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89 姐姐,你也不想卧床不起吧?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洛白可能不知道,他这是第一次见到白菜爸爸,心里很是忐忑,白菜爸爸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心里一样的忐忑。

  这是他把情绪都掩盖住了,洛白还以为他很淡定。

  并没有太多的笑容,让洛白有些拿不准,不知道是不是他不太喜欢自己,他一直都挺严肃的,只有和白菜说话的时候,笑容才多点。

  正是因为这样的对比,让他想的有点多。

  其实真实情况就是,白菜爸爸觉得笑多了不严肃,显得一本正经的话好一些。

  再一次把酒倒好,洛白笑的有点脸麻,没敢揉,他是全程挂着笑容聊天的,好在白菜爸爸偶尔还会笑一笑,不然他都感觉没戏了。

  喝了好几杯酒,脸色微红,但是脑子还是清醒的,内心一直在不短的提醒他,不能喝酒了就出丑,话要认真听,想着说。

  “爸,洛白酒量不大,您别给他灌醉了,多吃点菜,这是他特意叫朋友留的。”给自己老爹夹了一个海参,白菜开口。

  悄悄的给白菜竖起大拇指,洛白内心高呼:媳妇儿万岁!

  有个好辅助在身边,办事情总是事半功倍的,特别是白菜时不时的夸他一句,偶尔说话聊天,也不会冷场。

  洛白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的嘴巴很利索,今天发挥极其差劲。

  网址p://m.63.

  白菜爸爸看了看碗里的海参,又看了看一大桌子菜,都是山珍海味,问题是,吃着不得劲儿啊!

  早就看出来白菜对男朋友的维护之意,越是这样吧,越是感觉自己闺女离自己远了。

  以前心里都是爸爸妈妈,哪怕是吃的粗茶淡饭呢,心里也美啊!

  现在呢!

  养了这么多年的花,被人给连着盆都端跑了。

  就是这种感觉!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也能看出来这小子很用心了,吃饭这么久,也没见他有一丝丝的不耐烦,性格应该也还行。

  人吧!初步看来也不错,再加上白菜也喜欢。

  就是.....不得劲儿!

  “叔,您抽烟!”洛白把烟递过去,然后拿着打火机给他点上。

  白菜爸爸看了看他,感觉他把自己很多话都堵住了。

  “谢谢!”想来想去,好像就只能说这个话了。

  这饭吃的,味同嚼蜡。

  吐出一口烟雾,随便把叹息掩饰住,白菜爸爸看着装修精致豪华的包间,感觉自己格格不入。

  嘴巴上五块钱一支的烟,好像也没有口袋里皱皱巴巴的八块钱一盒的烟得劲儿!

  很多话想说,但是也只能和白菜说,有些话现在也说不出口,也不是该说的场合。

  “爸,来了就多待几天,刚好快过中秋了。”白菜说道。

  白菜一脸期待的表情,他只好答应下来,耽搁几天就耽搁几天吧!

  闺女高兴就好。

  这顿饭,氛围并不是多好,洛白能感觉到白菜爸爸的某些想法,也能理解他的考虑。

  白菜没有弟弟妹妹,结婚算是远嫁,他们隔得远,一年都见不到几次女儿,换成自己,不同意都有可能。

  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洛白要想办法解决的事情。

  “叔,明天我和白菜带您去到处逛一下,辛苦大半年了,好好休息几天。”洛白也没有说其他的东西。

  有合适的机会,再和他好好说一下,把事情捋顺。

  现在也不是说这次的时候。

  “不耽搁吧?”白菜爸爸问道。

  洛白摇摇头:

  “我们工作轻松,也不用加班加点的,白菜应该和您说过,我负责接广告,她负责拍广告,不用朝九晚五,忙几个小时就休息了。”

  “一个月差不多上一个星期的班,您不用担心这个。”

