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75 你自卑了?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鹏城的工地上。

  刚提着水桶冲完凉的中年人,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屏幕还裂了几条缝隙,泛白的边缘就很容易看出来,手机用了很长的年头了。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他们才刚下班,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他放下手里的水桶,疑惑的滑动接听。

  “闺女,是不是没钱了?爸给你转点过来。”中年人揉了揉稀疏花白的头发,把电话放在嘴边问了一句。

  打电话的时候,他还特意走远了一点,然后说话也比较小声,工友打招呼的时候,他都是指了指电话,挥手示意一下。

  下意识的,还是以为她在上学一样,怕她没有生活费了,第一句话就是问她还有没有钱。

  手机不好转账,他也不放心,总感觉怕钱不在了,都是现金去取了邮寄,如果工地偏远的话,就打电话让家里邮寄。

  “爸,我都工作了,我有钱的,您别开口就是钱啊,我就像是讨债鬼似的。”电话那边传来白菜的声音。

  每次听到这个话的时候,白菜就觉得心里很酸,他最关心的,总是白菜还有没有钱,经常说的就是,出门在外,没钱才难死人。

  来魔都,还是她自己把大部分钱放在家里没有带走,只带了少部分,就这样她都被打电话说了一顿,说她是个傻妮儿。

  父母,对她很好,这么些年她很清楚。

  “工作了,我都忘了,不过刚出来工作,也赚不到什么钱,我们工地的大学生和我说,在外面一个月就几千块钱,还赶不上我们干工地。”

  “你不要那么省钱,该花就花,该吃就吃,不要委屈自己,爸一个月还有七八千呢,没钱就给爸说。”

  “爸这里的钱,还不是给你存着的,以后给你当嫁妆。”

  坐在堆积的钢筋上,白菜爸爸一身洗的发白还有破洞的衣服,脸上却带着笑容,和白菜说着关心的话。

  他不在在乎自己的状态是什么样的,但是很关心白菜的生活情况,同样是大学生,人家都来做工地赚钱了,白菜能好到那里去?

  房租费,吃饭交通,交话费,还有结交一些朋友,要聚餐吃饭什么的,一个月能剩下来几个钱?

  他很理解的,因为他特意问过那些年轻人。

  以前白菜读书,他就问了一下学校的同学,后来白菜出来工作,他就问了现在的年轻人,他们压力很大的。

  “爸,不用那么辛苦,我能自己赚钱,一个月一万多呢,除了开销,一个月还能存个七八千块钱,您不要那么拼命的干活了。”

  “以后就干点轻松的,能干多少干多少,不能去的高处就别去,干不动就休息几天,我就希望您健健康康的。”

  白菜一边打电话的时候,说着说着就抹眼泪了。

  她的父亲可能不是什么功成名就的人,不是什么文化分子,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但是对于白菜来说,他是英雄。

  撑起家庭的英雄。

  从以前到现在都是,从未改变。

  “哈哈,傻妮儿,爸又不是干不动了,以后啊,你结婚了,有娃了,我这个外公总得给他买个玩具,买个棒棒糖吧!”

  “爸倔了一辈子,总不能以后还找你要钱,我可没有考虑过这个,爸可不是张二赖子。”

  “也不多累,现在还挺轻松的,你呀,不要担心那么多啊。这算啥,以前累,现在轻松多了。”

  擦了擦脸上因为烧电焊,一部分还在蜕皮,一部分黑漆漆的脸,他说的语气很轻松,没有那么多苦累。

  向来,孩子知道关心他的时候,他就一直说:这算什么,以前才累,没事的!

  这句话,一直说了很多年。

  “赶着把我往外撵呢?结婚还早呢!”白菜回答道。

  他看了看天空:“有合适的,就处着,太晚了结婚也不好。早点结婚,孩子大了,你还年轻,晚了孩子大了,你都老了。”

  说到这个话题,他感觉心里有些酸,有些难过,还有点混乱的情绪,舍不得好像占了很大一部分。

  总归,就这么一个闺女,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他还是舍不得。

  时间过得太快了,转眼之间,白菜也该处对象了,再晚,家里也会催她了。

  “如果找的男朋友离老家很远呢?”白菜问了一句。

  听到这个话以后,他愣了一下,然后就忍不住笑起来。

  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不了解呢,她这个话,是在试探自己的想法和态度。

  “对你好的话,也可以,远近都没关系,近一点当然更好,以后回家方便,但是缘分这种事情是说不准的,要是合眼,远一点也没什么。”

  “日子是你们自己过的,不过一定要看好了,结婚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要了解清楚。”

  “什么事情都可以稀里糊涂,这个事情不能,懂吗?”

