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90 洗面奶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尴尬这种事情,也是分等级的。

  洛白就感觉自己想抠出个三室一厅,然后钻进去,这么就嘴巴痒,非要逗白菜呢。就算是逗白菜,可以换个方式啊。

  结果,被白菜爸爸听到了。

  那一瞬间,洛白当时就脸红了,感觉这辈子没遇到几件比这更尴尬的事情了。

  能堪比这个场景的,大概就是在小区跑肚来不及在绿化带拉稀被发现,看颜色杂志被老爹知道,课堂睡醒没控制住牛被女同志看到。

  老丈人早不起,晚不起,起来关门还没声儿!

  发现洛白没动身,白菜转过头看了看他:“你不是要去喊咱爸吃饭吗?杵这里.....爸,你起啦?”

  白菜爸爸:“.....”

  这得粉末性骨折,胳膊肘才能拐道这种程度吧?

  作为一个父亲,他和大部分父亲面对尴尬的时候,做了一样的选择:视而不见。

  不然还能怎么办?

  网址htTp://m.26w.c

  这事儿他也做过,就是没有洛白这么傻,说的时候都不看是不是他就在背后,结果整的大家都很尴尬。

  私底下说没什么,还没结婚,当面说就很不好了。

  “刚起,我先去洗把脸。”白菜爸爸急中生智,准备离开展缓尴尬。

  就是又得洗一次脸了。

  “衣柜里买了新衣服,天热出汗多,您换套凉快的,衣柜里都是。”白菜也选择转移话题:“昨天那套换了我等会儿洗了。”

  “那我把鞋子找出来,今天出门逛逛。”洛白迅速找到一个话题:“叔,您去换衣服,我给您把鞋子袜子找好,都是白菜提前买好的。”

  看了看身上还干净的衣服,白菜爸爸想了想,还是决定换一套,衣服是干净的,但是确实有汗味了,出汗多。

  “行,我换一套!”他转身去卧室。

  白菜和洛白对视一眼,白菜气呼呼的看了看他,下意识举着手准备拍他一下。

  洛白立马退后,指了指她手上带油的锅铲。

  白菜:“.....”

  屮,尴尬忘了。

  换了一只手,啪!

  洛白:“......”

  有些女人,她一定要打你一下的时候,其实是逃不掉的,洛白试过,躲开了以后,她就像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办完一样。

  眼神里都是欠缺,总会抓着个机会来一巴掌,虽然不疼,但是她很执著,洛白也不知道这种想法是怎么来的,但是很神奇。

  女生,在某些方面就像是有全国通用模板一样,必须睡觉要抱抱,生气要哄哄,疼了要哭哭。

  不生气扭不开瓶盖,生气掰得断钢筋,间歇性狂犬症,大姨妈小可怜。

  白菜这种能打五个大汉的女汉子,和洛白在一起以后,大姨妈就变得严重了,就脆弱了,就需要照顾了。

  总之,她是个一星期弱女子,大半月女汉子。

  把鞋子放好,洛白还把袜子连着的线剪开,才放到沙发边上。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没有?”洛白看着玻璃,里面倒映出了老丈人从房间门出来的声音,所以洛白说的很大声。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白菜也发现了。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你等会儿陪我爸聊聊天!”白菜装作不知道。

  两人都没有回头,自顾自的说话,白菜爸爸又尴尬了,准备去阳台看看,刚好避开开放式厨房这个位置。

  坐在沙发上的话,他们转头又能看到自己,白菜爸爸叹息。

  “我觉得叔叔性格很好啊,我爸就喜欢咋咋呼呼的,虽然才见着没多久,但是我感觉以后我们一定能处的好!”洛白说道。

  白菜:“......”

  演过了啊!

  明知道他就在背后,海还这样,你当我爹是傻呢?

  “菜菜,我觉得叔不应该姓白,应该姓赖!知道为什么吗?”洛白问她。

  白菜:“......”

  大哥,你可悠着点吧!

  我爸这会儿估计虎视眈眈呢,你这姓都想给老丈人改了,还问为什么?

  你丫为什么这么彪?

  白菜爸爸:为什么?为什么姓赖?

