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202 花都变色了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喝了几瓶啤酒的吴烨,开着车窗吹了不少时间的凉风,本来就是个见风倒,昏的越发厉害了。

  菜的抠脚,还要喝酒,不和下属喝酒是怕丢脸吧?对吧?

  “下车了,回家!”停车熄火,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凌晨拍了拍吴烨的脸,红彤彤的脸,烫的很。

  正处于发光发热的状态。

  “媳妇儿?”吴烨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着凌晨近在咫尺,还有点楞,吴烨揉了揉脸,问她:“我是不是喝醉了?”

  凌晨摇摇头,又拍了拍他。

  忍不住笑起来:“你都还认识你媳妇儿,就证明你没喝醉,赶紧下车,我们回家!”

  拉着他的手,凌晨把他拉下来,结果吴烨头磕在门框上了。

  撞出一个沉闷的声音,疼的吴烨倒吸一口凉气。

  有点抱歉的给他按了一下,然后吹了几口气:“吹吹就好啊!不疼不疼!”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凌晨拉着他一只手,放在自己肩膀上,架着他往电梯口走去。

  就是感觉不舒服,头昏,吴烨还是能勉强走的。

  揉着脑门吴烨看了看她:“媳妇儿!疼!”

  艾玛!

  这小可怜哟!看的老娘圣母心都跳出来了,赶紧捡回家。

  男人,可怜兮兮的时候,总是很容易骗到女生的同情心,哄不好女朋友的时候,试试看可能有奇效。

  毕竟女生不只是手软,心也是。

  吴烨很少这样,凌晨也难得一见吴烨这种可怜样子,看着就让人不忍心那种感觉,毕竟,谁能拒绝一個会撒娇的男朋友呢!

  反正领觉得自己不行。

  “快到家了,到家了给你按一下!”凌晨带着他进电梯,吴烨靠着墙,看着凌晨一言不发,也不知道醉酒以后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看着电梯上升,凌晨拍了拍他的脸。

  “想什么呢?”

  吴烨悄悄的,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你能不能嫁给我?我好喜你啊!”

  需要注意悄悄的说嘛?电梯里也没有人啊!

  虽然吴烨说的是醉话,但是听在耳朵里,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凌晨也悄悄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我也喜欢你!”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无聊,做这种很傻很幼稚的事情,大抵还是因为爱情,因为爱情才海纳百川,什么都敢说。

  “我超级喜欢你!”

  吴烨认真的回答:“那我超级超级超级喜欢你!”

  凌晨一愣,被他这话打动了,悄悄的给他一个木马,凌晨才满意的笑了笑,默默的想到:我也超级超级喜欢你!

  摸了摸脸颊,吴烨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了,笑的嘿嘿嘿的。

  蜻蜓点水,凌晨练得炉火纯青。

  “媳妇儿,这边!”吴烨指了指另一边的脸颊,开始得寸进尺的说到:“雨露均沾!”

  拿他没办法,凌晨只好再再来一个木马,这才让他满意了。

  电梯打开,架着吴烨回家,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吴烨还东倒西歪的,凌晨费了不少劲儿,才把他带回家。

  把吴烨放在沙发上,凌晨擦了擦汗水,给他灌了几口矿泉水,凌晨才坐在他旁边。

  “累死我了!真沉!平时怎么就没感觉到呢,难道说因为受力点分散?那不也是只有一个受力点嘛?”凌晨喃喃自语。

  分散了嘛?好像没有!

