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77 钢铁直男的老版本浪漫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七夕节,传统节日。

  白天的时候,吴烨看了新闻,很多情侣顶着34度的大太阳,在民政局门口排队出一条长龙。

  都是准备领结婚证的。

  更有甚者,早上三点钟的时候,就已经去排队了。

  就这样,三点钟去排队的,还赶不上前面两点钟排队的,两点钟排队的,还赶不上前面一点钟就开始排队的。

  吴烨只能感慨,希望凌晨以后不要想着七夕节领结婚证,现在做什么都卷的变态。

  包括领结婚证。

  今天,吴烨的朋友圈里,除了晒鲜花,晒红包,晒礼物,就是晒结婚证的。

  到处都是狗粮。

  寓见酒店,吴烨家的酒店,今天爆满了,房间都全部订出去了。

  七夕节,情人节,都是炮火连天的日子,保洁阿姨的任务,通常都会加重不少。

  网址p://m.biquke.

  路边,随处可见丢掉的鲜花,鲜红色的玫瑰花,丢在垃圾桶里,也不知道是那个死鬼的爱情,又被丢弃了。

  早上送完凌晨以后,吴烨就开车回来了,抱着两个箱子上楼,准备把家里布置了一下。

  女生比较注重了几个节日,大概就是情人节、生日、结婚纪念日,现在又多了一个三八妇女节。

  这几年,女生过的节日都不少,零零碎碎的加起来,让很多男生苦不堪言。

  节日红包,再加上礼物,再加上在外面吃顿饭,还得看开不开房间。一个节日过下来,四位数的金钱就没有了。

  但是女生偏偏比较注重这方面,特别是仪式感,对她们来说很重要。

  她们总觉得,爱,应该有一个实实在在的体现,而不是只停留在嘴巴上。

  就类似,除了弄一身口水还能干什么?

  所以,礼物其实是一个载体,代表的是记的,重视,共同想法。

  这一点,大部分女生都不能免俗,哪怕是凌晨这种大总裁,大老板,也免不了喜欢这种仪式感。

  凌晨不需要吴烨送的很贵重的礼物,因为贵的东西,她都可以自己花钱买。

  她更想见到的是一份心意。

  吴烨很理解她的这种想法,所以昨天的时候就跑去把礼物订好了,今天刚好踏踏实实的准备烛光晚餐。

  对于很多普通的姑娘来说,这个节日,应该要出去外面好好吃一顿。

  但是对于凌晨来说,外面的东西她都已经吃腻了,反而更想在家里面简简单单的吃一顿饭。

  凌晨和吴烨说了一下这个想法,吴烨欣然答应了。

  七夕节其实是一个好笑的节日,牛郎和织女被分开。

  必须一年之后才能再见面,尤其是对于牛郎来说很不公平,织女可以每天见他一面,牛郎只有一年才能见到织女一面。

  王母娘娘大概是为了保护牛郎吧。

  把两个箱子放在沙发上,吴烨站在客厅中间,看了一下房子,想着自己要怎要布置,才显得好看一点。

  男人在这方面,天生就没有什么太强的审美,心思细腻的女生,更擅长做这种事情。

  偏偏大部分女生,就只会要求男朋友浪漫,其实男生懂个锤子浪漫。

  可以说,绝大部分人的浪漫知识,都是通过互联网,通过电视剧学来着,淘汰版本。

  就像吴烨,他在箱子里装的就是气球,彩带,还有跑马灯。

  拿着手机,吴烨给鲜花公司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送一些鲜花过来。这个节日,好像鲜花更搭配一些。

  “也就是我还有点钱,要是换成我现在是一个穷屌丝的话,还真不知不出来一个漂亮的会场,能做的就是给她做一顿好吃的。”

  “如果那样做的话,大部分人应该都会嫌弃吧。”

  “这个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吴烨感慨了好一会儿,才开始拿着气开始动气球。别人在打架的时候,他还在家里打气球。

  一个人的忙碌,其实很慢的,不过,今天大家都得过情人节,吴烨也不好意思喊人家帮忙。

爆一个  星星的狗爪子下,一个气球爆炸了,它又开始去扑另外一个,爪子把拍气球飞起来了以后,它就跳起来咬。

  又爆一个。

  站在椅子上的吴烨:“……”