  他倒是好奇了,本来准备走的脚步停下来了。

  “我一见着叔叔吧,我就觉得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洛白回答。

  白菜:“.....”

  白菜爸爸:“.....”

  这个马屁,差点给他拍晕了,高血压都差点拍出来了。

  他就说这臭小子脸皮厚,白菜爸爸总觉得,洛白是不是知道自己就在身后?

  “叔叔他.....”

  “我觉得叔叔这个人....”

  “说真的.....”

  洛白开始疯狂大招,疯狂平A!

  白菜才发现,自己找了个溜须拍马的男朋友,而且他真的好会啊!

  沙发旁边的白菜爸爸:“......”

  好了,他已经确定了,洛白绝对知道了他就在身后。

  不然哪敢这样吹?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是那种人设,哪有那么好?

  “咳咳!”白菜爸爸出声提醒:“闺女,你买这个衣服还挺合身的。”

  白菜和洛白回头看了看。

  洛白先从厨房出来,看了看衣服,又把吊牌剪掉:“叔叔,您这气质真好。”

  白菜爸爸挠挠头,是吗?

  他都被夸的有点分不清楚真假了,主要是洛白太会说了,整的他很不好意思。

  “那有什么气质,就是精神点!”白菜爸爸不好意思的回答。

  他都被洛白整腼腆了。

  “您一直都很精神的,气质很明显,很坚毅的那种,菜菜也遗传到了一点。”洛白回答。

  白菜:“......”

  注意到自己老爹的表情变化,白菜深刻的怀疑,洛白学的不是土木工程,而是心理学。

  老爹被哄得一愣一愣。

  “来,叔,换鞋试试看,搭配在一起应该更好。”洛白把鞋子拿过来,放在地上。

  一身浅色的衣服,再加上西裤,皮鞋,让白菜爸爸确实显得很精神,只是掩盖不在那股子朴实无华。

  这次,没等洛白夸奖,白菜就喊吃饭了。

  小跑到厨房方便,端着盘子放到饭桌上,白菜做的早餐分量比较大,她自己胃口就打,加上她爸饭量也比较大,就洛白吃的最少。

  没有熬粥,就是下了几个面,加上配菜,配菜都是现炒的,再加上几瓣大蒜,弄得很齐全。

  吃完饭,白菜准备带老爹出去看看魔都的景点。

  可惜她还没有学会开车,不然她自己就可以带老爹去,不用洛白当司机。

  富力公寓。

  停车场。

  挂完电话的吴烨,在房车旁边等了几分钟,一辆小货车开进停车场,饶了几圈以后,停在吴烨旁边。

  戴着墨镜,穿着制服的年轻人跳下车。

  “吴总?”

  “你好,东西都拉过来了吗?”吴烨问道。

  今天要把房车上需要的东西都补齐,包括吃的用的,明天就出发,这次准备体验一下血统纯正的房车旅行。

  凌晨是这样说的,吴烨理解的就是东西在车上吃,睡在车上睡,他并不觉得高速公路上有什么好看的。

  去沿途的城市看看,或许能得到不少新鲜感,回去的路上,可不是国外,大道有很多风景,汉国的高速,真就是赶路用的。

  很多车子在没有摄像头的地方,都是全速前进,速度能到200码左右。

  真正的风景,都在小路上,不在大道上。

  “都拉过来了,我帮您卸下来,您点一下。”年轻人打开车厢,抱下来一个个箱子。

  就一个空荡荡的房车,吴烨拆开箱子看了看,在清单上打下√,一直到东西全部统计完。

  旁边摆着七八个大纸箱,里面都是吴烨在超市购买的东西,专门找人送过来的。

  这种大宗商品的客户,超市服务很到位,特意送到家,还送了高级会员卡。

  “没错,就这些东西,谢谢了。”吴烨把兜里的香烟递给对方:“感谢师傅,辛苦你跑一趟了。”

  考虑了一下,他还是接过烟,然后才客气的道别。

  小货车离开的时候,吴烨把抱着一个箱子,把箱子搬到房车上,则开门的房车,显得空空荡荡的,除了内饰和装修比较好以外,什么附送的都没有。

  抱着一个个纸箱上车,一直到最后一趟,吴烨才算是明白了道理,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做了才知道其中的苦累。

