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74 这一年,大家都在考虑结婚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吴烨家里。

  吴烨的脑子里,还回荡着凌晨说的那句话,被震惊的的不轻。

  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突然之间就来一句:你要当爸爸了!

  这种感觉,就像平静的水潭里,突然丢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泛起来一层一层的涟漪。

  吴烨现在的感受,说的准确一点,应该是大洋中间的风浪,惊涛拍着心灵。

  最开始听到这个话的反应,其实是忐忑,但是忐忑里面又带着一丝丝激动,激动里面,还有一丝丝不敢置信。

  不敢置信的是,居然这么突然,不敢置信的是,我居然要当爸爸了,不敢置信的是,自己居然是个神枪手。

  而且,而且思维里还隐隐约约带着一丝吐槽,现在的拦精灵,居然这么靠谱吗?

  但是不管怎么样,吴烨有面对所有事情的底气。

  虽然面对这种突发情况,虽然心里也忐忑,但是并没有经济条件不足的恐惧和无奈。

  没钱才会怕,有钱谁怕啊!

  “生,我带!”吴烨回答了一句,然后挠挠头看了看凌晨:“然后怎么办?你先养胎?我先给我妈打个电话,问一下要怎么办。”

  第一时间,吴烨先给凌晨一个非常肯定的答复。

  孩子肯定先生,这是不能改变的,不需要考虑的。

  然后吴烨就麻爪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办。

  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想着给吴太太打个电话,问一下现在这种情况,他需要做什么。

  面对未知事情的时候,大部分反应,其实都是想到爸爸妈妈。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不管是20岁的时候,还是30岁的时候,都会这样。

  刚准备打电话,还没来得及拨号,手机就被凌晨拿过去了。

  “可能,还只是可能而已,你不要搞的满城皆知啊!”凌晨把手机放在一边。

  那你刚才,还用那么信誓旦旦的语气说?

  凌晨刚才的那种语气,给吴烨的感觉,就是现在已经一个确切的结果。

  这会告诉他,只是可能而已,这不是白高兴一场吗?

  我都以为我要当爸爸了,你告诉我只是可能……呸。

  气人。

  “你不要用这个表情看着我,明天查一下就知道是是真没有了,亲戚应该今天来的,结果一整天都没有来。”

  “以前的话,这是很正常的,早晚一天两天都有这种情况。”

  “但是最近多了你探底,就不知道是不是正常了,有可能就不是正常情况。”

  “懂吧?”

  归根结底,我的锅,我不该对你了解那么深。

  “你的意思是?明天测一下就知道结果了?”吴烨问她。

  凌晨点点头,测一下的结果起码是百分之九十。

  “那你咋咋乎乎的…还我宝宝!快还我!”吴烨黑着脸看着她。

  凌晨:“……”

  “宝宝先放我这里,结婚以后给你。”凌晨无语的回答。

  还没结婚呢。

  凌晨对这种事情还是有些惊悚的,真要是突然有了,也只能认了。但是暂时确实是不想孩子来的那么快。

  毕竟,蓝总裁不是一次提醒过她,让她注意安全,她不想提前当外婆。

  “那就是白高兴一场了,听你的意思我就能听得出来,你这个老六。”吴烨叹气。

  还以为能早一点跨进当爸爸的阶层呢,看样子,还等很长时间,暂时是没有机会了。

  几乎可以预料到的,凌晨以后都不会,让他后半程隔离,应该是全程都要隔离了。

  啊~血亏。

  “你才老六,以前老娘从来不会这样担惊受怕的,谁知道你是不是滴东西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在怪我?”凌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他还是很注意,通常还没有开始晕车的时候,吴烨就已经准备好塑料袋了。

  等要吐的时候,都是吐在塑料袋里,从来就没有吐外面。

  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那可能是延迟了,你不是说很正常嘛!明天再看呗!安心的休息。”

  “要真是有了,就是命里应该有的,我们应该坦然接受。”

  吴烨看了看她还没有干的头发,显得乱糟糟的,拿着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一点都不沉稳,这么点事情,头发都不吹就跑出来了,有什么可担心的?有的就生下来呗!

  胆小鬼!

  “你说的轻松!合着辛苦怀孕的不是你,撕心裂肺生孩子的不是你,一肚子妊辰纹的也不是你。”

  “你就晕个车,我还得打扫卫生呢!说着就气,过来我打你一下。”凌晨一脸气呼呼的表情。

  他是真多搞不懂,为什么女生可以做到,自己把自己气的不行?

