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203 凌晨医生,先取个号【7K】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吴烨家里。

  凌晨噗嗤一声再次笑出来,然后看了看已经两点多的时间,再看看吴烨,又忍不住笑了。

  “看你以后还敢乱吃东西!”凌晨戳了戳他脑门,看着吴烨肿起来的脸,忍不住捏了一下。

  吴烨此刻,脸都肿起来了,和被蜜蜂蛰过一样,眯着眼睛,脸颊肿的红红的,完全不见平时帅哥的样子。

  丑的和罗汉鱼似的,让凌晨看着就忍不住笑。

  拿着手机把这一幕记录下来,和以前吴烨吃变态辣的香肠嘴保存在一起,才满意的笑了笑。

  吴烨拿着一个镜子,看着镜子里的猪头,觉得自己要是长成这样话,泡妞都得有亿万身家才行,不然都对比起人家扶贫。

  这个状况,和俊朗完全是沾不到边,可以说丑爆了。

  “说真的,我也没有想到,我吃的最少,结果还是中招了。”多少有那么一点点怀疑,变成了真的事件。

  吴烨觉得自己很傻,真的!

  早就有了不好的预感,还飞要吃,如果不吃的话,那会变成猪头一样的情况?

  不是本地人,少吃野生菌,远离伤害,从管住嘴巴开始。

  事情是这样的,吴烨去黄原家吃野生菌去了,凌晨因为加班躲过一劫,吴烨本来也没吃多少,奈何还是中招了。

  去医院检查,耽搁了不少时间才回来,现在都两点了。

  “以后管住嘴,不要什么都吃!”凌晨把药片递给他,又把水放在他面前:“大朗,喝药了!”

  吴烨:“......”

  这话可不兴说啊!

  又拿着镜子看了看,吴烨感觉自己和水晶猪蹄似的皮肤,让他感觉相当难堪,而且还不舒服。

  谁知道野生菌不只是能让人腹痛腹泻,眩晕,血液凝固,还会让人脸肿成这样,吴烨都好奇自己的吃的是什么?

  毒药也不能有这么个不要脸的功效吧?

  “这个菌子,真不要脸!”吴烨感慨万分:“还好要不了几天就可以消肿了,真难受!”

  凌晨哈哈哈笑。

  她回来就去黄原家里,不过吴烨他们吃完了,凌晨吃的是外卖,游小鱼倒是忙着做菜,是一口没吃,全给他们霍霍了。

  也就是颜潸潸安排的到位,都全须全尾的回来了。

  虽然凌晨照顾他,给他端水拿药,端洗脚水等等,但是不妨碍凌晨笑啊!她就差没发朋友圈了,那还是考虑到吴烨要脸,准备过两天发个对比图。

  “感谢老天给我一个机会。”吴烨喃喃自语:“也感谢老天爷没让你守活寡!”

  凌晨笑就笑吧!反正他自己老婆,笑笑怎么了?别让人家笑就行了。医生说的,也就是毒性不强,不然的话,凌晨要守寡了。

  哈哈哈哈房间里都是这个声音。

  “你不是应该感谢老天爷,你应该感谢菌子毒性不强,感谢医院是朋友家开的,感谢阎王爷对你网开一面。”凌晨说道。

  吴烨:“.......”

  现在知道了,毒性不强,吴烨都想让凌晨也吃点,让她变出猪。

  “行了,早点休息吧,这几天是没脸见人了,就在家里待着,也别出去吓着孩子,就是吓着花花草草也不好啊!”凌晨说道。

  吴烨气呼呼的上楼。

  凌晨在后面关灯,然后笑嘻嘻的跟着他上楼进卧室。

  颇为遗憾的凌晨看了看他:“要是脸不肿就好了!真是奇怪的菌子,脸肿就很神奇了!”

  眯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的吴烨,听到她的话以后,转头看了看她:“你每天起床都看不到老公英俊的容颜了!”

  凌晨又笑了。

  你一个水晶猪头,有什么资格提英俊的容颜。

  “我起码看到了未来老公的下限!对吧?这也是好事情。”凌晨回答。

  吴烨:“......”

  就很气人。

  这是下限吗?男人永远没有下限,就和上限一样。

  “可惜...肿的是脸!”

  吴烨:??

  哇,你就很过分,你想怎么样?你这个狐狸精。

  “没有什么如果,现在都撑,你想怎么样”吴烨看着天花板,因为肿的嘴唇,说话有点口齿不清。

  “难得嘛!就像是感冒了,发烧了,你还不是在考虑39度是什么情况!”凌晨回答的言简意赅。

  吴烨:“.....”

