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版 | 简体中文版
梦想岛中文
梦想岛中文
首页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侠武侠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小说 莽荒纪 不败战神
梦想岛中文 >> 醒者传说 >> 目录 >> 第11章 疾掣
 

第11章 疾掣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1日  作者:百草哭  分类: 奇幻 | 另类幻想 | 醒者传说 | 百草哭 
 
醒者传说 第11章 疾掣
离开安生村后,伯阳有几个问题比较头疼:其一是后续的行途,必然会经过或者需要经过普通人类的居住地,山丹丹和黄仙总不能这么大摇大摆跟在自己身后吧?其二是自己可以腾跃挪移、加快行程,山丹丹、四足汪、黄仙估计也能够做到,但是姜小凤只是个普通的姑娘,如果按照她的行进速度,岂不又是需要几百天时间才能到达昆仑虚?

“咦?黄仙呢?”伯阳想着这些问题,突然想到了黄仙,回头一看,那家伙并未跟在身后啊,难道溜走了?

山丹丹慢悠悠地踱着步子,用一种近乎哼哼的声音说道:“不必管它,很快就跟上来了,而且你想到的问题么,它恰好能解决一个。”

“我想了什么,难道你全都知道??”伯阳汗颜,问道。

“差不多吧!哈……哈……”山丹丹乐得花躯乱颤,幸灾乐祸地接着道:“你也不吃亏啊,我和四足汪的所思所想你不是同样也可以知道吗?”

伯阳停住脚步,回头,无语地望着它。

“放心吧,后生,念息联结只能通达外感事物相关的信息,对于你自身意识所生成的那些完全自主的念头,即使与你进行念息联结,也不可能直接获取,比如么……你看到小凤产生的那种情感,或者,你自身升起的某种欲望……”不等山丹丹说完,伯阳立刻伸手作出一个“打住”的手势,心里“突突”地跳动:这个该死的山丹丹花,还在解释,明明什么都知道!什么是外感事物信息,什么是自身意识生成的念头?如何区分?再说了,即使你山丹丹不能获取,我体内这个家伙难道还不能获取?想到这里,伯阳莫名地悲哀,感觉自己就像被剥光了衣服、暴露在这大晴天的日头下示众——自己还有什么秘密、隐私可言!完全成了一个透明人!

山丹丹并不避讳姜小凤听音,而姜小凤听到它所说的情感那些话,脸上顿时一热,但心里却是暖暖地。

四足汪感觉到了伯阳的心思,马上安慰道:“山丹丹的话道理上是对的,而且元识老大在你体内也不是随时要获取你的想法,不必担心。更重要的是,我可能对你的担心能帮上一点忙!”四足汪抬头望着伯阳,摇了摇尾巴。

“你真的能帮忙?”伯阳蹲下身,眼睛热切地看着四足汪,如获救星一般: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所思所想随时都呈现给别人。

“记得我的道印吗?”四足汪对于能帮忙非常兴奋,欢悦地在原地转了一个圈,接着说道:“其实在元识这次来显域之前,我曾经有机会跟随一位修道高人在山中生活近一年,后来我耐不住山中那种无聊,自己跑了出来,没曾想遇到元识,被这老大给差点折腾致死,唉!”四足汪也学着人类叹了一口气,然后接着说道:“道印,是道学修行者普遍掌握的一个本事,是用形体的一部分和念息配合构建的一个能量引动钥匙,可以引动高于显能级别的能量进入显域,进而压制低级能量的作用。但是引来的具体是什么能量,我却不得而知……”

“是暗能!”元识突然通过伯阳的声音系统对全体西行队员进行广播。

“暗能?”人、花、狗闻言后表情不一,伯阳对暗能只是听说,没有大的反应;姜小凤作为门外妞,一脸茫然;山丹丹一惊,转瞬淡定;四足汪则感觉恐惧——因为它在跟随修道高人时听说过暗能,知道那种能量是十分罕见而且力量巨大的,它并不知自己所学的道印居然能够引来暗能!

“如果不是暗能,你能困住那个狐狸?”元识又开始了那种欠揍的鄙夷,四足汪自然不敢与它叫板。

“反正,你只要学会这个道印,大体可以解决你那个烦恼了!”四足汪听到是暗能,更兴奋了。

伯阳低头思忖了一下,他对暗能的使用当然十分向往,因为那是可以困住家仙的本事!一定非常厉害、一定可以随自己的意愿来控制念息联结!伯阳心里一阵激动。

“诸位,诸位,我来了,我来了……”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人、花、狗俱都转头望去,原来是黄仙前爪离地垂在胸前,身上还斜挎着一个鼓鼓的行囊,学着人类走路的方式,摇摇摆摆,看似很吃力地从后面赶了上来。伯阳刚想要请教四足汪的道印,被这个黄仙打断了想法。