  这个季节,砖头应该很烫手才是。

  房车里。

  拿出四件套,把擂台收拾出来,恃抢凌弱,总要有个地方才行,晃了一下车门,要是被人发现了,起码来得及及时反映。

  车子本身并不会晃动太多,如果很规律的话,吴烨才担心人家发现,不过就算是发现了也没有什么。

  打野架而已,车晃!停车坐爱枫林晚,向古人看齐。

  “卧槽,今天还得准备几个毯子。”吴烨想起小龙女的特点,发现自己准备的东西还不够。

  把床弄好以后,吴烨才把食材放到冰箱里,把零食放到收纳柜里,还有不少的饮料和水果,也要保存好。

  收拾了不少时间,吴烨开着房车出了地下停车场,把车加满油,加满水。

  这个水是拿来洗澡,洗菜,洗碗的,喝的水单独带。

  “有来了,当我是远程遥控机器人呢?”吴烨拿着手机,看着凌晨的信息,把车停在路边停车位,然后去超市又买了不少东西。

  凌晨让他多带点紧急用品,应机之物。

  一切准备妥当以后,吴烨躺在房车后面的床上,拿着手机刷了一下朋友圈,发现洛白发了好几个朋友圈。

  其中一张是站在一个中年男子身边,笑的傻里傻气的,身后就是明珠塔顶,还有面江的照片。

  玩的很开心啊。

  可惜了,老丈人来的时候,没有出去玩过,不过老丈人和丈母娘应该是什么都玩过了,对这些地标应该不感兴趣。

  给洛白点了个赞,吴烨收起手机,去楼上搬狗粮,车上要带狗,凌晨不放心把狗子放在宠物医院了。

  上次的时候,星星就委屈的很,看的凌晨心软。

  拉着狗子下电梯的时候,吴烨注意到电梯里也有人牵着狗子,一只肥肥的秋田,见到星星就开始呲牙。

  星星稳如老狗,应该是已经是老狗,没有搭理它的挑衅,现在的年轻狗不懂事,它早已过了斗狠的年龄。

  不过秋天不依不饶的旺旺叫。

  吴烨看了看对方,是个女生:“小姐,麻烦把你的狗管好!”

  女子拉了一下狗绳,然后继续低头玩手机,吴烨都能从她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里听到跳大神宇哥的歌曲。

  又切换成篮球坤的歌曲。

  你个小东西,信不信哥哥下的蛋不给你吃?

  被挑衅了好几次,星星一巴掌拍在秋天的狗脸上,然后一口咬住它的脖子,刚才还汪汪叫的秋天,这会儿就只能呜呜叫了。

  像极了龙哥,又像极了那些惹怒老实人的大哥。

  “啊!胖胖!”这次轮到女生着急了。

  我也不急,拉了一下狗绳就敷衍了事的看着,一副没办法的模样。

  星星在吴烨的面前很怂,不代表它在其他的狗面前也怂,狗性格好,指的是和主人在一起,而不是包括对其他的狗。

  这种狗仗人势的狗,确实得教育一下。

  “你能不能管管你的狗,都要把胖胖咬死了。”女生急了。

  吴烨才拍了拍星星。

  它松开口,看了看四脚朝天的秋天,给了它一巴掌,势大力沉的样子,有点西八侠的风采。

  火急火燎的检查了一下狗,她准备和吴烨理论一下,被吴烨瞪了一眼以后,她就默默的不说话了。

  狗不好惹,看吴烨的穿着,也不是什么普通货色,还是选择闭嘴,反正狗没事。

  狗主人和狗都萎了,吴烨才让星星坐下,蹲在他旁边。

  干得漂亮。

  一直到女生出了电梯,吴烨带着星星去房车熟悉气味,教它上厕所,解决了这些事情,吴烨才给凌晨发了个消息。

  下午的时候,凌晨回来了。

  到房车上看了看,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满意的点点头,东西都很齐全,没有什么遗漏,她把准备好的里礼品放好。

  “我们往这里去,途经这里,再到这里,最后到这里,然后就到了。”凌晨把电子地图打开:“每个城市看一下!”

