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0215 辣椒吃多了以后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0215辣椒吃多了以后万字  丁镇。

  靠着蜀州城市边缘的小镇,因为房租费便宜,不少打工人租房子在这里,上班虽然麻烦一点,但是能节省很多的成本,为数不多的工资,也能多吃几次火锅,多买几个游戏皮肤。

  一辆宝马车开到茶馆门口的停车位上停下,穿着短裤,t恤的年轻人从车上下来,门口喝茶的大爷看着他英俊的脸,立刻冒出一个想法:不知道这哥小伙子有没有对象?

  不过转眼之间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从副驾驶下来的姑娘更晃眼,挽着男生的手臂,走到后备箱的位置,从里面拿了不少的东西。

  两人从茶馆旁边的楼梯上到二楼。

  “这是老凌家亲戚?”几个大爷疑惑的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大爷恍然大悟:“应该是孙女,昨天打麻将的时候接了个电话,说孙女要来看他们。”

  几人菜反应过来,眉宇之间确实是有一两分相似。

  “老凌家那小子,倒是经常回来,也没见这姑娘回来几次。”

  “得了吧,人家家大业大的,哪有那么多时间,老凌日子过的可够幸福了。”

  “确实,一年收租金都够旅游生活打麻将了,羡慕不来。”

  楼的吴烨和凌晨没有听到几个大爷的讨论,凌晨站在门口,敲了一下门,没过几秒钟,门就被打开了。

  吴烨看到一个满头黑发的老太太把门推开,看到凌晨的时候,脸上立马绽放了慈祥和蔼的笑容,开心的表情显而易见。

  看到老太太开门了,凌晨开心的喊了一声奶奶,然后提着东西进屋,吴烨紧随其后,在老太太的审视下,又去跑了第二趟,才把东西全部搬完。

  注意到楼下有几个喝茶的老头诧异的看了看他,眼里都是吃瓜异味,吴烨也只是看了一眼,就迅速抱着东西上楼了。

  椅子上,几个老头面面相觑,没想到,居然买了这么多的礼物,拿了两次才拿完。

  “真是好啊!”一个老人家感慨:“同年不同命,还是老凌两口子日子过的舒坦。”

  “以前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就你龟儿话多,你个宝器。”

  “你个日龙包!”

  说着说着,几个人就开始吵起来了,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互相喷口水,完全不似刚才和和气气的样子。

  楼上的吴烨,把东西放在一边,看着眼前精神奕奕的老头儿,又看了看旁边状态健康的老太太,发现他们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都是精神老人。

  他在观察两个老人家的时候,两个老人家也在隐晦的观察他,首先是精神面貌,及格,长相及格,体态坐姿及格,就是头发稀了一点点,以后不知道会不会斜顶?

  算是个很英俊的小伙子,看表的话,就能发现条件挺好的,和凌晨坐在一起也有夫妻相,看着很登对。

  主要是凌晨,眼睛在他身上的时候,眼里都是满满的喜欢。

  身板也好,精神奕奕的凌晨爷爷看了看他,挑眉笑了笑,看这个外形来判断的话,应该是。

  挺好的。

  多方面观察以后,吴烨被看的有点不自在了,这个眼神,以前和自己爷爷去牛挑选种牛的时候,爷爷就是这个表情。

  吴烨感觉自己背后有点凉飕飕的,这是被看的清清白白了?没想到第一课,居然是看外在,也不知道看去了多少?

  “小吴啊!”老爷子喊了一句,把茶杯递给他:“来,喝茶!”

