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87 老板不在,见钱就卖【8K】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自己开车回去?坐飞机回去不是更方便吗?自己开车那么累!”给凌晨夹了菜的吴太太,觉得吴烨智障了。

  一千五百多公里,自己开车得多累啊?

  老吴只是看了一眼吴烨,就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不出意外,这是凌晨的主意,吴烨不会如此天马行空的。

  他这种咸鱼性格,能坐飞机,会开车,还是开一千五百多公里,太阳打西边出来差不多。

  什么都听媳妇儿的!

  随他!

  “一千多公里而已,我和凌晨换着开呗,反正也没有准备当天就到,我们提前两天出发,准备当自驾游!”吴烨回答。

  当然,这确实是凌晨的主意。

  凌晨才爱旅游,吴烨只爱凌晨,所以,真拿她没办法。

  坐飞机虽然快,但是除了看云,毛都看不到,但是自驾游就不会了,可以看到的。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和你爸坐飞机回去,到家先把家里收拾收拾。”吴太太没说不同意。

  一住://6

  孩子大了,都快交割了。

  以后怎么管是凌晨的事情,她最多查缺补漏建议一下,不多说什么。

  爱开车就开吧,年轻不怕累,喜欢陌生的地方,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样,老了才喜欢熟悉的地方。

  “给她收拾个窑洞,她想住窑洞。”吴烨笑着说道。

  吴太太看了看他:“你是太久没有挨打了,皮在痒是不是?现在那还有人住窑洞?”

  条件好了以后,都修小楼了,窑洞都当成杂物间了,放杂物,放柴火,很少还有人住,就算是住,都是没办法,迫不得已。

  村里也有老人住窑洞的,那是家庭原因。

  吴烨家里,老爷子是最早修房子的那一批人,真在村里比,吴烨家的条件从二十年前到现在,都算是很好的。

  不过比不过凌晨家。

  “阿姨,您别管他,来,喝碗鸡汤,这个鸡汤特别好喝!”凌晨打圆场。

  上次说回去体验农村生活,吴烨让她住窑洞,这都过去一个多月了,吴烨还记得。

  凌晨是挺好奇的,刚好吴烨过年去她家过,她呢,中秋节去吴烨家过,顺便去体验一下农村生活。

  放牛放羊,割草种地,应该很不错。

  “价钱是黑了点,但是味道确实很好。”吴太太喝了几勺鸡汤,菜单她也看过,价格都不便宜。

  虽然是自己儿子开的店,换成她是顾客,也不会经常来,她还是老想法,这种吃法很奢侈了。

  今天还是凌晨打电话,请他们出来吃饭,才来的吴烨店里,不然吴太太还是习惯在家里做饭吃。

  “您黑别人就算了,自己儿子也黑?成本就很高啊!我总不可能亏本卖!”吴烨把茶倒好。

  “一个黄瓜你卖88,你这是月球来的黄瓜啊?我还不知道黄瓜两块钱一斤?你着半斤都没有。”吴太太指了指黄瓜:“还青龙过海,你脸皮真厚!”

  看到这些菜,吴太太就能估计得出来大概的成本,就算是差一半也没有吴烨定的价格离谱。

  蒸的花生,外面买十块钱一斤,他卖66一屉,怕是半斤都没有。

  “你爸的奸诈你倒是遗传了个十成十。”吴太太看了看老吴。

  吴烨:“.....”

  老吴:“......”

  这里面有他什么事情?他好好吃着饭呢,也被殃及池鱼。

  他倒是理解吴烨这个菜价,价格得和环境匹配,不然客人都会觉得不协调,匹配的低那么一点点,客人就会觉得很实惠。

  吴烨的团队,显然对这个很了解,用人均300的装修,买人均260的价格,再加上菜的味道确实好,位置也好,还有跟得上的宣传,生意好就很正常了。

  这不是奸诈,这是你情我愿,客人不在意这个,很多人请客,贵一点反而觉得有面子。

  “商业行为,这不是很正常嘛,那有说自己儿子心黑的。”老吴喝了一口热茶,点点头:“茶叶不错,不是那种便宜货。”

  他能喝的出来茶叶的质量差异,起码也是八九不离十。

  吴烨看了看旁边的凌晨,凌晨笑了笑:“确实,我比你更黑!”