  把手伸出去,凌晨拍了他手心一巴掌,吴烨把手收回来,拿着梳子帮她梳头发。

  “ATM机取款,还得先插卡呢,不然怎么可能取出来钱?”吴烨撇撇嘴。

  她可能辛苦,吴烨到时候照顾她也不见得简单。

  “那特么不得取款机里有钱,没钱你取个屁!”凌晨反驳:“你是不是要和我杠?”

  不和她争,这几天脾气暴躁,什么事情等她好了再说。

  跟所有的女生一样,凌晨在每个月的那么特殊几天里,也会发脾气,而且很暴躁。

  动不动就找吴烨的事儿,而且完全没办法和她讲道理。

  说不过就动手,动不动就你变了,一句你不爱我了,加一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很屮!但是没办法。

  “对,你说的对,最辛苦的还是你,又要怀,又要生,好身材都没了,孩子可能还闹腾。”吴烨只好顺着她说话。

  凌晨都才满意的点点头,用一种孺子可教的眼神看着他。

  “所以你要对我好,要一直爱我,要疼我,不能惹我生气……记住了吗?”

  叽叽喳喳,吧啦吧啦,凌晨一口气说了很多要求。

  这么多话哎,怎么可能记得住?不过吴烨还是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记住了。

  “重复一遍我听听!”凌晨回他看着他。

  哎,你不要蛮不讲理哦!你这种不是老六行为嘛?

  对于这种,根本就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吴烨直接表示,他没有全部记住。

  “反正一辈子卖给你了,你看着办吧!”吴烨回答道。

  给她编好两个大辫子,吴烨满意的点点头,这是自己的小芳。

  他只会编这种很老土的辫子,还是最近学到手的,以前就只会梳头发。

  最近还是想着,用凌晨的头发练一下,以后如果第一个娃是姑娘的话,就可以给她编很好看的辫子。

  刚才还高兴了一下,结果转头就被凌晨说只是可能。

  白高兴。

  “先休息吧,今天就不能打架了,明天早上还要测一下,会有影响的。”凌晨说道。

  吴烨点点头,给八爷把水加满。

  看了看时间,吴烨拉着她,关灯上楼,一边上楼梯,吴烨问道:“你说你闺蜜,会不会已经把贵哥啃的骨头都不剩了?”

  凌晨摇摇头,谁知道呢。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算是啃得骨头都不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本来就没有骨头,都是海绵。

  “你管好你自己吧,你明天都有可能要当爹了。”凌晨提醒他。

  “求你给我生个双胞胎。”吴烨回答。

  当爸爸,那是梦寐以求的事情,煞笔才怕。

  “求我也没有用!我不答应。”凌晨回答:“你把东西找出来,我整理一下被子。”

  远处。

  大唐酒楼的街对面,是一家叫汝家的酒店。

  此时此刻,酒店的餐饮区,箫富贵和张亚男刚刚吃完夜宵。

  看了看时间,箫富贵问道:“如果这个点回宿舍的话,应该会打扰到你同事他们吧?”

  张亚男点点头。

  虽然明知道这是一个借口,但是她不否认这个说的是实话,这个点回去,确实会打扰到同事。

  她是住宿舍的。

  “就在这边休息一晚吧,明天早上回去,早上的时候,我送你!”箫富贵建议。

  张亚男想了想,没有立刻答复。

  嘿嘿嘿嘿,臭小子,打的鬼主意,以为我不知道吗?

  当然,张亚男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尽量让自己脸上,多出两分害羞和脸红。

  “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张亚男叹气。

  事情就这样说定了,箫富贵带着她去开个房间了。

  大床房!

  拿着房卡,带着张亚男进了房间以后,箫富贵还到处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才有点紧张的看了看张亚男。

  接下来怎么办?

  发现发现他不知道怎么办了以后,张亚男立刻指了指卫生间,然后说道:

  “先坐一会儿吧,我先去洗个澡,今天出了一身汗,浑身不舒服。”

  “你不急着回去吧?陪我聊会天。”

  箫富贵:“……”

  聊天啊!

