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207 吴烨之蜀州见闻录【8K】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次看照片,你吃野生菌中毒了?”吴太太坐在凌晨旁边,看着吴烨问了一句。

  掩盖不住担忧逝去以后随之而来的毫无。

  家族史里,还么有人吃菌子中毒过,吴烨是第一个。她和老吴在云州吃过很多顿,炒的,炖的,也没见有什么问题。

  免疫力不行!

  吴烨:“......”

  怎么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呢?那是吴烨心里永远的痛,当时,见到自己的颜值下限了。

  原来帅哥和丑鬼,只需要一次食物中毒。

  人总是不愿意提起自己经历过的难堪,吴烨当然也不例外,谁愿意讲述自己出糗的详细经过呢?

  “就是蘑孤过敏!”吴烨回答道:“我可能是对野生菌有点过敏,还谈不上是中毒!”

  听着吴烨的避重就轻,坐在吴太太旁边的凌晨,忍不住笑起来。

  本来吃的挺好的,差点没喷饭。

  一想到吴烨那个猪头脸,凌晨就觉得好笑,别说还挺怀念的,

  医生当时说的,就是中毒,不过症状轻微,不需要住院而已,那是什么过敏,睁着眼睛说瞎话。

  “阿姨,您看这鸭子,嘴真硬。”凌晨指了指眼前的烤鸭。

  吴烨:“.....”

  说谁是鸭子呢?那你平时是票客咯?

  就会插嘴!

  吴太太笑了笑:“确实,死鸭子嘴硬。”

  默默的吃饭,吴烨专心干饭,不听她们揶揄。

  今天萧富贵知道吴烨爸妈要来,专门给他们做了几个招牌菜,这一个月就没有遇到多少合胃口的菜,老吴吃的最开心。

  吴烨把给他倒了一杯茶,叹了叹气。

  “爸,你那朋友怎么招待你们的?把你晒黑就算了,还给你饿瘦了。”吴烨看了看他:“以后别去了,简直是找罪受。”

  老吴:“......”

  无中生友的老吴,给他一个略微僵硬的笑容,然后点点头,表示以后不去了。真不准备去了,去一次就差不多了,那边太阳温度不高,晒的人皮肤疼。

  本地人的肤色多少都要深一点。

  “事情都处理好了,以后就不过去了。”老吴说道:“这个肘子不错,小萧做的?”

  转移话题。

  点点头,吴烨指了指肘子:“他现在算是得了萧老爷子几分真传了,做菜做的越来越好了。”

  吴烨刚才喊萧富贵来一起吃饭,厨房事情多,没成。

  老吴去看望过萧老爷子,他和吴烨爷爷是朋友,于情于理都有个去拜访一下,以前是不知道,既然知道了,就不能不懂礼数。

  就像是萧富贵,知道老吴他们要来,亲自动手做菜。

  “别亏待人家富贵。”吴太太说了一句。

  “我知道的!您放心!”吴烨答应。

  本来这种大型酒楼,就离不开一个很好的厨师,再加上还是这个关系,吴烨怎么可能亏待他?

  再找一个大厨,待遇先不说,可不一定有箫富贵的厨艺。就算是有,吴烨也不一定招的进来。

  高级大厨,本来就是稀缺资源,像箫富贵这么年轻的,就更难得了。

  可以说是年少有为,很对客人吃过菜以后,要求见见他,见到的时候,都是感慨年少有为。

  富贵,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很牛逼,但是他确实很牛逼。

  吃着饭,吴太太突然问道:“我才想起来,你们是不是明天的飞机走?”

  他们刚回来,吴烨他们又要走了。

  急匆匆的,吴烨他们赶着离开,待一天都没办法。

  飞机是明天早上9点的,七点左右就要到机场才行,六点多就要出发。

  “阿姨,我们明天一早的飞机,过完节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提前给您说。”凌晨回答道:“到时候我们直接回家去!”

