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210 晚上也打几把...麻将【8K】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中午的时候。

  隔壁邻居家里。

  凌宇拿着一个盒子进门,几个阿姨早就坐在麻将桌上等他了,凌宇把盒子放下,然后笑容满面的看了看她们。

  这些都是长期麻友,又是一個小区的,大家关系还不错。

  “今天用我这副牌吧!”凌宇拍了拍盒子:“刚到手,让你门上手试试看,注意点别给我碰坏了啊!”

  点上烟的卷发阿姨,伸着脖子看了看他手边的盒子:“我看看你这是什么宝贝!”

  说着就伸手准备打开盒子看看是什么牌。

  另一个穿着旗袍的娴熟阿姨忍不住笑:“凌哥,给王姐看看你宝贝!”

  说完就忍不住笑起来。

  中年人,荤素不忌的,什么玩笑都敢开,也是话都敢回答,大家都不当回事,特别是本地人,本来就爱开玩笑,年轻人还爱恶搞。

  “我怕王姐拿不住!”凌宇回答了一句,把盒子打开,是排列的整整齐齐的,多少有点泛黄的麻将牌,看了看旗袍阿姨:“和黄妹子你一个色儿!”

  收获了一个大白眼。

  “确实拿不住,得他们家蓝总才能拿的住,蓝总手小。”卷发的王阿姨拿了一张牌,看了看没有说话的金发碧眼外国阿姨:“露丝,对吧?”

  “劳资不晓得,凌哥谨慎的很,耙耳朵。”一口地道的本地话,大家见怪不怪了,虽然是外国人,但是在这里生活里二十年了,可惜老公没了。

  穿着旗袍的阿姨哈哈笑:“老凌确实是耙耳朵,露丝晚上喊他帮忙通下水道他都不去,换成我是个男的,我肯定帮忙!”

  玩笑归玩笑,有些事情不能当真的,就算是真的,也得当成假的才行,凌宇只打牌聊天,不过线。

  别说通下水道,帮忙开卡车都不行。

  这种忙,越帮越忙。

  “这是老牌哦,咦,龟儿还是象牙的稀罕货,老凌哪里搞来的?”王阿姨捋了一下自己的卷发,很好奇的问道。

  她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拿着牌认真的看了一下。

  材质还真不一样。

  “我也好奇。”黄阿姨说道:“这种东西现在很少,我一直想整一套都没有遇到。”

  她们是富太太,时间多,大部分时间就是喜欢打麻将消磨时间,输赢没关系,就是图个乐。

  一般都会准备一副好牌,平时好朋友来的时候打。

  “就是牌而已,牌就是拿来玩的,管它是什么牙呢,试试看用起来顺手不顺手。”凌宇把牌倒出来,开始原始的手搓麻将。

  露丝一边搓牌,一边看了看他:“顺手的,大小刚好合适,凌哥这个牌挺好用的。”

  感觉这话很奇怪。

  外国人就是这样,学了国内的文化以后,都变得内涵了不少,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思维方式,还有交流方式。

  已经长时间的生活在这个城市,这么多年,要是是什么都不形会,才是不在正常。

  “好用就多打几把!”凌宇脱口而出,说完才发现这个歧义有些大了,补充了一句:“我是说牌哈!你们笑啥子?”

  黄阿姨和王阿姨更忍不住笑意了,喜欢就多打几把。

  露丝也笑了笑,大气的回答了一句:“行,既然凌哥你都这样说了,那我晚上也打几把!”

  我说的是牌,不要曲解意思。

  开玩笑这个事情,男人真不一定就比女上厉害,特别是中年阿姨,她们根本什么都不怕,一旦毫无顾忌,说什么都不破防。

  凌宇和她们熟悉,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一心码牌,根本不参与这个话题深聊,她们也就逐渐安静下来。

  码好牌,黄阿姨拿着骰子掷出去:“凌哥羞涩,不要讲啦,好好打牌。”

  “别说,这个材质真不错,难怪那么多人当装饰品。”王阿姨回说道:“真的,给我也整一副嘛!那点搞的?”

