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79 抓住弱点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大雄鹰养生火锅店  身强体壮包间里。

  吴烨和宁渠洛白几人,围坐在火锅桌子旁边,面前放着蘸水,碗快,看看锅里的清汤冒的咕噜咕噜响。

  香味弥漫出来,其中带着一种药材的清香,满屋子都是这个香味。

  包间门被老板娘打开,她把菜上齐了以后,还看了一下他们几个,眼神意义不明:“各位请慢用!”

  耳边还回荡着老板娘不熟练的普通话,就听见包间门被老板娘关上。

  “她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好像很有深意啊!”黄原说道。

  “就是没有深意,才看了一下我们!”吴烨回答。

  宁渠把烟发了一圈,自己点上:“对!没有深意!所以浅笑!”

  黄原:“.......”

  打什么哑谜呢?

  直接点不行啊!说特么一堆听不懂的话,他是真得没有懂是什么意思。

  友情澹了,都不解释了。

  坐在一边的洛白,把一盘子牛肉放到锅里,然后用快子敲了敲火锅:“别看着了,赶紧开始吃,吃完回家。”

  今天下午,黄原没什么事情,就喊他们出来吃火锅,几人默契的觉得大雄鹰不错,就选了这里。

  好久没有来了,这次吴烨也没有单独点菜,而是随大流,大家吃什么他也吃什么。

  这次也可以放心的吃了,上次就单独点菜的。

  “你不单独点个菜?”洛白看了看黄原。

  特么的,看不起谁呢?

  就觉得你们才有消化的,劳资没地方消化是吧?

  “不用!”黄原回答。

  上次他没来,洛白几人来的。

  大概是不知道多补,所以黄原很是嘴硬,输人不输阵。

  “你还是别嘴硬了,多少点个其他的东西,这玩意儿大补,你确实是没地方消化,总不能手艺人吧?”宁渠说道。

  他很清楚效果怎么样,嗷嗷嗷叫的效果。

  他不怕,洛白和吴烨也不怕,黄原不行,到时候总不可能花钱去其他地方。

  那事情就大条了。

  “点几个其他的菜呗,别嘴硬。”吴烨扫了一下二维码,点了几个炒菜:“需要加个菜吗?”

  “嘿嘿嘿!”

  “嘿嘿嘿!加!谁怂谁是狗!”洛白叫嚣。

  吴烨:“.......”

  他可没有准备吃多少,现在就很超标了,再超标要出事了。

  主要是洛白和宁渠吃的多,特别是宁渠,谈的越早,亏得越多。他不怕,吃完一锅再回去都行。

  主要是,颜潸潸也不怕。

  “那就加几份!”吴烨点好菜。

  黄原吃着牛肉,看着锅里漂浮的东西,有些好奇的看了看他们,真好吃?

  他也没有吃过这些东西,这几年完全没有这种想法,要不是宁渠,他都不知道要补才行。

  “这玩意也不好吃啊!”黄原说道。

  吴烨几人哈哈哈笑。

  “你什么情况?七夕节都没有把事情办成功?”吴烨问他:“是不是有什么男言之隐?”

  大家一起上学,宁渠跳级毕业,洛白紧随其后,吴烨拖拖拉拉,黄原是直接留级了,毕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原本以为七夕节,他能搞定,和洛白一样。

  结果,现在七夕节都过去好几天了,他好像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还是原来的样子。

  黄原叹气。

  “也不是,就是修车忘记了,一台老爷车,存世很少了,一个老客户找我帮她修一下,然后能开了送给她爷爷,据说很重要。”

  “小鱼那几天都在给我打下手,当时我没想到过节,她也没有说,后来过了七夕以后,她就不理我了。”

  “我当时也没想到啊!”黄原回答.

  他本来就是那种沉迷车子的人,何况是一台不能开的老车,他很是兴奋的就开始修了。

  结果把节日忘记了。

  几人:“.......”

  也就只有黄原,能干出来这种事情,其他人,绝对不会干出来这种事情。

  生活和工作,事业是分开的,但是在黄原这里,这些东西是组合在一起的,不是分开的。

  所以他可以废寝忘食的修车,改车,或者到处打电话找零件等等。

  但是很容易就忽略了身边的人,别说游小鱼,就是游鲨鱼都不行。

  “这边找你们出出主意啊!”黄原说道。

  他哄了半天,没有哄好游小鱼,知道是自己的不对,黄原很干脆的说了对不起,但是效果欠佳。

  没办法的他,只好求助了。

  洛白啧啧称奇,看了看黄原:“我了解的情况来看,你要是一直这样不改变,最后幸福都会变成不幸福。”

  只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洛白觉得这种情况多少应该有点表示,哪怕是一颗螺丝呢?

