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212 一个被窝被发现以后【9K】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0212一个被窝被发现以后9K

  张亚男家里。

  喝醉酒的萧富贵被安置妥当,张亚男拿着毛巾给他擦了擦脸,已经很迷湖的萧富贵把她手拍开,都囔着有些含湖不清的话,往里滚了一圈。

  张亚男倒是听清楚了,是别碰我。

  然后她又给萧富贵擦了擦脸,又被他拍开了:“滚!”

  “我有媳妇儿!”萧富贵又滚了一圈。

  头撞到墙上去了。

  “傻的很!”张亚男默默的叹气,又忍不住笑。

  她们家这边的人,特别爱喝酒,很多人都是一两斤的量打底,张亚男她爸,属于是当地喝酒很厉害的那一拨。

  萧富贵酒量不行,但是又被各种套路的劝,每次都是喝的大醉,好在他不撒酒疯,喝醉了酒也是安安静静了。

  “明天得和爸说一下,不要这样灌酒了。”张亚男喃喃自语。

  按照习俗来,是要大醉三天的,让你喝醉的意思,是接受你这个人了,同意闺女和你在一起,这是老传统。

  所以这几天,她家几个叔叔伯伯,姨夫姑父每天都在,要招待萧富贵,这几天也是每天晚上都大鱼大肉的吃。

  萧富贵也不傻,本来是不想喝酒的,但是凡事大不过规矩,何况他又在女方家里,不喝实在是不行。

  这已经是第二次喝醉了。

  能这么快被接受,还是张亚男的功劳,提前就给他把路都铺好了,她家里对萧富贵的情况也了解的差不多了。

  再加上张亚男说的很清楚,她自己是什么想法。作为她父母,并没有为难萧富贵什么。

  又给他擦了擦脸,萧富贵还没有拍她,她就拍了萧富贵一巴掌:“还打我,你要倒反天罡!”

  看了看睡着的萧富贵,她才起身关好灯,又被房门关上。

  张亚男她们家,有两套房子,市里还有一套房子,这套房子是老房子,老家的自建房,平时都是婶婶们帮忙打理一下,她们家节假日都会回来过。

  一大家子人一起过节,显得热闹一些,主要是市区也不远,开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他爹和叔叔伯伯关系都很好,经常回来。

  从二楼下楼,就发现人都走差不多了,老妈在收拾桌子,老爹这是拿着烟在抽烟,脸色只是微红,都没有醉。

  “妈,我帮你收拾!”张亚男勤快的帮忙收拾。

  坐在一边的中年人看了看她,默默的吐出烟雾,表情都隐没在烟雾里,看不出表情。

  厨房。

  张亚男帮着老妈洗碗,顺口问了一句:“老妈,你觉得富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喜欢的地方?我让他改。”

  这句话,换来了老妈一个无语的表情。

  不喜欢就让他改,这就是话术了,就是改不了还是不影响她自己喜欢,大不了他们继续不喜欢。

  言外之意很明显,她一个过来人,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小丫头片子打机锋呢!

  “挺好的,就是酒量不太行!”张亚男妈妈回答:“其他的我们没什么挑剔的,你自己喜欢就行。”

  本来就是很开明的家庭,没有那么多想法,看着没有什么大毛病,说话得体,人长得过得去就是基础。

  只是这边喝酒多,萧富贵确实酒量不行。

  “那就行,反正也不经常喝酒,就怕您不喜欢!”张亚男拿着碗放到橱柜里:“他其实挺好的。”

  张亚男一直觉得萧富贵挺好的,性格也好,脾气也好,三观也契合,相处起来很舒服,而且事业也挺好的。

  她是运气好,缘分到了,就遇到了。

  “你自己选的,自己过日子,我们喜欢不喜欢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喜欢!”张亚男妈妈把快子递给她。

  大部分父母,其实都是她这种想法,真正强扭的那种反而少,不过不少人被市场裹挟了,大家是多少钱,就一定要多少钱,高于市场的人,就不存在这个担心,毕竟随时可以解决问题。

  就像是萧富贵,他们要十万彩礼,还是十八万彩礼,这都不是个事儿。

  没有什么不同意,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意见,他们的想法简单又直接,其实也是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了。

  相亲也不一定能找到这种男生,年轻,有钱,工作好。

  “爸爸有什么想法没有?”张亚男又问了一句:“和您说过什么没?”