  凌宇摇摇头。

  他可做不到,这是吴烨给的,他也不知道吴烨在哪里弄的,总不可能去问吴烨还有没有。

  吴烨也不爱打牌,怎么可能还有,这个礼物,应该是他好不容易挑选到的。

  “拍卖场可能有,你问问朋友不就知道了!”露丝回答了一句:“凌哥这个肯定是人家送的。”

  一边打牌,一边把话题引开,露丝收获了一个凌宇的感谢笑容。

  其实小区的太太,没有一个不羡慕蓝总裁的,凌宇这个老公,其实在小区很出名,特别是照顾老婆这一块,简直是没得说。

  他们夫妻感情也好,就没听到过他们吵架,每次买菜的时候,以前接送孩子的时候,开家长会的时候,都是他去。

  以前或许还有人觉得他是吃软饭,后来就渐渐的不这样觉得了,反而有些羡慕蓝总裁,有这么个好老公。

  毕竟有钱人的龌龊多,感情在金钱的洗刷下,保质期不是那么好,因为好男人不多,凌宇显得特别耀眼。

  大部分貌合神离的太太,都觉得蓝总裁运气好,是真正嫁给了爱情的那种人,至于打麻将,那不是爱好吗?

  而且他虽然开玩笑,但是什么事情都有分寸。

  “凌哥,你闺女是不是回来了?听牛家那个说,带男朋友回来了?”王阿姨把烟丢给凌宇一致,自己点上烟。

  还是听朋友说的,凌晨带男朋友回来了,一个帅气清秀的小帅哥,看着文质彬彬的,长得很好看。

  凌宇点点头:“晨晨都二十多了,也该谈对象了,那个孩子人挺好的,性格脾气也好,那边家里对晨晨也很好。”

  把牌打出去,凌宇笑着回答了几句。

  好奇心被勾起来的阿姨们,一边打牌,一边就开始聊凌晨对象的事情。

  “那孩子家里做什么的?”黄阿姨叹气:“我们家志超没机会了,我还说回头问你一下来着,这就有对象了。”

  她家孩子就在市里上班,也是家里的公司,还准备和凌宇说一下,看能不能给凌晨介绍一下呢,结果来晚了。

  花盆都被人端走了,更何况花呢!看这样子,凌宇还很喜欢那个小伙子,没机会了。

  “我们家本来就提倡自由恋爱,只要对方家里人对晨晨好就行了,而且那孩子条件也不错,主要是人挺好的。”凌宇说道。

  吴烨自己也不是不能赚钱,就是没有凌晨赚钱那么厉害而已,比起他,已经好了太多,起码吴烨还是有事业的,他可是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情况,凌宇感觉也挺好的,以后家里的公司都交给凌晨,那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巨无霸。

  做餐饮能做出几千亿的,寥寥无几。

  起码凌晨不会被欺负,只要管住她不欺负吴烨就行了。

  “爱情不要和钱挂钩,凌哥家缺的不是钱,而是一个好女婿。”露丝一边摸牌一边说道:“钱够用就行了,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她没有这些太太的那种衡量对比,骨子里还是觉得感情是最重要的,这也是外国大部分人的想法。

  感情是放在第一位的,其他的才是物质,更多的注重感情和精神生活。

  她当年也是为了爱情,义无反顾的嫁到国内,结果老公出意外了,已经很多年了,没有人了,很多东西就慢慢淡了。

  “我也这样觉得,感情好就行,毕竟他们的人生还长。”凌宇胡牌:“感情才是未来基础。”

  他是个浪漫主义的人,想法也很贴近年轻人,不是平贱夫妻的情况下,谈感情有什么问题?完全没有问题。

  有钱人谈感情,有感情谈钱。

  吴烨他们是前一种情况,不是后一种情况,如果吴烨是个穷小子的话,他虽然不会给五百万让他离开凌晨,但是考验肯定更多。

  “那这次是来征求意见来了?这是要考虑结婚了?”黄阿姨问道。

  凌宇笑着点点头。

  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吴烨这次来,就是为了得到一个答案的,他们起码不反对,那就是吴烨要的答案。

  然后就是谈一谈定婚的事情了,这个事情他和老吴谈就行了,结婚的事情征求一下吴烨他们的意见就行了。

  说着容易,做的事情也很多,做起来并不简单。

  “偶买噶,晨晨都要嫁人啊!”露丝说道:“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才十几岁,转眼都要结婚了!”