  他们的业务,利润也很大,有些业务,利润高的离谱,人家还不得不合作,因为一些东西只有她们公司有。

  没有替代的,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你们开什么车回去?还是开你那个越野车?”吴太太问了一句。

  “那是大G,好吧,也是越野车。”吴烨说道:“准备租个房车,路上还可以露营。”

  这是吴烨和凌晨提前商量好的,租个不大的房车,路上一路玩着回去,

  吴烨觉得挺好的,租个那种不晃的房车就行了。

  嘿嘿嘿!

  “晨晨上班那么累,出去玩一下也好,开车慢点,不要疲劳驾驶。”老吴提醒了一句。

  距离中秋节其实也没几天时间了,吴烨他们先出发,老吴他们提前一天出发,估计他们还要先到。

  这次吴烨带着女朋友回去,提前也没有和老爷子他们说,免得他们准备很多。

  老太太还没有见过凌晨呢,就是视频上见过,还没有见过真人。

  “过去待几天?”吴太太问道。

  “也就几天时间,凌晨还得回来上班,前前后后的,差不多一个多星期时间。”吴烨说道。

  就这点时间,除了假期,其他的都抽出来的时间。

  凌晨比吴烨忙多了,管着好几个大公司,事情本来也多,出去玩多久,回来就得解决多少问题。

  上次去北极一趟,回来文件都堆了一大堆。

  “那也差不多了,总要劳逸结合。”吴太太拿着纸巾擦了擦嘴。

  可以理解的。

  吴太太作为新世纪的婆婆,没有那么的规矩,更多的都是理解和退让。

  能回去都已经很好了,要是没有时间的话,都回不去,老爷子和老太太更遗憾。

  老人家一把年纪了,现在最希望的事情,就是看着吴烨结婚,生孩子,特别是老太太,回去一次催促一次。

  “那就这样定了,吃完了就走吧,他们也回去早点准备行礼。”老吴把茶杯放下:“车都还没有租吧?”

  租好车还得准备其他的,总不可能睡床垫,还得加水,准备吃的喝的,工作也得提前安排一下,才能能放心离开魔都。

  “我这两安排好。”吴烨回答。

  老吴也没有多问,而是靠着椅子喝茶。

  吃完饭,就各自去准备回去了,吴太太也得回家准备行礼,老吴可搞不定这些事情,还得他出手。

  给老爷子和老太太带了不少东西,要提前装好。

  停车场。

  凌晨和吴烨看着轿车离开,凌晨挽着吴烨的胳膊,两人压着马路,街边都是汽车行驶过去,路灯通明,人行道上都是晚间散步的人。

  凌晨挽着吴烨的胳膊,漫步在人行道,看着高悬在天空的月亮,这几天已经开始逐渐变圆了。

  事物月圆,今天已初八了。

  还有一个星期就八月十五,农历的中秋节。

  吃饱喝足,挽着吴烨散散步,走在路上,凌晨把头靠着他肩膀,轻轻地哼着小曲儿,感受着很久没有得到的宁静。

  起床,锻炼,出门上班,回家,吃饭,锻炼,休息。偶尔才会像这样出来逛一下,散散步。

  正是因为少,才让凌晨觉得很好,安安静静的饭后时光,不一定非要窝在沙发上渡过。

  吹吹秋风也很好。

  今天凌晨打电话给吴太太,请他们吃饭也是事出有因,这个月吴太太喊了她两次了,她都没有时间,好几次加班加点的,回家都是很晚了。

  所以凌晨把他们约到吴烨店里吃了一顿,也算是表达心意了,而且吴烨店里也方便,和其他饭店不一样。

  每次吴太太都弄一大桌子菜,凌晨也觉得她辛苦,算是变相的关心。

  年轻人的关心就是这样,不是费事,就是费钱,凌晨倒是把钱和事都省下来了。

  “哎,那边有热闹可以看!”吴烨抬头看了看不远处,拉着凌晨就走过去:“走,看热闹!”

  看热闹,属于是乐子人的必备技能。作为吃瓜集团一员的吴烨,有着大瓜小瓜不放过的执著。

  凌晨:“......”

