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版 | 简体中文版
梦想岛中文
梦想岛中文
首页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侠武侠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灵异 全本小说 莽荒纪 不败战神
梦想岛中文 >> 重生于康熙末年 >> 目录 >>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谁走了,谁又回(大结局)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谁走了,谁又回(大结局)


更新时间:2012年06月27日  作者:雁九  分类: 清史民国 | 历史 | 曹顒 | 织造府 | 康熙朝 | 夺嫡 | 党争 | 重生于康熙末年 | 雁九 
 
重生于康熙末年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谁走了,谁又回(大结局)
重生于康熙末年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谁走了,谁又回(大结局)

曹颙在旁,看着世态如自己预计的发展,本还隐隐地欢喜;不过瞧着太医眼中怜悯眼神,他几乎要起鸡皮疙瘩。(赢话费,读看看)

偏生几位老太医还有一眼、没一眼地扫向曹颙胯下,他醒过味儿来,立时涨红了脸,差点呕出一口心头血来。

为何又是这般误会?早年没纳妾,就有这样的闲话,如今想要病遁,怎么又扯上这个?

这般神情,落到旁人眼中,又成了曹颙真不行的证据。

雍正看着曹颙,寻思是不是赐些秘药下去。做男人么,有时候有心无力,大家都懂的。他心里又怪初瑜,即便丈夫有难言之隐,也当好生安抚丈夫,竟然将他爱重的能臣逼成这个样子。

曹颙虽满心羞怒,依旧借着这个东风,叩首请求病退。

雍正恼怒中,见曹颙如此,想要呵斥,不过毕竟带了几分可怜,道:“浑说什么?你正值壮年,哪里就得需要病退?给假一旬,好生调养,切莫胡思乱想。”

曹颙晓得,目前也只能如此。对于一个强势的帝王,还是循序渐进的法子更妥当。

不过从圆明园出来,曹颙还是有些无奈。这般拖拖拉拉的,到底要到什么时候?为了符合“失眠头痛”这个症状,他这些日子也将自己折腾的够呛,要不然怎么能瞒过太医。

又无事,不能干熬着。除了那些与西洋有关的推断策略外,其他时间他就在总结自己历年为官来的经验。

山东时时期的赈济安民,太仆寺时期的“圈养舍饲”,内务府时的“招投标”,总督直隶时的修路与农业、商贸推广,户部时的开源与节流。

熬了一个月的功夫,已经写得七七八八。这些也没打算四下宣扬,留待兄弟子侄做借鉴为好。

放假调养这些日子,正好可以将剩下的写完。

他这一休病,不能说四方惊动,可亲朋故旧上门探病的也络绎不绝。曹颙都借口“病中不便待客”,能不见的都不见了,可十六阿哥向来是登堂入室。

虽说宫里向来是筛子众多,八方耳目,可雍正是个掌控心极为强烈的皇上,曹颙的病在他看来又涉及男人尊严,开口告诫一番。因此,并没有风声出去。

十六阿哥近些日子也见过曹颙,看着他面容清减,只当他是苦夏,没想到就到了需“病休”。

他倒是没想过曹颙重病,反而担心曹颙是不是因哪里触怒皇上,才被下令“病休”。

皇上的性情可不宽和,身为曹颙的至交好友,他如何能不担心?

曹家的免客牌,对他来说,便也毫无用处。十六阿哥将侍从留在外头,自己直接进了曹府内宅。

内书房里,曹颙写完最后一个字,撂下毛笔。

他抬起眼皮,看着书桌左上的半尺高的文卷,二十年仕途生涯如同放电影似的,在眼前晃过。

想起当年初进京时的稚嫩,曹颙不仅在心里再次感谢庄先生。若是没有庄先生的教导与指引,他总要摔几个跟头才能周全。

还有蒋坚,入曹府为幕这十年也竭心尽力,省的他多大心力。

曹颙向蒋坚说了自己想要病退的打算,蒋坚也有了自己的安排。虽说曹颙已经为他在京郊置办产业,并且将他一家户籍迁入顺天府,可是他还是打算携带妻儿回家乡一趟。等过几年,小雷鸣大些再回京来。

一时之间,竟是有些想的痴了,连十六阿哥进来也没有察觉。

十六阿哥打量曹颙一眼,面色灰青,气色确实不好,神情呆滞,这是怎么了?

