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80 吞吞吐吐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隔壁黄原家里。

  还能听到嘶嘶的倒吸凉气的声音。

  抓着椅子把手的黄原,把椅子把手攥的紧紧的,偶尔松开几秒钟,又把把手攥住,时不时的,还倒吸一口凉气。

  两脚蹦的很直,穿着人字拖的脚丫子弯曲着,挖紧了脚底板,偶尔转动一下的脚,完全不影响脚指头的弯曲。

  “嘶呼!”黄原看了看游小鱼。

  吞吞吐吐的游小鱼说不出来话,正在试图让黄原晕车,不过效果不是很好。

  完全没有培训上岗的野路子,岗位技术还是很不达标,没办法得到最好的工作效率和作业效果。

  得益于黄原也是野路子,也没有什么作业经验。效果还是拉满了,对于黄原来说,这都已经很离谱了。

  如果不是不好意思,他高低得来一句:哦耶!

  不过不好意思,没有那么脸皮厚,本来就够不好意思了,还遇到这种情况,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手足无措,脑子空白。

  网址p://m.biquke.

  谁知道她会突然就勇敢起来,突然就咬人。

  “差不多了没?特么嘴酸。”休息了一下,游小鱼问了一句。

  特么累。

  头昏!

  口水都干了。

  听到游小鱼的问话,黄原一愣,然后想了想。

  回答了一个大概的答桉:“快了!”

  游小鱼:“.....”

  十分钟以前,就是这样回答她的,结果十分钟以后还是这样的回答。

  刚接触手艺的游小鱼还不是个熟练的手艺人,手艺粗糙,不过也够了。

  深山采蜜人,是伟大的职业。

  需要到鸟无人烟的森林里,找到蜂巢,但是蜂巢大部分在很高的树上,也有些树并不高,这个得看缘分。

  找到蜂巢以后,还得辛苦的攀爬,到树冠上,然后用口袋把蜂巢装进去,可能如此重复很多次,才能采到蜂蜜。

  “休息一会儿也行!”黄原说道。

  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晕车,完全没有这个意思,还没有开始晕的感觉。

  游小鱼摇摇头。

  还是再努力努力,早点把蜜采了,早点休息,想了想,她把黄原手拿过来。

  手不空着以后,黄原感觉就开始有点晕车了,

  突然想到了小时候看的神话连续剧,猴子大喊一声:嫂嫂张嘴,我要出来了!

  不过黄原没喊。

  “呕!”

  游小鱼跑去卫生间了。

  宁渠点上一支烟,感觉一身轻松,突然之间,就感觉自己不一样了,。

  “果然啊,没有什么经历就没有共同话题,总算是理解他们说的索然无味是什么意思了!”黄原呼了一口气。

  以前宁渠他们聊天的时候,说的一些东西,黄原还有点听不懂,确实没有经历就没有共鸣。

  卫生间里,游小鱼刷完牙,然后又干呕一声。

  “潸潸骗人啊!呕!完全接受不了,鹿茸味儿!”游小鱼叹气。

  要不是自己爷们儿,要不是问题刻不容缓,要不是总不可能让他去花钱,何必吞吞吐吐。

  擦了擦干呕的眼泪,她才从卫生间开门出去。

  看着神清气爽的黄原,游小鱼抬手就是两拳,然后揉了揉脸颊,给他一个白眼:“看鸡毛,睡觉!”

  黄原点点头。

  屁颠屁颠的跟着她回到卧室,然后看了看不搭理她的游小鱼。

  “媳妇儿,谢谢。”

  游小鱼转过来,看了看他,把他眼睛蒙上:“别比比,睡!”

  她也不是心里毫无波澜,都是女生怎么可能一点波动都没有,只是克制着而已。

  现在脸都是红的,吃鸡游戏,差评!

  黄原还没有睡着,游小鱼也没有睡着,两人各怀心思的想着事情。

  还是觉得多少有些委屈她了,游小鱼则是想着怎么样面对黄原,会不会觉得她太轻贱自己了?