  吴烨好不容易吹了很多气球,把整个客厅都铺的差不多,狗子在气球堆里面跳跃蹦跶,带起一连串的气球飞起来。

  “星星,你能不能安静一点?坐下!”吴烨把一个气球沾好。

作为一个没什么浪漫细胞的人,吴烨能想到的,就是在每一个气球上绑一个彩带  每一个彩带上,挂一个便利贴,每一个便利贴上,都写上一句情话。

  忙碌的吴烨。

  如果把他拍成电影画面的话,会有很多个画面,时不时在贴气球,时不时对着狗子指指点点,狗子一脸笑容委屈,时不时的又在绞尽脑汁写便利贴,想不出来,只能拿起手机查。

  等着气球贴的差不多了以后,敲门声起来,成筐成筐的鲜花,被他们搬进家里。

  占了不少位置的鲜花,每一筐都是不同的颜色。

  星星好奇的用鼻子嗅了一下,打了个喷嚏,觉得不好闻,就转身离开了。

  就准备好的塑料架子上,吴烨拿着剪刀,把鲜花修剪一下,然后插在箱子上。

  就这样,一层一层的,然后直接做成了一个花墙。

  老子早就准备好的照片,把它挂在我墙上,然后拿了跑马灯挂上,关上窗帘,插上电源。

  “漂亮!”吴烨笑了笑。

  别说,做这种事情,还蛮有成就感的。

  把剩下的鲜花全部用完,吴烨把整个家里都装点了一遍,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嘴里叼着一支鲜花,上楼,站在卧室大床边上,把花瓣抓住,一把摘下来握在手里。

  天女散花,把花瓣撒在床上,然后才满意的笑了笑。

  “奈斯!”

  家里变成了满是鲜花的样子,关上窗帘,打开彩灯以后,有点沙比似的浪漫气息,没办法吴烨就只会玩这种低级的浪漫。

  他是个直男,虽然喜欢装成暖男,但是内核确实是直男,就这个布置就可以看出来。

  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吴烨打开看了看,忍不住笑起来。

  那是昨天,和洛白一起去买的礼物,他的一份,洛白的一份。

  时间回到前一天。

  街上。

  “女生喜欢礼物,其实是并非礼物本身,而是所代表的含义以及仪式感,着会让她们觉得你的感情是可以具体的。”

  “老实人只会嘴巴上说,我爱你!但是有点情商的男人,则是会让礼物说这句话。”

  “所以,你买的不是礼物,而是爱!正经女友买的就是爱,不正经的女友,买的就是求爱。”

  “懂?”

  听着洛白在旁边侃侃而谈,吴烨则是默默的想事情,没有听他胡扯,感觉只是贵的东西,好像并不是很合适送给凌晨。

  主要是,凌晨并不缺钱。

  她甚至可以买到更贵的礼物,升级版的那种,所以吴烨还是觉得用心更好,钱失去意义以后,只能给礼物附加其他的价值,得是钱买不到的价值。

  心意。

  看了看洛白,吴烨问道:“买个什么东西,能表示心意?”

  “心脏移植手术可以可以!”

  吴烨:“......”

  你个沙比!

  看着商场,吴烨想着要不要买个按摩椅,不过家里已经有按摩床了,按摩浴缸了。

  第一次,吴烨觉得挑选礼物这个事情,他没有什么天赋,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什么好点子。

  “送个按摩椅.....”“沙比,你怎么不送个按摩...棒呢?”洛白吐槽吴烨脑回路。

  真的很清奇,完全不理解他为什么会想到送这个,难道凌晨很累?

  玛德,自卑了。

  “用不着那个,我就够了,你自己准备一个吧,以备不时之需。”吴烨回答了一句。

  洛白也摇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小钻风又回来了。

  他还是那个少年。

  嘿嘿嘿笑了一下,洛白晃了晃车钥匙:“走吧,哥已经想好了。”

  知道吴烨不靠谱,他早就准备了好几套预桉。

  亏得他想多的,才没有和吴烨一样变成无头苍蝇,乱转半天也不知道选什么礼物。

  还准备送金猪,傻猪吧!

  “你就不能早说?害我转了半天,早说不就完了?”吴烨回答。

  洛白:“......”

  可以的话,让他自己去再转几圈最好。

  狗咬吕洞宾。

  “我为什么要说,我就是不说,哎气死你个龟孙。”洛白回答。

  吴烨:“......”

