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88 见老丈人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豫州到魔都的G4333次列车,开始检票的时候,排着长队的老人小孩年轻人开始有序检票,提着口袋,拉着行李箱的旅客排出一条长队。

  人群里,一个皮肤较深,穿着一件老款却崭新的T恤,一条黑色有些长的西裤,脚上穿着一双新皮鞋,头发能看得出来刚刚修剪过。

  一只手臂拉着行李箱,眼睛则是看着前面的检票口,看着前面的人群拿着身份证检票的时候,他看的特别认真。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车票,反复的看了看车厢号,座位号,默默的念了好几遍以后,才推着大号的行李箱往前走。

  他还是喜欢帆布包,那种大号的背包,不习惯行李箱。索性提着把手,把行李箱提起来,这样更方便,也更让他习惯。

  拿着身份证刷开检票口,有些担心闸门关了,又有些担心时间不够找座位,他迅速通过检票口,提着不轻的行礼下楼梯。

  没有和大部分人一样去挤电梯,而是从楼梯快步走下去,用接近于小跑的程度,到了站台。

  注意到不少人在外面抽烟,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想了想还是开始找车厢,高铁上不然抽烟。

  坐习惯了火车,他很少坐高铁,比起来,还是火车更划算,也是最喜欢的出行方式,离开了舒适区以后,整个人都变得不习惯了。

  挤着票上的车厢号,他拿着票,走到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面前问了一句:“同志,07号车厢往那边走?4333是这个车吗?”

  一口豫普话,让他显得很乡土,他能听懂普通话,但是说不好,就这还是和工友和电视剧学的。

  网址p://m.63.

  费劲!

  “叔,就是这趟列车,您往前走,那个写着羽酒的牌旁边就是07车厢,车门旁边写着的。”很负责任的工作人员用一口豫州话和他交流。

  对方是个很亲和的年轻人,让他放心不少,他一贯其实不想麻烦和打扰别人,除非是真的不懂,没办法的情况下。

  认真的说了谢谢,他才往车厢哪里小跑过去,担心时间不够。

  工作人员转头看了一眼,有些感慨的抿了一下嘴唇,他想到自己的父亲了,和这个大叔好像差不多,连一身气质都很像。

  小心翼翼,显得有些谨慎和卑微。

  哪怕是很认真很认真的看,也找不到一丝丝张扬和棱角。

  看着他进了车厢,工作人员才回过头,看着面前打着月饼的牌,呆滞了几秒。

  车厢里,拿着车票找着位置的中年人,在狭长的过道里,左看看,又看看,都没有看到熟悉的英文加数字。

  生怕自己错过位置,后面已经跟了不少人。

  “大叔,你的位置还在前面。”他身后高大的年轻人,注意到他手上的车票,提醒了他一句。

  “谢谢你啊,小伙子。”大叔感谢了一句。

  这些年,出门在外,发现热心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也不知道闺女的男朋友,有没有这么好的性格。

  往前走了好几米,总算是发现他的位置了,心里默默的松了一口气,窃喜行李架上还有很大的位置,他举着行李箱,把它放到架子上。

  这个就很熟悉了,知道应该要怎么放,行礼才不会掉下来。

  放好行礼,坐在位置上,他手上拿着一个很大的塑料保温杯,说是保温杯,其实就是密封性好一点的大号塑料杯。

  里面泡着浓茶,这是他和一个黔州的朋友学的,浓茶可以提神醒脑,虽然有些苦,担心他这几年已经习惯了这个味道。

  这个行业做的久了,全国各地都是朋友。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有几分钟就发车了,真是赶,好在安安心心坐在车上了。

  “得留点电才行。”那怕是手机明明电量都是满格,他也不放心,怕手机没电了。

  想了想,他发了个微信语音。

  “闺女,爹已经上车了,手机先关机了,到了给你打电话!”他发完语音,就把手机关机了。

  坐在边上的位置,他旁边就是靠窗的位置,没等多久,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站在他面前,似乎对自己大号的行李箱束手无策。

  身材娇小的她,确实是很无奈。

  “妮儿,我帮你放吧,你是坐这里吗?”他站起来问道。

  背着书包的女生点点头,给他一个笑容:“谢谢叔!”