  整了一下自己想法,白菜爸爸和她说了好几句,别的他都不怕,就怕白菜以后受委屈,又距离家里太远了,他都没办法帮衬。

  远嫁,肯定是不放心的。

  但是她自己喜欢,觉得合适,对她好,以后能幸福,远也可以,只要她以后过得好就行。

  他没想过干涉白菜的恋爱,婚姻,白菜不傻,可以自己做决定。

  “爸,我处对象了。”白菜还是坦白了,虽然有些忐忑。

  白菜爸爸拿出兜里的香烟点上,和他猜的结果差不多,找对象了也好,也该找对象了。

  就是不知道是哪里的臭小子!

  吐出浓浓的烟雾,白菜爸爸问道:“处对象就处吧,处了多久了?人怎么样?性格好不好?心疼你不?平时会不会让着你?”

  “做什么工作的?上不上进?人不好可不能要啊!以后会吃大亏的。”

  他问了很多问题,白菜都不知道从哪里回答比较好。

  想了想,白菜从头到尾的和他说了一下洛白的情况,然后就是一整沉默。

  她说完了,白菜爸爸还在消化着她说的那些话。

  有钱人家的孩子,让他有些话在嘴边,又不知道怎么样说出口,听着闺女欢快的说着另一个男生,他一时之间有些复杂的心情。

  孩子没有对象也急,有了对象以后还是担心的多。

  “差距大了点,其他的还好,他爸妈接触过吗?”白菜爸爸总算是说话了。

  做为一个父亲,哪怕是很多事情无能为力,没有办法,也要想办法给孩子一点支持,给她一个处理办法。

  这就是爹,哪怕是他没有办法,没有能力,没有条件,他也会尽职尽责,履行好一个父亲的责任。

  “打过电话了,电话里听得话,他爸妈都是很好的人,性格也挺好的,就是洛白说想去我们家,我给您打个电话说一下。”

  “我不图他什么,就觉得他人很好,对我也很好。”

  听着白菜的话,白菜爸爸又沉默了一下。

  有钱是好事,太有钱了就不是么好事了,他不太放心白菜嫁到这种家庭,怕她受委屈。

  太有钱了,地位差别太悬殊了,大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但是白菜的意思很明显,她很喜欢这个小伙子,这种情况下,他准备的话又收了回去。

  她相信白菜说的,不图人家什么,但是人家爸妈不一定这么想,门当户对是有一定道理的,蛇有蛇道,鼠有鼠道,大家不是一个圈子的人,肯定不融洽。

  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结果,他不知道白菜能不能跨过这个鸿沟。

  就算是能,要付出多少代价呢?

  “过年带回去吧,爸看看人怎么样,要是合适,再考虑其他的好吧?”白菜爸爸这样回答道。

  白菜答应。

  她总得说,总要告诉他们情况,让他们心里有个底。

  其实白菜也知道他在顾虑什么,也知道他担心什么,更清楚他考虑的是什么,只是她没办法控制这辈子会遇到谁,会喜欢谁,和谁结婚。

  能做的就是看人看准,别婚姻失败,爱情泡汤,感情不再。

  “行,那我和他说一下,年底带他回家。”白菜说道。

  “把照片发我看一下。”

  说了几句以后,他才挂了电话,看着白菜发过来的照片,他看了好久,多少有点浮躁的年轻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白菜的良配。

  有钱人家出来的孩子,和白菜真的般配?会不会是一时新鲜?过段时间就分开了?

  看了好几遍照片,他才拿着手机给家里的老婆打了个电话过去。把情况和她说了一下,让她给白菜打电话说说,不要吃亏。

  “着小妮儿,也不知道给家里说一声。”白菜妈妈还有点抱怨,她没有白菜爸爸那么开明:“找个近一点的多好,找到魔都去了,能管得住吗?”