  张亚男妈妈摇摇头。

  能有什么想法,难道告诉你,我们终于放心了?终于你有对象了?不会嫁不出去了?

  开心还来不及呢!能有什么想法?何况人家小伙子还不错,这是好消息才对。

  “你爸也没有什么意见,你们自己谈着吧,合适就早点结婚,你也老大不小了。”张亚男妈妈回答:“你们这个年纪,结婚刚好。”

  经济条件也有,年龄也差不多,只要感情没问题,完全可以考虑结婚的事情。

  张亚男:“.....”

  以前是问对象有没有,现在就是问结婚的事情了,催完一步开始催第二步。

  “您比我还急,我们都才刚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呢。”张亚男回答。

  偶尔也会聊起结婚的事情,毕竟他们周围的朋友,确实很多都结婚了,萧富贵的想法和他差不多,时间到了,该结婚就结婚。

  感情状况还挺好的,房子也买了,张亚男工作也稳定,检查都不用麻烦太多,直接在本院就做了。

  “你倒是不急,人家问我们你什么时候结婚,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说快了。”张亚男妈妈说道:“你要是不带对象回来,我们更不放心。”

  他们考虑的东西和张亚男考虑的东西,差异还是很大的。

  时代不一样了,很多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以前两三天确定关系,确定了就是一辈子,女人知道持家,男人知道养家,大家分工合作,默契自然。

  现在谈个几年都可能最终收获一句我们不合适,换成那个年代,要被戳嵴梁骨的。

  “慢慢来呗,我工作才刚稳定,富贵也要今年干完了,看看收益情况,他现在压力大的很,我又帮不上忙。”张亚男回答:“稳定了再结婚好吧!”

  萧富贵现在一个花销很大,家里的,贷款,还有其他的,反正一个花的都够她半年赚的了。

  虽然他没有说,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很多时候打电话他都在加班,她去萧富贵家的次数也多了,经常过去给萧小妹辅导一下,陪老爷子说说话,做做家务什么的。

  偶尔,沉迷在萧小妹一声声嫂子里。

  “哎,大城市本来就压力大,又买个那么大的房子,开幼儿园呢!”张亚男妈妈叹气。

  这话说的张亚男忍不住笑。

  确实也是,开个小一点的幼儿园都够了。

  “您不是说过嘛!大事情男人自己做决定,他又想买,我就没有拦着他了!”张亚男回答。

  单身的时候她是那种大大咧咧的个性,谈恋爱以后,反而把那种性格收起来很多,做事情也不会那么冲动了。

  洗完碗以后,张亚男擦了擦手,看着沙发上抽烟的老爹,张亚男坐在他旁边。

  “想啥呢爸?”张亚男问道。

  摇摇头,他把烟熄灭:“想着什么时候可以抱外孙。”

  张亚男:“......”

  没得聊了,简直是聊天终结者。

  “逗你呢,富贵人不错,对人家好点,找个好对象不容易。”张亚男爸爸说道:“挺坚强的孩子,你比他幸福多了。”

  萧富贵的家庭情况,他们也知道,倒不是同情什么,就是觉得有些心疼。

  就像是张亚男,对他也有那么一份心疼在感情里,那是源自于萧富贵从小到大的经历原因。

  “他说以后得对孩子好点,他没有得到的,一定要加倍给孩子。”张亚男笑了笑:“让我以后凶一点,不能都惯着孩子。”

  情侣之间聊的东西,总是会有这些的,孩子,结婚,未来,现实,矛盾等等。

  萧富贵说想做一个温柔的爸爸,把他自己缺失的东西,都给孩子。

  “男娃都是这样,环境要么让人变好,要么让人变坏,他是变好的那种,心里有光明。”张亚男爸爸回答:“你爷爷说他挺好的,我觉得你爷爷说的对。”

