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86 肘,进屋【7K】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逐渐变成了一个大网红,白菜赚的钱也开始越来越多了,曾经几千块钱就觉得是个大数目的白菜,现在一个广告都是五位数,六位数的。

  已经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富婆,所以洛白决定带她去考驾照,没错,白菜除了身份证,驾驶证,房产证都没有。

  赚多永远不嫌多,花的永远觉得贵,这就是白菜的优良节省品格。

  作为一个平时舞大枪的女汉子,习武之人,洛白没想到她学车的天赋如此差,差到难以形容。

  白菜自己也很惭愧。

  报名学车的白菜,早已经看好了一辆红色的二手小菠萝,驾照还没有开始考呢,就已经先看车了。

  科目一白菜奋笔疾书,悬梁刺股,总算是擦着及格边缘考过,虽然很危险,刚好擦着及格线。

  考完试,她还信誓旦旦的,表示已经可以开自己的车了,不需要在蹭洛白的车,开心的原因,有一部份就是因为亲兄弟,明算账,她给洛白加了不少汽油。

  每次都很贵的,所以她准备买一个小车代步。

  总算是到了科目二,白菜可以开始练车了,洛白把她送到驾校的时候,白菜还开开心心的,后来就开心不起来了。

  一个场地区域就是几个车,白菜科目二的,直接撞了一个教练车,当时惊慌失措的,被教练说了半天。

  第二天的时候,白菜表情很痛苦,还要去驾校继续练车,驾照还没有拿到,转头把车撞了,还得厚着脸皮继续去学。

  钱都交了,不去已经不行了,花去了就得拿到东西,这是白菜的想法。

  肉疼的买了几包烟,白菜到了驾校,几个教练看着她往这边走,忍不住低头窃窃私语。

  “今天我带其他人!”其中一个教练开口了。

  他反应最快,带着几个学员就离开了,白菜这种学员,大概是教练眼里最麻烦的那种,和老太太差不多。

  “我也带其他人去了!”又一个教练跑了。

  最后一个教练没办法跑,只好把白菜安排在老年组里,让她和一群学了很久都没有学会的老人家作伴。

  这些很难教会的学员,一个个都是VIP学员,白菜也是其中之一。

  “哎,先练吧!这次注意点车距。”教练有气无力的说道。

  到了教练边上,白菜给他塞了两包烟,看着手里的,教练立刻融化了脸上的冰冷,多了一点笑意。

  “这边还有一辆,单独练习吧,我看着点提醒你。”教练说着,就把烟放到了抽屉里,拿了车钥匙,带着她去学车。

  刚开始学的白菜,对车很陌上和恐惧,特别是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就更恐慌了,感觉其他的车子都要撞到她了似的。

  带着这种心理,在场地上跑了不少时间的白菜,又把一个教练车撞到了,还是在教练一不注意的时候。

  对面的学员被吓得脸色煞白,看着她就从坡上下来了,然后就看着的越多吃瓜学员,白菜头一次产生了这辈子没有驾照就算了的念头了。

  “冷静冷静,再学就是了,磕磕碰碰很正常,没有撞到人就好了。”教练还安慰了一句。

  她刚才手忙脚乱的样子,现在失落的样子,来之前兴致勃勃的情况,教练都看到了。

  就是碰一下,对她来说伤害那么大。

  白菜叹气。

  又怕,有不协调,又记不住关键,她觉得自己没戏考驾照。

  “教练对不起。”白菜说道,

  已经是第二次了,总是撞到别人,以后出去了怎么办?撞着个大奔小马怎么办?撞着跑车怎么办?

  她就是个马路杀手。

  最大的极限杀伤力不是拿着大枪那种,而是摸着方向盘。

  “汽车不难开,你不要遇到情况就着急!”教练说道:“慢慢练习,总会好起来的。”

  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人,他还是尽职尽责的宽慰白菜,虽然内心也在喊着退钱,不过驾校不会退钱的。

  至于以后大街上的那些车主,教练看了看白菜,内心感慨: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菩提不让猴子说名字了。

  坐在车上,教练教了她注意事项和应急反应应该怎么办,然后让她再来一遍。

  十分钟后!

  “刹车!”

  “刹车是那个?”

  “砰!”

  教练:“.....”

  对面车里的三个学员:“.....”