  点点头,他答应了一声,看着张亚男尽量卫生间,然后才转身看了看大床。

  大床中间,还放着一朵玫瑰花,床头柜上,还放着各式各样的饮料,以及一些小盒子。

  试着坐了一下,弹性挺好的。

  大概知道自己今天晚上,会经历一些什么事情了以后,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男哥,怕是早有预谋了!

  说什么都不拒绝,还说是凌晨给她的东西,凌晨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自己买的吧?

  她就这么馋我?

  走到窗户,拉开窗帘,吹着外面的凉风,箫富贵给自己点上一支烟,试着让自己安静下来。

  烟雾升起,耳边回荡的,全是淅淅沥沥的水声,箫富贵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小鹿。

  乱撞的厉害。

  拿着手机查了一些资料,他才给老爷子和妹妹发了个消息,说在外面见朋友,不回去了。

  没有过多长时间,卫生间的门就打开了,裹着一身白色浴袍的张亚男,迈着小步走到他面前。

  交叉覆盖,然后系好的浴袍,不是能掩盖全部的秘密。

  也可能是张亚男故意的,总之,箫富贵看到了不少非礼勿视的东西。

  “给我打开一下!我打不开。”把水瓶递给他,张亚男柔声的说道。

  咔嚓。

  一边拧开矿泉水,一边艰难的挪开注意力,张亚男扯着他的体恤嗅了一下:“一股油烟味儿,去洗洗呗!”

  “啊?”

  “赶紧去!”张亚男推了他一下:“记得刷牙!有烟味。”

  卫生间里,一直到花洒的水流冲在身上的时候,箫富贵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就像是提线木偶一样,出来刚才胆子大了一点,后面有麻爪了。

  都是张亚男,很合时宜的提示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就是那么巧合,每次张亚男提醒他以后,他自己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简单的洗漱完了以后,裹着怎么都不习惯的浴巾,箫富贵从卫生间出来。

  看着靠着床头玩手机的张亚男,箫富贵鼓起勇气问了一句:“看看还有没有味儿!”

  张亚男:嘿嘿嘿嘿!

  有些有些顺理成章的,自然而然的,事情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时间流逝,一个,两个,三个拦精灵被丢到垃圾桶里,房间安静下来。

  点上一支烟,看着已经睡着了张亚男,箫富贵突然觉得,趋势这样挺好的。

  本来都戒了,但是又没有完全戒得住,后来张亚男就让他少抽,也没有强制要求他戒烟。

  只是抽了几口,箫富贵就把烟头熄灭了,转身靠着张亚男,突然之间,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半夜。

  吴烨家里。

  凌晨睡不着,非要拉着吴烨陪她聊天,眼皮子在打架的吴烨,为了不让她生气,只好舍命陪君子,陪着她聊天。

  “要真有了怎么办?”凌晨问他。

  困兮兮的吴烨强打精神,去卫生间洗了个冷水脸,才回到房间里面。

  凌晨脸上完全看不到困意,一脸的都是隐忧。

  “不要怕,遇到什么事情,不都有我陪着你么!有了就生,就早点结婚。”吴烨回答。

  她现在就和很多同样忐忑过的女生一样,开心二十天,担心好几天。

  又怕不来,又怕乱来。

  “哎,我睡不着!你给我讲故事吧!”凌晨完全不困。

  大概是人和人之间的悲喜并不相通,吴烨没有她那种担心的感觉,所以也不会完全睡不着,顾虑重重的。

  想着给她讲个什么故事。

  “从前,有个卖炸弹的小女孩,卖了一天都没有卖出去一颗炸弹,街上人来人往的,小女孩冷的受不了,就点燃了一颗炸弹,那一天,全村人都见到小女孩她奶奶,女孩叫梁志超。”

  凌晨:“........”

  给了吴烨几巴掌,凌晨裹着被子,数着羊,没过多久她转身的时候,吴烨已经睡着了。

  张牙舞爪的比划了好几个动作,凌晨才叹气。

  看着天花板发呆,她也不知道吴烨这算不算不在意她,他不会因为困得不行弄醒他生气,也会尽量不睡着。

  就是他没办法体会自己的这种担心,所以他还能睡得着。

  “睡得香哎,劳资给你生个双胞胎,让你龟儿几个月都睡不好!”凌晨喃喃自语。

  慢慢的,凌晨也困了,脑子里的事情战胜不了困意,逐渐的,凌晨睡着了。

  第二天的时候,一大早。

  等在卫生间门口的吴烨,看着揉着肚子出来的凌晨,立刻走过去扶着她,让她在沙发上坐下来。

  手里还拿着一个塑料条的凌晨,把东西递给他,然后拿着桌子上的杯子,灌了几口热水。

  多喝热水,她虽然不会疼的死去活来的,但是还是感觉哪哪都不舒服,都不得劲儿。

  “这是啥意思?”吴烨有点不解的问她。

  完全看不懂这个意思。

  喝完水,凌晨才看了看他:“很遗憾!你还没有当爹。”

  吴烨:“.......”