  还记得那时候,凌晨是个很秀气漂亮的小姑娘,看到她的时候,露丝就觉得很喜欢。

  “岁月不饶人。”王阿姨感慨。

  一转眼,孩子都是大人了,他们也老了,风华正茂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有些时候记忆甚至都有些模糊。

  几人聊着天,打着牌,话题渐渐的说到孩子的事情上,话题多了起来,毕竟聊孩子,有着太多的话题。

  最近的就是催婚,就像是几个阿姨,都是有孩子的,孩子这个年纪,就很合适她们催婚,一个月催几次,起码让他们知道急迫感。

  虽然明知道不会成功,但是万一呢。

  “我们家那个逆子,还没有对象呢!”黄阿姨说道:“下班了也不知道出去玩,就回家捣鼓电脑。”

  “我们家那个逆子还不是一样的,每次问对象,他就装死,根本不回答。”王阿姨叹气:“操碎了心。”

  “我们家的,还不是一样。”凌宇顺着回答。

  几人给他一个白眼、

  往市区的路上。

  开着宝马车的凌晨,带着吴烨,准备去市区逛一下,吴烨以前来,都已经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有些地方,吴烨还有印象,但是大部分地方都感觉陌生,没有一点熟悉感。

  不过热闹,是真的热闹。

  “等会儿我给爸打个电话,我们晚点回去,到时候带你看一下夜景。”凌晨说道。

  吴烨点头答应。

  现在才中午点,出去其实也玩不了多少时间,赶路就要花不少时间了,动不动就是几个小时没了。

  凌晨和吴烨的第一个目的地是过江缆车,准备去坐两圈,整个来回。

  到了位置的时候,吴烨才发现整个景点的入口还挺偏僻,而且没有多少人,不过因为面积不是很大,买票也不是很复杂。

  买好票以后,吴烨和凌晨站在吊缆车上,往江那边飘过去,就像是透明电梯一样,从江面上漂过,吴烨看着脚下的船,拿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这边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我们再坐回去,去其他的景点玩。”凌晨安排着。

  吴烨不熟悉,都听她的,凌晨说哪里好耍,吴烨就和她去哪里,晚上的时候,两人才回到江边。

  看着绚丽的楼房,吴烨拿着手,咔咔拍照片。

  暖黄色的灯光里,还能看到不少的招牌,被凌晨拉着,吴烨背着新买的书包,两人去买门票。

  就像是小市场一样,一层一层的,吴烨饶有兴致的逛着,遇到喜欢的小玩意儿就会谈个价格买下来。

  一直到很晚,吴烨才和凌晨开着车往回走,凌晨还颇为遗憾的说道:‘就顾着带着你玩了,都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了,火锅还没吃呢!”

  实名制的火锅,还是算了,回魔都再说,在这边总感觉做贼心虚。

  想了想,吴烨承诺道:“回去再说,到时候回去莪给你补上,你说个数,成交!”

  凌晨这才眼前一亮。

  这样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商量啊!

  “我考虑考虑!”凌晨说道。

  吴烨耸耸肩,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汽车刹在停止线前面,凌晨一脸红彤彤的看着他:“成交!”

  夜色渐晚。

  凌晨家的别墅里。

  凌宇看着电视,转头看了看一脸平淡的蓝总裁:“他们还没回来呢!要不要打个电话的问一下?”

  看着像是在询问蓝总裁意见其实就是自己的想法,不过蓝总裁没有点头,这个话已经问了好几遍了。

  她也回答了几遍了。

  凌宇有时候,有点婆妈,性格就是这样,其实他们换个性格,就刚好是很和谐的,就是换不了,偶尔有些怪异。

  “你想打就打嘛!问好几遍了!小吴还能把她买了不是?”蓝总裁无语:“你担心啥?”