  开着车,他带着吴烨去了郊区,逐渐的,高楼大厦开始越来越少,房子开始变得矮小。

  车子开在宽阔的道路上,洛白和吴烨都习惯性的把手伸出窗外,掌握着风的弧度。

  “你明天准备怎么过?”洛白问他。

  毕竟是在一起的第一个七夕节,洛白是很重视这个事情了,不知道吴烨是怎么安排的。

  他都想好一些列的计划了。

  “在家过!”这就是吴烨和凌晨的想法。

  这几天凌晨很忙,回来都累了,不准备去外面吃东西,就在家里过个七夕节就行了。

  凌晨她虽然想过七夕,但是并不相信吴烨能给她多少惊喜。

  在一起久了,凌晨很清楚吴烨就是个钢筋直男,没有那种细腻的温柔,有的只是男子汉的粗糙温柔。

  “浪费,七夕还在家过,找个大饭店吃吃喝喝,,然后找个娱乐场所唱唱歌,最后就在最近的酒店住。”洛白回答。

  他是没办法和吴烨一样一直待在家里,一有空,他就和白菜一起出门了。

  干什么都好,我们都不是喜欢宅的人。

  “你不懂,我们就是这样简单,没你那么多想法。”吴烨回答道。

  洛白:“......”

  住是凌晨有主见而已,试问谁不知道吴烨是个耙耳朵?都是将就凌晨。

  到了目的地。

  技术很不赖的洛白,把车子停在一家厂门口,吴烨下车,扒拉着车门,头看了看门头的文字。

一家翡翠加工厂  就是这个名字,老板很风趣。

  洛白把钥匙揣好,看了看吴烨:“我就这样说吧,没有什么东西,比自己做的东西更有心意。”

  “除了心脏移植。”

  这倒是,吴烨挺赞同这个说法的,大概率,过程里还能自我感动,很多人分手的时候,不就是这样么,自我感动。

  觉得自己付出了很多,下雨天的时候送伞,大半夜给女朋友买夜宵,在家里打扫卫生做饭,最终对方还是离开了。

  男生对于付出的定义,好像就是对方一定能感受到,并且会有回馈,而不是理所应当。

  如果感受不到的话,就是对方的问题,而不是自己的问题,其实大可不必,不谈亏欠,不负遇见,来得认真,走的洒脱。

  心意,向来是在一起才值钱。

  分开了一文不值。

  “我和这家加工厂的老板很熟悉,到时候我们挑选一块好点的料子,自己做个首饰送给对象,这个想法怎么样?”

  “亲自切割,打磨,抛光,凋刻。甭管是什么,都很有心意了。”

  挑挑眉毛,洛白信誓旦旦的说道。

  吴烨笑了笑:“说得有道理,就是有些暴殄天物了!”

  他和洛白两人,都不是什么工匠,做出来的东西,肯定没有专业的人做出来的东西好看。

  不管好看还是不好看,始终是自己的一份心意,是自己做的东西,比起在外面买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还是洛白鬼点子多,吴烨就没想到过这个办法,思维都已经固话了。

  这种事情,还得是渣男有办法。

  “管它浪不浪费呢,你说得你买个首饰,她们就天天戴着一样,你们家凌晨要什么首饰买不到?先做着看看呗。”洛白无所谓的说道。

  白菜可能还会经常戴着,凌晨会么?不会的!

  考虑这些事情,完全没有必要。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加工厂的,名字还这么奇葩。”见洛白敲门,吴烨问了一句。

  “买东西呗!”

  以前的时候,他会经常来这边定制一些小的饰品送人,那时候需要送的人多,每天都会带点小玩意儿出去。

  翡翠本身就是宝石,值不值钱看料子,很多人都不懂这个,洛白每次送出去的时候,都会被妹子开心的手下。

  时间久了以后,就和老板一来二去的熟悉了。

  刚好七夕节马上到了,洛白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来做个礼物送给白菜,以前的批量定制,变成了现在的私人定制。

  嘎吱。

  门打开了。

  穿着T恤,外面套着围裙的中年人和他们打招呼,这就是洛白说的工厂的老板,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老板是一个浑身都带着翡翠的男人,手上、脖子上、手腕上,都是翡翠。

  第一感觉就是有钱的很。

  “杜老板,最近有什么好料子嘛?有的话拿出来我们看看。”洛白开门见山的问了一句。

  老板立马回答道:“有的,洛总,外面办公室聊。”

