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383.王程先生,现在可否上台留下墨宝?

梦想岛中文    这个明星不加班

  “好大的口气……”

  前排,一位老者看着中村雄二写的诗,语气冷漠地说道!

  韩老爷子眼中也闪过一丝怒意,淡淡地说道:“这群小日子,目光还是一直盯着我们的!这个中村雄二的想法,在岛国内可能不在少数……”

  林念乡平静地说道:“那又如何?他们不管现在和以后有什么想法,都只能憋着,我们华夏已经复兴,不是他们小日子能惦记的。除了那憋屈的百年,其他的千年时间,小日子都只是我们后面的小弟!”

  林念乡的话很是大气,让韩老爷子等人都微微点头,眼中都闪过一丝自豪和骄傲。

  华夏这几十年的飞速发展,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强国,屹立于世界,小日子早就不被华夏放在眼里!

  只是……

  文化的复兴,却不是一朝一夕的!

  林冰盯着上面的画面,低声念道:“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这个人虽然嚣张,但是这首诗还不错,就是有些冲着我们来的意思。只是,这首诗我看着有些熟悉!”

  林念乡摇头道:“不用想了,是改了我们古代的一首诗,是宋代的。”

  林冰眼睛一亮:“对,就是那首,男儿立志出乡关,学若不成死不还;埋骨何期坟墓地,人间到处有青山。都是立志诗,这个中村雄二从岛国来的,到我们这里写下这首诗,很明显就是挑衅了,忘我之心不死!”

  林念乡淡淡地说道:“他们这次出来游学,想证明他们传承的华夏文化更正统,其性质和几十年前的行为其实没什么两样,用这首诗来明志,的确是挑衅我们所有人。只是,他们这次就来了这十几个人而已,中村雄二只是个打前站的小兵,还用了改编我们宋代古诗的作品,显得小家子气。”

  “真要有本事,那就自己写一首佳作出来。”

  俞鸿和陈雨琪两人坐在一起。

  看着中村雄二写的字,俞鸿摇头道:“书法还不错,写的诗虽然是改编的,但是也还不错,只是用这首诗想挑衅王程,还差的远!”

  刚才和王程见过一面,俞鸿对王程的印象更加深刻了,她知道以王程的修养和性格,这样的挑衅,还不足以激起王程的兴趣。

  陈雨琪深呼吸一下,说道:“他们这次游学还真的是狼子野心呀,听说下周他们要去我们京城,拜访京城大学和水木大学,还真的是胆大。希望,今天王程就让他们颜面扫地!要真是敢来京城,那我们让他们的游学就此结束。”

  俞鸿悄悄看了看安静坐在那边的王程,轻声说道:“以王程的书法境界和作品水准,让他出手真的大材小用了。”

  陈雨琪看向俞鸿:“那你上?”

  俞鸿楞了一下,随后摇头道:“我倒是想上,但是他们就是针对王程来的,我上的话,名不正言不顺!”

  陈雨琪沉默,也有些担心地看向王程。

  很显然!

  陆贞和贾茜一行人,就打算以王程为突破口,来打击华夏的传统文化。

  因为,王程就是最近华夏崛起的文化领域的代表人物,大师级书法和传世级别的佳作,都足以让王程成为现在华夏传统文化的扛鼎之人。

  如果他们能在这里当众揭穿王程的虚假面目,再以作品打压击败王程,那他们此行就成功了一半,因为这不只是击败了王程,也击溃了华夏文化传承的未来!

  所以,邢同书才说了一句,这小子是想找死!

  王程看了一眼讲台上的中村雄二,眼神依旧平静,没有丝毫情绪,轻轻地摇头,淡淡地说道:“还不够,你还会什么,都可以展示一下!或者说,你们其他人都还准备了什么,也可以拿上来展示一下!”

  王程的话,让台上的中村雄二楞了一下,随即更为恼怒了,这首诗是他好不容易想到的,虽然是改编的华夏古诗,但是也赢得了陆贞和贾茜的好评,在现在这个时代绝对是少有的佳作了。

  他觉得,即便是拿到现在的华夏来,也绝对能碾压一片人。

  看到现场许多人对他怒目而视却无可奈何,中村雄二心中就比较爽。

  可是……

  看着王程那依旧毫无情绪的不屑眼神,让他更为怒火了,当即盯着王程沉声说道:“王程,伱以为你是谁?”