  “我得好好说说她才行,你不要管,我来说,看能不能让她找个近一点的。”

  白菜妈妈说完就挂了电话。

  提着水桶,回到十几个人的大通铺,下班以后,大家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说着新闻,说着孩子的话题。

  这里,很多人都是年纪比较大的中年人,老一点的已近五十来时岁。

  “你不要说的太直接,后面让她带回去看看吧。白菜爸爸说道。”

  看一个人,还是要当面聊天才知道,很多东西就能了解清楚了。

  睡在大通铺上,白菜爸爸看着天花板,完全没有想睡觉的意思,只感觉自己心事重重的。

  “老白,想什么呢?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旁边关系很好的工友问他。

  看和对方的神情,白菜爸爸摇摇头,表示们有什么事情,不管怎么样,明天还得上班,晚上得多睡一会儿。

  白天要是精力不够的话,怕出个什么意外情况,本来就是高空作业,很多东西需要注意的。

  另一个城市,魔都。

  白菜把电话挂了,听着耳边传来的细小声音,有些脸红的把手机耳机戴上。

  本来换了一个位置,声音已经小很多了,再加上他们也换了位置,不是很大声的话其实已经听不到了。

  但是颜潸潸把,声音穿透力很强,而且总是逐渐的控制不住自己,经常由小声变成大声,可能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特别是快起来的时候,简直是什么话都会说,白菜很多时候都不知道怎么评价。

  马叉虫?

  但是人家又是情侣,不马叉虫,什么爸爸都敢说,至于快点,类似这种话,已经是经常听到的了。

  苦不堪言!

  “不行就去和洛白住,不然总是被折磨。”听着音乐的白菜喃喃自语。

  都快要养成听音乐睡觉的习惯了,就因为宁渠他们两口子。

  一个回合,中场休息,两个回合,中场休息,如果情况不对,就是三个回合。

  最近,颜潸潸在群里找到了可以讨论的对象,就是凌晨,逐渐从含蓄变得放肆的凌晨,和颜潸潸能聊到一块去了。

  她和游小鱼不行,不过游小鱼又要比她强很多,起码能聊的东西多了很多。

  她还是太单纯了。

  楼上。

  吴烨和凌晨还在沙发上窝着,吴烨刚被凌晨打了一顿,就是那种恼羞成怒的揍,不过起因还是吴烨的错。

  他给凌晨发了个图片。

  就是弯曲中指和无名指全是红的,就这么一个图片,凌晨就把她揍了一顿。

  这会还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呢,吴烨也很无语,就一个图片罢了,又不是什么不能发的东西。

  小题大做。

  他又没有准备照猫画虎。

  “吃不吃夜宵?吃的话我给你做一个?”吴烨问她。

  没有回答,凌晨只是点点头,然后继续看着笔记本电脑,看到吴烨就想锤他,根本忍不住。

  这几天本来就暴躁,凌晨合计着自己多忍让一下他,结果吴烨就是拿着引线点火,非要把火药桶炸了才开心。

  就是那种故意的,非要看你能忍受到什么程度的挑衅。

  凌晨才不惯着他呢!

  虽然开心的时候就是弟娃儿,乖乖,暴躁起来的时候就不是了,基本上就是:你个哈批,你是猪脑壳唛?

  看着吴烨去了厨房,凌晨看了看鸟架上盯着自己的八哥。

  “看啥子?你在看把你眼睛挖出来!”凌晨恐吓它。

  八爷立马转过身去,不再看她,恐惧与暴躁的原头,不可名状,不可直视,躲着点。

  “大哥,水深火热啊!”八爷看到吴烨刚才被揍的很惨。

  就是那种被按着一动不能动,然后抡圆了巴掌打屁股的悲惨画面,看的八爷都不忍直视,响亮的很啊!

  这个女人,有奇怪的癖好!

  飞出家里,八爷往楼下飞去,在窗户边上,听着二楼的单音节。

  最近,八爷好奇的开始研究人类jp的事情,虽然不明白,但是它可以听啊!

  站在宁渠家窗户边上,飞到二楼,就像是战地记者,又像是导演的八爷,看了没一分钟,就偃旗息鼓了。

  “继续啊!”八爷催促。

  听到这个声音以后,颜潸潸瞬间翻身下马,裹着毯子,宁渠则是迅速转头,还以为家里进小偷了。

  转头看着它的颜潸潸和宁渠:“.......”

  玛德,差点吓坏了。

  “这不是吴烨养的八哥吗?特别会说话的那只。”颜潸潸发现是鸟以后,就不怕了。

  怕什么也不至于怕鸟,哪怕是它黑漆漆的呢。

  宁渠点点头,起身把八爷赶出去:“再来我就让吴烨把你炖了。”

  八爷飞到窗户边,看了宁渠半天。

  看着宁渠准备转身,八爷才来了一句:“呸,就一会儿的垃圾!”

