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78 白菜授粉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为什么会想到送我这个?”吴烨好奇的问她。

  盒子里是一只白金钢笔,笔帽上点缀着几颗宝石,搭配着白金,昂贵的感觉扑面而来,凸起的龙形,上手感觉一点都不会不适,反而相当舒适,很趁手的感觉。

  “以后签字的时候,都会想到我啊!多好,定制了好久呢!喜欢吗?”凌晨问道。

  她前几个月就找人定制的,本来想着把吴烨以前所有的生日礼物补齐,不过想到那个太浮夸了。

  就变成了给他定制一个七夕节礼物,生日礼物她都在准备了。

  花了很多心思,前前后后看了十几个版本,才定制了一支笔,不谈价值,心意满满。

  “喜欢,看着就喜欢,以后我就把它随身带着。”吴烨回答道。

  以后就放在衣服口袋里,或者包包里。

  他确实是很多时候需要签文件,不过整了个名字印章,按一下就行了。

  现在可以把那个印章淘汰了。

  吴烨以为凌晨会送表之类的,没想的到她送的是笔,不过也挺惊喜的。

  “喜欢就好!我也喜欢这个四不像!”凌晨看着手上的小物件忍不住笑。

  四不像!

  拉着凌晨坐在餐桌前,吴烨把盖好的盖子打开,做了不少的菜,放好盖子,吴烨把旁边的低度酒打开。

  “传统节日,就不喝红酒了,喝点低度酒。”吴烨把梅子酒打开,一人倒了一点。

  没有什么太大的度数,喝多点也不会醉。

  拿着杯子和吴烨碰了一下,凌晨笑嘻嘻的看了看他:“今天人家都在滚床单,我们还在规规矩矩的吃饭,会不会很遗憾?”

  亲戚还藕断丝连,才刚买好离开的票,但是还要住一天才会离开。

  凌晨其实都很遗憾,她今天看到了一个恶毒的诅咒,写着祝你们七夕节,女朋友亲戚在家不离开。

  她就是能中诅咒的人。

  错亿!

  “明天不就好了,也没什么,是你自己在遗憾吧?”吴烨问她。

  看她表情,吴烨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她们楼下的酒店住满了,还是酒店打电话问需不需要留房间,不需要就订出去了,平时给她们公司预留接待客户的房间,都保不住了。

  落红不是无情物,谁家新燕琢春泥啊!

  “我没有!我都不想这个!”凌晨回答的很干脆。

  吴烨是不相信的,人菜瘾大,说的就是她这种人,菜的抠脚,但是.....兴致勃勃。

  不过明天就好了。

  明天开始,又是在训马和做马之间转换。

  “对,你没有,你没有你脸红什么?”吴烨忍不住笑出来。

  凌晨:“.......”

  脸红是因为在消化脑子里的知识,有些知识消化起来,总会有点后遗症。

  “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说不过,凌晨就开始耍赖。

  吴烨撇撇嘴:“光是吃饭可堵不住!”

  阿西,你个臭小子你居然超速。

  如今的她,已经不是那个听到车就脸红的黄花了,已经是一把剔骨刀了。

  “莫欺少女穷。”

  吴烨哈哈哈笑,实在是没忍住,饭粒喷出来了,就落在凌晨脸上。

  “你好恶心啊!”凌晨擦了擦嘴。

  “你想一下,你吃口水........”

  “你闭嘴!”凌晨恶心坏了。

  有些事情,做的时候不会觉得怎么样,但是要单独拿出来说就不行了,经不起说。

  就像是s吻。

  吃完饭,看着满屋子的气球和鲜花,吴烨有点头痛了,布置的时候开心不已,处理的时候头疼得很。

  用完了,还要清理,就很苦恼了。

  两人面面相觑,凌晨看了看花朵:“留点出来泡澡,其他的要不你做玫瑰冰粉?”

  吴烨:“......”

  他就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男生都是冲动型的,做事情的时候,往往不考虑后果是什么,反正先把事情做了,在考虑结果,往往就无法接受结果。

  好在凌晨帮着他收拾,狗子当气球爆破员,八爷负责把气球扯下来,狗嘴负责弄爆。

  吴烨和凌晨就负责把鲜花清理干净。

  装了两个大垃圾袋以后,才算是把家里收拾好了。

  “我去泡个澡!”凌晨说道。

  除了一身汗,凌晨感觉浑身不舒服,这个时候只想去好好泡个澡。

  吴烨看了看她,欲言又止,凌晨瞟了他一眼:“有屁就放。”

  “这几天,不怕进水吗?”吴烨问的很认真。

  这个问题,她一个怎么解释呢?