  吴烨是看着不胖不瘦,却很有肉,只是有衣服看不出来而已。

  毫无知觉的状态是最麻烦的,就像是彻底喝醉,就像是挂了,一个人根本扛不动,必须要两到三个人。

  看又坐起来的吴烨,凌晨很是头疼,要是他真醉的睡着也好,要么清醒点也好,这种介于中间的状态,很让人苦恼。

  “你诈尸呢?能不能好好躺着!”凌晨看着他摇摇晃晃的样子,生怕他栽倒到地板上。

  伺候人,真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

  把吴烨按回去以后,凌晨掏出振动的手机,看了看视频电话,又看了看吴烨才把电话接起来。

  “爸!”一只手按着吴烨,一只手拿着手机,凌晨挤出一个微笑。

  凌宇感觉她有点怪异,总之是不对劲儿,和平时打电话的时候可区别很大。

  向来关心凌晨的他赶紧问道:“你这是什么情况?这么感觉怪怪的?”

  无奈,凌晨只好拿着手机调整了一下角度,让他可以看到想坐起来的吴烨。

  这是喝大了啊!

  笑了笑,凌宇说道:“你放开他也没事,摔不着的。”

  大概是听到凌宇的声音了,吴烨很迷糊的问道:“媳妇儿,我听到爸的声音了!你听到了没有?”

  话也说的很大舌头,不过还是能分辨出来他说的是什么。

  喊习惯了,改不了口了。

  私底下吴烨和凌晨就是总是说咱爸咱妈的,说话也说这样。

  有些许尴尬的凌宇看了看凌晨,转头看了看隔壁沙发上想笑的蓝总裁,对着手机假装没听见。

  真尴尬!

  “那是我爸!不是你爸!你认错爸爸了!”凌晨无奈的拍了拍额头。

  吴烨浆糊的脑子里多了一点点疑惑。

  认错爸爸了?

  “不对啊!你爸不就是我爸吗?哦,岳父!”吴烨拍了拍脑子:“我好想听到岳父的声音了!”

  他还颇为懊恼,觉得自己是个大聪明,反应过来了!

  你不要乱喊啊!我都还没有把闺女嫁给你呢!什么岳父,叫叔!

  他都听到旁边蓝总裁的笑声了。

  “完了,媳妇儿,我是不是幻听了?我还听到了丈母娘的声音!”

  凌晨叹气。

  蓝总裁:“......”

  看样子是真喝多了,电话打的也是不巧,刚好是吴烨喝醉的时候。

  “你闭嘴吧!”凌晨无奈的做到另一个沙发上:“去朋友家吃饭,他就喝了几瓶啤酒,酒喝多了,醉也没有醉彻底!”

  先解释了一下,凌晨才看了看老爹:“您怎么突然打电话了?”

  凌宇才想起打电话是还有事情,被吴烨一搅合,差点给忘记了。

  提前享受了一把被人喊岳父的感觉。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给你寄了点吃的,你记得收一下!”凌宇说道。

  “行!我知道了!”凌晨回答了一句:“我先看着点吴烨,明天给您打电话!”

  胳膊肘往外拐,胳膊都变形了吧?

  看着挂掉的电话,凌宇把手机丢到一边,凑过去和蓝总裁坐到一起。

  “少年夫妻老来伴,还是老伴好啊!”凌宇感慨。

  老了,陪在身边的,更多是老伴,年轻的时候憧憬多,想法多,那是夫妻,老了就剩下互相扶持,互相陪伴这个选择了。

  人生一段路,能一直一起走到最后的,多是老伴。

  “莫挨我,我看文件!”蓝总裁还要工作,把他推开。

  何况中年夫妻亲一口,噩梦都能做一宿,除非是兴致很好,大部分时候,就和哥们似的,之谈生活,不谈x生活!

  无所谓,就是突发奇想而已,没有也没事,凌宇坐在她旁边,看着电视里已经15的球赛。

  看一次郁闷一次。

  换了个台,看着历史电视剧,凌宇对一水的帅哥靓女也没有观看感,只好找了个生活电视剧。

  还是这种题材合适老年人看,起码智商在线。

  “你们公司拍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拍个古装剧,那么多男生枪一个女上,魔幻剧还差不多!”

  “整点有质量的啊!”