  靠她近一点,黄原想和她说几句话。

  突然发现,它也想和她说几句话。

  黄原:“......”

  游小鱼:“.......”

  你特么太过分了啊!当老娘是杯子呢?

  尴尬的不行的黄原,只好解释道:“不关我的事,它自己想法比较多。”

  他才反应过来,就出现这种尴尬的场面了,还打了游小鱼一下,好像在说:妞,麻利的,咬我!

  游小鱼:“........”

  很想给黄原两个大耳刮子,让他清醒清醒,知道知道收敛。

  在游小鱼看来,这就是黄原故意的,开玩笑,他自己的东西,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会管不住?

  转身看着黄原,游小鱼咬牙切齿的问他:“你不要他过分了!”

  黄原很冤枉。

  凉了他几分钟,发现他左右滚来滚去的,就知道他又扯犊子了。

  “遇到了,老娘真是倒了大霉。”游小鱼拉开被子。

  做作业。

  时间流逝,已经是深夜了。

  嗓子有些难受的游小鱼,才沉沉睡去,黄原完全没有睡意,只好拿着手机刷着新闻。

  看了很久,才睡着。

  第二天。

  吴烨家里,摆放在桌子上的饭菜撒发出香气,香味飘到楼上,凌晨的鼻子微微动了一下,嗅了一下味道。

  慢慢的睁开眼睛,凌晨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又伸了一下懒腰,才发现自己腰酸的很,腿也没有力气。

  累啊!精神也还没有养好,还没有睡够,完全不想起来,只想在被子里窝着。

  刚想睡一下,吴烨就推门进了卧室,凌晨就知道自己没机会睡懒觉了。

  “尊敬的躺卧会员,早餐已经安排好了,请问您什么时候起来。”吴烨问她。

  凌晨看了看她,脚软手软的,走路都不想走。

  被吴烨拉起来以后,凌晨还在问他:“我能不能不起来,我想睡觉。”

  摇摇头,吴烨不答应。

  要睡觉也可以,吃完东西再回来睡觉都没问题。

  不吃东西一直睡觉,完全不健康,虽然很多人为了睡懒觉完全不考虑健康问题。

  就像是吃泡面,不会考虑泡面盒子是不是健康。

  “起来吃完东西再睡!”吴烨把她拉起来,她又倒下去,吴烨把皮带解开。

  凌晨直接跳下来。

  “我自己起,不劳老公喊我!”说完就丢丢丢跑下楼了。

  比起来,懒觉什么的都是小事情,只要不挨打,什么都好商量。

  看着凌晨下楼,吴烨才把扣子扣好,把被子整理了一下,把床单被罩取下来准备换一下。

  发现垫子上都是暗黄圆圈,吴烨忍不住笑了笑,才把新的床单被套拿出来换好。

  下楼把床单放到洗衣机里,然后才坐在椅子上,和凌晨以前吃早餐。

  “我要是不起来的话,我就睡懒觉了,起来就得去公司了。”凌晨是那种,起来了就不允许自己再去睡的人。

  除非是真的太累了,显然吴烨还没有过分到那种程度。

  可以做到,但是没有必要。

  “行,等会儿我送你去公司,刚好我也要去对一下账目情况,下午去接你。”吴烨回答了一句:“这几天有时间的话,我们回家去看看爸妈!”