  一声洛总,喊的熟悉的很,然后就带着他们两人去了办公室,泡好茶的老板,从保险柜里拿出两块料子,放在桌子上。

  一块紫的深邃,一块冰的透亮。

  起开的料子,从石皮到中间,越发深邃起来,满满的,没有一点杂色。

  “洛总,您看这两块料子怎么样?”他指了指已经切开的翡翠。

  这是库存比较好的料子了,其他的赶不上这两块,这两块料子,他花了不少钱买来的。

  开翡翠加工厂的嘛,多少有点自己压箱底的东西很正常,价格估计不便宜。

  “多少钱”洛白问他。

  老板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头,要不是熟悉了,他还想喊高一些。

  看了看料子,洛白摇摇头,开始还价:“二十万!”

  当真是漫天要价,洛白当然要坐地还钱,这个价格是胡扯,就是为了试探底线在哪里。

  老板:“......”

  他看了看洛白气定神闲的样子:“洛总,开玩笑了。”

  “你先开玩笑的。”洛白回答。

  对于这些东西,洛白才有研究,以前为了泡妹儿,什么都学了一些,就是没有系统整理。

  他很多东西都会的,只是看不出来。

  吴烨不太懂这个,洛白倒是和他聊的起劲儿,什么坑啊,水头啊,出多少件之类的。

  反正,洛白和他聊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以七十万的价格谈妥了以后,两人又要求用一下机器。

  拿着料子,两个师傅在一边指导他们先画图,然后才开始分割,还让他小心点手。

  分出来的翡翠,还要继续分割边角,打磨,凋刻等等。旁边的师傅,看着他们俩糟蹋了两块好料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职业生涯的素养最终把红包战胜了,开始手把手的教着无额他们。

  吴烨和洛白两人挺尴尬的,一直在翡翠加工厂待了一整天,最后才做了一个很喜欢的东西出来。

  虽然看着还是四不像,没有太多的美感,但是好歹是辛辛苦苦一天的成果。

  心意满满。

  虽然手都有伤口了,但是很值得。

  “我觉得我们俩这种情况,只能用败家子的行为来形容。”吴烨看着盒子里紫色的翡翠。

  花了几十万,就做了这么个小玩意,放在珠宝店里,都卖不起来什么价,能值几千块钱。

  只看外观不看材料的话,就这个价格都卖不掉。

  看着手上的盒子,吴烨把它放回抽屉了。

  看了看时间,开始极限卡点,把新的桌布放好,然后又把食材拿出来准备好,卡着时间开始做晚餐。

  凌晨还在路上。

  开着车往回走,车子是吴烨停在她楼下的,专门给她留的。

  听着情歌,一只手撑着脸蛋,看着前面的车距,今天不怎么堵车,平时的话,这个点堵车堵的厉害。

  “是不是都去吃饭了?吃完饭以后就准备去酒店了?”凌晨喃喃自语。

  可惜她还有亲戚在身,不然的话,高低要打一架,起码要吴烨拧不开瓶盖才结束。

  车载音响里传来怀旧老歌,凌晨跟着节奏动着手指,时不时摇晃一下身子,显得怡然自得。

  “也不知道吴烨准备了什么东西!应该是一束花吧?首饰应该是。”凌晨想到吴烨的思维逻辑。

  他的浪漫,实在是不及格,也不知道更新一下浪漫知识,纯粹是老版本。

  只能安慰自己,这是自己老公,自己找的,自己承受。

  凌晨还是拆的很准的,如果没有洛白的话,吴烨就和她猜的八九不离十。

  “跑快点嘛!你个憨批!开马丁还觉得油钱贵的很哎?”凌晨看着前车慢悠悠的开,实在是忍不住暴脾气。

  “好像那个买不起个马丁一样,开个跑车全世界都是你的,日龙包。”又吐槽了一句,车子转到他旁边去了。

  给了一脚五块钱的油门,m8咆孝而过。

  她刚加速,旁边的马丁也开始加速,凌晨就烦这种人,别人不加速,他就慢慢开,别人加速,他就开始加速。

  神经病似的。

  红绿灯路口,对方摇下车窗,看了看凌晨,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了。

  “美女,给个电话啊!”

  “给你妈你要不要?”凌晨毫不客气。

  隔壁的黄毛:“......”