  带男朋友回去,凌晨没有忐忑,只有开心,她比吴烨大一点,结婚的事情,她也比吴烨急一点。

  多少有几分期待和迫不及待的意思,撰着就不准备放手了。别说找个好老公很容易,结婚就和梭哈一样,输赢都不知道,能打明牌就不打暗牌。

  以后幸不幸福,需要看很多方面,凌晨觉得吴烨挺好的,温柔体贴,关心倍至,阳光帅气,知进退,懂分寸。

  都挺好的。

  “那我到时候提前把饭做好,你叔叔去机场接你们。”吴太太说道:“回家就多待几天吧,你爸妈肯定也想你。”

  “隔得远,想见面也得坐飞机过来才行,嘴上不说,肯定也想你。”

  “多陪他们聊聊天,说说话,多待几天,他们心里也开心点。”

  手心手背都是肉,吴太太还是觉得一碗水要端平才行。换位思考,互相理解。

  换成吴太太自己养的女儿,肯定也舍不得,想的肯定也多,这是人之常情。

  “谢谢阿姨!”凌晨点点头答应。

  吴太太会理解人,凌晨一直都知道,她本来就是很温柔一个人,这一点,凌晨很喜欢。

  好老公是一张k,好婆婆是一张A,剩下的不论是什么牌,都能接受,起码排面不小了。

  “这孩子,谢啥啊!”吴太太摇摇头。

  都是当爸妈,大家互相理解一下,都不容易,以后也是一样。

  “妈,喝点鸡汤,补补蛋白。”吴烨把鸡汤躺在她面前:“多喝几碗,白的快。”

  吴太太:“……”

  吃完饭以后,吴烨开车送爸妈回家,在吴太太的要求下,顺便回家做苦力,打扫卫生。

  还没进家门的时候,吴烨就有点迟疑了,站在门口给了凌晨一个眼神。

  凌晨看了看他,让他自己自求多福,临时抱佛脚,那个佛理你?

  叫他注意点的时候,他不听,现在知道怕了?

  “开门啊!”

  吴太太说道,他们并没有带钥匙出门,钥匙都留给吴烨了,让他打理一下家里。

  “好的!”吴烨把门打开,最后一个进屋。

  一个月没人在家,吴烨也是偶尔回来喂鱼,浇花,然后就光速离开。

  所以鱼缸里的鱼,也是饱一顿饿一顿的,阳台上的花已经枯萎了不少。

  打理的并不怎么样。

  面对吴太太和老吴的犀利眼神,吴烨只好挠挠头回答:“最近很忙嘛,两个公司来回跑,而且花娇贵,我就说养个仙人掌就好了。”

  老吴看着鱼缸里病恹恹的鱼,呼了一口气,吴太太则是抱着一盆马上要枯萎的植物。

  想着凌晨还在,算了算了,儿媳妇在,给他一点点面子。

  额滴花儿啊!

  逆子!

  “那什么,回头我再给您买几盆。”看着吴太太的眼神,吴烨立马补救。

  主要是偶尔就忘记了,吴太太养的花又需要经常浇水,但是最近这个秋老虎天气,绿化带都扛不住,枯萎了不少。

  何况吴烨隔三差五才来呢,肯定养不好,老吴的鱼也就是抗饿了,不然早就可以下油锅了。

  天气原因,不能全怪人。

  “稀罕你买!”吴太太把花盆放好,看着杵在客厅的吴烨:“赶紧拿毛巾,打扫卫生!”

  吴烨:“......”

  注意到刚站起来的凌晨,被吴太太拉着坐在沙发上,吴烨默默的去卫生间拿扫把和毛巾。

  凌晨和他终究是不一样,地位啊!他就是个弟位。

  房子长时间不住人以后,感觉回潮的厉害,家里多了一份陌生感和空荡感,没有那种烟火气的环绕。

  打开水龙头,把干燥的拖把洗干净,吴烨拿着吸尘器开始打扫卫生,吸完以后再拖一遍就好了。

  就是房子打了,费腰。

  拖完地,还要擦桌子,幸好上灰不严重,就薄薄的一层,得用毛巾擦了就行。

  哪怕是冈本一样的厚度,还是不影响吴烨做家务很累,老吴在研究鱼,吴太太在和凌晨聊天,就吴烨在干活儿。

  终究是小吴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妈,您不帮忙就算了,您好歹让凌晨帮我一下啊!”吴烨指了指地板,又指了指柜子:“我一个人干不完这么多活儿。”

  吴太太摇摇头拒绝,让吴烨不要废话,有这个时间,早就打扫好了客厅了。

  至于凌晨,以后过门了,倒是可以帮忙做这些,现在还没过门呢,让人家给你做家务,你想啥呢?