  “嗐,客气啥!”

  举着行李箱,给她把行礼放好,并不是多重的行李箱,他放得很轻松。

  让出位置,让她先坐进去,他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叔,太谢谢您了!”她矮了点,行李箱挺重的,她没办法放:“您也是去魔都吗?”

  悄悄的把嗅衣服的动作掩饰掉,他往外坐了点,然后才点点头:“对啊,我去看闺女,她也在魔都,和你差不多大!”

  发现他的质朴以后,姑娘笑了笑,又有些遗憾的回答:“真好!”

  大叔愣了一下,敏锐的感觉自己说错话了。

  不过她只是一刹那表情变化有些大,立刻就恢复了:“叔,您闺女多大了?”

  “今年23了。”

  “和我同岁啊,真巧,我也是去魔都找工作。”

  你一句,我一句的,就聊了不少,广播响起,车门关上,车子缓缓启动,开出站台。

  差不多六个小时的车程才刚开始,旁边的姑娘早已从书包里拿出零食水果饮料,把小桌板摆的慢慢的。

  他看了看手上的茶水,默默的靠着椅子,早上吃的东西很多,足够到下午到魔都。

  这得花两三百吧?

  现在的孩子吃零食多了,也不长个儿,还不长力气。

  “叔,嗑瓜子!”她把瓜子放在大叔面前,方便拿的地方。

  这是一个心地很好的小妮儿!

  大叔默默的想到,不过他还是摇摇头:“早上吃得多,叔不饿,你自己吃吧!”

  劝了好几次,她发现大叔特别客气,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她就没有再劝,等会儿再和他说说。

  她早就发现,这个朴素的大叔,手上都是横七竖八的老茧,皮肤也是长期晒太阳导致的肤色很深。

  应该是农民吧?她不觉得农民有什么不好,只是这样判断而已。

  他女儿也是刚毕业,不知道在魔都稳不稳定,就算是稳定,过去也不太方便吧?她可是提前就了解过魔都的租房价格。

  赚的少,花的多。

  再怎么样,人家还有爸爸疼呢!

  高铁开始加速,看着出门顶上大大的两百多的数字,她看着窗外的美景,拿着手机拍了个视频,简答的剪辑好,配上音乐发出去。

  坐在旁边的大叔已经睡了。

  带着蓝牙耳机,把数据线拿出来,接到座板下,充着电,看着手机上的电视剧。

  作为一个没有什么定性的年轻人,无时无刻不在娱乐,看电视,,看视频,聊天,发动态。

  坐在旁边的大叔能耐得住枯燥,她却不行。

  旅程过半的时候,她好歹是用吃不完也是浪费当借口,让大叔吃了点东西,也算是报答他帮忙,心里平衡很多。

  果然啊,老人家都吃这套。

  她没有感受过的饥饿和贫穷,这些中年人感受过,更清楚食物的含义,也更知道食物的分量。

  “叔,快见到女儿了,开心吗?”旁边的姑娘问道。

  他点点头,怎么可能不开心,都不知道多开心呢。

  今年他出门早,他出门了闺女没多久也出门了,好几个月没有见到闺女了,怎么可能不想呢?

  虽然经常开视频,但是见到真人和开视频是不一样的。

  “我闺女没有你这么文静,和小子似的,她跟着老师傅学了好几年武术,一个人打几个男生都没问题。”

  姑娘:??

  啥?这么猛的吗?

  脑子里,不由自主出现一个一米九,一身肌肉的形象,金刚....芭比?

  “就比你高点,差不多瘦。”大叔补充了一句。

  姑娘:“......”

  那不可能吧?

  她觉得有些迷了,倒是好奇心起来了,想见一下大叔的那个闺女。

  “那您还不放心她?一个能打几个,您有什么不放心的?”姑娘好奇的问道。

  遇到坏人的时候,应该担心坏人才对吧?有可能,就被揍的生活不能自理了。

  她觉得要是自己有这种战斗力,去哪里都可以。

  “这个涩会啊,不是能打架就行的啊!很多人坏得很呢!孩子单纯,我和她娘都不放心她。”大叔回答:“人心叵测!”