  尽量简单直白一些,让他理解时间很多,不用有什么负担。

  看了看洛白,白菜爸爸举着酒杯和他碰了一下:“小洛,谢谢你了,白菜能赚钱,我知道是因为你。”

  可能他文化并不高,但是他能想到很多事情。

  白菜有没有本事,他多少知道,真正付出多的还是洛白,不过他也算是放心了不少,证明洛白对白菜起码是认真的态度。

  毕竟,两百万,代表的不只是钱了。

  “您可别这么说,白菜赚钱了,我也赚钱了,工作上,我们是合作关系,喜欢她的粉丝很多,只有我一个人,也赚不到这个钱。”

  “而且,她对钱很敏感,我不想因为钱影响她的判断。”

  这话白菜爸爸也听懂了,甚至他能想到,白菜给自己打电话说有对象了,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自己有钱了。

  对于白菜来说,钱是底气,武力不是。

  对于自己没有能给她这种底气,白菜爸爸是有些愧疚感的,但是他做不到,他这辈子都没见过五十万长什么样子,更不要说两百万。

  “爸,不说这个了,吃饭!”

  作为一个父亲,他已经做得够好了,白菜没有哪怕一丝丝的埋怨过,也没有觉得自己父亲比别人父亲差。

  他很好。

  “你也吃饭,别说那些有的没的。”白菜看了看洛白。

  “好!”洛白答应的很干脆。

  看到这个场景,白菜爸爸倒是笑了笑,他很清楚,男人从来都不是怕女人,没有男人怕女人的。

  就像是白菜妈妈,能打他几个,他也没有怕过,只是愿意听而已。

  男人啊,就像是牛一样,心甘情愿的上了鼻环,把最脆弱的一面交割了而已。

  真正怂的又有几个呢?

  “别老是欺负人家小洛,人家让着你,你也不要呼来喝去的,没这样的!”白菜爸爸说道。

  洛白:

  老丈人,容我以后多孝敬你。

  “得,您这胳膊肘拐的!”白菜给他盛了碗鸡汤。

  洛白脾气怎么样,她能不知道吗?说好算好,说不好也不好,但是他大部分时候脾气好,也不和白菜炸毛。

  平时的时候,相处模式就是这样的,洛白和吴烨一样,喜欢口花花,白菜也和凌晨一样,总会教育一下。

  “叔,我敬您一杯!”举着杯子,两人碰了一下。

  对于以后的靠山,洛白已经在考虑怎么样才能处好了。

  看到他,白菜爸爸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那时候他也是这样,想来,那时候的老丈人和自己的想法也差不了多少。

  喝了不少酒,洛白已经有了醉意,但是没有说胡话,这一点,白菜爸爸还是很赞赏的。

  “叔,吃饱了吗?”见他放下筷子就没有拿起来,洛白问道。

  点点头,白菜爸爸回答道:“饱了,菜太多了,都吃不完。”

  还有很多菜都没有吃,白菜和服务员说了打包以后,收拾了菜,洛白在门口叫了个代驾。

  代驾向来是哪里人多,就去哪里,店门口基本上都有几个代驾等着客人。

  这次没有回公寓,而是回了洛白自己家。

  他不是没有房子,只是喜欢住公寓,房子太大了,他不爱住,一离开公寓就宁愿住酒店都不会去住。

  就是这么任性,还说自己没有房子。

  位于市区的大平层,六百多个平方,家里除了卧室,厨房大客厅,还有书房,游戏室,游泳池。

  黑白线条的装修,现代简约的风格,看着就和豪气两个字挂钩。

  老洛对洛白,比老吴对吴烨更大方一些,也不是说老吴不好,而是他觉得这种房子,没什么必要。

  以前吴烨就给吴太太看过照片,吴太太当时的回答是:让他去和洛白过。

  真正的高档小区,从小区入口进去,绿化面积相当大,而且各种修建出来的形象看的白菜爸爸眼花缭乱。

  地下停车场停里,一路都是各种豪车,各种跑车,很多车,你可能叫不出名字,但是你一定知道它很贵,这里就很多。

  白菜昨天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和土妞似的,也是第一次认识到,洛白这个富二代的真实一面。

