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版 | 简体中文版
梦想岛中文
梦想岛中文
首页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侠武侠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小说 莽荒纪 不败战神
梦想岛中文 >> 醒者传说 >> 目录 >> 第9章 相聚
 

第9章 相聚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1日  作者:百草哭  分类: 奇幻 | 另类幻想 | 醒者传说 | 百草哭 
 
醒者传说 第9章 相聚
人类遇到威胁时第一感觉就是冷,然后冒汗或者颤抖。

伯阳作为人类也不例外,明明知道脖子上架着的是刀背,还不至于能够直接切断自己的喉咙,但还是冒了冷汗。酒在体内,跟着冷汗自身体的毛孔中排出,最后彻底被恐惧驱离,伯阳的眼睛不再模糊,确认了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正是胖媒婆。

“大……婶,大婶,大婶!你什么意思?”伯阳从颤抖、发冷的被威胁者开始反击为咄咄逼人的质问者。

“哈,哈哈,哈哈哈……”胖媒婆拿开菜刀,看了看没有使用的刀刃,然后又把菜刀举起到空中,撕扯着嗓门哈哈大笑,几乎笑出了眼泪,摇曳的烛光映在她强制表演狰狞的脸上:她居然同时在模仿伯阳的语气。

“你用法术毁掉了我们的兄弟,还把它炼成珠子,欺人太甚!”胖媒婆口中突然发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哎,哎,还法术,连原理都不明白!小狐狸崽子跑这里充大尾巴狼来了!“山丹丹的声音突然在侧旁响起,伯阳心里一喜,自从收服常仙后,伯阳特别熟悉了这个声音,觉得亲切至极,也突然明白为什么元识总是使用耳内传音了,声音果然是这个世界比较美妙的存在。

按山丹丹的说法,那胖媒婆也就是被狐仙给控制了吧?伯阳推断。他的推断当然很快得到了验证。

“我们三兄弟一直潜心修炼,并且现世救人,明悟天以六六为节、地以九九制会,刚刚有点小小成果,不成想我们常仙兄弟……!“胖媒婆开始哀嚎恸哭!全然不怕周边环境中任何能听到声音的存在。

伯阳眉头一紧:”这也行?姜炎夫妇呢?姜老大呢?小凤呢?“

“脑袋啊,这个笨!没把这些人整晕,这狐狸敢来和你这么调情么?“元识在体内突然发音。

伯阳感觉元识的话无聊至极地别扭。但是觉得这些话似乎又无可反驳,基本就是“调情“两个字让他百般不爽:有特么这么调情的吗?调到冷汗、调到颤抖?如果不是读书渊博、礼数约束,伯阳早就骂元识祖宗了!

元识忍不住异常喜乐,用精纯的本元能量在第二套形络中洗涮了数圈,连伯阳的本体形络也受到了波及,导致身体比受到胖媒婆的菜刀威胁还颤抖几分——但之后却让人感到无比舒畅,他厌恶这种舒畅。

“人类啊,小情绪。这是无法更改的能量秩序,连我都被控制。“元识喃喃道,像一个堕入凡尘的天使,开始怨天尤人,无限感慨。

“最怕理所当然。“伯阳突然站起身来,冷冷地对胖媒婆说道。

“你认为的现世救人,恰恰是害人;你认为的兄弟情深,恰恰是狼狈为奸;你认为的修炼,恰恰是可笑的自毁前程!“元识突然与伯阳共感、甚至共音!然后伯阳形体内一阵澎湃!是剧烈地共鸣,还有愤怒地拒绝!

胖媒婆闻言,瞬时呆住,继而眼光闪动,透出种种狡黠,或者在思考,或者在筹酿诡计。

“你们人类有句话叫斩草除根,其实用根源能量运动解释的话,很简单,就是把你希望斩除的能源体系,连信息一起消灭,去掉重新组合的可能。狼狈为奸么!哈哈!“山丹丹从旁侧传音过来,标准的山丹丹音,伯阳所熟悉的那个音。伯阳友好地转头。“但是,伯阳,不幸的是,我再也拒绝不了你们显域的那个超级诱惑了,那个饮用后超级燥热、超级飘飘然的东西,你们剩下了一个坛底,然后我就都喝了,结果,飘啊,飘啊,飘……“山丹丹如同被大粪熏到,软软的倒在了墙角一个昏暗的草丛里。

“哈……哈……哈!”胖媒婆很有节奏地笑道,无疑又是表演,但是充满了幸灾乐祸的真情实意。

怀中的珠子蠢蠢欲动。伯阳下意识地捂住,那是常仙化成的灵珠,据元识说,那里面还有暗能,一种连元识都非常重视的能量。伯阳自己虽然学过一些道学,但是对元识和山丹丹灌输的知识,简直可以说人类各种典籍上没有任何记载。至于偶尔学会了使用一些能量,连他自己都觉得,好像连那个神秘世界的门槛都没有碰触到。