  好一段时间没有回去了,再不回去的话,吴太太该有意见了。

  不过这段时间凌晨忙着公司的事情,吴烨也刚把公司的事情忙完没多久,又启动了新的计划,今年是没指望闲着了,明年的话时间更少。

  已经确定好了,明年要结婚。

  结婚了,还要养娃,这几年怕是没有机会好好休息了,起码没有机会安安稳稳的休息。

  “这几天忙完就去,我就这几天事情比较多,忙过了就轻松了。”凌晨回答。

  管理个大型企业,事情多如牛毛,如果不是她早就定好了管理方式,光是一个漫客都够她忙活的。

  为了让工作少占用自己的时间,凌晨已经化身时间管理达人了。

  哪怕是雨滴落到青青草地,也不影响她工作,除非起不来。

  “我提前和他们说一下就行,你先忙你的,我这里不急。”吴烨吃着饼说道。

  点点头,凌晨答应下来。

  吃完东西以后,吴烨送他到了公司以后,就直奔养生馆了,今天洛白休息,宁渠休息,吴烨也休息。

  就是黄原还泡在汽修厂里,和他一样的还有颜潸潸,知道情况以后,几人就知道昨天的汤白喝了。

  都深感惋惜。

  这么好的机会,居然不把握住,这都把握不住以后怎么办?

  养生馆包间里。

  洛白在唧唧哼哼的采耳,听着金属敲击出来的长音,深感愉悦。

  旁边就是吴烨和宁渠,黄原没有来,早早的去了修理厂,他们几个都是闲的,今天是去不多。

  查账吴烨也可以下午去,反正闲来无事,大家约着泡澡。

  “我觉得,昨天他搞不好跑步去了。”洛白分析。

  他有一个朋友,当时遇到这种事情,就是去跑步解决的,所以他知道。

  不过黄原这种情况,游小鱼还能去上班,就很奇妙了。

  “就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解决了,但是并不是你觉得的解解方式?”宁渠问道。

  他想事情一直比较稳妥,如果不是和颜潸潸有管的话,还是和稳妥的。

  都能去上班了,就证明事情已经解决了,只是游小鱼不是解决方桉而已。

  “除了出汗就是出来,还有什么办法?”吴烨好奇的问了一句。

  两人摇摇头,不知道。

  旁边的技师小姐姐看了看他们,然后小声的说道:“嘴!”

  三人:“......”

  这年头,大家都明白人啊!

  都是跑过高速的,还能不知道收费站嘛?

  看着他们诧异的眼神,小姐姐只是腼腆的笑了笑,然后继续按。

  洛白看了看她,换成以前的话,高低也得较量较量,也就是现在有了正儿八经的女朋友,不敢考虑这些。

  她就喜欢这种懂得多的,集众家之所长的小姐姐,什么都会。

  省时省力。

  “不愧是鱼!”吴烨说道。

  “是极是极!”两人异口同声。

  猜的可能性就是这个了,起码这个答桉最有意思,是不是也不可能问黄原,大家一起送他超神,最后结果是超鬼,也没办法了。

  那是黄原自己不给力。

  按的差不多了,几人去泡了一下温泉,才从养生馆离开。

  远处的黄原,还在汽车底下拿着扳手拧螺丝,打了个喷嚏,又继续拿着扳手扭螺丝。

  一身的机械油,安全看不出富二代的样子,就像一个平平无奇的修车工,除了长得好看一些。

  修理厂外面的停车场,一辆红色超跑停下来,穿着黑丝,踩着高跟鞋,一身小裙子,烈焰红唇的女子走进修理厂。

  问了几个人以后,径直走到黄原旁边。

  无意之间瞥见黑丝的他,有点愣住。

  蓝白啊!

  看这样子,不是游小鱼,他迅速然后钻出汽车底,丢掉手套,看了看眼前的女生。

  “咦,冯总,车有什么问题?”黄原问道。

  姓冯的女生摇摇头。

  看了看风尘仆仆的黄原,有点感慨,她是知道的,黄原可不是什么修理工,而是这家店的老板,只是爱好车子而已。

  “黄总,想请你吃个便饭,不知道有没有空?”她说道:“主要是为了感谢你,我爷爷没办法来,让我当面替他说一声谢谢。”

  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人能修好,就黄原把这个事情解决了。

  摇摇头,黄原拒绝了。

  他没兴趣去吃饭,也不想和游小鱼以外的女生多接触,有老公的倒是可以,不用担心人家有什么想法。

  这种美女,他向来敬而远之。

  “你们付钱了,我们办事,没什么谢不谢的,吃饭更不用了,我也没有时间。”黄原回答。

  冯小姐:“......”