  平时的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嘴甜心细,让她觉得和洛白拉进的距离又迅速拉开了。

  白菜说她这辈子可能都买不起这种几千万的房子。

  洛白说吴烨买的门面都够买这个两套了,没有给白菜多少缓冲的余地,洛白迅速带她游了一圈,出了很多汗,然后洗漱回到大卧室。

  上了高速,就什么都不想了。

  第二天,也就是今天,白菜爸爸就来了,其实白菜也是第二次来洛白这套房子。

  刷卡进屋。

  白菜爸爸在门口迟疑了一下,就被洛白拉着进屋了。

  “叔,屋里坐!”洛白拉着他进屋。

  比较让白菜爸爸尴尬的事情,是他确实有脚气,换鞋也不好,不换感觉更不好。

  很是窘迫。

  这些细节问题,洛白早就问过了,就是怕遇到尴尬,提前问了一下白菜。

  “叔,我给您泡点茶,菜菜,你陪叔聊聊天!”洛白去泡茶去了。

  换成以后,可能是白菜去,现在白菜自己都不熟悉,他好歹熟悉一些。

  家里的东西,早就叫人准备好了,什么都不缺,洛白轻车熟路的把打包的饭菜放在厨房,又去泡茶。

  “这房子真大!”这是白菜爸爸的真实感觉。

  一梯一户的错层,阳台可以种树,打羽毛球那种,不过洛白没有种多少植物,显得空空如也。

  只能用大来形容,客厅大,电视大,壁画也大,包括沙发都很大。

  “平时都住在公寓里,那边住不下嘛,就回来住了,洛白说不能让您挤着睡。”白菜把水果剥开:“吃点水果,解解酒!”

  “您肯定不习惯,也有很多话想和我说,但是您要相信我,我有自己的判断,我也不是个傻姑娘对吧?”

  “您来之前,他和我说了很多很多,有些可能是您想过的,也有些是您没想过的,但是他是真心诚意的。”

  “我也不知道这辈子会遇到他,想着找个老家的对象,结果就是遇到他了,我也苦恼了好久,不知道怎么办,后来,我想着我努力一点,在这边买房子。”

  “以前不敢想,把我卖了都不够,现在起码有希望了,我想以后您和妈离我近一点。”

  白菜爸爸没有说话,只是叹叹气。

  白菜把抽屉拉开,拿出烟撕开,又被打火机拿出来,递给自己爸爸:“都是他准备的,不知道您喜欢那种,我也没记住,您看,都买了一些!”

  抽屉里,是各种各样的香烟。

  白菜爸爸都不知道说什么了,非要说一种感觉,就是钞能力吧!

  直面钞能力。

  “你想好了,爸是说的各方面,不是只是指感情,当然感情最重要。”白菜爸爸点上烟,他是老烟民了,抽烟比较多。

  白菜把烟灰缸放过去一些,点点头:“我也不知道,还有时间想,再谈谈也行!”

  总是要结婚的,要嫁人的,能嫁给喜欢的,爱的人是最优解。

  在这个基础上,什么条件,什么物质才是附加的,如果嫁给爱情是幸运的,那么再加上这些应该是幸运里的幸运。

  白菜很好养活,取这个名字的含义也是好养活。

  “那就先处着吧,女孩子,最重要的是找个好人家,不是好有钱的人家,是人好。条件好不好都可以努力,不能考虑坐享其成,要分清楚。”

  “至于我们,现在不用考虑这次些,以后老了,动不了再说。”

  想了想,白菜爸爸说道。

  他能交给孩子的不多,只希望她感情也好,事业也好,堂堂正正的,可以堂堂正正的抬头,堂堂正正的享受自己努力的成果。

  如果白菜幸福,他们也不会经常打扰,实在是老了,没办法了,那是没有办法的情况。

  不需要专门考虑他们,买房什么的,魔都这种大城市买房,花的钱都是天文数字了。

  不能让她那么累。

  “妈也是这样说,你们每次都是这样说,但是那是你们的想法,就我一个闺女,我不能不管你们。”