  早就刹车停下的几人,还是遭遇了撞击,他们很懵,教练却觉得:

  孺女不可教,教的血压高,三秒不注意,汽车亲上去,刹车找不到,油门认的准,有坑专压坑,没坑压石头。

  “回去冷静冷静吧!”教练也是没办法了。

  他们是教人家考驾照,但是也不是万能的,特别是对白菜这种,就很束手无策。

  挺聪明的一个女生,就是没点过天赋。

  被赶出驾校了,白菜有些萧瑟的离开驾校门口,一辆汽车停在她面前,车窗打开,洛白叼着一支玫瑰花,冲她挑眉。

  看着看着,白菜噗嗤一声笑出来。

  拉开车门坐进去,白菜接过洛白递来的鲜花:“本来很不开心的,见到你就开心了。”

  心情瞬间好起来,虽然考驾照不顺利,但是洛白很好啊!

  大不了以后不开车了,虽然凌晨她们都会开,呜呜呜,她们都会开,不行,还是要考出来。

  “给你准备了个礼物,带你去看看去!”洛白说着话,神秘的笑了笑,一脚油门,推背感扑面而来。

  默默伸头看了看洛白脚下,白菜疑惑的问道:“你这为什么只有两个踏板?”

  虽然教练给他发消息,说他女朋友没有天赋,但是洛白是不信邪的,现在才发现,白菜是真不懂车。

  一窍不通那种不懂。

  “这叫自动挡,你学的那是手动挡!自动挡没有离合器,控制刹车和油门就行了。”洛白科普。

  白菜点头,一只脚左边右边晃动,模拟着踩刹车和油门,看的洛白目瞪口呆,他刹车的时候,白菜就观察着一对一模拟。

  这有什么用?不和那种假装自己在开车差不多?

  “车距太近了!”白菜提醒他。

  看了看旁边蠢蠢欲动准备别车的,洛白没有让,白菜实践着自己少得可怜的开车知识,一路到了目的地。

  洛白把车停好,带着她到了一大片空地。

  指了指空地上的汽车:“走吧!给你开小灶!”

  白菜:“.....”

  看着白的的车辆,又看了看大片的空地,白菜疑惑的喃喃自语:还能这样?

  有钱人都不按照套路出牌的吗?

  一辆不新不旧,改造过的教练车,车门边上还写着驾校名字,洛白把钥匙给她,然后坐到副驾驶。

  看了看脚下的刹车,洛白把脚放在刹车旁边。

  拿着钥匙,白菜坐进车里,手放在方向盘上,然后才搓了搓手,想着应该怎么开。

  怎么开来着?

  哦,调整后视镜,调整座椅,系好安全带,点火启动车子,然后呢?

  白菜捣鼓半天,才把车开起来,小心翼翼的把车灯关上,然后就开始龟速行驶。

  撞废弃轮胎。

  撞小树,

  撞到门卫大爷的花盆。

  哪里好撞撞哪里,洛白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教练说不敢教她了,这种天赋,确实是很爆炸。

  遇到障碍物,就手足无措,就控制不住车,就喊着啊,压过去。

  这种方法,洛白觉得以后应该很费车才对,特别是白菜这种什么都撞的,以后还敢不敢让她开车都不一定。

  “额,我是不是应该提前打个方向盘?”白菜悟了。

  好在车子没花多少钱,撞坏了都不心疼,白菜能反应过来,证明效果还是有的。

  无数的子弹,沙比也能喂成狙击手。

  “不要慌,不要慌!啊啊啊!”

  “慢一点,再慢一点,下坡了,我控制不住啊!”

  “刹车是这边还是这边?”

  天色暗下来,回去的时候,洛白是沉默的,想到了那些女人开车的后果。

  连撞七八人,开车下水田,避险踩油门,加速踩刹车,遇到事情就惊慌失措,遇到障碍就毫无办法。

  新手白菜,比很多人的新手期都糟糕。

  “我是不是很笨?”白菜坐在驾驶室问他,

  洛白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白菜:“......”

  靠嫩姨!

  就不会安慰一下我啊?需要你这么诚实的吗?

  “不过你很努力,多练几天就好了,我们去打那个教练的脸,让他知道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洛白说道。

  白菜眼睛一亮。

  打他们脸,嘿嘿嘿!这个主意就很棒了,白菜都能想象到他们的表情变化是什么。

  “好,洛哥教我!”

