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193 阮脚虾和赢荡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恁这小孩儿,非话这些钱弄啥嘛!”

  “我给我爹花钱,咋呢嘛?”白菜不甘示弱的回答道。

  “恁爹....唉”

  行驶的汽车上,传来白菜爸爸的叹息声,看了看脚边的八九个购物袋,他想说点啥,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恁爹不配!

  这话他没说出来,钱是白菜花的,衣服是白菜选的,也是白菜让他试衣服的,只是没想的到,白菜全卖了。

  恁小妮儿咋这败家呢?日子还过不过啦?

  没都买了,钱也付了,东西推掉人家要扣一部分,太黑了,他又舍不得那一份钱。

  “恁说,这衣服我能在工地上穿吗?在家穿人家都指不定咋说我!”白菜爸爸看了看衣服,叹气。

  要是人家知道了,指不定说什么难听的话。

  人总是能看人家过得不好偷着乐,却没办法看着人家越过越好真祝福。

  虽不是全部,却是很大部分人都这样,传出去一些不好听的,就觉得心理平衡了。

  “啥都考虑人家,人家也不给恁养老送终,也不给恁钱使,恁管那干啥?”白菜向来都是说普通话的,这次家乡话都飚出来了。

  开着车的洛白,一些时候就听得很懵,有点听不懂。

  洛白说出钱给他买衣服,白菜都没有同意,原因就是怕他多想,结果白菜自己花钱,他还是多想。

  有时候,洛白是无法理解的,几件衣服而已,人家能说什么?真遇到那种亲戚朋友,就该断了不要来往,那种人来往有什么意思?

  他想的很简单,大概也想不到三人成虎是什么场面,就是知道了,他大概也不会在乎。

  但是白菜爸爸不一样,他很清楚。

  “这不中!”白菜爸爸说道。

  白菜看了看他:“我给自己亲爹买衣服,都不中?恁信不信我给妈打电话了。”

  白菜爸爸:“.....”

  想了想,他回答道:“太贵了,先放你这里!工地也不合适穿这个,恁爹就是個工人,不是老板。”

  这次白菜答应了,他是怕人家说闲话。

  以前有个同村的姐姐,在广市赚钱了,给家里换了家具,换了电器,修了房子,被一群大妈传的面目全非的。

  说什么在外面当j,陪人家大老板等等,人家就是开了几家美妆店而已。

  见不得人好!

  白菜妈妈当时知道了就和她说过,没钱就算了,有钱也要说没钱。

  穷在闹市无人问,日子过得很安静,富在深山有远亲,日子过得很糟心。

  “外面三十多四十度,上什么工地?不干这个了!”白菜说道。

  白菜爸爸:“......”

  恁这妮儿!倒是会安排,不做这个做什么?一把年纪了,还能做什么?

  他摇摇头,显然不同意。

  其实他能不知道累?能不知道热?偶尔也想过做个轻松的工作,但是他不能给白菜添麻烦啊!

  她又去托关系,找人帮忙,白菜爸爸就觉得是给她添麻烦。

  “工作已经找到了,过完中秋节以后,再去上班就行了,一个月8000,包吃住,太阳晒不着,雨淋不着,一个月还能休息四天!”白菜笑着说道。

  她这两天已经想办法把自己老爹的工作解决了,这个天气,哪敢让他去工地,太热了。

  给他找了个合适的轻松点的工作,工资也很高了,对于白菜爸爸来说,肯定很不错了。

  “找到了?人能要我?”白菜爸爸指了指自己,不自信的回答。

  可能干工地,一个月一万多,但是那种劳累程度,一般人理解不了。

  他干了这种累活二十多年,不是没有摸鱼的的时候,也有,但是还是累出一身小病小痛的,腰经常疼。

  “要!到时候我带您过去就行了,您别想这些了。”白菜回答。

  该说的都说好了,自己老爹还不到50,不会什么工作都做不了,有个合适的工作做着就行了。

  核心想法就是不让他那么累。

  这些事情都是白菜自己办的,没有让洛白操心,洛白觉得自己啥忙也没有帮的上,很是复杂。

  白菜说的很清楚,没有结婚之前,事情要分清楚,不能什么事情都混为一谈,现在不需要洛白承担她的责任。

  好几次,和白菜爸爸抽烟,洛白欲言又止,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这几天,带他到处玩了一下,去公司看了看,也看了一下白菜的工作状态,他已经很放心了。