  早上在修车,晚上在修车,今天在修车,明天在修车,这个月在修车,下个月在修车,谁受得了?

  你以为你朋友是什么?追到了就是你的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还得维护呢。

  就特么修车了,家里的车都不开了。

  “没有那么严重吧?”宁渠回答:“该改就改,不要死性不改,碰到个好车就废寝忘食的,也要关心关心人家。”

  宁渠也不是没有犯过错,以前沉迷5v5游戏的时候,颜潸潸多次到网吧抓他,吵了不少架。

  好歹他还知道,节日要陪人家颜潸潸呢。

  “车重要还是老婆重要?”吴烨问了一个问题。

  对于黄原来说,这个问题的难度,不亚于老婆和妈同时掉水里怎么办。

  车我所欲也,老婆亦我所欲也。

  “都重要!”黄原回答。

  这就是很真实的答桉了,就是这样想的。

  他还很疑惑,以前游小鱼也没有说什么,现在说这些干啥呢!

  几人:“......”

  几人:“沙比!”

  怎么了呀,说的不对吗?有什么问题吗?

  他就这么一个狂热的爱好,没有其他的爱好了,难道还不能和爱情兼容?

  “以前不管你,是因为以前还不是女朋友,现在在一起了,人家要的是你在乎她嘛。”洛白吃着菜回答。

  “我很在乎她啊!”黄原回答。

  宁渠看了看吴烨,忍不住笑,黄原以前还没有和游小鱼在一起,大家都说吴烨是个钢筋,现在看看什么是钛合金。

  黄原就是,钛合金直男。

  “你得说啊,得做啊!得有个行动啊!哪怕是送个螺丝呢,你特么连螺丝都没有送!”洛白无语。

  太憨了。

  他从未见过如此憨厚老实之人。

  “真吉尔复杂,就不能简单点吗?直接给我说,我不就知道了?”黄原感觉很头疼。

  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要弄得这么复杂呢?就不能简单一点,说清楚一点?

  我要个七夕节礼物吗,要个花花,这话很那说出口吗?

  “你是个沙比吧?”洛白拍了拍额头。

  “我是你爸爸!”黄原回答。

  吴烨和宁渠哈哈笑,实在是有些忍不住,笑的很大声。

  一边吃饭,一边给他出主意,顺便再给他扭转一下观念,不过黄原有点固执,就和那些牛一样,教不回来了。

  想法很奇怪,思路很清奇。

  “女人真是复杂的很啊,我以为我已经够了解她了,结果我发现皮毛都没有了解。”黄原忍不住感慨。

  他以为的,自己对游小鱼的了解,都是恋爱之前的老版本。

  现在更新了,他就直接麻爪了,不知道怎么办了,遇到问题就懵比了。

  不过,大部分还是他自己的问题,看游小鱼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钛合金,以为自己的熔点够了,结果发现不够。

  她大概也很懵比吧?

  都能想象,她在等待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了,最后却什么都没有等到。

  只等到了一句:“完了,你先去休息吧!”

  绝望!

  “换成我我也要生气,哪怕就是个话有也好啊!”吴烨说道。

  “又不是什么大节日,谁去记这个啊!”黄原回答。

  对于这种节日,他根本没有记住过,完全没有考虑到七夕节要送游小鱼什么礼物。

  更没有想到,七夕是个可乘之机,结果毛都没有捞着。

  最后还把女朋友惹生气了,这个糟糕的气息,除了修好了一辆老古董,让他有些安慰,其他的全是糟心事。

  几人无语的看了看他,没救了。

  “吃饭吃饭,谈什么感情,等他多分手几次就知道了。”洛白已经放弃了:“来碗汤,药膳的,很好喝。”

  宁渠看了看黄原:“确实很好喝!”

  吴烨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给他夹了一颗绿菜:“喝汤,以后就不用吃蔬菜了。”

  洛白和宁渠哈哈笑,还是吴烨更绝。

  黄原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不要那么早放弃我行不行?”