  看着兴致勃勃的吴烨,凌晨只好跟着他一起去找乐子。

  这是一个小区篮球场,就修在路边,隔着一层铁丝网,吴烨和凌晨找了一个好位置,吴烨从挎包里拿出水煮花生和瓜子递给凌晨。

  这是他刚才在店里拿的,准备回家路上磕,没想到还有乐子可以看。

  凌晨:“.......”

  准备的真齐全。

  抓了半把瓜子,凌晨看了看球场内,一群大妈和一群年轻人对峙着,大妈们显得怒气冲冲,特别是看着对面放着两头牛的大音响。

  周围还有几个篮球,看这个情况,大妈们是占了篮球场,引起小年轻的不满了。

  这种事情屡见不鲜,当然是网上,现实里吴烨还是第一次见到,公寓楼下也有大妈跳广场舞,不过她们都是十点之前就回家了。

  “孙子,你过来!”一个大妈指了指人群里熟悉的身影。

  对方摇摇头:“奶奶,你赶紧回家,别和这些大妈奶奶一起瞎胡闹。”

  老太太:“.......”

  这种情况还有不少,很多年轻人的奶奶都在广场舞群体里,被自己孙子大义灭亲了,让她们不要胡闹。

  看的吴烨啧啧称奇。

  “以后专门找个位置给你跳广场舞,免得你孙子也只有,为了打篮球把你赶出去。”吴烨说道。

  凌晨给了他一个白眼。

  自己孙子,自己连儿子都还没有,还孙子,还不知道儿子什么时候生呢。

  再说,她不觉得自己孙子敢和自己咋咋呼呼的,最多说:奶奶,求求您了!

  嗯,这样还差不多!

  “我先把他爹管好,遇到这种事情,我直接打电话给他爹不就行了,你觉得要是你儿子会怎么处理?”凌晨问他。

  吴烨指了指球场。

  “先看人家儿子会怎么处理!”过来一群中年人了,看情况就知道是凌晨说的这种情况。

  见分晓的时候到了,管的好不好,孩子听不听话,一看便知。

  凌晨也看着球场,以后她也得管儿子。

  “我儿子,应该是那样,看到没有!”吴烨指着其中一个大哥说道:“我儿子肯定是那种。”

  凌晨:哈哈哈。

  总感觉在占人家便宜似的。

  先收拾了一顿孩子,才去了老太太身边的大哥,把老太太劝回去了,身后还跟着嘀嘀咕咕的孩子。

  一部分人就不是这样了,上来就和老太太说话,话语间,还有不少埋怨。

  有的直接是批评了,看的吴烨撇嘴,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方错了,单纯怪老人,单纯怪孩子都不对。

  一样米养百样人。

  不少固执的老太太就生气了,骂骂咧咧的,魔都人骂人,多少有点电视上的感觉,赶不上最厉害的几个地方,也不轻。

  吴烨磕着瓜子,看了看凌晨:“以后和我妈学一学魔都话骂人,不然你用蜀州话骂人,人家听不懂。”

  防范于未然,吴烨觉得应该让吴太太教凌晨一下。

  吴太太和其他阿姨学了不少,以前吴烨见过几次,吴太太骂人很凶的,特别是夹着本地化,活生生把人家骂哭了。

  那个哭唧唧的阿姨,吴烨至今忘不了她当时梨花带雨的模样。

  当然,也忘不了气势咄咄逼人的吴太太。

  “不用,蜀州话骂人都很过分了,我都不敢放飞自我,还得收着点!”凌晨吃了一颗花生,感觉球场里的阿姨应该点一个滴滴代骂。

  吴烨大概是没有见过乡土式骂人法,不留余地骂人法,容易挨刀骂人法。

  这算什么?

  吃了半天瓜,吵得越来越厉害。

  一场闹剧,最终居然是以报警而结束。

  两人往回走,开着车回家。

  “白菜考驾照考的怎么样?”吴烨问她,白菜考驾照考了不少时间了,凌晨说效果不好。

  说到这个,凌晨就忍不住笑起来。

  “挂科两次了,第一次是坐到副驾驶去了,第二次是把车开到沟里去了,教练让她放弃这个梦想,不要固执,做人要看得开,要学会取舍。”

  “天赋全点到表演和练武上了,开车天赋差的一塌糊涂。她说要是挂了五次,就不考了,反正也靠不出来。”