  老爷子是单位退休了的老公务员,看人很准。

  聊个几分钟,大致就能看清楚很多东西了,反正一直就没失误过,张亚男前任老爷子就说不行,她不相信,结果真不行。

  “我也觉得他挺好的。”张亚男说道。

  她爸爸忍不住笑起来。

  “你爷爷说的,你眼睛里有冒星星了,能不好吗?”他想了想,补充了一句:“这年头,男娃不容易,多理解理解人家,不要小孩子脾气。”

  张亚男点点头。

  以前不明白的道理,后来也慢慢明白了,以前追求的东西,现在也变成了其他的,不再觉得鲜花红酒是浪漫,反而觉得一日三餐的陪伴是浪漫。

  日子或许简单,但是并不无聊,慢慢的走,走到终点,一路收获很多果实,就像是种庄稼一样,一年过去,总能收获很多。

  想要的多了,大家都会焦虑,反而不如简简单单的,该有的都会有。

  “我知道,您放心吧!”

  “嗯,要是再不放心,也太累了!”张亚男爸爸回答:“没几年都三十了。”

  张亚男:“.......”

  这话说的,气死人。

  明明才二十多,还有好几年才三十,还是风华正茂的小姐姐。

  “不和您说了,我去睡觉了!”张亚男站起来去楼上。

  看着她离开,中年人笑了笑,拿着扫帚开扫地,张亚男妈妈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地扫干净了。

  把手袖摘下来以后,她锤了一下后背:“帮我捶一下腰,酸得很,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雨了。”

  早些年,腰受过伤,每次疼的时候,就是要下雨,就像是风湿一样。

  张亚男爸爸给她捶了一下腰,又按了一下,才拿着一张药膏贴上去。

  “好些没有?过几天去医院做个理疗。”张亚男爸爸说道:“每次理疗以后,又能轻松半个月。”

  摇摇头,她不去。

  一次七八百,只能半个月轻松一些,贵的很,一个月就是一千多,一年就得两万左右,虽然不是没有,她心疼钱。

  “不去,也不是经常酸痛,要不了命!”张亚男妈妈回答。

  他们家,有点小生意做着,也不是那么缺钱,要很多钱,当然也没有,只是小富即安的状态。

  能在市里买房子,本身就需要不少钱。

  “现在房款也打不了多少,我准备拿一部分钱给闺女。”张亚男爸爸说道:“万一有个急用,还能一用段时间。”

  张亚男妈妈点点头,她自己用心疼,给闺女用她可从来不心疼。

  “压力也挺大的,多给点,以防万一吧!总不能什么都指着人家富贵扛着,那也不好!”张亚男妈妈回答。

  两人商量了半天,才回到楼上。

  第二天的时候。

  萧富贵起来的很早,打了个酒嗝,感觉恶心的不行,差点就吐出来了,眼泪哗哗流,缓了半天才缓过来。

  看着桌子上的水和脸盆,他洗了洗脸,又喝了杯水才感觉好多了,肚子里还是翻江倒海的,一点食欲都没有,就想吃点酸的东西。

  推开门,看了看张亚男的房间,她还在睡觉,不过张亚男爸妈都起来了。

  下楼就看到在收拾院子的张亚男爸爸,厨房则是飘着鸟鸟炊烟,他们起得早,萧富贵是酒量真不行,要不是知道喝三天是规矩,也是认可,他都不喝了。

  真难受。

  “叔叔,我帮您一起收拾!”

  “不用,坐会儿吧!你肯定胃不舒服,桌子上有酸梅汁,喝点就舒服了!不够就冰箱里拿,准备了不少。”张亚男爸爸指了指茶几。

  都是这样过来的,不过他们喝酒的年纪小,后来就是别人醉,他很少醉了。

  专门调制的酸梅汁,就是针对这种喝醉了不舒服的情况,效果很好。

  “那我喝点,不瞒您说,确实翻江倒海的难受。”萧富贵把烟掏出来,递给他一支:“我喝完了帮您收拾。”

  他记得很牢靠,爷爷说的,过来要勤快,要懂事点。

  “不用,你这孩子。”张亚男爸爸哭笑不得,指了指厨房:“没事了帮你阿姨看看火就行!”