  人家那些动不动就说多少人排队请自己吃饭,多少有点吹牛皮,但是她请人家,还没有被拒绝过,还是这么不假思索的。

  一时之间,她还忘记词了,本来地址都准备念出来了。

  “冯小姐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先去忙了!”黄原准备离开。

  黑丝而已。

  大不了以后给小鱼整一套,她比这个冯小姐好看多了。

  刚准备转身,就被冯小姐拉住了,然后黄原就看到刚端着碗进来的游小鱼。

  那特么是什么品种白菜,是不是在逗我们家猪?

  还穿丝袜,高跟鞋。

  谁不能穿似的,哎哟,这口红.....你扒拉我们家小黄干啥?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脑子里闪过了很多的词条。

  第一时间,看着被拉住的黄原,游小鱼彷佛变成了名侦探,分析着各个细节,眼睛就像是电子眼,把各个小动作都解读出来了。

  没有什么关系的可能性占百分之八十。

  “老公,来客户了?先把饭吃了再修啊!”游小鱼落落大方的走到黄原面前,看了看烈焰红唇的女生:“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占着女朋友的大义,游小鱼看着眼前的女子问道。

  摇摇头,女子指了指黄原:“就是想着请黄总吃个饭!专门过来,不过黄总不太有空,您是?”

  上次来的时候,她不在店里,不然高低都得让她知道,她是这里的老板娘。

  不过今天也不晚。

  “我是他老婆。”他看了看黄原:“老公,人家大老远来叫你,你就去呗!店里我看着就行。”

  游小鱼反其道而行之。

  她当然不想黄原和陌生女人出去,但是她又不好直接说,直接说,难免人家看低黄原,觉得他眼光不高,找个妒妇。

  不过她手上的碗快都没有放下,还是给黄原准备的吃的。

  “不用了,你和冯小姐聊一下吧,我先把东西吃了,把这台车修好。”黄原端着碗快就熘了。

  完全没想法,吃饭又不是吃不起,又不是缺那点吃饭的钱。

  出去再回来,估计游小鱼就会盘问半天了,还会嗅他衣服,他很烦那种不必要的麻烦。

  游小鱼一脸歉意,看着宁渠离开了,才说道:“冯小姐,不好意思啊,我老公他就喜欢和这些冷冰冰的东西打交道,对人比较腼腆和内向。”

  说话的时候,她还是一脸的歉意。

  上次冯小姐没有见过她,她也没有见过这个冯小姐,去拿零件去了,回来黄原已经在修老爷车了。

  “没事,倒是我唐突了,本来就是想感谢一下,给你们添麻烦了。”冯小姐回答。

  看游小鱼这么知书达理的,她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情况,居然约到了人家老公头上。

  她都没有表现的很生气,已经很好了,换成自己,估计语气都阴阳怪气的。

  “我们拿钱办事,没什么可谢的,您太客气了,锅里还有饺子,一起吃点?以后还得指望您这些老客户给我们介绍生意呢。”

  “看我这记性,来这么久,水都没有喝一口,隔壁坐会儿,喝口水吧!”

  游小鱼笑容满面,很热情的样子,表现的很客气,也很周到。

  不过冯小姐很客气,委婉的拒绝了以后,就离开了,不太好打扰人家两口子吃东西。

  看她离开以后,游小鱼才看了看宁渠,坐在废弃轮胎上的宁渠,一口一个饺子。

  一脸的灰尘,还有汗水流过灰尘以后,留下的黑线,再加上一身的油腻脏衣服,就这种情况,都能吸引到跑车白富美。

  富二代的气质,就这么清新脱俗吗?就这么难以封印吗?