  凌宇作为一个观众,都看不下去。

  蓝总裁看了看他,一副你懂个鸡毛的样子。她眼睛就和会讲话似的,表情和眼神就把心里的意思表达的淋漓尽致。

  “你说的那种只有老太太,老头喜欢,年轻人才是消费主力!你懂个屁!要你来做公司,公司干一年就得垮!”蓝总裁回答。

  还是认认真真看电视好了,说不过她。

  不过他不说话,蓝总裁又不得劲儿了,用脚踢了他一下:“给我弄个水果捞!”

  “海里捞你行不行?还水果捞!”凌宇一边吐槽,一边迅速站起来去厨房,趁着蓝总裁没有踢他之前,离开沙发这个危险范围。

  在厨房里忙碌半天,把一份水果捞放在蓝总裁面前,还贴心的把叉子都准备好了。

  蓝总裁横了他一眼,叉着水果吃,一边看着公司文件。

  这种模式的相处,已经持续很多年了,凌宇完全习惯了,他看电视,负责投喂,家务做一部分,另一部分保洁做,蓝总裁一心赚钱。

  合作几十年,亲密无间!

  “国庆节他们回来,估计吴烨要和你说他们想结婚的事情了,你怎么看?”凌宇问了一句。

  蓝总裁没抬头,继续看着文件。

  “用眼睛看!还能怎么看?”蓝总裁回答:“你难道不同意?不同意你幺儿会答应?私奔跑国外去都有可能,给你带个外孙回来!”

  蓝总裁总能找到事情的核心点,也习惯考虑最坏的结果,而不是先把最好的结果考虑进去。

  她当年就差点私奔了。

  感情这方面,还是很执著的,凌晨这方面和她一样,遗传了属于是。

  “那就那么简单就答应了?明年就把她嫁了?”凌宇感觉这样简单就把凌晨嫁出去,有些不得劲儿。

  哪怕是明知道结果是这样的,没办法改变。

  “你要搞清楚,是你姑娘想嫁人了!而且,不出意外,人家都商量好了。”蓝总裁回答:“你肯定也不想出意外!就是养孩子这么多年,舍不得罢了!”

  一家出一个呢!又不是单方面出。

  虽然不忘这方面想,他们家比较有钱很多,多少还要占着大一点的比例,只是不考虑这些而已。

  凌晨没有这种想法,这是好事,一旦有了这种想法,这个事情也长久不了,除非是吴烨是那种什么都能忍的。

  显然,吴烨不是。

  她能和凌宇相处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因为钱之类的事情吵架,就是因为她知道,有些东西说出来,就是修补不好的裂缝。

  开玩笑是开玩笑,真正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她可以不吵架的时候问凌宇要不要吃软饭,但是吵架的时候她觉得不会说,也不会提他赚多少钱,花的都是自己赚的钱等等。

  这个事情,她还特意给凌晨说过,让她不要情绪来了,就乱说话。

  真正的男人,平时不管怎么样的状态,但是他们并不缺乏骨气和尊严,伤皮肉都不能伤尊严个骨气。

  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她很清楚这一点,很庆幸,凌晨也知道。

  “吴烨那臭小子脸皮真厚!我都没有承认,他就喊岳父了!”凌宇拿着遥控器:“我当年都没有这么脸皮厚!”

  如果当年没有那么腼腆,他们结婚可能也简单一些,如果不是遇到哪些阻碍,他们结婚也顺利很多。

  熬了不少时间,才把混结了!虽说只要是你,晚点没有关系,但是想起来还是有很多埋怨的。

  “你和他就不是一种人,以前是老丈人让女婿被动,现在大步分情况是女婿让老丈人被动!”

  “真要是揣一个回来,你还担心吴烨不要她呢,得赶紧把婚结了!”蓝总裁非常认真的说道。

  凌宇:“.....”