  凌晨把到家之前这段时间当做旅游,要到的时候,才考虑见吴烨爷爷奶奶怎么办,现在先玩个够。

  对于旅游一罐感兴趣的凌晨,一度萌发过做旅游博主的念头,只是几千亿的公司要管理,让她打消了这个任性的念头。

  戴上最爱的人,开出去去旅行,去看诗和远方,去看风土人情,去吃美味佳肴,多么美好的事。

  遗憾!

  “行,你说了算,明天早上早点走,中午太阳毒。”吴烨拉着她下车,然后把车锁好,回家去收拾一些东西。

  都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旅行还要带几条小胖叱,吴烨也要收拾衣服,洗漱用品等。

  不过都被凌晨包圆了,行礼都是她收拾的,给吴烨准备的妥妥当当的,让吴烨有几分凌晨很贤惠的错觉。

  就是蹲姿收拾,挺上头的。

  “你看我干啥?卧槽,眼睛都特么掉沟里去了。”凌晨把袜子丢给他。

  有吗?

  吴烨反应过来,把目光收回来,然后才一本正经的说道:“习惯纵深,偶尔的贤惠特别让人暖心,暖暖的,很贴心!”

  可去你的吧。

  她确实是间歇性贤惠,偶尔暖心,至于贴心,不是一直是吗?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这位先生,麻烦收收眼睛,你兽兽的眼神很碍事。”凌晨提醒他。

  吴烨装作听不见。

  男人很多时候可以是盲人,可以是聋子。

  警告是没效果了,吴烨直接被笼在T恤里了。

  “闷死你个狗男人。”凌晨恶狠狠的说道,对吴烨进行了残酷的惩罚。

  国外新闻,确实有闷死人的事件发生过,当然,也不知道哪个扯淡的国度里,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

  反正,吴烨受到了冲动的惩罚。

  洗面奶!

  “看你还敢不敢!”凌晨放过他了。

  吴烨呼着气,觉得如果是这样的锻炼方式,他可以在憋气这个事情上打破人体极限:“教练,让我练两年,我还你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

  很自信,吴烨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做到。

  凌晨:“.....”

  偶尔,她真不知道自己男朋友哪来那么多骚话,源源不断的,是不是人就是这个性格?还是受外部影响?

  总之他很sao啊!

  闻人骚客,不是文人。

  “白菜说今天洛白带他们出去玩了,去了好几个景点,不过她爸爸好像并没有那么新鲜,还不如在家听洛白拍马屁开心。”凌晨说了一下今天和白菜聊天的情况。

  吴烨看过洛白朋友圈了,大叔确实是不怎么开心,大概是对这些东西无感。

  其实换个方式,带他玩点其他的就好了,可能是贵,可能是不习惯,开心不起来很正常。

  “他哄人确实有一套,白菜爸爸估计也在他的糖衣炮弹里,逐渐迷失自己。”吴烨笑了笑:“也可能是尴尬的不行!”

  中年人,活了几十年,总有自己的判断的,哄也得有方法。

  “颜潸潸和宁渠去外国度假去了,今天还发了宁渠被海浪冲到海里的视频,她说宁渠在学冲浪,因为有会冲浪的小哥撩她,宁渠吃醋了。”

  吴烨:“.......”

  吴烨很想问一下,为什么你知道那么多?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全知道?

  女生都是互通有无的?

  “他本来就小气,这种事情就是他最讨厌的。”吴烨叹气。

  宁渠哪都好,就是在感情上,已经到了很吝啬的程度,多少有点过分占有欲,不是没有说过他,他改不掉。

  也就是颜潸潸忍的了他,换个人真不习惯他那种管法。

  “潸潸说也挺好的,他也不是那种很变态的什么都要管,大部分时候,其实他不会干涉多少。”凌晨说道。

  吴烨粗心大意,洛白花言巧语,宁渠感情小气,黄原沉迷车子。

  谁都有缺点,吴烨也有,而且还不少,凌晨不觉得应该看缺点,应该看优点才是。

  “小鱼她们去了北方,说有亲戚结婚,回去吃席去了,估计黄原只能坐孩子那桌!”凌晨忍不住笑。

  黄原和小鱼爸爸喝酒,最后两败俱伤,然后约着时间又来了一场,还是两败俱伤。

  最后在游小鱼的威慑下,事情才算是结束了。

  “我们也回农村去了,下次我们也去国外玩啊!”吴烨回答。

  凌晨把行李箱拉好。

  “荒岛?”