  “今天这饺子好吃。”看到游小鱼走过来,黄原指了指碗里的饺子:“来一个!”

  一口吃掉。

  游小鱼看了看她:“刚才那个大嫂子是谁?”

  黄原:“.......”

  我才说饺子,你就说嫂子,你什么意思?我根本就不知道好不好玩。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人畜无害的小黄,除了喜欢抓鱼,那有什么坏心思?

  “问你话呢!”游小鱼又拿了一个饺子。

  别说,吃着碗里的,锅里还有的感觉确实不错啊!

  “就是修老爷车那个,别胡思乱想的。”黄原说道。

  游小鱼看了他半天,才放心的点点头,黄原确实不是那种不老实的人,她死乞白赖非要跟着他,不就是图他踏实嘛。

  真图他家亿万家产,她可没有这种想法,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她早就和黄原妈妈说过,结婚之前都可以做财产公证。

  她不需要那么多钱,现在家里的银行卡里,还有差不一千多万呢。不够她使的?

  “吃慢点,锅里还有,吃完了给你装,等着我给你拿瓶水。”游小鱼去给他拿水。

  她办事情雷厉风行的,说完话,就跑了。

  黄原忍不住笑了笑,又吃了一个大肉饺子,这是他最喜欢的韭菜猪肉馅。

  “今天修不好就算了,慢慢修呗,又不急一时半会的。”游小鱼回来的时候,把矿泉水递给他。

  黄原吧,就喜欢喝矿泉水。

  “早点修好呗,他们搞不定,我把问题找到了,让他们自己动手!”黄原回答。

  把一大碗饺子吃了,才戴着手套继续修车。

  刚准备钻到车底,就被游小鱼拉回来了,然后就是狠狠的木马一个。

  嘿嘿嘿嘿嘿!

  刚进修理厂的游所为:“.......”

  这孩子,一点都不矜持了,都不知道避人。老父亲心里五味杂陈,闺女离自己越发远了,渐行渐远渐无书啊!

  为了搬出去,还和自己闹呢,以前管的太严格了,现在反弹的厉害,越发主见了。

  转头的游小鱼和黄原:“......”

  老实说,黄原对于老丈人,心理阴影还是很多。

  他有些,蛮不讲理,又确实是关爱小鱼,只是对他就很一言难尽了,总之那些年,那几遍,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爸,锅里还有饺子,先把饭吃了。”游小鱼选择性翻篇。

  黄原打了个招呼,游所为没有和以前一样高冷,而是点点头,才被游小鱼拉着离开。

  她是知道自己老爹和黄原不怎么对付,以前自己没个主意,现在不会了。

  老爹重要,老公也很重要啊!

  见他们离开了,黄原也去修车去了。

  不过隔壁的厨房,看着绿油油的饺子,游所为看了看自己闺女。

  他最不喜欢的饺子就是韭菜的,却是隔壁小子最爱的,锅里也是韭菜饺子。

  女大不中留啊!

  “小鱼啊!爸也不说其他的了,你自己理智点,起码结婚以后再让你爹我当外公啊!”游所为想了想还是说道:“自己多想想。”

  他端着饺子就离开了。

  还没有遇到危险呢。

  小蝌蚪都没有开始找妈妈,那有什么危险不危险的,就算是找,也是一网打尽。

  0.01还能挡住亿万大军呢。

  看了看手机消息,她撇撇嘴,又不是谁都是吴烨,能把雨伞打坏。

  此时此刻,群里热闹极了。

金马骑士堂  真的,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雨伞还会坏,潸潸,这没什么关系吧?这是凌晨十分钟前发的信息。

  游小鱼无法想象,比特效里的战斗场面还要大?