  “以后住近一点,方便,就这样说定了。”

  白菜爸爸笑了笑。

  闺女比以前果断多了,知道自己做决定了,这是进步。

  “你也不小了,自己看着办吧,爸给你出不了什么主意,也帮不了你什么了。”白菜爸爸感叹。

  以前是他给白菜遮风挡雨,现在,好像转换了角色。

  长大了,欣慰又失落,他知道每个人都要经历这些,只是越发觉得自己没用了。

  老了!

  就像是更迭,就像是轮回,以前那个坐在他肩膀的小女孩,也变成了独立的大人。

  从习惯她性格独立,到习惯她经济独立,白菜爸爸只有几年的时间,去习惯那以前的十多年。

  “爸,小时候,别的小妮儿没有毛绒娃娃,别的小妮儿也不是每年都有新衣服,新床单,后来也不是我的生活费也比别人多,新衣服买的也比别勤,上大学以后,钱也不比别少。”

  “我还记得,以前最期待的就是爸爸回家,因为每次您都会给我带好吃的,妈妈说你要回来,我就会在村里等啊等,那些小孩儿都特别羡慕我。”

  “后来,我还有自行车,毛绒娃娃,糖葫芦,大白兔奶糖。我那时候觉得好幸福,我爸爸一定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

  “所以啊,我也想当最好的那个闺女!”

  白菜从来不觉得自己缺少爱,那怕是妈妈很凶,但是从小到大,爸爸一直很好,比谁都好。

  他尽了最大的努力,给自己最好的条件,白菜也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因为知道他已经尽力了。

  “说这些干啥,都是应该做的。”这是他的想法。

  应该的,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只要能做到,能够得到的。

  “那我做什么您也别反对,我也觉得是应该的。”白菜说道。

  将军了。

  洛白端着一壶茶,不过没有出来,他早就已经泡好了,听到他们父女在说话,洛白就没有出来,给他们一点空间。

  看了看手上的茶水,已经变了颜色,他等了好一会儿了。

  洛白没想以后不管他们,也没想过和一年半载才能见个面,他会把这些事情都解决的。

  距离,不应该是问题。

  换位思考,自己是个女生,那自己爸妈和白菜爸妈的想法会差距很大吗?不会的。

  “呼!”洛白收拾了一下情绪:“茶泡好了,叔叔,喝点茶,解解酒。”

  坐在他对面,洛白把茶杯倒满,特意换过的大茶杯,不会显得那么小巧,他大概不习惯那种消磨时间的喝法。

  “平时也不喝茶,您将就喝点。”洛白喝了一口:“有点烫!”

  他还是很细心的,白菜爸爸已经发现了,看这个茶汤,就知道他不是刚泡好,平心而论,挺好的小伙子。

  要长相有长相,要性格有性格,要条件有条件。

  真要挑毛病,他也挑不出来,就是不知道他爸妈是什么想法,这种家庭条件,确实算是高攀,他们给不了白菜什么好的家庭条件。

  “叔,我酒量不好,回头有机会,我让我爸陪您喝,他酒量好,能喝高兴。”洛白发现他欲言又止的,把话题转移了一下。

  “以后有机会的。”白菜爸爸回答。

  他有点不知道和洛白说什么的感觉,找不到话题似的。聊工作没有什么必要,聊其他的好像也不太好。

  多少有点尬聊的尴尬在里面。

  “我爸妈一直想见见白菜的,见我一次说一次,我想着先见见您和阿姨,然后再带她见见我爸妈,总得您这里同意了,白菜才有主心骨。”

  “我爸妈他们都理解的,我和他们说过很多,他们也挺喜欢白菜的,但是怕您和阿姨看不上我,说我没那么懂事。”