  这话也没有错。

  凌晨倒不是找不到人要,就是那些都不是她喜欢的,一辈子遗憾,那种情况下,他肯定是要要求马上结婚的。

  就近挑个日子,结婚!不能拖延。

  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凌晨也知道爸妈要面子的,这个面子怎么样都得给他们留着。

  所以,吴烨下雨天都是带着雨伞的!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早晚都是结婚,早点结婚早点带娃,早点安稳早点定性!”蓝总裁总结。

  一旦有了家庭,人会迅速成熟起来,凌晨就需要这个,踏实下来,免得带着吴烨满世界跑。

  “你成功说服莪了!”

  “十年前就是!”

  不聊这种破坏心情的话题。

  魔都!

  吴烨家里。

  睡到半夜的吴烨感觉口干舌燥的,醒过来以后,第一时间就是去找水喝,发现床头柜上放着水壶水杯,吴烨转头看了看熟睡的凌晨,内心一阵温暖。

  喝了两杯水,吴烨迅速冲向卫生间。

  玛德,差点泄露了秘密!

  回到卧室以后,吴烨把手从凌晨脖颈下穿过,然后放到高处,活动了一下手指,安心睡觉。

  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吴烨嗅着法香醒过来,凌晨还在睡,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吴烨悄悄的下楼。

  打着哈欠,带着狗子出去跑了几圈,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早餐进屋。

  “你今天为什么起的这么早?”看到凌晨已经在卫生间刷牙洗漱了,吴烨很惊奇。

  把嘴巴里的水吐掉,凌晨洗着牙刷回答:“今天要开会!要早点去公司才行,晚上加班,就不用去接我了!”

  事情又开始多起来,而且国庆节又要回家,凌晨想把手头的事情多做一些。

  吴烨点点头,把早餐放好,洗漱完了以后,两人坐在一起吃早餐。

  这也是一种平凡简答的生活,他们其实和很多年轻的情侣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吃饭娱乐就是上下班。

  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他们并不缺是什么钱,房子大一点,多一点,花钱多一点,赚钱快一点,花销多一点,车子好一点。

  生活方式因人而异,两个不喜欢逛街,买东西,买奢侈品的人,似乎很难和高档潇洒联系起来。

  吴烨不喜欢名车名表名模,凌晨不喜欢名包奢侈品化妆品,那些昂贵的东西,一直很少出现在生活里。

  “对了!你们想过做动漫吗?”吴烨问她。

  诧异的看了看吴烨,凌晨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的吴烨发麻!

  “汤玉灵找你了?”凌晨问道:“我没猜错的话,是这样对吧?”

  凌晨不敢说很了解吴烨,但是一定是了解很多的,吴烨从来不过问她工作方面的事情,也不会建议她要怎么做,应该做什么。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又不是什么专业人才,而凌晨公司,专业人才很多,轮不到他来建议什么。

  “对!我觉得他是个人才!你可以考虑考虑!动画市场你们有基础,有渠道,有条件,能做为什么不做?有个人打头,做个尝试也是好的!”吴烨说道。

  凌晨嚼着有条,笑嘻嘻的看着他。

  做个她会没想过?一直在考虑开源问题,还有提高公司核心竞争力的问题,凌晨难道不知道动漫赚钱?

  她只是还没有确定好而已。

  “怎么不说话?”吴烨问她:“你自己考虑,我不是说建建议你,你就一定要这样做,起码你知道这个事情,不是让你做决定,是知情。”

  凌晨点点头,她知道吴烨是这个意思。

  向来知道分寸感,也能把握分寸感的吴烨,不会犯傻,也不会信誓旦旦让她做什么,吴烨能认识到自己的短板的。

  “你肯定答应他说回来和我说一下,如果不是昨天去吃饭了,你昨天就说了对吧?”凌晨问他。

  吴烨:“......”