  几人摇摇头,无力回天了,已经病入膏肓了。

  看他喝了汤,洛白几人悄悄的笑了笑。

  “好喝吧?”洛白问他。

  黄原点点头:“味道还可以,再来一碗。”

  宁渠麻熘的给她打了一碗:“好喝多喝点,今天回去把游小鱼哄好。”

  “你就跟着她,就没错,就能哄好,相信我!”吴烨说道。

  黄原点点头:“知道了。”

  另一边。

  吴烨家。

  “你说,凌晨妈妈都把很多事情交给凌晨了,我不是也该学学她,把家里的事情交给吴烨算了,刚好我们也有时间出去旅旅游,去国外逛逛。”

  接过吴太太递来的,快过期的水果,老吴提议。

  他早就有了退休的想法了,也不是一天两天才有这个想法,以前是吴烨不懂事,现在自己的事业都做起来了,他就放心很多了。

  可能,他比自己做的更好也未可知。

  而且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他早就想带老婆出去逛逛,她其实一直都向往名山大川,以前还提过,后来就再也没有提过了。

  一直都比较愧疚。

  “他肯定不愿意。”吴太太回答:“他就不是那种喜欢做事业的人,懒得很。”

  自己儿子,吴太太很了解,吴烨是什么性格,她很早就知道了,并不是那种事业型的人。

  能自己做个事业,还是来自凌晨的压力,不然的话,只会零零散散的做点事情,有个事业就行了。

  才不会那么认认真真的,就这样大概就是极限了。

  “我像个办法呗,我是他老子,还能被他牵着鼻子走?你不是一直想出去旅游吗?”老吴问她。

  公司离不开人,离开久了公司问题很多,这些年,就去了国内的一些地方,国外是直接没去过。

  “我想要个孙子。”吴太太吃着水果回答:“旅游不旅游啥的,没所谓,我是想当奶奶。”

  一个阶段到另一个阶段的想法不一样,以前还有点浪漫,现在都被柴米油盐酱醋茶填平了。

  去不去旅游都无所谓了,出不出国也无所谓了,比起那些东西,更想吴烨早点结婚。

  她现在,当奶奶之心越发强烈。

  特别是很多朋友,都当奶奶了,她就开始越发急切了,毕竟大家没有共同话题了。

  一人抱个娃,在哪里聊育儿,聊婴儿奶粉,用品等等,因为没有共同话题的尴尬,让她找朋友聊天,都是找那些还没有孙子,孙女的人聊。

  “要孙子,你得催吴烨,让他早点结婚,不然孙子暂时可没有!”老吴回答了句。

  吴烨不结婚,哪来的孩子?

  而且他们没有提前生孩子的想法,考虑的就是时间到了以后,再要结婚小孩。

  吴太太是望穿秋水相当奶奶,老吴也是这样,这个事情盼了好久。

  谁能够拒绝当爷爷呢!

  “要是和他说有用的话,我早就和他说了,他们现在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吴太太回答。

  吴烨确实是比较懒,在老吴看来,既然不愿意工作,不愿意现在就结婚生活。

  那你就把家里面的事情管一下,工作做起来,也好什么事情都赖给他,他也你说铁人。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又不结婚,他早点晚点接手公司有什么关系?而且他现在不忙,给他找点事情做不是更好?”老吴回答。

  多少有那么一点,你老子都还没有你那么休息,凭什么你就可以这样咸鱼的感觉?

  他就可以和凌晨,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自己和吴太太,为什么就不能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了?

  又不是没有腿。

  反正把一堆事情丢给他,他不管也得管,管也得管。

  “现在就这么想退休啊?突然这个想法变得这么强烈了,不是说上几年班的嘛?”吴太太问他。

  老吴虽然也说过,这几年想退休了,不过没有哪一次,表现得像现在这么强烈的。

  “再不出去我们就老了。”老吴的理由很简单。

  再等几年时间就50岁了,到时候老腿儿的,还去哪里玩?去哪里都玩不了。

  就只能安安心心在家里面给他们带孩子,小的时候,吴烨就是一铁链,再过几年,他孩子又是一条铁链。

  这是专门奔着老爹老妈捆呗。

  “其实也没有什么复杂的理由,理由就是这么简单,我不想跟老了,都走不动了,才觉得遗憾。”

  “从始至终,那么努力的赚钱是为了什么?除了给他一个更好的平台和基础条件,还不是为了让我们的晚年生活,可以轻松一点嘛!”