  凌晨说了一下白菜的近况,吴烨也忍不住笑起来。

  洛白前几天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把白菜教会开车,现在不知道放弃了没有。在她身上,吴烨见到了她很好的武术天赋,也看到了她很糟糕的学车天赋。

  “准备挂完了,就去试试考摩托车驾照,或者考船舶驾驶证,白菜现在对驾驶证很执著。”凌晨说道。

  她们经常在群里聊天,白菜是什么情况,她也没有隐瞒大家,反而是时不时的分享开心,大多数时候都是求安慰。

  坎坷的很。

  “估计也悬,换成摩托车,我怕她能飞起来。”吴烨有种预感,她绝对不会那么顺利,考汽车都不行,摩托车就行?

  新手手里,摩托车和汽车一样危险,也不知道洛白怎么想的,准备把白菜培养成杀手?

  “你和洛白说一下吧,免得她那天撞个好歹,真很可能,她又很头铁。”凌晨建议道。

  吴烨点点头。

  上次和洛白说让他们小声点,他还怨念颇大呢,虽然还是听了。

  回到停车场,吴烨把车停好,看了看旁边洛白的车子,喷了花哨的漆,整成了彩色的,奇奇怪怪的审美。

  吴烨和凌晨的审美都不一样,凌晨买的四件套,永远是浅色的,吴烨喜欢深色的。

  浅的吴烨一直不喜欢。

  “网上买点小玩偶,你喜欢那种?”凌晨拿着手机问他、

  吴烨指了指几个黑色的玩偶。

  “算了,我自己选!你这眼光,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能找到我当女朋友。”凌晨吐槽。

  吴烨笑了笑。

  “傻了呗?找女朋友,也不可能往深色找啊!”始于颜值嘛,吴烨也是这样,一见钟情的除了颜值就身材,最重要的微笑。

  再说是不是深色,最开始也不知道,都是后来知道的,或者改变的。

  “你个骗子。”凌晨对脸盲这个套路一直耿耿于怀的,当时那么容易就相信他了,现在觉得自己好傻。

  如果不是那么容易相信他,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沦陷了。

  都是缘分。

  “你要这样说我也没办法!”吴烨摊摊手。

  凌晨:“.......”

  这种渣男的话都学会了?

  啪啪两巴掌,凌晨才拉着吴烨出了电梯,回到家以后,就开始计划收拾东西。

  “你们老家热的时候四十度啊?我的天!”凌晨看着手机问他。

  吴烨只是看了看,就很好奇她为什么这么问。

  “你们老家四十多度,魔都最热的时候也是四十多度,我们老家差不多四十度,有什么问题?这段时间是秋老虎啊!”吴烨回答。

  凌晨才反应过来,想了想,确实是这样。

  不是那些能避暑的地方,都很热。

  这个季节,只有那些二十多度的地方,才是最合适居住的,不过他们只能想想,没退休,想去都没办法。

  “我们老家有小河,家里有空调,还有老爷子专门给我挖的游泳池,家门口还有几颗大树,有吊床的。”吴烨和她说道。

  今年哪里不热?

  除了少数的地方,大部分地方其实都很热,魔都这边都有不少植物被晒死,每天下午的时候,洒水车都要洒水。

  “我多带点防晒霜,免得回来以后,员工都不认识我。”凌晨计划着。

  洗漱好,吴烨拉着她上楼。

  第二天的时候。

  吴烨去了汽车租赁公司,提前和对方预约好了,吴烨到了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公司的场地特别大。

一路顺风汽车服务公司  吴烨看着广告,才发现还卖二手车,真是什么业务都做,这年头赚钱已经这么难了?

  看着一辆辆洗的干干净净的二手车,吴烨看的眼花缭乱的。

  “要从头到尾的拍啊,要拍特写,现在的男人,都喜欢看洗这种脏车。”洗车间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吴烨忍不住笑。

  看了看他们身边一辆脏的不行的车,居然拿捏了大部分男生的喜好。

  大概是看到吴烨了,他立马就冲出来,激动的掏出香烟,递给吴烨:“哥,看车吗?”