  嗯,就这个轻松点。

  姑爷都是客,哪能什么都让他帮忙做,也没有这个规矩,来就该休息休息,该坐坐会儿,该玩就去玩。

  喝了一杯酸梅汁以后,真的舒服多了,萧富贵又喝了好几杯,才去厨房给张亚男妈妈帮忙。

  “阿姨,您这是熬粥呢?”萧富贵进厨房就闻到味道了。

  张亚男妈妈看了看盖着盖子的锅,疑惑道:“富贵,你这都能闻出来?”

  萧富贵点点头,他是厨师,专业的那种,分辨味道是基本功。

  “您放点香孤.....我帮您做吧!这个我会!”萧富贵撸起袖子,开始帮她做饭。

  偶尔张亚男妈妈还能帮忙打下手,最后只能看着灶火,萧富贵说加火她就加,说小火她就小。

  看着他行云流水的操作,张亚男妈妈有些感慨,真不愧是靠着个吃饭的,香味都不一样,光是闻着味道,就有食欲。

  “富贵,你这手艺真是好。”张亚男妈妈在他旁边,看了好久,才感慨的说道:“以后亚男和孩子倒是饿不着了。”

  萧富贵忍不住笑了笑。

  再怎么样,也不能饿着老婆孩子,他转念一想,这是答应了啊!

  “爷爷说,厨子挺好的,什么时候都饿不着,以前兵荒马乱的时候,太爷爷也把爷爷他们姐弟拉扯大了,爷爷那时候也是把我爸喂得白白胖胖的。”萧富贵笑着说道。

  只要不是厨艺半桶水,是要不是条件确实艰苦的不行,厨师都饿不着,虽然只是大部分情况。

  这是做厨师的好处,就像是吴烨说的,厨房的食材,萧小妹和老爷子想吃什么,就让他自己拿,其他人拿那是偷,他是名正言顺的拿。

  不过为了以身作则,他都是自己买,总要做个榜样。

  “那倒是,闺女遇到你,是她的福气。”这话,她是多方面的意思,不是只指厨艺。

  萧富贵摇摇头:“阿姨,是我遇到她,是我的福气,爷爷也是这样说,亚男是好姑娘,我应该谢谢您把她教育的那么好。”

  张亚男妈妈笑的很开心。

  “也就是你觉得她好!阿姨倒是觉得你比她好!”

  聊的很融洽,萧富贵一边做早餐,一边和未来丈母娘说着话。

  他觉得张亚男的家人都挺好的,通情达理,而且不为难人,什么话都是说清楚,这种丈母娘和老丈人,真的难遇到。

  他很幸运。

  而且对他很好,这个粥,就是养胃养肝的,一看就是专门做的,他还挺感动的。

  “本来是准备过年来的,家里爷爷年纪大了,妹妹年纪又小,阿姨.....”

  还没说完,张亚男妈妈就摆摆手:

  “富贵,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亚男和我们说过,我们都理解的,阿姨知道你不容易,我们不会介意这些的。”

  “你爷爷年纪大了,身边离不开人,我们知道,他把你们兄妹拉扯大不容易,你得把他照顾好。”

  “我们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你这样的性格,我们反而放心把亚男交给你,以后这就是自己家,啊!”

  张亚男妈妈拍了拍他肩膀。

  萧富贵点点头,张亚男妈妈是那种很理解人的阿姨,很温柔的一个人。

  “阿姨,您放心,我会照顾好亚男,会对她好的,我保证。”

  “那可得记住啊!要是以后她跑回来了,阿姨可不开门的。”张亚男妈妈回答道:“要是她的错,阿姨也会教训她的,给你撑腰。”

  一直到吃饭,张亚男才被她老妈连消带打的喊起来,起来的时候,还没睡饱,昨天她好几次去看萧富贵,担心他喝多了。

  结果自己没睡够。

  喝着粥,张亚男眼前一亮,这不是老妈做的。

  “你做的?”她看了看萧富贵:“这味道,我妈根本做不出来。”

  张亚男妈妈:“.....”