  “你不能什么都考虑孩子的想法,我们总归要考虑一下自己的想法的,不然什么都做不了。”

  老吴说道。

听到他说的这个话以后,吴太太若有所思,小声的笑了笑  “问题是,人家有没有稀罕你现在给他的基础平台?他自己重新把基础平台都搭建起来了。”

  “而且人家还做得更好一些。”吴太太说道。

  老吴:“……”

  对于后浪推前浪这个事情,老吴最开始是不承认的,但是后来他不得不承认这个问题。

  特别是现在,他偶尔还能从其他人口中听得到大唐饭店的名字,他就知道,吴烨已经做出一定知名度了。

  “那还不是我教的好。”老吴回答。

  这话也就是在吴太太面前说说而已,其实他自己也很清楚,他教给吴烨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商业知识,更多的都是人情世故。

  想要在这个江湖里面混。首先要做的是学会打打杀杀,是要学会人情世故。

  “你可要点脸吧!”吴太太回答:“和水泥墩子似的!”

  他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也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靠的都是他自己。

  家里既没有给他钱,也没有给他人,还没有给他什么资源。

  老吴:“……”

  不想聊孩子的话题了,每次聊这个,吴太太就要说什么出于蓝胜于蓝。

  以前自己才是她的骄傲,现在变成了孩子是她的骄傲了。

  “我们计划计划,想想到时候怎么能把公司的事情全部先交给他?”老吴眼里闪着阴谋诡计的光芒。

  突然发现,算计别人的时候,还有点压力,算计自己儿子的时候,好像并没有什么压力。

  老吴在计划的时候,吴烨才打着喷嚏刚回家。

  大开门,就看到凌晨坐在沙发上,转头看着他,注意到吴烨进屋,凌晨又转头过去继续看电视。

  走近她以后,吴烨才发现她盖着毯子,面前的茶几上,放了一大堆零食,旁边的垃圾桶里,还有一大堆的瓜子壳。

  怡然自得,悠闲万分。

  在她旁边坐在,吴烨拍了拍她pg,凌晨给她一个嗔怪的眼神。

  这几天,吴烨总是喜欢拍她Pg,反正一不注意就被拍了一巴掌,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凌晨只是看他一眼就算了。

  助长了吴烨的嚣张气焰不说,凌晨都快习惯了。

  偶尔吴烨从她旁边路过的时候,她还会歪一下,或者翘一下,然后大眼睛看着吴烨。

  快上车!

  总之,吴烨觉得自己顺手的想法,好像把奇怪的癖好打开了,这种情况,就很难没有成就感了。

  “吃饭没有?没有吃的话,我给你做。”吴烨问她。

  凌晨嚼着薯片,看了看他:“吃过了,不用管我。”

  下午吃的工作餐,她的工作餐都是从大堂酒楼定的,专门有人送到公司,她都不用操心什么,想吃什么和经理说一下就行了。

  老板娘的特权,就是这么任性。

  陈什么东西都不花钱,每天换着搭配吃,就是没有的,都可以做出来。距离她们公司不远的门店,客人方便不方便不知道,凌晨肯定是很方便的。

  “小鱼今天和我们抱怨黄原了,她说自己找了个钛合金,就顾着修车,她就像是学徒似的,就负责递东西,然后就回家睡觉了。”

  “期待了半个月的七夕节,就特么修车了,累了够呛,什么都没有得到,原本以为会有个毕业仪式的,哪怕是很简陋呢,结果什么都没有。”

  “吐槽了半天,我以为你就很直了,黄原更是钛合金啊!”

  人比人气人,货比货得扔,这么一对比,突然发现吴烨还挺浪漫的,还挺体贴的。

  其实吴烨也是前两天才想起来这个事情,好在补救的及时,没有出现黄原这种事故。

  吴烨算是跑路跑得快的,黄原则是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他大概还在冥思苦想的。

  “他就是转不过弯来,但是心里全是游小鱼,没有其他人。”吴烨说道:“不善言辞,不知浪漫,并不是什么错误。”

  不是所有人都是浪漫的,特别是男人。

  大部分人,只会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履行自己的责任,而不是花言巧语的,关键时候靠不住。

  吴烨一直觉得,直率并不是老实,老实也不是坏事,踏踏实实的也是一种幸福。

  “就是觉得这个事情很有意思,你猜他还有多久能毕业?”凌晨问吴烨。

  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才发现这个世界不只是有宝藏男人,还有钛合金男人,很幸运的是,自己遇到的不是钛合金。