  “叔,白菜也不是小孩儿了,您就听她的吧,她固执您又不是不知道。”洛白劝了一句。

  买衣服也好,找工作也好,白菜其实都是好心,就是缺乏了商量的步骤,洛白觉得要是多这个步骤,更好一些。

  昨天他就和白菜说过,不过白菜觉得自己爸爸不会同意,只能先斩后奏。

  父女俩都考虑着对方,又都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

  一个家庭,总有这么多小事情,所以两个家庭凑到一起的时候,事情只会更多,更复杂。

  洛白发现,最简单的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加入了爸妈,事情就变得多了,复杂了,再加入孩子,只会更复杂。

  以后要面对的事情,仿佛瞬间就已经近在咫尺了。

  “行!买都买了,找也找了!”白菜爸爸回答,看着窗外的城市发楞,他在考虑工作能不能做下来。

  如果工作做不下来,会不会让人家埋怨白菜?

  也不知道找了什么工作。

  洛白忍不住笑,本来今天他还准备结账的,结果白菜完全没有给他找个机会,想让老丈人看看女婿挥金如土的一面,是不可能了。

  连加油吃饭的钱,都是白菜给的,平时已经不这样斤斤计较的白菜,在她爸爸找个事情上,显得格外认真。

  “叔,其实工作稳点一些也好,您看啊,工地是跟着项目走,完工还不一定能拿到全部工资,还不如旱涝保收呢!也没那么累。”洛白说着固定工作的好处。

  白菜爸爸只是点点头,答应了一声,就去考虑其他的去了。

  人到中年不得已,孩子大了有主意了,他们也开始老了,以前能背两三百斤,现在一百来斤都费劲。

  洛白开车回家。

  白菜去做饭去了,洛白和白菜爸爸坐在阳台上,两人中间放着一个藤条茶几,一壶茶,一个大水壶,白菜爸爸还是习惯用他的大水壶。

  从兜里掏出一包便宜的香烟,递给洛白一支,洛白顺手点上,然后给给他也点上,很懂江湖规矩的白菜爸爸把火焰蒙住,才点上香烟。

  “叔,还想心事儿呢?”洛白看了看他。

  白菜爸爸看着远处,一言不发。

  “我就是想,这样闲着,我感觉不习惯。”白菜爸爸回答。

  习惯了一年都是忙忙碌碌的状态,白菜爸爸突然没什么事情可以做,觉得浑身不自在。

  洛白理解不了这种闲出一身不舒服的状态,他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只是发现和白菜爸爸的代沟有点多。

  “非得忙点啥?”洛白问他。

  点点头,白菜爸爸笑了笑:“习惯了,闲着容易闲出病来。”

  洛白:“......”

  他从记事起,就没有听说过自己老爹讲这个话,反而是一直见不到头的忙,当小老板也忙,当大老板也忙,后来当总裁了,还是忙。

  想休息都没时间休息。

  白菜爸爸是不想休息,觉得忙起来更充实,闲着反而是不习惯。

  “中秋也快了,过完中秋节就有得忙了!”洛白回答道。

  虽然不知道白菜给他找的是什么工作,有个事情可以消磨时间,白菜爸爸估计更适应都市生活。

  如果能把他留在这里,再把丈母娘也接到这边来,白菜估计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也放心很多。

  就算是一年半载来一次,也好过见不到。

  “我倒是想忙起来,就怕太轻松了!”白菜爸爸回答:“累点无所谓,闲着才是最难受的。”

  习惯已经根深蒂固,一时之间很难改变固有的思维,老实的白菜爸爸,干活儿都不打折扣,只有没办法的情况下才随大流。

  吞云吐雾,洛白和他聊着天,说着话。

  扒拉着厨房隔断,白菜看了看他们,才继续回到厨房开始做饭。

  远方。

  吴烨和凌晨还有最后的一百多公里路就到家了。

  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吴烨吃下一颗超级清爽的口香糖提神,下午了,感觉精神头没有上午好。

  也可能是昨天,住在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又是肚兜主图,咳咳!

  老夫也不是不想早点睡觉,奈何小娘子.....真的是烦!