  给了吴烨一个大比篼,脸红着去卫生间了,为什么要解释?

  吴烨还在原地,有点愣住的看了看她,真的不怕进水吗?不是说受伤以后不能碰水么?

  拿着手机查了一下资料。

  吴烨拍着卫生间的大门:“宝啊,不能泡澡啊,保险柜都没锁,会进水的!”

  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她一下,这是关乎到健康的问题,不能让凌晨肆意妄为。

  “我刚才看了一下,医生都说了,不能泡澡。”吴烨又拍了一下门。

  卫生间里的凌晨:“.....”

  她会不知道吗?这么多年的经验,还赶不上吴烨一个度娘?她就是说说而已,怎么可能真的做这种傻事。

  凌晨很吴烨门外激动的吴烨。

  “滚,我不用你提醒我!”

  河东狮吼传来,吴烨才放心的离开门口,坐会沙发上,看着手机上的资料,需要注意的很多,主要是注意卫生,注意安全。

  等凌晨出来的时候,吴烨拿着准备好的吹风机:“还不快滚过来,给你把头发吹干。”

  偶尔,吴烨是喜欢说最狠的话,做最怂的事情,凌晨也是。

  忍不住笑了笑,凌晨坐在沙发上,吴烨拿着吹风机给她吹头发,头发太长了,不是很好打理,凌晨都专门办了一家女子会所的会员,专门做头发养护。

  “长发飘飘,长发及腰,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拿着一把头发,吴烨问她:“嫁给我算了。”

  说的轻描澹写的,让她有种觉得是几百万单子的小事情的感觉。

  “这是求婚啊?”凌晨问他。

  吴烨摇摇头:“求婚还没有想好,先问清楚你答应不答应,万一你不答应呢?那多尴尬。”

  直男的回答,总是很奇怪。

  先问清楚,你以为是买菜呢?先问清楚价格?

  “我要是说不答应,你是不是拿着吹风机给我一下子?”凌晨问他。

  吴烨点点头:“只是可能,不一定的。”

  凌晨:“.......”

  强买强卖,她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有时间沉淀的爱情固然可贵,但是不是谁都能遇到校园的爱情,她就没有遇到。

  那些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是大多数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因为根本做不到,因为少,才羡慕。

  凌晨也很羡慕爱情长跑,修成正果的那种。

  但是她是爱情短跑运动员,吴烨也是一样,他们没办法再跑几年,十几年。

  不是青春正好的时候了,得考虑现实。

  “答应呗,还能怎么办?我拍你跳起来打我膝盖。”凌晨回答。

  求婚了,结婚了,安心养娃。

  这种生活对于凌晨来说,不是一眼看得到头的,而是很想要的生活方式,如果吴烨是个万亿大老,她在家带娃都行。

  可惜。

  “给点时间准备准备,我想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求婚仪式。”吴烨回答道。

  他们这个情况,都快和闪婚差不多了。

  明年结婚,满打满算的,也就在一起一年多,还是什么都算上,时间确实不长,但是凌晨和吴烨都没有那种感情很单薄的感觉。

  遇到合适的人,厚度增加的很快,一年时间也绰绰有余了,当然也不能再短了。

  “行啊!我都可以的!等着你来娶我!”凌晨回答。

  巧笑嫣然,满面桃花。

  凌晨笑起来的月牙,是吴烨最喜欢的,因为最开始就是迷失在月牙里。

  那时候,吴烨还不知道能不能追到她,她太漂亮了,好在厚颜无耻的,还把她追到手了。

  缘分来了,万里长城都挡不住,老天安排的最大嘛。

  “干了!休息呗!”聊天的时间,吴烨已经把她的头发吹干了。

  摸了摸头发,凌晨点点头,拉着他上楼休息。

  在被子里的时候,凌晨还在发朋友圈,把照片发出去以后,收获了一大堆点赞,美滋滋的晒完照片。

  看着旁边的吴烨,凌晨问道:“你说白菜今天会不会.....”

  她没有说完话,但是吴烨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左手伸出食指,右手握拳,然后重复几次:“你是说这个?”

  不得不说,吴烨很猥琐,凌晨拍了他一下,她见不得这么猥琐的人。

  想了想,吴烨说道:“菜花总要授粉的!”