  宁渠:“.......”

  沃特马!

  拿着拖鞋就给八爷丢过去,被它躲开了,然后八爷还送了一句:“急了,你急了!”

  颜潸潸忍不住笑。

  宁渠很郁闷,拿着手机给吴烨打电话。

  刚开始做夜宵的吴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因为忙着做夜宵,把电话开了个免提。

  “吴烨,管好你的鸟,影响到我们两口子了!”电话里传来宁渠的声音。

  有点暴躁,和凌晨似的。

  低头看了看自己,吴烨觉得自己管的很好了,怎么就影响他们两口子了?

  “你自卑了?不是以前你怎么不自卑,现在才自卑,你怎么什么事情都和你媳妇说呢?还影响了,你别乱发火啊!”吴烨回答。

  宁渠:“.....”

  刚好听到的颜潸潸:“......”

  电话那头,宁渠深吸了一口气。

  “你个沙比,我是说你的八哥!跑我们家来了,还嘲讽我,回头给你炖了。”宁渠解释了一下。

  吴烨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说的八爷,还以为是什么呢!居然飞到宁渠家里去了,吴烨决定了,等它回来就好好教育它一下。

  “我就说嘛,又不是不知道,要自卑也不会等到现在。”吴烨松了一口气。

  宁渠:“......”

  要不是打不过,他一定要上楼找吴烨单挑,揍他一顿再说。

  特么的,是自卑了,谁自卑了?

  “吓死你个狗东西!”宁渠不甘示弱的回答。

  吴烨咦了一声:“做手术了?难怪!”

  宁渠:“.......”

  掐断电话,宁渠决定不和他聊天了,顺手把吴烨拉进黑名单里,然后才擦了擦汗水。

  颜潸潸在旁边笑,她算是发现了,吴烨确实很会气人,难怪凌晨这几天总算是吴烨特别的气人。

  估计没有少挨揍。

  宁渠可能揍不了他,但凌晨绝对可以揍他,就这个欠揍的话术,不挨揍才奇怪呢。

  “行了,不生气了,吃不吃东西?吃的话我去给你做。”颜潸潸温柔的哄他。

  宁渠就吃这套,颜潸潸很了解他,拿捏的死死的。

  想了想,宁渠还是摇摇头,不准备吃夜宵了,有点腿酸,支撑的手腕也是酸的,好好休息一下,早点恢复。

  楼上。

  凌晨关上笔记本,看了看厨房忙碌的吴烨,想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去也气自己的时候,居然还特么嘴下留情了。

  看刚才宁渠就知道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弟娃儿,你做的什么吃的。”凌晨问了一句。

  已经闻到香味了,凌晨有点好奇吴烨在做什么吃的,肚子明明不是很饿的,闻到味道又开始想吃东西了。

  “可乐鸡翅,冷吃土豆丝,炸五花肉,还有咖喱大鸡腿,外加一份河粉。”吴烨回答了一句。

  最近这几天,吴烨看着瘦了就一直养不胖的凌晨,冥思苦想要怎么样把她养回来,结果效果并不好。

  就维持在哪个体重,也不长肉,吃多少肉都不长肉。吴烨觉得她这种神仙体质也有的度,结果效果极差。

  “嘿嘿嘿!乖乖,我爱你!”凌晨比心。

  生气就是哈批,不生气就是乖乖,你真是鳝变啊!不亏是蜀州人,深得变脸的精髓。

  虽然乖乖很上头,但是哈批让人愁。

  变化就像是某些城市的气候,早上厚衣服,中午单衣服,晚上厚衣服,老实说,吴烨还有点不适应。

  越是在一起久了,凌晨就像是螃蟹,总算是暴露自己的钳子。远看是个小仙女,相处是个火药桶,姨妈远去变温柔,姨妈到来火山灰。

  “你都不说你也爱我!”凌晨撑着腰,又把自己气到了:“快点,说!你爱我。”

  看吧,她就是这么奇怪,就是这么奇葩,就这么无法名状。

  谢特!

  “我也爱你!”吴烨只好回答了一句。

  “敷衍我,你这是敷衍吧?”凌晨穿着小兔子棉拖鞋走到他身边,用头顶了吴烨一下:“创死你个龟儿!”