  在这方面,凌晨的嗅觉很敏锐。

  吴烨怎么想的,大概是什么情况她都推断出来了,吴烨一直不觉得凌晨是好看的花瓶,还是被这个正在的白富美上了一课。

  作为一个几千亿巨无霸集团公司的继承人,凌晨的智商绝对是够用的,只是在他面前偶尔傻萌傻萌的。

  “我老公都说了,那怎么也要见一面,看看人行不行!这个面子你媳妇儿也不能给你丢了!”凌晨说道。

  吴烨:“......”

  突然间的小鹿乱撞是怎么回事?这就是霸道总裁的魅力?

  想了想,凌晨说道:“我本来也在筹备这个事情,不过找的都是更专业的人,看他是不是有真本事吧!不行以后就别搭理他了!”

  “肯定有不少人找过你,你没有说,是当小事情,我也没问,也是当小事情,我知道你理解我,我也理解你!”

  “不过和大唐不一样,我们现在池子大了,做什么都得小心翼翼的,虽然看似容错成本很低,但是部门多了很多事情很麻烦。”

  “人多了,想法就多了,勾心斗角也多,看着都累!”

  凌晨说了很多。

  吴烨又给她倒了一杯蔬菜汁。

  “所以,在家里不要去讨论工作,也不要去考虑那么多,家是放松的地方!”吴烨回答。

  展颜一笑,凌晨点点头,吴烨的想法和她一样。

  “多吃点,昨天就没有放松,今天补上!”吴烨补充。

  凌晨:“.......”

  有时候,她感觉亲戚来也不是个坏事,起码可以休息几天,不用累到倒头就睡。

  想尽办法,哪怕是状态超神,也没有打过,更多时候是被他超神乱杀!

  这种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休息两天!”凌晨回答。

  看了看她,吴烨笑着说道:“你确定?休息就积蓄能量了,到时候你又半途而废!”

  如果不是打不过,谁愿意半途而废呢?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她已经是涝的哪一个了,饿女子不知道饱女子虚啊!都消化不良了。

  吴烨剑法出神入化,炉火纯青。

  “休息休息,弱女子,没你想象的那么坚强!”凌晨叹气:“花都变色了!”

  吴烨:“.....”

  你要是这样说,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突然就被一句话堵住了,吴烨一时之间居然有些语塞。

  “剑法伤人啊!”凌晨笑着说道!

  吴烨无语。

  剑法不伤人,怎么护身?

  顿哥研究的东西还是比较实用的,不只是能生热,还能变色。

  “哎!”

  “哎毛线!你要违背妇女意愿吗?”凌晨问。

  吴烨:“......”

  这话说的,就很让人无语了!这是可以混为一谈的事情吗?

  律法不是这样用的!

  “那就休息两天!以后给你双休行了吧!”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毕竟最重要的筹码还在凌晨哪里,她不同意还是白瞎。

  虽然她很诚实。

  但是她可以很嘴硬。

  “就这样决定了!这个月还有二十来天,从来没觉得时间这么漫长过!黄金周感觉好遥远似的!”凌晨说起回家的事情。

  吴烨觉得这是期待感太多导致的,他也有这种情况,平时觉得一个月很容易就过去了,现在觉得一个月很漫长。

  强烈的期待,会让人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把这个事情忘在脑后,专心上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吴烨建议。

  撇撇嘴,凌晨说道:“你做得到?”

  吴烨摇摇头。

  没错,他也做不到,根本做不到这样,有时间就想着回去谈人生大事,能平静才有鬼。

  凌晨:“.....”

  就特么会瞎吹牛皮!

  不再和他聊这个话题,凌晨开始认真的吃东西,然后和吴烨一起收拾垃圾。

  两人出门的时候,刚巧碰到游小鱼和黄原出门,游小鱼一脸的容光焕发,皮肤赛雪,气色出众。

  吴烨啧啧称奇,小黄犁地很勤快嘛!

  也是,刚学会耕地,新鲜感很充足,再加上就是个干草堆,点火就燃,燃后还能燃,还能燃。

  理解!