  这会儿,白菜和洛白还在外面约会呢,也不知道在哪里,洛白没有更新朋友圈,白菜也没有更新朋友圈。

  猜得不错的话,吴烨觉得他们应该还在吃饭,吃完饭了,就是各种理由哄着白菜去酒店了,也可能是洛白良心发现,就回家了。

  白菜有些吝啬,可能不愿意花太多钱,搞不好就是回家了。

  “清清白白,嘿嘿嘿!”凌晨想到他俩名字里都有白,就想到这个成语。

  “明鸣白白!”吴烨回答。

  远处,在和白菜吃烛光晚餐的洛白,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吐槽了几句,洛白切着牛排,看着一身牛仔衣服裤子的白菜,洛白发现,和她最搭配的是中性款式的衣服,看起来很和白菜的气质。

  有点雌雄难辨的感觉。

  特别是白菜吹着头发的时候,就像是个男生,特别清秀帅气的样子,第一眼,总会给人这小子真帅的感觉。

  “这种地方,就是吃个寂寞,还不如吃自助火锅,起码管饱。”白菜看着干干净净的盘子,早已经没有了肉。

  白菜觉得亏得不行。

  一份牛排388,她可以买十多斤牛肉了,就是牛肉干也能买三斤,而是只能吃到一斤的牛肉。

  管你几个A呢,管你是那个位置的肉呢,就说它是不是牛肉吧?

  不划算,白菜算是发现了,大城市的冤大头真多,尤其是有钱买面子的,真的是很傻的行为。

  起码她的价值观看来是这样。

  举着手,洛白想说再加一份,被白菜阻止了。

  等会儿重新找个地方吃饭,大不了吃个夜宵,吃不惯西餐的白菜,早早的就吃完了。

  “就是吃个气氛,吃个环境,不过确实吃不饱,等会儿我们去隔壁的夜市街,吃个烧烤再说。”时间已经是晚上了。

  一直在刻意拖延时间的洛白,悄悄的把礼物递给她。

  白菜拿过盒子的时候,很疑惑的打开了,看和晶莹剔透的翡翠,生怕自己拿不稳,掉在地上摔着了。

  一个看着有点简单的玉佛,简单的有些过分了,还有一个小葫芦的吊坠手串,也不是很协调。

  但是女人对珠宝天生眼光敏感,虽然一眼就能看出来做工很差劲,但是材质绝对不错。

  “看着不像是买的,你做的?”白菜问他。

  洛白买东西很挑剔的,不是好东西,他一般不要,何况是这种做工的货色,洛白以前就是做奢侈品鉴定的。

  后来看吴烨都赚钱了,才挪了一亩三分地,开始开酒吧。

  不是买的,就只能是做的,因为洛白对她从不敷衍,都是给她最好的东西,起码不会给她劣质品。

  基于对他的了解,白菜觉得他应该是自己做的。

  点点头,洛白回答:“自己做的,不过手艺不到家,没有做的很好看。”

  一块好料子,浪费了很多以后,才做出来两个满意的作品,吴烨做的简单,多了一个四不像作品。

  他一开始就准备做个佛,结果做出来的东西一言难尽,心意到了,质量确实是不堪一击。

  “已经很好啦!我觉得很好看,手串也很好看,我很喜欢!”白菜回答。

  她没想到洛白回去给她做这个,一直形影不离的,他只是离开了一天,原来是去准备节日礼物去了。

  其实白菜不过七夕节的,她向来只过大的节日,就像是五一,八一,十一,生日等等。

  不过她也给洛白准备了礼物,因为东西太多了,不能带着,白菜只好准备回去再给他。

  她没想过今天要不要回去的事情。

  洛白看了看时间,看着手机上的天气预报,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雷雨背景,洛白悄悄的笑了笑。

  “喜欢就好,我就怕你不喜欢!”慢条斯理的吃着牛排,洛白也不急着离开这里,看着你喝外面阴沉的天空,嘴角露出一丝丝微笑。

  “我给你戴起来。”洛白走到她身边:“以后要是不想戴了,就不戴也行。”

  做工确实不怎么样,戴着多少有点不好。

  不过白菜没有一点点嫌弃的意思,她没有任何饰品的脖子上,以后就准备戴这个小梻了。

  手上也戴好。

  “是不是很贵,看这个就不便宜。”白菜问他。

  洛白摇摇头。

  白菜低头拨动着小葫芦:“你又骗我。”

  洛白说的不贵,通常都是她认为的巨款,这个问题上,白菜的格局一直都那么小。

  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每次洛白吃不完的东西,都是白菜吃掉,她也不嫌弃洛白吃过,只是说不浪费粮食。

  “真的不贵,放在点里,可能就只能卖个几百块钱。”他撒谎:“再说了,我的心意更重要好吧?”