  损失惨重。

  “找个服务区睡个懒觉先,感觉没精神,都是你。”凌晨嚼着口香糖,百无聊赖的建议,这次旅行,简直是一言难尽。

  说走就走的旅行,往往结果不尽如人意。生活少不了冲动,只能乖乖的接受惩罚。

  “对,都是弟弟不好,人长得不好看就算了,还不知深浅,以后还望姐姐海涵!”吴烨回答道。

  凌晨:“......”

  想要反驳他一下,又感觉自己说不出来什么骚话,凌晨只好放弃。

  “赶紧的,服务区,休息!”凌晨指了指路牌。

  点点头,吴烨答应一声。

  “昨天在服务区都没休息好,今天去服务区就能休息好?还不如一步到位,直接开到终点站。”吴烨回答。

  听着他这个话,凌晨一时之间竟然没办法分清楚他是在开车还是在开车。

  自己理解的好像是第一层,但是他在第二层。

  “你现在除了嘴硬,还有什么?”凌晨问他。

  哟呵,侮辱我!

  小吴接受了,小小吴都接受不了这种侮辱。

  “你才该姓阮,叫阮脚虾!”吴烨回答。

  凌晨丢丢丢打他手,吴烨把手缩回来,每次她说不过就动手,打不过就投降,一直都这样。

  很没有气节,全是气愤。

  “那你就该叫赢荡!”

  这就很过分了,怎么能上升到人身攻击呢?

  我哪里那什么了?起码现在还构不成那个条件,吴烨看了看她,见她气呼呼的,就没有反驳。

  赢就赢吧,反正都是输出的,输赢怎么了?

  最终,吴烨还是找了个服务区,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免得疲劳驾驶,连续驾驶很长时间还是不行,特别是休息不够的情况下。

  要休息好了再开车,毕竟是开高速,一不注意就容易发生事故,造成很大的意外。

  看了看导航,还剩下一百多公里,八十多公里就到收费站了,还得再开几十公里才能到家。

  老家距离镇上不远,市区就有点距离了,不过开车很快。

  “剩下的路我来开呗!”凌晨看了看驾驶室的吴烨。

  吴烨转头看了看她,轻轻地拍了她一下:“我要和你吵架了,明明我都要睡着了!你又把我吵醒了。”

  在凌晨眼里:

  自己被吴烨揪着衣领,左边一个耳光,右边一个耳光,嘴角开裂,血流不止,脸也肿的和猪头似的。

  “你打我!你居然打我!”凌晨不敢置信的说道。

  我那是拍,就是拍了一下,什么叫打你?窦娥都没被这么冤枉过,这已经不是颠倒黑白了,这是黑白不分。

  吴烨轻轻地拍了她一下:“你看,我这明明就是拍你,什么叫打你?你讲点道理好吧!”

  凌晨啪给他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

  “你还打我?你没打过瘾是不是?”她指责吴烨逃避问题。

  吴烨:“.....”

  现在的施暴者,往往都喜欢装成受害者的样子,明明就是她打的比较疼,自己就是轻轻地的拍了一下。

  吴烨转身,不理她,准备补个觉,一口气开车回家。

  他旁边,凌晨则是去了服务区的超市,刚才就是和吴烨开玩笑的,其实也不是打他,就是闹着玩,知道吴烨要补觉,她就不闹了。

  驾驶室。

  八爷认真的看了看吴烨,又看了看远去的凌晨。

  “大哥,这你都能忍?”八爷就在旁边站着,目睹了这一切,发现大哥被欺负的很惨,它却无能为力。

  如果它是大雕的话,它一定不沉默。

  吴烨把帽子盖在脸上,回答道:“不然呢,那是我老婆!”

  难道还打她一顿?

  “莪老婆,不惯着!”八爷断断续续的回答。

  他挥挥手,让八爷不要打扰他休息,它根本分不清楚,什么叫闹着玩,也不知道什么叫打情骂俏。

  就知道吴烨没有还手,开玩笑,哪能真打她呢,就是开玩笑的。

  “你不懂!不要打扰我睡觉,安静点!”吴烨说道。

  他真困了,想了想,还是钻到后面的卧室里睡觉,在驾驶室睡觉不舒服,位置太窄了。

  吴烨离开了,八爷看着从超市出来的凌晨,默默的不说话了,一见凌晨人鸟慌,八爷深知自己不是凌晨的对手。

  它太弱了。

  哪怕是打得过其他的八哥,也打不过凌晨的拳头,凌晨还动不动就拿着菜刀架在它脖子上。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八爷闭目养神,让自己看起来人畜无害。