  忙不迭的微微站起来,伸手把茶杯接过来以后,吴烨立马道谢,然后才坐回自己的位置。

  老爷子很满意这个细节,他觉得吴烨家里是懂规矩的,也教了他规矩,这一点很好,会教规矩的家庭,孩子一般家教都够用。

  以前蜀州人十句话里九句话都带着老子,现在年轻人都很多人不这样了,虽然是口头禅,也改了很多,这就是教育问题。

  “爷爷您喜欢喝茶。”吴烨看着不远处的柜子,放着很多茶叶包装:“您喜欢的话,回头来的时候,给您再带几包茶叶过来。”

  这次喝的茶叶急速吴烨带来的,凌晨爷爷很喜欢,说质量不错,还谢了吴烨一下,早就问过凌晨,老爷子爱喝茶,吴烨才特意准备的好茶。

  不过现在看来,老爷子就是单纯喜欢和习惯喝茶,并不讲究什么名堂,吴烨反而觉得这样挺好的,回归本质。

  整套复杂的茶具,确实是没有多大必要。

  老爷子家里的茶壶,倒是可以换个贵点的,起码没必要用掉瓷的搪瓷缸子,高低也得换个紫砂壶。

  “这都够喝很久了,小吴你心意我领了,就不要花那么多钱了,年轻人赚钱也不容易。”

  “这几年市场不好,生意不好做,能留点钱在手里,才是最重要的,我什么茶都能喝。”

  “再说了,你叔叔送的茶叶也不少,喝一年都喝不完。”

  老爷子拒绝了。

  在他看来,务实的东西更重要,这些贵的,国内的奢侈品,不光是不一样的买得到,而且还贵的很。

  国内的奢侈品,是很多人都不具备购买资格的,真正的好东西,不光是有钱就行,还得有时间,等得起,其次才是钱够不够。

  “别给他拿了,拿回来也是其他人喝了,他搞不控制不住会炫耀。”老太太显然很了解他,知道自己老伴最大的爱好就是吹牛比。

  不出意外,明天楼下的老人,就知道吴烨送的什么东西了,老太太都能猜到,他会怎么样吹吴烨。

  讨人嫌。

  吴烨倒不觉得炫耀怎么样,老人家都喜欢炫耀自己的孙子孙女,从学习到工作,从对象到结婚,从孙子到孙子成绩等等。

  以前吴烨也是老爷子吹牛的对象,其他的老头总是羡慕他孙女,找了个好对象,其实吴烨都不知道自己被包装成什么样子了。

  “爷爷哪都好,就是改改吹牛的毛病就更好了。”凌晨看了看老爷子:“以前还说我进了少年班,遇到人就问我是不是真的,我当时都蒙了。”

  想到以前的老历史,凌晨就咬牙切齿的,老爷子给她造成的尴尬,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

  偏偏老爷子就这个爱好,喜欢吹牛说大话,年前的时候就这样,也不能指望老了他还能改掉。

  轻轻笑了笑的吴烨,被凌晨瞪了一下。

  “那不叫吹牛,那是正常聊天,语气和修辞手法夸张了一点嘛!”老爷子嘴硬的很,根本不承认:“吹牛是说大话,对吧!小吴。”

  吴烨:“.....”

  不想发表任何言论的吴烨,默默的微笑点点头,一副老爷子说的对吗,只是修辞手法的问题。

  凌晨已经习惯了,老爷子从来不在公开场合承认自己吹牛,私底下也不承认,就是不认。

  “行了,不要逼良为娼,人家小吴第一次来。”老太太说道。

  吴烨:“.....”

  这个用词啊,不是这样子的啊!有些不太准确了奶奶,您可以换个形容词,没有那么严重的。

  心态很好的老人家,就是性格多少有点和年龄搭配不了,不是严丝合缝的,有点偏差。

  从刚才进屋,老太太的文化功底,吴烨就发现了,多少有点偏差,吴烨觉得是老年大学老师的问题,老太太还读过老年大学,当时就为了多学点文化知识。

  “当自己家一样,中午爷爷做饭,给你露一手。”老爷子习惯性的说道:“不是爷爷给你吹牛,爷爷的手艺,晨晨爸爸都赶不上。”

  吴烨:“.......”

  凌晨:“.......”