  惹不起惹不起,这种女生已经不是凶巴巴了,已经是凶的匹爆了。

  见对方不说话了,凌晨才没有继续说话,她多少有那么一点点老司机的怒路症,老司机都有,看到那种开车不规矩的,就喜欢骂一句。

  凌晨也有这种习惯。

  她一般不爱惯着这种人,看和对方沿着最边上的慢车道开,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出来打猎来了。

  也就骗骗不单纯的,不怀好意的。

  开着车一路回到公寓,凌晨已经听到了七八个人说她是富婆,就是坐在车里和同伴说,看哪个白富美,不知道得多有钱。

  这都被知道了啊!

  就是没人说她老公多有钱,其实他老公也很有钱。

  挎着包包下车,凌晨拿着钥匙转了转,吹着口哨,和吴烨一样吊儿郎当的按下电梯。

  上楼的时候,还是有点期待的,也不知道吴烨在家里捣鼓什么。

  “亲爱的,小哥哥,请你不要不要哭泣.....小兔子乖乖,把门打开。”一边开门,一边唱着四六不着调的歌曲。

  凌晨呼了一口气,转动钥匙,把门打开。

  黑漆漆的。

  “完球了,这家伙怕不是搞忘了?”伸开灯。

  凌晨愣住了。

  鲜花延伸到客厅里,一堵花墙上全是吴烨和自己的照片,认识的时候,有好感的时候,还有刚开始恋爱的时候,以及后来的很多照片。

  气球从屋顶垂下彩带,一张张不同颜色的便利贴微微飘荡着。

  凌晨看了看上面写的内容:

  你如满天繁星,在我的生命里撒满星光。

  喜欢你真苍白,还是爱你好听。

  如果时间不可留,那就让我留在你身边,以前看光阴流逝。

  我喜欢熬夜,所以总是和凌晨相伴。

  看着一句句话,凌晨忍不住笑了笑,又忍不住有些感动。

  走到客厅的时候,一个气球炸开,无数花瓣从二楼飘落下来,凌晨抬头,看着飘落的花瓣,忍不住笑出声。

  花里胡哨的。

  但是真好,她很喜欢。

  “七夕节快乐!”带着很绅士的帽子的八爷,飞到她肩膀上:“美丽的女士,你想见见你老公吗?”

  凌晨点点头,他没看到吴烨藏在哪里。

  “打开音乐,关上灯OK?”八爷说着吴烨教它的台词,想着说完以后,就有面包虫吃了,很是卖力。

  凌晨关上灯,屋子里陷入黑暗。

  一阵悠扬的轻音乐响起,掩盖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环绕的彩灯亮起,星星就在插座旁边蹲着。

  不过凌晨的注意力都被穿着一身帅气西装的吴烨吸引了,站在彩灯环绕的圆圈里,吴烨缓缓伸出一只手:“亲爱的,可以请你跳个舞吗?”

  凌晨:嘿嘿嘿!

  她主动走过去,一只手放在吴烨手里,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在音乐声里,缓缓和吴烨起舞。

  这一刻,凌晨觉得自己很幸福。

  大概是满屋子都是吴烨的心意,她感觉自己被幸福包围了,这感觉是那么多明显,那么的容易感觉到,清晰到溢出来。

  费尽心思,绞尽脑汁的吴烨,布置了这一切,换来的是凌晨没停过的笑容。

  “谢谢老公!爱你。”

  “不客气,你喜欢就好,七夕节快乐。”吴烨回答。

  一曲终了,吴烨被她踩了七八脚。

  点灯亮起,狗子叼着一个盒子走过来,放到吴烨手里。

  “看看喜不喜欢,我自己做的,可能有点丑!”吴烨把盒子递给凌晨。

  笑了笑,凌晨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喜欢。”

  打开盒子,是一个紫色的挂件,凌晨的见识,很容易发现这是紫色翡翠,不是紫水晶。

  一个无事牌,一个平安扣,还有一个四不像的小动物,凌晨也不知道是什么。

  “这是你的生肖牛。”吴烨尴尬:“技术不到家,还是师傅帮忙的。”

  噗嗤。

  凌晨看和四不像忍不住笑出来了。

  拿着挂件,凌晨很喜欢,紫色也是她喜欢的颜色,虽然紫翡翠行情一直不是很好,但是凌晨不在乎价值,更在乎心意。

  她从兜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吴烨。

  “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凌晨笑嘻嘻的说道。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