  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又回头喊道:“小王,给哥拿瓶黑牛,把西瓜切好。”

  才转头看了看吴烨:“哥,想看什么车?几万几十万应有尽有,全是精品,售后有保障,我们送一年保险。”

  从兜里掏出一把遮阳伞,他举起来,把吴烨头上的阳光遮住。

  现在干二手车,已经卷成这样了吗?

  这服务,吴烨简直给满分,小母牛坐飞机啊!

  “你们现在都这么卷了?”吴烨看着另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人跑过来,把饮料递给吴烨。

  “不懂事,不知道给哥把拉环拉开啊!”他批批评了一句,才回答道:“哥,你不知道啊,以前的二手车贩子,早上喝拉菲,中午吃龙虾,晚上和台子,现在不光是得学剪辑,拍视频,做广告,还得亏钱卖车,日子难过啊!”

  要不是日子难过,他至于做到这样?

  以前做舔狗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到位。

  吴烨大概理解了,这年头网上做二手车的太多了,他们竞争怕是头破血流那种。

  “这个宝马什么价格?”吴烨拍了拍其中一辆车,写的准新车。

  “哥,七系,去年年底上牌的车,看,塑料都没有撕开,诚心要72交个朋友。”他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吴烨。

  吴烨:“.....”

  他只是问一下,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个行业,吴烨还是很有兴趣的。

  “给个成本价呗!”吴烨笑着说道。

  他想了想:“哥,成本价76!”

  卧槽,这该死的幽默感,口才真好的!

  难怪生意做的这么大,车这么多,怎么看也不可能和他说的那么惨的情况对上。

  “你是不是钱总?”吴烨问他。

  年龄和吴烨差不了多少的年轻人愣了一下:“我是小钱总,你说的应该是我爹,我可能是误会了!”

  他还以为卖车的客户来了。

  “我来租车的!”吴烨说了一下,看了看他有点失落的眼神,吴烨问了一句:“有没有那种特别特别新的准新车?三十万左右的bba!”

  小钱总眼睛一亮。

  “有!哥,我们里面聊,吃点水果,把车租好了再聊这个。”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吴烨往一间办公室走去。

  很有意思的一个哥们儿。

  办公室,看着手边的水果,吴烨拿着平板电脑选房车,小钱总在旁边给他建议,要他额驾照能开的,要自动挡的,要多功能的,要驾驶起来舒适的。

  吴烨的要求很多,他选了半天才给吴烨选了几辆。

  实地看车的时候,他又把一个个功能都演示了一遍,坐在副驾驶,让吴烨开车试驾,跑了一圈,吴烨把车定下来。

  “哥,找了几个车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能不能问一下买车是自己开还是?”

  “奖励公司管理!”吴烨回答。

  小钱总看了看吴烨,竖起大拇指:“哥,敞亮!一看你就是做大生意的。老板不在家,我乱卖,见钱就卖!”

  吴烨:“......”

  这牛吹的,吴烨肯定是不相信的,这个话,他好像在朋友圈听说过。

  不过中秋节,吴烨准备放假之前,弄个员工表彰大会,准备花点钱,弄个车给奖励一下。

  “你别激动啊,我先看看车,就算是确定下来,也得等公司那边把宣传方案做出来再说。”吴烨回答。

  小钱总点点头。

  带吴烨看了看车,都是几个月的车,不过价格要少一部分,也算是二手车,不过车是新的厉害。

  价格上,性价比还是很高的。

  “吴哥,你这样,你给我个你们宣传部负责人的电话,宣传我不懂,但是这个车怎么样送我懂啊!个人户和公司户可不一样!”

  “这方面,我们是专业的,具体操作,时间,好处坏处等等,他们肯定要知道才能定方案啊!”

  “认识就是朋友,吴哥,你是做大生意的,日理万机,肯定没时间管这些小事情,我很会为朋友着想的。”

  很想挖他怎么办?