  告密鸟和自闭鸟,八爷选择了当告密鸟。

  回到车上的凌晨,在驾驶室没有看到吴烨,又去卧室看了看,发现睡着的吴烨以后,凌晨把吴烨的鞋子脱了,然后才把空调打开一些。

  坐在外面的沙发上,拿着手机看新闻,脚下踩着星星的后背,惬意的喝了一口奶茶,她才知道,服务区也能卖奶茶。

  看着导航地图,凌晨眼睛闪了一下,去驾驶室坐着,准备开着车出去离开,吴烨睡着了,没有吴烨在旁边叨咕,凌晨顺利的开到了加油站。

  至于吴烨,还在后面睡得正香,凌晨开车的时候,他都没有醒过来,包括加油的时候也是一样。

  就这样,凌晨偷偷摸摸把车开到了市区,穿过市区又把车开到了镇上,吴烨起来的时候,擦了擦眼睛,看了看手机时间。

  “卧槽,都已经四点了!媳妇儿,我们赶紧出发了!”吴烨火急火燎的穿好鞋子,到了驾驶室,就看到吃着棒棒糖的凌晨。

  听着重金属音乐,吃着棒棒糖,时不时的摇摇肩膀,抖抖脚,相当的怡然自得,又显得轻松愉快。

  回头看了看他,凌晨扬了扬下巴,让他看看外面,还弹了一下舌头,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望向窗外,吴烨发现特别的熟悉。

  “你怎么不叫醒我呢?自己一个人开车,我多不放心啊!”吴烨说道:“不过我媳妇确实是厉害,都快到家了!”

  她自己一个人开,居然就快把车开到家了,吴烨睡饱了,凌晨也担心接下来的路不熟悉,就没有再开了。

  给了吴烨一个白眼,凌晨看了看他:“要不要买点东西回去,感觉带的礼物好像不够!”

  凌晨刚才路过的时候,看到超市都开着门的,趁现在还没有打烊,可以去买点东西回家,礼物太少了,显得不够尊重。

  摇摇头,吴烨觉得不用再买什么,家里应该买了少东西,特别是老太太在家,不会短缺凌晨的吃的,肯定都给她准备的差不多了。

  “就这样吧,带的东西挺多的,买太多了没必要的!”吴烨回答。

  系好安全带,吴烨把导航关上。

  好奇的看了看他,凌晨笑着说道:“记得这么熟?”

  “回家的路,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吴烨回答。

  房车行驶在县道上。

  路过的车辆里,时不时有车主好奇的看看他们,似乎有些好奇,房车为什么会开到这个地方来。

  并没有什么景点的鹰咀沟,坐落在两个县城之间,属于是不起眼的其中一个村落而已,没有什么突出的。

  唯一要突出一点的,或许就是村里的果树很多,这些年,很多庄稼变成了经济作物,类似水果和其他的高产粮食。

  一路上都可以见到很多荒废的土地,没有人居住的房子。

  公路两边的房子很多,凌晨还在夕阳的余晖里,看到了想象中的窑洞,就是门扉打开,看着黑漆漆的,和恐怖片似的。

  就像是层层土垒起来的山,显得很高,植物并不是电视里那么少,也能看到大片的绿色植物,还有山林。

  一眼望去,景色奇异。

  “我说我是穷山沟的,没骗你吧!”吴烨开着车,转头看了看凌晨。

  凌晨对他笑了笑,她倒是还挺喜欢这个地方的。

  路边的人家,很多都是三层的小洋楼,或者两层的房子,看起来很乡土,都是一个个院子加房子的格局。

  不少房子门口,还停着汽车,多是普普通通的款式,毕竟,能开个二十万的车,在这个地方,也算是有钱人家了。

  “挺好的,我觉得没有你说的那么离谱,这路不是修的挺好的嘛!”凌晨喝了一口矿泉水,看着从旁边呼啸而过的轿车:“就是开车快了点。”

