钱人啊!两口子都是有钱人,还好是我朋友。”

  推开旁边的小门,打开灯看了看吴烨的休息室。

  大床,厕所,电脑,零食饮料,应有尽有,碰了碰床,张亚男嘿嘿嘿笑。

  “居然有种被金屋藏娇的感觉!卧槽。”张亚男感觉这样不好,从窗户看了看旁边的酒店:“见机行事!”

  等了不少时间,萧富贵才开门进屋,看着沙发上在看书的张亚男,一头短发的张亚男拿着书,在灯光下很有一种知性美。

  漂亮。

  穿着短裙的张亚男,让萧富贵有点控制不住血液的感觉,想到刚才吴烨发的消息,感觉有些无法控制自己。

  抬头看了看萧富贵,给他一个特别特别温柔的微笑:“来了!”

  “啊!”萧富贵答应一声,有点语塞,还有点手足无措:“喝水么?”

  心跳快了很多,但是嘴巴里又说不出什么话来,脸红的厉害。

  “喝点!你脸红什么?”张亚男问他。

  萧富贵:“.......”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就是有点....激动。

  把水递给张亚男,坐在她旁边,张亚男喝了一口茶,把腿搭在他脚上,把书放在裙子上,眨着大眼睛看着他。

  “跟我说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应该忙着顾不上你!以后不会了。”萧富贵很听话。

  张亚男笑了笑,揉了揉他的短发:“乖乖,知错就改,挺好的!”

  萧富贵:“......”

  他其实比张亚男大一些,不过很多时候,有点不知所措的幼稚。

  “这是啥,掉出来了!”萧富贵注意到她裤子旁边的东西,拿起来看了看。

  这好像是.....拦精灵?

  看着诧异的张亚男,萧富贵忍不住笑了笑:“准备的挺充分的!”

  怎么就掉出来了?明明揣的好好的,她也想不到会掉出来。

  沉默了一下,张亚男脸红。

  “隔壁的酒店夜宵很好吃,要去尝尝吗?”萧富贵问了一句。

  突然之间,他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开始勇敢起来。

  张亚男被他问的一愣:“真好吃?”

  点点头,萧富贵一脸的肯定,摸了摸兜里的身份证,给她一个笑容:“骗你是小狗!”

  进化的这么快的吗?

  看了看手机上的某个有电子身份证的软件,张亚男点点头,答应下来。

  两人关好门,她把钥匙给萧富贵,一起下楼。

  不远处的小区里,萧小妹做着作业,偶尔看看手上的电子手表,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她哥哥还没有回来。

  爷爷,哥哥今天不会又加班了吧,要不要我打个电话给哥哥问一下?”萧小妹转头看了看喝茶的爷爷,问了一句。

  萧老爷子才挂断吴烨的电话没多久,笑着看了看孙女,摇摇头:“你哥哥和朋友出去玩了,不用管他,你好好写作业,爷爷给你做夜宵吃”

  疑惑的看了看爷爷,萧小妹点点头,继续认真写作业。

  她已经是班级前十了,进步飞快,读书很有天赋,就是厨艺不怎么样,完全没有她哥哥的天赋。

  “爷爷,还是不做了,你喝茶吧,我都不饿。”考虑到爷爷年纪大了,她不敢让爷爷做吃的,虽然记忆里,爷爷做的东西是最好吃的。

  哪怕是现在的哥哥,也赶不上爷爷做的菜。

  “你这孩子!哎!”老爷子叹叹气。

  要是儿子儿媳还在,他也放心一些,现在舍不得,也不放心,但是岁月不饶人,他只希望多活几年,看着老幺长大点,也放心了。

  看着窗外的灯光,老爷子深邃的眼里,带着一丝丝欣慰。

  总是知道找对象了,还是个医生,也不知道性格好不好,以后不知道会不会欺负老幺,希望性格好一点。

  吴烨家里。

  刚洗完澡的凌晨从卫生间出来,无精打采的看着吴烨,坐在沙发上的吴烨被她看的一愣,完全没搞清楚她这表情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吴烨问她。

  凌晨叹气,然后看了看他:“亲戚....走丢了。”

  吴烨:“....”

  这是什么意思?走丢了?

  “那个亲戚,报警了没有?年纪很大吗?”吴烨问她。

  凌晨:“......”

  “沙比,我是说大姨妈!你可能要当爹了!”凌晨咆哮。

  有时候,吴烨的反应就和沙比似的,真担心孩子以后遗传他的情况。

  还报警,这是人话吗?

  吴烨:???

  “我说,你可能要当爹了!”凌晨重复一遍。

  ------题外话------

最后一天,求一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