  猜不到的事情,吴烨不会乱猜,以后会怎么样,看到是两人的造化,不是单方面的付出。

  “那是他们的事情,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你应该做的事情,不要想着跑了,你跑不掉的。”吴烨说道。

  电视还没有看完,就被无吴烨拉着上楼了。

  上楼梯的额时候,凌晨还说要加班,吴烨答应了:“先加班,然后再加班,然后再吃饭。”

  好不容易收假了,拦路虎也走了,再加上今天吃了不少菜,起码不能浪费资源。

  山有路,勤为径。

  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退则进。

  “你怎么这么热?”凌晨把手放在他额头,试了试温度,发现烫的很。

  还以为吴烨是感冒了。

  吴烨则是笑了笑。

  “出汗就好了,今天吃了点补的。”吴烨回答道。

  还吃了点补的?你特么是要我小命不保吗?

  本来就堪堪达标,结果你特么先超标,明天不要上班了啊?

  “我去次卧!你滚啊!放开我,弟娃儿,要死人的,你放开我啊!锅锅,球球你了,我没有那个实力的,你放我一马!”凌晨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主要是对自己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就摆在哪里,吴烨是什么情况,她也很清楚,根本打不过他。

  平时就打不够,特么的还磕补品。

  救命啊!

  “放你一马?今天放一马,明天放一马,大家都去放马了,我要骑马怎么办?不放!别说喊哥哥,喊爸爸都不行。”

  完犊子了!

  卧室门关上。

  星星和八爷站在门口,八爷好奇的听了一下,然后看着星星。

  “傻狗,你主人喊救命呢!”

  “快点。”

  “慢点!”

  八爷看了看听得认真的星星,拍了拍它:“听得懂吗你?”

  狗子呲牙。

  八爷飞远点:“没加过人类jp似的,土狗!”

  吴烨不知道门口还有两只偷听的小动物,门缝里那么一点点声音它们都听到了,特别是星星,听得很认真。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入霜。

  潮起潮落,惊涛拍岸。

  时间流逝,越过记录,再越过记录,几把雨伞坏掉,弃之不顾。

  吴烨其实还会断水流剑法,不过最近才学会而已,以前都没有学会。剑招需要有人合练,一个人没办法练习断水流剑法。

  不过他发现根本断不掉。

  吴烨自己其实不晕车,但是吴烨弟弟晕车,而且吐的很严重。

  雷收雨歇。

  事后。

  “难怪都有抽烟的想法,别说,这个时候,抽个烟应该很奈斯,可惜我不会。”吴烨说道。

  一只手擦了擦细汗,刚才还温度略高,现在已经恢复平静了。

  就是说,出汗还是有用的。

  “那个药你放哪里的,给我一下!”凌晨喊他。

  吴烨伸手从柜子里拿了一支软膏给她。

  凌晨给了她一拳。

  “嘶!”

  吴烨:“.......”

  不至于嘛!真有那么严重?

  “我看看啊!”吴烨刚准备坐起来,就被她按住了。

  “嘴巴闭到,安安静静的,懂?”

  吴烨点点头。

  又不是不知道,还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有什么特别的吗?谁不知道谁啊!

  打架的时候口无遮拦,不打架的时候遮遮掩掩。

  这是一种什么老六情绪?

  默默的没有说话,吴烨拿着手机,看着资料,凌晨窸窸窣窣的,时不时咬牙切齿,嘶一下,不过吴烨想关心一下她,她不愿意。

  没办法,吴烨只好铁石心肠。

  一直到凌晨把软膏丢给他,吴烨放好,看了看凌晨,汗如雨下之后,脸就和水洗过一样,毛孔放大,又显得有些白里透红。

  就像是雨后的鲜花一样。

  “看鸭儿你看,给劳资滚远点,你个牲口!”凌晨气呼呼的看着他。

  吴烨忍不住笑。

  能把她惹的飚家乡话,吴烨还挺有成就感的,他们的劳资,和上京的你大爷差不多,就是个情绪词。

  并不是骂人,蜀州人骂人,是妈奶都遭殃,上京人骂人是大爷遭殃。

  “看你咋了?哎,我就看,就看!”吴烨逗她。

  凌晨转身,被子不够,气呼呼的用肩膀拉被子,把被子都拉过去了。

  这种情况下,吴烨就没有被子了,不光是没有被子,还得睡没有干的床单,吴烨只好把空调调高好几度。

  “吴烨,你有病是不是?你怎么不开三十度?啊!”