  “气色很好啊!最近用的什么化妆品?”凌晨在游小鱼身边,揶揄的问她。

  游小鱼:“.......”

  大自然化妆品!纯天然制造,让你年轻好几岁!

  知道凌晨是故意的,游小鱼笑了笑,也不说这个,而是聊起其他的话题。

  吴烨站在电梯按钮旁边,看了看楼层,又转头看了看打哈欠的黄原。

  “鲍鱼虽然,可不要贪吃哦!”吴烨中肯的建议。

  黄原:“.....”

  他是昨天加班赶图纸,要做一个改装项目,钱很多,只能他亲自操刀。

  “昨天忙工作,其他人搞不定,只能我自己操刀!”黄原解释。

  吴烨点点头。

  他可以理解:“大项目嘛!亲自操刀才对,确实不能别人操刀!”

  黄原:“.......”

  这话不是一个意思吧?

  懒得和吴烨多说这个,就是遇到洛白,宁渠,他们也会打趣的,黄原看着电梯来了,先进电梯。

  都是去楼下停车场。

  游小鱼已经完全恢复了,都可以去上班了。

  “云州的朋友给我寄了不少野生菌,晚上来家里吃野生菌!”黄原说道:“还有北方那边寄来的土特产。”

  吴烨:???

  “煮熟那种还是不煮熟那种?”吴烨问道。

  云州人吃野生菌,中毒就是没煮熟,没事就是煮熟了,他们从来不会怪罪菌子本身是不是有问题,都在自己和熟透上找问题。

  哪怕是看到小仙女,看的扭曲装彩虹,也是怪自己没煮熟。

  “放心吧!都是能吃的!”黄原说道。

  吴烨翻白眼。

  大学的时候,虽然学校严厉禁止在宿舍用电器,但是还是有人突发奇想,兴致勃勃的用电炒锅,电饭煲。

  记得有个云州的同届,就是用这句话,让舍友都吃了野生菌,结果第二天,大家脸都肿了,情况不严重,当事人说那都是小事情。

  “吃吧,多放两头大蒜!”吴烨听说的,大蒜变黑了就是不能吃,大蒜不变色就是能吃。

  想来,黄原的朋友不会害他。

  老吴和吴太太也去云州了,也不知道在那边怎么样了。

  吴烨在考虑爸妈在云州待的怎么样的时候,吴太太和老吴一身本地衣服穿在身上,正骑在大象上拍照片。

  下来以后,吴太太满意的看着手机照片,和老吴继续逛街。

  “我们这样骗儿子,不太好吧?”吴太太看着手机说道:“他还以为我们在办什么事情呢!结果我们在旅游。”

  老吴摇摇头。

  “你不要发朋友圈啊!免得被他们知道了!到时候他又要抱怨了!”老吴提醒道。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提醒她了,提醒过好几次了。吴太太本来就喜欢发朋友圈,几乎是一天一条,和那些做业务的人似的。

  被吴烨知道他们在旅游,在玩,虽然他不会生气,但是肯定会引以为戒,以后都不相信了。

  “我把他们屏蔽了!他们看不到的!”吴太太收起手机:“还是不发了!你吃不吃虫子?你看,好多虫子烤串!”

  老吴摇摇头,看着烤的蜈蚣,蚂蚱,蜂蛹等,他感觉自己下不去口。

  本地人可能习惯了这种吃法,还会觉得很好吃,但是他吃不来这个,加了鱼腥草他吃起来都觉得怪异。

  地方文化不一样,新奇的事物很多,有趣的事情也很多,让他们有些流连忘返。

  特别是吴太太,拍了很多的照片,都保存在手机里,准备回去打印出来,做成相册。

  “这边的空气真好!”吴太太由衷的觉得这个地方青山绿水的,养人。

  老吴指了指远处的森林,植被覆盖率很高的地方,空气肯定好,就是紫外线有点强:“以后可以在这边找个城市买个房子,一年来住一段时间!”