他心里担心,急呼道:“曹颙,曹颙……”

“十六爷……”曹颙这才醒过神,忙起身道:“您怎么过来了……”

十六阿哥也不罗嗦,直接问道:“好好的怎么就‘病休’?听说皇上昨儿小朝会留你在御前,是不是你在御前有什么不妥当之处,惹得皇上恼了?”说到这里,有些犹豫:“还是说因十三哥府上治丧,你没有出面之事?”

面对相交半辈子的十六阿哥,曹颙没有说扯谎说什么“难言之隐”,也没有像在李氏、初瑜跟前那样勾勒畅游山山水水的美好设想,而是直言道:“十六爷,我累了……身在官场,即便位置人臣又如何?不过是位置高了,其中利益纠纷就多了,到时候想要退下来也成奢想。我如今位置虽说重要些,可也不是非我不可……如今朝廷清平无事,家中儿女大事也料理差不多,我决定退下来……”

他没有承认自己装病,也没有否认,他只是告诉十六阿哥,他决定退下来。

十六阿哥哪里晓得曹颙只是现代人的懒病发作,怕被拉进即将成立的军机处“卖命”,才下了决断早日隐退。他只当曹颙是因十三阿哥丧子之事心有感触,才如此这般。

别说是曹颙,十三阿哥的情形,就连他都有些看不过眼。

明面上多器重般,朝廷诸多大事都压在十三阿哥身上,可最提防的也是十三阿哥。连庶长子都恩封贝勒,薨了的庶子都以贝勒品级营葬,可却迟迟不封王府嫡长子为世子。

十六阿哥想了想,道:“退下来也好,你坐镇户部,挡了多少人的财路。连张廷玉都耍了滑头,借口主政吏部,将户部的差事都推了干净,可见小人难缠。”

曹颙见十六阿哥没有劝自己,松了一口气,道:“正是。衙署里看似风平浪静、秩序井然,可谁晓得何时闹起来?早年银库空着的时候,大家都忍不住伸手;现下几千万两银子,多少人红了眼,只是碍着我,一时不敢下嘴。”

虽说十六阿哥也晓得,对于朝廷来说,曹颙是个能臣;可站在十六阿哥立场,朝廷上的事自然有皇上操心,他是曹颙的朋友与亲人,自然要为曹颙着想。

他站起身来,围着曹颙转了两圈,又伸手在曹颙的脸上蹭了蹭。

这般动作,曹颙忙伸手推开:“十六爷闹什么?”

十六阿哥看着曹颙蜡黄面色、眼底血丝都不似作伪,可方才话中的意思,明明是要“病遁”。

真病,假病,很是让人糊涂。

他又看了曹颙两眼,还是没看出有什么破绽,倾身低声道:“你这孱弱不良模样,是怎么做出来的?”

“每晚折腾着不睡觉,几日下来就会这样。”曹颙亦小声回道。

十六阿哥倒吸一口冷气,随即道:“不对啊,你可是慢慢清减下来的,这有一阵子。要是一直不睡觉,身体哪里熬得住?到底有什么窍门,快说与我知?”说到后来,已经带了几分雀跃。

曹颙见状,晓得十六阿哥是看上自己这装病“法门”,也不藏私,道:“三晚里,一晚踏实睡,两晚熬着。不会伤了根本,可看起来实在没精神。”

十六阿哥向来聪明,立时就想到其中关键,欢喜道:“那定是小朝那晚睡得踏实,而后熬了两日,到小朝会时看起来最是憔悴。”

说到这里,他又去了脸上欢喜,皱眉看着曹颙道:“这个法子,想要临时偷偷懒还罢,若是想要借此‘重病’却是不易。真要熬下去,就不单单是外头看着病重,说不得要伤了内里,不可不可!”

这正说到曹颙的担心上,他叹了一口气道:“我也狠不下心,可若是病的轻,也没有了辞官的理由。皇上向来疑心重,哪里好含糊过去。”

别人是舍不得孩子打不到狼,他是舍不得身子,换不来自由。

十六阿哥轻哼了一声,扬起了下巴,带了得意道:“多大点事儿,倒让你为难至此,早点来与爷商量不就什么都得了?难道你忘了,庄靖王爷最是喜欢收集民间杏林高手,炼制各种小药丸?”