  吴烨被她撞歪了,真的只能内心飘过一片乌云,她直接把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给封锁了,连说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凌晨在外面还是那个大总裁,大老板,公司负责人,回到家以后,她偶尔心情变化巨大的时候,就会和现在这样幼稚。

  虽然感觉很可爱,但是也感觉很奇怪。

  创死你,这是一个大总裁应该说的吗?难道霸道总裁都已经丢了霸道了?

  有时候吧,吴烨就很搞不懂她的脑回路。

  “好了马上就吃东西了,先把碗筷拿出去一下!”吴烨只好转移话题,不聊这个幼稚的话题。

  总感觉,自己在快速往男人靠近,知道责任,理解,宽容,养家,凌晨则是退化严重。

  拿着碗筷,凌晨还看了看他,似乎因为没有得到一句我爱你而不开心。

  不过注意力很快就被手上的菜给吸引了。

  吴烨把炒粉装好,看着她的变化,摸了摸下巴:“还没有孕呢,为什么就变傻了?”

  这是吴烨面对的未解之谜。

  坐在凌晨对面,没什么食欲的吴烨只是偶尔吃一口,凌晨则是吃的很开心,时不时给吴烨一个大拇指。

  棒棒哒!

  “慢点吃,别噎着了。”吴烨把温水递给她。

  他可能不知道,就是因为他自己的这种温柔照顾,凌晨越发的变得幼稚起来,因为觉得在他面前的话,自己说什么做什么都可以。

  就是这种想法,吴烨才看到了凌晨幼稚鬼的一面,其实他自己偶尔也会这样,只是他自己没有注意而已。

  那个时候,凌晨也是很无语的。

  “上辈子也不知道积德多少,这辈子才换来一个好老公。”凌晨感慨万分。

  她不看心灵鸡汤,就是觉得吴烨很好,很温柔,也不是那种特别容易生气的人,就是闹他,他也不生气。

  但是自己就不行了,他要是闹的话,就会被收拾。

  “上辈子我可能是屠夫,你可能是猪吧!孽缘!”吴烨回答。

  凌晨:“......”

  反过来差不多。

  把菜吃了一部分,凌晨就吃饱了,把所有的菜都放在一个盘子里,卡侬盘子就放在自己的面前,欲盖弥彰的表示你把菜吃完。

  习惯了当垃圾处理器,吴烨把菜吃完以后,拿着盘子去洗完。

  以后一定要多生几个娃才行,老大洗完,老二擦桌子,老三拖地,老四准备热水,老五给他们擦脚。

  多好啊!

  吴烨无比向往的画面,其实是下班回家的时候,家门打开,老婆笑的开心,孩子立刻跑过来,喊着爸爸爸爸。

  叽叽喳喳的和他分享今天玩什么了,吃什么了,开不开心。

  “努努力,争取三年两胎,来两个双胞胎,凑齐五个。”吴烨笑嘻嘻的念叨。

  听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凌晨就在沙发上,听着他的傻笑,也不知道吴烨想到什么了,哈哈哈哈的笑,傻得很。

  收拾妥当以后,凌晨拉着他上楼,拿着创可贴去卫生间了,吴烨把被子整理好以后,窝在被子里看书。

  这几天他过得很煎熬。

  只能通过知识来减缓这种焦虑,所以他开始看书了,书的背面,还有zs大全几个字。

  这几天凌晨也不去跑步了,早上吃完早餐以后,吴烨就把她送到公司楼下,然后下午去接她回家,吴烨都听她员工吐槽她最近暴脾气了。

  不过凌晨毫不在意,她的计划顺利的进行着,业务升级即将完成。

  吴烨也在物色新店,公司组建了一个团队,专门做新店考察和谈判收购,全国几个一线城市的跑,有合适的地方,就开始筹备。

  今年年底之前,吴烨计划着能开十五家门店,还有半年呢,努努力还是可以做到的。

  第二天的时候。

  吴烨并没有回公司,而是送完凌晨以后,去了一家咖啡厅,他到了的时候,一个中年人已经提前在位置上等着他了。

  走到位置上,坐在他对面。

  看了看拿着菜单递给他的中年人,吴烨接过菜单:“叔,找我是什么情况?”