  “那我宁愿带娃!更有意思!”吴太太回答。

  趁着现在有时间,到处看看,以后吴烨有孩子了,就不到处跑了安安心心的在家带娃,让他们好好赚钱。

  让他们自己带,多少得耽搁一个人,多余的都付出了,而且也不一定能带的好。

  “力所能及的帮助就行了,不宜过多,现在的年轻人,教育理念和我们不一样,管一下日常生活就行了!”老吴说道。

  带孙子,就算是带也是吴太太带,不太可能他带。

  而且想法不一样,谁知道吴烨和凌晨想把孩子教育成什么样子?一个家庭,总是有很多的不同意见的。

  以前不能说家大业大,现在吴烨那边还在迅猛发现,凌晨那边还有个大集团呢,总要有人以后继承,这些都是事情。

  不成器不行,成器就要雕琢,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知道!我又不是什么都要管,我自己的儿子我自己管,凌晨的儿子凌晨自己管!教育我不干涉,她打也好,罚也好,她自己教育!”吴太太很清醒的。

  到了这个年纪,考虑的东西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样,很多事情已经想到很通透了。

  以前吴烨不听话,还不是她活生生教回来的。

  老太太虽然心疼,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她每次揍吴烨的时候,吴烨还不是喊奶奶救命,老太太就装听不到。

  最开始吴烨经常吵着要回老家去,不要在魔都。

  “你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老吴指了指前面的玉石街:“去看看翡翠,给你买个首饰!”

  被他拉着去玉石街,吴太太笑了笑,仿佛看到了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也是这样被他拉着,不过遇到人了就会放开,很含蓄。

  后来,出门的时候,老吴还是习惯拉着她,走在她左边,给她把碗筷洗一遍,家里常备一个医药箱,吴烨惹她生气,他每次都会打他一顿,然后说很多大道理。

  一转眼,都快五十了。

  吴太太这辈子后悔过不少的事情,唯独不后悔嫁给老吴。

  “这个喜不喜欢?”老吴拿着一个手镯问她。

  “太贵了!”

  东西好看是好看,价格也好看。

  老吴看了看老板,问道:“老板,能不能谈?”

  “老板,我开价,你就能还价,买卖不成仁义在,天底下没有不能还价的道理,你还个价我也开心啊!”年轻的老板手上是翡翠戒指,脖子上是吊坠,看着就很富。

  一开口,嘴皮子就很溜,一看就是长期练出来的本事。

  “三千!”老吴还价。

  老板:“......”

  标的两万,他承认有赌的成分,但是这砍得也太弹性了。

  吴太太都忍不住笑。

  最开始,买衣服什么的都是老吴带她去的,砍价也是老吴看,他喜欢一刀砍到老板肉痛。

  “老板,你这个不是砍价了,批发都不敢要这个价格啊!加点!”买翡翠的老板回答。

  老吴看了看手镯,想了想:“三千五!不行就算了!”

  老板摇摇头。

  不是这么砍价的啊,外地人不实诚!

  见老板摇头不同意,老吴拉着吴太太,就准备离开了。

  “五千!赚点泡面钱!老板,这是最低价了!这成色,店里都是卖三万的!”

  “成交!”老吴开始扫码:“直接给我老婆就行!”

  很久没有见到老吴砍价了,吴太太发现他还是宝刀未老,其实吴太太看到这个东西,就已经有了大概的心理价位,多少钱不会亏。

  东西是真的,她一个做鉴定的,翡翠真假她能看得出来。

  离开摊位以后,老吴问她:“没亏吧?”

  吴太太点点头:“这个价格,挺合适了!主要是这边成本低一些,不然拿不到这个价格!”

  满意的点点头,老吴拉着她继续逛,又买了几件以后,才离开玉石街,后面买的,是给吴烨和凌晨的。

  找了个位置吃饭,老吴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哈哈笑起来。

  疑惑的看了看他,吴太太问道:“怎么了?”