  “我没见到您之前,晚上都睡不好觉,我们朋友确实一个个都比我好,我属于是垫底的那种了。”

  “酒劲儿上来了,说错话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酒劲儿上来了,这个他是不相信的。

  洛白说话的时候很诚恳,也很认真,逻辑很清楚,他看得出来,不是喝多了。

  真要是喝多了,他肯定选择不说话。

  男人之间聊天,借着酒,很多话更好说,也更好开口。

  “叔知道,小洛你人不错。”他斟酌着回答。

  洛白笑了笑。

  有这个话也不错了,其他的总要慢慢来,不可能刚见面,就把事情定下来了。

  给他倒好茶,又把烟递过去,洛白看了看白菜:“菜菜,你把叔叔的行李箱收拾一下,等会儿他睡主卧旁边那间。”

  主卧他们昨天睡过,衣服也在主卧里,就只能让白菜爸爸睡次卧了。

  白菜点点头。

  “不用,你把带的那些吃的拿出来放冰箱里,免得坏了,衣服我自己收拾就行。”白菜爸爸说了一句。

  行李箱里都带的吃的东西,老家的东西,这边难得吃到,而且不正宗,除了吃的,衣服也没几件。

  都是白菜妈妈要求带的,说她很久没有吃到家里的东西了。

  白菜去收拾东西,洛白和白菜爸爸说着话。

  “叔叔,过年我能去您家不?”洛白问他。

  嘿,这臭小子脸皮真厚。

  以前他年轻的时候,算是碰着个好老丈人,那时候他可腼腆了,动不动就脸红,老丈人没有为难他。

  结婚算是特别的顺利,老丈人知书达理的,他到现在为止,都特别孝顺老丈人。

  洛白和他不一样,这小子脸皮厚。

  “也不是不让你去,就是怕农村你待不习惯,满地鸡屎鸭屎的,上厕所也没有马桶,被子都是老棉絮了。”

  “没有城市热闹,而且你爸妈那边?”

  他倒不是拒绝,只是条件确实就是那样,农村嘛,大家都一样,不过他也多少有点夸大其词了,他们家鸡鸭都是圈起来养的。

  “那不会,我爸妈回去陪爷爷奶奶,没事的。”洛白开心的回答道:“谢谢叔!”

  白菜爸爸:“.......”

  去就去吧,总要见面的。

  感情真的好的话,也不会被这些东西影响,他家是这样,洛白家也是这样。

  都是独生女,两个家庭分割出一个新家庭而已。

  如果和亲家处不好,就少见面就是了,咦?我怎么想到亲家了?

  “到时候你们提前说一声,我让你阿姨提前准备一下,吃的用的。”白菜爸爸说道。

  他怕洛白不习惯。

  摇摇头,洛白说道:“叔叔,不用那么麻烦,我不是那种娇气的人,我也不挑食。”

  他能习惯的。

  为了白菜也能习惯。

  “洛白,来一下!”白菜喊道。

  “好!”洛白放心茶杯:“叔叔,我去看看。”

  白菜爸爸点点头,看着他离开,然后掏出手机,给白菜妈妈发了个视频过去。

  然后又发了个语言:“我等会儿给你打电话!”

  房间里,白菜拿出一大堆吃的,都是塑料袋装好的,衣服反而没有多少件,拿着衣架在挂衣服。

  进屋以后,洛白就发现大包小包的,干菜,腊肉,还有腊肠,萝卜干等等。

  “带了这么多?先拿出去吗?”洛白问她。

  白菜摇摇头:“这些我拿就行了,等会儿你教一下我爸,用卫生间。”

  恍然大悟,洛白才想到这个。

  指了指另一个房间:“那个房间是蹲便,不是马桶,要不把咱爸的衣服拿到那个房间?”

  当时设计的时候,就想到这个可能性了,特意做了一间卫生间是蹲便的厕所。

  很多人其实不习惯用马桶的,洛白自己都是这样,家里的厕所改过。

  白菜:“......”