曹颙抬起头,望向十六阿哥……

庄王府的底蕴,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比得起的。

在十六阿哥的“援手”下,曹颙接下去的事情就顺当多了。

等到十日假满,曹颙依旧去衙门当值。同僚下属见了,都不由地恭贺曹颙“病愈”。毕竟他看起来脸色好转许多,人也添了精神。

曹颙颔首接受大家的恭贺,处理公文去了。

雍正虽日理万机,可没有忘了关注曹颙这个重臣。

曹府的粘杆儿们,恢复了日报的习惯,雍正隔三差五也看上一眼,晓得曹颙居家养病这些日子,大把的补药吃着,好生做息,很是用心养病的做派,心下甚为满意。

等到小朝会时,见了曹颙好转的脸色,雍正又放心些。

曹颙毕竟同那些七老八十的臣子不同,加上血脉渊源,他还真舍不得折了这个臣子。

只看曹颙的模样,少眠的症状当是缓和了,至于那“精血不济”什么的,就再看看。若是真是有个不妥,就赐两个宫女子下去。初瑜身为郡主,端着身份,不肯主动侍候丈夫也是有的。

雍正心里有了定论,就将曹颙的事情先放在一边,毕竟他事必躬亲,需要关注的事情委实太多了。

没想到,小朝会次日,曹颙就在衙门里昏厥过去。

这一回,户部尚书曹颙“病重”的消息,就不再是传言,而是众人亲眼所见……

户部差事,又一次交代几位侍郎手中,曹颙这个户部尚书再次开始病休。

经过这番反复,就是连雍正都有些心惊。从太医的脉案上看,曹颙的身体越发不好。看着面色好些,也不过是这些日子虚补出来的,内里还是不结实。

六月末,曹颙上了折子,请辞户部尚书位。

雍正留中不发,只打发内侍到曹府传口谕,命其安心休养。

七月初,伯太夫人李氏上了折子,折子里替子请辞户部尚书,雍正依旧留中。

到了七月中旬,曹颙已经整理日对着佛像诵经,才能勉强安枕。

伯太夫人李氏上折子,请旨陛见。

雍正叹了一口气,撂下折子,叫人传李氏觐见……

七月十八,户部尚书曹颙因病辞户部尚书,同日雍正列曹颙在户部十二功,晋曹颙二等伯为三等侯,下旨命其荣养。

贺客尚未登门,便得了消息,新出炉的三等侯曹颙,由侯太夫人李氏与长子曹霑陪护,搭内务府的船出京了。

不是重病之人么?怎么还这般折腾?

一时之间,猜测纷纭。

到底有消息灵通的,过了没多少日子,便打探出一二。

什么曹寅命中本当无子,曹颙兄弟两个,都是已故孙太君与李氏婆媳吃斋念佛,接连做了多少年善事才求来的。

什么曹颙命运多蹇,若非赖神佛照顾,养不能养大都两说。

还说曹颙上辈子本是和尚,为报曹家祖辈恩德,投生在曹家。

有鼻子有眼的,越来越像是那回事。连曹颙不纳妾婢之事,都成了他和尚转世的证据。

有不服的,受不得旁人吹捧曹颙是“佛心善人”,想要抓他的小尾巴,结果将他出仕二十年的事情查了一遍,翻来调去,都是曹颙恩抚百姓的各种善行,竟是没有半点贪墨枉法之行。

上对得起君王,下对得起黎庶,中间不曾与同僚相争结怨,曹颙这个官当的,可称得上典范,丝毫不逊色于朝廷公开表彰过的“三大模范总督”。

人都有个毛病,那就是见不得旁人好。就算曹颙本人挑不出毛病,那曹家呢?