不待伯阳发问,山丹丹鼻息中哼了一声,眼光斜睨着黄仙道:“黄大仙,黄三定,给他们解释下吧。”

黄仙似乎比较惧怕山丹丹,也不知这两位初次相遇时黄仙究竟吃了什么亏,只见它赶紧作揖道:“是,是,我确实来晚了……”它那毛茸茸的额头好似渗出了汗水,伸出前爪在额头抹了一下。

“黄三定?你叫黄三定吗?”旁边的姜小凤惊讶地问道。她曾被黄仙附体,并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

“一切都是存定的,一切都是存定的,一切都是存定的……”山丹丹学着黄仙的声音连说了三遍,然后又“哈哈”大笑着颤动起来。

“哦,原来是你给人家取外号!”姜小凤看了一下山丹丹,也扑哧一下乐了。

“哎,三定挺好,三定好……反正我也没有名字,以后就叫这个吧!”黄仙喘息稍止,点头哈腰地认领了这个名字。

“你刚才去了哪里?“伯阳微笑着问黄仙,或者叫黄三定。

“哦,我们三个曾经的修行之地,正是我们这个形体显域的一个形络元点,能量充沛,外表只是一个土丘,但地下却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倾斜暗洞,我和常仙在里面修行都超过千年,但在二十年前偶然在洞内深处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物件,我刚才就是去修行之地取来了这个物件,你们来看!“黄三定取下身上的行囊,取出一个六寸见方的四方体物件,递给伯阳。

伯阳伸出右手,想单手拿过黄三定递过的物件,但是刚一接触,突觉整个手臂一阵冰凉,而且感觉这个物件非常重,一只手根本无法托住!于是赶忙伸双手托住,才完全从黄三定手中接过来。姜小凤这时也好奇地把脑袋凑过来,四足汪则蹦跳着想看,伯阳见状就俯下身子,让它也看到。

这个四方物件六个表面均呈暗褐色,无其它任何杂色,平整、致密而光滑,如镜面般发出冷冷的青光,甚至能映出周边物件的倒影,表面没有任何可以用来打开的消息机关,也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材料制成。四足汪非常好奇,悄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这个物件表面,突然“嗷“地一声向后退去,但舌头却好似被粘在那个物件表面一样,拉出很长却无法取下来;再定睛细看,根本不是粘,而是四足汪的前端舌尖部分进入到了物件内部!

“哈哈,疯了吧,四足兄弟,你这舌头啥都敢舔啊?真不愧是天下第一舌!“山丹丹在旁边笑弯了腰。

“嗯,唔,嗷……“四足汪已经无法说话,只能哼出音来,眼睛瞟着山丹丹,愤怒之余又透出求救的眼神。

伯阳见四足汪的舌头被拉扯进这个神秘物件,很是焦急,对山丹丹和黄三定说:“你们二位如果有办法赶紧帮帮四足汪吧!“姜小凤在旁边也帮腔道:“是啊,舌头坏了可就麻烦了,你们赶紧帮帮它吧!”

山丹丹将两片叶子抱在胸前,笑呵呵地看着四足汪,又看了看黄三定,没有应答。

黄三定感觉立功表现机会来了,赶紧对伯阳说:“啊,伯阳贤人不要急,我们几个虽然没有将这个物件研究通透,但还是发现了部分功用方面的秘密,这个就交给我吧。“然后从伯阳手中接过那个四方物件,让四足汪上前一步,将绷直的舌头松弛了一些,以缓解它的痛苦。

“唉,好奇害死汪汪啊!“山丹丹还在旁边戏谑。四足汪料定有了救星,于是充满怒火的眼睛斜视山丹丹。

黄三定双爪托住这个神秘的物件,然后闭目入静,口中同时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

过了约摸一盏茶功夫,但见那个物件表面青光渐弱,之后还泛出淡淡的紫红色,四足汪舌头的冰凉感也逐渐消失,终于把舌头抽了出来!

四足汪眼圈都红了,但是没有流出泪水。冰凉,疼痛,刚才那些痛苦让它感觉懊悔万分,的确不该好奇啊!