  经常教她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出门在外,再怎么能打,还是个女孩子,什么性格他们当爹妈的很清楚,很容易吃亏的。

  “那她有男朋友了吗?”姑娘问题很多。

  大叔点点头。

  这次去,也是想见见那个男生,看是不是个好人。

  他一直就没有排除闺女被花言巧语骗了的可能性,总要看看,了解一下,把把关才行。

  看人,还得说他们这些中年人,见得人多了,起码知道是人是鬼。

  “有对象了,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长得挺俊的。”大叔回答。

  看过照片,他不得不承认,那个男生长得挺俊的,只是看脸的话,和电视剧里的明星差不多。

  长相倒是其次,主要是人怎么样,性格怎么样,上进与否,有没有孝心等等,才是他觉得最重要的地方。

  男人,最重要的不是外貌,是能不能站得直,立的稳,靠得住。

  “那挺好的,叔,我们快到了,到了您就可以见到您闺女了。”看了看时间,姑娘提醒道。

  已经是下午了,时间过得很慢,很枯燥,但是时间也过得很快,都已经快到魔都了。

  看着地图上已经到了魔都范围,姑娘收起手机,把线拔掉放到书包里。大叔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高铁上可以充电的。

  “总算是快到了,坐久了真不习惯。”大叔说了一句,又揉了揉腰,逐渐开始接近城市了。

  高铁作为陆地上很快捷的交通工具,给出行节约了不少时间,让原本很久才能到的位置,变成了几个小时。

  那种坐车二十多个小时的情况,已经一去不复返,只是少部分地区和高铁还没有,也是因为成本搞很大。

  “快到了,到了就好了。”旁边的姑娘回答。

  终于,他中午出发的,下午才到,看着还白白净净的天空,他发现列车也开进城市里了,车外,总算是看到了大都市的影子了。

  这个城市,真的是很大。

  老家也不在城里,但是算得上熟悉,比这小多了,列车光是在开进城市里,就花了不少时间。

  “国内最大的几个城市之一,不相信眼泪的地方,留下了太多人的遗憾。”在窗户边上的姑娘,眼睛布灵布灵的喃喃自语:“我一定要混好!”

  大叔悄悄的笑了笑。

  他刚出门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想法,后来啊!直接就是普通人。

  混来混去都是普通人,哪怕是很努力了,还在在漩涡里,既没有钱,人也累,不过他不好打击年轻人。

  “你加油,相信你自己,一定可以的。”

  姑娘点点头,目光坚定。

  等到车停下来的时候,人群就开始躁动了,很多人已经提前站起来了,等着先下车。

  大叔不急,把手机拿出来开机以后,听着好几条信息的声音,发现手机还有不少电量,他放心的看了看消息。

  我去接您,您到时候别乱走,找个显眼的地方等我。

  您到了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我就在出站口等您,找不到的话,就给我打视频电话。

  还有还几条消息,看完以后,他开心的笑了笑,内心想着自己还没有那么没用呢,怎么可能找不到?

  把行礼拿下来,他跟着旁边的女生一起出站。

  “叔,我带你到出站口。”她说道。

  想了想,大叔还是同意了。

  “你有住处没有?这边有亲戚吗?”大叔问道。

  她点点头,其实就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没有什么亲戚,准备先找个酒店住着,等把工作找到,然后就去租房子,开始打拼。

  “您别考虑这个,我都安排好了,有人来接我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说这个话的时候,有些心酸。

  以前下雨就能跑回家的小女孩,现在也学会站在雨里微笑了。

  “这样吧,你给叔一个联系方式,回头叔万一有事求你帮忙呢!好吧?”大叔显然看出来什么东西了,但是他没有说。

  现在的孩子,自尊心都很强。

  忍不住笑了笑,把电话号码念给他,不放心的大叔还打了一个电话,确定号码没问题,才把号码存起来:“我姓白,小妮你叫啥名?”