  也不是担心啥,就感觉不放心,多少有点不放心,就是这样。

  “以后人家才是两口子。”蓝总裁强调了一下:“不要把她大当成十多岁的时候,他都已经二十多岁了。”

  关心可以,没必要过度的担心,做父母是做减法,逐渐的放手,逐渐的迈步离开,也是逐渐的渐行渐远。

  蓝总裁根本不考虑这些,她觉得凌晨可以自己做决定,可以自己做判断,就是见他不回来,明天回来说车没油了,蓝总裁都相信。

  不会去关注是吴烨没有油了,还是车没有油了,二十多岁了,有什么可以说的?

  “你看,你自己都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了!就证明我说的是对的。”蓝总裁回答了一句。

  欺人太甚。

  他最终还是没有没有生气,太过于擅长自己调节了,什么事情都能自己想通,这种性格很难生气。

  上次吵架,都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

  “看你的电视吧,跟你说不着!”凌宇拿着手机,想了想还是给凌晨发了个消息,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结果凌晨秒回,说他们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两人在江边的栅栏上,车子打着双闪停在路边的停车位里,坐在栅栏上,看和不远处灯光绚丽的渡轮。

  魔都也有这个,吴烨还做过,看着有意思,坐着没有意思。

  昨天就在家玩了一整天,今天出来玩了一整天,吴烨觉得自己就像是来度假的一样,全程没有办什么事情,就顾着玩了。

  “叔叔发消息了?”吴烨叼着一根不知道什么草:“我就知道,一定是叔叔给你发消息,不会说阿姨给你发消息。”

  凌晨点点头,转头看了看他:“不敢喊爹妈了?”

  吴烨:“.......”

  不当面的话还是敢的,就是当面的话不敢,口花花也要分场合,好不容易建立起来一个文质彬彬的印象,不能变成了沙雕女婿的印象,那太蠢了。

  摇摇头,吴烨尬笑。

  凌晨靠着他的肩膀,两人看着对面的灯光,这个城市的发展,就像是有些断线一样,把对面给落下了。

  这边一片繁华,对面普普通通。

  “我问你个问题!”凌晨说道:“有没有觉得我有什么缺点是你不喜欢的?”

  吴烨诧异的看了看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吴烨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是自己不喜欢的。

  唯一不喜欢的,就是她穿短裙出门,这也不算是缺点。

  还有就是睡觉不规矩,早上起床赖床,不会做饭,这些好像都不是什么很大的缺点,都是可以接受的那种。

  “做饭吧!以后不要做饭了!”吴烨认真的回答。

  其他的,他真没有什么事情是觉得凌晨需要改变的,就是这个,危及到生命安全的事情需要注意一下。

  其他的都很好了。

  卧槽,才发现自己女朋友在自己心里这么完美。

  噗嗤一下笑出来,凌晨拍了拍他,做不好饭,可能是遗传,她没什么办法,就是没想到吴烨觉得这个最重要。

  简直了。

  “那我呢?你有没有觉得,我需要改变某个习惯!”吴烨反问。

  同样的问题,其实他也很感兴趣。

  凌晨也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回答道:“到底吧!”

  吴烨:“.......”

  不是煽情局吗?为什么变成了涩情局?好好的聊天怎么就变味了呢?

  正经的吴烨,看着越发不正经的凌晨,感觉自己的未来,有些不好预料,仿佛看到了未来九十斤的自己在和现在的自己招手。

  不寒而栗。

  吴烨突然很想老丈人,想回去和他聊聊天,下象棋下围棋都可以。

  看了看车,吴烨说道:“走呗,回家呗,免得咱爸妈担心!”

  给了吴烨一个白眼,凌晨把车钥匙递给他,让他在开车,吴烨拉着她往前走去,逃过一劫。

  坐在副驾驶的凌晨,和凌宇发了几条消息,然后就转身看着吴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和他结婚了,最近吧,感觉吴烨越发迷人了。

  迷人的弟娃儿!

  吸溜。

  吴烨:“.......”

  感觉自己进了盘丝洞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变化都应该是潜移默化嘛?你这突然之间就变化这么多是什么情况?多少给个准备时间啊!