  虎视眈眈的看了看张亚男,张亚男往萧富贵旁边挪了一点,这年头的中年妇女,听不得实话。

  这还是萧富贵来第一次做饭,除了张亚男,他们也是第一次吃。

  “味道真好,同样的东西,做出来的味道确实不一样。”张亚男爸爸中肯的发言:“不过,你妈妈做的也挺好吃的。”

  他也被盯了,改口改的很迅速。

  “以后年底晚点回来,免得红事白事都喊你去帮忙!”张亚男说道:“有客人来就别做饭了。”

  被老妈敲了一下。

  虽然你可以这样想,但是不要这样说,听着就小家子气。

  “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性,特别是过年前后,结婚的多。”张亚男爸爸点点头:“不过你们工作忙,回来都二十七八了,不用考虑这个。”

  萧富贵则是在想,今天晚上还要喝吗?他有点扛不住了。已经坚持了两天了,最后一天,总不可能放弃,真要喝,还是得上。

  他还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张亚男已经帮他问了。

  “爸,富贵没什么酒量,晚上就多少喝点得了,非要喝醉才行,伤胃的很。”张亚男可心疼。

  “行!这些规矩虽然不合理,但是大家都这样,总要做给外人看看。”他想了想回答:“多少喝点就行,反正都是自己一家人。”

  松了一口气,萧富贵感觉轻松不少。

  算是过了这一关了,以后就是正常相处,然后时机到了,就考虑结婚的事情。

  “谢谢叔叔!”

  “你应该谢谢我,谢谢你叔叔干啥!明明是我在关心你。”张亚男给他一个白眼。

  又被她老妈敲了一下,张亚男呲牙咧嘴的和萧富贵换了个位置,免得再被快子敲。

  “你话最多!”给了张亚男一个白眼,她又给萧富贵夹菜:“富贵,多吃点,就像在自己家似的,不要拘谨!”

  “对,平时在家怎么样,在这里一样的。”张亚男爸爸也说道:“不要和我们客气。”

  萧富贵用力点点头。

  悄悄的笑了笑,张亚男回来的时候那些不放心,都被她丢开了。

  蜀州市边缘的某个小山村后的山里。

  吴烨两条腿夹着树干,手往上拉了一下,站在树杈上,低头看了看树下的穿着迷彩服的凌晨。

  “你小心点啊!昨天下雨了,有点滑。”凌晨喊道。

  吴烨答应一声。

  转头看了看还有一段距离的位置,把安全扣挂在上面两个树杈上,小心的往上移动着,上面一米多的距离,一朵两个巴掌大的灵芝,静悄悄的长在哪里。

  要不是凌晨眼睛尖,就错过了这朵灵芝了。

  吴烨还是这一次在山里看到灵芝这种东西,听说云州那边很多,地上都能捡到。

  费了半天劲儿,吴烨总算是把它采下来了,有点采药人的感觉。

  下树以后,吴烨看了看自己已经脏了的裤子:“晚上炖汤的食材有了,野生灵芝,还要往上走吗?”

  凌晨想了想:“前面逛一下吧!找个地方吃饭。”

  两人收好东西,继续往前走,突然间,吴烨看到灌木开始摇晃,瞬间就把反曲弓拿出来了,抽出箭失,看着不远处。

  凌晨见他这么警惕,拉着他躲到旁边的树下。

  响声越来越近,最后走出一个红色的身影,原来是一个半大的孩子,手上还拿着一个塑料袋,看叶子,里面装的兰花草。

  他也看到吴烨手里的反曲弓了,明晃晃的箭头吓了他一跳。

  立马喊了一声:“大哥,不要射!”

  吴烨:“......”

  不要抢大嫂的台词啊!

  吴烨把弓箭收起来,本来也是拿来防身的,怕遇到野兽,没想到先遇到人了。

  “我们是上山玩的,弟娃儿莫怕哈!哥哥以为是野猪呢!”吴烨解释了一句。

  穿着红衣服的小男孩拍了拍胸膛,他真被吓着了:“大哥,野猪也不能射,是保护动物来的。”

  吴烨笑了笑,指了指他口袋里的兰草:“这也是保护植物,你不知道吗?”