  但凡是聊天的时候,别人嘴里出现:不是我给你吹牛,我是说真的啊,你别不信!这种话一旦出现,多半是有问题,半真半假都是好的了。

  老爷子的厨艺,一般!

  老太太的厨艺倒是很好,家里都是老太太做饭,老爷子不是一般人,和大部分蜀州男人不一样,家庭地位,懂?

  年轻的时候,能赚钱,直接搬到这边来了,真是从老山区出来的,现在也是手握几个门面的人。

  耳朵,硬的很,一点都不耙。

  这是凌晨说的情报,吴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吴烨这几天见到的耙耳朵倒是不少,相处方式都是女人凶一些。

  “得了吧!你就安生点,小吴不知道,晨晨还不知道吗?”老太太叹气。

  说真的,要不是不礼貌,吴烨就真笑了,但是想着不好,吴烨就没有笑,免得老爷子生气。

  一把年纪了,吹吹牛怎么了?

  “奶奶,还是不要让爷爷做饭了,泡茶他在行,做饭齁咸。”凌晨是老爷子的拆台小能手。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白胡子都吹起来老高,教凌晨要诚实的还是他,结果凌晨就纠正他不要撒谎了。

  拿着烟盒,老爷子把一支华子递给吴烨。

  吴烨摇摇头:“爷爷,我不会抽烟,您自己抽吧!再说她也不让我抽。”

  你才是我爷爷的孙子吧?我什么时候不让你抽了?凌晨在心里疯狂吐槽着,不过还是点点头:“对的,吴烨不抽烟。”

  老爷子看了看他,然后默默的给了一个奇怪的眼神,似乎很惋惜,似乎是很可惜,似乎还有点遗憾。

  扇形图眼神?

  理解不了他是什么意思,吴烨看了看凌晨,凌晨说道:“没想到你也是个耙耳朵,惋惜呢!”

  吴烨:“......”

  老爷子:“.......”

  凌晨猜的一点都没有错,老爷子就是这个意思,不过凌晨读出来了,吴烨没有读出来。

  凌晨很了解自己爷爷,一直站在大老爷们的鄙视链的顶端,俯瞰那些他觉得的耙耳朵。

  其实他自己也没有真好到哪里去,也就站起来了几年而已,引以为豪的几年,给了他一生的自豪感和鄙视习惯。

  很扯澹,但是就是这么回事。

  “我爷爷就那么几件自豪的事情......”

  “咳咳,小吴,来喝茶!”老爷子把凌晨的话打断,指了指厨房:“你去帮你奶奶做饭吧!”

  要是凌晨是个男娃,他的扫帚都以后打断几十把了。

  可惜是个孙女,只能忍着不生气了,所以他都不会想着凌晨很久没有来之类的,也没有希望凌晨隔三差五来,毕竟太气人了。

  “这个点就做饭?才十点嘛!”凌晨看了看手机:“还早的很。”

  他们早上吃完早餐以后才过来,过来都已经马上十点了,路上太堵车了,刚好遇到上班高峰期。

  这边的午饭,一般都是下午两点左右吃的,老爷子,明显就是想把她支开,很显然不喜欢凌晨老是拆台。

  爷爷不要面子的吗?

  “去帮你奶奶打下手。”老爷子回答。

  厨房里,传来老太太的声音:“不要喊她来捣乱,来帮倒忙唛!你是个猪脑壳嗦?”

  凌晨:“......”

  老爷子:“.....”

  请你对我尊重一点哈!