  王程没有理会他,只是眼神平静地看着中村雄二,让他顿时有火没发泄出来,只能哼哧哼哧了几声,然后看了陆贞和贾茜那边一眼,见陆贞和贾茜都没有表示什么,当即大声说道:“好,那我就再写一首!”

  在诸多观众或是惊讶,或是戏谑的眼神当中,中村雄二当即拿起毛笔,再次写了起来。

  伊核太郎看到这一幕,低声说道:“雄二失去了理智,这一次我们不应该暴露这么多的。一个被包装出来的王程,还不值得我们全力出手。我们的主要对手,在京城!是京城的陈雨琪,关汉良,张静丰他们……”

  陆贞的脸上依旧带着和蔼的微笑,淡淡地说道:“没事,今天是我们第一次亮相,那就一鸣惊人!然后北上京城!”

  陆贞说着,眼中闪烁着期待,以及一丝丝的快感。

  他要让这些国内的老家伙们看看,他带着徒子徒孙们杀回来了!

  贾茜轻声说道:“中村的字还算不错,这首诗也是他藏了很久的一首佳作。如果王程还不出手,那他就真的是怕了。”

  陆贞的声音变得冰冷了一些,低声说道:“必须逼他出手,今天必须当众揭穿他,打他们所有人的脸。”

  雪子深呼吸了一下,说道:“陆教授,贾教授,我还是相信,王程是真的!”

  陆贞恢复了笑眯眯的样子,道:“雪子,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等会儿就知道真相了。如果他还不出手,你就亲自上台逼迫他出手。雪子,我想你也想亲自验证真相吧?”

  雪子沉默,没说话,目光看了看不远处坐在那里,依旧平静如山的王程,然后看向讲台上的投影出的画面,看着中村雄二写下的这首诗,轻声说道:“中村的作品的确不错!但是,和侠客行,陋室铭相比,还差了几个档次!”

  伊核太郎:“那不是他写的!雄二足够让他颜面无存,就看他敢不敢上台。”

  雪子不再说话!

  观众席当中,林念乡,林冰,韩老爷子,张毅恒,邢同书,陈雨琪,俞鸿等人都微微惊讶地看着投影出的一个个行书字体。

  邢同书低声说道:“这首作品还不错!”

  这是一首写景的作品。

  中村雄二写完,还大声念了一遍:“这是我一日在富士山观景时有感而写!”

  “仙客来游云外巅,神龙栖老洞中渊;雪如纨素烟如柄,白扇倒悬东海天!”

  大声念完,中村雄二再次看向王程大声质问道:“王程,这首诗有没有资格让你上台?还是说,你压根就不敢上台,因为你什么都不会?”

  中村雄二直接不客气地点名了自己的目的,就是想揭穿王程的真面目!

  陈雨琪淡淡地说道:“这首诗倒是不错!”

  俞鸿也点点头:“是一首好作品,但是和王程的作品相比,还差了至少一个档次以上。”

  陈雨琪:“那当然,如侠客行,陋室铭这样的作品,整个中华历史两三千年来,能与之相比的也屈指可数了。”

  两人都看向王程……

  其他人也都看向王程,不知道王程要如何应对。

  邢同书在王程身边低声说道:“王程,要不要我让别人上去?今天我们是有预案的,不少年轻俊杰都有所准备。”

  王程对邢同书轻轻摇头,然后目光盯着台上的中村雄二,语气依旧平静冷漠地说道:“这首诗勉强可以,但是还远远不够。我说了,你们准备了什么,可以尽情的施展,仅仅这两首作品,还不够资格!”

  邢同书闭嘴不语,而且对前面看过来的张毅恒轻轻摇头,表示王程不需要他们出面,张毅恒当下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自己准备的几位双星培养的年轻俊杰上台会挡不住中村雄二等人的攻击,那到时候双星大学和整个魔都国学圈子都会遭受不小的打击,也会让陆贞和贾茜一行人获得开门红!