  咱爸?呸,真不要脸。

  “我已经说好了,过年和你一起回去,咱爸答应了。”洛白帮忙拿衣服。

  还有一些是新衣服,白菜提前买好的,白菜爸爸身材一年到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这几年都是这样,不胖不瘦的。

  衣服尺码白菜都知道,给他买衣服很简单。

  “别贫嘴,拿衣服!”白菜把衣服递给他。

  收拾好卧室。

  两人把白菜爸爸带来的东西放到冰箱里,白菜看了看身后的洛白:“明天给你做好吃的。”

  这些吃的,白菜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到了,以前读书也是一样,慢慢的,就吃到的次数少了,外出的次数多了,回家的次数也少了。

  现在工作了,距离更远了。

  “安排叔叔早点睡吧,他应该习惯早睡。”洛白说道。

  白菜答应一声。

  找个拖鞋给自己老爹,又带他去洗脚洗脸。

  洛白和他说了一下卫生间的使用情况,全部安排好了,洛白才退出房间。

  房间里。

  白菜爸爸试了试花洒,又看了一下自己洗漱用品,都放在洗手台边上了。

  “这样是小花洒,这样扭是大花洒,冷热功能和家里差不多。”白菜爸爸研究了一下就熟练了。

  白菜让洛白教他,说的是隔壁的智能马桶,这个卫生间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洗了澡,白菜爸爸打开衣柜看了看,不少新衣服,一看就是白菜买的,自己喜欢什么风格的一份,白菜都知道。

  摸了摸大床,他试着坐了一下。

  大大的房间,从阳台上还能看到魔都的夜景,视野很好,装修也很高档精致。

  一切都透着贵。

  拿着手机,他给白菜妈妈打了个视频电话。

  “咋样?见着闺女对象没有?你这是住的哪儿?咋能让闺女花钱给你开酒店呢?看着就不便宜!”白菜妈妈一串本地话加上连珠炮。

  想什么呢?

  “在闺女...对象家!”这是实话。

  “弄啥呢你?咋住她对象家去了?”白菜妈妈说道:“你到底有没有谱?”

  一把年纪了,还分不清楚情况。

  第一次见面,就住在人家里去了,这多不好啊!

  “我也不想!你闺女安排的,说她那边住不了啊,这边宽敞。”白菜爸爸调转摄像头:“你看,确实宽敞,吃完饭就给我拉回来了。”

  他想去花钱住酒店都来不及,直接就到家楼下了。

  想着明天换个地方住,洛白估计不让,做为一个过来人,他太知道这个阶段是什么想法了。

  “人呢,见着了?怎么样啊?”白菜妈妈问他。

  上次白菜打电话说有对象了,她才千叮万嘱让老公来魔都看看情况,免得闺女被骗了。

  现在骗钱骗色的太多了,怕闺女把握不住。白菜爸爸来了才知道,这个情况他也多少有点把握不住。

  “小伙子人不错,我感觉还行,再看看吧!”白菜爸爸回答:“处对象肯定行,结婚还得看看。”

  这种事情,总要多观察一下才行,不能那么快就有决定。

  “看准了哦!”白菜妈妈提醒他:“别被糖衣炮弹腐蚀了你!”

  他肯定不会,那会那么容易被腐蚀,事关白菜的未来呢,又不是小事。

  “你闺女那个意思,大概是确定好了,我再看看吧,过年也来家里,你到时候也看看。”

  “过年来?你答应了?”

  “他脸皮厚啊,都问我了,我能不答应啊?”

  “脸皮厚你就答应?你想什么呢?”