  忍不住笑了笑,吴烨指了指被子:“你都拉走了,我睡什么?总不能二十三度睡觉吧?晚上会感冒的。”

  又让了一部分被子给吴烨,凌晨还是没有转过来,她还是觉得今天吃大亏了,亏得不行。

  特别是吴烨完全不讲道理,根本就是欺负人。

  凌晨决定,起码一晚上不原谅他,免得他死灰复燃,她是怕了。

  一顿管一个星期都没问题。

  “你就睡了啊?”吴烨问她,她没有回答,吴烨推了一下她肩膀。

  抖了抖肩膀,凌晨转身看着他,眼神带着两把小刀似的。

  “莫挨老子!”

  吴烨:“.......”

  点点头,规规矩矩的躺好,也没有去打扰她,看着。

  最近他追的一本书作者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里没东西了,写的巨难受,是不是就跑路请假,说什么状态不好。

  好不容易更新一章,看样子又萎了。

  你也太水了!发完这个评论,吴烨才给他一章票票。

  “这家伙哎,只能把前面一百万写好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突破一下。”吴烨喃喃自语,点开其他的。

  玛德,水你们也卷啊!还要不要品德了?还要不要节操了?比水大赛吗?

  放下手机,他才注意到凌晨已经睡着了。精神抖擞的吴烨,现在根本就没有睡意,完全睡不着。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补充了营养一样,就是很精神,完全没有犯困的意思。

  明明是失去了很多。

  左右也睡不着,吴烨看着凌晨,默默的发呆。

  隔壁的隔壁。

  黄原的出租屋。

  不知道为什么,黄原总感觉口干舌燥的,而是发热出汗,睡不着觉。

  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觉,感觉不到一丝丝困意,精神就像是火焰一样,浇了油。

  旁边的游小鱼本来睡着了,结果又被他吵醒了,看着喝了好几杯水的黄原,游小鱼揉了揉眼睛。

  “你咋啦?大晚上不睡觉,属猴都没你这么闹腾,还能不能睡了?”游小鱼现在暴躁的很。

  本来都把她哄好了,礼物什么的无所谓了,节日嘛,也不是一定要过,她本来也是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女人。

  结果这个狗东西,翻来翻去,就和山里的猴儿似的,她本来就困,这个点平时早就睡着了,结果愣是第三次把她吵醒了。

  这不能忍啊!

  黄原喝完水,呼了几口气,感觉效果一般。

  “你先睡,我感觉状态不对啊!就吃了个养生火锅,都没吃多少,就喝了几碗汤。”黄原准备去洗漱。

  洗个冷水澡试试看能不能好一点,不然今晚上不要准备睡觉了。

  特别是牛气冲天的,根本睡不着。

  注意到他立竿见影的变化,游小鱼有些脸红,问了一下他吃的什么东西,宁渠和她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游小鱼简直无语极了。

  “你特么傻啊!门口掏粪车路过,你是不是都要拿勺儿尝尝咸澹?那是你能吃的吗?你是狗啊,什么都要尝尝,还特么喝了几碗汤,你不知道就是汤才是最厉害的啊?”

  “我特么也是,就特么喜欢你这个沙比了,你脑子让骡子踢了是不是?”

  “你咋好奇心那么重呢?你属猞猁啊你!”

  不过她还是一边说一边起来,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

  “完犊子了,烧特么都烧傻了,他们也不知道看着你点,什么都敢让你喝!你也是,特么什么都敢喝!”游小鱼拿着毛巾给他擦了擦脸。

  指了指卫生间让他去洗澡:“跑浴缸里!”

  要不是知道她就激动的口头禅,黄原都以为自己被骂傻了。

  看着黄原离开,她才拿着手机查了一下,这种情况要怎么办,她其实也不懂,懂个啥啊,她就知道要怎么补。

  还是已经结婚的表姐教她的,说以后用到上,但是也没有教她怎么样才能退啊!

  没办法,看着时间,游小鱼只好给表姐打了个电话,网上的资料她还是还不敢太相信了,怕有个什么后遗症之类的。

  电话打过去以后,响了好久,才被接通。

  迷迷湖湖的表姐,迷迷湖湖的问她是什么事情,大晚上的打电话来。

  “姐,我问一下啊,要是补过头了,要么办?跑步行不行?”游小鱼问道。

  那边的表姐大概是清醒了一点,问了一下她具体情况,然后忍不住哈哈笑。

  “傻啊你,你不就能解决了?不过这个年纪就要补了?那你可得注意了,以后很惨的。”表姐说道。

  游小鱼:“......”