  那只是想知道暖会不会变成烫而已。

  手机都没有看,吴烨打着哈欠,呲牙咧嘴的睡着了。

  第二天的时候。

  睡懒觉的吴烨是凌晨喊醒的,吴烨睡得很沉,凌晨把早餐都买回来了,吴烨都还没有起来。

  生物钟逐渐开始不准时了,破坏掉一个保持了好些年的习惯,一个女人足矣,她甚至只需要睡懒觉就行了。

  看了看吴烨的脸,凌晨满意的点点头:“比昨天好多了!”

  去镜子面前看了看,吴烨也送了一口气,看样子,后天就能恢复的差不多了,男人是偶尔在意颜值的动物。

  说真得,谁也不愿意变成猪头,除了开飞机那个!

  第一次,吴烨不觉得自己帅,而是感觉自己变丑了,退化似的意外,让他以后都准备远离野生菌。

  黄原朋友说的,他们吃的也是同一批,结果屁事没有,吴烨他们吃了就立刻中招了。

  菌子都歧视外地人。

  起床下楼,拿着毛巾简单的洗了洗脸,吴烨把叹气,好好的靓仔,就变成了吊毛,人生,真是意外和明天不知道谁先来。

  拿着包子小口小口的啃着,吴烨吃的小包子,凌晨吃的大包子,吴烨这个香肠嘴,都不配吃大包子了。

  “我今天早点回来,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凌晨问他:“冰箱里有吃的,白天的时候自己弄点吃!”

  让吴烨顶着一个猪脑壳去上班,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也不是手脚不能活动,吴烨可以自己做饭吃,不会在家饿着。

  昨天凌晨才安排好工作,不能今天就不去,公司离不开她。

  “水晶肘子,要个大骨汤,再来几个牛骨!”吴烨想了一下,自己想吃的就这些了。

  看到自己的尊荣,就没有多少食欲了。

  凌晨答应一声,吃完饭,就拿着车钥匙离开了。

  狗子在门口蹲着等了好久,大概是确认凌晨已经离开了,才回到自己的狗窝里。

  路过客厅的时候,还好奇的看了看吴烨,看的吴烨想把它关在阳台上去。龙游浅滩被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再看把你做了炖火锅。”吴烨威胁它。

  星星自顾自的离开,只是在狗窝里,还好奇的看着吴烨。

  呼不能和狗计较。

  吴烨打开音响,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时间不能给你享受和放松,但是音乐可以。

  自从有了这套音响,吴烨就喜欢上了音乐,喜欢那种音符组成的悲伤和磅礴,喜欢那种轻松和自在。

  可惜吴烨自己是吉他都不会的人,不然还能浪漫一下,偶然客串一下歌手哄凌晨开心。

  这段时间一心想着做事业,吴烨觉得自己应该学个爱好,不管是什么爱好,可以让自己多一个技能也好。

  久违的拿起刻刀,吴烨觉得自己的技术退步了很多,篆刻这种不进则退的爱好,让看着完成作品的吴烨感觉到了深深的嘲笑。

  难怪爷爷每天都要刻一下,哪怕是少,也从不间断,一直都保持着这个习惯,除非是病了,拿不起刻刀了。

  “好久不刻字,技术退步了太多,一个失败品!”看着字的吴烨显然沉思,没办法把自己想的那种文字刻出来。

  总究是技术不过关。

  砰砰砰!

  敲门声音响起来,吴烨放下刻刀,去门口看了看,立刻打开门。

  洛白黄原宁渠几个,顶着一个猪头进屋,坐在沙发上,看着吴烨,吴烨也看了看他们,然后大家都没忍住,笑起来。

  大家的选择都是这样的,不出门。

  没错,黄原这一手不止吴烨变成了猪头,洛白和宁渠也变成了猪头,甚至吴烨因为吃的少,反而是情况最轻松的一个。

  昨天嗷嗷叫着好吃,今天就嗷嗷叫着悲惨。

  “这套音响真不错!听音乐有种身临其境的感受!”宁渠已经不是第一次感慨了:“能不能借我听几天?”

  吴烨摇摇头。

  知道他打的什么鬼主意,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吴烨又得重新买新的。

  “想都不要想,这是我小小小小小老婆!”吴烨把水杯放在茶几上:“概不外借,眯眯眼死开。”

  三人:“.......”