  “那你怎么说?话赶话的!那小子聪明的很,事情又做的稳妥,不答应都不好,你闺女又不在旁边。”白菜爸爸很无奈。

  洛白确实是脸皮厚,很多年轻人的腼腆他都没有。

  有很会抓时机,而且话也敢说。

  他很被动。

  “你啊!办这个叫什么事儿?”白菜妈妈怪罪:“还不如我来呢。”、

  撇撇嘴,白菜爸爸回答:“你来?你来还不是一样的,不是闺女不同意,他能把他爸妈都喊过来。”

  他敢打包票,洛白有这个想法。

  洛白确实也有这个想法,就是白菜不同意,他是生怕自己搞不定,很多话要父母说最合适。

  白菜不同意,才作罢了。

  “算了,我明天给闺女打电话,看看她这么说,你还准备待多久?”白菜妈妈有问道。

  “过节以后就去看活儿!”

  “懒鬼!”想了想,她补充了一句:“天气热,多带点水,太热就休息,别傻!”

  “嘿嘿嘿,我知道。”

  隔壁房间里。

  洛白拿着水杯在喝水,看了看拿着手机的白菜,洛白欲言又止。

  “你是想问,我爸对你是什么想法对吧?”白菜余光察觉到他的表情。

  迅速点点头,洛白期待的看着她。

  “应该挺好的,其他的就是慢慢处呗,到时候了就提,就这样。”白菜回答。

  洛白:?

  这么简单?

  他总觉得,没有一句直白的话,显得有些拿不准,如果说直白一点就好了,虽然中国可能性很小。

  “行了,早点休息,明天早点起,带他出去逛逛。”白菜说道。

  回到被子里,洛白还是睡不着,想的有点多。

  今天,他给自己打八十分,多了没有,也不知道白菜爸爸给他打几分。

  远处。

  吴烨家里。

  刚出高速收费站停好车。

  拿着湿纸巾擦了擦暴力驾驶造成的汗水,凌晨呼了一口气,看了看旁边精神奕奕的吴烨,总是只有一个人精神,这会儿她就犯困了。

  吴烨现在就像是梅花,总是具有开两次的能力。

  她大概是菊花。

  “你笑什么?”凌晨看他笑了,忍不住问了一句:“有时间笑,把房间收拾了!”

  雨伞和纸糊的似的,总是经不起破坏,有时候,凌晨都担心下大暴雨的时候,要是碰巧雨伞坏了怎么办?

  很牲口。

  作为全群记录保持者,凌晨属于是恐惧又骄傲,害怕又自得,颜潸潸都羡慕眼红了。

  但是,作为当事人,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坚持到时候时候,才能看到胜利的天平倾斜。

  老是吃下风,很惨的。

  “我马上收拾,给洛白发个消息,他老丈人来了,在问我怎么样搞定岳父大人。”吴烨回答。

  “你怎么说的?”

  “带他去按按脚就好了。”吴烨回答:“他问是不是真的!哈哈哈!”

  凌晨:“......”

  你个沙比,自己就干过这种傻事,还怂恿兄弟也干?

  拍了吴烨一下,让他不太那么不着调,要建议就认真点,免得弄巧成拙。

  “我先把房间收拾了,你喝水不?”吴烨问她。

  凌晨摇摇头。

  喝了半罐了,喝不下去了,差不多都补充回来了。作为龙王的掌上明珠小龙女,凌晨还挺无奈的,幸福的苦恼。

  敷衍了事的把房间收拾了,吴烨坐回她旁边,放好手,拿着手发消息。

  一边聊一边笑。

  “车上要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凌晨把他手拍开,开始逐渐危险了。

  玛德,就是下意识的,他也能导航到目的地。老祖宗把净特么把这些事情刻进基因了。

  “准备的差不多了,我明天把东西搬到车上就行,你就准备好出发就行了。”吴烨回答。

  要回老家了,车都准备好了,就差把其他东西准备好,准备好了就出发。

  一路上吃的,睡的,还有娱乐的。

  “你说,你爷爷奶奶会不会嫌弃我,我好像就见过你爷爷一面,他老人家可能都把我忘记了。”凌晨说道。

  吴烨摇摇头。

  上次见面很早了,老爷子却没有忘记,经常说起凌晨,而且让吴烨有出息一点,早点把她带回家去奶奶卡看看。

  她可想看孙媳妇儿了。

  “商量商量,回去别在我爷爷他们面前乱告状啊!他们真会动我的!”吴烨提前和她说一下注意事项。

  老爷子平时把捶人挂在嘴边,可能是说着玩,要是凌晨告状了,可能就变成真的了。

  凌晨恍然大悟。

  “求我啊!求我我就答应你!”凌晨嘻嘻笑。

  “别太过分啊!”