  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她又重复的说了一下情况,那边的表姐才恍然大悟,理解了她的意思。

  刚才有点迷湖了。

  “人家盼都盼不来,你不好好珍惜一下?直接打一架不就完事儿了。”

  游小鱼叹气。

  “就是不补都够呛,何况还是这种情况,我怕半条命都没了!”游小鱼回答。

  表姐哈哈哈笑。

  这个倒是个问题,小鱼还是个黄花。

  “棒棒糖!”

  游小鱼:“.......”

  这特么关键词说的,生怕她不知道呢!

  聊了半天以后,她才把电话挂了,看着卫生间的大门,有些担心的去拍了拍门。

  也没有经历过,生怕黄原有个什么意外情况。

  主要是网上说,可能会留下后遗症什么的,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反正把她吓得不轻。

  “原,你咋样了?你说句话。”游小鱼问道。

  一边问还一边拍了拍门。

  “没事,多少好一点了,你别担心,不行出去跑几圈去,应该没什么问题。”黄原回答。

  其实效果并不好,但是她不想让游小鱼担心他。

  别看她很有主见似的,其实她很容易心里乱起来,很典型的北方女生的特点,平时看着和当家做主似的,关键时候还得老公解决问题。

  虽然平时总是欺负自己爷们儿,但是关键时候,还得是爷们儿。

  从浴缸爬出来,黄原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状态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特别是身上带着一个变形金刚,就很苦恼。

  不是汽车状态,而是特么的汽车人状态,这是要开车啊。

  “屮!”

  “这可咋整!”黄原自己也懵比了:“就说他们仨没安好心,坑我!”

  就是洛白坑他坑的最厉害,当时就是洛白给他盛的汤,还说很好喝,又有药材又有味道,算是药膳了,他就相信了。

  结果特么的,这是上当了。

  难怪吴烨和宁渠笑的那么奇怪,现在才知道不对劲。

  “你咋样了?”

  听到游小鱼的声音,黄原叹气,裹着浴巾,打开门出去。

  损友啊!

  “卧槽,你这表情,不对劲啊!脸都红了!”游小鱼碰了碰他的脸,都可以感觉到烫。

  黄原吐了一口气,无奈的看了看她:“别担心!”

  不担心才怪。怎么可能不担心。

  如果是其他人,她不只是不担心,还会开心的看戏,拿着手机记录一下生活,看能不能得到几个赞。问题是这是自己对象。

  人家的情况是故事,自己的情况事故。她和大多数人一样,和大多数小女生一样,遇到未知的东西还是会担心。

  “真没那么严重,就是脸红而已,又不是怎么样了,倒是感觉浑身都是力气,一点都不困,不累的。”黄原说道。

  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多说什么,就被游小鱼拉到沙发边上了。

  然后就被她推了一把,黄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不是,你弄啥呢?”黄原不解的问她。

  不过游小鱼没有回答。

  闭着眼眼睛吸了一口气,然后又睁开眼睛,舒了一口气。

  “老娘豁出去了!以后你要是不对我好,我他么打死你!”游小鱼一边屈膝,一边念念有词。

  不过黄原还没有搞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

  然后就看到浴袍撕拉。

  黄原:???

  啥啊!

  你过分了啊!

这特么,多不好意思啊!如  是刚才是脸红,这会儿就是泼了红墨水。

  下意识的,瞬间出手,挡住要害。

  黄原看着她,呵斥:“你干啥?能不能不要这么突然?”

  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想过,这个事情找游小鱼办了,迎刃而解。

  他知道的,就是不太现实,她扛不住这个压力,也挡不住这个情况,更顶不住这个时间。

  “撒手!”游小鱼说道:“你特么好像挡得住似的。”

  没错,根本挡不住。

  其实下意识应该是侧身才对,因为自己本能的知道侧身才是最好的方桉,但是这个情况,有点老不及。

  犹抱琵琶半遮面。

  很机灵的黄原,伸手把她的眼睛挡住了。

  游小鱼:“......”

  说真得,这一刻,感受到了黄原的智商爆表了,居然能想到这么个主意出来。

ranwen燃文  就在黄原心里大石头落下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弱点被抓住了。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