  大家都是眯眯眼!

  就吴烨一个人好些了,不再是眯眯眼了,虽然吴烨还是猪头,起码有个人样了,他们完全不是这样,说话都不利索。

  “在家无聊,来你这玩会儿,你游戏机呢?”洛白问道。

  吴烨的游戏机,还是凌晨给他买的,说什么我不允许我的男孩输给任何人,给吴烨感动的眼泪花花的。

  男生最喜欢的礼物也就是那么几件,游戏机大概是其中之一,起码大部分人是喜欢的,吴烨也怀念以前的很多小游戏。

  把游戏机搬出来弄好以后,吴烨窝在一个小沙发上,黄原窝在吊床上,吴烨和宁渠打了半天,还是挂了。

  不过家里,充满了开心的笑声,时不时就能听到哈哈哈传来。

  这样轻松的聚在一起,不是因为什么事情,全身心的放松很不容易,大部分时候,还是因为有事情才聚在一起。

  “找个时间出去玩啊!”洛白建议。

  宁渠点点头,他什么时间都可以,刚好最近赚了一大笔钱,毫无上班的想法,只想躺平自由自在。

  黄原想了想也点点头,他是可以抽出时间的,大不了修不好的车,车主又拖走就是了,他也不差那仨瓜俩枣的。

  就只有吴烨,摇了摇头,他没时间。

  “最近安排比较紧,我可能要十一月份才有时间,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了。”吴烨叹气。

  又要管理两个公司,然后还要去凌晨那边,回来还要求婚,忙完这些以后,才算是空出时间来了。

  那时候都冬天了,还玩个屁,去国外玩差不多。

  “还是我没追求,最轻松,赚的钱够花就行了。”宁渠坐在地毯上,拿着游戏手柄回答。

  胸无大志才轻松,事业有成忙不完。

  努力不一定能得到什么东西,但是不努力一定很舒服。

  黄原就是这样想的,就算是努力了,他也不是接手家里公司的那个,也是他大哥,再说了,他媳妇儿也不要求他非要做个事业什么的。

  “我想开几家分店试试看!”倒是黄原,有了新的想法。

  吴烨诧异的看了看他,一直没想过开分店,突然想通了?

  黄原也是得回去继承家业的,他们家的公司开的很大,不然他爸妈也不会那么忙。

  只有洛白,东一榔头,西一锤子,一会儿开酒吧,一会儿开传媒公司,完全是视情况而定的状态。

  有可能,他明年就去开个垃圾回收站都有可能。

  不被定义的洛白!

  “现在就吴烨的生意做得最好!直追老一辈去了!我们和混子似的!”洛白感慨,吴烨发家致富和坐上了火箭似的。

  开挂了一样,迅速做到了他们没考虑过的高度。

  “聊点其他的!几个大老爷们聊什么工作?”吴烨转移话题:“他不想聊这个,总不能在他们面前一顿吹,打击他们自信心。”

  聊着聊着,就聊到女朋友的事情上去了。

  才发现大家都受过同样的罪,吃过一样的亏,这个话题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越聊越起劲,仿佛有说不完的事情。

  中午的时候。

  人多,吴烨都没有做饭,而是喊店里送了不少吃的,吴烨实在是懒了,做几个人的饭菜,太麻烦了。

  反正也不是外人,简简单单吃个六菜一汤,怎么都够了。

  “幸好昨天只是我们吃了,她们没吃,不然家里的氛围就很玄幻了。”洛白想到昨天的时候,白菜差点就吃了。

  “反正我以后只吃自己认识的菌子!”吴烨回答。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吴烨是不敢乱吃了,哪怕是说的都能吃,吴烨也不吃了。

  真把他整怕了。

  “我朋友说,可能是我们没有煮熟!”黄原说道:“他说没有煮熟才会这样!他们之间也吃,都没事!”

  吴烨几人:“.....”

  这就是云州人坚韧不拔的品质。

  凌晨公司。

  坐在椅子上的凌晨,看了看面前沙发上的中年人,把手上的简历和样稿放下。

  注意到凌晨看过来,沙发上的汤玉灵正襟危坐,就像是面试一样。

  “汤先生,我这里有三个方案,你先看看,觉得合适的话,选择一个方案我们合作就行。”凌晨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推过去。

  汤玉灵拿着文件坐回沙发上,开始认真的看起来。

  凌晨给的三个方案很简单。

  要么直接直接到公司上班,要么合作,不过不是全部由凌晨出资,如果成功了,会增加比例,条件是公司可以付出资源,凌晨手里有全面的资源,人,技术,特效,渠道,她都有。

  成功一部再合作下一部,不成功大家一起亏。

  最后一个方案,就是全资投资,参与制作,利润占比很高,失败了,大家各奔东西。

  想了想,汤玉灵说道:“凌总,感谢您能给我这个机会,我选择第二个方案!”