  再怎么样,这个料子的东西,也不会只卖几千块钱,他不想让白菜只考虑这个价值。

  虽然白菜习惯用价值衡量很多东西,衣食住行都是这样,只有划算不划算的简单对比。

  “也是!我不问了。”白菜回答。

  心意确实更重要一些。

  两人聊着天的时候,天空开始打雷了,或许是七夕节发誓的人太多了,那些为了打架而发出的不经过大脑的誓言,让天公都看不下去了。

  一阵闷雷响起,接着就是瓢泼大雨。

  白菜看着窗外,又看了看半瓶红酒,洛白喝酒了,没办法开车,而且车子停的还很远。

  这种情况怎么办?

  倾盆大雨开始下起来,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玻璃落地窗的外面都是雨水,很明显的能感觉出来是雷阵雨。

  隐晦的笑了笑,洛白悄悄的给自己鼓劲儿。

  “居然下雨了,看来一时半会停不了,天气预报说的可能要下两三个小时。”洛白说道。

  说这个话的时候,洛白有些感慨,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他连天气情况都用上了。

  果然白菜,有点不知所措的看了看西餐店里。

  “他们能让我们坐到那个时候呢?”白菜觉得这样有打扰人家正常做生意了,这样不太好,挤着不舒服,还吵的很。

  洛白看了看外面的大暴雨,拿着手机操作了好一会儿。

  然后才笑着对她说:“楼上有家酒店,四星级的,要不我们先去避避雨?总不能一直留在人家店里准备放假了。”

  被白菜看了好几秒,洛白只好尬笑着看着她,确实是有点做贼心虚。

  这是他预计好的,包括白菜的反应在内,都考虑进去了,果然,和她想的一模一样。

  白菜很警惕酒店,床,屮,我们字样。眼神里都是不相信的意思。

  确定是去躲雨,而不是爆炒鲍鱼?

  白菜是不相信他的,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要是去了,就要付出代价。

  “就是躲雨,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洛白不承认自己有什么想法,一脸的光明正大:“我要是有什么想法,用雷炸我!”

  刚说完,跑也跑不掉的,就是洛白就这个距离,

  “相信你一回!”看着外面的大暴雨,白菜还是答应了。

  也可能是不是看在雨的份上,是看在其他什么事情上也说不定,不过白菜没有表露什么表情,洛白猜不到。

  女人心海底针,想什么不是那么好猜的,女朋友多了就会发现,这话是真的。

  酒店前台。

  冒着雨跑了几步到酒店里,就已经变成了落汤鸡了。

  “再要一间房!”白菜说道。

  男服务员看了看白菜,又看了看洛白,看到洛白微微摇头,服务员才回答:“没有房了!您男朋友已经开了一间主题房了。”

  白菜:“.......”

  没有了,白菜只好去一边坐着,看着瓢泼大雨,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把预约好的手续办了,洛白悄悄的买了一个小盒子,然后才把账结清。

  拿着房卡,在白菜面前晃了一下:“走吧,已经弄好了。”

  白菜总感觉自己像是送上门的馅饼,能完好无损的走出来嘛?自己都感觉有些悬了。

  按了电梯,洛白扯了一次衣服,看了看白菜的衣服,也是打湿了不少。

  默默的,洛白却笑了笑,选的位置刚刚好,刚好要被淋湿才能到酒店,刚好车子也停的远,刚好酒店里也有吃的,刚好有事下大暴雨。

  这些巧合,其实都不是什么巧合,而是洛白精心策划的方桉。

  显然,效果很好。

  “是不是有点冷,等会把空调开大一些。”电梯里,洛白和白菜说话。

  空调开的有些低了,白菜都被冻了一些,本来衣服就没有干,还吹冷风,感觉冷意立马就来了。

  不过白菜还是摇摇头:“没事,马上就到了。”