  “口水擦一擦!你这个是什么情况?”吴烨把纸巾递给他。

  凌晨摇摇头。

  “最近,就感觉你特别好看,特别喜欢你,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凌晨回答道:“可能是你太迷人了。”

  吴烨沉默了一下。

  “哈哈哈哈...是吗?”有点踩不住油门了,玛德,快飘起来了。

  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会说话?说话为什么这么好听?

  真的的,整的人怪不好意思的。

  “我没开玩笑,就是觉得你最近特别迷人,不只是是不是要结婚了原因。”凌晨叹气:“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原来是这样,那也....情有可原哈!

  哎,收敛不住这该死的魅力,真的是很抱歉,让你那么困扰。

  哈哈哈哈!

  根本控制不住笑容,吴烨笑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不要那么肤浅吗!你要看内涵!不要只是注重外表。”

  凌晨眨眨眼睛:“那你倒是把内涵给我啊!你又不愿意。”

  哟呵,你将军?

  整的吴烨不知道怎么说了,内涵的外在表现是米白色?

  “你要是结了婚以后,我都不敢想,你会变成什么样。”吴烨叹气:“咱们能不能正常点?不要这么蠢蠢欲动的可不可以?”

  摇摇头,凌晨眨眨眼睛,大眼睛布灵布灵的。

  开车到家的时候,吴烨总算是把悬着的心落下来了,看到凌宇的时候,吴烨感觉自己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样。

  她一路上疯狂撩吴烨啊!

  要不是吴烨道心坚定,要不是路上没有停车的地方,要不是路上车多,吴烨感觉自己悬了。

  丧心病狂的!

  “叔!”吴烨笑着和他打招呼,笑的很灿烂。

  凌宇:??

  这是什么情况?这么开心?

  凌晨则是表情郁闷,勉强的喊了一句爸就进屋了,凌宇看了看吴烨,问道:“你们吃饭没有?”

  吴烨点点头。

  他们虽然没有吃火锅,但是吃了不少小吃和零食,一路吃着走,都吃饱了,这会儿完全吃不下什么东西。

  凌晨拿着一个香蕉在啃,注意到吴烨的目光,凌晨给他一个白眼。

  眼神里透露着一些吴烨看得懂的信息:我现在火气很大。

  惹不起,惹不起、

  吴烨转头和凌宇聊天,凌宇觉得今天的吴烨过于话多,昨天这个时候,吴烨可是问什么才说什么,偶尔说几句话而已。

  今天完全不一样,话特别多,凌宇都奇怪,他到底是怎么了?

  “小吴,吃点水果!”凌宇把果盘递给他:“我去给你做杯果汁。”

  “我要冰的!”凌晨说道。

  说话就说话,看着我干什么?看着我也不能干什么,望梅止渴吗?

  看着枯燥的电视剧,吴烨看着旁边刚忙完的丈母娘,她把电脑收起来,看了看吴烨:“小烨,谢谢你啊!帮了阿姨个大忙。”

  改口了,吴烨内心一阵开心。

  “阿姨您太客气了。”吴烨回答道。

  蓝总裁并不是单纯的客气,吴烨确实是帮了她一个大忙,她得记这个好才行,虽然礼物是吴烨干妈挑的。

  意思蓝总裁都知道,确实是帮了大忙。

  “这样吧,下次我们去魔都的时候,帮我约一下你干妈出来吃个饭。”蓝总裁说道。

  吴烨点点头答应。

  这不是什么难事,蓝总裁不通过他都能做到,让他约,只是这样更关系化一些,显得大家不是外人。

  吴烨发现丈母娘对自己的态度有了一些新的变化,这种变化应该是好的,起码笑的更多了。

  吴烨当然也是趁热打铁,聊天聊得更熟络了。

  另一边的凌晨,喝着果汁看着电视,是不是瞟一眼吴烨,他大概是忘记了,老婆都哄不好,还娶得到个鸭儿。

  小伙子,路走窄了。

  去睡觉之前,吴烨都还开心的不行,总算是看到肉眼看就的进度条了,搞定岳父岳母大人。

  “走,看星星!”凌晨带着他去看星星。

  吴烨看了看窗外,已经变化很大的天气,乌云密布,明显是要下雨了,而且是大雨。

  看毛线星星啊!外面什么都没有!除了大风。

  房间里。

  吴烨和她大眼瞪小眼,吴烨最终忍不住笑出来。

  “行了,早点睡觉吧,干瞪眼也没什么用,在家确实是要规矩点才行。”吴烨说道。

  凌晨叹气。

  滚到被子上,滚了好几圈,然后才撞了吴烨一下,又撞了她一下。

  吴烨:“.....”