于是,曹颂的“贪财好色”众所周知,曹项成了“迂腐不知变通”,长生都成了纨绔子弟。

有影的少,多是鸡蛋里挑骨头。不过真真假假,盛赞曹颙的话还是少了。

中秋节前,圣驾从圆明园迁回紫禁城。

没几日,皇上下旨,因用兵西北,内阁在太和门外多有不便,为防泄露军机,在隆宗门内设置军机房,以为处理紧急军务之所,辅佐皇上处理军务。

从大学士、满汉尚书、侍郎中遴选军机大臣,从内阁中书中选调军机章京。

京城官场,立时沸腾。

曹颙病退之事,早已成了旧闻,宗室权贵都将目光放在了军机处。

隆宗门内就是乾清宫,军机处就设在皇上眼皮底下。又是在西北用兵之际,谁都晓得,只要进去了,不用出什么成绩,等到西北事定,论功行赏是跑不了的。

都说“伴君如伴虎”,可大家谁都愿往皇上跟前凑。

就算只混个小章京,天长日久下来,也比外头的官员在御前露面的机会多。

人人眼热,掐着手指头,算着都有哪个有可能入军机。这一算下,又有人想到曹颙,不由得有些庆幸。

曹颙正值盛年,操守又好,若是依在户部尚书位上,多半是要入军机。他这一离京,也算是让大家多了个机会……

等到曹家长子曹霑回京时,军机处的人选已经尘埃落定。

曹颙病退的事,已经成昔日黄花,旁人懒得再关注;可亲朋好友,却真心惦记曹颙病情,少不得使人探问。

天佑也没隐瞒,说了祖母与父亲在清凉山别院休养之事,还提了一句清凉寺主持已经去信给灵隐寺方丈悟性大师。等到来年父亲身体好转,将往杭州灵隐寺学佛。

尽管曹颙已经辞官,可曹家毕竟是侯府,曹太夫人身份不同,长生这个新出炉的生员,自然成了不少官宦人家的好女婿人选。

加上曹家长房少妾侍在名声在外,不少心疼女儿、无心攀附宗室的人家,就都透人传话,眼看就要选秀,大家都想要在选秀后结亲。

李氏不在京中,初瑜这个长嫂当然不会自作主张,少不得问问长生。虽说李氏已经将长生亲事交给长媳,可初瑜也想要问问小叔子心中想要个什么性情的妻子。

长生只说不急、等过两年再说,便带了恒生出京换天佑去了,初瑜无法,此事只好暂时搁置下来。

恒生毕竟是藩王世子,不宜久居在外,在雍正八年春,将曹颙、李氏一行送到杭州安置后,便回京了。

京中亲朋多是晓得,经过半年调养,曹颙的病情已经稍有起色。

可自打去年冬月就告病的怡亲王,却没有能熬过去。

雍正五月初四,怡亲王薨。临终前,怡亲王上了遗折,请以九岁的嫡幼子弘晓袭爵位。

皇上悲痛万分,下诏恢复怡亲王名为“祥”,配享太庙,并且谥号为“贤”。

在怡亲王发丧后,雍正按照亲王遗折,命其嫡幼子弘晓袭了亲王爵位,另外

嫡长子弘敦为福郡王,嫡次子弘皎为良郡王。

至此,怡贤亲王在世四子,一亲王、两郡王、一贝勒。

宗室哗然,各种羡慕嫉妒,就不一一讲述。

可再多嫉妒,也无人敢在这个时候显露。为了怡亲王丧事,皇上处置的宗室大臣还少了?

曹颙得到消息的,是在怡亲王薨数日后。

彼此他已经在灵隐寺旁的别院里安居下来,每隔三日入灵隐寺听禅,每隔五日陪李氏出行,日子过得安静祥和。

消息是李卫使人送过来的。

李氏与曹颙到杭州后,李卫曾登门拜望。

曹颙只见了一次,两人不知说了什么。李卫再也没有登门,可也没有断了往来的意思,时而使人送些邸报过来。

圣祖诸子中,除了同曹家最为亲近的庄亲王之外,怡亲王与曹家的渊源不为不深。

若是当年在灵隐寺前,没有今上与怡亲王的援手,曹颙能不能保全性命还两说。

听其丧信,李氏与曹颙母子二人都不好受。母子二人上了灵隐寺,捐了一笔香油钱,请寺里诵经七七四十九日,亦算是了了这段因果。

转眼,又过去一年。

恒生婚期将至,曹颙在苏杭也有些住烦了。当收到天佑的来信,晓得五台山的别院已经修建妥当后,曹颙便奉母离开杭州,乘船南上。

船到德州时,曹颙与长生兄弟两个分道扬镳。长生奉李氏继续北上回京,曹颙则偏西北去了山西。

曹颙被灵隐寺方丈悟性收入居士弟子的消息,在京城早已不是新闻。对于曹颙没有回京,而是去五台山学佛,大家听了,也不过是唏嘘两声。

雍正九年七月,喀尔喀汗王世子蒙克与端柔公主大婚,婚后公主随世子在京城王府居住,未设公主府。

当年九月,皇后薨,四皇子生母熹贵妃摄六宫……

京中的一切,似乎都同曹颙不相干了。

他悠悠然地坐在五台山别院的躺椅上,嘴里说着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已经是半大少年的天宝,坐在一旁,手上拿着笔墨,闪亮着眼睛听着,笔下记载不停。

“父亲说的是仙境么?万里之遥,数个时辰就到了……人能上天,还能下海……千里马不吃草改吃油?”听着父亲描述得栩栩如生,天宝听得几近入了迷。

可再真实的虚幻,也不是事实吧?