  如果能不去野外的话,还是不去最好,上次的体验,让人记忆犹新,深刻至极。

  “荒岛就荒岛!去呗!”吴烨开始吹牛。

  “你说幺儿才哄我?”

  不说。

  给她一个白眼,凌晨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明天早上,她带着吴烨,吴烨带着狗,就要出发了。

  开始一场公路旅行。

  “你爷爷奶奶会喜欢我吗?”

  听着凌晨的问题,吴烨拿着手机头都没有回:“不要问这种已经问过很多次的问题好吧!他们不喜欢你,能有娃抱?”

  凌晨:??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可以生,甚至国内没有,还有国外有,实在不行隔壁也很多啊,你永远可以相信财阀的眼光,和你的审美绝对是一模一样。

  这个事情,大家都可以。

  “哎,你一个千亿总裁,超级白富美,人间天花板,无敌小龙女...这个去掉,不应该是他们担心我配不上你吗?”吴烨说道。

  凌晨想了想,好像也是啊。

  特么的,喜欢老娘的可以从魔都排到八黎,你算老几?

  有自信了。

  “你运气真好!”凌晨说道。

  哎呀呀,看这里,有一只自恋的白富美。

  “运气,这是实力,钥匙对了,才能开锁,我开的是银行保险门!”吴烨回答。

  凌晨呸呸呸。

  银行保险门两三米那么厚。

  “我想他们一定会喜欢你,不只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而且你是我最爱的人,又有颜值,又有实力,性格还好,这种小仙女,拿着八倍镜都找不到。”吴烨挑眉。

  嘿嘿嘿!

  这人,怎么总爱说大实话呢?讨厌!

  “有眼光!”凌晨抬头看了看他:“口水收一下,明天拍你开不了车!”

  吴烨眼里有沟壑。

  “你来打我啊,来啊!单挑啊!”吴烨叫嚣:“小趴菜,打你五回,我明天都能开五百公里!你信不信?”

  自信虽然是有,但是自信里多少有点吹牛比的成分了,就和盐放多了似的。

  凌晨当然是不相信的,考虑到明天不想自己开车五百公里的情况下,她还是违心的回答:

  “信!好了,先把牛拉回来,免得在天上,被风吹跑了。”

  凌晨微笑。

  “你过来,我们深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看答案是啊,还是哦!”吴烨回答。

  凌晨:“.....”

  不用想了,答案是啊哦额唔,一个断断续续的组合句子。

  收拾好行李,凌晨才坐在吴烨旁边,打了个哈欠。

  “我睡不着!”

  吴烨眼睛都亮了,和黑猫警长似的。

  “那开门?”吴烨问道。

  “开!”

  天门中断楚江开,一行白鹭上青天,不羡鸳鸯不羡仙,羡慕小吴每一天。

  第二天。

  房车启动!凌晨把墨镜拿给吴烨,自己也带上一个,把鸭舌帽整理了一下。

  “点火!”

  吴烨拧了一下钥匙,汽车发动机开始响起声音。

  凌晨打开蓝牙,把歌曲播放出来,放车里,回荡着音乐声。

  “目标大西北,出发!”

  “出发!”

  “汪汪!”

  汽车启动,吴烨转动方向盘,往停车场外开去,刚开出停车场,吴烨和凌晨就听到一个怪异的声音。

  “大哥,你拉东西了!”

  “大哥,你把我拉下了!”

  然后就看到扑扇着黑里带白的翅膀的八哥,从驾驶室的窗户飞进来。落在驾驶台的位置上。

  “大哥,你特么带狗都不愿意带我?”它义愤填膺。

  凌晨:“......”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