  肯定不行。

  “你画画呢,认真一点。”吴太太提醒了一句:“吃饭也没见你这么敷衍了事的,做的事情就懒得很。”

  凌晨还在笑他,回头给老丈人告状,让她也体验一下打扫卫生的感觉。

  在家里把卫生打扫完了,吴太太验收合格了而以后,才把他和凌晨放走了。

  吴烨回去的路上,想到吴太太他们今天的表现,忍不住笑:“演技真好,简直看不出来。”

  至于打扫卫生的埋怨,已经没有了。

  凌晨也点点头,确实看不出来什么,他们完全没有露馅,来之前,凌晨还再三强调,不要说这些。

  “先回家把东西收拾好,明天要早起。”凌晨看了看车子:“车就停在停车场就行,到时候喊人来开。”

  “好的凌总!”吴烨笑着回答。

  吴烨一路开着车回到家,把车子停在楼下停车场,凌晨打了个电话,然后就挽着吴烨上楼了。

  家里的二楼。

  吴烨想了想,还是准备多带几件衣服过去,免得换洗还要去买衣服才行,不过被凌晨阻止了。

  凌晨出门是那种巴不得就带个包的类型,东西多了,她就很嫌麻烦。

  “一个箱子就够了,多了也难得搬,回去衣服不够的话,就去外面买就行。”凌晨把自己的衣服抱过来,让吴烨放在行李箱里面。

  也没有几件。

  大号的行李箱,根本用不上,吴烨索性换了个小一点的。

  “狗就让宁渠帮忙看几天?还是送到宠物医院?宁渠说这几天都在家,不出去。”吴烨问道。

  凌晨想了想,点点头:“你送下去吧!明天早上他们可能没起来,算了,我一起去,免得星星不听话。”

  半个小时以后,宁渠拉着狗绳,和他们挥手,星星虽然呜呜叫,但是也没有跑出门。

  它又被寄养了。

  看着吴烨和凌晨进电梯以后,宁渠揉了揉它的狗头:“没事,我会照顾好你的,虽然我不太擅长这个!想啃个大骨头吗?”

  星星眼前一亮!

  楼上。

  收拾的差不多了,吴烨和凌晨就准备休息了,刚准备关门,客厅就响起一阵大吼。

  “我们家狗呢?谁他么把我们家狗偷了,大哥~狗没了!”

  “大哥啊,星星没了啊!”

  房间里。

  凌晨:“……”

  叹叹气,吴烨开门出来,就看到急的上蹿下跳的八爷。

  “大哥,狗!狗没了!星星没了。”八爷试图让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不过吴烨更无语了,狗在楼下宁渠家呢!

  抓着八爷,在阳台让它看了看楼下:“星星在楼下!我们要出门几天,有人照顾它。”

  八爷:??

  什么意思?哦…那黑色的一顿是什么?凌星星吗?

  吴烨松开它的时候,它就飞到楼下去了。

  晚上。

  吴烨睡的正香的时候,宁渠打电话了。

  “吴烨,把你的鸟拿回去,我特么只给你照顾狗,不要鸟。”宁渠咆孝。

  糟心。

  “你把窗户关上,它就飞不进来了。”吴烨建议。

  “基霸,它在大灯上,根本不下来。”宁渠气呼呼的:“特么的,都是你乱教,鸟都能气死人。”

  谁乱…不要乱说啊,我都是1V1,没有乱那什么。

  虽然不知道八爷干什么了,但是想来不是什么好事情,吴烨只好穿着睡衣下楼。

  看着宁渠怒气冲冲的表情,吴烨尬笑:“晚上好啊!”

  “现在,立刻,马上,把你的鸟带走!不然我忍不住要烧水起锅了。”宁渠指了指大灯。

  八爷究竟干了什么事情?

  “大哥!”飞到吴烨肩膀上,它还看了看宁渠:“给你牛哔的,大哥收拾他!”

  吴烨弹了它一下,关上门跑路。

  宁渠:呼~不跟八哥一般见识。

  还是特么好气。

  刚才,八爷飞下来的时候,他就在给星星喂零食。

  八爷看着他就来一句:丑逼,你瞅啥?