  还是特么几把伞,难以置信。

  问了一下我们医院的医生,说多少有点风险,流口水本来就是半途开始的,不过问题应该不大。这是颜潸潸的回复。

  游小鱼感觉又学到了新知识,以后要全程带安全帽,不能半途而戴。

  嗯,记下来,这是要考的。

  你们昨天怎么样了?颜潸潸艾特了一下她和白菜。

  白菜羞答答的,也不见出来,游小鱼回复了一句吃了!

  群里安静了好几秒。

  颜潸潸发了一个竖起大拇指的表情包,凌晨还是喜欢熊猫脸表情,一个还得是你啊!姑娘!

  白菜用的自带表情包,一个震惊的表情。

  看到白菜出来了,大家都开始艾特她,白菜没办法潜水了。

  我只能说,又去了药店,不过比凌晨姐好,她差点去了医院。白菜发消息。

  只言片语,窥见一斑。

  游小鱼都能想到,多么痛的领悟哦!

  我是真以为自己要去医院了,看着是严重的很,早上好的差不多了,才敢来上班,不过还是小鱼厉害,不愧是你。凌晨回消息。

  不是吧?这有这么强吗?

  我反正不会吞剑,凌晨姐也没有,潸潸会,你是第二个。白菜艾特她。

  游小鱼叹气。

  那也没办法啊!要是总不可能古道热肠吧?或者开门,特么门都得坏了不可。

  出此下策,实属无奈之举,她不是属猴的,她也不是嬷嬷。

  吴烨总是在暗示这,不过我没有同意,多少有点膈应。凌晨发消息。

  膈应加一!我是想到不知道以前有多少....我就不敢想这个,现在吧,他老实了,我才发现我是老实人。白菜发消息。

  现在你们是刚熟悉,以后就知道了,阈值起来以后,就不会考虑这么多了,根本控制不住几己。颜潸潸发消息。

  凌晨不相信,白菜不相信,游小鱼还不知道。

  不说了,我去开会了。凌晨第一个跑掉。

  我去拍短视频了。

  我去看看病人。

  游小鱼把手机收起来,看了看办公室的老爹,把饺子放到保鲜柜里,然戴着手套去帮黄原。

  看着空碗都没有人收走的游所为,忍不住叹气。闺女变化很大啊!以前贤惠勤快,现在只在黄原哪里贤惠勤快,还得他自己洗碗。

  以前那会这样啊!

  洗完了碗快。他去隔壁看了看,还能看到笑的灿烂的黄原和游小鱼,他默默的回到办公室。

  有些开心和幸福,确实是只有对象才能给到,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给她那些幸福和开心。

  哪怕是爸爸,也不行,爸爸只是依靠,只是后盾,对象,老公,男朋友不一样,是以后可以代替他的人。

  “害也挺好的,以后有个靠的人,有个知冷知热的人,有个爱护关心的人。”

  “就是有点二愣,老实点也好,不就图个老实嘛。”

  “挺好的。”

  人一旦改变对一个人的看法,就会改变很多东西,随之而来的可能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像是游所为,以前就很不喜欢黄原,一个是担心有钱就变坏,现在不坏以后坏,还有就是个性,就特么知道修车,人情世故这块单薄的和鸡蛋壳似的。

  朋友没几个,要不是他爹就是代理商,他怕是和厂商打交道都费劲。

  再加上黄原爸爸确实和他也不对付,很多东西积累起来,就变成了厌烦,北方人直接,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怎么着都不喜欢。

  没有那么多虚与委蛇,也不委曲求全。

  后来,游小鱼差点出事,他才为了闺女,让了一步,好在黄原也没有得理不饶人,不然他把厂买了,直接搬家了。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那里没有?

  终究,缘分还是在他那里,小鱼离不开他,死乞白赖非要跟他。

  有什么办法呢?父母拗不过孩子的,他就是这样的情况,那就只能由着她呗。

  现在都搬出去住了,家里就自己和老爷子,

  下午的时候,车修的差不多了,游小鱼开始做下午饭。

  游所为去厨房看了看她准备的菜,又是有黄原的:“多炒几个菜,喊小黄过来一起吃吧,喝两盅。”

  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游小鱼表情很震惊。

  为什么送饭,不是喊黄原过来吃,还不是觉得他会不开心,不然她至于送饭嘛!