  确实感觉遗憾,虽然昨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完全也没有这种强烈的第六感,吴烨就知道大概率是没机会的。

  看着凌晨笑嘻嘻的样子,就知道她还没有做好当妈妈的准备,不然也不会笑的这么开心。

  那种悬在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掉下去的表情,叫做如释重负。

  “没有就没有吧,有没有我都可以坦然接受的。”吴烨回答了一句:“今天就在家里休息呗!明天再去上班!”

  身体不舒服,吴烨是不想她去上班的,可以的话,还是在家里多休息一下最好,本来状态就不好,影响工作。

  不过凌晨完全没有这种觉悟,只要不是有了,凌晨觉得上班就是个小事情而已,区区姨妈,怎么可能影响她上班。

  再加上,最近计划多,事情多,公司离不开她,她不在一天,很多事情都没法办,她还是要去公司的。

  “你送我一下吧!下午我早点下班,你去接我就行。”凌晨说道。

  她犟得很。

  吴烨只好答应她,没有了压力的凌晨,笑容都多了不少。

  “今天早点回家,给你做甲鱼汤。”吴烨和她说道。

  “我要有蛋的,给我留两个王八蛋。”凌晨提出要求,很是奇葩。

  吴烨:“......”

  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一句,两人才出门,把她送到公司楼下,吴烨也没有急着去店里,而是各个水产市场逛了一圈。

  吴烨是遵守约定,中午的时候才去的店里。

  他担心的是,自己要是去的太早的话,到了店里的时候,搞不好箫富贵和张亚男还没有起床,那里多尴尬。

  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他到店里的时候,箫富贵是直接把钥匙给他的。

  精神奕奕,元气满满,眉开眼笑的的箫富贵,和昨天比起来,那些变化是藏不住的。

  吴烨就发现他的精神状态不一样了,猜的没错的话,毕业了吧?

  “嘿嘿嘿,昨天收获不小啊!”吴烨拿过钥匙的时候,还调侃了一句。

  箫富贵也没有反驳,反正反驳了他也不会相信的,猜到也没什么,反正吴烨自己也不是没有经历。

  “我先去后厨了!”萧富贵不准备多聊这个事情。

  早上的时候,有点累了,而且没有时间休息,这会儿多少有点腿软,趁着现在不忙,先回办公室休息一下,免得影响今天上班。

  吴烨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啧啧称奇,看这样子,斗殴好几次啊!

  巅峰对决啊!

  嘿嘿嘿,吴烨忍不住笑,拿着钥匙回到办公室。

  “老板为什么突然笑的那么猥琐?”一个服务员小姐姐忍不住问同事。

  另一个小姐姐指了指后厨:“老板和总厨关系好,可能是总厨干什么猥琐的事情了。”

  回到办公室的吴烨,看了看房间,还是昨天的样子。

  看这个情况,他们就聊了会儿天,就去其他地方了,都没有在这边多待。

  “讲究!”吴烨坐回椅子上,打开电脑,开始新的一天劳碌的辛勤工作。

  此时此刻。

  远处的凌晨,在会议室发脾气了,几个互相推诿的老油条,总算是把她怒火点起来了,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的凌晨,好好发了一次脾气。

  会议室里噤若寒蝉,没有敢多说什么,一贯不生气的凌晨,最近发脾气的次数开始多了,很多人,已经换成了她需要的人才。

  凌晨这种行为,他们也不敢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凌晨安排自己人,终究公司是凌晨的,这个世界有太多人可以代替能力不足的人。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凌晨还是气呼呼的,很多人进公司早,混也混到了可观的位置,这次蓝总裁就是把皮球踢给她了。