看到四足汪终于把舌头取了下来,伯阳、姜小凤绷紧的神经也跟着松弛下来,各自长长呼了几口气。

黄三定也睁开了眼睛,松了一口气,将那个神秘物件放到了地上,稍微活动了一下肢体,然后蹲坐在地上,也就不等伯阳再询问,主动将它们在这个物件中发现的秘密讲述了一下。

原来黄仙或叫黄三定、常仙是在千年以前就相识,它们一起发现了那个暗洞,知道是个能量充沛的形络元点后,就进入暗洞修行。狐仙则是近几百年才结识它们,后来也进入暗洞修行。至于附身姜小凤,那只是几年前的事情,它们三个感觉平时的修行方法进展缓慢,就准备实施借体修行,但是确实也没打算长期这么做。几千年时间不断探索暗洞,黄三定对暗洞内的各处已经非常熟悉,并未有神秘的东西存在于洞内。但是大约在二十年前,它们无意中在一条经常经过的狭窄通道中发现了有别于显能的能量波动,并且在此通道墙壁的一个洞窟中发现了这个神秘的四方体物件。后来研究多时才发现,这个物件绝非当前世界已知的材料所制成,而且那种特别的能量应该就是修行界都知道、但是从未接触过的暗能!后来经狐仙主动引荐,黄仙和常仙去往修行圣地“在泉谷”,见到了狐族已经修行得道的一个前辈,教给它们关于显能和暗能的知识,并且传授了控制暗能的基本方法。接受教导期间,狐仙曾经被那个修行得道的狐族长辈单独叫走,不确定跟它说了什么,但狐仙后来被四足汪的一招“道印”摧毁,看来它未必是受了这个族中长者开小灶的恩惠。得到控制暗能的基本方法后,它们三个尝试用这些方法打开那个四方物件,后来发现确实能够将身体一部分探入物件内部,也能随时撤回且毫发无损。又过了很久,它们都学会了控制暗能的那种基本方法,并且绞尽脑汁各自从里面获取了一小部分暗能,封存到自己形体内。

“小小的显域生物,居然能够打开疾掣,已经不错了!”元识在伯阳体内进行念息传递,这次居然没有采取耳内传音,伯阳感觉仅用念息传递、不动用声音,可能算是比较隐秘的一种讯息传递方法吧。

“什么是疾掣?”伯阳问道,而元识早已知道这毫无悬念的一问。

“疾掣,是暗域领主的一个随身工具,外表是陨铁构造,里面是用暗能构建的一套复杂系统。这个工具可用来搅拌能量并加速能量。对显能来讲,这个工具可以用来破坏原有的能量形态,也可以把显能团加速到隐形状态,对你们这个形体显域来说,这个工具就是一个无比强大的神器!”元识仍然采用念息传递,显然只是想让伯阳知道这个秘密。

“暗域领主?陨铁?隐形?”伯阳又懵圈了,此刻感觉体内这个伟大的确是伟大,简直是知晓一切的伟大!原来对元识的种种怨恨、偏见、不满,倏忽消逝,伯阳此刻已经彻底接受了这个伟大的伟大,所谓折服!他决心要利用好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不只是要找到母亲,而且他出生以来一直带着的那个关于生命真相的疑问,也要彻底找到答案!

“好啊,终于肯认同我了,这也算是一个新的开始吧!”元识将一种平静而诚恳的感觉传递给伯阳,而伯阳在感知到这种诚恳的那一刻,整个意识中突然充满了一种通天彻地的感动:新的开始,是的!

“没错,一切都是存定的……”黄三定也感知到了伯阳形体显能的异常波动,但这次只进行了一定。

山丹丹和四足汪虽然不知道伯阳和元识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伯阳面部的表情,感觉着伯阳形体显能的波动,似乎也就明白了什么。姜小凤看到伯阳愣在那里,忽然眉毛舒展、嘴角上扬,脸上出现一种无比安详的微笑,感觉就像是看到了开悟的圣贤,突觉伯阳身形是那么的高大!景仰之余又裹挟了一种无法言表的感情,她的心“突突”地急速跳动起来!

“那个黄色动物形体知道疾掣进出的方法,但它并不知道疾掣具有隐藏显域形体的作用,它可以把形体送入疾掣中,也可以取出来,只是目前靠它的能力,多少会费些力气和时间;另外你也能够学会那个方法,可以让那个黄毛动物形体教一下。”元识补充道。

伯阳收到元识的意思,望向黄三定,说道:“黄大仙,能否告知我操控这个物件的方法?”

黄三定闻言愣了一下,然后低头思索,马上又抬头回复到:“没有问题,请伯阳贤人附耳过来吧。”

伯阳侧身把耳朵贴近黄三定,黄三定则如此这般地告诉了伯阳这个操控的方法。山丹丹在不远处看着这两位神神秘秘的样子,不屑地摘了一个花瓣抛起,然后看着它缓缓飘落。四足汪与山丹丹不同,一脸兴奋地看着伯阳。