  当地人,大概是熟练度拉满了,开车的时候速度很快,而且过弯都敢超车。

  吴烨早就知道这种情况,他开的并不是很快,遇到有车的时候,都是让人家先过,反正离家不远了,他并不着急。

  “这一路上,其实好几个村子,不过就我们村子最大,人也最多。”吴烨和她讲着一些以前的故事:“这家一个男生,以前和我打过架的,不过没打过我。”

  听着吴烨说起某年那些某件藏在记忆里的事情,凌晨忍不住笑起来,这个地方,其实藏着吴烨的很多记忆。

  马路边上,三三两两的小孩,拿着玩具,或跑得满头大汗,或笑的很大声,想来,吴烨的童年也是那么快了。

  农村,往往能得到更完整的童年,因为父母也不会管你那么多,就像是放养一样。

  年龄到了,就送你去读数,你自己也知道该读书了,会很期待,而不是很排斥,跟着小伙伴就去学校了,迷迷糊糊就上到了二年级。

  “我们那时候,村里孩子特别多,上学就在这里,这是小学,我们村里的孩子乌央乌央的。”吴烨把车停在路边,看了看其中一栋老建筑。

  土墙斑驳,很多泥块掉下来,已经变成了危房了,不远处,也修好了新的小学,中国地方,也有吴烨的回忆。

  可惜,没有多少,就去了魔都。

  夕阳下,吴烨看着很多带着记忆型号的痕迹,有些感慨。

  “媳妇儿,其实这边,很多人都已经把窑洞拆除了,虽然没有补助多少钱,但是也是好几呢,但是我爸一直不同意拆我们家的窑洞,你知道为什么吗?”吴烨拉着她,站在高处吹风。

  晚间的风,来的又快又急,不多的汗水,都被迅速吹干。

  “记忆吧!是不是这样?”凌晨拍了拍小腿:“别缅怀了,蚊子好多,咬了我两口了!”

  后悔穿短裙了,凌晨决定里换成长裤。

  本来吴烨还准备和她聊一下其他的呢,结果蚊子太破坏气氛了,直接让她破防了。

  回到车里,凌晨换了冰丝的长裤,换了件衣服,把头发放下来,拿着化妆包给自己化了个淡妆。

  美美哒女神。

  化妆,是女人最作弊的手段之一,没有丑的女生,只有不会化妆的女生,这话广为流传。

  “怎么样?好看吗?”凌晨问他。

  “问这种白痴问题,你应该说:我是不是要低调一点!不过你这个情况,实力也不允许。”吴烨回答。

  凌晨哈哈笑。

  “会说话!我喜欢!”拍了拍他肩膀,凌晨看着远处的村子:“弟娃儿,出发,等我搞定了爷爷奶奶,我想办法把你卖个好价钱!”

  多少有点忐忑的凌晨,还是把话说的信誓旦旦的,虽然不知道吴烨爷爷奶奶会不会不喜欢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这头小老虎,她要定了,谁都留不住。

  在她阳光的笑容里,吴烨也忍不住笑起来,虽然不知道凌晨为什么又自信满满了,吴烨开着车,往村里靠近。

  其实都可以看到轮廓了,并没有多远。

  开了几分钟,就到了位置,吴烨家位于村子的中间部分,门口不远处就是村里的娱乐中心,一个小广场。

  很多老太太带娃,晒太阳,年轻人打球都是在这里。

  村里的小卖部,也是在这个位置,一条路就可以直接到家门口。

  “这么大?”凌晨看着近光灯照出来的场景,先看到一个大花园,路是从花园旁边开进去的,还能看到停了一辆轿车。

  一栋房子伫立在花园后,门口是大块水泥地板,屋子前的灯光亮起,门口站着几个人影。

  凌晨认出吴太太和老吴了,他们旁边应该就是吴烨的爷爷奶奶。

  看站姿就知道,老人家很精神。

  隔壁家的房子距离着十几米,看着灯光,隔壁的隔壁也有房子,吴烨说村子很大,确实是很大。

  把车停在轿车后面,吴烨熄火,看了看凌晨,凌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笑的更加自然一点。

  “准备好了没有?”吴烨说道:“没事,还有我在呢!不知道说什么就给我使眼色。”

  凌晨呼了一口气,微笑没有变:“豁出去了!”

  忍不住笑,吴烨把车门拉开,凌晨也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爷爷,奶奶!孙媳妇儿我给你们带回来了!”吴烨高声喊道。

  凌晨:“......”

  差点没站稳。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