  她的一石二鸟,凌晨还得想尽办法去处理这些人。

  “真是心累!”凌晨拿着保温杯,喝了一口热水。

  一生气,就感觉血崩了。

  更生气了。

  给了蓝总裁一通拉肚子之类的诅咒以后,凌晨才开始埋头工作,她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只是总有很多麻烦而已。

  刚好心情很糟糕,凌晨也借机会敲打一下出工不出力的人,大公司就像是一块蛋糕,总有苍蝇停在上面。

  “还是吴烨舒服,这会儿估计还在睡觉。”凌晨咬着银牙,打开手边的手机,给吴烨打了个电话过去。

  不出所料。

  睡得朦朦胧胧的吴烨拿着手机,刚接通就看到咬牙切齿的凌晨,尬笑的挥挥手:“媳妇儿,就下班了?”

  “晚上我要喝鸡汤,就这样!”凌晨把电话挂了。

  吴烨:“.......”

  间歇性姨妈暴躁并发症又犯了?

  不理解又在哪里得罪了她,吴烨拿着手机想了想,给萧富贵发了一个消息,告诉他多准备几个菜带走。

  从床上跳下来,吴烨回到办公室,浏览着近一点的景点信息,准备找个时间带凌晨出去玩一下。

  远处。

  洛白带着白菜在做头发,给她整一个相当时兴的发型,一短发还没有张多长,又被减了,本来还有点女人味的,结果又给她剪短了。

  看着有点女生其中夹杂男生气质的感觉,又清秀好看,配合着身上一身白色的小西装,看着有点时尚达人的感觉。

  洛白把账结了,听着399的声音,白菜感觉自己和冤大头似的。找个十块钱的那种店也能剪头,就是剪短了一点,有什么区别?

  一边剪,一遍左看看右看看,就很高档吗?

  “洛哥,你钱是不是能下崽?”走出几十米的距离以后,白菜才问了一句。

  洛白:“.......”

  他知道,白菜这是又心疼钱了,每次花钱多了白菜都是这样的,心疼的不行。

  她自己从来都是一分钱掰成两半来花,在洛白看来,她的钱才是会下崽一样的,越存越多了。

  “钱不是省的,是赚的!”

  “你再喝这种毒鸡汤,我给你个大比篼,让你清醒过来。”白菜说道。

  洛白:“.......”

  谈的时间久了,白菜在洛白面前就没有那么小心翼翼的了,有什么就说什么,不在遮遮掩掩的。

  洛白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白菜第一时间就给他纠正回来,比如吊儿郎当的,比如出口成章的,都被白菜扭转了。

  洛妈妈和洛爸爸直呼以后放心了。

  其实他们在一起以后,洛白妈妈就知道了,一直想让洛白带她回去见见,结果白菜不太敢,主要是从颜潸潸哪里知道了洛白的家庭情况以后,她有点埋怨底气。

  总感觉差距太大了,那种家庭,就是她眼里的豪门了,她觉得自己有点自卑。

  “行,我把生活费控制一下行了吧!这已经是底线了啊!”洛白无奈:“一个月二十万,差不多了吧?”

  白菜:“.......”

  贫穷让他和洛白的差距特别大,真的!

  特么的,吃金条吗?你一个月要用二十万?

  见白菜沉默,洛白挠挠头这已经很少了啊,以前都是一个月五十万来的,一年六百万的败家钱,现在才二十万呢!

  这多么?不多啊!

  黄原一个月买零件都得花七八十万,宁渠吃完了就得花几十万,他和白菜在一起以后,吃的都是路边摊,只是偶尔改善生活。

  “洛哥,我连灰姑娘都不是,但是我又很喜欢你,明知道我自己配不上你,但是我又很自私的不想放弃,你说我应该怎么办?”白菜站在护栏旁边,把手放在护栏上,看着河水发愣。

  说了很多感谢她的话,并表示家里人都很喜欢她,没有什么门户之见,让她不要考虑其他的,以后不想和他们住,他们可以分开住等等。

  聊了一个小时,不难听出洛妈妈是个很好的人,但是白菜不觉得自己可以迈过那条习惯的代沟,消费观念的代沟,涵养的代沟。

  她真的只是个小土妞而已。

  “你喜欢的是我,不是钱,不是车,不是房子,就是我这么个人对吧?”洛百站在她旁边问她。

  白菜点点头:“我就图你这么个人,但是我们相差好大,你没发现吗?”