  他都还没有问对方名字,这会儿才想起来,多少有点尴尬。

  “大叔你叫我小章就行。”

  一边说,一边往出站口走,语气里都是告别的意思,虽然才认识几个小时,但是很投缘,大叔觉得这个小妮人很好,和自己闺女性格差不多。

  姑娘在他身上看到了某个很模糊的影子。

  刚门口的时候,她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白T恤大,白短裙的,剪这短发,特别清秀帅气的姑娘跑过来,一把搂住她身边的大叔。

  “爸想我没有?”

  “怎么又剪个短头发,和假小子似的。”

  “不好看啊?”

  “那倒不是!”

  笑的开心的父女,笑容很是晃眼。

  抿抿嘴,小章默默的往旁边走了走,有些羡慕的看着短头发的女生,她真幸福!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拉着行李箱离开,没有惊动沉浸在开心的见面里的大叔。

  小章才不是因为看不得这个呢!

  “对了,今天遇到一个很好心的姑娘,我带你....咦,人呢?”他很疑惑的看了看周围,发现小章已经不见了踪影。

  想到刚才就顾着开心了,她应该已经离开了。

  “怎么了爸?”白菜问道。

  “没事,就是刚才那个小妮,让人感觉挺心疼的。”他没多说什么,就是感觉心里有点酸。

  白菜想了想,还是准备吃饭的时候再问他,这个点已经六点多了,以她对自己老爹的了解,他就吃了早餐。

  拉着没有撕开塑料的行李箱,注意到他的衣服,白菜有些复杂的看了看身边的父亲,这些小事情,她以前感觉不到,现在很容易就能发现了。

  以前,每次送她去报名读书,他都会换一套新衣服,干干净净的,让自己显得体面一些。

  那时候,白菜总是顾着其他的,没有发现这一点。

  “我们先去吃饭吧,你肯定没有吃午饭,电话也关机,打电话都打不通。”白菜略带埋怨的关心。

  白菜爸爸挠挠头,笑了笑:“也不饿!”

  其实饿了。

  毕竟就只是早上吃了东西,到现在为止就吃了点小章的零食,他没吃几口。

  “洛白在停车场等我们,本来准备来的,我想着给您点时间缓一下,就让他在停车场等我们了,还埋怨我半天,说这样不礼貌,被我锤了一顿才老实了。”

  白菜爸爸:“.....”

  “不能动不动就欺负人家,再说他来就来呗,你爸又不是见不得人,你怕啥?”她严肃的说道:“以后可不能再欺负人家,我知道一般人打不过你,日子不能这么过,和你妈学学。”

  嗯,白菜妈妈,就不打他。

  白菜妈妈也是练了一身功夫,能打他几个,但是她从不动手,都是以理服人,白菜能学功夫,也是她妈妈的关系。

  她娘家,武术乡村。

  “我知道,我就是想着,尴尬嘛,有个时间也好缓缓,不是他不来啊,我没让。”白菜解释。

  白菜爸爸看了看她,无奈的点点头。

  他倒不觉得一个男娃胆子那么小,这种时候就是胆子小也应该硬着头皮来的。

  见到闺女的时候,没有个陌生人在旁边,也挺好的,虽然白菜这个要求任性了点。

  “停车场在那边,我们先去吃饭,我都已经把住的地方给您安排好了,吃完饭回去好好说说话。”白菜说道。

  注意到她的衣服质量,手上的手机,还有手腕上的手镯,他笑了笑,然后点点头,把内心的想法压下来。

  跟着白菜去停车场,一路上白菜都在说话。他听着,时不时的答应一句。

  “爸,前面没敢给您说,我其实自己赚了不少钱。”白菜很认真的回答:“我自己努力赚的,虽然也有洛白帮我的原因,但是.....”

  “爸知道!”知道白菜要说什么,他笑了笑:“爸知道的,不用解释那么多。”

  闺女是什么性格,他很清楚,不会做什么没下限,违法犯罪的事情,她不是那种人。

  “嘻嘻,爸最好了,其实赚的也不多,就存了两百多万。”白菜脱口而出。

  白菜爸爸:“.......”