  到了楼层以后,洛白拿着卡,走到角落的房间,刷卡开门。

  大型情侣主题房。

  粉红色的回忆,送你红色玫瑰,各种各样的小产品。

  刚进屋,发现房间不对劲以后,白菜就脸红了,看这个样子,是不可能完好无损的离开了。

  “你故意定这种的吧?”看着塑料柜子里的一大堆东西,还有满地的玫瑰花,白菜问他。

  洛白摇摇头,拿着毛巾盖在她头上,给她擦了擦头发,然后把吹风机找到,给她把短发吹干,又把浴袍找出来,递给她。

  白菜总算是放下心了不少。

  “换了,我把衣服烘干,这里有烘干机的。”洛白说道。

  白菜纠结的很。

  “你在房间换吧,我去卫生间换就行,主要是怕感冒了,前段时间还在传流感的事情。”洛白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他是一直不想套路白菜,但是不代表他最会的东西不会了。

  套路这种东西,洛白掌握的炉火纯青的,只是在白菜面前,洛白很少用套路,更多的都是真心换真心。

  今天是七夕节。

  也只是准备看看情况而已,要是白菜说不同意,他也不会过分,更不会说什么。

  不过期待还是有的,怎么可能没有期待呢,以前是换着花样吃,最近一直饿着,什么都没有吃。

  为了女朋友,隐忍不发。

  换好衣服出来,白菜也换好了浴袍,把香香的衣服递给他。

  把衣服哄上以后,洛白坐在椅子上,看着穿着一身浴袍的白菜,大概是不习惯,白菜觉得穿这个衣服很没有安全感。

  腰边就可以拉开,轻轻松松的。

  再加上这个环境,看着很是暧昧不清,有些很明显的明示意义,让她感觉特别的不好意思。

  “平时话不是都很多的吗?今天怎么不爱说话了?”洛白坐在她旁边。

  白菜看了看他,穿的很随意的洛白,还可以看到他的肌肉,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白菜不看了。

  见她不说话,洛白拉着她的手,安静的坐在她身边。

  窗外,依然还是瓢泼大雨,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洛白早就看过天气预报,今天要下一晚上。

  雨夜。

  带刀不带伞。

  原本是这样想的,不过看她很紧张,洛白就把电视打开了,不过今天是主题日,电影都已经更换过了。

  看着一个个奇奇怪怪的名字,不只是白菜脸红,洛白都脸红。

  蒲团记,梦回大唐,妃子请留步,先生今天不在家,你也不想你先生失业吧?

  “有没有想看的?”洛白问她。

  脸红的和红苹果似的白菜没有回答,大眼睛时不时的动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摇摇头。

  这些带着等级的电影,白菜是有些反抗的,而是她并不想看。

  尴尬的很!

  从来没有想过,某天会面临这个情况,太尴尬了,白菜借口去洗澡,洛白也没有拦着她,而是给她让了一条路。

  花了很长时间,白菜才出来,洛白看的眼睛都直了。

  “真好看!”他忍不住夸奖了一句。

  现在还在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阶段,白菜在洛白眼里,就是宇宙以北,吾菜最美。

  “躲什么躲啊,坐过来啊,我自己媳妇儿,我还不能瞅两眼了?”洛白把她拉过来。

  明显感觉隔着他太近了,白菜有点想躲开,不过被洛白拉着了,没办法跑,看和电影里逐渐不一样的画面,脸红的很。

  听着音效,白菜感觉更不对劲了。

  “以前还是含蓄啊!”洛白看了看白菜:“和你似的,含蓄的很。”

  白菜:“......”

  含蓄不含蓄她不知道,但是她的第六感疯狂暗示她,你再不走,你就完犊子了。

  玩犊子了。

  洛白不规矩,且无处安放的小手,就放在她腿上的。看着洛白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白菜就像是被灼的大虾,脸红的越发厉害了。

  这个家伙,眼睛都会发语言。

  “我看看衣服干了没有!”白菜准备去看看衣服。

  结果被洛白捞起来了。

  然后她就感觉自己砸在了被子上,耳边还有洛白的声音传来。

  “我有点口干了,你先别管衣服,先管管自己男朋友。”

  白菜:“.......”

  说真的,她也感觉口干。

  洛白不要脸,非要看电影,还拉着她一起看,虽然没有看多少,但是还是感觉有些奇怪。

  变得奇怪了。

  “说过来避雨的!”看着他的眼睛,白菜说道。

  洛白也看着她的眼睛回答:“我带小雨伞了,没事保证你不淋雨。”

  白菜:“.......”