  老爷子叹叹气,看了看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吴烨,笑了笑,继续和吴烨吹牛......哦,应该是继续喝茶聊天。

  其实这挺有意思的,老爷子是个有趣的人,虽热他并不强硬,让吴烨有些遗憾没有见到真汉子。

  不过吴烨也知道,蜀州的男人只是让着老婆,其实都不是怕,至今还可以看到的烈士陵园足以说明一切。

  “走,爷爷带你去楼下逛逛。”老爷子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马褂,穿着布鞋带着吴烨下楼。

  “这几个门面,其实也是我们家的,不过都租出去了。”老爷子指了指茶馆:“去茶馆坐会儿。”

  蜀州的茶馆不少,辐射到周边也很多,不少老人就喜欢三三两两的坐在茶馆聊天,打打麻将,能找到很多朋友。

  娱乐休闲的地方,总是能很容易找到同类人,忽略保健功能不计,能找到麻友也是一个便捷的事情,而且喝茶花不了多少钱。

  “老凌,来坐会儿!”刚到就有人和老爷子打招呼,空了个位置出来,让他坐下。

  都是老熟人,老爷子也不客气,坐在椅子上,给吴烨指了个位置:“我未来孙女婿,吴烨,叫他小吴就行。”

  吴烨没想到老爷子会这样介绍他。

  “不吹牛啊,小伙子一表人才,英俊潇洒,附件可没有那家孩子这么乖!看着没,和明星似的。”老爷子指了指他。

  吴烨:“.....”

  倒是其他的几个老人家没有尴尬,而是哈哈笑,笑的吴烨都担心嵴梁骨能不能受得了。

  “小吴啊,我们没笑你啊,就是你爷爷,这个镇就他最会吹牛。”一个老爷子还解释了一下。

  吴烨不知道说什么,尴尬的一匹。

  吹牛必备的脸皮厚,老爷子似乎拿捏了,根本不感觉不好意思,反而倒了茶,侃侃而谈:“这难道不是实话?”

  大家哈哈哈笑。

  老头乐!

  男人的快乐很简单,不管是三岁还是七十岁,都一样的简单。

  牵着宠物狗,穿着短裙的年轻女孩子从旁边路过的时候,他们还会整齐划一的看一下,然后互相吐槽对方老不修。

  最后又默契的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大家互相的默契保密。吴烨都忍不住笑了,真是一群很有意思的老头儿。

  小镇的日子很单调,有一群人陪着才不会感觉到无聊。

  一直在楼下待了三个小时多,凌晨喊吃饭的时候,吴烨才个和老爷子一起回去楼上吃饭,他还邀请了几个老朋友。

  就是那种生拉硬拽的邀请,不过大家都没有去,一个个都找了拙劣的,听着就像是现编的理由,纷纷拒绝了老爷子的邀请。

  最后老爷子没办法,只好和吴烨一起回去。

  吴烨很疑惑,为什么这么热情都不去吃饭,难道真的这么难请?他们年轻人的话,好像都是问一句,来也是一句,不来也是一句。

  老爷子那种请人吃饭的方式很热情的,反正吴烨是没有遇到过这种被人拉着去家里吃饭的情况。

  走嘛,去吃点!

  哎幼,不去了,我们家的饭菜都好了。

  那就留着晚上吃嘛!

  不行啊!媳妇儿都喊了,你也知道我们家那个母老虎。

  遗憾!

  下次去吃!

  就这样,还是请不到人,真的很奇特了,反正真实情况比这个还要复杂,起码重复好几次,还是话不一样的情况下。

  回到家遗憾,吴烨看着桌子上的六菜一汤,特别是看着辣椒碎,吴烨有些牙疼,这个菜,看情况就知道多辣了。

  “小吴,来,坐下吃饭,晨晨说你喜欢吃辣椒,就多放了一点,你试试看,不够的话,我再放点。”奶奶认真的说道。

  一脸的生怕吴烨觉得不够辣,还准备了多余的辣椒在旁边放着,不够就可以随时放。

  吴烨:“.......”

  奶奶,您老人家为什么就这么相信她?

  看着凌晨笑的忍不住弯腰,吴烨只好默默的点点头,脸上带着勉为其难的笑容:“奶奶,您真好,我特喜欢吃辣!”