  多少钱?两百多万?

  恁这傻妮儿,抢银行了?

  “凭本事赚的!”白菜发现他的表情了,震惊的意思很明显。

  白菜爸爸停下脚步:“两百多万啊?你才工作多久?我怎么不知道你有那么大本事?”

  白菜:“......”

  “吃完饭,回去给你从头到尾解释一下,现在先去吃饭吧!”

  “不知道的的话,我总感觉不踏实,吃不下去。”他是相信白菜,也估计到白菜赚钱了,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会那么多。

  才半年呢!

  一个月三十万,一天一万,抢钱呢?

  “爸,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赚的钱有问题?”白菜气呼呼的问她。

  摇摇头,白菜爸爸回答:“我就是觉得和做梦似的,想不到究竟干什么能赚这么多钱!”

  不是不相信,是超出认知范围了,他一个月才几千块钱,两百万得不吃不喝存几号十年,从白菜出生存到现在都没有两百多万。

  那是巨巨巨款啊!

  自己闺女,怎么感觉不认识了呢?

  拿着手机,白菜给他看了看自己的短视频主页:“您看,我粉丝都有几百万啊,现在给人家打一个都是几万几十万的。”

  白菜爸爸:“......”

  这不是老婆也玩的那个软件吗?能赚这么多钱?现在的老板一个个钱都这么好赚吗?还是说大城市真的遍地是机会?

  他不理解,但是不妨碍他放心了。

  “回去和爸好好说说。”白菜爸爸决定暂把这个消化不了的消息放在一边。

  至于白菜说让他看看银行卡余额的事情,他没敢答应,怕受刺激。

  到了停车场,洛白就直直的站在车子边上,后备箱早就打开了,站的很直,看到白菜和她爸爸过来,洛白立马迎上去。

  “叔叔好,我是洛白,您叫我小洛就行。”声音不小,洛白有点忐忑。

  白菜爸爸被他吓了一跳,不过立马就恢复过来了,看着一身衬衫,西裤皮鞋的洛白,看着很精神,人长得也很俊,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你好,小洛。”白菜爸爸想了想,还是伸手。

  和他卧来了一下手,发现他一手的老茧,他也发现洛白手上一点茧子都没有,两人各自闪过一个想法。

  “叔叔,行礼给我,我来!”他把行李箱接过来,拉大后备箱边上,准备放进去。

  卧槽,这么沉!差点丢人。

  关好后备箱,他把后排车门打开,问道:“叔叔,您晕车吗?外面热,我把空调打开。”

  白菜爸爸摇摇头,觉得这个小伙子挺细心的。

  车是他唯一有一点点了解的几个熟悉牌子之一,别摸我!刚才关后备箱的时候他就看到了。

  很贵!

  这是个有钱的小伙子,长得好看,还有钱,有礼貌,脾气应该也还不错,这是他初步观察的结果。

  “叔叔,我和白菜已经订好吃饭的地方了,本来想着在家里吃,但是您难得来一次,我又是第一次见到您,家里显得不太隆重。”

  “您来了,我想着怎么也得好好吃顿饭,您别怪白菜啊!”

  白菜爸爸摇摇头:“小洛,你有心了,也别太麻烦了,简单吃点就行了,没必要浪费钱。”