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伯阳赶紧掩鼻抵抗,但是终究是昏昏沉沉倒在了地上。没有了任何情志和冲动。

三更灯火五更鸡,男儿正是该努力的时刻。然而伯阳却像一只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像一只待屠宰的羔羊。

既然有死狗,就会有活狗可阐述死与活的意义。

姜家院内西墙边一个麻袋开始蠕动,姜炎扛回来的那个麻袋。

“伯阳哥哥,你在哪?“一个急迫而娇媚的声音在姜家院内回荡。

姜小凤从梦中醒来,但她不知自己从何而睡,也不知为何睡在自家的东屋——不是她平时的闺房,她并没有饮酒啊。醒来后她突然又听到外面传来“伯阳哥哥“这个娇媚的称呼后,姜小凤突然是那么地不堪:啊,伯阳,记忆中一个在自己心中荡起涟漪的男人,现在这个名字正在被别的女人呼唤!

“伯阳哥哥!伯阳哥哥!!!!!!“姜小凤为这个称呼开始恼怒。这个称呼在她的生命中尚且还未出现过,绝不能容忍这个称呼出现在除自己以外的任何声音中!她体内一种莫名的力量开始膨胀,似乎要从体内喷涌而出。

“你欺负我伯阳哥哥?!仇敌!无赖!去死!”一个声音飘入伯阳所在的房间,胖媒婆惊愕地听到了一个简直永远无法忘却的声音——也是那个狐仙的真切惊愕。

一个瘦弱的身形从姜家院中西侧墙根一个麻袋中挣扎着跳了出来。

“哦,伯阳,实在抱歉,除了我的念息外,我还把来自念域的一个痴情类念息植入到了四足汪形体内……”元识略带歉意地对伯阳说。

“什么?”伯阳几近崩溃。他昏沉中听到了这个声音,百般缠绵而有趣,俨然是让人无法抗拒的女性!可是元识说它居然是四足汪!他所熟悉的那个!昏昏沉沉中,伯阳意志彻底崩溃,只恨这个让人头晕的臭气,为何不直接把自己熏死!

山丹丹用枝叶遮盖着身体,在荒草中挺尸——它红艳艳的花朵在枝叶下酣睡,周边的其它荒草像被榨干了应有的绿,一片秋天肆虐下的的凄凉,茎叶均被榨干了本有的一切,似乎没有在这世上存在过。

“伯阳哥哥“的称呼,像是一个死去的香艳妇人,给伯阳开了一个巨大的神秘玩笑,用飘荡的幽魂正在招呼他堕落。

狐仙附体的胖媒婆恼怒了。它觉得自己被冷落了,正在博弈的对手,居然在卿卿我我中酝酿各种暧昧,全然不顾它一腔复仇的热血、和努力抢夺人类形体能量的决心!它犹自焚心地还有一件事:黄仙,就是黄鼠狼本体的那个家伙,居然在看到常仙本体消失的一刹那,默默站立,合掌悲鸣,像雨后清晨的布谷鸟一样,整整悲鸣了一个早晨,只有一句话不断重复:“一切都是存定的,一切都是存定的,一切都是存定的……”它不太理解黄仙的意思,它在形体显域仅仅修炼了四百年,而黄仙和常仙,均已修炼数千年以上,甚至他们知道上古帝王的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

狐仙决定一战。它既然施放了本体的一些能力,借用媒婆形体动用了菜刀,哪还有不去一战到底的道理!

狐仙想到了暗能,想到了那个狐界前辈给它们几个死党的指点,以及去往在泉谷的那段奇遇:它开始有自信,它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能有显性形体的存在可与暗能相抗衡。狐仙受过特殊教育,不只是知道显能和暗能的存在那般简单,它可以把暗能激发到一种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状态。

瘦小的形体步入堂屋,一盏烛光摇曳,那是姜小凤母亲被迷失神志前点燃的一盏蜡烛,迷失后他们居然全部不在堂屋,只有伯阳一人醉倒在这里,尽管他正在努力第二次清醒,但全然不知过去的一段时辰到底发生了什么,懵懂中只知道现在天地已经一片漆黑,他恰恰在漆黑中醉了很久。

窗外狂风呼嚎,没有雨声,单调如寂寞的巨人在天地间怒吼发泄着某种不满。

弱小的四足汪站立在门槛里,没有前进。它神情幽怨地望着伯阳,眼神中饱含了无与伦比的疑惑和期待;然后它把目光挪移到那个刚刚松弛了手臂,擎着一把菜刀的胖女人。它不喜欢那把菜刀,因为刀刃上反射了一种死气沉沉地喘息。