好悬没给宁渠气晕,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它又来了一句:谁让你偷狗的  宁渠破防了。

  准备收拾它一顿,结果它就飞起来了,随便还口吐一句:孙贼,你外公在此。

  去尼玛的,忍不了了。

  后来发现拿它没办法,只好打电话喊吴烨了。

  回到家的吴烨,把它关到笼子里了,八爷实在是太会惹事了,动不动就招惹麻烦。

  “大哥,你这是干啥?”

  “你这几天在笼子里,好好反省一下,我回来你就可以出来了。”吴烨说道。

  “我不!”

  吴烨:“……”

  这一晚上,八爷鬼哭狼嚎到了天亮。

  吴烨没睡好。

  第二天。

  机场。

  被吴烨拉着进机场店的凌晨,跟着他亦步亦趋,乖乖的被吴烨拉着去办登机手续。

  黄金周,人流量相当巨大,吴烨和凌晨算是第一批订票的人,时间还算是早的,来机场的时候,都已经很多人了。

  澹季的时候零零散散,旺季的时候人山人海。

  好不容易才办好登机,过了安检,吴烨带着凌晨找了个早餐店,两个人吃了两百多块钱的早餐,贵的雅痞。

  要不是赶时间,吴烨更愿意在家吃东西,而不是来机场吃,真的是智商税。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吴烨把行李箱放在他面前。

  凌晨抬头看了看他:“你信不信,劳资给你脑壳拧下来。”

  吴烨:“......”

  对于放狠话,不得不说蜀州人专业,反正凌晨经常说那种,听起来很可怕的话,实际上当然是假的。

  为了表明自己多生气,说话通常都比较重,主要是为了表达:我真的生气了哦!

  其实挺有意思的。

  “信,你说的话哪敢不信,你太阔怕了!”吴烨给她一个害怕的表情。

  凌晨差点忍不住把矿泉水丢到他脑袋上,要不是人多,凌晨非要让他悄悄厉害。

  凶死你。

  买了些水果,吴烨提着口袋,坐在她旁边。

  几个小时的飞机,吴烨昨天就没有睡好,准备在飞机上补觉,一路睡到蜀州。

  “睡会儿,飞机到了我喊你!”凌晨让他靠着自己肩膀,她自己则是一只手拿着手机,看着小说。

  吴烨呼呼的声音传来,凌晨就知道他睡着了。

  真好睡啊!

  去见老丈人,丈母娘,居然都能睡得着,也不知道是大心脏,还是猪脑壳。

  时不时有路人会往他们这里看一眼,有些感慨,这么好看的女孩子,还这么温柔,那个男生怕是祖坟着火了才有资格运气。

  羡慕的很!

  没注意别人的目光,凌晨时不时笑一笑,感慨这年头的人车技之离谱,简直让人头皮发麻,灵魂战栗。

  埋在凌晨发香里,吴烨睡得很香甜,一直到凌晨推了他一下,吴烨才醒过来,看着凌晨递过来的湿纸巾,吴烨擦了擦脸。

  “登机了!”凌晨把他拉起来。

  吴烨打着哈欠,拖着行李箱,跟着她一起去登机。

  坐在头等舱的座椅上,吴烨调整了一下椅子,找空乘要了个毯子,就开始呼呼大睡。

  凌晨看了看旁边的乘客,一个个都忙着事情,只有吴烨在睡觉,凌晨只希望他不要打呼噜,不然就太涩死了。

  虽然吴烨打呼噜,不过很小声,凌晨才放心了,拿着一本杂志开始看:“还是做航空的赚钱,赚麻了!”

  看着航空公司的发展史,动不动就买几十架飞机,有钱的过分。

  飞机起飞以后,越出云层,凌晨看到了被阳光染红的云海,绚烂极了。

  这是一个好兆头。

  飞机上,吴烨一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的时候,日头已经不再是刚起来的样子了,吴烨睡了两个多小时。