  吴烨问的开门见山的,因为他也是开门见山的人,没必要客套什么,而且大家都很熟悉了。

  “我想找你了解一下洛白的对象,不是带着恶意啊,他要是花心点我都不怕,看他这样子,就是陷进去了,我想了解一下那个姑娘,你们熟悉,对她感官怎么样?”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低,我还是担心他和上次一样,那就真去了一条命了。”

  听着他的话,吴烨看了看他。

  担心很正常,不是担心人家图什么,就好说。

  “人挺好的,改了他不少坏习惯,性格也好,镇的住他,您应该也了解一些情况的,我们觉得算是良配。”吴烨回答。

  中年人点点头。

  吴烨都这样说了,他就放心多了,要是有问题,他们几个也不会放任。

  “叔,你们是什么想法?不会嫌弃人家吧?”吴烨问了一句,他不希望那种狗血的事情发生在洛白身上。

  最好是顺顺利利的,没有那么的曲折。

  “你这臭小子,想什么呢!我和你阿姨是那种人吗?他幸福就好了,就是你阿姨说那个姑娘多少有点顾虑,也有点自卑,她在想办法解决呢!”

  吴烨:??

  全家人努力?

  真好啊,吴烨给他一个大拇指,这种家庭氛围其实挺好的,几人里,就吴烨个洛白的家庭氛围是最好的。

  宁渠不经常回家,回去也待不了多久,他哥倒是一直在家,宁渠觉得自己回去不回去无所谓的。

  黄原爸妈经常跑外地,是不经常在家的,不忙了一家人才能聚聚。

  “你担心多余了,人家还担心您和阿姨有想法呢,她吧,就图洛白。”吴烨回答:“和东方淼是两个类型的姑娘,不是什么物质的人。”

  吴烨不止一次问过洛白,洛白也说过,不要乱猜,白菜不是那种人。

  还是那句话,吴烨觉得他们是良配。

  “行,我知道了,我买单了,你慢慢吃,我还得回公司去,就不和你聊了,有时间去家里吃饭!”

  就这么说几句话就走了?还不如打电话问呢,打电话还不用花这个钱。

  看着他离开,吴烨直呼讲究人。

  洛白一直觉得洛爸爸在放养他,其实洛爸爸还是很关心他的,生怕他再遇到一个东方淼,又一次遍体鳞伤。

  离开咖啡馆,提着一口袋打包的东西回到店里,刚好碰到安妮,吴烨直接把咖啡和小吃全部给她了。

  吴烨离开的时候,安妮还很疑惑,突然之间想到某个可能性,推了一下自己的镜框眼镜,喃喃自语:“你都有老板娘了,送什么东西嘛!真是的!我不会答应的啊!”

  单身的人,特别容易脑补一些内容,吴烨其实就是不想吃,又刚好碰到她,就给他了。

  没想到她会考虑那么多。

  店里的事情都被店长和经理做的井井有条,吴烨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帮忙的,就每天过着俗气的数钱日子。

  打游戏也打不好,还被人家举报故意送人头,就是这种枯燥且乏味的生活,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了。

  凌晨这几天亲戚来了,吴烨原本的娱乐活动就取消了,等和亲戚离开的日子,很是难熬,拦路虎啊拦路虎!

  砰砰砰!

  “进来!”吴烨喊了一句。

  进门的经理开口说道:“吴总,外面有人想见见您,说是想谈一下合作。”

  “代理记账?商标注册?贷款服务?还是供应饮料?”吴烨问了好几句。

  经理:“.......”

  总有很多人做销售很聪明的,透过重重关卡,混到吴烨这里来的人也有,最后才发现是无关紧要的小业务。

  人家确实也是煞费心机,吴烨一般是能做都会做,也不让人家白花那么多心思。

  “他们说几个亿的合作,看穿着气度也能看出来,不是一般人。”经理说了一句。

  人家吃完饭,就把他喊过去了,问了一下公司的情况,他没敢透露太多。

  想了想,吴烨还是让经理请人家上来。

  一个三十来岁的大龄青年,气质出众,穿着得体,一脸的微笑,看着很让人有好感。

  “冒昧打扰吴总,这是我的名片,鄙人王德发,做企业天使投资的。”他把名片点给吴烨。

  看了看名片,吴烨收起来,请他坐下,给他倒了茶。

  微笑的看了看他,吴烨问道:“王总今天来.....”