  “我告状!”

  吴烨:“......”

  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了。

  “哎哎哎,好说好说!住嘴!你住嘴啊!”凌晨认错。

  完了!

  说软话就有用的话,还要海绵体干什么?

  牛啊!你再牛啊!

  媳妇儿都是自己教的,遇到不听话的时候,就得教育,就得让她知道知道粗人的解决办法,直来直去,简单直接。

  不然不长记性,记不住,还敢威胁。

  有时候姐姐说错话,做错事,妹妹也得付出代价,就像是哥哥不听话,弟弟得付出代价是一样的。

  有事弟弟服其劳。

  六十分钟的时间,喧嚣结束。

  其弟败于葫芦口,裹挟伤兵退守,休养生息,屯田扎营。

  其妹水淹七军,狼藉一片。

  凌晨睡着了,吴烨只好又把房间收拾好,才揉了揉腿,感觉有点酸。

  高质量的鱼龙舞,相当于长跑十公里,吴烨大概跑了二十公里,确实累的够呛。

  第二天的时候。

  日出东方。

  吴烨站在窗户前,准备今天把房车收拾好,吴太太他们要过两天回去,吴烨和凌晨要提前出发。

  公司的事情都已经交代好了,吴烨还特意和凌宇这个老丈人说了一下,中秋节带凌晨回老家过,只能国庆节在去蜀州了。

  凌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他开车慢点。

  狗子也要带上,八爷给它留个窗户就行了,不需要带着它一起出门,免得飞丢了。

  把早餐做好,吴烨把烂泥似的懒鬼凌晨拉起来,她还在嘀嘀咕咕说吴烨坏话,气的吴烨当场准备教育她。

  凌晨醒了。

  就是这么简单,人总要怕一个人,或者怕一个器也可以。

  “困,没力气,酸,你干的好事!”凌晨拿着筷子咬牙切齿:“回去走着瞧,等我把爷爷奶奶搞定了,就是你的死期。”

  吴烨:“.......”

  看来路上有得忙了,不光是要加油,还得加油。

  “你不是故意的吧?就像是拍你一样!上次你叫我滚,我打了你一下,然后你就经常说!”吴烨很疑惑。

  喜欢套路可以,没有路你也喜欢就不好了啊!

  属猴吗?

  凌晨:“.......”

  她才不承认呢,这个事情是凌小雪做的,和她凌晨有什么关系?

  不过,拍一下,偶尔....算了,吃饭。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吴烨回答。

  “我劝你最好对我,你的女朋友,不久以后的未婚妻,以后的妻子,孩子他妈,孙子他奶奶,放尊重点,不要恃枪凌弱,我不是只有你爷爷奶奶当靠山,我是已经有了靠山了。”

  “小吴,你也不想你妈妈用鸡毛掸子打你吧?”

  吴烨:“......”

  姐姐,你可以啊!

  等着瞧!

  我妈打我,我就打你!

  “姐姐,你也不想卧床不起吧?”吴烨说道。

  凌晨:“......”

  一种植物!

  两人互相威胁半天,最后决定和解,大家都互相理解,毕竟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了,以后还有互相扶持,携手共进。

  洛白家。

  “媳妇儿,你先做菜啊,我去喊咱爸起床!”洛白在开放式厨房说了一句以后,就转身准备去喊白菜爸爸。

  刚转身就愣住了。

  白菜爸爸也愣住了。

  ------题外话------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