  你这是穿了品如的衣服吗?

  “不得劲儿!”凌晨掐了掐他的脸:“好烦啊!”

  吴烨哈哈笑。

  他不烦,觉得挺有意思的,以前都是他这样,现在风水轮流转了,总算是到了凌晨。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来。

  一瞬间,凌晨正襟危坐。

  吴烨憋着笑,打开门,凌宇把手上的水壶递给他:“晚上黑灯瞎火的,下楼喝水麻烦,放个水壶在房间里。”

  给吴烨水壶的时候,凌宇看了看他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又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凌晨,凌宇笑着把水壶给他。

  吴烨看破不说破,看了凌晨一眼:“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不是说带我去看熊猫嘛!”

  看熊猫其实今天已经看了,今天去的地方挺多的,包括看大小猫,吴烨也是第一次确定,熊猫的语言是蜀州话。

  凌晨喊它的时候,它看了凌晨一下,凌晨说它丑,它就生气了。

  很可乐。

  “那就早点休息,被打扰人家小吴,玩一天人家也累!”凌宇说道。

  送走了瞪他的凌晨,吴烨关好门,把门反锁,然后躺在被子上,拿着手机。

  楼下。

  凌晨也拿着手机,在自小群里发消息,一边还在和张亚男聊天,她也是带着萧富贵回家了,情况还算好,就很多事情超出意料之外。

  潸潸,你觉得我现在这种情况,是什么回事?凌晨发消息。

  颜潸潸可能也不忙,回的也快就是高峰期呗,我也这样,有一段时间这样,过去就好了。

  凌晨:“......”

  上下班呢?还有高峰期?

  凌晨有点不理解这个意思,颜潸潸从专业角度出发,给她解释了一下这个情况,并不会影响什么,除了男朋友。

  过了这个阶段就好了,又会恢复平静,然后就变成正常情况,颜潸潸一套一套的专业知识,凌晨才算是把事情搞清楚了。

  谢谢啊,那就好,我还以为是出了什么问题。凌晨发消息。

  颜潸潸发了个表情。

  行,那我先忙了!你早点休息。颜潸潸发了个消息就没影子了。

  凌晨:“.......”

  猜都能猜到,颜潸潸去干啥去了,这个点还能忙什么?

  羡慕!哎!

  顺便也结束了和张亚男的聊天,拿着手机,凌晨给吴烨开了个视频,看着吴烨的笑容,凌晨小拳头都差点捏出汗水。

  干啥啥不行,气人第一名。

  “明天去带你去爬山!”凌晨说道。

  吴烨没有意见,不过他还是补充道:“我只能爬一座山,不能爬三座啊!”

  凌晨:“......”

  她是真的想去爬上,很久没有去了,突然有这个想法,外地很多地方没有山,只有山包,凌晨想带吴烨去体验一下。

  结果被吴烨这个话气的够呛,她还不想上山以后下不了山呢。

  “你在想屁吃不是?”凌晨给他一个白眼:“就是爬山,不是野...野,反正就是爬山。”

  “野啥子?你说清楚啊!不要吞吞吐吐的。”

  “你下来,你看劳资能不能打死你个狗男人。”凌晨气呼呼的。

  吴烨也不逗她了,说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然后安静的躺着休息。

  蜀州的另一个地方。

  一个乡镇。

  其中一家小楼里,张亚男看着迷迷糊糊的萧富贵,忍不住拍了拍额头,他又喝多了,这已经是第二次喝多了,直接就靠着自己老爹,还是靠着肩膀上,尴尬的她抠脚。

  哦,谢特。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