  从未有那么一刻,白菜觉得他有钱怎么样,他家庭条件好怎么样,反而觉得这些都是绊脚石。

  她喜欢的只是洛白,他很聪明,有耐心,会哄人,很浪漫,善良,帅气,做事认真,最重要的是,他满心满眼都是自己。

  就这些就完全够了,他一个月赚三千块,白菜觉得自己都愿意嫁给他。

  “你觉得自己的感情,会被这些东西打败吗?习惯不同,消费观念不同,思维方式有些诧异,或者条件不对等,这些东西和你的感情比起来,那个重要?”洛白问她。

  一直在努力的扭转白菜这种想法,洛白觉得让她赚到钱钱了,就会好起来,结果她还是一样节省。

  一样的自卑,只因为自己来自小地方,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白菜看了看他:“感情不会被打败,只会被消磨。”

  洛白:“.....”

  “你看着我的眼睛,近一点!”洛白把她拉过来。

  “唔....”

  触不及防的,白菜就上当了。

  这个时候,不要和她掰扯太多,发现说不清楚以后,就简单直接一点,把事情简化,把情绪点燃。

  如果一分钟不够,那就五分钟。

  “感觉到没有,不需要那么多考虑,心在你这里撰着呢!”一分钟以后,洛白问她。

  脸红心跳,腿软无力的白菜没有回答他。

  注意到旁边有人,白菜脸更红了,埋在他怀抱里躲着。

  “讨厌!”白菜锤了他一下,

  洛白哈哈笑。

  对付白菜就要这样,她总是喜欢胡思乱想的,而且特别的容易没有安全感,明明一身功夫,但是就是没办法给自己安全感。

  感情上,她一直都处于被动的位置,洛白只能小心翼翼的维护者她的自尊心。

  “你想什么时候去我家都可以的,我爸妈是什么想法你也知道了,他们也怕你多想,更担心你突然跑了,你这个儿媳妇,他们已经预定了。”

  “每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就是说要是欺负你,要是把你弄丢了,回去打断我的狗腿。”

  “我的安全就系在你身上了,媳妇儿!”

  白菜:“.......”

  洛妈妈凶他的时候,确实是很凶。

  每次洛白都被她训的和鹌鹑似的,不敢还嘴,不敢反驳,等她说完了,才能说话。

  听说洛爸爸也很怕洛妈妈,不过洛爸爸没有承认这个事情。

  “不要乱喊!谁是你媳妇?”白菜拍了她一下。

  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最近这段时间去一趟洛白家,谈恋爱的时间也好几个月了,还没有见过洛白爸妈,礼节上也该去一下才行。

  下定决心,白菜看了看洛白,她不知道以后某天洛白会不会后悔,她也不知道以后会过得怎么样,但是白菜还是下定决心了。

  不是因为其他的,只是因为洛白。

  “盖章了!”洛白一个木马。

  脸红的白菜往前走,不搭理他,洛白追上去,拿着钥匙把汽车解锁,白菜熟练的坐进副驾驶,洛白笑嘻嘻的回到驾驶室。

  两人是来看场地的,要拍一个广告,来找合适的地方,结果地方没找到,白菜的头发还被洛白拉着去减了。

  凌晨的一头长发,是白菜最羡慕的,她也想留长头发。

  洛白却对她的短发恋恋不忘,那是印象最深刻的样子,没有什么发型可以代替的。

  “小白,你想什么时候结婚?想过没有?”启动车子,洛白问了她一句。

  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白菜,被他问的一愣。

  想了好一会儿,白菜才看了看他:“你想结婚了嘛?”

  “我是想说,你相结婚的时候就告诉我一声,我好给你求婚,准备婚礼。”洛白笑了笑:“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想问一下,你准备什么时候带我见你爸妈?”

  白菜:“.......”

  属实没想到,洛白打的这个注意,不过他想去自己家,白菜倒是有点忍不住笑。

  “怕你住不习惯。”白菜认真的看了看他:“真想去?”