  昨天被八爷折磨的够呛,早上的时候,吴烨还是把它放了,八爷一直不是那种愿意住笼子的鸟,小惩大戒还行,真关个十天半个月的话,它受不了。

  会撞笼子,绝食,反正没有节操,它有气节,不自由,宁愿不活。

  让它不要去楼下找麻烦,那是朋友,吴烨说了好几次,感觉它多少理解了,才放它出来的,尽力了。

  真要是不行,就回来请宁渠吃一个星期大雄鹰吧!超级加倍那种。吴烨把钥匙都给宁渠了,要是它真吵,就去自己家住。

  养都养了,总不可能不管它。

  “今天的云海好看!要是能在上门建个房子就好了。”凌晨白日做梦。

  大概很多人都想过,凌晨则是想在所有的美的,有趣的地方建房子,比如云海之上,比如大草原上,比如古树上,比如海边的悬崖峭壁上。

  想的很美,实现很困难,白日做梦嘛!她的优点之一。

  “可能几百年以后,能实现这种想法,科学来说,这个高度,氧气稀薄,动漫里的那种云海之上,小屋花园,不现实。”吴烨当起了碎梦天使。

  凌晨:“.......”

  老娘讨厌科学。

  建个树木,吴烨说容易招雷噼,建个湖泊上的小屋,吴烨问她上厕所怎么办?建个小木屋,吴烨说大房间睡着不踏实?

  反正她就没有成功过。

  吴烨总能找到她想不到的地方来反驳她的想法,凌晨说他一点都不浪漫,吴烨就回答,被雷噼成两个焦炭就浪漫?

  很无语。

  “你这人,一点童趣都没有!”凌晨说道。

  吴烨摇摇头。

  童趣是属于童年的,又不是属于二十多岁的年纪,小时候他也想过,建个树屋什么的,结果没有成功就被老爷子拆了。

  后来想过建造竹屋,也没有成功。

  “你这天真劲儿,有时候还觉得挺可爱的。”吴烨说道:“回头我们去国外买个城堡,面积很大那种,你想怎么收拾都行。”

  还能保持这种天真,其实也很难得,大部分人已经把这些东西抛弃在路上了,凌晨是一只带着它们上路的。

  凌晨摇摇头:“我才不去国外呢,要去都是去玩。”

  她没想过去国外住,最多是旅游,结婚与否,旅游计划不会中断,还是会去,以后带着孩子一起去。

  “去可以,带我就行了,不能带孩子,不然他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收拾你,会连我一起收拾。”吴烨第一时间猜到了她想的是什么。

  凌晨:“.......”

  “你自己生的也不行!”吴烨补充。

  凌晨:“......”

  跟会读心术似的,想什么都能知道,真不科学。

  飞机降落在蜀州机场的时候,吴烨拖着行李箱,跟着轻车熟路的凌晨,吴烨还是小学的时候来过一次了,后来就没有来过这个城市。

  只知道热,只知道方言很魔性,现在女朋友是这里的,以后可能要经常来了,毕竟老丈人和丈母娘都在这里。

  热确实是热,出了机场就感到了,那种闷热,带点湿气的热浪,让人感觉很闷。

  吴烨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这边也是热,和云州比起来,这边的女生要白一些了,只是热,不是紫外线强,湿热。

  这个环境,老实说,吴烨不怎么习惯,魔都也热,不过热的不一样,同样的温度,不会感觉到这么闷。

  “怎么样,热不热?”凌晨把帽子给他:“让你穿冰丝的衣服会好一点,还不相信呢,没骗你吧?”

  吴烨点点头,看了看她:“我们怎么回去?黄色法拉利?”

  来的时候凌晨也没有说,到了怎么回去,吴烨还指了指出租车。

  摇摇头,凌晨打了个电话。

  “走吧,车在停车场!”凌晨拉着他往停车场走去,一样的轻车熟路,显然不是第一次去停车场了。

  找了一会儿,在一辆宝马后轮摸出车钥匙,凌晨挥挥手,示意吴烨放行礼,她则是坐在驾驶室,启动车子。

  这个导航都不灵的城市路有可能在屋顶,山腰,山顶,立交桥能转的人晕头涨脑,凌晨不敢让吴烨开车,错个路口,可能就是错了七八公里。

  “这车是提前准备好的?”吴烨问道。

  “昨天开过来的,我爸有点路痴,开车从来不会超过家里十公里范围,出了这个范围就是打车。”凌晨说道:“每次回来,都是我妈接我,或者我爸和我一起打车回家,后来就是我自己开车。”

  凌晨都习惯了,凌宇本来就不爱开车,也不喜欢车,就一个小菠萝,都开了好几年了,出门就是打车,或者蓝总裁开车。

  凌晨学会开车以后,就是自己开回家了,第一次开的时候开的骂娘,那时候,凌晨就知道,自己迟早是个老司机。

  技能都掌握了。

  从机场开出去,凌晨刚上路,旁边就开过一辆轿车,在她前面的停止线刹车。

  把头伸出去,凌晨恶狠狠的说道:“日嘛开飞机唛?憨批!”