  试问谁不知道,泛娱乐的老大是凌晨他们家?

  过了这一关,不是从属关系,而是合作关系,这是汤玉灵觉得最好的,而且不需要他自己去跑宣传,推广,上线等等。

  要做的,就是做一部好动漫。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缺口从哪里来?凌晨这边只出一部分,他得把另一部分补齐才行。

  “行,我安排人和你对接。”凌晨说道“希望合作愉快!”

  打了个哈欠,凌晨拿着电话打出去,秘书进来带汤玉灵去签合同,凌晨则是靠着椅子揉了揉眼睛。

  “当医生真累!”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凌晨继续埋头工作。

  至于汤玉灵,就是她工作里的一件事情而已,如果不是为了给自己老公一个面子,加上也想看看能不能出个奇迹,她大可不必如此。

  混过去了一整天的时间,吴烨又请了一天假期,继续窝在家里不出门,就这样,吴烨一直到恢复了才出门,其他几个难兄难弟还在家养着。

  公司里。

  前台看着吴烨进了办公室,喃喃自语的说道:“为什么感觉老板好像胖了一点点?”

  别说,虽然吴烨经常是来了就走,但是起码来啊!

  隔着几天时间不见,还有点不习惯咸鱼老板不在,就像是少了什么东西一样。

  办公室里。

  吴烨拿着这几天积累的文件,打着哈欠在看,昨天凌晨也不知道在哪里找个一身衣服,白大褂,说什么庆祝他恢复英俊潇洒。

  险胜!

  积累啊,总是双向的,冷却也是一样的。

  处理好大唐的事情,有马不停蹄的去寓见,吴烨仿佛感受到了成功人士的忙碌,看了看表,吴烨忍不住笑起来。

  “很久没有这么忙了!”

  出道以来,这么忙还是刚开始的时候,慢慢的,吴烨就开始闲着了,事情都交给员工办,吴烨自己则是躲清闲。

  难得这样跑来跑去的。

  到了寓见的时候,吴烨直接去找了秘书,秘书阿姨也是老员工了,办事情比吴烨的秘书老练多了。

  早就准备好了吴烨需要的东西。

  知道吴烨要来,甚至都卡着时间把茶泡好了,这几天吴烨都是和副总联系的,让他把确定不了的事情给秘书,他来处理。

  在家的时候,可没心思工作,都把工作延后了,恢复了吴烨就第一时间来上班了。

  “吴总,文件都在这里了。”

  吴烨点点头,看着文件筐里的文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居然这么多,老吴这个管理方式有误区啊!

  吴烨拿着文件看了一下,把那些简单的,原本管理总局就能解决的文件挑选出来,把最难的留下,就只有几份了。

  “这些,退回给负责人,让他们自己解决,这种很明显可以自己解决的问题,以后就不要再递上来了,我没有批阅奏折的习惯,”

  “解决不了的,再拿上来,这种类似停车场的问题,主管都解决不了,花钱请他来写申请的吗?”

  “给他们的时候,顺便和他们说一下,以后都这样执行!”

  秘书抱着一摞文件,有些迟疑的看了看吴烨。

  “吴总,是不是给他们一点适应的时间?”秘书建议的问。

  吴烨摇摇头。

  他也没有怪秘书多嘴,在老吴手下久了,对他并没有多少敬畏感,她其实应该回答是,然后离开的。

  “不用,就这样!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工作上!”吴烨回答:“把问题,解决方案,结果给我一份就行!”

  秘书点点头,默默的退出去。

  吴烨和老吴不一样,不只是管理方式不一样,而且性格差异也很大,老吴总是喜欢看这种文件,觉得这是在了解公司的情况。

  而且老吴总是温文尔雅的,很少见老吴生气,训斥员工。

  吴烨不一样,他很强硬。

  说一不二的,不耐烦做这些小事情,更喜欢把时间简单直接的省下来,不愿意去什么都看,什么都管。

  直接就放权了。

  抱着文件把文件发给管理,秘书把吴烨说的话重新说了一遍,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工位上,老吴是有能力的,他们有目共睹。

  吴烨,更锋芒,他往往不按规矩办事情,规矩当然也束缚不了他。

  明显可以轻松点,何必把自己整的那么累?招员工来不用的话,留着过年呢?工作岗位就不能让他们那么轻松。

  “不是都老板处理的吗?”