  “不会的,在朋友开的馆子里,花不了什么钱,我和白菜偶尔也去吃一顿。”洛白解释道。

  他知道白菜节约,她爸爸肯定也节约,但是总不可能带他去小馆子吃饭,显得心意不够。

  知道他还没有吃饭,洛白尽量开的稍微快一点,免得给老丈人饿着了。

  “菜菜,你给服务员说一下,我们马上到了,让他们先把酒水饭菜准备好,叔叔中午就没吃东西,肯定饿了。”快到了的时候,洛白和副驾驶的白菜说道。

  点点头,白菜给经常送餐的服务员打了电话。

  白菜爸爸默默的观察着洛白,就像是观察一个物件似的,尽量不遗漏细节。

  注意到这个,洛白感觉浑身发麻。

  好在白菜和他聊天,及时解围了,就是担心这个,白菜才坐在副驾驶,陪着洛白,也好随机应变。

  “爸,前面就到了!吃完饭我们就回去。”白菜指了指不远处。

  洛白掉了个头,把车开到店门口,把钥匙给泊车小弟。

  下车站在白菜身边,白菜爸爸看了看装修的古色古香的饭店,勉强认出龙飞凤舞的大唐饭店几个字。

  “这是洛白好朋友开到店,老板娘和我也很熟,都是很好的朋友。”白菜挽着他胳膊,和他说道。

  点点头,白菜爸爸看了看她,突然就觉得女儿混好了,有点一时之间接受不了那么多信息的感觉。

  摊牌了,你闺女有钱,你闺女朋友认识的朋友也多,你闺女有出息了,你闺女.....就是这种感觉。

  微微呼了一口气,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点,起码应该显的就像不是第一次来这种高档场所的样子。

  “白小姐,饭菜都准备好了!”白菜挽着老爹的隔壁进店,一个服务员小姐姐立刻走过来和她说了一句。

  洛白跟在白菜旁边,点点头,说了句谢谢,往电梯位置走去。

  店里客人很多,空桌子都没有几张。

  “这生意真好!”白菜爸爸看了看大厅,这不得一个月赚上百万?

  这一瞬间,他又接受了白菜赚钱的事实。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有钱人的朋友,赚钱并不是多难的事情,就怕朋友都是穷人,大概率自己也是穷人。

  他的朋友就都是建筑工人,所以他也是个建筑工人,没有离开这个圈子过。

  “确实挺好的,就是味道特别好,想着带您尝尝,也显得正式点,叔叔这边!”洛白走在前面带路。

  白菜看着他殷勤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想到刚开始知道她爸爸要来看她,洛白立马就开始了解情况,然后打电话求助,问家里爸妈,要注意什么,问吴烨留位置,把黄原的好酒拿了几瓶,又去宁渠哪里开车。

  然后又租房子,收拾,去车站接人。路上的时候,还在问白菜,要是她爸爸说豫州话,听不懂怎么办?

  “就这里了!”洛白推开包厢门。

  进门就看到一大桌子菜的白菜爸爸,转头看了看白菜:“这么多吃的完吗?”

  平时下馆子,都是一个两个菜的白菜爸爸,看着眼前的十几个菜,觉得三个人根本吃不完。

  洛白把酒盒子拆开:“叔叔,没事的,吃不完我们还可以打包回家吃,您先动筷子,我给您倒点酒!”

  坐在位置上,看着不是海参就是龙虾的饭桌,白菜爸爸觉得这个规格高的太离谱了,他最开始以为是去火锅店吃的。

  没想到是来大酒楼,这小洛也太实在了啊!

  这辈子,白菜爸爸细数下来,还是第一次吃这种高规格的饭。

  看着菜就知道一定不便宜,那条龙虾起码就是好几百块钱,还有很多他不知道,但是色香味俱全骗不了人。

  “先别喝酒,爸,先吃点东西垫一下,吃个半饱再喝酒。”白菜提醒他。

  早就瞅准一盘煎饼的白菜爸爸,先动筷子,白菜给他夹菜,给他把碗都装满了。

  本来就饿了的白菜爸爸,顾着矜持,并没有吃的很快,但是筷子没有停下来,好吃确实是好吃。

  好的东西没其他的毛病,就是贵。

  菜过五味以后,洛白才拿着酒杯说道:“叔叔,我敬您一杯!”

  喝酒这个事情,白菜爸爸不怕,他酒量说不上多变态,一两斤白酒他可不怕,算是能喝的那种了。

  “小洛现在做什么工作的?”例行询问开始了,借着喝酒,白菜爸爸开始问问题了。

  洛白和小学生似的,正襟危坐,认认真真回答问题,就和被审问了似的。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