  小男孩:“.......”

  讨厌。

  他眼珠子转动,看了看凌晨,又看了看吴烨,发现这个哥哥姐姐长得真好看,这么好看的人,应该不会报警抓他吧?

  “哥哥,给你几株,你当没看到,行不行?”他商量的语气说道。

  吴烨哈哈笑,摇了摇头。

  “自己留着吧!我们去上面逛一下。”吴烨从背包里拿出几包零食:“这个送给你!”

  “谢谢哥哥!”

  看着两人离开,小男孩看着零食发笑,喃喃自语:“嘿嘿,妹妹有零食吃了。”

  他就是来赚零花钱的,为了给妹妹买零食。

  吴烨和凌晨走到了山顶,云雾缭绕的山里,空气清新的不行,远处的城镇尽收眼底,把手放在嘴边,吴烨喊了一声:“嗷呜!”

  山下也回应了一声:“嗷呜!”

  “哈哈哈,应该是刚才那个小家伙!”吴烨转头看了看凌晨:“待会儿就回去呗!”

  凌晨答应一声,拿出吃的递给他。

  这种地方吃饭,吴烨还是第一次体验。

  “回去找个酒店洗洗!”吃着吃着,凌晨就说了一句。

  憋着笑,吴烨答应。

  “确实,洗洗头!”吴烨说道。

  凌晨拍了他一下,说吴烨不正经。

  吃完东西,收拾好垃圾,凌晨就拉着他下山了,走的比吴烨都快。

  “那边就有个民宿!要不要去看看?”山脚下,凌晨指了指远处的招牌:“你这是什么表情?揍你!”

  嘿嘿嘿!不笑了。

  一本正经的吴烨,同意了她的提议。

  不过这一待,就待到了下午才离开,民宿阿姨去打扫卫生的时候,看着两条打湿的大毛巾,又看了看垃圾桶里的两个盒子,眼里都是羡慕。

  “真好!”阿姨喃喃自语:“就是味儿大。”

  吴烨已经开车往家里走了,他倒是神清气爽的,凌晨没了骨头似的,坐在副驾驶,把椅子调平以后,已经睡着了。

  爬上,确实挺累的。

  “小趴菜,高估你了啊!”吴烨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

  还以为多厉害,也就比平时翻个倍而已,三个回合都没有挺过去,就鸣金收兵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没有三!

  一般!

  吃了个七分饱就算了,自己吃饱了就把锅都扯了,也就这点水平了。

  到了市区。

  “前方右转,右转以后左转,再右转......”

  吴烨:“......”

  “已为您重新规划路线.....”

  “已为您重新规划路线......”

  吴烨:“......”

  看着高架桥,因为太复杂的原因,吴烨走错了两次,才找到正确的路,和凌晨说的可能都不一样了,反正吴烨没有印象了。

  下了高架桥,就开始堵车了。

  “媳妇儿,别睡觉了,堵的我也想睡觉了,陪我聊会天。”吴烨看着蜗牛爬的车流,拍了拍凌晨,把她喊醒。

  迷迷湖湖的坐起来,拿着湿纸巾擦了擦脸,凌晨靠着椅子犯困。

  真的累!完全没有睡够,腿酸,腰酸,没力气,犯困,还口渴。

  “怎么到这里了?”凌晨看着马路,这已经是另一条路了,远多了。

  吴烨打了一个哈欠,看着前面的车:“高架桥开错了,就到这里来了,导航出问题了似的。”

  转过去就说不对,吴烨都很懵比。

  给他一个白眼,凌晨说道:“在这里你还相信导航?”

  “没有导航,我都不知道开哪里去了!你又在睡觉。”吴烨指了指车流:“我都被堵车堵困了。”

  打着哈气,吴烨倒水洗了洗脸,才感觉自己精神点一些,还以为自己不困呢,原来是当时不困,现在困劲儿终于上来了。

  累可能迟到,但是绝对不会缺席。

  “你往前面右转!”凌晨指了指前面的小路。

  吴烨:??

  那不是小区的入口吗?