  换成平时的话,白菜一个人可以打洛白五个,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力气全部跑光了的似的。

  有点想重感冒似的,完全没有力气,这种情况下,白菜连手上都没有力气。

  手无缚鸡之力,宛如深闺大小姐,一点力气都无。

  这是怎么了?

  洛白就像是练过吸星大法一样,她变成了鱼肉,洛白是刀。

  “唉唉唉,你不问问我是不是同意啊!”白菜打了他一下,不过没有力气:“你太过分了。”

  洛白:“.....”

  脸红如云霞,山巅立巨石。

  还有什么好问的,问就是没问题。

  人是可能撒谎的,但是呢,也能很容易判断是不是诚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观山,观谷,观溪。

  “植物,太阳,你喜欢那个?”

  白菜:“......”

  玛德,我们江湖儿女还能被你个富二代欺负咯!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白菜把他丢出去了,然后迅速把他压制住,完全没有要过来的洛白,看着她脸红且恶狠狠的表情,饿忍不住笑。

  “来,被植物,和被太阳,选一个吧!”

  “我被?你闹呢?”

  “怎么就是闹呢?你就不是闹,我就是闹,谁不会似的,那边不是有个假的么!”白菜恐吓他。

  洛白:“.......”

  确实是有被吓到哦。

  这种说法就太恐怖了,简直是不敢想,瞬间就把那个画面切走了,不寒而栗。

  菊势严重。

  你咋这么变态呢?

  “女侠,我们是正常人,不要考虑哪些,有点正常的想法就好了。”洛白试图转移她的不正常注意力。

  白菜没有给他哔哔的机会。

  “风水轮流转,你不是喜欢上顶上玩石头吗?我也看看!”白菜属于是突发奇想。

  不过她想法一直就很奇怪,看着洛白反抗,她反而更好奇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痒,哈哈哈哈!”洛白一直怕痒痒,吴烨他们是知道的,不过不知道这种程度。

  毕竟是兄弟,不好下手。

  白菜发现了华点。

  “噗嗤!乐死人!”白菜忍不住笑。

  笑的前仰后合的,笑没力气了,然后形势急转直下,她又完蛋了,得势不饶人的洛白,这次疯狂报复她。

  很快,白菜发现浴袍丢了。

  丢了啊!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是不见了,洛白也是一样,情况差不多。

  拉过被子,蒙起来。

  就像是小时候喜欢在被子里玩闹一样,其实长大了,也喜欢玩闹,只是玩闹的地方不再有局限。

  什么都可以,完全没有限制。

  窗外的雨还在下,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越下越大了,公路上,车子开始越来越少,但是喇叭声音却多了起来。

  雨水汇聚着,变成溪流一般,街道边上的树木,在风雨里摇曳着,显得很是可怜。

  城市开始安静下来,就剩下有规律闪烁的霓虹灯,一直到深夜。

  酒店房间里。

  事后。

  白菜一只手推了一下短发,一只手拿着纸巾擦了擦细汗。

  旁边的洛白点着一支烟,在哪里吞云吐雾,惬意极了,看的白菜咬牙切齿的。

  看了看手机时间,进屋还是十一点左右,耽搁到了十二点,现在只差二十分钟一点了。

  也就是她是习武之人,身体素质确实是好,不然打一架,怕是几天在家不能上班了。

  也没有颜潸潸和凌晨说的那种情况啊!

  难道大家不一样?

  颜潸潸说她是海王,凌晨说她是小龙女,自己算什么?果宝特攻?

  果冻算什么?

  拿着手机查了一下,白菜才没有那么担心了,确实是不一样,人和人是不同的。

  “你看什么呢?”刚灭掉烟头的洛白凑过来。

  白菜把他头推开。

  要看妹妹浏览器,哥哥莫要放狗屁。

  这是不可能的,看什么也不能说,不过不知道今天小鱼是什么情况了,也不知道她毕业了没有。

  颜潸潸说的,大家都毕业了,就把群名字改成金马骑士堂。

  “臭汗味儿,去洗洗!”白菜指了指卫生间。

  洛白在她的眼神逼迫下,只好去洗漱,不过他还是很好奇白菜在查什么东西,难道是查会不会中招?

  雨伞都备着,可能性太小了。

  一直到他出来的时候,看车昏昏欲睡的白菜,洛白也不好意思再问她什么了。

  好奇不如白菜重要。

  “我困了,你关灯啊!”