  喝了口茶,老吴才回答道:“给公司几个管理打电话问了一下情况,发现儿子还挺会唬人的,也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其实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哪怕是吴烨自己也有家不逊色于寓见的公司,也是他自己在管理,始终不是一直在寓见,怕他水土不服。

  完全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吴烨甚至做得比他预想的好很多倍。

  “他能自己开个公司出来,就能把其他人镇住,而且你那些管理,现在都养成羊了,他那边可是新公司,都是嗷嗷叫的狼。”

  “不行他就挖人,你要是直接交给他,他都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造了。儿子骨子里就没有你那边稳妥,就是简单直接,和他爷爷似的,”

  “用不了多久,寓见对他来说,就不是什么大礼物了!”

  吴太太分析道。

  老吴叹气,他是沙滩上的前浪。但是挺欣慰的,吴烨比他强,他觉得更开心。

  “能力有限!就只能到这里了!”老吴说道。

  吴太太给他一个白眼。

  “你是这样,儿子也是这样,不喜欢弯腰谄媚,做不来阿谀奉承,你看他和你有什么区别,都是守着老婆。”

  “钱够用就行了,跪着赚钱多累啊!”老吴回答。

  这一点,吴烨和他一样。

  魔都!

  吴烨坐在办公室,刚擦了擦嘴,就打了个喷嚏,疑惑的揉了揉鼻子,吴烨疑惑的喃喃自语:“现在的资本都这么小气?不同意投资还骂人?”

  “Nnn的,小气的很啊!”

  最近来了不少投资人,从最开始要三分之一的股份,到现在要五分之一,价格提高了不少,除了资本投资的,还有银行的饭局,还有同行业的饭局,零零散散很多。

  吴烨拒绝了很多人,主要是他不需要投资,又不是什么高科技公司,要什么投资。

  君不见,前车之鉴的大姐,就栽了跟头,儿子被女明星欺负的成什么样子去了,吴烨才不想多个股东指手画脚,随时想着怎么样把你吃掉。

  最近倒是在同行圈子里出名了,原因是被媒体评选进了魔都十大酒楼,据说是一家美食杂志评选的。

  吴烨都不知道。

  就曝光了,同行原本可能不在意他这个小趴菜,现在也想了解他一下,所以来了不少饭局。

  至于银行那边,知道很多数据,赞局也是问他要不要贷款,额度都透露了一些,起码是五亿左右。

  吴烨暂时不考虑这个。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很多时候,人不找找事事找人。

  没有小说里的以势压人,也没有遇到那种威胁的,吴烨还纳闷,现在上流都这么文明了?

  那些披着外衣的龌龊,吴烨实在是不想接触,也不想融入,日子过得简单点,至于要来阴的,自己搞不定,不还有老婆吗?

  丈母娘总不可能看着别人欺负自己女婿,再不行,找干妈,等自己混到有名堂了,再收拾回去。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吴烨很记仇的。

  不过,现在没有发生这些事情,吴烨都是在假想,有可能大家都文明了!对吧?

  转眼到了下午。

  把几个事情处理完,吴烨看了看夕阳,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做饭,今天就不带了,凌晨什么时候回家都不知道。

  刚才发消息吗,还在开会呢。

  刚上车,黄原就打电话了,喊吴烨带着凌晨一起,吃野生菌。

  “要不,还是不让凌晨吃了?起码不会团灭啊!”吴烨喃喃自语。

  他是真的怕其中混了一朵有问题的,云州的野生菌太多了,本地人都不一定认的全,有个类似,不奇怪吧?

  云州,老吴和吴太太在逛地摊。

  看着眼前的野生菌,老吴说道:“要不要给他们寄点过去?这东西挺好吃的。”

  吴太太摇摇头。

  摊主看了看他们,听口音就知道他们是外地人:“煮熟就行啦!都是能吃的!没事!”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