  吴烨:“.......”

  回来以后,感觉凌晨变化有点大啊!

  吴烨默默的调好汽车椅子,然后看着凌晨开车,总感觉开的不是那么稳当。

  到了市区以后,就开始堵车了,而是堵车很严重。

  “卧槽,那是加油站?”吴烨看了看头顶,他居然看到了一个加油站,卧槽,上面写着某某石油,真的是加油站。

  吴烨简直是长见识了,房顶都可以有加油站?这个城市真他么魔幻。

  凌晨看都没看:“不要大惊小怪的,这个地方,很多都能打破你的常识,脑洞很大。”

  凌晨是已经习惯了,很多吴烨可能会大惊小怪的事情,凌晨感觉稀松平常,完全没有什么感觉。

  对一次来这个城市的很多人,都会有这种反应,觉得他们蜀州人脑洞大开,但是很多东西其实是条件有限,不得不那样做。

  本来就没有多少位置,要改造就只能动脑子。

  “孤陋寡闻了.......卧槽,那是地铁?卧槽,它从房子里穿过去了。”吴烨指着远处说道。

  凌晨还没有说话,隔壁开出租车的大哥就忍不住笑了:“老师,新鲜不?”

  吴烨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又把车窗关上,只是关上之前,隐隐约约听到一句,耶,这个帅哥居然有点羞色。

  羞涩?

  “说你羞涩,我们这边叫羞色,一个意思!”凌晨看着前面的车流说道:“堵得脑壳痛。”

  开车花的时间很久,等到车子可以跑起来的时候,吴烨才发现,自己居然在半山腰,还可以看到很多屋顶。

  这个路修得真的是神奇的很,吴烨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城市。

  “卧槽,这路,怎么想出来的?”吴烨扒着车窗看着外面,哪怕是炎热也无法阻挡他的好奇心。

  凌晨感觉太热了。

  “把车窗关了,空调开了和没开一样,先回家,明天带你出来逛!”凌晨说道:“保留一点好奇心。”

  吴烨点点头,把车窗关上。

  凌晨家住的小区在江边,一个别墅区,很多外地人大概只知道江边的另一栋楼,但是不知道这个小区。

  全是别墅,算是真正的高档小区,住的人群也是大众眼里的成功人士,毕竟一般人也买不起这个位置。

  吴烨看着不远处的渡轮,游轮,这个位置距离江边已经不远了,吴烨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条大江,还是第二次见到这个河段。

  并不清,反而是浑黄的江水,平坦的往外流去。

  “快到了!前面不远就是!”凌晨转头说了一句。

  一路开车回来,完全没有用导航,吴烨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凌晨导航都没有打就能开到家,很牛啊!

  “这个城市,很多地方我都知道怎么走,不需要导航,而且导航找不到最优路线。”凌晨回答。

  逐渐的,车子接近别墅区,吴烨看到了某某府邸字样,他在这个小区还有一套别墅呢,干妈送的,就为了方便吴烨来凌晨家的时候住。

  吴烨暂时不准备说,就住在凌晨家里,当个秘密基地用。

  “我爸早就在家做饭了,现在不知道做好了没有,我妈今天也没有上班,弟娃儿,紧张不?”凌晨问他。

  吴烨呼了一口气,有点紧张!

  刚开始出发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但是现在有这种紧张的感觉了。

  “你好,小区禁止外来车辆入内。”保安小哥在旁边说道:“您如果要停车的话,前面有停车场。”

  凌晨看了看他:“麻烦放一下,我回家,6栋!”

  “不好意思,请您稍等一下,我确认一下。”保安小哥回答完,就去打电话去了,然后杆子就抬起来了。

  安保真好。

  凌晨一路开着车,从鲜花环绕的车道,把车开到某个别墅门口停好。

  然后下车扒拉着围墙喊道:“老汉,我回来了!”

  吴烨:“.......”

  开门很难吗?还是记不住密码?

章节报错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