  发现老爹开始松口了,游小鱼惊喜的差点没有跳起来,其实黄原没有记仇,游小鱼真服气的其实是这个,黄原是个真爷们儿!

  搞定老爹,是她最近一直在寻思的事情。

  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他自己想开了,他没有意见了,事情就好办了。

  “好,和他说一声。”说完话,她急匆匆就跑了。

  游所为忍不住摇摇头,她早就等着自己这个话吧?不然那会那么开心。看着锅里的土豆丝,他拿着锅铲开始翻炒起来,菜都不顾了。

  隔壁。

  游小鱼和黄原说了一下情况,黄原立马就跑回办公室了,游小鱼心里咯噔一声。

  一直到黄原拿着一条烟,拿着一瓶台子出来,游小鱼才笑起来。

  “媳妇,赶紧弄几个菜,我再拿几瓶酒,今天我要报仇,非给他灌醉不可。”黄原信誓旦旦,迫不及待。

  他早就想有这么一个机会了,多少还是有点委屈的,只是没有说而已。

  爷们儿嘛,得大气量一点,对外人不用,对自己媳妇她爹,总不能让她也左右为难。

  黄原杀气腾腾。

  游小鱼彷佛看到了黄原哇哇吐的样子,论喝酒,黄原很悬。

  “行,我先弄几个下酒菜,不要空腹喝酒,听着没?”游小鱼交代。

  黄原点点头,回去又拿了几瓶酒,才走到隔壁,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办公室,看到游所为盯着他,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看着一脸严肃说不上严肃,好脸谈不上好脸,笑容找不到,厌烦也没有的难以定义的表情。

  黄原差点没有笑出来,这是说也不好说,得罪也不能得罪,开心也不开心的心情吧?

  对他这个人,老丈人心里估计也很复杂,从不喜欢到接受,这个过程确实是有点难。

  不容易啊!总算是能坐在一起喝酒了。

  “叔,我带了几瓶酒,小鱼说您想喝酒,陪您喝点,这个烟给您抽吧,我抽的少。”黄原先把礼仪做出来。

  该有的教养他有,和脾气是一样的,游所为确实不是多好的老丈人,但是他是个合格的爹。

  游小鱼是他辛辛苦苦养大的,这个黄原认。

  “有心了,叔谢谢你!”游所为看了看露出一角的烟,眼角跳动。

  这满溢的富二代气息啊!

  一条他舍不得买的烟,价格五位数的样子,一支烟就是几十块钱,只能说有钱,他知道自己家比不上黄原他们家,还是有些挫败。

  酒是几千块钱一瓶的,烟是五位数一条的。

  先礼,他都不好有个坏脸色。

  “东西太贵了,叔还是习惯抽十块钱的烟,这个抽不习惯,自己留着抽吧,酒我喝。”他说道。

  黄原也没有多说什么,把烟放在柜子里,然后回到椅子上,把酒盒子打开,然后开了一瓶酒。

  游小鱼把几个菜放在桌子上,把酒杯拿过来,又去厨房拿碗快。

  “叔,我敬您一杯。”黄原倒好酒。

  游所为和他碰了一下杯子,一口闷。

  黄原:“......”

  非要武喝啊?

  他还以为是文喝,慢慢喝呢,结果一口闷,他都喝了,黄原只好一口喝掉。

  真是难受!

  倒好酒,吃了几口菜压了一下,才感觉好多了,又吃了几个煎饺,看着他没有动快子了,黄原又拿着杯子和他喝了一杯。

  急了!

  这样喝,就算是年轻也扛不住啊!