  点点头,洛白毫不犹豫的确定。

  他想着先去白菜家,再让白菜去自己家里,这样的话,白菜的压力可能要小一点,起码先见着了自己和她爸妈相处。

  第二次,洛白第一个女生如此设身处地,如此掏心掏肺的。

  不过,这次他不是舔狗了。

  “和我说说你爸妈呗,提前有个了解,到时候免得去了尴尬不知道说什么。”洛白把话题牵引到白菜熟悉的事情上。

  果然,开始滔滔不绝的白菜,和他说了很多家里的事情,包括亲戚朋友,包括爸妈爷爷奶奶,包括外公外婆,表妹桃子等等。

  这些话题,是在一起这么久,以前没有聊过的新鲜话题。

  白菜家,确实是个小村子,地方也偏僻,先坐飞机,然后坐大巴,然后坐小巴,然后还得开车十多分钟,或者步行一个小时才能到。

  可见多偏僻。

  白菜爸爸常年在外务工,她妈妈就在家管理家里的一档子事情,家里没有弟弟妹妹,只有她一个孩子。

  “我们老家是草原那边的,也是得转好几次才能回家,不过爷爷奶奶都不在了,就在这边定居了,后来就很少回去了。”洛白说道:“情况差不多!”

  白菜给他一个白眼,差的太多了。

  她都还没有和家里说找对象的事情,还得专门给爸妈打电话,白菜有点忐忑,不是担心他们不喜欢洛白,而是担心父母不想她远嫁。

  而且她爸爸就没想过她能找个富二代男朋友,一直让她不要挑挑拣拣的,努力上进的男孩子就可以。

  不要学那些小妮,要这个条件,要哪个条件,以后能踏踏实实过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年底我和你一起回去行不行?我把老丈人他们先搞定,然后回来去我家。”洛白一边开车一边问她。

  白菜把他头推回去,让他看着路。

  “我先和他们说一下情况,然后再告诉你呗!他们应该不会反对的。”白菜回答,其实心里也没底。

  这种事情,很未知,很忐忑,有点不知道怎么表达。

  第一次和爸妈说,恋爱了,男朋友要一起来,家里估计会鸡飞狗跳吧?

  “好的,不急,你想好了再说,就把情况和他们说清楚,不要隐瞒什么,如果说你了,你就让我和叔叔阿姨说。”洛白回答了一句。

  这种事情,总归要男生勇敢点,大部分的人,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都是能理解的。

  真遇到了,那就没办法的办法呗,总不可能就分手了。

  来,宝贝,叫外公,叫外婆。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考虑这种方式,起码是不尊重的。

  两人回到公司,白菜忙着背台词,不过老是走神,洛白知道她心里想的事情多,让她回办公室慢慢看。

  晚上的时候。

  楼下颜潸潸和宁渠的公寓里。

  事后!

  宁渠点着烟,吞云吐雾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颜潸潸则是拿着手机,发着消息。

  看了看旁边的宁渠。

  “明天,今天指定是不行了。”宁渠注意到她的目光,立刻回答了一句。

  颜潸潸:“......”

  就不是这个事情。

  “你丈母娘问你了,问我们什么打算的。”颜潸潸问他。

  宁渠:

  什么叫什么打算?他一时之间没有明白这个意思,打算啥?

  “问了好几次了,问我们什么时候准备结婚,回头带你回家和爸爸聊一下。”颜潸潸说道。

  宁渠把烟灭了。

  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颜潸潸:“我和你爸真聊不到一块,和你妈妈还行,她挺好的,你爸都不喜欢我。”

  见过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老颜都没有给他好脸色过。

  不知道是不是抱怨他太早把颜潸潸抢跑了,反正宁渠现在想到他爸就有点后怕的感觉,明明个子不高,气势就是很吓人。

  “我爸不喜欢你,我喜欢你不就行了,我爸还能嫁给你?”颜潸潸回答。

  宁渠:“.......”

  颜潸潸家的医院总部不在魔都,而是在上京,宁渠也搞不懂,为什么她爹喜欢住那种厕所都没有的四合院。

  以前就去过,那时候他胆子粗,什么都不怕,翘着二郎腿和颜潸潸爸爸一起吞云吐雾。

  想着才觉得很傻,用凌晨说吴烨的话就是日龙包。

  “那就去吧,吴烨他们明年也结婚,我们提前点,

  他当伴郎啊!”宁渠回答。

  这次去规矩点,不能和以前一样了。

  “行,我和我妈说一下,改天去你家和叔叔阿姨聊一下。”颜潸潸拿主意。

  很多事情,她都是自己拿主意,想好了以后,和宁渠说一下就行。

  他们隔壁。

  窝在被子里的白菜,还在拿着手机,满心忐忑的拨通了她爸爸的电话。

  ------题外话------

月初,求求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