  洛白点点头,转头看了看她:“晚上.....”

  两人惯性的往前倒了一下,又被安全带拉回来砸在椅子上。

  追尾了,第一时间洛白就知道,自己的车尾巴被撞了,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红色部分,行车记录仪开始提示紧急记录。

  停好车,洛白下车看了看情况,白菜还没有下车,才刚反应过来。

  原来被撞是这样的?

  迅速下车,白菜就发现洛白被几个大汉拉到一边去了。

  白菜就急了。

  特么的,撞人就算了,还敢欺负我老公。

  几个酒气扑面而来的大汉,把他拉到车边的时候,洛白是有点忐忑的,特别是一个比一个壮实。

  肌肉大汉,群聊啊!

  “哥们儿,私了,别报警了好吧?多少钱我们赔偿。”其中一个大汉说道。

  他们全责,理亏,还喝酒了,被抓着个现行。

  摸了摸下巴,洛白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看自己的车,被一辆大号越野车撞了一下,对方车子倒是没什么问题,他的车子都凹陷进去了。

  无妄之灾。

  “哥们,商量商量!”几个大汉继续说道。

  刚准备把手搭在洛白肩膀上,白菜就把他手拍开了:“怎么,要威胁啊!”

  凶巴巴的白菜站在洛白身边,随时准备放倒对方,跃跃欲试的样子,看得洛白发了愣。

  白菜不是暴力狂,当然也不是施暴者,平时还很温柔的。

  “小姐姐,你误会了,我们只是想私了而已,没有什么恶意,我们全责,我们认的,能不能把车开旁边聊?”

  听他这么说,白菜看了看洛白,洛白点点头。

  得饶人处且饶人,没必要揪着不放。

  拍了照片,确定好价格,他拿出一个口袋,把现金拿出几叠,递给洛白,洛白拿着手写的证明,大家签字按手印。

  看着他们偶尔间的兰花指,洛白感觉一阵恶寒。

  汽车离去以后,洛白才看了看白菜:“知道被撞的人的感觉了吧?”

  刚才撞东西,回来就被上一课,白菜深刻感觉到,撞到的都是钱,她有钱吗?她只是个没什么存款的小姐姐。

  不能撞了。

  直接去了黄原的修理厂,洛白拉着白菜,轻车熟路的去黄原办公室。

  打开门就看到在啃得激的黄原,响声响起来,游小鱼和装了弹簧一样,从黄原腿上跳起来,黄原则是一脸诧异的看着门口。

  口水娃,啃得激。

  “那什么,打扰了!你们继续。”洛白下一瞬间,立刻关上门。

  草率了,忘记黄原都有女朋友了,人家也要私人空间的嘛!虽然是大下午的,但是偶尔也要休息,也要调剂,也要补充水分,放松手掌。

  夕阳无限好,锻炼锻炼掌握能力。

  懂的嘛!黄拉丝,嘿嘿嘿!

  黄某,当真是与赌毒不共戴天的好老板,办公室.....嘎嘎嘎!

  白菜还没有看到什么,就被洛白拉着去另一边了,坐在轮胎秋千上,等着黄原出来。没等多久,黄原出来了,一脸正气,毫无尴尬。当然,洛白知道他是装的。

  “来也不打个电话!”黄原把烟丢一支给他:“咦,白菜也来了?”

  白菜点点头:“你们聊,我去找小鱼。”

  她去了办公室,洛白才指了指车子,和他说了一下情况,黄原看了一下车,表示问题不大。

  脸红的游小鱼带着白菜去隔壁厨房了,黄原安排人把车开到维修车间,开始修理。

  “你可以啊!办公室里办事!攻事攻办啊!”洛白嘿嘿嘿笑。

  没说啥,黄原沉默了一下,衣袖里掉出一个大扳手,砸在地上,发出叮一声。

  “你说什么?”黄原把扳手捡起来。

  很无耻,黄原一直都是这样,特别是恼羞成怒的时候。

  就像是这个扳手,洛白都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但是就是在他手上,什么时候拿的,洛白完全不知道。

  “你这人就没意思.....”

  他又捡起一把扳手:“老掉,很烦!”