  “没听花姐说,现在要我们自己想办法处理,还要结果,要方案!”

  “新官上任三把火啊!”

  “赶紧想解决办法吧,耽搁久了老板有意见了,大家都混不久!”

  主管们窃窃私语,聊着吴烨是什么意思,聪明的早就开始准备解决问题了,都能意识到,老板这是把权利还给他们了。

  一个萝卜一个坑的职场,不找点机会怎么上位?要占位置就得把事情做好,不然的话,稳不住的。

  这次吴烨就是准备直接开启放养模式的,他只管大局就行,就像是指挥官,船长类似的权利。

  寓见,吴烨也就是不是吴烨自己的,是老吴的,不然吴烨想法倒是多。

  “弄完去接凌晨,哎!”吴烨喃喃自语:“今天一定要报仇才行!”

  晚上。

  夕阳落山了,天空开始逐渐暗淡,然后彻底黑掉,晚上因为凉快,出来的玩人不少,吴烨在拥挤的车流里,堵成一条龙。

  路边的行人高调的行走着,就像是在嘲笑开车都没有走路快。

  晚高峰的拥堵,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停下来,凌晨要加班还耽搁了两个小时,都还是堵成了一条长龙。

  挪了几十公分以后,吴烨一脚刹车踩下去,无语的拍了拍方向盘,他都能听到隔壁老司机因为有人别车,发出愤怒的国骂。

  老司机专属技能。

  开车越久,越发暴躁,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大概也没有被人家少骂娘。

  混在车流里,几百万的车和几万的车都一样,根本跑不起来,吴烨就发现很多人看他,意义不明,含义气人。

  哟哟哟,开大g又怎么样?还不是龟速!

  一直到凌晨公司楼下,吴烨才松了一口气,这车开的真累,堵车的原因居然是碰瓷,很操蛋了。

  一个大妈倒在路上,一个年轻的跑车车主在哪里打电话,言语激烈的很。

  吴烨路过的时候,就看了一眼,碰瓷的样子真的很明显,一动不动不出血,一点都没有车祸的样子,而且大妈一口咬定不解决起不来。

  和没有五万起不来是一个意思。

  吴烨啧啧称奇,这种钱,不知道赚的内心安不安?

  “幸好你堵车了,不然我工作都做不完。”凌晨拉开车门坐上来,自然的蹬掉鞋子,然后系好安全带。

  凌晨刚好准备开口,吴烨就说道:“今天吃什么?”

  凌晨一愣,没想到吴烨把她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

  “去店里吃?还是在家吃?吃火锅怎么样?”她想说的话,再一次被吴烨说了,就像是肚子里的蛔虫,想什么吴烨都知道。

  凌晨:“......”

  欲言又止,凌晨准备突然开口。

  “你是憨包儿嘛!你个宝器!”

  凌晨:“.......”

  不是,他怎么猜到的?这不科学啊!

  吴烨挑眉。

  “你.....”

  “你得意个屁!”吴烨脱口而出。

  凌晨:“.....”

  有点自闭了!她想说什么吴烨都猜到了,完全就是她想说的。很奇妙的感觉,有很讨人厌,有很想锤他,还觉得很有意思。

  气又气不起来,不气又有一点点气。

  “你烦.....”

  “你烦不烦?你能不能不要学我说话?”这句又是吴烨说的。

  凌晨转身,不理他。

  “好气哦,居然知道我想什么,还把我想说的话都说了,太气人了!”吴烨看着他的表情变化,给她默默的加上声音:“还学我说话,你信不信劳资打死你?”

  凌晨打开手机。

  “不能笑哈,笑就没办法生气了,忍到!”

  “噗嗤!”凌晨实在是忍不住笑意:“你好烦哦!打你!”

  虽然不一定全对,但是她确实是被逗笑了。

  “回家,烫火锅,变态辣!”吴烨挑眉:“凌医生,先取个号!”

  凌晨咬着嘴唇,侧着脸,微微眯着眼睛,给他一个讨厌的眼神。

  你好坏啊,但是我好喜欢!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