不远处,有个小厮在躬身扫地。若是仔细前,就会发现他的耳朵,偶尔不自觉地一动一动。

曹颙笑着看了一眼,道:“佛法无边,对于佛祖来说,这些不过是小把戏。”

天宝听得直咋舌,对于神佛不禁也心生向往,不过他最爱吃肉脯,想着学佛的清苦,终是打了退堂鼓。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对父亲眼中那个“西方极乐世界”的好奇与不解。

曹颙也就乐意在闲暇十分,在小儿的期待中,为他讲述那个“极乐世界”。

记录曹颙“胡言乱语”的折子,半月后也到了御前。

在丧弟丧妻后,雍正越发老态。

他可以理解曹颙的难处,因为他也不行了。现下每次临幸宫人,都需要借助秘药。

对于一个俯视天下的帝王来说,这个打击不所谓不大。他有些理解曹颙借佛遁世,不愿面对妻儿的心情。

甚至,他的心里,隐隐地有些迁怒初瑜。多少觉得还是因她这个当妻子的不体谅,才使得曹颙如此心灰意冷地离家。

自打听说曹颙身体渐好,他便又生出起复曹颙的心思。

可是,看了曹颙与天宝对话的折子,雍正明白,曹颙沉迷佛法已深,已经失了平素的谨慎与理智。

这样被佛法教义迷得脑子都不清醒的臣子,哪里还能用?

两个月后,五台山曹家别院,走失了一个小厮。

曹颙坐在躺椅上,这回是真的笑了……

广州码头,远远地使来一座大船。

码头上,人头涌动,高声欢呼。

船头,一人放下千里目,自言自语道:“我魏五终于回来了……”

(全文完)

(相关人员番外,将不定期放出)

以下不计入正文。

鞠躬感谢诸君,三年半来相伴相随,除了感激感谢感动,再无他话。这三年半时间,对小九来说,发生了许许多多事,不足之处很多。

小九早已解释过,不过或许大家没留意,或许觉得是托辞。再说一次,小九没有骗人。2011年一月,小九在医院检查出乳腺长了东西,医生说的很严重,让吃药控制,若是控制消除不了,就需要动手术。而后开始吃药,开始时还好,很太平地吃到三月。结果复查后,效果不大,换药。反映强烈,除了晕眩,就是刺激肠胃刺激的厉害。胃里百爪闹心似的,需要不停吃东西,将肚子里塞的慢慢的才舒服。不只是激素原因,还是胃粘膜原因,小九一路痴肥。

小九实在折腾得受不住,更新也就没谱了。

感冒发烧的时候,请病假小九毫无负担;可是或许后果会无法想象时,小九真的不想说什么。

这个时候,不需要也不想要安慰,总觉得多说一句也会成了乌鸦嘴似的,心里很忌讳。很逃避,不登qq,连编辑的电话都不接。

七月间,还是动了手术,庆幸的是,结果是良性的。逃过一劫。

九月时,精神状态好了许多,因与府天、柳暗花溟两位去了九寨沟,结果有心无力,在酒店里躺了三天,辜负了美景。

回来后还是虚,精神不足,更了几天的小曹又断了。

到了十二月,才开始恢复更新。

大家的宽容,让小九羞愧不已。小九还是错了,早在身体发现不对,没有心思码文时,就应该结尾,而不是这样拖延下来,善始善终,才是真正对得起大家对这本书的喜欢。

老书完结,过去告一段落。

新书开始,小九每日除了码字,也开始健身。现在体重直奔七十公斤,对于身高只有160的小九,这是个多可怕的数字。大家想想一个球,在那里不停地出汗的情景,就晓得了。

现在状态不错,会开始加快更新速度。

新书是讲述一个现代人重生大明的故事,从山寺小沙弥到官居一品,小和尚一步一步往上爬。。。。欢迎大家报名龙套。。。

再次,鞠躬感谢诸君!!重生于康熙末年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谁走了,谁又回(大结局)

推荐小说: 无敌升级王 | 超级黄金手 | 崛起之华夏 | 百炼飞升录 | 武炼巅峰 | 校园全能高手 | 剑道独神 | 新风领地 | 极品女仙 | 重启末世 | 寒门崛起 | 天道图书馆 | 帝霸 | 妖神记 | 大唐小郎中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吞噬星空 | 都市无上仙医 | 大荒蛮神 | 冒牌大英雄 
上一章  |  重生于康熙末年目录  |  下一章
新书推荐:
 仙界流民 | 生活系男神 | 我在异界开个挂 | 全民模拟修仙时代 | 异界魔剑猎人 | 我有百倍修炼速度 | 灵气复苏下的自走棋 | 我的老师是学霸 | 逍遥初唐 | 重生东京引渡人