  “找个车给我,这几天用!”洛白只好转移话题。

  至于他吃鱼的的事情,洛白就不管,哪怕是他以后浑水摸鱼,鱼贯而入,三天打鱼,都不关洛白的事。

  黄原答应的很爽快,找个车而已,修理厂别的不多,就是车多的很,要什么挑什么,不说都有,起码有的品牌也不少。

  找好车子,两人回到隔壁,游小鱼和白菜在厨房做饭。

  这段时间都习惯喝点的黄原,立刻就把酒拿出来了,打开倒在分酒器里:“来二两?”

  抽了抽嘴角,洛白看着分酒器,这特么是二两吗?

  “最近小鱼她爸爸经常来喝酒,给我把酒瘾都养出来了。”黄原给他倒上一小杯,把花生米拿出来,一边吃,一边小酌。

  小日子过得很充实,有烟有酒有厨娘,赚钱谈情两不误,修车练手,修完车还能练手。

  “咦,你搞定她爹了?”洛白抓着了重点。

  搞定和妥协不一样,上次是妥协,都愿意经常来喝酒了,就是真的搞定了。

  世事无常啊!

  前面看他那个衰样,还以为他要等很久呢,结果这么快就出结果了。

  效率真高啊!

  “这话说的,有多难似的!”黄原开始吹牛。

  和老丈人喝酒喝多了,总会沾染一些恶习,就像是吹牛这个事情,自然而然的就学会了。

  聊天不吹牛,总感觉聊的不到位。

  “得,和你老丈人学吹牛学毕业了吧?懒得和你谈以前的事情。”洛白看了看他,鄙视之。

  现在多嘚瑟,以前就多悲惨。

  谁还不知道谁的曾经,谁的爱恨情仇,谁的怨种经历?

  “额......聊点开心的。”黄原回答:“吴烨不是说你扰民了?怎么处理的?”

  往事不堪回首,不提也罢。

  洛白翻白眼。

  这个事情,他很烦,要不是想到隔壁那个大姐有孩子了,他都要去理论了,凭什么他以前就可以,自己现在就不可以?

  你叫得,我就叫不得?这特么是什么狗屁道理?

  “有孩子了,退一步海阔天空。”洛白回答:“何况,那个大嫂对白菜还是很热情的,总不能吵架,人家也不容易。”

  不是圣母,洛白单纯就是觉得人家怀着孩子,不好多说什么,大不了让她一下。

  以后小声。

  厨房里。

  白菜和游小鱼聊着虎狼话题,关于小鱼为什么还是c,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白菜都不是黄花菜了,聊这个毫无压力。

  倒是游小鱼,有很多话想和她聊,特别是关于x生活的话题,她对于这些话题,很有吸引力。

  黄原也不是完全没有考虑,该出手就出手,反正手也出得差不多了,最后一步也就不再是什么大问题了。

  可能就是最近,可能就是这几天,可能就是今天,她就要变成一个通透的人了。

  “和我说一下,算一种什么感受?”游小鱼问白菜。

  这个话题把白菜难住了。

  不知道怎么给她说这个事情,而且情况也不一样。

  “这个问题,你得去问晨姐,她才知道怎么给你答案。”白菜回答。

  凌晨可是大量神仙卡收集着,一次能收集好几张神仙体验卡。白菜虽然也有,但是没有凌晨那么多!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白菜给她建议。

  游小鱼:“.......”

  花径不曾缘扫客,蓬门今始为君开。

  开门大吉!

  不知不觉,游小鱼脸红的厉害,决定不和白菜聊这些,那聊什么?

  “你说我要不要和他说一下?就是多少映射一下那么说!”游小鱼问她。

有人二十之前,把东西丢掉,有的人一辈子没丢,日子因为选择变化,但是选择不  是一家人就不要考虑。

  白菜认真得笑了笑:“直接点!我想g你!”

  直截了当,游小鱼觉得这个主意太馊了,要是男生这么说.....反正根本不可能,没有那种能力和可能性。

  这话也不合适她来说。

  看她脸红的很,白菜说道:“你看凌晨姐,不就不服输嘛,屡败屡战,然后屡战屡败。”

  她还是很服气凌晨的,白菜自己就做不到这样,她是败军之将,而且还是没有勇气再站起来的那种败军之将。

  “她这样说过?”游小鱼问她。

  摇摇头,白菜理所当然的回答:“我只是觉得这个话很有杀伤力,至于凌晨姐,我就不知道她是不是说过了。”

  此等秘密,又怎么可能让外人知道呢?