  这家伙做销售的话,肯定是个很厉害的高手,吴烨都被他说服了。

  想了想,吴烨把小水鱼的电话给他了,大水鱼不管这些,两兄弟管的事情不一样。

  至于打蛇上棍的小钱总,吴烨是真决得他是个人才。

  “吴哥,租车的钱,你给个六千六就行,六六大顺。”他直接抹了一千多。

  吴烨一愣。

  “这么大方?你爸不会有意见?”吴烨问他。

  小钱总笑了笑:“我交朋友,管他何事?吴哥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以后用得着弟弟的地方,只管开口。”

  他一开口,吴烨仿佛来到了梁山。

  其实吴烨很有自知之明的,他这种人,做不到那些谄媚,也说不出那些马屁,更喝不下那些苦酒。

  所以,他做不了什么大事情的,因为他和规则格格不入。

  既不是什么高清的人,也不是什么蒙眼扎淤泥的人,不是荷花,连荷叶都算不上。

  像小钱总这样的人,才能混出头,哪怕是他一点基础都没有,也能混出头,吴烨有这种感觉。

  这种,才是生了混涩会的性格。

  能抬得起,也能放得下,不成功都没有道理。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吴烨觉得自己应该和他学学,起码低得下头,才能昂首挺胸:“加个微信吧!你也别客气,交个朋友!”

  吴烨说的很认真,让他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掏出手机:“我扫,我扫!”

  聊了不少时间,等他爹来的时候,吴烨和小钱总都聊了一个小时了。

  “吴总,没想到你提前来了,我们家这小子口无遮拦的,没得罪吴总吧?”聪明绝顶的中年人穿着西裤,把T恤扎在西裤里,一双皮鞋锃亮。

  公司管理推荐的他们家,吴烨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吴烨的情况了,实打实的十亿富豪,十亿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很高的位置了。

  “钱总客气了,我和钱兄弟聊的很好。”吴烨回答了一句。

  中年人看了看吴烨旁边的儿子,微微点点头。

  “车选好了吗?要是没有满意的,我再调几辆车过来。”

  “爸,这事你就别管了,我和吴哥对接就行了,已经弄好了,晚上我给吴哥送过去。”小钱总示意他不要多说其他的。

  点点头,说了几句中年人就离开了,没有打扰他们聊天。

  吴烨也没有待多久,就开车离开了。

  办公室里。

  小钱总抽着烟,问着吴烨的情况,他估计自己老爹知道,他说吴烨是做大生意的,只是基于那块百达翡丽来判断的。

  几百万的表戴在手上,别说他开的大G,就是骑自行车,踩着旱冰鞋来,他也是大客户,大老板,做大生意的。

  钻营,并不可怕,这个涩会,谁不钻营?

  能赚大钱,他不在意当个马屁精,当个谄媚小人,无所谓,钱是男人胆。

  当你在夜店点着黑桃A,马爹利的时候,只会有DJ报你是某总,只会有小姐姐凑过来眉眼,当你买车买房的时候,没人会在意你钱是跪着赚的还是站着赚的!只会喊老板大气。

  这就是现实,现实比J女都务实。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交个朋友也好,有钱人家的孩子,多个朋友多条路。”钱总看了看儿子:“钱不重要,亏点无所谓,熟了多少给点机会就回来了。”

  “我知道,等会我把内部洗干净再送过去。”小钱总明了。

  知道吴烨是什么情况,他反而冷静下来了,没有多想什么,交朋友要看人的,吴烨不是那种拍马屁就能交朋友的人。

  而且那家伙真特么年轻,比他还要小两岁,也不知道家里是什么条件。年纪轻轻的,就把生意做到这种程度了。

  小钱总这个想法,和吴烨刚见到凌晨的时候是一样的。

  人生,就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小钱总有仰望的,吴烨也有仰望的,凌晨还说她有朋友更厉害呢。

  吴烨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公司,他确实想弄个表彰大会,虽然年底还有年会,但是上半年吴烨也没有少赚,都是员工的功劳。

  如果不是他们辛苦,吴烨可赚不到那么多钱,拿出一点奖励他们,完全合理。光是送个月饼,送个油,送个红包,感觉调动不起来积极性。

  不过方案还要出来以后,才能确定具体怎么做。

  老板张张嘴,员工跑断腿,现在还在做内部活动方案呢!就因为吴烨一句话,水鱼都变成八爪鱼了。

  铃铃铃....拿着财务报表的吴烨,顺手拿起手机,瞥了一眼号码。

  滑下接听,打开免提。

  “晚上给我留个最好的包间,留一桌最好的菜,准备两瓶最贵的酒!”洛白连珠炮一般说完。

  吴烨:?

  ------题外话------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重生,我不可能被道德绑架  真心推荐。

顺便,求个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