  “噗嗤....哎幼,有点呛着了。”凌晨笑出声来。

  辣椒刚才她试了一下,不是很辣的,就是吴烨为难的欲哭无泪的样子,凌晨看着实在是忍不住笑。

  要上刀山下火海的表情,视死如归一样,吃个辣而已,哪有那么严重?吴烨虽然没有培养出来吃辣的能力,但是抗性已经有了,起码不会嘴巴肿。

  全靠凌宇这个老丈人和凌晨这个媳妇儿的培养,让他有了一定的抗性,起码以后不会担心这自己出丑了,特别是在蜀州这里。

  等老人家开始动快子以后,吴烨才开始动快子,辣呼辣呼的,又香,又麻,又辣,一边流汗水,一边却停不下来嘴巴。

  这种感觉简直魔性,吃了三碗饭的吴烨,还感觉意犹未尽的,喝完一碗汤以后,又继续吃了一碗饭。

  “奶奶的厨艺太好了,根本控制不住嘴巴!”吴烨擦了擦嘴以后赞扬了一句。

  就是辣了一点,吴烨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真的很好吃,都是家常菜,味道就是很魔性。

  “喜欢吃,晚上我再做。”老太太笑的很开心:“你爷爷只会嫌弃我做的东西难以下咽。”

  难以下咽?

  那他还吃了一碗多饭?老太太的成语总是不太准确,弹性太大了,夸张的很。

  不过晚上吃晚饭?吴烨看了看凌晨,凌晨微微点点头,吴烨才点头答应下来:“那就再麻烦奶奶做一顿饭!”

  “自己家,那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喜欢吃,我看着都高兴。”老太太回答道。

  吴烨主动收拾起碗快,老太太拦都拦不住。

  “没事,奶奶,这个我熟悉,平时在家都是我做!”吴烨迟疑的说道。

  什么鬼?

  大部分时间都是我洗碗快好吗?你明明就只是做饭而已,还是嫌弃我做饭难吃才在家做饭。

  “那她呢?”老太太指了指凌晨。

  吴烨笑了笑:“洗洁精伤手啊!”

  他诽谤我,他诽谤我啊!

  看着虎视眈眈走过来的奶奶,凌晨准备往老爷子哪里剁一下,结果被老爷子逮住了。

  让你拆我台。

  耳朵被老太太揪着,凌晨大喊冤枉,他根本就没有这样偷懒,吴烨诬赖她,奶奶一点都不明察秋毫。

  “没,奶奶,您别听他扯谎,他骗人的,我洗碗的。”凌晨努力解释:“奶,耳朵疼。”

  “你还知道耳朵疼,对象就是给你当牛做马的?你找的长工呢?”老太太一顿教育。

  凌晨:“......”

  弯着腰的她,还能看到吴烨幸灾乐祸的表情,凌晨决定了,一定要想办法整回去才行,居然借刀杀人。

  “以后还懒不懒了?”老太太问道。

  凌晨揉了揉刚被松开的耳朵,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再懒了,以后一定改。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要仗着是女娃,就什么都不做,什么都懒着,人家是养老婆,不是养猪。”

  凌晨:“......”

  我不是猪,我是老婆。

  呼吴烨很好,居然被他出其不意整了,凌晨寻思着,怎么样才能整回去。

  “好好反思一下!”

  凌晨言不由衷:“再反思了!”

  厨房里,吴烨悄悄地笑了笑,憋着没敢笑出来,老太太其实也就是做做样子给吴烨看,但是吴烨的目的达到了。

  不管怎么样,凌晨被揪耳朵了。

  其实吴烨说的真不是真话,凌晨在家的时候,还是很勤快的,平时都会帮着吴烨洗碗,做家务,只是做饭一直是吴烨在做,凌晨做的东西不敢吃,怕食物中毒了。

  啦啦啦啦!吴烨小声的哼着歌曲,开心的把碗快洗干净。

  客厅里的凌晨,则是坐在老爷子和老太太中间,老太太把瓜子放在她面前,指了指厨房:“想好了啊,乖孙!”