  吐出一口酒气,黄原寻思着怎么办,刚才确实是吹牛皮的,不过他不想认输,先喝着,不行回去把解酒药拿了。

  “慢点喝,这样喝酒伤身体。”游小鱼把菜放下,又抓了花生米:“再这样喝,我把酒没收了。”

  她知道黄原的酒量不怎么样,特意坐在旁边,给他们倒酒。

  注意到游小鱼倒酒都是他的多,黄原的少,游所为也没有说什么,反正黄原这种小趴菜,他能喝好几个。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他都感觉到有点头皮发麻了,手脚也是有点麻了。

  醉意开始翻涌,黄原红着眼睛和他喝,他居然要醉了。

  “以后对我们家小鱼好点,叔给你道个歉,以前是我过分了,可以埋怨我,但是别埋怨小鱼。”游所为说着半醉的话。

  可能是借着酒,才能说出来,也可能是喝醉了,才说的。

  黄原点点头。

  “叔,都在酒里。”

  “好,干杯!”

  又过了半个小时,两人坐到一起,黄原晕乎乎的拿着打火机给他点烟,一不注意,火勐了。

  “黄原,你个沙比,你准备给我爸点了不是”游小鱼立马把胡子上的火拍灭。

  黄原:????

  点了什么?对了,点烟。

  “咋咋呼呼干啥,吼人家小黄干啥,人给我点烟呢!不懂事,我蒙住,有风!”胡子被烧了不少的游所为,也没有感觉到。

  还在批判游小鱼做事不对。

  看着黄原烟都对不准打火机了,她叹叹气,把打火机移动了一下。

  吐出烟雾,黄原一口醉话:“谢谢媳妇儿!”

  玛德,我爹还在呢!就特么喊媳妇儿。

  真喝醉了,凭着年轻身体好,黄原硬生生的把游所为熬醉了。

  不过他自己也是强弩之末,脑子里还有点清醒的念头,但是手脚都不听话了。

  感觉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叔,我们改天继续喝,酒我包了。”黄原还在考虑下一场。

  游所为立马点点头,答应下来,并且开始诉苦:“小黄啊!你都不知道叔这些年多难啊!”

  巴拉巴拉,叽叽喳喳,断断续续的酒话开始了。

  游小鱼:“.......”

  看了看地上的几个空酒瓶,她拍了拍脑门,决定以后不让他们这么喝了,多少喝点得了,这样喝醉了太麻烦了。

  哪怕是好酒不上头也不行。

  等了不少时间,看着天色都晚了,两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找了两个员工帮忙,把游所为扶到房间里,看了看宁渠,还是决定把他扶到厂里的房间里。

  厂里准备了房间,以前黄原都是睡厂里的。

  她们家也是一样的。

  看着睡着的黄原,游小鱼叹叹气,拿着毛巾给他擦了擦脸,把工作穿的脏衣服放在一边。

  “如愿了,给他喝的人事不省的,这会儿满意了。”游小鱼拍了拍他脸:“自己也人事不省的。”

  “哎!”

  她发了个朋友圈,忍不住笑了笑,不一会儿,凌晨就给她点赞了。

  “这个点不打架,还在玩手机?”游小鱼有些疑问的都囔着。

  这会儿。

  吴烨和凌晨还在外面牵着狗熘达,狗子有了相好,是一个小区的,出门的时候就在窗户边看了看,叼着一袋狗粮出门的。

  结果发生意外了。

  那是一只雪白的萨摩耶,狗子很喜欢的狗子。

  等他们到了广场的时候,就发现狗子往一个人多的地方跑去了,那边还围了很多人。

  “看不出来,星星还喜欢看热闹!”吴烨被它拉着跑。

大型犬就这点不好,力气太大了,一不  意都拉不住。

  看着狗子挤开人群,人群中间是两只萨摩耶。

  在连连看。

  狗主人还在吵架,吵架的原因就是两只狗子连连看了。

  看到这一幕,脑子里没有任何声音的星星,嘴里的进口狗粮掉在了地上。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