  不可示人。

  名器,不可假手于人。

  远处的吴烨家里,凌晨和吴烨一起泡着脚,手上一人拿着一个游戏手柄,操作着屏幕上的游戏人物,玩的不亦乐乎。

  “啊切!”凌晨揉了揉鼻子:“不知道谁想我了!”

  “估计不是什么好东西。”吴烨回答。

  凌晨追求者很多,遇到吴烨以后,就被她斩的干干净净的,这些人也没有出现在吴烨的生活里,也没有出现在凌晨的微信里。

  踏踏实实的日子里,让吴烨产生了一种我老婆不给我一点可吃之醋的感觉。

  确实也是这样,宁渠还有个误会,吴烨一点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都没有经历过。

  “那不是和你一样?我不允许你这么说自己!”凌晨把操作着人物把他砍得躺下。

  她可能是不贫其他的,有些贫嘴了。

  拿过冰果汁递给她,吴烨新开了一局,最近他带着凌晨入坑小游戏了,以后准备带她入坑大制作。

  爱好可以相互学习的,凌晨就很有游戏天赋。

  “如果你去一个聚会的话,你会请女生喝什么?”凌晨问他。

  想也不想的,吴烨脱口而出:“请全部女生喝冰饮!”

  这是洛白做过的事情,吴烨只是说出来而已。

  他干的事情太多了,很多都很有纪念意义,洛白是那种喜欢钻研的人,所以挖空心思去学习新的套路。

  “你是个渣男吧?你还说你单纯!”凌晨吐槽。

  常威,你还说你不会武功?

  吴烨:“.....”

  他就是道听途说,就是了解的多点,不然也不至于追凌晨的时候还要看书,临时抱佛脚,那是因为真的不懂。

  虽然最后拿下了,也是千辛万苦的。

  “被诽谤我啊!我不是那种人!”吴烨回答:“再说了,这几天你也不是不知道,你这情况,我都得全力应付。”

  女大三抱金砖,姐姐会疼人。

  姐姐还是做大生意的,动不动就亿万大生意,而且很有商业天赋,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会缠缠,会潺潺。

  疲倦还剩下黑眼圈,就是吴烨的想法,姐姐是好,但是姐姐得吃饱。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凌晨说道。

  吴烨可不承认:“口吐白沫嘛!没听说过吐象牙的,倒是吐剑可以。”

  凌晨:“......”

  把脚抬起来,吴烨拿着毛巾给她擦了擦脚,然后把趾甲顺带给她剪掉,才嫌弃的丢开她。

  嘿嘿嘿笑,凌晨一个木马,吴烨措手不及。

  把水倒了以后,吴烨回到客厅,看了看凌晨收拾好的手柄,突然想到洛白那一箱子尾巴。

  默默的收起这个变态都觉得变态的想法,拿着果汁灌了几口,舒坦的靠着她:“帮我按按头啊!”

  凌晨二话没说,把手放在他头上。

  她虽然按得不怎么样,但是效果还是很好的,吴烨觉得还不错,专业的也不敢考虑其他的了。

  按头,其实很容易手酸,毕竟不是专业的,手酸很正常。

  吴烨看看她:“按错了!”

  凌晨:??

  哪里错了?不是说按头....屮!

  给了吴烨两巴掌,拍在他肩膀上,凌晨无话可说,不过她也做不到。其他的臣妾可能是坐不到,她是真的做不到。

  “能不能正经点?你是良家吗?”凌晨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吴烨哈哈笑。

  他肯定是良家,良家子。

  “你要拉我下水么?”吴烨问她。

  凌晨:“......”

  那是男生爱做的事情,拉良家下水,劝风尘从良,凌晨是理解不了这种想法的。

  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说道:“你最近找策划公司干什么?”

  今天好几个策划公司,给吴烨打电话,她偷偷地听了一下,好像说什么方案已经发给吴烨了。

  “哦,公司宣传策划方案,公司做的我不太满意,就单独找了外面的公司。”吴烨说着天衣无缝的谎话。

  还拍了凌晨一下。

  “还不相信我是不是?”吴烨问她。

  凌晨点点头!

  “我就是不相信!”

  吴烨:“......”

  最近,总感觉凌晨多了些奇怪的癖好。

  “肘,进屋,教育你!”吴烨拉着她上楼,把灯关了。

  毫无惧色的凌晨还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老汉就老汉,OK!”吴烨答应。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