  凌晨点点头。

  以前她就和老太太说过,她遇到要嫁的人,就带回来老太太看看,让她给自己把把关。

  现在吴烨就是那个人,她带吴烨回来的目的,就是让老太太和老爷子看看,也是告诉他们,自己想嫁人了。

  其实凌晨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她在这里更活泼,无拘无束的样子,很轻松,也很开心。

  以前就这样,每次在老太太这里,凌晨就感觉特别的轻松,甚至比家里面更无拘无束一些。

  大概是因为爷爷奶奶什么都会容忍她,没有老妈什么事都怼他那种情况发生,凌晨很喜欢这里。

  每年回来的时候,都会在爷爷奶奶这里住一段时间,然后才回家,除了这里,就只有和吴烨住的时候,有那种无拘无束的自在感觉。

  “我想好了,他很好,奶奶,您觉得怎么样?”凌晨问道:“还有爷爷,决得怎么样?”

  老太太想了想,没有立刻回答,老爷子也没有立刻回答。

  等了好一会儿,老太太问道:“离开他你习惯吗?”

  凌晨摇摇头,不习惯。

  “照顾你,他会不耐烦吗?”老太太又问道。

  凌晨也是摇摇头,吴烨没有不耐烦过,细节都体现的出来。

  “他们家的家庭成员对你好吗?”老太太继续问。

  凌晨点点头。

  “会支持你地爱好,工作吗?”老太太再问。

  凌晨点头。

  就这样,老太太问了凌晨七八个问题,老爷子也问了七八个问题,两人才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那就嫁吧!”

  如果凌晨没有说谎的话,在老太太和老爷子看来,那就是良配了,性格,习惯,家庭,经济情况,包括其他的,都挺好的。

  找老公,不是只看一个方面,比如钱,那是功利,也不是只看性格,不看其他的,那是那是愚蠢,也不应该顾头不顾尾,那是愚蠢。

  这辈子最大的一笔投资,虽然可以止损离婚,但是附加产物是丢不掉的,就像是一根铁链一样。

  有了孩子,孩子舍不得,再找一个,孩子眼里除了妈妈都是陌生人,跟着爸爸,或许除了妈妈全是亲人,但是那种细腻的母爱,再也没有了,后妈好不好还是回事,多好也不可能有亲妈好。

  “您和爷爷没反对意见就好。”凌晨笑着说道:“我们准备明年结婚了。”

  老太太揉了揉她的头发,点点头。

  “我们家晨晨长大了,也该结婚了,也该当妈妈了。”老太太有些感慨,又感觉欣慰。

  欣慰的是能看到她结婚生子,感慨的是时光如梭,白驹过隙。

  现在还能清楚的记得凌宇只有几个月大的样子,几岁的样子,十几岁的样子,谈恋爱受委屈以后的样子,对爱情坚定不移的样子。

  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小家伙,就是凌晨。

  小小的,可爱的很,特别的喜人,那时候是她带凌晨,每次都是她抱着,一抱就是一整天,白天不醒,晚上不睡。

  把她熬得廋了七八斤,至于她外婆,工作忙嘛!倒是凌晨外公经常来,总是说很多的抱歉,带很多礼物。

爱阅书香  给的钱,老伴一分都没有要,他那时候硬气的很,手头现金不够,把最好的那个门面都卖了。

  后来,凌晨一天天的长大,慢慢就变成了凌宇带她,嘴里常喊的奶奶也变成了爸爸,但是她都记得,哪怕是过去二十多年了,她还记得清清楚楚的。

  “挺好的,这是开心的事情,总要有个好人托付终身的。”老爷子看了看老伴:“你有时间就多教她点东西,傻丫头什么也不懂。”