四足汪缓缓抬起左面的前爪,非常有仪式感地弹动了一下,一种祥和的波动从它弹动的前爪位置散播出去,直到胖媒婆感觉到这种波动,震惊地颤抖。

“道印!一只狗居然发出了道印!“胖媒婆睁大双眼绝望地呼喊。但它不甘心,它不是媒婆,它是狐仙。

暗,即是无明。既然显,那必然有隐。狐仙所附的胖媒婆倏然不见,没有任何运动的迹象。

伯阳看到了亲切而久违的四足汪,未曾去思考令他震惊的女子痴情作态,只顾欣喜,继而看到四足汪神秘的一个动作,淡然而充满让人振奋的力量,刚要喝彩,突然发现胖媒婆突然不见,于是惊愕又阻止了他的喝彩冲动。

“跑了?“四足汪舔了舔那个被狐仙默认为发出道印的左侧前腿,不以为然。

“砰!“忽然它的脑袋被重重一击。

“啊,偷袭?是男人么,骚狐狸?“四足汪生疼,对着空气抱怨。

四足汪身后的空气一阵颤动,像是气极而发抖。随后,“砰砰砰”一阵痛击,四足汪倒地,舌头吐出伸直,涎水在地上滴了一滩。

“啊,我死了。”四足汪弱弱地说道,语音又不太像刚才的女人声音。

胖媒婆身形逐渐显露出来,在四足汪不远的地面上,像是从空气中缓缓凝聚出的一个幽灵。这个幽灵冷冷地看着四足汪,正待继续痛击倒地地这个四足动物,她突然意识到好像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倒在地上的四足汪,正把左面前肢又缓缓探了出来,又是那种熟悉但让人窒息的波动!

胖媒婆像是被捆住了身体,在原地挣扎,却是任何狂野的动作都无法施展,只剩下扭动,脂肪的扭动。

此时四足汪从地上站立起来,俯下前肢伸了个懒腰,然后眯起眼睛,用一种非男非女也非动物的声音说道:“唉,大梦我先醒啊!”

伯阳不等四足汪完成它无聊的展示,冲过去蹲下身,欣喜地抚摸它地脑袋:“你恢复了身体?而且会说话了?”

四足汪耐心地接受抚摸。它已不完全是元识,但是出于经历上的一次震撼,现在它固然已经算是比较伟大那种,但是对于伯阳的感恩,它记忆深刻,它不会糟践这种感恩,而且愿意为这种恩情奉献一切。

"行了,太别扭了。“元识决意把那个无聊的痴情类念息去除,连它自己都觉得恶心了。

元识进行它的操作,此时山丹丹醒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哎,原来是四足大兄弟啊!你咋来了呢?”山丹丹惊喜道。转而它又看到了被四足汪困住的胖媒婆,鄙视地望了一眼:”果然是相由心生啊!居然被狐仙给附体了!“然后它没有继续让伯阳进入能量状态,自己在那捣鼓了半个时辰,最后胖媒婆瘫倒在地,有一个青色透亮的珠子滚落在堂屋的地上,然后指示伯阳捡起收好。

“她没事吗?”伯阳指着胖媒婆问山丹丹。

“有啥事,你看姜小凤有事了吗?”山丹丹答道。

“那这个狐仙的本体呢?”伯阳追问。

“这个狐仙的本体比常仙幸运多了,在屋后,被黄仙保管着呢!”

“啊?黄仙保管狐仙本体?”伯阳吃惊道。

“哦,我出去转了一圈,你以为我干嘛去了?那个黄仙还是有点慧根的,修炼时间比较长,已经醒悟,决定和我们一起去昆仑虚了。它知道狐仙修行不够,难以明悟,所以默认了一场争斗,以便让狐仙也明悟修行方面的偏差,只不过四足汪的出现却是事先没预料的。现在这不是都解决了?”山丹丹给伯阳讲了背后发生的事情,伯阳虽觉离奇,但是还是接受了这些事实。

此时天边曙光已现,一个不平凡的夜晚即将结束。

初历战斗后的四足汪在元识的神秘操作下恢复了正常,紧紧依偎着伯阳不肯分开一步;山丹丹则不再隐匿,等待姜氏一家人的清醒。醒者传说 第9章 相聚

推荐小说: 官途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杀手房东俏房客 | 新风领地 | 掌御星辰 | 百炼飞升录 | 修罗武神 | 带着农场混异界 | 官榜 | 武炼巅峰 | 大道独行 | 全能奇才 | 重生之温婉 | 不败战神 | 校园全能高手 | 傲世丹神 | 斗破苍穹 | 武神空间 | 重生小地主 | 无敌天下 
上一章  |  醒者传说目录  |  下一章
新书推荐:
 这个大佬有点苟 | 餐饮大佬 | 我的掌中小世界 | 我能增加熟练度 | 我只想继承千亿家产 | 精灵之这个捕虫少年稳如老狗 | 论捕快的自我修养 | 海兰萨领主 | 我捡了只重生的猫 | 灌篮之正午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