  这是邢同书和张毅恒绝对都不愿意看到的,到时候他们都会成为国学领域的耻辱和罪人,原地辞职退休都是轻的,一个不好可能会被一些大佬写进作品里批判,大概率会传承下去被后人所知,那他们就会成为千古罪人了。

  现在王程不让他们出面,那就说明王程自己会出面,这是他们最想看到的。

  不管陆贞和贾茜等人对王程如何怀疑,他们对王程都是一百个相信!

  而王程的话一出,现场也是微微热闹!

  “王程对小日子是真的不屑,我要是小日子,我就原地气死了。”

  “哈哈哈,还是不够资格!”

  “有一说一,这个小日子的两首作品还不错,肯定比我强多了,但是和王程比,真不够资格。”

  “王程以前各种冷漠无情,我很不爽,我花钱支持你,你理都不理我!但是,现在我只想说,干得好,就是要这么高冷。”

  中村雄二嘴唇都颤抖了一下,狠狠瞪了王程一眼:“王程,你就是怕了!”

  王程眼神平静无波地和中村雄二对视,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他,中村雄二顿时心中有些怂,目光看向陆贞和贾茜等人。

  陆贞不着痕迹地点点头,中村雄二才松了口气,他虽然心中坚信自己做的是对的,但是面对王程那毫无感情的眼神,好像自己是一只猪一样,让他亚历山大。

  得到陆贞的许可,中村雄二马上说道:“王程,既然你这样嘴硬,那我先休息一下,让你和大家看看我朋友的佳作!”

  说完,中村雄二就走了下去,将刚才所写的两首诗也就留在了桌子上。

  讲台上的主持人刘悦微微皱眉地看了看校长张毅恒,询问自己要不要把主动权抢过来,张毅恒轻轻摇头,让刘悦保持安静就好了。

  张毅恒也期待,王程出手的那一刻。

  如果今天王程能在现场留下一手佳作,那双星也会因此而扬名得到好处。

  当然,最重要的是,张毅恒知道,今天现场来的很多南北西的各大圈子的大佬,都是想见见王程,尤其是想看看王程的才华。

  所以,如果王程能出手,那么这些大佬都会很满意,对双星也有不小的好处。

  中村雄二刚下台,伊核太郎就突然站了起来,朗声说道:“各位,既然王程先生觉得我们的诚意还不够,那么,我就再来献丑,带来一首我偶然所写的一首作品,希望王程先生能满意。”

  说着,伊核太郎就一步步沉稳地走到讲台上,站在刚才中村雄二所站的桌案前,没有犹豫和废话,直接拿起毛笔就写了起来,笔走龙蛇,写的赫然是草书字体,并且同样是登堂入室的水准,已经称得上是一名草书书法家!

  仅仅是这一手草书书法,伊核太郎就让现场不少人都微微侧目。

  因为,当代书法家当中,行书书法家最多,楷书次之,草书最少。

  草书最是难练,所以练习这种字体的人本身就少,而想要练出水准比行书和楷书更需要天赋!

  所以,草书书法家在整个书法领域内的数量就很少,每一位都是功成名就之人。

  林念乡被称作南方第一草书,在书法领域的地位,还在另外两位行书书法大师之上。

  在场也有不少练习书法有所成的年轻俊杰,但是能写出伊核太郎这一手草书书法的,寥寥无几!

  邢同书低声说道:“这次他们倒是真的有备而来,幸好,我们也算是有所准备。不然,如果被他们打一个措手不及,可能还真的无法应对,让他们一时得逞了。”

  邢同书知道,要找到能应对这一手草书书法的年轻一代,如果不提前准备的话,短时间内还真很难找到。

  幸好,他们提前准备了,所以现场还能找到一两个在草书上有所造诣的年轻一代。

  但是……

  邢同书看了看王程,想到王程那首草书侠客行,心中所有杂念就消失了,看向讲台上的伊核太郎!

  只见,伊核太郎迅速写下了一首诗。

  每一句都仿佛连起来的一个字一样,却又能让人看懂。

  伊核太郎放下毛笔,看向王程,大声说道:“王程先生,现在可否请上台留下墨宝?”

  (本章完)

梦想岛中文    这个明星不加班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