  老爷子不放心的,其实是担心凌晨处不好和婆婆的关系,毕竟,嫁人了,就要考虑这些东西的,那是很上期的问题。

  老太太点点头,看着吴烨从厨房出来,没有多说什么,招呼吴烨坐下,把水果递给他。

  “小吴,吃水果!”老太太笑着看着他。

  吴烨感觉有点奇怪,还是听话的坐在椅子上,吃了个小橘子,然后看了看凌晨,凌晨没有给什么眼神。

  老爷子抽着华子,烟雾被他吐出来,偶尔拿着茶杯喝一口茶。

  “小吴,你觉得男人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老爷子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措手不及的吴烨看了看他,才认真的想了想这个问题,男人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好像很多都很重要。

  “责任感吧。”吴烨想了一下回答道:“爷爷,我觉得责任感是最重要的,责任感是约束,也是品德,还是承诺。”

  老爷子不露声色,看了看他才问道:“你身上有么?”

  吴烨:“....”

  感觉就是一场临时考试,吴烨倒不是觉得自己没有责任感,责任感一直都是他坚守的东西,不是自我感动,而是真的觉得很重要。

  吴烨爷爷说过:

  男人没有责任感,可以成为很多种人,唯独成为不了好男人,因为没有约束,没有限制,没有品德,更没有言出必践。

  但是具备责任感的人,往往能活成好老公,好对象,就是很累。

  “我觉得您应该问凌晨,这一点她最清楚。”吴烨回答道。

  “有!”凌晨给出标准答桉。

  吴烨笑了,老爷子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爷爷就希望你记住,今天她给我们的答桉,是不加思考的。”

  吴烨郑重其事的点头:“爷爷,我答应您,以后也会是一样。”

  一直到吃了晚饭的时候,吴烨和凌晨才离开,二老在门口一直站到看不到他们的车,老太太才拉了一下老爷子。

  “没来吧不想她,来了又舍不得。”老爷子叹气。

  虽然孙女总是拆台,总是调皮捣蛋的,但是她在的时候,家里总是开心的,不会变的冷清,她走了,又得花一段时间来习惯,习惯没有她笑声的日子,开视频电话,总是没有见到真人那么踏实啊。

  “回家吧,外面风大。”老爷子拉着老太太回屋。

  他们的日子,自己觉得很是平澹,但是却是很多人追求但是不可及的相濡以沫,也是年轻人最向往的爱情,长相厮守。

  这个爱情几百块钱的年代里,长相厮守,相濡以沫这种词,甚至很多人怀疑是不是真的了。

  “你少抽点烟,嫌自己活得太久了是吧?”楼梯间传来老太太的声音。

  老爷子嘴硬的回答:“我辛苦一辈子了,抽抽烟怎么了?”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老子数一二三,一.....”

  老爷子气急败坏:“不抽就不抽,烦人!”

  声音渐小,关门声传来。

  晚上。

  公路上,一辆宝马行驶在路上,向着灯火辉煌的城市方向开去,混合在许多的车辆里,显得那么普通。

  凌晨坐在副驾驶上,听着车载音响里传来的歌曲声音,时不时的跟着音乐摇晃,明明就不去迪吧夜店,但是又酷爱听这种重金属音乐。

  情不自禁的摇晃了两下,吴烨感觉这个音乐有毒,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你看一下导航,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公共厕所,我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火辣辣的烧一样,又想拉粑粑。”吴烨转头说道。

  凌晨:“......”

  这会儿你想拉粑粑?刚出发的时候为什么不想一下?不直接解决好?简直搞笑。

  转头看了看车窗外,只能看到几个小山包,建筑都没有,这个路段是挨着森林公园的,算是保护区。其实有另一条路,不过吴烨显然没有往那边走,而是相信了导航。

  “前面小路下去,找个小树林解决呗,刚才你又不说,懒驴上磨屎尿多。”凌晨吐槽。

  “刚才也不知道啊,谁让你和奶奶说我特别能吃辣的?晚上还是变态辣,我现在都怕自己便秘了。”吴烨回答。

  指着路,吴烨把车开到小路上,两边的茅草都上出来了,挂的车子两边响,找了个宽敞能倒车的地方,吴烨停好车。

  拿着纸,吴烨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凌晨:“好老婆,能不能陪我去一下!”