黄三定讲到的方法,恰恰用到了伯阳已经学会的初能功法基础,原理类似,也是身体在极度放松的情况下释放出一部分盈余能量(显能),通过意念来调动并挪作他用;而伯阳并不知道,元识所授归元返虚功法,何止是初能功法基础!而黄三定操控这个四方形物件的方法,实质上就是穿透四方形物件表面陨铁的一个方法,具体为:首先放松形体、提取盈余显能,然后通过意念辅以几个极为奇特的音符作为附加信息,二者共同推动加速形体中显能的振动频率,最后接近该物件的外层陨铁表皮之振动频率,从而穿透表皮进入暗能区域。形体进入疾掣的陨铁表皮时,由于内部暗能能量系统非常复杂,并且整个能量团的旋转速度远超形体显域光速的极限,并不会导致暗能趁机逃逸到显域中来;形体进入疾掣的陨铁表皮后,由于显能能量体与疾掣内部复杂的暗能体系并不相容,形体显能又会恢复到既有的振动和旋转频率,只是占据一部分疾掣的内部空间而已;暗能能量系统对进入的形体来讲,仍然是隐形的,并感觉不到暗能的存在。至于把形体取出疾掣,则完全是相反的操作。

伯阳大体明白了这个操作方法的原理,并且知道黄三定隐藏了获取暗能的秘密。他不是一个贪婪的人,没有继续要求黄三定传授获取暗能的方法。

初夏的日头渐近中天,伯阳找到了一个鸡卵大小的圆石,盘坐到疾掣近旁,苦苦训练黄三定教授的功法,一遍一遍入静、嘴里嘟哝那几个奇特的音符,然后试着将圆石挪移入疾掣中,但一次次均失败。姜小凤不确定伯阳在做什么,但猜想一定是重要的事情,所以静静地站在旁边观看;而山丹丹、四足汪大体明白伯阳的意图,耐心地看着他尝试。黄三定却抱着一种不可能成功的怀疑,在伯阳身后不住地摇头。

正午时分,太阳炽热,姜小凤不知从哪里找来带叶的树枝枝条,交叉编制了一个两尺见方的筐片,用右手举着给伯阳遮挡阳光,而自己却暴晒在日光下,额头沁出黄豆大的汗粒,顺着俊俏的面颊淌下来,被迫不断地用左边袖口擦抹,以防止汗水糊住眼睛。山丹丹作为植物形体,并不惧怕阳光,依然在那专注地看着伯阳;四足汪受不了炎热,吐着舌头躲到一块大石旁侧一片阴凉处。

又过了半个时辰,那块圆石忽然不见,伯阳摇晃着站起身来,擦掉额上汗水,浑身衣衫早已湿透。

黄三定本来蹲在那眯起眼睛快要睡着,忽然见伯阳站起身来,再一看那块圆石早已不见,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惊愕地叫道:“伯阳贤人,你成功了?”

“是啊,那块石头进去了。”伯阳嗓子哑哑道,看来已经脱水。

山丹丹、四足汪均靠拢过来,惊奇地盯着疾掣——那个四方的神秘物件。姜小凤此时也明白了,惊讶地睁大眼睛,眸子闪亮,叫道:“伯阳大哥,你把石头变到那个物件里面了?”伯阳笑着点点头,微弱地说了一句:“帮我找点水……”

不等姜小凤说话,山丹丹抢着说:“我去,找水是我的强项!”然后迅速从伯阳的行囊中翻出一个木制碗,撒开纤细的双足飞奔而去。不消片刻,它又捧着一碗水飞奔回来,四足汪震惊地望着正在把水端给伯阳的山丹丹,疑惑它怎么突然不是那朵懒洋洋的花了呢?

伯阳喝了水,稍作休息,然后体力恢复过来,说道:“已过中午,我们赶紧找个地方打个尖吧!我现在还不够能力把山丹丹和黄三定隐匿到这个疾掣中,一会儿如果到村庄里,还麻烦你们两个暂时自己藏匿一下了。”大家首次听到疾掣这个名称,互相看了一眼,没有让伯阳解释,都点头称是,山丹丹和黄三定本身也不需要跟随去打尖,自然对伯阳所说没有疑义。

伯阳和姜小凤拾掇了一下随身行囊,然后继续走在前面,四足汪仍然紧跟伯阳脚步,山丹丹走在中间,黄三定背着疾掣吃力地走在最后,一行人向着西北方继续行进。

偶有几朵白云点缀在蔚蓝的天空边角,几乎无风推动它们行进;原野中的草木在日光下发蔫呆立,似已昏睡。醒者传说 第11章 疾掣

推荐小说: 官途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杀手房东俏房客 | 新风领地 | 掌御星辰 | 百炼飞升录 | 修罗武神 | 带着农场混异界 | 官榜 | 武炼巅峰 | 大道独行 | 全能奇才 | 重生之温婉 | 不败战神 | 校园全能高手 | 傲世丹神 | 斗破苍穹 | 武神空间 | 重生小地主 | 无敌天下 
上一章  |  醒者传说目录  |  下一章
新书推荐:
 这个大佬有点苟 | 餐饮大佬 | 我的掌中小世界 | 我能增加熟练度 | 我只想继承千亿家产 | 精灵之这个捕虫少年稳如老狗 | 论捕快的自我修养 | 海兰萨领主 | 我捡了只重生的猫 | 灌篮之正午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