  点点头,洛白关上灯,白菜喜欢睡里面的位置,不喜欢睡床外面,和洛白恰恰相反。

  关灯以后,洛白拿着烟,又放下了,想了一下还是不抽了。

  借着微弱的灯光,还能看到睡着的白菜,洛白悄悄的笑了笑,然后靠着床头,脑子里想着一些事情。

  不相信爱情的他,也被爱情俘虏了,这次总要优待俘虏吧?

  想着以后结婚是她,春秋冬夏都是她,洛白突然感觉到一阵安心,白菜对他来说,大约就是氧气,食物的重要性。

  多少有点重,但是她就是那么重要。

  想了好多事情,还是精神的很的洛白,完全没有睡意,听到白菜的呼吸声,他还是把自己躁动的心抑制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睡着。

  第二天的时候,白菜比他先醒过来。

  睁开眼睛,就是洛白的帅脸,白菜直呼要是每天都是这样,要多活十年。

  平时很闹的洛白,睡觉很恬静,白菜觉得他就是个睡美男,需要公主的唤醒那种,不过她还有来得及行动,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谢特....这不是....大早上的,下流。

  她刚拿到手,洛白就醒了。

  “没想到你是这种白菜!”洛白笑嘻嘻的说道。

  白菜:“........”

  她发誓,她就是好奇而已。

  她大概和凌晨不一样,起码距离不一样,反正凌晨很厉害,二十都不怕,她极限就十多,所以好奇了一下。

  结果洛白就醒了,她还没有来得及研究一下生命工程学呢!那么容易醒过来的吗?

  “就是好奇!”白菜解释道。

  纯粹是好奇心作祟,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不过她是好奇,洛白就不是了,早起喂牛。

  去吃早餐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白菜很有毅力,哪怕是感觉自己成了两半,也坚持不要洛白扶她,自己走,不过龇牙咧嘴的,就可以看出来事情多严重了。

  “今天请假。”白菜吃着早餐说道。

  洛白点点头,反正她就老板,白菜是股东,以前她不认,现在是实打实的股东了。

  愿意入股了。

  把肉放在她旁边,洛白说道:“你们老板也太过分了,白天要上班,晚上还有加班。”

  白菜:“.......”

  这是自嘲吗?

  “以后等我当家做主,我让老板每天加班,累死他。”白菜恶狠狠的回答。

  洛白哈哈笑。

  他根本不怕,虽然没有吴烨那么自信,但是他比宁渠自信。

  宁渠是加班加麻了。

  虽然牛是这样吹的,但是具体的情况,洛白也不知道,以后怎么样谁知道呢。

  反正有经验了,补补呗。

  “加油!你这么能干,我相信你。”洛白夸奖了一句。

  白菜:“........”

  她不想和洛白聊天了,有些饿了的白菜,自顾自的吃东西,不在搭理洛白,只是偶尔转身的时候,会呲牙。

  洛白想着等会去药店买点药,起码消炎消肿的得买点才行。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搬过来和我住吧!”洛白想到一个事情:“免得颜潸潸他们打扰你睡觉。”

  早就想把白菜忽悠来和自己一起住,不过上次她不愿意,还不太放心洛白,现在都是知根知底的情况了,洛白又提议了一下。

  总不可能再拒绝了吧?

  白菜给了她一个白眼:“不被潸潸他们打扰,现在变成我们打扰人家是吧?你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洛白隔壁住的可不是朋友,打扰人家也不好。

  不过白菜也觉得没有必要多租一个房子,以前是以前,现在不一样了,都说女生毕业以后想法不一样,白菜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情况,她自己确实是想法立马就变了。

  以前的那些想法,全被推翻了,又开始出现的想法,并且完全不一样,通往内心的捷径,打开以后,看世界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现在的想法是,我不能让男朋友这么浪费钱。

  不会,你又不是颜潸潸那种。”洛白回答。

  白菜看了看他:“位置上把野兽关起来了而已。”

  洛白:“.......”

  这么说的话,你很勇咯?

  不过白菜还是答应了,搬到洛白哪里,和他一起住,平时也是一起上班下班,以后还能一起做饭吃饭。

  不过洛白和白菜都没有发现,远处两个中年人悄悄的离开了。

  穿着一身旗袍的太太还打了旁边的老公一下。

  “都是你的错!”

  老公立马认错,态度很好,拉着他迅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