  “这不是疑问句?”凌晨无语的看了看他:“你不是吧,这么胆小?拉粑粑都要我陪你?你有没有搞错啊!”

  不要带港气说话啊!混蛋!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胆子小你又不是不知道。”吴烨木马一个:“就在旁边陪我就行,我看到两个坟,马德,好吓人。”

  骨头渣子都没了,你怕个毛啊!

  实在是拿他没办法,凌晨只好下车,在吴烨选好的地方,两三米的位置等他。

  吴烨窸窸窣窣的准备好,开始奋力,努力的声音都传到了凌晨的耳朵里。

  “嗯”

  “呼”

  “啊.....呼.....嘶,真辣窝草!”吴烨感慨。

  凌晨:“.......”

  你丫不尴尬,能不能考虑一下我尴不尴尬?我都恨不得离你远一点,要不是吴烨真的胆子小,凌晨真的离他远点,考虑到他怕,不然才不干这种保卫工作呢。

  马德,大内总管也就这个排场了,如厕都要人看着点。

  “能不能不要发出声音?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凌晨提醒他。

  “你以为我想啊,嘶,辣死花了。”吴烨龇牙咧嘴的回答,他何尝不是头一次经历这种尴尬的事情。

  也好在不是刚和凌晨在一起,不然吴烨都不好意思让她陪着,只能自己克服恐惧,克服胆子小的问题。

  在一起久了,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有时候吴烨还在马桶上玩手机,凌晨就进厕所刷牙了,根本不在意这些。

  久了,就好像什么都不那么害羞了。

  所谓的把爱情变成了情亲,把女朋友变成了亲人,就是熟悉感,越发多起来以后,毕竟,没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你赶快!我和保安似的。”凌晨催了一下。、

  吴烨答应一声,准备先解决半个问题,再回去解决其他半个问题,能坚持到到家就行了,想来应该不难。

  解决好问题,吴烨坐到了副驾驶上,菊势严重的吴烨,不想开车了,感觉自己浑身不得劲儿,辣呼辣呼的。

  真是折磨。

  凌晨忍不住哈哈笑,开着车往回走,一边开车,一边还在嘲笑吴烨,她很能理解辣的笑的这个问题,毕竟有不少朋友都经历过这种情况。

  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难受是难免的,只要恢复一下就好了,今天是不要想好过了。

  凌晨笑着说道:“奶奶做的菜,好吃是好吃,但是代价也有!”

  叹气。

  吴烨坐在椅子上,喝了几口矿泉水,然后才看着凌晨好奇的问道:“你都没事?”

  点点头,凌晨狂笑:“我早就习惯了,根本不怕!”

  羡慕本地人,都习惯了,几个字就是巨大的差距,就像是鸿沟一样,需要不断的吃才行,还得够辣。

  一直到家里,进屋就发现蓝总裁和凌宇在坐着聊天,见到吴烨和凌晨回来,蓝总裁还问了一下,东西给奶奶没有。

  凌晨点头说着给了,然后伸到口袋里的手停顿了一下,脸色一变,完犊子了!

  给忘了。

  “你不会告诉我,你带去了,又给我带回来了吧?”蓝总裁站起来,看了看凌晨的口袋:“是不是拿回来了?”

  迫于无奈,凌晨点点头。

  聊天聊得太开心了,就把礼物的事情给忘记了,回来都没有想到,要不是蓝总裁问了一句,她可能就带着睡觉了。

  “确实是带回来了,刚才就顾着说话,结果给忘记了。”凌晨感觉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点小事情都办不好。

  蓝总裁看着盒子叹气。

  想了想,蓝总裁回答道:“这个明天给你外婆,奶奶那一份,我回头自己给她。”

  凌晨:“.......”

  还可以这样?

章节报错

梦想岛中文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