  “看我这记性,吴总看着面嫩,有些吃惊吴总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十多家分店了。他先是夸奖了好几句。

  不过吴烨不吃这一套,只是微笑看着他。

  “不知道吴总有没有融资的想法?”王德发问道。

  他是看好大唐的前景,想着看能不能拿下一血,趁现在还没有投资机构关注,吃一波红利。

  吴烨摇摇头,直接拒绝了。

  确实是大生意,不过吴烨没有这方面的想法,融资什么的完全没有考虑过,他准备按部就班的慢慢发展,没想过一步登天,也没有做过上市梦。

  “暂时没有,规模还小,以后再说,如果有想法眯一会一定通知王总。”伸手不打笑脸人,也没有拽到得罪人。

  简单的把这个话题略过,吴烨和他聊起其他的,听着他吹牛比,参加了那些公司的A轮融资,B轮融资等等。

  聊到什么管理结构,融资方案,企业构架,国际市场等等高大上的东西,吴烨就和他扯犊子呗。

  最后把他送走的时候,吴烨才摇摇头。

  融个B!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门口的王德发,没有立刻离开,看了看酒楼的招牌以后,才开车离开。

  办公室里。

  吴烨拿着名片看了看,在电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这个投资公司的风评并不怎么样,很庆幸自己没有融资的想法,不然这种公司,大概率是与虎谋皮。

  这年头赚钱的方式很多,类似这种剥夺别人劳动成果来获利的方式,吴烨也是第一次见到。

  真是削尖脑袋赚钱啊!缺不缺德啊!

  “王德发,王德缺把你怕是!这是盯上大唐了?”吴烨坐在椅子上,摸着下巴考虑着如果对方是这个想法,他要怎么办。

  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商业问题,吴烨还感觉很有新鲜感。

  想了半天,吴烨关上电脑,打着哈欠去个休息室,准备好好补个觉,根基在这里,考虑那么多没什么用,水来土掩呗。

  下午的时候。

  白菜和洛白坐在一家奶茶店里喝着奶茶,听着白菜说了一下她爸爸的反应,洛白叹气,第一次觉得钱多是个错似的。

  以前那些飞蛾扑火而来的女的,那个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长期的饭票,就是为了把他绑住,有个跨越式的未来。

  遇到过很多套路高级的茶,还有和白菜一样的,不过那是装的。

  比如买个包包,对方还是会在他假装生气的情况下收下,但是白菜这里,她就不是收不收的问题了,揍一顿以后,拉着去退货。

  一路上还能不断的唠叨,唠叨他乱花钱,不知道买这种包包来装什么,装现金么?

  冤大头行为。

  后来,洛白就只买些很便宜点的礼物,白菜都收的勉为其难的,买一个她也回一个,甚至多买一些,买点贵的东西给他。

  比如腰带,鞋子,剃须刀之类的,礼尚往来一样的办事情。

  “年底回去,先去和叔叔聊一下吧,有微信吗,推给我一下。”洛白问她。

  白菜:“.......”

  这么急不可耐的吗?

  白菜摇摇头:“我怕你吓着我爸!”

  洛白:“......”

  也是,有点冒昧了,还是回头在考虑这个事情。

  两人商量着下半年回家去的事情,白菜还严厉警告他,不能买太多东西,不能把场面整的很大。

  洛白答应下来。

  心里想着吴烨几人大概是没有他这么劳心了,特别是吴烨,去一趟就准备谈婚事了,羡慕的很。

  远处的吴烨在车上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反弹反弹!”

  副驾驶的凌晨:“......”

  吴烨有时候很幼稚的,他自己大概是不知道,就像是他觉得凌晨有时候很幼稚一样。

  转身看了看他,凌晨问道:“七夕了哦!”

  七夕节了,吴烨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想什么了,七夕节礼物。

  店里这几天都在筹备活动,七夕节活动。

  吴烨倒是把七夕节记住了,只是还没有准备好礼物,生日的时候,吴烨就送了凌晨一个木簪,还是自己削的。

  虽然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吴烨还是回答道:“礼物早就准备好了,给你一个大惊喜。”

  时间还有,就先把话放出去,然后麻利的去准备,已经做好了明天去扫街的准备了。

  买个合适的礼物。

  凌晨绽放出一丝丝笑容,有些情不自禁,不过嘴上说道:“谁想要礼物啊,我就是觉得传统纪念日,应该记住而已。

  吴烨:“......”

  对,你说的都对。

  ps:今天就写到这里,我要去看打孩子了。

  ------题外话------

  静候佳音,希望今天能直接解决问题。

  推本书《修炼成帝的我把娘子养成天道》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