  转进去以后,就是一个老小区,凌晨说着左转右转,吴烨看着挨着几厘米的车子,生怕给人家撞了,雷达一直滴滴响。

  心惊胆跳的,也不困了,出了小区感觉背后全是汗水,到了另一条路,凌晨让他一路往前开,穿过一条条小路以后,居然能看到凌晨家的别墅区了。

  “卧槽,你怎么记住的?那么多路!”吴烨吃惊。

  凌晨笑了笑:“活地图懂不懂?我以前喜欢骑自行车,这些地方都跑过,记得很清楚。”

  以前还有自行车比赛,每次都有人受伤,相当刺激。

  回到别墅门口,吴烨停好车,把东西拿出来,凌晨一进屋就说累了,要去休息,吴烨也被她拉着去房间休息了。

  蓝总裁去上班了,凌宇去打麻将去了,就他和凌晨在家。

  两人都累的够呛,一觉睡到大下午,天都暗下来了,凌宇个蓝总裁回家的时候,看了看门口的车,又看了看背包和茶几上的灵芝。

  “人去哪里了?”凌宇说道:“你去看看吧,我先去做饭!”

  蓝总裁上楼看了看,没有发现吴烨和凌晨,在二楼的时候,她看了看凌晨的房间,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下。

  轻轻地打开门,看了看卧室,就看到被子里的凌晨和吴烨了。

  蓝总裁:“.....”

  还在打呼噜,鼻子在门口嗅了一下,又看了看垃圾桶,她才松了一口气,想了想,她还是关好门,拿着手机给凌晨打了个电话。

  房间里。

  凌晨还在吴烨怀抱里睡得正香,听到熟悉的手机铃声以后,凌晨迷迷湖湖的摸过手机看了看,看到备注的时候,瞬间就清醒了。

  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凌晨立马推了推吴烨:“快起来,我爸妈回来了。”

  吴烨:???

  这是小说开头吗?

  闹呢?

  才几点.....卧槽,怎么天都快黑了?这是睡了多久?

  吴烨穿好鞋子就开门出去,就看到楼梯口的丈母娘,蓝总裁也看着他,见他衣服完整,鞋带都没有系好。

  她默默的转身准备下楼,还说了一句:“把鞋带系好,免得摔跤。”

  吴烨尴尬的弯腰系鞋带。

  下楼以后,吴烨坐在蓝总裁不远处,看着凌宇把水果放下。

  “去哪里了?”凌宇问道。

  吴烨立刻回答道:“今天和凌晨去爬山了,还采了一朵灵芝,就是累的够呛,回来路上就困得不行了,路上还堵车,还是她指的小路才避开堵车的地段了,一觉睡到这会儿才起来。”

  这话是说给蓝总裁听的,也是解释一下情况,免得她误会什么。毕竟回来以后,真的是规规矩矩在睡觉而已,没有睡觉。

  在家里,吴烨是很规矩的,刚才都凌晨拉着他,不让他离开,说睡一两个小时就起,吴烨举得蓝总裁肯定开门了。

  她一定知道。

  “凌晨也是,就喜欢往荒郊野外跑,说了又不听。”凌宇说了一句。

  蓝总裁只是默默的看了吴烨一眼,就没有多说什么了,一直到凌晨下来以后,蓝总裁看了她好一会儿。

  凌晨被她看的头皮发麻,总感觉她知道了什么似的。

  “爬山挺累的哈!”蓝总裁问她。

  凌晨点点头:“今天路不好走!回来又堵车。”

  “我回来的时候,都不堵车了,路况也通畅了!”蓝总裁回答:“幸好没有遇到堵车。”

  凌晨:“.....”

  吴烨:“.....”

  两人都不傻,能听出来言外之意说的是什么,吴烨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凌晨倒是强装镇定。

  “我去帮叔叔做饭!”吴烨说道。

  凌晨也站起来:“我去洗菜!”

  看他们去厨房,蓝总裁看了看凌晨的背影,默默的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墙上的照片,叹了叹气。

  那是十六岁的凌晨,只会打男孩子,二十六岁的凌晨,也会打男孩子。

章节报错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